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五十二回 好戏

用过午宴,认亲的仪式也就结束了,大家各自散去,顾蕴也回了饮绿轩。

她把周望桂赏自己的金叶子倒出来,让如嬷嬷拿戟子来称了称,果然有八两八钱,折算成银子就是八十八两,周望桂的确大手笔。

如嬷嬷不由咂舌道:“新夫人出手这般大方,我方才在心里粗略给她算了算,仅今日的回礼和见面礼,至少就花了她七八百两银子,还不连送太夫人的那个玉枕,纵有银子也未必买得来,看来新夫人除了明面上那两万多两的嫁妆,压箱钱应当也很丰厚!”

暗香与明霞没有跟着顾蕴去嘉荫堂,闻言对周望桂这位新夫人就越发好奇了,赶着锦瑟与卷碧不住的问:“那新夫人漂亮吗?瞧着性子好不好呢?太夫人为二爷娶了个这么好的媳妇儿,不是高兴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顾蕴打了个哈欠,由着她们八卦,她自己则在吩咐了如嬷嬷,留意着二房那边的动静,待自己醒了后好第一时间告诉自己后,躺下睡起午觉来,早上那么早就起来,她早困得不行了。

一觉起来,顾蕴精神焕发,如嬷嬷也带回了二房那边的最新情况,“二爷与新夫人回了正房后,新夫人正要命人卸妆歇息一会儿,范妈妈却说几位姨娘姑娘还等着给新夫人磕头敬茶呢,请新夫人稍后再卸妆。新夫人立时就变了脸,质问二爷,让她进门当现成的娘也就罢了,谁让她进门比咱们夫人迟,可姨娘通房们算怎么一回事,哪家的爷们儿成亲前会不将以前服侍的人都打发了的?不但不肯接受姨娘姑娘们磕头敬茶,还非逼着二爷立时将她们都打发了。”

偏顾冲虽喜新,却也不完全厌旧。

他那一个姨娘三个通房里,姨娘不必说就是彭氏了,彭氏才为他生了女儿,又是他的表妹,纵然他不喜欢彭氏了,也断没有将彭氏打发了的道理,只会养着她一辈子,横竖也花不了几两银子,何况他如今还没厌弃彭氏。

至于三个通房,则一个是打小儿服侍他,在他与平氏成亲前开了脸跟他的,与他情分最深;一个是平氏进门后自自己陪嫁丫鬟里抬举的,长得最漂亮;还有一个则是平氏生了顾蕴后,一直都没有动静,彭太夫人赏他的,在三个通房里数她身份最高。

三人各有各的倚仗,各有各的好处,也就是她们福薄,一直没能为他生下一儿半女,不然早抬姨娘了,真要他将她们打发了,一时间他是哪一个都舍不得。

其实也是周望桂太受不得气太操之过急了,她到底才进门,与顾冲的情分还浅,顾冲纵有几分喜欢她,也还不到为了她遣散其他屋里人的地步,她若能忍一时之气,待与顾冲多相处些日子,让顾冲更喜欢她后再提出打发姨娘通房们,顾冲自然也就不会不准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周望桂若是肯委屈自己,上辈子也就不会将日子过的那样天怒人怨,让自己猫憎狗嫌了。

所以见顾冲不肯为自己遣散姨娘通房后,她立时爆发了,赶着顾冲大骂“骗子”,“当日在大相国寺初见时,你亲口说会一辈子对我好,你就是这样对我好的?让我一进门便当娘也就罢了,只要你对我好,我受点委屈也没什么,可你不该留着满屋子的姬妾来恶心我,你若真待我好,就该提前将她们都打发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她们来给我磕头敬茶,怎么着,你难道还想我留着她们,以后与她们妻妾一家欢,让你享尽齐人之福不成?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顾冲不防周望桂会忽然爆发,唬得怔在了当地,不明白何以方才还娇俏动人的新妻子会说翻脸就翻脸,她纵然被岳父岳母和兄嫂们惯得性子是骄纵了些,可也不该骄纵到这个地步罢!

他看着她一开一合的嘴巴,看着她吊梢的眼睛竖着的眉毛,看着她气势汹汹的样子,再想到她昨晚上的柔情似水,一度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好像眼前的人与昨日他娶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一般。

随即顾冲又想到了平氏,平氏可不会这般泼辣跋扈不容人,怎么同样是做正妻,周氏与平氏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周望桂见他不说话,却是越发来了劲儿,又逼问他道:“大喜的日子,我也不想与你闹得不痛快,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是要我,还是要她们,你若是要我,那便立刻将她们都打发了,别让她们恶心到我,你若是要她们,我立刻就打发人回去,让我爹爹和哥哥们来接我,总之我与她们,你只能选一边!”

