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五十四回 惊险

回到饮绿轩,顾蕴洗了个澡换了件衣裳,坐到临窗的榻上用自己用惯了的霁红茶盅喝了一杯茶后,才终于有了回家的感觉。

偌大一个显阳侯府,在她看来,也就只有饮绿轩才是自己的家,其他地方,即便是朝晖堂,也不会让她产生一丁点儿类似的感觉。

她问如嬷嬷:“我不在这几日,咱们家里没什么事儿罢?府里呢,有没有什么大事?”

如嬷嬷笑着回道:“有大夫人照应着,二夫人向来也与咱们相敬如宾,怎么可能有什么事儿,小姐只管放心。府里也是一样,并无什么大事。”

顾蕴点点头,想起周望桂竟让彭氏亲自去炸虎皮肉仍忍不住好笑,这样促狭的法子,难为她能想得出来,因忍不住问道:“这几日我父亲是不是又歇在彭姨娘屋里了?宁安堂就没有闹起来?”

单以相貌论,彭氏还真及不上周望桂,尤其是在被周望桂折腾了这么几年,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还生生掉过一次孩子,狠伤了一回身子之后,如今的彭氏,瞧着就跟三十岁的半老妇人一般,实在苍老干瘪得可以,何况她本来就只是中人之姿。

而周望桂性子是骄纵跋扈,人却是真漂亮,但坏就坏在她的性子上,一言不合便要甩脸子给顾冲瞧,一次两次也还罢了,次数一多,顾冲岂肯顺着她?

顾冲也不能总睡在书房里,偏他又没有其他通房妾室,彭太夫人早前倒还赏过他两次人,却都是人前脚才被送到宁安堂,后脚便被周望桂提脚给卖了,弄得后来彭太夫人身边的丫头是看见顾冲就避之不迭,一听说彭太夫人又有赏人给二爷的念头了,便告病的告病求去的求去,弄得彭太夫人又气又怒,却无可奈何,牛不喝水总不能强摁头罢?

于是迄今为止,顾冲也只得彭氏一个妾室,他不去她屋里睡,能去哪里睡?

而每次顾冲去彭氏屋里歇了一晚后,次日周望桂便会变本加厉的折腾彭氏,顾冲又会护着彭氏,有时候还会惊动彭太夫人,将一场小风波生生演变成大笑话,这么几年下来,已经形成一个规律,或者说是恶性循坏了,故顾蕴有此一问。

如嬷嬷听罢顾蕴的话,却是黑了脸,嗔道:“管他们怎么闹腾呢,与小姐何干,也有做女儿的去管父亲房里事的,小姐也不怕传了出去,白惹人笑话儿?”

顾蕴见如嬷嬷板了脸,只得讪笑道:“我这不是随口这么一问吗,以后再不问也就是了,嬷嬷别生气。对了,今儿晚饭吃什么啊,我肚子饿了,好想吃嬷嬷亲手做的咕噜肉,在报恩寺一连吃了八日的斋菜,我都快忘记肉是什么滋味儿了。”

听得顾蕴说饿了想吃肉,而她也的确瘦了一圈儿,到底心疼她的心占了上风,如嬷嬷不再念叨她,而是转身往小厨房给她做咕噜肉去了。

顾蕴方吐了吐舌头,招手叫了卷碧至跟前儿,小声道:“嬷嬷不告诉我,你来告诉我罢。”

卷碧苦着脸,“奴婢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奴婢这不是怕回头如嬷嬷知道了,饶不了奴婢吗,小姐您就行行好,放过奴婢罢。”

顾蕴道:“你不说我不说,如嬷嬷怎么会知道?快说快说,再不说如嬷嬷才真是要亲自撞上了。”

卷碧没办法,只得道:“这几日二爷一共在彭姨娘屋里歇了两夜,第一夜是在小姐离开后的第二夜,次日彭姨娘去给二夫人请安时,二夫人便径自浇了彭姨娘一头一脸的热水,可巧儿五小姐去给二夫人请安,见状自然要为彭姨娘求情,二夫人一气之下,连五小姐一并打了,二爷与太夫人都是大怒,说她调教妾室也还罢了,原是她身为正室应当应分的,何以却连小孩子都打起来?半点为人母的慈爱心肠都没有,五小姐再是彭姨娘生的,也管她叫一声母亲,纵然人的心天生都是偏的,她倒是生个自己的孩子出来偏啊?说要送二夫人回娘家去反省,待她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再接她回来,若她一直不知道错,那便一直在娘家待着,反正她过门这么几年,膝下一直无所出,纵休了她也没人能挑顾家的不是!”

