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五十五回 再遇

慕衍?

顾蕴确信自己两世以来别说认识了,连听都没听说过这样一个名字,那么很显然,她是遭了无妄之灾,成为了城门失火时被殃及的一只可怜池鱼,这可真是倒霉,真是晦气!

一面又忍不住暗自后悔,早知如此,哪怕今晚他们一行人就歇在荒郊野外呢,也好过现在这样,人为刀俎,她为鱼肉!

也不知道刘大发现了异样没,能不能赶得及回来救她?话说回来,纵然刘大发现了异样及时赶回来了,他那身手对上寻常会点功夫的人还罢,对上真正的高手,只怕连自保都难,更遑论救她,看来这次若能侥幸脱险,她还得尽快找两个真正的高手来做自己的护卫,以应付这样的突发事件才是。

胡思乱想中,身后的人又沉声开了口:“让你的人出去对付门外的人,他们只得两个人,还都伤得不轻,你的人纵然比身手比不过他们,但体力比他们好,人比他们多,还是能要了他们的命的!”

顾蕴气得半死,明明那些人就是冲着他来的,凭什么要她的人去为他冲锋陷阵,刘大夫妇和卓婆子说是下人,在她心里,又何止只是下人,万一他们不是外面那两个人的对手,白白送了性命,可如何是好?

深吸一口气,顾蕴好歹强忍住满腔的愤怒,低声开了口:“这位公子,您可能搞错了,这里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在这里借宿一宿,我身边的人也只是些普通的下人,根本没有任何身手可言,如何能要了门外人的性命?趁现在他们还没杀进来,您还是赶紧离开罢,据我所知,这家人的厨房后门通向后山,只要你进了山里,谅那些人三五日的也找不到你……”

话没说完,对方已冷冷道:“少废话,你的人到底有多少能耐,别人不知道,你自己还能不知道吗,顾四小姐?”

竟连自己的底细都知道?

顾蕴这会儿不只是愤怒与害怕,更是震惊了。

这人到底是谁,什么来路,怎么会一语便道破了自己的底细?可自己明明不认识他,也自问没惹过这样的煞神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千不该万不该,今夜偏投宿在了这里!

顾蕴斟酌着正要再说,随着“砰”的一声重响,门外已传来刘婆子稍显慌张的声音:“你们是谁?屋里是我们小姐,并没有你们要找的人,你们不能进去……啊……”

“滚开!”刘婆子话没说完,已被一个声音粗暴的打断:“别说屋里只是你们家小姐,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休想拦住老子们!”

顾蕴听得刘婆子的话,正暗暗点头果然是走过镖的人,知道在没弄清对方的底细前,不暴露自己的实力,不想就听得那粗暴的声音渐行渐近,分明已在自己的门外,心一下子跳得几乎要跳出胸腔之外。

想到了这家人那用泥土夯成的院墙和单薄的木板门,别说会武的人了,就算是个普通的成年男子,只怕也挡不住,方才那一声重响,不就是最好的明证吗?

她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心跳勉强平复了一些,扬声叫道:“刘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刘婆子在外面慌慌张张的应道:“回小姐,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追查逃犯的,要进屋搜查一番,可我们这里,哪来的逃犯……两位大爷,屋里除了我们家小姐,真再没有别人了,求二位行行好,别进去了罢,不然传了出去,我们家小姐以后可怎么做人啊?”

“少废话!”另一个同样粗暴的声音喝道,话落的同时,脚也已在踹顾蕴的房门了。

单薄的门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大力,很快便摇摇欲坠起来。

顾蕴眼见没办法了,只得扬声道:“两位壮士,我不知道你们是谁,深夜硬闯民宅又是为的什么,事已至此,我也不瞒二位,我乃显阳侯府的小姐,你们若是不信,可以看院子里我们的马车,在马车右侧的右下角,是不是印有一个‘顾’字的字样?我可以以显阳侯府的名义向二位做保,我屋里现下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并没有你们口中那所谓的逃犯,还请二位通融一二,——刘妈妈,给二位壮士二百两银票,就当是显阳侯府请二位壮士吃酒的。”