顾冲才吃过岳家的大亏,平家的势力还不及周家的大,果真让周望桂打发人送了消息回娘家去,让周氏父子打上了门来,他们母子岂非越发没有招架之力?

而且过去一年以来,因为没有了平氏这个大钱袋,他仅靠着公中每个月二十两的月例,——他既吃用都是公中的,做龙禁尉时那一年几十两的俸禄自然也要归到公中,银子多少且不论,关键是态度,所以他的日子过得着实有些紧巴,再与周望桂也掰了,他上哪儿再找这么个嫁妆丰厚的媳妇儿去?

可要让他将屋里人都打发了,他又委实狠不下那个心来,她们都是弱女子,自己便是她们的天,一旦自己不要她们了,她们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这不是摆明了逼她们去死吗?

何况其中一个还是他的嫡亲表妹,才为他生了女儿的,纵然他肯,母亲也未必肯,纵然母亲肯,五舅舅与五舅母也一定不会答应!

顾冲一时间是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偏周望桂还要逼他:“究竟选哪一边,你倒是快做决定啊,你早做了决定,我也好早些离开,省得留下来与你两看生厌!”

二房正院如今的掌事妈妈,也就是如嬷嬷口中的范妈妈是彭太夫人前些日子才拨去二房服侍顾冲的,是彭太夫人的陪房之一,在其面前的体面仅次于齐嬷嬷。

范妈妈自以为自己是彭太夫人身边的老人儿,纵顾准和祁夫人见了,尚且要给一二分脸面的,何况周望桂一个昨儿才进门的新媳妇子,且她既是彭太夫人的人,心里自然向着彭太夫人和顾冲,眼见二爷都快被新夫人压得头都抬不起来了,不趁现在将新夫人的嚣张气焰打压下去,以后不说二爷要看新夫人的脸色过日子,岂非连太夫人也奈何不得她了?

遂咳嗽一声,站了出来赔笑向周望桂道:“老奴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周望桂一看范妈妈这副倚老卖老的样子就来气,昨夜和今晨范妈妈仗着是地头蛇处处要她乳娘和陪嫁们的强已经让她很不爽了,如今他们夫妇说话她又来插嘴,以为自己是哪根葱哪根蒜!

当下便毫不客气的冷笑道:“妈妈既不知道当说不当说,那就别说了,等你想好能不能说后再开口!”

把范妈妈噎了个大红脸,羞臊得只恨地上不能裂开一道缝好叫自己钻进去,也省得被满屋子的丫头婆子耻笑,尤其是周家陪嫁过来的那些丫头婆子们。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直接粗暴的人,周家也是大户人家,难道就没教过她什么叫含蓄吗?

可她既已开了口,便断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而且她代表的可是太夫人,新夫人打自己的脸,便是打太夫人的脸,她怎么能弱了太夫人做婆婆的气势?

范妈妈强挤出一抹笑意,道:“都是老奴不会说话,惹二夫人生气了,还求二夫人恕罪,但老奴有句话却是非说不可。二夫人您就是那天上的明月,几位姨娘并通房却不过只是小猫儿小狗儿一样的玩意儿罢了,您高兴时便逗她们一逗,不高兴时便撂开就是,何必与她们一般见识呢……”

话没说完,已被周望桂冷声喝断:“你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以为我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真当自己是一盘菜,可以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了?你是不是想着,只要一开始拿捏住了我,以后整个二房便可以由得你当家做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呸,我告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我可不是那软柿子,由得你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这话摆明了是在说她奴大欺主,范妈妈如何当得起这样大的罪名,唬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至此终于不敢再说一个字了。

“……新夫人骂得范妈妈不敢再说后,才笑着吩咐她的奶娘,说‘既然范妈妈说姨娘通房不过只是小猫儿小狗儿一样的玩意儿,高兴时便逗她们一逗,不高兴时便撂开就是,不必与她们一般见识,那你就尽快替范妈妈采买几只这样的小猫儿小狗儿,送去范妈妈家中罢’,范妈妈不防自己这么快便说嘴打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得不停的给新夫人磕头,说自己知错了,以后再不敢了,求新夫人饶她一次,听说直至头上都磕出血来了,新夫人也没有让她停下来!”