“适逢那日侯爷休沐在家,听说此事后,也打发人来传话,是该送二夫人回娘家去住几日,省得闹得府里成日里乌烟瘴气的,二夫人害怕了,侯爷可从来不管内宅事的,还是自己弟弟房里的事,如今却发了话,可见是真生气了,兼之二夫人多少也有几分理亏,便哭着回了房,自己生闷气去了,也算是变相的向太夫人和二爷示了弱。之后周夫人来瞧了二夫人一次,临走时将自己身边得用的一个妈妈名唤江妈妈的留下了,说是替她管教二夫人,省得二夫人以后再任性,然后二夫人待彭姨娘的态度便改了,再不动辄打骂,只让彭姨娘给自己做这做那的,听说彭姨娘倒比先时更累了。”

如此说来,炸虎皮肉也是周夫人特地留下的那个妈妈给周望桂出的主意了?

这主意倒是好,任谁也挑不出周望桂半点不是了,便彭太夫人想再次利用顾葭给周望桂一个教训,也得顾葭师出有名才是,服侍正室本就是妾室的本分,顾葭还凭什么给彭氏求情?

顾蕴因说道:“那位江妈妈倒是个明白人,明儿我去见二夫人请安时,你给我指一指哪个是江妈妈。”

待卷碧应了,她才自顾沉思起来,显阳侯府到底不比周望桂前世的夫家,所以周望桂也不敢一路嚣张到底,关键她又没有儿子,她若是有个儿子,祖母与父亲也断不敢再轻易说送她回娘家的话了。

祖母与父亲既然能说这样的话一次,就能说二次三次乃至无数次,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真的休了周望桂,周家固然不会坐视不理,周望桂无子却是硬伤,届时她该上哪儿再找个这样的继母折腾他们和彭氏去?

可别的事自己都能帮她,唯独这件事自己想帮也帮不了,前世周望桂便一直没生下自己的孩子,也不知是先天缺陷,还是后天不慎伤了身子?

周望桂自然想不到顾蕴正为她没有儿子烦恼,彼时她也正为此事糟心,而且比起顾蕴,她的糟心更是十成十。

“……那个贱人,脸都被烫成那副鬼样子了,竟还有脸勾了男人往她屋里去!顾冲那个色迷心窍的,竟也下得去口,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嫁了这么个渣滓,成日里一事无成不说,当初求亲时说的什么等开了年,便会谋个实缺,不出几年,一定会为我挣个凤冠霞帔也全是假话,竟还有脸嫌弃我这嫌弃我那的,我没嫌弃他就是好的了!”周望桂越说越气,忍不住又要砸东西。

却是顾冲今晚上又歇在了彭氏屋里,周望桂倒是想打上门去,将顾冲从彭氏房里拉出来的,被江妈妈和她的乳母周妈妈死活拉住了。

江妈妈因低声劝她:“我的好小姐,那个贱人就是猫狗一般的玩意儿,您何必与她一般见识,白失了自己的身份?其实夫人要收拾她也容易,只要再给姑爷收个比她年轻漂亮的,姑爷立马就能将她忘到脑后去……”

只是周望桂哪里听得进去,不待她说完,已冷笑道:“我这才成亲几年呢,妈妈就劝我把自己的男人往别的女人床上送了,纵我没有我娘的福气,让我爹一辈子都守着她一个人过日子,那也得等我上了三十岁,人老珠黄以后再说罢,妈妈这是成心气我,嫌我还没被气死是不是?”

江妈妈就不敢再说了,只敢在心里腹诽,夫人当年可是过门就有喜,接连给老爷生了四个儿子,又给老太爷和老太太送了终的,纵夫人有什么出格的地方,老爷看在这两点上也得忍着,何况夫人与老爷还有三十年的感情,小姐如何能比?

可想起夫人的嘱咐,想起夫人的担心与后悔,后悔早年不该将小姐养得那般骄纵,江妈妈明知道周望桂不爱听,也只得小心翼翼的继续道:“老奴不是那个意思,老奴只是觉得,小姐完全可以双管齐下,一边调养自己的身体,一边呢……就给姑爷收个人在房里,反正也是小姐的奴婢,是抬举是打杀,还不是小姐一句话的事儿,纵生下一儿半女来,那也是小姐的,与她什么干系,小姐提脚卖了她便是……”

说到子嗣,周望桂不由沉默了,她怎么会想到,母亲一气生了四个儿子才有了她,身为母亲的女儿,她嫁人后竟然几年下来都没有动静呢?

