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五十一回 继母

饮绿轩时刻关注着嘉荫堂,彭太夫人赏了东西给彭氏和顾葭的事,自然很快就被顾蕴主仆知道了。

卷碧不由小声嘀咕道:“还以为太夫人会一直强硬到底,我们也能有更多的好戏看呢,不想被彭五太太这么一闹,就坚持不下去了,真是可惜!”

如嬷嬷好气又好笑,拿指头戳着她的额头道:“你这张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多话!”

顾蕴忙笑道:“没事儿,我就喜欢她这样,嬷嬷别说她了。”

卷碧性子活泼,她在身边服侍时,好像连周边的空气都能轻松不少似的,让顾蕴觉得很舒服,之后便有意不禁着她,渐渐她的性子也越发活泼起来,锦瑟三个一日里说的话,只怕加起来还不及她一个人说得多。

如嬷嬷嗔道:“小姐您还纵着她,岂不知祸从口出。”

见顾蕴仍不以为杵,想着卷碧在跟前儿服侍时,小姐脸上的笑都要多些,纵话多些就多些罢,到底没有再说。

次日,便是小年了,显阳侯府祭拜灶神,扫尘贴符,到处一派热闹景象。

到了申时,顾蕴换了几位舅母新给她做的衣裳里的一件浅蓝色交领褙子,带着如嬷嬷和锦瑟卷碧去了嘉荫堂的敞厅,与中秋晚宴一样,今晚上显阳侯府的家宴也摆在那里。

祁夫人已带着顾菁姐妹三个和顾韬到了,祁夫人是一身紫红色妆花通袖袄,戴了衔滴珠九尾凤钗,顾菁姐弟四个也都是一身新衣裳,因还没出平氏的孝期,颜色都比较素淡。

瞧得顾蕴进来,顾苒忙上前拉了她的手,道:“你成日里闷在家里都做些什么呢,也不说去找我玩儿,我倒是想去找你玩儿,可大姐姐说你不得闲,让我别去打扰你,你都忙些什么呢?”

郭先生腊八节前便按例家去过年了,一直要到出了正月才复课,顾苒再不能像前阵子那样日日都见到顾蕴,故有此一问。

顾蕴笑道:“也没忙什么,只是我二舅舅来了,我要陪他,所以不得闲,不过我舅舅前儿已经回去了,我以后就可以经常去找你了。”

一边说着话,一边上前给祁夫人和顾菁顾芷见了礼,又与顾韬说了几句话儿,彭太夫人与顾准顾冲兄弟两个一前一后到了。

彭太夫人的气色看起来不大好,顾冲倒是满脸的笑,显然还沉浸在才添了女儿的喜悦里。

顾蕴只淡声给二人见过礼后,便再未与他们母子说过哪怕一句话。

一时宴罢,祁夫人因笑道:“我们北方人都是二十三过小年,南方人却是二十四过小年,明儿咱们也学学南方人的规矩,再过一个小年,再摆一次家宴好不好?”

见大家都不置可否,又笑道:“其实过小年不过小年的只是借口,关键是我觉得大家一起吃饭热闹,母亲与侯爷意下如何?”

彭太夫人连日来都过得无比糟心,实在提不起精神挑祁夫人的刺,顾准则是事先便知道祁夫人另有安排,于是二人都没有反对,二人既不反对,此事自然也就定了下来。

稍后回到饮绿轩,安排顾蕴睡下后,如嬷嬷悄悄儿将锦瑟并刘婆子等人都召齐了,强忍愤怒压低了声音说道:“明儿便是小姐的生辰了,可无论是太夫人还是大夫人,都一副不知道明儿是小姐生辰的样子,也没个给小姐过生辰的章程示下。我的意思,别人不记得小姐的生辰,我们不能不记得,索性我们一人出一个月的月钱做份子,明儿让大厨房整治一桌席面,晚上待小姐回来后,单独给小姐庆生,怎么样?”