如嬷嬷说得绘声绘色,顾蕴则听得且笑且叹,见如嬷嬷说得口干舌燥的,她忙示意锦瑟递了一杯茶给如嬷嬷,才笑道:“想不到新夫人这么厉害,我原还想着,怎么着也得过些时日,待新夫人对府里上下都熟悉些了,粗粗站稳脚跟了,我们才会有好戏瞧的,没想到这才第一日呢,就上演了这么一出大戏!”

早知道周望桂厉害,却没想到竟厉害到这个地步,彭太夫人与父亲并彭氏只怕加起来,也未必是她的对手,真是太好了!

顾蕴越想越乐,又问如嬷嬷:“那如今上房那边怎么样了,不会还一直僵持着罢?”

如嬷嬷道:“听说是那边一个丫鬟见势不妙,悄悄儿去回了太夫人,如今太夫人已赶过去了,想来也不会僵持太久了。”

祖母也赶过去了?

以祖母的性子,人家做老人的大多信奉一句话“不痴不聋,不做阿翁”,可祖母却恰巧相反,最是惟恐儿子儿媳关系太好了,看见儿子儿媳关系太好,她便跟被人抢了什么爱物一般,浑身都不舒坦,她如果不赶过去,指不定事情还会很快过去,她赶出去了,那多早晚能收得了场,可就说不准了!

顾蕴因吩咐锦瑟:“给我更衣,我要去上房瞧热闹。”

如嬷嬷闻言,忙道:“我的小祖宗,这热闹有什么好瞧的,我已打发了卷碧守在那里,但凡有什么新进展,待卷碧回来学给你听也就是了,那边现如今乱七八糟的,万一污了你的耳朵,再不然伤到你哪里了,可如何是好?”

顾蕴却道:“看戏这东西,听人学跟身临其境哪能同日而语,况不是还有你们吗,大不了我再连刘妈妈一并带去便是,那便没人能伤到我了。”坚持要去。

如嬷嬷没办法,只得亲自服侍她换了衣裳,由自己和锦瑟刘婆子簇拥着,一道去了二房的上房。

还没走进院子呢,就听得里面传来周望桂尖厉的声音:“……上午母亲不还说您没有女儿,心里早羡慕那些有女儿的得不行了,如今总算如愿以偿了,我就是您的女儿吗?您女儿过门的第二日,发现竟有满屋子的姨娘通房等着给她敬茶,您会劝她贤惠大度,不与这些个猫狗一般的玩意儿一般见识吗?还是您嘴上说拿我当女儿看待,心里其实根本不是这样想的!”

然后是彭太夫人压抑不住怒气的声音:“若我有女儿,若她敢似你这般善妒不容人,且进门的第二日便敢给夫君脸色瞧,敢作践长辈身边的老人儿,不必亲家太太发话,我第一个先打她……”

话还没说完呢,已被周望桂冷笑着打断:“那当然了,您根本没有女儿,自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您若真有女儿也敢这么说,我才佩服您呢!”

顾蕴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声与如嬷嬷道:“这么精彩的戏码,等着卷碧回来学,哪里及得上亲眼看见亲耳听见来得痛快?”一边说,一边走进了院子里。

就见偌大的院子里除了站在芜廊下的彭氏几人以外,便再没有其他人了,想是彭太夫人一来便发过话了。

不过顾蕴久在高门内宅沉浸的人,如何不知道视线范围内看不见人,却并不代表四下里就真没有人的道理,不由暗暗腹诽,看来祖母也是气糊涂了,要是她,早打发心腹将院子四周都守得牢牢的,绝不会给人以任何偷听的机会了。

当然,这样一来,她也不能长驱直入的到了这里了。

思忖间,顾蕴已走到了正房外的台几下,而彭氏几个也已瞧见了她。

顾冲的三个通房中最漂亮的那个,原是叫采蓝,后跟了顾冲便改名叫了绮梦的,最先回过神来,忙赔笑着上前屈膝给顾蕴行礼:“奴婢见过四小姐,四小姐今儿怎么有空过来逛,是触景生情,想起了先夫人,所以过来瞧瞧先夫人生活过的地方,以寄哀思吗?”

这绮梦便是当日平氏从陪嫁丫头里给顾冲抬的通房了,做丫头时她倒还挺老实本分的,等开了脸做了姑娘后,因顾冲一度很是宠爱她,她便渐渐不将平氏放在眼里了,自谓只要哄好了顾冲,再生下庶长子来,纵然平氏身为正室夫人又如何,一样得看她的脸色过日子。

却没想到,她还没怀上儿子呢,平氏倒先去了,新夫人也很快进门了,关键新夫人还这般厉害,才进门第二日呢,便敢与二爷和太夫人对着来,要打发她们出去,她这才知道怕了,看新夫人霸道跋扈成那样,能将她们卖到什么好地方去?

