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五十三回 初遇

阳春四月,草长莺飞,万物复苏。

盛京城外的官道上,一辆表面看起来不甚起眼,但只要稍微懂行的人便知道,这样的黑漆平头马车只有三品以上有实权的大臣及其家眷才有资格用,就更不必说马车还被一群膀大腰圆,一看便知是练家子的护院团团护着了,显然马车里坐的人不是达官显贵本人便是其家眷。

所以迎面而来的人们出于对权贵本能的敬畏,远远的便已识相的避在了路旁,待马车扬起一片尘土驶远后,才指指点点起来:“一看就知道是去报恩寺上香的!”

“指不定是哪位大家夫人奶奶去求子也未可知!”

“也不怪如今去报恩寺求子的人一日比一日多,听说信国公府的大奶奶,过门都七八年了,也没能生下一儿半女,就是去报恩寺上了香后,才怀上身子的,如今儿子都快一岁了!”

……

马车里坐的却不是人们猜测的哪家的夫人奶奶,而是顾蕴,自然顾蕴去报恩寺也不可能是为了求子,而是为了去给母亲做去世六周年的法事。

不知不觉,母亲已去世快整六年了,顾蕴虽已快记不起母亲的脸,但只要一想到母亲,她便觉得由衷的温暖与柔软,所以自去年起,她便暗自起了誓,以后每逢母亲周年,她都要去城外的报恩寺给母亲做法事,以寄托对母亲的哀思。

今年正是第二年。

马车一摇一晃的,摇得顾蕴渐渐昏昏欲睡起来,她索性撩开车帘,欣赏起沿途的景色来。

如今虽已是春末夏初,什么桃花儿李花儿杏花儿都开谢了,漫山遍野的各式不知名的野花儿却正恣意绽放着,红红白白黄黄的,衬着大片大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让顾蕴精神一震之余,心情也渐渐轻松起来。

“小姐,这会儿离报恩寺还得一个时辰呢,您早起又没吃什么东西,要不喝杯茶吃几块儿点心罢?”锦瑟双手将一杯茶递到顾蕴面前。

顾蕴接过,吃了一口,才道:“点心就不必了,我这会儿还不饿,等到了报恩寺吃他们的斋饭刚刚好。你们几个要是饿了,就先吃几块儿点心垫垫罢。”

去年她在报恩寺为母亲做了七日的法事,她也因此在报恩寺留宿了八夜,虽然寺中清苦,她又是来做法事不是来游玩的,但锦瑟卷碧几个素日难得有出门的机会,遂都想跟她出门,可饮绿轩却不能不留人,是以她去年带了卷碧与明霞,今年就带了锦瑟与暗香,至于刘婆子与卓婆子,因为肩负着贴身保护她的责任,则是年年都有份儿随她出门。

锦瑟闻言,也就不再劝她,只打开点心匣子,给暗香刘婆子卓婆子一人分了几块儿点心,大家就着茶水吃起来。

一时吃毕,顾蕴看窗外的景色也看得累了,遂靠着锦瑟,打起盹儿来。

等她一觉醒来,报恩寺也到了。

早有知客僧迎在了山门外,一见顾蕴下车,便迎了上来,双手合十笑道:“一年不见,小檀越又长高了好些,真是可喜可贺。”

顾蕴笑着还了礼:“了然师傅别来无恙?”

去年她来报恩寺便是了然接待的她,了然为人实诚而不失圆滑,顾蕴对其颇有好感。

两人寒暄了几句,了然便引着顾蕴主仆一行先去大雄宝殿给菩萨上了香,然后才引着她们去了后面的客院,也是去年顾蕴住过的,如今也算是故地重游了。

了然将人送到,因满屋子都是女眷,他不好多待,说了句:“斋饭很快就送到,请小檀越稍等片刻。”便行礼告退了。

锦瑟与暗香便熟门熟路的开始整理起箱笼,布置起屋子来,顾蕴则吩咐刘婆子:“出去传话给常护卫,说我已安顿好了,让他们吃了斋饭便回府去罢,等七日后再来接我即可。锦瑟,取二十两银票给刘妈妈带给常护卫,就说是我请他们喝茶的。”

常护卫是显阳侯府的护院之首,本来顾蕴是不想这么兴师动众的,她身边有刘婆子和卓婆子,足以自保了,架不住顾准与祁夫人都不放心,定要派人护送她来,她却不过他们的好意,只得由着他们安排了。