且不说还有平二老爷日前送东西之举提醒饮绿轩上下,顾蕴的生辰就是即日,纵没有此事,如嬷嬷也断不可能忘记顾蕴的生辰,早早便提醒着众人在暗中为顾蕴准备生辰礼物了,哪怕只是一张帕子一个荷包呢,难得的是心意。

却没想到,饮绿轩上下倒是记得小姐的生辰,府里的主子却摆明了没一个记得,亦连二爷这个做父亲的都不记得,她们又不能主动去提醒主子们,可不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来为小姐庆生了?

如嬷嬷是饮绿轩的掌事嬷嬷,她既发了话,众人纵然心里再不愿意,嘴上也不会说出来,何况顾蕴素日待她们委实不薄,她们都是心甘情愿的,当下都纷纷应道:“但凭嬷嬷吩咐。”

如嬷嬷见状,方面色稍缓,担心顾蕴醒了找不到人,将份子钱收齐后,便命大家都散了。

满以为事情做得隐秘,顾蕴一定不知道,却不知道顾蕴根本没睡着,贴着门将她和众人的话听了个七七八八,待听得她命大家散了后,才躺回了床上去。

翌日顾蕴起来,如嬷嬷先服侍她梳洗过,再拿一身簇新的衣裳给她换过了,便领着饮绿轩所有的丫头婆子,跪下给她拜起寿来:“祝四小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顾蕴心情复杂,如今放眼整个显眼侯府,只怕也就如嬷嬷几个是发自内心的待她好了。

她虽不看重自己的生辰,也不觉得自己那些所谓的亲人忘了自己的生辰有什么大不了的,却没法不感动于如嬷嬷的一片心意。

深吸一口气,顾蕴笑道:“多谢大家了。如嬷嬷,每人除了赏寿面以外,再赏半个月的月钱。”

如嬷嬷今日也不说顾蕴大手大脚的话了,一口就应了:“是,小姐,奴婢待会儿便把寿面和赏钱散下去,让大家都沾沾小姐的喜气。”

众人于是齐声向顾蕴道了谢,才却行退下,各司其职去了。

如嬷嬷则亲自去小厨房端了给顾蕴做的寿面来,那寿面做得十分的精致,不但有肉圆子、鱼、香菇、冬笋等臊子,还在当中摆了个用胡萝卜雕就的小小“寿”字,一看就知道是用了心的。

饶顾蕴并不爱吃面的,也将一整碗面都吃完了,才在如嬷嬷含笑的目光中,从椅子上滑到地上,在屋里走来走去的消起食来。

到了与昨日差不多的时间,顾蕴去了嘉荫堂的敞厅。

却见不止祁夫人母子几个,亦连公务繁忙素日难得一见的顾准也早到了,一见她进来,祁夫人便先笑向她道:“蕴姐儿,今儿是你的生辰,大伯母特地让人打了一对嵌珍珠的短簪给你,正适合你如今戴,希望你能喜欢。”说着将一个黑漆炝金的锦盒递给了顾蕴。

顾准赏的则是一个莲华翡翠的玉笔洗:“我听郭先生说,你虽才跟着他念了两个月的书,已念得很不错,字也写得很能看了,以后你要再接再厉,咱们这样人家,可不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纵不能成为女才子,至少读书可以明理,你多读一些,总没有坏处。”

顾菁姐妹几个也各有礼物,只是大家都还小,也不兴送什么贵重的东西,不外乎自己画的一幅画或是做的两样针线也就罢了。

顾蕴其实在昨儿个祁夫人说今晚上要学南方人二十四再过一个小年时,已约莫猜到她的用意了,只不过祁夫人没有明说,她也不好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万一她误会了,岂非大家都尴尬?