适逢顾蕴过来,她一下子想到了顾蕴的厉害,只要四小姐愿意保她,纵然新夫人再霸道再跋扈,她也多少有留下的希望了,这才会一见顾蕴便殷勤的上前行礼,话里话外又不忘提及平氏,就是希望顾蕴能看在平氏的面子上,拉她一把。

顾蕴却看都不看她一眼,只顾往台几上走,一个背主忘恩的东西,她多看她一眼都嫌脏了自己的眼睛,何况与她说话。

——当日平大太太本来要将绮梦一并带回保定的,是顾蕴说,她一个无依无靠的通房,等将来新夫人进门后,第一个死的就是她,反倒是带她回保定,她至少还有老子娘,纵不能再锦衣玉食,至少也不至于无依无靠,所以将其留了下来。

绮梦被顾蕴的直接无视闹了个大红脸,可想起自己指不定即日便会被发卖出去,也顾不得羞惭了,馋着脸继续往顾蕴跟前儿凑:“四小姐,这会儿太夫人与二爷二夫人正说话儿呢,只怕您不方便进去,要不您去奴婢屋里暂时歇歇,奴婢记得您以前最爱吃奴婢做的玉寇糕了,要不……”

“住嘴!”一语未了,如嬷嬷已怒喝道:“四小姐面前也有你说话的份儿,也不照照镜子,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配是不配与四小姐说话!”

如嬷嬷与绮梦以前也是要好过的,但正因为要好过,才见不得她后来连东南西北都忘记了的轻狂样儿,如今见她竟还有脸与顾蕴套近乎,想利用顾蕴来自保,自然不会对她客气。

绮梦闻言,脸就越发红了,泪水也在眼眶里直打转,很想回骂如嬷嬷几句的,可想起如今如嬷嬷是顾蕴跟前儿第一等得意之人,她到底还是不敢,只得低着头退回了原地,却是再不敢与顾蕴说话了。

旁边她的两个“好姐妹”将此情此景看在眼里,若是素日,少不得要冷嘲热讽她几句,可想起如今大家都同病相怜,不定什么时候便会被新夫人发卖出去,惊惶忐忑都来不及了,哪还顾得上嘲讽她?

顾蕴才不管三人的惊惶与忐忑呢,当日既自甘下贱做了通房,如今就别怪人周望桂容不得她们,真当这世上所有做正室夫人的,都似她母亲那般大度好性儿呢!

她已径自走到彭氏面前,然后示意刘婆子抱起她,在居高临下欣赏彭氏青白交加的脸了。

彭氏今日有意打扮得很鲜亮,穿了鹅黄绣葱绿柿蒂纹的妆花褙子,梳了堕马髻,插了金步摇,戴了蜜蜡石珠花,耳朵上还坠了赤金镶紫瑛的坠子,既华丽又不失温柔妩媚。

她的想法与彭太夫人和范妈妈差不多,若不趁周望桂新进门还没站稳脚跟时便镇住她,以后自己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就算不能镇住她,至少也得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寻常的妾室通房,她最好对自己客气些。

万万没想到,周望桂竟骄纵跋扈得远远超出她的预料,竟是连见都不见她们一面,便直接逼着表哥打发了她们,连姑母过来了,也弹压不住她,偏她娘家又势大,果真姑母与表哥招架不住她,真将她们打发了出去她该怎么办,难道她连眼下这样憋屈的日子都再保不住吗?

她的葭儿又该怎么办?葭儿可没有顾蕴那小妖怪那样强势的外家,也不比顾蕴有人又有钱,一旦落到周氏手里,那才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彭氏正满心的惶恐不安呢,谁知道顾蕴也来了,她本就害怕,瞧见顾蕴,就更害怕了,整个人不自觉就发起抖来,可顾蕴没发话,她也不敢先开口,只得低头肃手的站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知道这样的煎熬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终于顾蕴凉凉的开了口:“彭姨娘,你很害怕吗?也是,新夫人那般强势,连自己的婆婆与夫君都敢不放在眼里,浑不似我母亲那般温和好性儿,也不怪你害怕。对了,顾葭怎么不见?我要是你,这会儿就会立刻让人将顾葭抱来,多看几眼,多抱一会儿,毕竟今日过后,指不定你就一辈子也再见不到她了不是?”