纵她再骄纵再跋扈,再仗着自己娘家得力便不把婆婆与夫君放在眼里,也知道只有儿子才是女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就譬如前几日,若她有儿子,那个老不死的与那个没良心的敢说送她回娘家去反省的话吗?

良久,周望桂方近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且先过完今年再说罢,若过了年,我仍没能……,再收人也不迟!”

顾蕴在府里休整了几日,便让如嬷嬷领着锦瑟几个开始收拾起箱笼来,打算等再休整两三日,便出发去保定,整好可以赶上与外祖母舅舅们一道过端午节。

顾苒听说她才回来又要出门,而且一去就是几个月,又是不舍又是羡慕,一个劲儿的嘟哝道:“我要是能随你一块儿去该多好,听说平家有好些姐姐妹妹呢,人那么多,一定很好玩儿……”

祁夫人气笑不得:“你呀,成日里就只想着玩儿,你四妹妹又不是去玩儿,而是去探望外祖母和舅舅们的。也不知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明明你四妹妹就比你小两岁,可我看着她,却总会觉得,她才是姐姐,你才是妹妹。”

顾菁笑道:“二妹妹与四妹妹差不多高矮,四妹妹又是一等一沉稳的性子,连我都要自叹不如,不知道的见了,可不要以为四妹妹才是姐姐?”

娘们儿几个正闲话着,有丫头进来屈膝禀道:“大夫人,外面来了位年轻公子,说是大夫人娘家的外甥,姓沈,大夫人可要……”

话没说完,祁夫人已满脸惊喜的站了起来:“定是腾哥儿到了!我算着日子,原以为他只怕得端午前后才能到呢,没想到今儿便到了,快请进来!”

待那丫头应声而去后,又一叠声的吩咐金嬷嬷:“把外院的曜日阁打扫出来,以后腾哥儿就住那里了,一应用度都捡好的,只管去我库里挑,另外再挑几个老实的婆子和小子听差……对了,去家学里把大少爷接回来,再打发个人去与侯爷禀告一声。”

顾菁见母亲忙得团团转,便与一脸茫然的顾蕴解释道:“沈表弟是我们小姨母的儿子,系青阳沈家的子弟,今年虽才十三岁,已是秀才了,此番进京却是为了来国子监求学,以后少不得就要住在我们家里了,母亲三月底才收到小姨母的来信,以为沈表弟得这个月月底下个月月初才到的,没想到今儿就到了,所以才会高兴得有些忘形了。”

青阳沈家顾蕴自然听说过,系江南一带传承数百年的望族,历代都有出仕的,现如今虽没有身居高位者,族中子弟出众的却不知凡几,只是上一世根本没有这一出啊?

顾蕴想着,忽然想到,上一世大伯父与顾韬出事都是在今年,也许上一世这位沈家公子也定了要来进京进国子监求学的,只是还没来得及进京,大伯父与顾韬便出了事,他自然也就不方便再住进显阳侯府了。

她一边思忖着,一边与顾菁道:“既然大伯母有客人,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儿再过来给大伯母请安。”

祁夫人已把该交代的都交代给金嬷嬷了,可巧听见她的话,因笑道:“以后腾哥儿就要在咱们家长住了,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且你母亲当年与腾哥儿的母亲也是相熟的,你叫他一声‘表哥’也算是实至名归,倒也不必忌讳那么多,也省得将来闹彼此见面却不相识的笑话儿。”

顾蕴就不好再说要走的话了。

很快便有婆子引了个着月白色直裰的少年进来,生得眉清目秀的,浑身上下一股子书卷气,给人以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显然就是祁夫人和顾菁口中的沈腾了。

“外甥见过大姨母,给大姨母请安。”沈腾进屋后,便目不斜视的走到当中,对着上首的祁夫人行起大礼来。

祁夫人忙叫人搀了他起来,笑道:“好孩子,姨母还以为你总得月底才到呢,没想到今儿便到了,路上可都还顺利?你母亲可好?我记得上次见你时,是你们外祖父六十大寿时,一晃已经好几年了,你也长成大小伙儿了。”