如今见自己的猜测成了真,就算她真不看重生辰不生辰的,也不能否定当别人对她表达善意时,她心里的温暖和感激,因忙一一向众人道了谢,尤其是顾准,她真的没想到,顾准于百忙之中,还会问郭先生她的学业进度,这本来该是父亲的责任,如今她的父亲明明日日无所事事,却连这样一件小事都做不到!

祁夫人待顾蕴向顾准道完谢,轮到自己时,便一把拉了她起来,笑道:“本来该提前告诉你的,想着不如给你一个惊喜,这才会以学学南方人今儿过小年做借口的,你不会怪大伯母罢?”

顾蕴笑道:“大伯母一片苦心,我感激您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您?”

抱着礼物侍立在一旁的如嬷嬷则满心的羞愧,她原本还以为大夫人早不记得四小姐的生辰了,却没想到,大夫人只是想给四小姐一个意外的惊喜,是她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大家正说着话,彭太夫人与顾冲到了,顾苒素日口无遮拦惯了的,先就嚷嚷道:“祖母,二叔,我们正给四妹妹送生辰礼物呢,我爹爹送的是一个笔洗,我娘送的是一对簪子,大姐姐送的是一幅画,我送的一套书,三妹妹送的是两个荷包两条手帕,祖母和二叔会送四妹妹什么好东西呢?”

彭太夫人与顾冲就愣住了,尤其是顾冲,更是下意识说道:“什么生辰礼物?谁过生辰?是蕴姐儿吗?蕴姐儿的生辰不是在……”

话没说完,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顾蕴的生辰恰是在小年的次日,也就是今日了,可他竟然忘了个干干净净!

众人只看母子二人的反应,便知道二人压根儿不记得今日是顾蕴的生辰了,一时都有些心寒,尤其是祁夫人,更是在心里冷哼,就算直至今晨起来他们母子仍没忆起顾蕴的生辰,稍后饮绿轩又是散寿面又是散赏钱的,动静闹得那般大,连她都听说好些不是饮绿轩的小丫头子也去饮绿轩讨了一碗寿面吃,难道他们还不知道?

没有事先准备礼物也就罢了,如今还是这么个态度,这还是亲生祖母和亲生父亲呢,有他们这样做祖母和父亲的吗!

彭太夫人其时也终于想起今日是顾蕴的生辰了,只是她都恨死顾蕴了,怎么会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觉得歉意与愧疚,便只是僵着脸道:“蕴姐儿小孩子家家的,过什么生辰,还是长辈特地为了她一个晚辈过生辰,没的白折了她的福!”

可大家都有所表示,顾苒又嚷嚷了那样一番话,她不表示也实在说不过去,只得忍痛唤了琼芳上前,道:“回去把我匣子里那对儿南珠珠花拿来赏给四小姐做生辰礼物。”

心里已将祁夫人骂了个半死,什么学南方人二十四过小年,你分明就是在挖坑给我跳!

彭太夫人的话让顾冲自满心的歉疚中回过了神来,忙也命人传话给自己的小厮:“把我书房里那套新得的湖笔和端砚拿进来给四小姐。”

然后看向顾蕴,略带几分讨好的想与她说点儿什么,奈何见顾蕴只是屈膝淡声向他们母子道了谢,便再不看他一眼,就好像他记不记得她的生辰,送不送她礼物她压根儿就不在乎一般,他满腔的话只得又咽了回去。

而顾准见彭太夫人忘记顾蕴的生辰也还罢了,竟连弟弟做父亲的也能忘记,他不是应当对这个女儿满怀歉疚与怜意才是吗,亏平二老爷前几日还特地为了他求自己呢!

因忍不住沉声道:“二弟,蕴姐儿是你的嫡长女,绝非你其他女儿所能相提并论的,你也该对她多上些心才是,你可知道,就在几日前,平家二舅爷还悄悄儿找到我,请求我设法给你换个体面些的差使呢,若不是蕴姐儿在平二老爷面前为你说了好话,你以为平家二舅爷会帮你说项!可你却连蕴姐儿的生辰都不记得,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的?早知如此,我就不该答应平二舅爷,这几日也不该替你到处奔走的!”