彭氏被说得脸色大变,犹豫了一下,正要吩咐纱儿回去抱顾葭来,伴随着一阵怒吼:“好,既然你顾冲舍不得你那些莺莺燕燕吗,那你就跟她们过一辈子罢,我们走!”

周望桂怒气冲冲的摔帘而出,后面还跟着她的奶娘并一众陪嫁丫头,主仆一行脸上都满是恼怒与愤慨。

瞧得芜廊里竟站了一群人,周望桂一怔,随即便明白过来这群人的身份了,立刻咬牙切齿道:“就是你们这群贱人等着给我磕头敬茶是吗?哼,也不瞧瞧你们配是不配!先头平家姐姐好性儿容得下你们,我可没那么好性儿,我告诉你们,只要我一日是顾二夫人,我便可以想打杀你们便打杀你们,想提脚卖了你们便提脚卖了你们!”

顿了顿,喝命自己的奶娘:“周妈妈,立刻让人去找个人牙子来,把这几个贱人都给我远远的发卖了,我也不要她们的身价银子了,唯一一条,就是给我卖得远远儿的,这辈子都休想再踏进盛京城一步!”

周妈妈是周望桂的奶娘,自然凡事都向着她,闻言毫不犹豫便大声应道:“是,小姐,老奴这便打发人找人牙子去!”说完果真指了个婆子去。

见周望桂竟是动真格儿的,绮梦几个都唬得瑟瑟发抖,齐齐跪下冲她磕头告饶起来:“求夫人饶命,求夫人饶命……”

惟独彭氏,虽也害怕周望桂卖了她,到底自持身份,没有与绮梦几个一道跪下。

彼时彭太夫人与顾冲也已出来了,顾冲见绮梦几个跪着,先就忍不住怒声道:“你这妒妇,她们都是跟了我好些年的,素日纵无功,却也无过,你就算要打发她们出去,也该好生为她们相看个人家,再赏一份嫁妆,将她们风风光光的发嫁出去才是。似你这样进门第二日便喊打喊杀,你不是说要回去请岳父岳母为你做主吗,正好我也要去请问岳父岳母,这到底是哪门子的规矩,那便一起罢!”说着便要往外走。

急得彭太夫人忙一把拉住了她,压低了声音道:“你气糊涂了是不是,周家本就势大,周氏还有四个哥哥,你跟周氏闹到了周家去,万一她那四个哥哥摁着你打上一顿,这大舅子打妹婿,打了也是白打,你上哪儿说理去?”

顾冲倒是没想到这一茬儿,闻言就有些迟疑起来:“那依娘说,该怎么办,总不能真任她将表妹几个都发卖了罢?传了出去,我还有何面目见人,五舅舅与五舅母只怕也不会与我们善罢甘休。”

闹了这一场,彭太夫人已是心力交瘁了,她做梦也没想到,周望桂竟骄纵跋扈到这个地步,才新婚第二日便这样,可见素日得到什么程度,原来那些传言根本就只是冰山一角,也就难怪她这么大年纪还嫁不出去了!

可就算悔青了肠子,彭太夫人也知道,眼下只能捏着鼻子顺着周望桂,省得事情越发闹得不可开交了,不然周家势必不肯善罢甘休不说,儿子以后还能娶到什么好媳妇儿?

而且儿子与儿媳新婚第二日便闹得沸反盈天,偏这门亲事还是她一力求来的,上午她还在祁氏和顾蕴并一众亲眷面前毫不掩饰自己对这门亲事的满意与得意,叫她如何丢得起那个人?

彭太夫人只得忍气道:“既然她要卖,就让她卖便是,横竖那几个丫头跟了你几年,也没为你生下一儿半女,养着她们也是白浪费粮食,等明儿娘给她立规矩,调教得她知道什么叫贤良淑德后,娘再赔你几个好的也就是了。至于你表妹,她可是为顾家诞育子嗣有功的,远非那几个丫头可比的,自然要留下她,你别管了,我来与周氏交涉!”

当下母子两个计议已定,彭太夫人便看向周望桂,强忍怒气道:“周氏,你既坚持要卖这几个丫头,那便卖了罢,只是我们由得你胡闹不是因为怕了你或是认同你,而是不想伤了顾周两家的情分,毕竟亲家老爷与亲家太太能把你交给冲儿,便是对冲儿和我们顾家的信任与认可,我们不想伤了亲家老爷和亲家太太的心,你好自为之。”

不待周望桂说话,又道:“再就是彭姨娘,她为显阳侯府添了五小姐,别说我们这样人家,纵然是寻常大户人家,为夫主诞育子嗣有功的姨娘都不可能轻易的打发出去,所以,彭姨娘是必要留下的,你以后也不能动不动就把发卖了她的话挂在嘴边,她可不是贱籍,由得你想发卖就发卖!”