沈腾眉眼含笑的一一答了,态度恭敬,应对得体,与盛京城里所有受过良好教养的世家子弟一样,让祁夫人越发的高兴,又问了沈腾好些话。

直至顾韬被簇拥着进来,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还没让女儿们与表兄见礼,最重要的没为顾蕴引见沈腾,顾菁姐弟三个都是早年见过沈腾的,顾蕴今日却是第一日见。

因忙扶额笑道:“瞧我,一高兴起来记性也变差了,竟忘记还没让你们表兄妹彼此见礼了,腾哥儿,这是你大表姐二表妹与大表弟,那年你们外祖父大寿时,你都见过的,只不知你如今还记得记不得?”

沈腾忙笑道:“自然记得。”一一与顾菁顾苒和顾韬见了礼。

祁夫人方又指着顾芷与顾蕴道:“这是你三表妹,这是四表妹,你四表妹的娘亲当年与你娘亲也是极要好的,你可得拿她当亲妹妹一般看待才是。”

沈腾见祁夫人介绍顾芷时脸上虽在笑,笑意却分明没抵达眼里,心知顾芷定是自己姨母的庶女了,面上却不表露出来,如方才一般与顾芷见了礼,才看向了顾蕴。

然后他的脸便红了……他没有想到这位四表妹,会长得这么精致,这么漂亮,他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人!

以致他与顾蕴见礼时,声音都有些磕巴了:“四、四表妹好。”

顾蕴虽才十岁,身量瞧着却与已十二岁的顾苒差不多高了,不然顾菁也不会说她与顾苒站在一起,她才更像姐姐。

与顾葭一样,她也将顾冲和平氏长相中的优点都继承到了,所以姐妹四个里,她的确是最漂亮的那个,而顾菁姐妹三个已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

不过她再两世为人,也不可能猜到眼前的少年因何会忽然变得腼腆起来,只当他是乍然见到这么多不认识的姑娘家不自在,与他见了礼,便低头吃起茶来。

沈腾彼时也已从失态中回过神来,继续在与祁夫人说话儿了。

一时顾准回来了,待沈腾与他见过礼后,便与祁夫人道:“以后腾哥儿既要在咱们家长住,少不得要去母亲那里请个安,再见见二弟,索性今晚设两桌家宴,一为腾哥儿接风洗尘,再就是为蕴姐儿践行了。”

祁夫人也是这个意思,虽然她心里极不待见二房除顾蕴以外的所有人,但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不然别人该说他们祁家和沈家没家教了。

于是顾准与祁夫人亲自带了沈腾过去嘉荫堂见彭太夫人,顾蕴则随顾菁几个回了她们的抱月阁,待家宴开席前,再一并过去嘉荫堂。

彭太夫人见沈腾长身玉立温文尔雅的,倒是颇为喜欢,尤其得知他去年便中了秀才时,就更是喜欢了,一边与沈腾说着话儿,一边忍不住暗暗可惜,若这孩子不是祁氏的外甥该多好,配她家葭姐儿倒是足够了。

但转念一想,葭姐儿今年才六岁呢,这年龄差也太大了些,这么好的女婿人选,只能便宜别家了。

浑然忘记,她还有一个孙女儿顾蕴了,不过于顾蕴来说,却是巴不得她在这些事上永远不记得自己才好呢!

晚间的家宴散了以后,祁夫人亲自将沈腾送去了外院的曜日阁,见三间正房布置得井井有条,十分满意,叮嘱了沈腾一番后,方回了朝晖堂。

顾准还在小书房没回卧室来,金嬷嬷亲自服侍起祁夫人卸妆来,主仆二人闲聊间,祁夫人不由感叹道:“腾哥儿如今都是大小伙儿了,等两年后若是能一举通过乡试和会试,便是进士老爷了,纵不能过,也好娶妻生子了,九妹妹倒是个有福气的,不像我,韬哥儿今年才八岁都不到呢,我想清闲,少说也得十年后去了。”

金嬷嬷打趣道:“您还这么年轻呢,就想高卧着做老封君了?不过九姨太太倒的确是个有福气的,像表少爷才十四岁便已是秀才的,满大邺也找不出第二个来,您说……”

忽然压低了声音,“咱们与九姨太太来个亲上做亲可好?”