希望能借显阳侯府的名声吓退二人。

门外的人就应声停止了踹门,看来对显阳侯府多少还是有几分忌惮。

顾蕴总算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想她一口气还没喘完呢,就听得外面那两人说道:“果然是显阳侯府的马车,只是得罪了显阳侯府我们至多被罚,真让慕衍那两面三刀,惯会在千户大人面前讨好买乖的家伙活着回了盛京,我们要丢的就不只是脸,而是命了!不行,今晚上我们说什么也要找到慕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然后以更大的力道踹起顾蕴的房门来,不过才几下功夫,便踹得本已摇摇欲坠的房门“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与顾蕴正面对上了。

借着朦胧的月光和火光,二人身上藏青色的官服与腰间特制的兵器也映入了顾蕴的眼帘,她下意识惊呼起来:“腾骥卫!”

心里已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什么样的逃犯,才能惊动腾骥卫的人连夜捉拿?可听二人方才说的话,那个叫慕衍的又好似不是什么逃犯,而是他们自己人,难道是腾骥卫的人起了内讧?

大邺建国之初,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前朝皇室的好些建制都沿袭了下来,惟独锦衣卫与东厂因着臭名昭著,太祖自己早年也曾深受其害,所以直接摒弃了。

然而到了世宗时期,随着众豪强门阀的再次崛起,世宗皇帝渐渐发现,自己对整个盛京乃至天下的掌控远没有他想象的有力,尤其是在他登基后的第三个年头,光天化日之下,京郊便发生了一起刺杀案,死者除了几位勋贵以外,竟还有一位王爷,凶徒有多嚣张有多胆大包天,可想而知。

世宗皇帝震怒之余,也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安危来,今日凶徒敢刺杀王爷勋贵,明日是不是就该刺杀自己这个天子了?

于是从金吾卫并各地的卫所抽调出了一批精英来,另设一卫,专门负责刺探情报,监察百官,见官大一级,直接听命于皇上,其存在说穿了与前朝的锦衣卫一样。

碍于太祖建国时有言在先,世宗皇帝也不好违背祖训,遂给这支卫队起名为“腾骥卫”,算是没有违背太祖皇帝的话。

只是腾骥卫既直接受命于皇上,自觉高人一等,又岂能不渐渐变得骄矜起来,等到前世顾蕴身死以前,腾骥卫的名声已不比前朝的锦衣卫好多少了。

顾蕴不由再次感叹起自己的倒霉来,这样的破事儿,怎么偏就是自己给遇上了呢?

她倒是很想告诉门口的两人,他们要找的人就在屋里,只求他们能放过她。

可她更知道,等不到自己把话说完,藏在自己床帐里的那个名唤慕衍的男人,定会先扭断她的脖子。

她只能强笑着向门口的二人道:“原来两位大人是腾骥卫的人,我大伯父虽不是腾骥卫的人,却是金吾卫的人,与两位大人也算是一家人了,这才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呢!”

那两个腾骥卫没想到顾蕴会这么小,不免有几分意外,但很快其中一个便与其同伴说道:“既然这位顾小姐识破了我们的身份,不管她是不是见过慕衍那缩头乌龟,我们一样留她不得了!都杀了罢!”

阴测测的语气,配着他脸上已凝固了的血迹和狰狞的表情,如地狱来的修罗恶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他的同伴倒是没说话,却径自拔起刀来,看向顾蕴的目光里也满是杀气。

顾蕴没想到就因自己失声叫了一句‘腾骥卫’,对方便要将自己主仆全部杀光光,惊怒之余,反倒冷静了下来,看来,自己纵不想与这两人为敌,为了自保,也只能与他们血拼到底了。

只希望那劫持自己的混蛋慕衍方才说的都是真的,对方只有这两个人,而且伤得不轻,刘大几个能搞定他们。

“刘妈妈卓妈妈,你们快起来,我怕……”念头闪过,顾蕴忽地哭起来。

“小姐别怕,我们这便进来。”刘婆子与卓婆子便犹犹豫豫的进来了,经过那两个人身边时,却出其不意的一人攻向一个,将二人都踢翻在了地上。

那两个人何尝能想到,不过区区两个粗使婆子,明明方才还吓得瑟瑟发抖的,竟是练家子,一时不防,已是失了先机,等好容易从地上跃起来后,便立刻一人一个与刘婆子卓婆子交起手来,不想一连交了十几回合的手,却都奈何不得她们。

二人渐渐都有些支撑不住了,看来的确如慕衍所说,他们伤得不轻。

适逢刘大从外面回来,见此情形,忙加入了战局,很快便将那两个腾骥卫打得吐血倒地,人事不省了。

顾蕴方浑身一松,喘着气命刘大:“看看他们死了吗,不管死没死,都给我堵了嘴身上捆上大石头,扔到村口的河里去!”