“是,小姐。”刘婆子应声接了银票,转身自去了。

一时斋饭送到,刘婆子也回来了,因早过了饭点,顾蕴也不让锦瑟几个讲什么主仆之分尊卑有别了,命大家一道坐下吃起来。

次日一早,顾蕴便去了前面大雄宝殿的偏殿,里面早供好了平氏的牌位,顾蕴进去后,早早候着的七七四十九位和尚便开始摇杵钹鼓,口诵经忏的做起法事来。

顾蕴径自行至当中的蒲团跪下,对着母亲的牌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又上了香,便在一阵阵的梵音声中,双手合十默默祷告起来。

法事一连做了七日,顾蕴便也早起晚睡了七日,又因报恩寺的斋饭再好吃那也是斋饭,所以等到法事终于做完时,顾蕴眼睑下满是青影,人也明显瘦了一圈儿。

锦瑟在回客院的路上便忍不住心疼道:“小姐瘦了好些,等回去后,可得让如嬷嬷好生给您补补才是。”

顾蕴人虽累,精神却还好,闻言笑道:“哪有你说的那般严重,不过就是连日来少睡所以瞧着有些憔悴罢了,回去歇息两日也就好了。对了,我先前让你给刘妈妈卓妈妈,让她们拿去买些馒头来散给寺外那些无家可归的乞儿们的一百两银子,你已给她们了吗?”

“早给了。”锦瑟道,“算着时辰,两位妈妈指不定已快散完馒头回来了。”

顾蕴点头:“那就好。”她自问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只是若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一下别人,她还是极愿意的,就当是为九泉之下的母亲和外祖母舅舅一家积福了。

想起外祖母和舅舅们,顾蕴心里一暖,道:“往年我都是过了母亲的周年才去保定,等月底我忽然出现在外祖母和舅舅们面前时,他们还不定怎生高兴呢!”

周望桂进门后,彭氏自不必说,再没过过一日好日子,亦连彭太夫人和顾冲都被她弄得焦头烂额,悔不当初,顾蕴乐得轻松之余,日日看好戏总也有看腻的时候,等到出了母亲的孝期后,便给二舅舅去信,让他打发了人来接她去保定小住,已经一连去过两年了,都是五月底六月初去的。

此番却是因顾蕴惦记着今年便是前世顾准和顾韬相继出事的年头了,若她等到与往年差不多的时间再去保定,万一赶不及回京,岂非就不能力挽狂澜,只能让父亲再如前世那般,成为新任的显阳侯了?

所以她才会选择了在四月便提前来报恩寺给母亲做法事,等法事做完,便动身去保定,既给外祖母和舅舅们一个意外的惊喜,也能保证至多七月初,她便可以返回盛京来。

锦瑟笑道:“老太太与几位老爷太太一定会很高兴的,三位小姐也定会很高兴。”

主仆两个且走且说,很快便回了客居的小院,果然刘婆子与卓婆子已经回来了,说起方才寺外那些乞儿对顾蕴的感激,二人是满脸的与有荣焉:“小姐,他们都说您定是天上的九天玄女下凡呢,还说您如此好心,一定会有好报的。”

顾蕴淡淡一笑,好报什么的,她打上辈子便早学会只有靠自己去争取了,不过她也不会因此就否定那些人的善意,因点头道:“两位妈妈辛苦了,且下去歇着罢。”

第二日临走前,顾蕴给报恩寺捐了三百两银子的功德钱,二百两银子的香火钱。

报恩寺虽香火鼎盛,这也算是大手笔了,何况在顾蕴来之前,显阳侯府公中已送了三百两银子来,了然十分高兴,说了一大通‘菩萨定会感知到小檀越的诚心,定会保佑小檀越身体安康,吉祥顺遂’之类的话,然后送了顾蕴一行去山门外上车,直瞧着顾蕴的马车被一众护院护送着驶远了后,才折了回去。

在寺中这几日,顾蕴都没吃好睡好了,何况锦瑟等服侍之人,是以马车才启动不一会儿,主仆五人便都忍不住打起盹儿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马车却忽然停了下来。

刘婆子与卓婆子练武之人警惕性高,立时便醒了过来,刘婆子因忙撩起车帘问外面的车夫:“出什么事了,怎么停下来了?”