祁夫人咝了一声:“你是说苒姐儿?不行,苒姐儿那性子太跳脱了,哪是做长子长媳的料,何况沈家内六房外十八房,九妹夫家虽不是宗房,也是内六房之一,下面还有那么多依附的旁支,苒姐儿哪里应付得来,还是找个人口简单些的人家做小儿媳的好。”

顾菁倒是应付得来沈家的局面,却早已定了亲了。

“还是夫人考虑得周全。”金嬷嬷沉默了片刻,忽然又道:“我先前瞧见表少爷与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见礼时都好好儿的,与四小姐见礼时,却刷的一下红了脸……不说以四小姐的能耐,纵做沈家的宗妇都做得,就说四小姐那么丰厚的嫁妆,若是能肥水不流外人田……”

“不行不行。”祁夫人不假思索道:“平家人可一早便有言在先,蕴姐儿的亲事得他们先点头的,腾哥儿固然百里挑一,万一他们以为我们是图蕴姐儿的嫁妆,本来早前平老太太就恼上我了,再添这么一桩事,她岂非得越发恼我了?而且蕴姐儿那性子,也未免太强势了些,站在娘家人的立场看,自然是好,不怕夫家欺负了她去,可若这夫家变成九妹妹,到时候她们婆媳起了龃龉,我是帮九妹妹好,还是帮蕴姐儿好?可别落个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的下场才好呢,这事儿就此打住,以后一个字都不许再说!”

金嬷嬷见祁夫人沉了脸,唯唯诺诺的应了,不敢再多说。

沈腾一个隔了房的表哥的到来,自然不能让顾蕴推迟出发的日期,到了她一早便定好的出发日期四月十八日的一大早,她起来梳洗妆扮毕,吃了一个肉包子喝了半碗燕窝粥后,便先后去了嘉荫堂、宁安堂和朝晖堂此行。

彭太夫人一如既往的不待见她,听说她是来辞行的,淡淡“嗯”了一声,便再无他话。

琼珠琼芳几个在旁边都有些小小的看不过眼,纵然这会子来辞行的只是个陌生人,太夫人少不得也该说几句‘一路顺风,早去早回’之类的话,如今来辞行的还是她的亲孙女儿呢,太夫人却是这个态度,也就不怪四小姐素来不亲近太夫人了,这人心都是肉长的,想要得到,岂能一丁点儿都不付出?

倒是顾葭在一旁乖巧的说道:“姐姐路上万事小心些。”

只是她终究才五岁多,又不像顾蕴是两世为人的,再乖觉再懂事也有限,说完又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怎么姐姐的外祖母家这么远?我外祖母家就很近,今天去今天就能回来。”

能让顾葭称外祖母的,只有平老太太和周夫人,可保定自不必说,就说密云,当天往返时间上也有些紧张,何况以周望桂对彭氏母女的厌恶,又怎么可能带顾葭回自己的娘家去?

所以顾葭口中的外祖母,只有可能是彭五太太。

顾蕴就冷笑起来,既然她给祖母脸祖母却不要,大清早的便来触她的霉头,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因淡声说道:“我的外祖母不就是顾葭的外祖母吗,怎么可能我外祖母家那么远,顾葭外祖母家却这么近?这话我听听也就罢了,祖母可别让母亲听见了,不然周家舅舅们纵再揍父亲一顿,也没人能挑出半句不是来,毕竟是父亲宠妾灭妻,不敬岳家在先的!”

彭太夫人瞬间铁青了脸,想到了周望桂进门之初给彭五太太的那几次没脸。

彭五太太仗着自己是长辈,周望桂过门后没多久,她便打着来看望彭太夫人的旗号,来了显阳侯府,实则却是为了打压周望桂,让周望桂不敢对彭氏摆正室夫人的架子。

只可惜即便她不是彭氏的娘,只是顾冲的舅母,周望桂理当敬着的人,对她不客气她尚且不会还以好脸色,何况彭五太太还是彭氏的娘。

第一次彭五太太在她面前摆长辈的架子时她还忍着,第二次彭五太太再来,彭太夫人命人去请她来见过舅母时,她就直接不见了,只问彭太夫人‘今日来的是五舅母,还是彭姨娘的娘?若是五舅母,她身体不适,五舅母身为长辈,一定会体谅她这个小辈的,若来的是彭姨娘的娘,那便该走侧门进府,太夫人也不该作陪,也有儿子小妾的娘上门,太夫人却当正经亲家亲自作陪的道理?’,把彭五太太气了个倒仰。