“彭姨娘?”周望桂早注意到彭氏了,绮梦几个都跪下了,惟独她没跪下,周望桂就是想不注意到她都难,何况彭氏还打扮得那么出挑,“姓彭?看来与母亲您关系匪浅啊,不然您也不会一力护着她了!我要是非要卖了她,您又当如何?当初两家议亲时,您可没说过二爷屋里还有这么一位贵妾,你们这分明就是骗婚,叫我如何容得她!”

彭太夫人不防自己母子都做了那么大的让步了,周望桂竟还不依不饶,本就强忍着的怒气也再压不住,冷声道:“两家议亲伊始,我便说了,我家冲儿是续弦,既是续弦,他有几个屋里人,那还不是再正常不过之事。答应让你将没有生养过的通房发卖出去已是我们能做的最大让步,若你还要得寸进尺,那我少不得就只能亲自去找亲家太太说道说道了,我倒要看看,亲家太太有什么话说!”

周望桂毫不示弱:“去就去,横竖我正要回去找我娘为我做主!”不由分说便要往外走。

她的奶娘见状,忙一把拉住了她,小声说道:“小姐,其实这彭姨娘的存在,太太一早便知道,不将与二爷相关的人事都打听清楚,太太怎么可能放心将您嫁给二爷?太太是怕您眼里揉不得沙子,这才没有告诉您的,不过就是一个妾罢了,等您站稳了脚跟,要捏死她还不是抬抬手的事儿?您就别与太夫人和二爷硬顶了罢,横竖他们已经答应发卖那三个贱丫头了,您何不就坡下驴见好就收?您不看太夫人,也要看二爷啊,待您将二爷的心拢得死死的以后,指不定不必您发话,二爷自己已先将那贱人打发了,就跟老爷一样,一辈子都只守着太太过日子多好?”

好说歹说,到底劝得周望桂松了口:“罢了,既是母亲娘家的人,那我便给母亲一个面子,且留着她,只是她若敢仗着有母亲撑腰,便做张做致的不将我放在眼里,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适逢先前领命而去的那个婆子带了人牙子回来,绮梦几个都吓得大哭起来,一开始还哀求顾冲救救她们,后见顾冲倒是对她们面露怜惜不舍之色了,周望桂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且她们哀求来哀求去,也没见顾冲为她们说上一句话,知道顾冲靠不住了,只得又拼命的冲周望桂磕起头来:“求二夫人饶过我们,我们一定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周望桂自然不为所动,她从小便瞧惯了周夫人对那些与周指挥使有首尾的丫头媳妇子是怎么心狠手辣的,怎么可能因为绮梦几个哭求几句磕几个头便心软?

自有粗使婆子上前架起绮梦几个往外拖去,绮梦眼见谁都靠不上了,忽一眼瞥见顾蕴冷眼站在一旁,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冲顾蕴哭求起来:“四小姐,求您看在奴婢曾服侍过先二夫人的份儿上,救救奴婢,奴婢以后一定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四小姐,求求您……”

顾蕴自然不会理她,不过因着她这一番哭求,彭太夫人与顾冲倒是终于发现了顾蕴的存在,顾冲立时满脸的尴尬,有些讪讪的向顾蕴道:“蕴姐儿你多早晚过来的,是找爹爹有什么事吗?”

本来他在这个长女面前就老是觉得心虚和无所适从了,如今自己房里的乱七八糟又被她瞧了去,他就越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女儿了。

顾蕴淡淡道:“我不是来找父亲的,是来多谢母亲上午赏了我那么丰厚的见面礼的。”

虽然她不待见绮梦几个,却更心寒齿冷于父亲的薄情,原来他的薄情不是只针对母亲一人,而是针对他的所有女人,她倒要看看,这一世没有了正妻名分,也十有*再生不出儿子来的彭氏,还能有什么倚仗!

彭太夫人听得顾蕴竟是过来向周望桂道谢的,想起自己方才敲打周望桂的话,惟恐二人狼狈为奸,远的事她现下还顾不得,最怕的就是顾蕴忽然来一句‘彭姨娘怎么不是贱籍了,她的身契就在我手里’,再把彭氏的身契给了周望桂,纵然她和彭冲都坚持,只怕也未必再保得住彭氏。

因忙强笑着向顾蕴道:“蕴姐儿,你几时来的,怎么也不让人通传一声?不过这会儿你母亲这里正乱着,一时也顾不得招呼你,你且先回自己院里去罢,等明儿你母亲这里一应琐事都理顺了,你再过来给她请安也不迟。”

说完喝命如嬷嬷等人:“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带了四小姐回去?”