车夫正要答话,常护卫策马过来了,沉声说道:“惊着四小姐了吗?是前面路上倒着两个人,看起来似是受了重伤,属下这便让人去将他们挪开,请四小姐稍等片刻。”

彼时顾蕴也已醒过来了,闻言因说道:“我稍等一会儿无妨的,有劳常护卫。”

刘婆子便放下了车帘,相继醒过来的锦瑟与暗香则忙着给顾蕴斟茶,见顾蕴头发有些乱了,又忙帮着整理了一回,也帮着彼此整理了一回。

常护卫的声音再次从车外传来:“四小姐,那两人伤得很重,不过意识还算清醒,说是他们遇上了劫道的,不但将他们的随身物品一抢而空,还砍伤了他们,他们强撑着爬了几里地都没遇上可以求助的人,好容易遇上了我们,求我们能捎他们一程,等进了京城,他们就自有人接应了。属下不敢擅自做主,还请四小姐示下。”

京畿重地,天子脚下,朗朗乾坤,会有劫道的?这是骗鬼呢!

顾蕴嗤之以鼻,第一反应便是想到,莫不是有人想对自己不利?

但转念一想,这辈子至今恨自己的人就那么几个,不外乎祖母与彭氏而已,且不说她们如今自顾不暇,就算她们有那个心,也得有那个能力才成,祖母在赔了她五万两以后,可是元气大伤至今都未恢复,哪来的银子买凶杀人,何况外祖母当年可是与她有言在先的,她也不敢有那个心才是。

那便真有可能是偶然了。

不过不管是偶然还是别的,顾蕴都不打算救那二人,她可以施舍乞儿们馒头,因为知道施舍馒头给乞儿们不会给自己惹来麻烦,却绝不会明知有麻烦还傻傻的惹麻烦上身,说到底,她只是个伪善的人而已!

“常护卫,你既说那两人伤得极重,自然不能与你们一道骑马,可我也不能将我的马车让出来给他们,你倒是说说,我们要怎么捎他们进京城去?”顾蕴淡声说道。

以为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不想常护卫却没有离去,而是迟疑着继续道:“属下明白四小姐的意思,只是那两人说,若我们不捎他们一程,他们就趴在路中央不走了,看我们到底敢不敢从他们身上踏过去……属下一开始以为是遇上了泼皮,可那两人身上的衣料都属上乘,气度也不一般,属下怕硬碰硬惹上了什么不该惹的人,所以……”

顾蕴方明白常护卫为何会迟疑,她才还在想,常护卫怎么说也是显阳侯府的护院之首,若非见多识广自有其过人之处,也轮不到他来做这个护院之首,偏这样一件小事,他却反要来征求她的意见,她虽是主子,到底如今才十岁不到,常护卫这不是摆明了为难她吗?

倒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情况,也不怪常护卫犹疑,京城最不缺的便是达官贵人,对方又公然耍起无赖来,若他们对他们动了手,对方真是无赖便罢,若不是无赖,显阳侯府固然不怕事,终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回头顾准又岂有不追究责罚常护卫这个护院之首的道理?

顾蕴不由冷笑:“就算对方是不该惹的人又如何,他们这样挡别人的路,逼着别人做不愿意做的事,难道就有理了?况不知者不罪,他们既要我们帮忙,完全可以先自报家门,是他们自己不报的,与我们何干?你去告诉他们,我们帮不了他们,请他们让开,若他们执意不放开,就别怪我们从他们身上踏过去了,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想威胁她,只可惜两世以来,她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自己,而她也从不是被吓大的!

常护卫闻言,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今日出门带了十个人,自然不惧对方区区两个人,何况还是受了重伤的,他只是担心惹上不该惹的人,回头被侯爷责怪罢了,想着府里的仆妇们私底下老是说四小姐怎样怎样厉害,又怎样怎样得侯爷和夫人看重,便起了心思,先请示一下四小姐,不管四小姐怎么说,回头出了事,他也只是一个执行命令的人而已。

当下常护卫便又去与那两个人交涉起来。

二人却仍呈大字型趴在地上不动,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就跟没听见常护卫的话似的,只说要见他的主子,当面求他的主子。

常护卫没办法了,又不能真从二人身上踏过去,只得过来请示顾蕴,“……要不,许他们一些银子?”