一席话,说得顾冲越发的羞愧,红着脸唯唯应道:“我以后一定多关心蕴姐儿,再不让今日这样的事情重演,大哥放心。”

顾准道:“我放不放心都是次要的,要紧的是弟妹在九泉之下,能不能放心!”

顾冲闻言,头都快低头胸膛以下了,彭太夫人听话听音,却听出了名堂来,急声插言道:“侯爷的意思,已为你弟弟另谋了个差事?只不知是个什么样的差事?是金吾卫,还是旗手卫,再不然……”

话没说完,顾准已沉声道:“母亲不必再猜了,是三等轻车都尉。”

只是三等轻车都尉?

彭太夫人闻言,不由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金吾卫与旗手卫说来体面,轮到当差时却委实不轻松,尤其是金吾卫,一月下来倒有半个月是在宫里,听说连指挥使同知等人在宫里也只得一间一丈见宽的屋子落脚,一张硬板床睡觉而已,何况其他人,叫她如何舍得让儿子去吃那样的苦?

不比轻车都尉,说来也体面,素日却无事可做,只需一月去五军都督府衙门点一次卯也就是了,一年的俸禄倒有二百四十两,往常她便起过心想让继子为儿子谋一个这样的差事,只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如今可好,继子不声不响的就为儿子把事情办妥了。

这般一想,彭太夫人脸上重新有了笑容,命顾冲:“你还不谢过你大哥,临近年关他本就忙碌,还要拨冗为你奔走,待会儿你可得好生敬你大哥几杯才是。”

顾冲就跟青蛙似的,得有人戳他一下他才跳一下,闻言忙上前躬身给顾准道谢:“多谢大哥了,我以后一定好生当差,不说为大哥争口气,至少也不叫大哥因我脸上无光。”

顾准却道:“你不必谢我,你要谢也是该谢蕴姐儿。”

说得顾冲讪讪的,转头向顾蕴道:“蕴姐儿,你想要什么,告诉爹爹,爹爹明儿一早便打发人出去给你买去。”

彭太夫人知道顾准的话既是说给儿子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只得也尽量笑得和蔼的向顾蕴道:“是啊,蕴姐儿,你想要什么东西,只管告诉你爹爹,不然告诉祖母也是一样,祖母一定替你寻了来,你此番为你爹爹立了这样的大功,我们奖励你什么都是该的。”

顿了顿,怕顾蕴趁机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忙又补充道:“当然,得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以内,若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以外,我们纵然是有心,也无力办成不是?”

祁夫人闻言,就忍不住暗自冷笑起来,瞧瞧这变脸的速度,说句难听的,真真是应了那句话“有奶便是娘,无奶扔一旁”,才还一脸肉痛的连赏蕴儿两样生辰礼物都舍不得,这会儿一听得蕴姐儿为他们谋了好处,立刻变得大方起来,偏就是这大方,也是有条件的……蕴姐儿也真是可怜,摊上这样的父祖!

顾蕴却没有趁机狮子大开口,一年就一次的生辰,她实在懒得为了一些不在乎的人,影响自己的心情,只是一脸淡淡的表情:“多谢祖母与父亲的好意,我什么都有,什么都不要!”