一边说,一边已感觉到身后一直抵着自己的那只手臂垂了下去,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也顾不得这样摔下来会不会摔疼了,猛地往床下一滚,人便已掉到了地上,被刘婆子和卓婆子双双抢上前扶了起来,她方觉得自己整个儿活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叫道:“我床上有歹徒,刘大叔快把他拿下!”

“是,小姐!”刘大应声掠了上前,本以为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拿下歹徒的,不想竟不费吹灰之力,已将对方擒住了,这才发现,对方也是一身腾骥卫服饰,只是浑身都是血,伤得着实不轻,已陷入半昏迷的状态,也就难怪他丝毫都没有反抗了。

顾蕴想起方才的命悬一线,对他却是半点怜悯之心都没有,直接命刘大:“拿水把他给我泼醒了,我有话问他!”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顾四小姐的?不把这事儿弄清楚,她以后只怕也别再想睡一个安稳觉!

刘大便提起桌上的水壶,冲慕衍的脸上浇起来,趁此机会快速的与顾蕴说道:“我方才四下里打探了一圈,除了在村口发现了四具尸体以外,倒是并无异样,但那四人与这三人身上穿的衣裳都一样,指不定是他们起了内讧,怕就怕这两个家伙还有其他同伙,小姐,我看我们还是连夜离开这里的好。”

顾蕴点点头,命卓婆子:“卓妈妈,你去告诉卷碧她们立刻收拾东西,我们等会儿便离开,让她们不要怕,我们定会平安无事的。”

卓婆子应声而去。

慕衍也已被浇醒了,双眸里先还有些迷惘之色,但火石电光之间,已满是冰冷与锐利。

顾蕴看在眼里,忽然就反应过来为何先前她会觉得他的声音似曾相识了,原来这混蛋根本就是那日她从报恩寺回府路上遇见的那两个无赖中那个与她说过话的那个,虽然那日他的脸脏得看不出本来面目,但她依然可以确信自己没有认错人。

顾蕴就忍不住冷笑起来:“原来你不只是泼皮无赖,还是扫把星!说,你为什么要查我?还有,你是不是一路跟踪我?你最好从实招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将你与你的‘好同僚’们一并扔下河里去了!”

虽然她不知道这泼皮无赖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腾骥卫,但他既能道出自己的底细,甚至连自己身边的人不是普通的下人,能拿下方才那两人都知道,要说他没有查过自己,真是打死她也不信!

慕衍见问,无声的苦笑了一下,才虚弱道:“我查顾四小姐的确是我不对,谁让全盛京城只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似顾小姐这般,唔,这般特别的人呢,我一时没忍住好奇,还请顾四小姐见谅。至于顾四小姐说我的跟踪您一事,顾四小姐实在误会了,实不相瞒顾四小姐,我与我这些所谓的同僚的确因一些原因起了内讧,我被他们追杀至此,我杀了其他四个人,这两个虽也被我伤了,我却被他们伤得更重。”

“可巧我经过一家的后墙时,听见他们感叹您借宿的这家主人交了好运,竟遇上贵人投宿,贵人还不知道要赏他们多少银子,他们真是交了好运云云。我想着既是贵人出行,身边必定有护卫跟着,这才会起了要挟持那位贵人的心,却没想到是顾四小姐……”

在见识过顾蕴的狠绝后,慕衍哪里还敢有所隐瞒,如今他浑身是伤,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万一惹得顾蕴真将他扔进河里,他岂非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所以他说的都是真的,他只是没想到,被自己劫持的会是顾蕴罢了,等他听见顾蕴的声音反应过来时,他已来不及与她多解释了,而且他实在怕她听了他的解释后,只知明哲保身,不管他的死活,所以只能一路挟持她到底。

如今看来,他挟持她的初衷倒是实现了,但他却极有可能才出狼窝,又入虎口,一个不慎照样是生还无望啊!