顾蕴看戏看了这么久,已经是心满意足了,闻言便也不反驳彭太夫人的话,上前几步屈膝向仍满脸不善的周望桂行了个礼,说了句:“那我明儿再来给母亲请安。”

待周望桂强笑着挤出一句:“不必过来得太早,你如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睡一会儿也无妨。”才转身去了。

只是在经过彭太夫人身边时,她小声说了句:“祖母是怕我告诉新夫人彭姨娘的身契握在我手里吗,您放心,我不会告诉她的。”让周望桂知道了,不顾一切提脚便把彭氏给卖了,她以后还哪来的好戏看?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还有一句话忘记告诉祖母了,不是每个儿媳都能似我母亲那般恭俭克让的,您就好生消受您这位好容易才求来的新儿媳罢!”才扬长而去了。

把彭太夫人气得直发抖,强忍着才没有破口大骂顾蕴,她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个妖孽,摊上这么个妖孽也就罢了,如今又摊上了这样一个儿媳妇,还不知道以后她得生多少气呢,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儿!

顾蕴心情大好的回到饮绿轩,一直到如嬷嬷命人摆了晚膳请她去吃时,仍是满脸的笑容,周望桂可真是太可爱了,也不枉她费尽心思让她成了自己的继母!

如嬷嬷本想劝她几句,让她以后别搀和顾冲房里那些破事儿的,传了出去,实在不好听,然见她难得笑得这般开怀,眼里还带着一丝飞扬的狡黠,到底还是忍住了。

罢了,只要小姐高兴,旁的事又算得了什么!

晚间临睡前,一直奉命关注着二房上房那边动静的卷碧带回了最新的消息,周望桂到底还是接受了彭氏的磕头与敬茶,也赏了顾葭一个荷包做见面礼,算是承认了彭氏这个姨娘和顾葭这个庶女。

顾蕴的心情就越发的好了,祖母与彭氏以为周望桂承认了彭氏是好事,却没想过,自此以后,彭氏就该对主母尽她为人妾室该尽的本分,夏日打扇,冬日捂脚,挑灯做针线,落雪给人跪经书……桩桩件件都是前世彭氏做正室夫人时,对父亲的那些姨娘通房们做惯了的。

也不知彭氏到时候承受得住承受不住,她可是心高气傲到中秋团圆宴上,连与大伯父的姨娘们同桌吃饭都觉得耻辱的主儿,啧,到时候也不知道她会委屈成什么样儿?

顾蕴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了。

果然周望桂回门回来以后,便开始给彭氏立起规矩来,想是周夫人教给她的,每日她还没起身前,便要彭氏在正房外候着她起来后服侍她梳洗更衣,一直要到晚上她都睡下以后,彭氏才能回自己的屋子,偶尔半夜还要命人去将彭氏叫起来,说自己想吃宵夜了,让彭氏亲自给她做去。

不过几日的功夫,便将彭氏折腾得面色蜡黄,摇摇欲坠,畏周望桂比畏顾蕴更甚了。

在此期间,彭太夫人也没闲着,一心想给周望桂立规矩,纵不能调教得她像以前的平氏那般贤良淑德上敬婆母夫君中善待妾室有庶出下将二房的中馈打理得井井有条,至少也不能再如在娘家时一般骄纵任性。

只可惜周望桂从来不是委屈自己的人,尤其是在她事后得知了彭氏竟是彭太夫人的亲侄女儿,及彭氏进门的始末后,深觉自己上了当受了骗,气愤恼怒之余,就更不会委屈自己了。

虽彭太夫人是她的嫡亲婆婆,她必须敬着让着,不比祁夫人,只要面子情儿尽到了旁人便挑不出不是来,但她也不是那等没有脑子,只知一味蛮干之辈。

彭太夫人要她服侍梳头,那就“不慎”扯掉彭太夫人一把头发,让她服侍吃饭,便专捡彭太夫人不爱吃的给夹碗里,说“病了”要她侍疾,那便让人将药熬得苦苦的,一顿几大碗亲自“服侍”彭太夫人喝,彭太夫人气不过要罚她,则二话不说掉头就走,谓之‘小受大走,母亲病糊涂了,我省得,所以主动退开,以免让您背上苛待儿媳的名声,将多年的贤名毁于一旦’……几日下来,彭太夫人本想折腾她的,倒反被她折腾得有苦说不出。

直把顾蕴笑得打跌,越发觉得让周望桂做自己的继母再正确不过了,亲自动手,哪来看恶人自有恶人磨的好戏来得痛快!