每与祖母和父亲多接触一次,她的心便要多死上一分,幸好,她从来没对他们抱过任何希望,自然也就无所谓失望。

过了腊月二十五,过年的喜庆热闹气氛越发的浓厚,大家也越发的忙碌,好像只眨眼间的功夫,已到了大年三十。

大年三十的早上,按照惯例,顾氏一族所有的男丁都要由现任族长带领着,去顾氏一族的祠堂祭祖,祭完祖后,各人代表各家在祠堂的后院吃团年饭,然后各自回家,与家人一道吃年夜饭兼守岁。

这些事都与顾蕴无关,她也不感兴趣,祁夫人却怕她一个人待在饮绿轩孤单,大年三十一早送走顾准后,便打发顾菁亲自来接了她去朝晖堂,与顾菁姐妹几个在她的暖阁里吃喝玩乐。

顾蕴其实并不觉得孤单,她早已习惯了孤单,但人的本能却始终是向往光明与温暖的,所以看见顾菁姐妹几个尤其是顾苒的笑脸,她整个人也不自觉的跟着轻松了许多。

晚间的年夜饭十分的热闹,大家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都带着笑,一顿饭吃得是其乐融融,饭后顾准又让小厮们放了烟火爆竹,大家一直守到子时过了,吃了饺子后,才各自散了。

接下来的日子,从初一的大朝拜到初二初三走亲戚,再到初四初五族中的家宴并初六至元宵的春酒,也都与顾蕴关系不大,她便每日都混在朝晖堂里。

之前她本就与顾韬混得挺熟了,又因顾菁和顾苒到了带出去交际的年纪,祁夫人去别家吃春酒时一般都带着她们,顾韬便只剩下顾蕴与顾芷作伴,顾芷还要趁机偷偷去与宋姨娘说说体己话儿,所以几日下来,顾韬已满口“四姐姐怎么样怎么样”了,与顾蕴十分的亲热,也算是一个附带的收获了。

不过顾蕴虽日日混在朝晖堂,却也没放松对彭太夫人那边的关注,自然也就知道了初八那日,彭太夫人出门吃年酒回来,脸上的笑容是近来一段时间里难得的灿烂,而彭太夫人初八去吃年酒的人家,正是安昌伯府。

顾蕴便知道定是父亲与周望桂的亲事八字怕是已有一撇了,笑容也跟着灿烂起来。

过了几日,顾葭的满月礼到了。

只是祁夫人却借口二房还在孝期,不能大肆操办,且顾葭一个庶女,大操大办没准儿反倒折了她的福,只吩咐人在二房摆了两桌酒宴请族中的一些女眷也就罢了,她自己则借口要去信国公府吃年酒,根本没有露面。

彭太夫人听说了,不免有些恼怒,觉得祁夫人这是在打她的脸,可他们母子才欠了顾准的情,她也不好这么快就对祁夫人发作,只得强自忍了,去二房露了个面,便推说乏了,先回了嘉荫堂。

彭五太太心疼女儿,亲自带了些小孩儿的衣饰上门来给女儿和外孙女儿做脸,作为外家的平家,却什么都没打发人送来,也没有一句解释的话。

彭氏不由又羞又恼,可想起顾蕴,却不敢有半句抱怨的话,只是在心里发狠,顾蕴最好祈祷自己一辈子都别落到她手里!

彭五太太就没有这么好的忍功了,横眉怒目的就要找彭太夫人算账去,架不住彭氏软硬兼施的不让她去,只得恨声说彭氏:“你就是太好性儿,才会叫人欺负成这样,就说前次,我若是不找你姑母闹上那么一通,你能日日有人参燕窝吃,能得到这么多东西?可见这世上的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你自己立不起来,怎么能怨别人欺负你?我们是不能直接出面与平家的人交涉,可你姑母能啊,就让她与平家交涉去,平家这样做,第一个打的就是她的脸!”

见彭氏被自己说得可怜,又忍不住心软,压低了声音道:“我算是明白了,你姑母那个人无事时还罢,一旦有事,第一个靠不上的就是她,所以你得趁你表哥没续弦前,将你表哥的心抓得牢牢的,尽快调养好身子再怀一胎,生个儿子下来,那样你的后半辈子,才算是真正有靠了。”

“嗯。”彭氏见母亲与自己想到了一块儿去,红着脸小声应了。

就算那周小姐家世再好人再跋扈,只要表哥的心在自己身上,只要自己能先于她生下儿子,她一样奈何不得她!