顾蕴却仍是一脸的冷嘲:“这么说来,这真只是一个巧合了?您倒是好本事,一挟持一个准儿,我们主仆住了三间屋子,您怎么左边的不去,右边的不去,偏就选中了我住这间呢?”

说来说去,仍是不相信慕衍的话。

慕衍就摸了摸鼻子,“三间屋子,中间的最大,两边的明显要小一些,既是贵人出行,断没有主子住小屋下人却住大屋的道理。”

言下之意,一挟持顾蕴一个准儿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

“你……”顾蕴一时倒有些语塞了,片刻方冷声道:“我不管你有多少理由,又有多么巧舌如簧,你背着我查我是事实,方才挟持我,掐我的脖子也是事实,我也不是那等不通情理之人,看在你情有可原的份儿上,我就不要你的命了,只是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饶!”

吩咐刘大:“刘大叔,你把他给我扔到后山去,晚饭时我们不是听主人家说山上时有狼群出没吗,他若是能侥幸捡回一命,那便是他的造化,他若不幸葬身狼腹了,那也是狼群做的孽,与我无尤!”

刘大闻言,很想说他去后山扔慕衍了,谁来护送他们一行先离开这庄子,让顾蕴别跟慕衍一般见识了,但想起顾蕴自来有主见,他又服从顾蕴惯了的,一时这劝阻的话便没有说出口,只是吩咐向阿吉和小卓子:“你们两个,立刻按小姐说的,把这俩人扔河里去。”

又吩咐他浑家:“等阿吉和小卓子回来后,你们便护送着小姐先走,我办完小姐交代的事,便即刻来追你们。”

待向阿吉小卓子与刘大嫂都应了,他才一把拎起慕衍,大步走了出去。

慕衍被他拎着,因浑身早痛到麻木了,倒是不觉得如何难受,他甚至还能回头去看顾蕴,越看便越觉得,上次冬至,也就是他那个同伴说的话简直太对了,果然是越漂亮的女人,心就越狠,虽然顾四小姐离长成为女人还得好几年,可她的心,是真狠啊!

若不是接连两次都是亲身经历,他怎么可能相信,眼前这乌发披肩,一身白衣,精致玲珑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姑娘,竟会比这世上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更狠绝呢,她这样的小姑娘,不是该看见花谢了树叶黄了都要哭上一场的吗?

慕衍一边腹诽着,一边又忍不住庆幸,幸好她只是让人把他扔后山去,而不是直接扔水里,他总算侥幸捡回了一条命来,也不知道下次他遇见顾四小姐时会是什么情形?

他发现自己已隐隐有些期待起二人的下次会面了……

顾蕴自然不知道慕衍在想什么,在屋里不该存在的人都消失了以后,她总算可以暂时安心了。

趁着锦瑟卷碧几个白着脸忙忙碌碌的收拾随行物品时,她让卓妈妈叫了主人家来,后者们吓得青白着脸,抖得就像秋风中的落叶一般。

顾蕴少不得安抚了他们一回,又命刘妈妈厚赏了他们,才坐上马车,连夜离开了这个差点儿让她送了性命的地方。

马车摸黑磕磕绊绊的行了大半个时辰,才堪堪上了官道,大家都十分的疲惫,可顾蕴却不敢下令就地休息,而是命向阿吉与小卓子赶着马车继续往前走,惟恐还有其他腾骥卫的人循迹追来。

好容易撑到东方鱼肚白时,刘大满头大汗的追了来。

顾蕴心下稍宽,命大家继续赶路,直至交巳时,看见前面有一个小市镇后,顾蕴才吩咐刘大去其最好的客栈订了个小院子,大家休整一日再继续赶路。

死里逃生,大家都是身心俱疲,一旦放松下来,都忍不住都睡了个天昏地暗,只有刘大与小卓子是轮换着睡的。

一觉睡到傍晚起来,看着天空绚烂的晚霞,顾蕴心情大好,昨晚上的一切,就当只是做了一场噩梦罢!