顾蕴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只是撩起车帘往地上看去。

就见两丈开外的地上果然趴了两个人,衣裳倒的确是好料子,只是破破烂烂的,好几处甚至能看见下面狰狞的伤口,有些已经暂时凝固了,有些还是往外渗着血,的确伤得不轻。

顾蕴正要移开视线,两人中的一个忽然抬起了头来,便与顾蕴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他的脸上满是尘土与血迹,让顾蕴看不出他本来的面目,然他的一双眼睛却如千年寒冰一般,深邃幽静,黑沉沉的让人看不清楚底下到底有什么。

但才一接触到顾蕴的视线,他眼里的寒冰便立时消融了,变得如沐春风起来,扬声有些气力不济的向顾蕴道:“这位小姐,在下和在下的兄弟的确是走投无路了,才会出此下策的,还请您通融一二,他日但有机会,在下一定加倍以报!”

声音清越,如泉水叮咚般,十分的好听。

倒是有些出乎顾蕴的意料,她本来还以为对方能做出这般无赖泼皮的事来,必定是个老手,没想到听声音却是个少年。

不过若仅仅因为他的声音不像泼皮无赖顾蕴便能容忍他威胁自己了,那顾蕴也不是顾蕴了。

她笑着看了对方一眼,却一句话都没说便放下了帘子,然后冷声吩咐车夫:“这两个人既不肯让开,那便从他们身上踏过去,不管是残了还是死了,都算我的,你只管踏过去!”

车夫闻言,唬了一跳,这可是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四小姐也才那么大点儿年纪,怎么能这么狠……

车夫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去看常护卫。

却见常护卫也一副以为自己耳朵出错了的样子。

偏耳边又传来顾蕴冷冷的声音:“怎么还不动,是不是我使唤不动你了?还是你嫌显阳侯府的饭碗太沉,想换一家的饭碗端了?”

车夫就不敢犹豫了,“驾”的一声一扬马鞭便往前驶去,眼见马儿就快要踩上地下的两个人了,车夫忙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二人下一刻便将血肉模糊的身体。

然而预料中的阻碍却不存在一般,预料中的惨叫也没有响起,马车就那样畅通无阻的驶了过去,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在十丈开外了。

车夫忙睁开眼睛四下一看,却见方才还趴在路上一动不动,嘴里叫嚣着他们不带他们走,他们便不让开的那两个人,不知何时已滚到了路边,其中一个正低声问着另一个什么,车夫方暗暗松了一口气,再有四小姐顶着,再是奉命行事,那也是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幸好他们及时躲开了!

顾蕴透过车窗看得分明,一开始地上那两人还以为她不会真的任车夫从他们身上压过去,只是在吓唬他们,等到马车离他们已在咫尺之间了,他们终于知道她不是在吓唬他们,而是玩儿真的了,方才那个与她对视了一眼的少年当机立断,抱起自己的同伙便往旁边一滚,险险避过了马车,方避免了一场流血事件的发生。

她就忍不住冷笑起来,看罢,她早知道这两个人不可能真不爱惜的性命,不过只是在与他们比谁更狠谁更能豁得出去而已,事实再次证明,果然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

冷笑完毕,顾蕴撩开车帘冷冷看向一旁的常护卫,常护卫还有些目瞪口呆,但习武之人的本能还是让他很快感受到了顾蕴的目光,忙回过了神来。

就见顾蕴只是冷冷看着他,也不说话,就那么冷冷看着他,直看得他头皮发麻,汗湿后背后,才淡淡说了一句:“走罢,不然回府该迟了!”放下了车帘。

看她年纪小,就想利用她替自己背黑锅,这不是不将她这个做主子的放在眼里是什么?哼,想利用她为自己背黑锅,也得看他消受得起消受不起!

常护卫这才如蒙大赦般长出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

听说四小姐不是才十来岁的年纪吗,那目光怎么会比侯爷盛怒时的目光还要威严,还要有压迫力,让人几乎连气都喘不上来?也就不怪府里的仆妇们私下里提起四小姐都颇忌惮了。

也怪自己太托大了,一开始竟没将四小姐放在眼里,也不知道回府后四小姐会在侯爷面前怎么说自己?唯一庆幸的,就是四小姐没有当场冲他发作,不然他的脸就要丢光了!