正月过完,很快便进入二月,盛京城也慢慢的暖和起来,等到出了四月,就更是白日里只需要穿一件夹衫,只在晚间出门时需要加一件褙子了。

顾蕴算着时间,下个月母亲便去世整整一年了,整个显阳侯府除了她还要继续为母亲守孝,其他人诸如父亲和顾菁姐弟几个,则都不需要再守孝了。

也就是说,父亲与周望桂的亲事可以摆到明面上说了,也不知道届时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

可千万不要出现什么变故才好,她已等不及周望桂做自己的继母了,也省得彭氏自诩有彭太夫人和父亲护着,父亲又喜欢顾葭,这些日子已将二房的一应事物都掌在了自己手里,俨然以二房的主母自居了。

万幸祖母与安昌伯府的三夫人都没让顾蕴失望,也不知祖母请动安昌伯三夫人去为父亲说项开出了什么条件,总之到得六月时,两家已正式过了庚帖,只等择定婚期了。

顾蕴松了一口长气,总算木已成舟,不怕事情再出什么变故了。

彭氏却是糟心透了,她本以为周家门第高,周小姐年纪虽大了些,却也犯不着给人做续弦,尤其是顾冲这样一个承不了爵的人,是以心里一直抱着几分侥幸的希望。

却没想到,周家竟答应了这门亲事,可见姑母背地里做了多少功课,也可见姑母有多看重这门亲事,只怕将来自己与那周氏发生龃龉时,姑母也未必会站到她这一边。

彭氏暗暗着急惶然之余,也缠顾冲缠得更厉害了,誓要赶在周小姐进门以前,再怀上一胎。

顾蕴听说后,不由暗暗嗤笑,就算彭氏赶在周望桂进门前再怀上一胎又如何,以周望桂的性子,怎么可能让她平安生下来!

顾蕴能知道顾冲房里的事,彭太夫人自然也能知道,虽觉得彭氏这样做委实太上不得台面,也怕伤了儿子的身子,想着之前两家约在了城东的大相国寺见面相看时,那周小姐漂亮倒也漂亮,就是一双眼睛随便看谁时都微微吊梢着,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周夫人又护短得紧,以后周小姐进门后,只怕自己弹压不住她,让彭氏先生个庶长子也好,也省得周小姐太嚣张。

遂对彭氏的举动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不知道,同时与周家过三书六礼的步调却也没有放缓,两家经过多番磋商后,将婚期定在了九月底。

婚期定下来后,彭太夫人才想起了当初与平家的约定,将来顾冲续弦时,要先征得他们家的同意,省得委屈了顾蕴,连日来的好心情立时大打了折扣。

可别说两家还有言在先,就算不曾有言在先,夫家续弦依礼也是要与原配娘家打声招呼的,彭太夫人无奈,只得打发齐嬷嬷亲自走了一趟保定,满以为要很费一番口舌,甚至又要答应一些不平等的条件,才能让平家同意的。

不想平家却二话不说便答应了此事,倒弄得彭太夫人一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起来。

整个显阳侯府,除了彭氏以外,另一个不满意这门亲事的就是顾准了,他素日与周指挥使也是打过交道的,觉得周指挥使老奸巨猾的实在不好相与,且显阳侯府自家就是武将出身,再结门武将亲家,还不知道皇上心里会怎么想呢,要知道皇上素来最忌讳的便是这类事了。

可婚姻大事由来都讲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彭太夫人尚在,顾冲的亲事还轮不到他做主,就算他能做主,如今两家庚帖都过了婚期都定了,他难道还能逼着顾冲退了这门亲事不成,那就真是在结仇了,只得忍气默许了这门亲事。

如此忙忙碌碌的到了九月底,周望桂的嫁妆在好日子的头天送进了显阳侯府,整整一百二十抬,抬抬都满得手都插不进去,就这还是为了不压过当初平氏的一百二十抬,所以不得已减了好些东西的。