第三次则是彭氏被周望桂扯倒,掉了孩子那次,彭五太太自谓这次理亏的是周望桂,一来显阳侯府便上蹿下跳的,甚至一度还叫嚣着要顾冲休了周望桂这个‘毒妇’。

周夫人与其哥哥们才懒得与她废话,周家二爷三爷四爷便径自按着顾冲打了一顿,周大爷则递了一份奏折标准格式的文章与顾准,却是弹劾顾准管教无方,纵容顾冲宠妾灭妻的。

整个世界霎时安静了,彭五太太自此也等闲不再登显阳侯府的门了,不是她不想来,是顾准亲自发了话,不让她再来。

此事于彭太夫人来说,真真是赔了孙子又折面子,还累儿子挨了顿打,是她心里这几年间最不能容忍最听不得人提及的痛脚之一,偏顾蕴哪壶不开提哪壶,专往她的痛处戳,她脸色能好看才真是怪了。

顾蕴这会儿心里却是说不出的舒坦,优雅的冲彭太夫人行了个礼,不待彭太夫人发话,便转身自去了,知道祖母不开心,她就放心了。

等她走出门后,还能隐约听见彭太夫人斥责顾葭的声音:“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

顾蕴勾勾唇角,去了宁安堂,向周望桂辞行。

不防顾冲也在,听得顾蕴是来辞行的,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恍惚起来,半晌方道:“那你路上小心些,见到你外祖母和舅舅们后,代我问声好,早去早回,我们等着你回来中秋团圆。”

顾蕴这几年对顾冲这个所谓的父亲是越发的无感,就像他只是一个陌生人般,他是好是坏,都在她心里掀不起半点涟漪,早前那些恨,好似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不存在了。

话说回来,连恨都懒得恨了,可见顾冲这个父亲在顾蕴心里是何地位。

她于是只是淡淡应了一句:“知道了。”便转头与周望桂说起话来,话题不外乎照例托周望桂帮她照看一下饮绿轩和她留下的人,待周望桂都应了,也就不再多呆,屈膝行礼退了出去。

待最后辞了祁夫人母女,——顾准打早儿便上朝去了,已是卯时三刻,顾蕴也不再耽搁,就着锦瑟和卷碧的手上了马车,主仆一行十来个人,便迎着初升的太阳出发了。

顾准一开始是打算派一队护院护送顾蕴至保定境内的,一如往年一般,顾蕴去报恩寺他尚且不放心,何况去保定已算得上是出远门了。

被顾蕴坚决的拒绝了,常护卫能面上敬着她实则心里却不拿她当一回事儿,其他护院自然也能,这样的人她带着干嘛,白惹自己生气吗,还是用自己的人更舒坦些,横竖从京城去保定的路,他们也已算是走熟了。

盛京城离保定府四百余里,平家的老宅却不在保定府辖下,而是在与保定相邻的真定府辖下,不然平大老爷也做不了保定知府。

大邺律里“地方官员回避原籍制度”可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平大老爷能在相邻的保定府做知府,既能不影响公务,又能照看到家里,已足以让大邺九成以上的地方官员羡慕不已了。

四月中旬的天,虽还谈不上热,午时的太阳晒在人身上依然让人吃不消,顾蕴坐在马车里倒是不难受,却心疼赶车跟车的刘大、自己的奶兄向阿吉和小卓子。

遂下令每日的午时与未时都就地休息,待进了申时后再继续赶路,反正他们也不赶时间。

刘大几个感激不尽,与顾蕴说不必为了他们白耽误行程,他们皮糙肉厚的不怕晒,架不住顾蕴坚持,只能领命行事。

如此走了四五日,刘大几个都好好儿的,反倒是锦瑟与暗香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闹起肚子来,不一会儿便要让停一下车,以致这日傍晚,主仆一行没能赶上去最近的镇子投宿。

好在刘大以往走镖时这样的情况不知道遇上过多少次,若只是他们一群糙汉子,就歇在荒郊野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顾蕴却是千金小姐,如何能受这样的委屈?

他四下里去打探了一番,约莫小半个时辰后,回来与顾蕴禀道:“前面有个小村子,拢共只得十来户人家,地方虽偏僻却山明水秀的,我已问过其中房子最宽裕的一家人,他们说可以腾三间屋子出来让我们借住一晚,未知小姐意下如何?”