常护卫心里后怕着,行动上却是不敢再有半点怠慢,忙招呼自己的人跟上,团团护着顾蕴的马车,很快便消失在了官道的拐弯处。

犹躺在地上的那两个人中方才与顾蕴对视过的那个方没好气的问自己的同伴:“没听见我问你死得了死不了吗?若是死不了,就给我滚起来,我们自己往京城走,我就不信,不过几十里的距离,还真能死人了!”

一边说,一边已撑着自地上站了起来,脚步虽有些虚浮,看起来倒也不像有性命之忧的人。

他的同伴闻言,却是有气无力的苦笑道:“我的好爷,您当人人都似您一样,从小练就了百毒不侵?我这不是实在动不了吗,不然方才干嘛出此下策,当起泼皮无赖来?谁知道偏就这么一回,就踢到了铁板,也真是有够倒霉的!不过话说回来,方才那小妞也真是有够狠的,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姐,看她的长相,明明就一点也不狠啊,昨儿在报恩寺时,明明也挺好心的,竟舍得出一百两银子给寺外的乞儿们买馒头吃……我今儿可算是知道什么叫做表里不一,什么又叫做最毒妇人心了!”

顿了顿,又道:“不对,不应该叫做最毒妇人心,应该说长得越漂亮的女人,心就越狠,昨儿乍见那小妞时,多让人惊艳啊,我当时还想着,才这么小呢,就已经这般漂亮了,待再大上几岁后,不更得艳冠群芳?宫……家里那群人算什么,差她可差远了,谁知道……”

“既然你还能说这么多废话,可见还死不了!”那少年见他一啰嗦起来就没完,越发没好气的打断了他,“那就给我滚起来!我方才真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听你的,与你一起当泼皮无赖,如今可好,脸都丢光了!”

骂着同伴的同时,却忍不住顺着他的话想起来,真是,他活了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像方才那小妞那般狠的小姑娘,明明昨儿在报恩寺无意见到她时,她瞧着就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还自发掏腰包给乞儿们买馒头吃,若不然他也不会在权衡了一番后,由着同伴胡闹了,就是想着,以她的好心肠,当不至于拒绝他们。

谁知道,他们竟然看走了眼!

他的同伴还是啰嗦着:“到底是哪家的小姐?到底是怎样的父母,才能养出这样的女儿来?她最好祈祷以后不撞在我手里,哼哼!”

少年已懒得再听他废话,毫不留情拖起他的一只手臂,便用尽全力往旁边的树林里拖去,早知如此,他方才真不该听他的,有方才耽搁的时间,都足够他在林中找够暂时压制他体内毒性的草药,足够他们给伤口止血上草药,足够他们撑着回到京城了!

不过,方才他曾恍惚看见那丫头坐的马车的侧面,好像印有一个小小的“顾”字字样,如果他没猜错,那丫头应当是显阳侯府的人,只是显阳侯顾准自来沉稳内敛又不失圆滑,与谁都不特别交好,等闲也不得罪人的,怎么会养出这样一个女儿来?

顾蕴自然不知道他们一行离开后,这两个人还对自己评价猜测了一番,回府以后,她除了在下车时又冷冷看了常护卫一眼外,待进了垂花门,便已然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去。

她先去朝晖堂见了祁夫人。

祁夫人一见她便满脸心疼的道:“瘦了好些呢,得好生补补才是。”

命大丫鬟杏林,“把前儿舅太太送来的那奶糕子取些来让四小姐带回去吃。这东西说是新近才从临海一带传进京城来的,不管是直接吃还是用水化开了车,都极养人,你要是吃着好,就打发个人过来说一声,以后咱们家也时常备着这东西。”

正说着,顾菁姐妹三个听得顾蕴回来,也一道过来了,彼此见过礼后,顾菁便接着母亲的话柔声细气的说道:“前儿大舅母打发人将那奶糕子送来时,因你不在家,我们便先得了,也不知你吃得惯吃不惯,我却是吃不惯,总觉得腥腥的,你若是吃着好,我那里还有,且先打发个人往我那里取去。”

顾苒不待顾蕴说话,已先嚷道:“大姐姐好偏心,我早与你说过,我吃着倒好了,你怎么不叫我打发人去你那儿取去,偏只给四妹妹留着?”