她吩咐刘妈妈去找掌柜的,订了两桌席面,晚上犒劳大家。

等吃完饭后,她叫了刘大至跟前儿,把自己想找两个真正的高手当护卫的想法告诉了他,“……刘大叔若认识这样的人,不妨帮我引荐一下,待遇方面随便他们开价,只要不太过分,我都没问题。”

见刘大不说话,忙又补充道:“当然,就算有了他们做护卫,刘大叔仍是我跟前儿护卫的第一人,我绝不会亏待了你和刘妈妈的,这点刘大叔大可放心。”

刘大忙道:“四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在想我认识的人里有哪个符合您的条件罢了,您放心,这事儿就交给我罢,我一定会尽快替您办好的。”

顾蕴这才知道自己误会刘大了,有些赧然的端了茶,打发了他。

接下来几日的路程,万幸再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待入了保定府境内后,顾蕴就更放心了,在大舅舅的地盘上,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过她仍吩咐刘大与向阿吉保持与往常一样的速度赶路,终于,在她离开盛京城后的第十一日,他们主仆一行抵达了外祖母家。

平老太太得知外孙女儿忽然到了,又是惊喜又是担心,顾不得自己做长辈的不该出来迎接顾蕴一个晚辈,亲自领着平大太太与平二太太接出了二门外。

所以顾蕴才在平家的二门外下了车,便见平老太太被平大太太平二太太扶着,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她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

将近一年不见,两位舅母倒是没什么变化,外祖母却分明又老了一些,头上的白发也分明又多了一些。

顾蕴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平老太太跟前儿,不由分说便跪下行起大礼来:“蕴儿给外祖母请安,给大舅母二舅母请安。”

早被平老太太一把搀了起来,一边仔细打量着她,一边已急声说道:“我的儿,你怎么突然来了,是不是彭家那对老少贱人欺负你了?还是那周氏给你气受了?你不要怕,外祖母和你舅舅舅母们说什么也会为你出头的!”

顾蕴含着眼泪,却笑得更欢了:“外祖母放心,她们谁也没给我气受,她们也给不了我气受。我是想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也想姐姐们了,所以才会比往年提前了两个月来探望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也是想给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一个惊喜。”

平老太太闻言,又仔细打量了外孙女儿一回,见一身淡绿色金枝莲半袖,头梳双环髻,戴南珠珠花的她明显比去年高了好些,面色也十分红润,亭亭的站在自己面前,就跟三月柳梢上的嫩芽一般鲜嫩,方相信了她的话。

却仍是忍不住轻拍了她几下,才嗔道:“什么惊喜,是惊吓还差不多,你知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都差点儿被你给吓散了?以后再不许这样了,来之前必须要先写信送来,我好让你二舅舅打发人去接你知道吗?”

顾蕴知道自己让外祖母担心了,心下暗暗愧疚,忙做出一副怪相求起饶来:“哎呀外祖母别打了,人家知道错了啦,而且这么多人呢,您好歹也给我留点面子啊……”

大家哄堂大笑着进了二门,径自去了平老太太住的松鹤居。

黑漆落地柱,玻璃大窗,雪白锦帘,石青色西番花夹板帘子,院子正中由十字青石铺就的甬道……松鹤居既是平老太太的屋子,自然一应程设布置都是整个平府最好的。

平老太太住了第一进的正房,院子的西北角还有两株合抱粗的参天大树,枝叶如伞般遮在屋顶上,东北角则是一株人高的树,无叶无花,只有褐色的枝桠乱七八糟的虬结。

东南角还有一座花架,爬满了各色藤萝,底下摆着石桌、石墩,有清雅古朴之气扑面而来。

进了屋后,顾蕴又正式给平老太太和平大太太平二太太行了礼,才站起来与大表嫂俞氏、大表姐平湘、二表姐平沅、三表姐平滢见起礼来。

除了俞氏是去年才进门的,与顾蕴只相处了半个月不到,彼此间感情并不深厚以外,顾蕴与三位表姐却都极要好,青年姐妹们近一年不见,如今好容易见了,自然有许多话要说,一时间彼此是亲热无比。

还是平大太太笑着发了话:“你们蕴妹妹一路上舟车劳顿的,只怕早累了,你们有什么话,好歹也等她梳洗一番,换件衣裳后,再与她说也不迟啊,她此番来,少说也要住上几个月的,你们还怕以后没有时间说话不成?”