祁夫人也暗中笑破了肚皮,觉得这些日子没有彭太夫人见天价的挑自己的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连天都比以前更蓝空气都比以前更清新了,对顾蕴自然也比以前更好了许多。

唯二不高兴的便是顾准与顾冲,顾准是想着家里成日里这般乱七八糟的成何体统,但想着彭太夫人与周望桂只是在嘉荫堂闹腾,并没有传到外面去,也就由她们去了。

顾冲夹在母亲与妻子之间却是快要疯了,私心里他当然向着彭太夫人,架不住周望桂对他又拉又打的,周望桂又漂亮,银子还尽着她使,让他生不出脾气来,只得尽量减少呆在家里的时间,眼不见心不烦,由得彭太夫人与周望桂闹腾去。

彭太夫人此时方觉得平氏好了,私心里也越发后悔当初为儿子求娶了周望桂,本来她是冲着周望桂丰厚的嫁妆去的,如今是银子没见着,反而惹了一肚子的气,更不必说当初为了请安昌伯府的三夫人从中牵线,她还花了一千多两银子,这才真真是狐狸没打着,反惹一身骚!

彭太夫人却不知道,让她越发悔青了肠子的事还在后面。

却是彭氏一日在周望桂面前立规矩时,忽然晕了过去,周望桂再不待见彭氏,也不能真任她一直晕在自己屋里,只得嫌恶的命人将她送了回去。

纱儿见彭氏是被抬着回来的,脸色还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唬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得打发人去回了彭太夫人,求彭太夫人给彭氏请个大夫来。

请了大夫来一看,彭氏却不是病了,而是有喜了,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所以才会晕倒的。

彭太夫人当即大喜过望,若彭氏腹中这一胎是男孩儿,看她周氏还怎么嚣张!

顾冲回来听说彭氏有喜后,也是大喜,总算自己可以抱上儿子了。

周望桂却是大怒,对彭太夫人和顾冲道:“也有嫡子还没出生,便先弄个庶长子出来的道理?我又不是不能生,这个孩子我不同意留!”硬逼着母子二人打掉彭氏腹中的孩子。

彭太夫人与顾冲如何肯答应,无论周望桂如何闹腾,甚至请来了周夫人与彭太夫人交涉,彭太夫人依然不松口,反而将彭氏和顾葭接到了嘉荫堂去暂住,虽未明说,意思却很明显,这是不放心周望桂,所以将人安置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偏强势如周夫人,面对这样的事,也不能说自己的女儿就是对的,不喜欢小妾通房这样的话嚷嚷出去或许还能引起其他正室夫人太太们的共鸣,逼着婆婆与丈夫将未出生的庶出子女打掉,就不仅仅只是善妒,而是狠毒了,一旦事情传了出去,被人诟病说嘴的只会是女儿和他们周家,毕竟顾冲的年纪已经摆在那里了。

但周夫人明着奈何不得彭太夫人和彭氏,暗地里却与周望桂支了一招。

于是不几日,周望桂便软硬兼施的邀了彭氏去花园赏花,并于众目睽睽之下,“不小心”摔了一跤,自己摔倒的同时,还将彭氏也给扯倒在地,生生将彭氏腹中的孩子给摔没了!

彭太夫人千防万防,连除了齐嬷嬷与纱儿经手以外的一滴水都不敢让彭氏喝,哪里会想到,周望桂竟会直接于众目睽睽之下,将彭氏扯倒,拿她做了自己的垫子?

消息传到顾蕴耳朵里时,她正在朝晖堂与顾菁姐妹几个一道试公中给做的冬衣,一时间不由有些瞠目结舌。

她知道周望桂不会让彭氏顺利生下这个孩子,却没想到她会采取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让彭氏落胎,可反倒是这样,彭太夫人与彭氏还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毕竟周望桂又不是故意的,而是“本能”的拉了彭氏一把,且她自己也摔伤了扭了脚不是吗,怎么能全怪她呢?

顾蕴不由与祁夫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婶侄二人便心照不宣的移开了视线。

看来二房的这一出大戏,以后只会越来越精彩了!

------题外话------

昨晚上忘记设自动更新了,汗,真是失策……狗咬狗还精彩罢?

PS:太子殿下已经在后台摩拳擦掌了哈,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