顾菁笑道:“这你还用问,显见得是四妹妹比你更可人疼,不像你,成日里活猴儿一般,我当然要给她留着!”

“谁活猴儿一般了?”顾苒立时不依了,冲祁夫人道:“娘您看嘛,姐姐又欺负我!”

祁夫人也忍不住笑,道:“你姐姐哪里欺负你了,她又没说错。”

把顾苒越发气得跺脚,扑到顾菁怀里扭股儿糖似的只是厮缠,惹得屋里从主子到丫头都笑个不住。

适逢顾准自宫里回来了,大家才收了笑,一道上前给顾准行礼。

顾准见顾蕴回来了,少不得多问了几句‘法事可还顺利?在寺中一切都还安好?’的话,又要留顾蕴吃饭,还是顾蕴说还得去见彭太夫人和周望桂,才让人送了她出去。

顾蕴方又去了嘉荫堂,她倒是不想去见彭太夫人的尊容,想来彭太夫人也必定不愿意见到她,可这是应有的礼数,她绝不会给彭太夫人以诟病敲打自己的把柄。

彭太夫人正逗顾葭取乐。

顾葭今年也快六岁了,穿一身大红底绣牡丹花的襦裙,项上挂了赤金如意的项圈,手上则戴着赤金长命锁的手镯,圆圆的脸庞像玉簪花的花辫般白皙细腻,大大的杏眼水一样明亮,把顾冲和彭氏各自外貌上的优势都继承到了,十分的可爱。

彭太夫人本来一开始是极厌恶顾葭的,在她看来,都是顾葭命才硬,才会把她原定的孙子给挤走,自己来到了这人间,连带那段时间对彭氏也是各种不待见。

等到周望桂进门后,先是变着法儿的各种与她打擂台,然后是各种压制彭氏,甚至连彭氏腹中的孩子也被她给生生弄掉了,偏周望桂是既不让彭氏生,自己也不能生,进门都快四年了,至今连颗蛋都没敷出来过!

彭太夫人悔不当初之余,这才渐渐对顾葭有了几分疼爱,毕竟除了顾蕴,也就顾葭才是她的亲孙女儿了,而且单论血缘关系,顾葭甚至比顾蕴还要与她更近一些,何况从情感上来说,她也厌极了顾蕴,便越发将顾葭显出来了。

所以这两三年来,顾葭便索性养在了嘉荫堂,将来长大后,别人知道她是打小儿养在祖母跟前儿的,也会高看她一眼。

“给祖母请安。”顾蕴一进屋便屈膝给彭太夫人行礼,仪态完美得任谁也挑不出半点不是来。

彭太夫人却是一见她便满心的腻味,淡淡说了一句:“回来了!”便将她干晾着,又转头逗起顾葭来。

顾蕴人已到嘉荫堂晃过一圈了,才懒得再留下看彭太夫人的脸,说了一句:“既然祖母没有别的吩咐,那我便先去母亲那里了。”行了个礼,不由分说转身自去了。

彭太夫人这才回过神来,然而却只来得及看见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当即气得手直抖,对一旁的齐嬷嬷道:“她这是什么态度,我让她退下了吗?这样不把我这个祖母放在眼里,真是气死我了!”

齐嬷嬷一阵默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其实要她说,太夫人只与四小姐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何必非要事事都与四小姐计较呢,到头来生气的还不是自个儿?

可这话她如何敢说,这几年太夫人的脾气是一日比一日暴躁,身边服侍的人包括她在内都是动辄得咎,也就只有在面对二爷和五小姐时,能有个好脸了,她又不是活够了,才会接话。

便只拿眼看顾葭,希望顾葭能劝劝彭太夫人。

好在顾葭今年虽才五岁多,却的确是个会来事儿的,一阵撒娇卖痴下来,便让彭太夫人展颜了,抱着顾葭一口一个“我的儿,还是你知道心疼祖母”的,齐嬷嬷方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暂时雨过天晴了。

顾葭待彭太夫人松开她后,才偏头满脸委屈的问道:“祖母,四姐姐是不是不喜欢葭儿,怎么她每次见了葭儿,都连看都不看葭儿一眼,也不与葭儿说一句话呢,难道是葭儿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彭太夫人冷哼一声,“她喜欢不喜欢你,有什么要紧,只要祖母喜欢你就够了,况她那副阴阳怪气的样子,她不喜欢你,我还不喜欢她呢,你别与她一般见识,你只要记得,只要有祖母在一日,便绝不会让她欺负你,也绝不会让她压到你头上就够了!”