直把彭太夫人乐得合不拢嘴,就好像周望桂的那些嫁妆都已是她的了一般,过去一年多以来的郁气总算一扫而空了。

次日一早,一身大红吉服的顾冲便带着庞大的迎亲队伍,吹吹打打的去了密云迎亲。

一直到傍晚时分,新人的花轿才进了显阳侯府的大门。

顾蕴因年纪太小,不能去观礼,好在她对此也不感兴趣,她比较感兴趣的,是明儿一早周望桂给长辈们经过茶认过亲,回去后接受妾室通房们的敬茶时,会有什么反应。

为此顾蕴次日打早便起来,带着如嬷嬷和锦瑟卷碧去了嘉荫堂。

所有人都还没到,嘉荫堂显得十分的安静,与昨日的喧嚣和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有种繁华落尽后的冷清与寂寥。

守在门外的小丫头子眼尖,远远的就瞧见了顾蕴,忙小跑着上前行礼:“四小姐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太夫人才刚起来,正梳头呢,奴婢这便进去为您通传。”态度十分的殷勤。

顾蕴在嘉荫堂从来不掩饰自己的财大气粗,除了齐嬷嬷,嘉荫堂可以说就没有谁没得过她赏赐的,以致嘉荫堂的丫头婆子私下里待她都很是殷勤。

眼下也不例外,她看了一眼锦瑟,锦瑟便掏出一把铜子递给了那小丫头子,待那小丫头子谢了赏,欢天喜地的跑开后,才似笑非笑的向如嬷嬷道:“我祖母这么早就起来梳头了,可见有多看重我那位新母亲!”

这样才好呢,期望越大,失望才能越大,爬得越高,才能摔得越痛!

方才那个小丫头子很快去而复返,迎了顾蕴进屋,彭太夫人却没有出来,也不知是还没梳妆完,还是不想看见顾蕴。

顾蕴压根儿不在乎,自顾坐下吃起茶来。

一时顾准与祁夫人领着族中一些近支的叔伯妯娌到了,彭太夫人也总算妆扮好,从内室出来了。

祁夫人见彭太夫人穿了香色遍地金的妆花褙子,梳了元宝髻,戴了赤金镶玉观音分心,右鬓角还戴了朵碗口大的西洋珠翠花,不由暗暗不屑,打扮得这般华丽耀眼的,知道的是说她是看重这位新儿媳,想为其做脸,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想抢自己儿媳的风头呢,更何况她还是孀居之人。

不过纵然是自己的嫡亲婆婆,有些话做儿媳的还不能直接说出口呢,何况只是继婆婆,祁夫人不屑归不屑,面上却丝毫也没表露出来,只等着以后看好戏即可。

很快彭家大老爷二老爷并大太太二太太也到了,作为舅家人,今日他们自然也是认亲礼的座上宾。

彭五太太倒是很想来,彭太夫人却惟恐她来了要生事,一早便警告过彭五老爷,让他管好自己的老婆,也敲打过彭氏,让她不许彭五太太来了,所以彭五太太今日纵再抓心挠肺的想来一瞧女儿以后的对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想为女儿掂掂周望桂的重量,也只能待在家里了。

待大家彼此寒暄过,分男女各自依次坐定后,齐嬷嬷满脸是笑的引着顾冲和周望桂进来了。

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都落到了周望桂身上,顾蕴也不例外。

但见周望桂穿了件大红色凤穿牡丹遍地金的通袖衫,乌黑的头发梳成繁复的高髻,当中簪了支九尾金凤,凤嘴衔着的红宝石足有拇指头大小,随着她的动作一闪一闪的,映得她一张本就含羞带喜艳若桃李的脸越发的明艳不可方物。

再看顾冲,也是一袭大红色的长袍,十分的英俊,关键他嘴角一直浸着一抹笑容,显然对自己的新夫人十分的满意。

前世虽与周望桂同为盛京城贵妇里的名人,因着年纪相差了十几岁,且彼此不是一个圈子的,顾蕴竟是今日才第一次见周望桂,不由在心里感叹,单以外形论,周望桂与父亲倒是男才女貌,算难得一见的一对璧人,只不知待相处一段时间后,周望桂还能不能羞喜得起来,父亲又还能不能如现下这般志满意得?