平家三位小姐才暂时放开顾蕴,让她去了她以往来时住惯的屋子——平老太太的后罩房去梳洗安置。

平老太太尤不放心,趁顾蕴去梳洗更衣时,叫了锦瑟和卷碧至跟前儿亲自问话,得知显阳侯府的确没谁给她气受后,才算是彻底放了心,与两个儿媳道:“我方才还担心蕴姐儿那孩子报喜不报忧,她有多懂事多体贴人,你们都是知道的,如今我这心啊,总算是落了回去。”

平大太太就看了平二太太一眼,笑着说道:“我与二弟妹都明白娘的心,我们何尝又不心疼蕴姐儿?好在我们再担心也担心不了几年了,等蕴姐儿及笄后,您日日守着她,只怕又要觉得她跟沅丫头滢丫头似的,呱噪得您受不了了。”

平大太太这话却是有缘故的,平二老爷的次子平谦早在第一次见到顾蕴时,便对她颇有好感了,也怪他情难自禁,将顾蕴的任何事都放在心上,对顾蕴的所有话都奉若神明,倒比对家里的几个姐姐妹妹还要上心些。

知子莫若母,时间一长,便被平二太太瞧出了端倪来,叫了儿子至跟前儿细细盘问,一开始平谦还不肯承认的,只说怜惜蕴表妹小小年纪便没了娘,祖母与父亲又是那个德行,他身为嫡亲表哥对她好一些,也是应当的。

平二太太便与儿子说,本来她也瞧着顾蕴极好,私心里很想聘了她做儿媳的,既然平谦对她只有兄妹之情,那她那点子私心少不得只能先放下了,又说幸好她还没去与平老太太说,不然如今事情还不知道如何收场呢。

平谦一听这话急了,也顾不得害臊了,立刻反口与母亲说,他对顾蕴不仅仅只有兄妹之情,还请母亲代他在祖母跟前儿周旋一二,面红脖子粗的说了一大通话,见母亲笑得一脸的促狭,他方知道自己被母亲糊弄了。

平二太太心里却是有了底,回头便找机会在平老太太面前含蓄的提了提,不想平老太太却觉得这提议极好,三孙子不必说,自家的孙子不是她自夸,真个个儿都是好的,平二太太为人也极好,若顾蕴真嫁了平谦,什么难应付的婆婆小姑问题都是不必担心的,那她纵然去到地下,也能见她苦命的婷娘了。

婆媳二人就此初步达成了共识,只是一来顾蕴年纪还小,二来平谦如今还没有功名,总得等他中了秀才最好是举人后,他们才好上门去显阳侯府提亲,也省得顾家说他们看重的是顾蕴的陪嫁。

平老太太就笑道:“我怎么会嫌她们姐妹呱噪,就是要热热闹闹的才好呢。”

婆媳几人说笑了一回,平大太太便让人去碧纱橱里叫了俞氏一块儿,往厨下安排今晚上的晚宴去了。

晚间的晚宴便摆在了松鹤居的花厅里,平家如今在家的男丁自平二老爷以下,大爷平讼,二爷平诤,三爷平谦并四爷平让都有列席,顾蕴赶在开席前一一见过了二舅舅和几位表哥。

平讼几个还罢,对顾蕴的到来只是单纯的高兴,平谦就要喜形于色得多了,还是平二太太瞪了他好几眼,让他别表现得太急进吓着了顾蕴,他方收敛了一些。

大家男一桌,女一桌的坐了,因都是自家人,也没设什么屏风,一顿饭吃得是其乐融融。

宴罢,大家又坐着一边吃茶一边说笑了一回,直至平老太太见顾蕴面露疲色,才命大家都散了。

顾蕴也的确累了,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到床上,便睡了个人事不省。

黑甜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了,她忙起来梳洗了一番,急匆匆去了前面给平老太太请安。

平老太太见了她却笑道:“就是想着连日来你累坏了,我特意吩咐大家都放轻手脚,省得吵醒你的,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

顾蕴笑道:“已经睡醒了,外祖母昨儿夜里睡得可好?”