顾蕴闻言,想也不想便道:“那刘大叔就带路罢。”他们一行多是女眷,锦瑟和暗香还不舒服,如何能在荒郊野外过夜,地方偏僻就偏僻罢,好歹能遮风挡雨。

刘大于是驾着车上了旁边的小径,左拐右拐的拐了半个时辰,总算赶在天黑前,到了他方才约好的那家人的院子里。

许是因刘大才发了话,整个院子由里至外,皆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待刘大叫了一声:“丁大嫂,我家主人到了!”,里面便有个四十来岁的妇人迎了出来,她穿一身粗布衣裳,料子不佳,却浆洗得十分干净,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的,用块浅蓝色的帕子包着,看上去极清爽。

顾蕴先就满意了一半,等进屋后,发现屋子虽陈设简陋,只得一炕一桌一椅一柜,却都一尘不染,更难得的是房间的窗户正对着一颗大树,绿荫荫的让人看着就清爽,便越发满意了。

晚饭吃的是农家菜和几样野味,顾蕴吃惯了山珍海味,乍然吃到与之截然不同的清粥小菜,倒也极合胃口。

待主仆一行都吃过饭,洗漱一番后,顾蕴由卷碧与明霞服侍着歇下了。

只是因着择席,纵然连日来都没睡过一个好觉,已经很累了,顾蕴躺下后,在黑暗中依然很长时间都未能入睡。

卷碧与明霞却是累了,不多一会儿便传来了二人轻微的鼾声。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顾蕴终于有了睡意,正迷迷糊糊之际,耳边却忽然隐约传来一阵惨叫,在漆黑的夜里,十分的瘆人。

自己便是重生而来的,顾蕴对鬼怪之说已不像前世那般嗤之以鼻,但她并不怕鬼怪,她怕的是人,有时候人比鬼怪更可怕。

她忙竖起了耳朵,那惨叫声已不复存在,就好像方才只是她的错觉一般,然而等她调整好姿势,打算再次入睡时,耳边却又传来了一阵惨叫,而且比方才那声更近。

顾蕴再躺不住了,她忙推醒了卷碧和明霞,命二人:“你们一个去叫刘大叔来,说我有事找他,一个去把锦瑟和刘妈妈他们都叫醒。”

卷碧与明霞都不明所以,借着朦胧的月光,却见顾蕴的脸色十分凝重,二人不敢再耽搁,三两下系好衣带,便忙忙出去了。

很快刘大的声音就从外面传来:“小姐,您叫我来有何吩咐?”

他是顾蕴的护卫,此行又数他年纪最大,阅历最广,自然他便成了实际的主事人,所以纵有多余的床,他为安全起见,依然睡在了马车上。

顾蕴道:“方才我听见一些不寻常的响动,不知道刘大叔听见了吗?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劳烦刘大叔四处瞧瞧去,也好大家安心。”

“不瞒小姐,我也听见了。”刘大应道:“正打算去瞧瞧呢。小姐放心,我很快回来。”

顾蕴应了,打发了他,正好奇卷碧与明霞怎么还不回来,随着一声极轻微的响动,一个人影已自窗外滚了进来,屋里立时布满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刘妈妈卓妈妈——”顾蕴下意识要叫人,嘴巴已被人一把捂住,随即脖子也被掐住了,霎时呼吸困难起来。

那人制住她后,才在她耳边低语道:“不想死的话,就闭好嘴巴。”

顾蕴听那声音似曾相识,本就砰砰直跳的心就跳得越发的快了,难道是自己的仇家寻仇来了,可除了彭家人,她哪来这么神通广大的仇家?

还是自己根本就是遭了无妄之灾?

念头闪过,外面已传来刘婆子和卓婆子的声音:“小姐,您还好罢?我们可以进来吗?”

顾蕴自然想她们进来,挟持她的人却已用仅够彼此听得见的声音命令她:“别让她们进来!”然后放松了掐她脖子的力道,只是他的手依然放在她的脖子上,只要她敢不听他的话,他立刻便能掐死她。

顾蕴没办法,只得尽量以与平时一般无二的声音道:“我还好,你们就在外面守着罢,不必进来了。”

刘婆子与卓婆子未及答话,外面忽然喧闹起来,院门被拍得震天响:“开门,快开门——慕衍,你这个缩头乌龟,滚出来,你给我滚出来——”

------题外话------

继续万更中,我真是劳模,请大家叫我勤劳的小蜜蜂,(^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