彭太夫人见儿子与儿媳宛若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般,眼里的笑却是满得要溢出来了,想起齐嬷嬷打早过去收来的元帕,对周望桂就更满意了,待周望桂给自己敬茶时,她连小小给周望桂一个下马威,让她多跪一会儿的心都没有,便直接让人搀了她起来,并赏了一对赤金镶红宝石的头面和一个红包。

顾准和祁夫人的见面礼则是一对赤金嵌红宝石的镯子并一个红包,彭家的几位舅老爷舅太太和顾氏族中的叔伯妯娌们也各有表示。

周望桂的回礼除了给长辈们必备的鞋袜鞋袜以外,给彭太夫人的还有一个枕着冬暖夏凉,据说能治偏头痛的玉枕,众男眷与众女眷则各是一盒上等的大红袍和一瓶天山雪莲宁香露,大红袍乃茶中黄金有多贵重自不必说,那天山雪莲宁香露,也得十好几两银子才能买来一小瓶儿。

给顾蕴这个原配嫡长女的见面礼是一小袋金叶子,顾蕴粗粗一过手,至少也有七八两;给顾菁姐弟几个的则是一个荷包,里面各装了两个一两的金锞子。

十分的财大气粗。

彭太夫人看得是既得意又心疼,得意的是这个儿媳妇果然嫁妆丰厚,心疼的则是那可都是她儿子的,也就是她的,这样大手大脚的,纵有金山银山也禁不起啊,看来以后自己得找机会敲打敲打周氏才是。

彭大太太与彭二太太则趁众人不注意,交换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看老五媳妇以后还得意,又不是大姑奶奶正头的亲家,有什么可得意的。如今又来了位这么财大气粗家世好的侄媳妇,于她们这些做舅母的来说不会有什么影响,指不定还能得些好处譬如现在,于梅珍那蹄子来说,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只怕她们以后且有得好戏瞧呢!

认完亲,众男眷由顾准和顾冲带领着,去了外院等候开席,女眷们待会儿就在嘉荫堂开席,倒是不用挪地方了。

彭太夫人越看周望桂越满意,也是想膈应膈应祁夫人和顾蕴,硬拉了原本站着服侍她的周望桂挨着自己坐下,笑道:“好孩子,别说今儿是你大喜的日子,纵不是,咱们这样人家,也不兴给媳妇儿立规矩来彰显自己的威严,不信你问你大嫂,她过门十几年了,几时在我面前立过规矩?你呀,只管放轻松些,我没有女儿,心里早羡慕那些有女儿的得不行了,老人们不是常说什么‘一个女婿半个儿’吗,要我说,一个媳妇儿也顶半个女儿呢,我如今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言语间竟是直接视祁夫人和平氏若无物。

周望桂若是那等会察言观色肯委屈自己的人,前世便不会将日子过成那样了,见彭太夫人要她坐下,整好站了一早上她腿早疼了,当下也不推辞,只与彭太夫人说了句:“多谢母亲。”便一屁股坐下了。

倒把彭太夫人弄得一怔,这新媳妇儿也未免忒心实了罢,竟连推辞都不推辞一番,果然是武将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弯弯肠子吗?

顾蕴与祁夫人看在眼里,却是快笑破肚皮了,想膈应她们,还不知道到头来被膈应的是谁呢,她可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题外话------

万更进行时中,后天男主就正式出来了哈,亲们继续支持哦,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