“好,你来了,外祖母不知道多高兴,怎么会不好。”平老太太笑道。

祖孙两个说笑着,用了早膳。

平大太太婆媳与平二太太到了,少时三位平小姐也到了。

大家才见了礼,有婆子来回:“彩绣坊和宝华楼的人到了。”

顾蕴往年在平家住的时间不短,自然知道平家女眷们每年都在彩绣坊和宝华楼订做衣裳首饰,闻言只当是舅母表姐们要做夏裳了,倒也没觉得异常。

不想彩绣坊与宝华楼却一气送了几十匹缎子好几大匣子首饰来让大家挑,而且主要还是大表姐平湘在挑,挑时她还一直红着脸,顾蕴就算再迟钝,这会儿也约莫猜到一些什么了。

因忙笑着问平老太太:“莫不是大表姐,好事将近了?”可据她所知,平湘的婚期明明就是在明年啊,现在就准备这些,是不是太早了,万一届时又出了更时新的衣裳首饰花样该怎么办?

平老太太就溺爱的点了她的额头一下:“偏你乖觉!没错儿,你大表姐的确好事将近了,就在十月里,你可得留到那时候吃过你大表姐的喜酒再回去。”

明明一早就定好了婚期,如今却说提前就提前,难道是男方那边有什么问题?可当初大舅母给大表姐定亲时,是再四相看后才定下的,男方是大舅舅的同科,直隶副布政使蒋大人的长子,听说蒋家家风极好,蒋公子也极上进的,应当不会出什么问题才是啊。

可看外祖母和大舅母的样子,又不像是出了什么问题的样子……顾蕴一时有些迷糊了,遂把自己的疑问与平老太太说了。

平老太太就笑得更欢畅了,压低了声音与顾蕴道:“其实是你大舅舅开了年,便要擢升进京去了,你大舅舅的意思,到时候我们举家都搬到盛京去,横竖宅子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如此除了彼此能有个照应以外,还能就近照看你。适逢蒋家的老太爷前阵子病倒了,老人家已七十三高龄了,蒋老爷和蒋太太担心万一……,蒋公子作为承重孙,得守三年的孝,岂非得让你大表姐多等三年?于是两家商量过后,决定将婚期提前,让你大表姐就在保定出嫁,如此两下里都便宜,所以你大舅母才急着给你大表姐置办嫁妆的。”

平老太太说了这么一大通,顾蕴却只抓住了一个重点,那就是大舅舅开了年要擢升进京了,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以后她要去探望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就更容易了!

高兴了一会儿,她不由又自失一笑,看她这榆木脑袋,前世大舅舅能做到从二品的侍郎,自然不是一蹴而就的,总得逐级往上升,看来大舅舅的升迁之路,就是从现在开始越走越顺畅的。

也怪她前世太愚蠢,竟连这些事都不知道……顾蕴忙笑道:“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啊,我说昨儿个见到外祖母和舅母们气色都这么好呢,感情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平二太太在一旁听见了,笑道:“还不止呢,你三舅舅前几日来信,说你三舅母有身孕了,咱们家又要添丁了,所以何止是双喜临门,根本就是三喜临门!”

平三老爷自中了进士后,便一直外放在湖广一带做县令,如今已是升至从五品的通判了。

平老太太也不是那等非要儿媳留下服侍自己的婆婆,一直都让平三太太跟着平三老爷在任上,原本二人的一子一女,也就是平让与平滢也跟父母一起的,是二人渐渐大了后,平三太太想着湖广一带请不到好西席,怕耽误了儿子的前程,这才于几年前将儿女送了回来。

当时平老太太还曾私下与平大太太平二太太感叹,如今二人没了牵绊,最好能再给她添了小孙子小孙女儿的才好。平大太太与平二太太早过了生育的年纪,只怕余生都再不可能怀上身孕,平家又自来没有纳妾娶小的习惯,平老太太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到平三太太身上,可夫妻二人却一直没动静,如今老人家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那我岂不是要添小表弟小表妹了?真好,以后总算有人叫我姐姐了!”顾蕴惊喜之余,就笑得更欢快了。

这样的喜事,纵然再多也是不嫌多的,她只愿外祖母与舅舅家的喜事越来越多,外祖母也越活越年轻!

------题外话------

太子殿下,你的追妻之路,看来还长得很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