顾葭闻言,便又抱着彭太夫人撒起娇来,心里却是若有所思。

彼时顾蕴已在宁安堂的上房,也就是二房的上房,在与周望桂说话了,“……多谢母亲关心,一切都还顺利。”

却是周望桂问她法事做得可还顺利,在报恩寺的几日又可还习惯,不管周望桂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至少也比彭太夫人连问都不问她一句的好,顾蕴记她的情,所以话也说得很是客气。

周望桂就点头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对了,说话间就该摆晚膳了,你今儿要不就在我这里吃罢?”说着不经意揉了揉额头,一副掩饰不住疲惫的样子。

这三年多以来,不但彭太夫人与顾冲并彭氏不好过,最直观的体现便是他们都比早先憔悴了许多,尤其是彭太夫人,更是老了十岁的样子。

周望桂自己也不好过,顾冲打小儿被彭太夫人娇惯长大的,早前平氏那般温柔体贴尚且不能让他放在心上呢,何况周望桂性子那般要强,又上不敬婆母,下不善待妾室庶出,顾冲能与她夫妻相得就真是怪了,还没出新婚期呢,两人已是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让阖府上下私底下是看足了笑话儿。

所以周望桂瞧着也早不复先时的鲜艳,何况她还一直忧心子嗣的事,她过门已三年多快四年,顾冲也快进而立之年了,却仍没有儿子,她自己不能生也就罢了,总不能真也不让别人生,以致不过才二十二三的人,瞧着却快三十了一般。

顾蕴看着周望桂这个样子,偶尔也会产生几分愧疚,若不是她当初一力要将周望桂拖进这摊浑水里来,她的日子也许会好过得多。

但转念一想,周望桂这性子,纵换了别家,只怕一样过不好,显阳侯府的人口已算是够简单了,上辈子她过成那样,不就是最好的明证?且对付祖母父亲和彭氏那样的人,还真只有周望桂才行,换了别个性子柔弱些的大家姑娘,只怕早布上母亲的后尘了,又何必害别人呢,这恶人终究还得恶人来磨!

顾蕴因笑道:“我倒是想留下来偏母亲的好东西吃呢,只是赶了几个时辰的路,我今儿实有些累了,只能明儿来给母亲请安时,再偏母亲的好东西了。”

好在周望桂也只是随便客气几句而已,并不是真想留顾蕴吃饭,闻言便也不再坚持,又与顾蕴说了一会儿话,便端了茶。

顾蕴于是裣衽行礼,却行退了出去。

不防却在院子里遇上了头发用一张帕子胡乱包着,穿一身油腻腻旧衣裳,瞧着十分狼狈可怜的彭氏,她手里还端着个托盘,上面放了一碗东西,只不过那碗东西被另一个碗倒扣着,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

乍见顾蕴,彭氏眼里飞快闪过一抹怨毒,方怯怯的上前给顾蕴行礼:“见过四小姐。”

顾蕴却看都不看她,只问一旁的丫鬟:“母亲屋里这是要摆饭了?”

那丫鬟笑道:“回四小姐,还不到摆饭的时辰,是夫人忽然想吃虎皮肉,彭姨娘便自动请缨去了厨房,如今已得了,特意端过来给夫人品尝的。”

顾蕴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让彭氏亲自去炸虎皮肉,真亏周望桂想得出来,也就不怪彭氏一身油腻腻的,脸上和手上还有不少红点和水泡来,看来是刚才被烫得不轻啊。

彭氏却是恨死了周望桂,但凡表哥去她屋里歇了一晚,第二日周望桂铁定会变着法儿的折腾她,今日也不例外,竟还好意思说她是‘自动请缨’,她疯了才自己上赶着找不自在呢!

她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样一个主母,以致时至今日,也没能生下个儿子来,——周望桂最好祈祷一辈子别落在她手里,否则她一定将这些年受的屈辱百倍千倍的奉还于她!

------题外话------

太子殿下:说好的骑着白马踩着五彩祥云闪亮登场呢?劳纸明明是尊贵的太子殿下,你却让我以无赖的面目出场,作者,你过来,本殿下保证不打死你,只打残你!

O(∩_∩)O~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