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四十四回 倒霉的太子(下)

饶是如此,后宫里依然半声儿啼声都没响起过。

宗皇后急得都要火烧房顶了,她自个儿没有也就罢了,后宫那么多妃嫔都没有,偏她男人还是皇上,天下至尊,谁敢说问题出在皇上身上?别说说了,连想都不敢往那上面想,所有的坏名声就只能由她背着担着,——可以说皇上都没有她着急。

万幸天无绝人之路。

就在皇上百般无奈之下,已打定了主意要自自己兄弟的儿子们中,挑一个最好的来过继了,皇上所有的侄子们也都正摩拳擦掌之际,皇上一次酒后在御花园无意幸了一名莳花宫女。

幸一名宫女本不是大事,关键两个月后,这名宫女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宗皇后知道后,大喜过望,忙亲自翻了彤史,见其上果然写着“某年某月某日,于御花园幸莳花宫女一名”,越发喜得无可无不可,忙忙遣人分头去给皇上和太后报了喜。

她自家则立时越级晋了那宫女为嫔,后皇上又给赐了封号“慎”,阖宫都称慎嫔。

这可是天大的殊荣,要知道宫女晋封,依照祖制得从最低等的更衣一级一级逐级晋封,嫔却是正五品,宗皇后一下子就给那宫女升了六级,皇上还亲自赐了封号,帝后有多看重其腹中的胎儿,不言而喻。

自此宗皇后便将慎嫔养在了自己坤宁宫的偏殿里,看得眼珠子似的,什么补便吃什么,慎嫔每日睁开眼后什么都不必做,连洗脸水都是宫女给捧到床边,这么个补法儿,到最后一个月时,慎嫔是想下地都因身形太臃肿下不来了。

如此直至破水,慎嫔足叫了一整日一整夜,好容易才将孩子给挣了出来,她自家却血流不止,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她心里其实一早便知道自家此番是活命无望的,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瞧了孩子一眼,见孩子生得白嫩肥壮,放下心来,立时便咽了气。

皇上与宗皇后看重的原便只是慎嫔腹中的孩子,慎嫔的死对他们来说根本无关紧要,不过追封了个贵嫔,再下旨以妃位之礼下葬也就罢了,转头便喜笑颜开的逗弄起来之不易的独苗苗来。

皇上不但亲自为儿子赐了名叫“承川”,原还想叫“承乾”的,是太后说怕名字起得太贵重了小孩子家家的压不住,这才退而求其次改为了承川,也是继承大邺山川的意思;直至这小婴孩儿满月,不顾宗亲们的劝谏‘小孩儿家家皇上疼得太多,万一承受不住’,又下旨册了其为太子,端的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全天下独一份儿的尊贵!

只可惜,好景不长。

太子承川众星拱月的长到三岁,先是皇上自来便颇宠爱的贵妃有了身孕,紧接着,就连宗皇后也有了身孕,二人相继平安的为皇上诞下了二皇子与三皇子。

这还不是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待二皇子与三皇子出生后,后宫其他妃嫔也相继有了身孕,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便为皇上又添了十来位皇子公主,真个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皇上与后宫妃嫔们倒是一举彻底洗刷掉了不育不孕的恶名,太子承川却一夕从天上掉到地下,处境一日难似一日,第一个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便是曾经将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宗皇后,宗皇后如今有了亲生儿子,还是皇上的嫡子,自然觉得太子承川碍了她儿子的路。

与宗皇后一样觉得太子承川碍眼的,还有贵妃,贵妃想的是,连一个卑贱宫女生的儿子都能做太子,她儿子凭什么不能,皇后的儿子是占了嫡,她儿子还占了长呢!

二人自此便开始明争暗斗起来,你儿子叫承乾,我儿子便叫承稷;你父亲是首辅又如何,我父亲还掌着大邺大半的兵权呢;你执掌凤印又如何,皇上不一样下旨要我协理六宫?

不过二人再如何明争暗斗,再如何视太子承川为眼中钉肉中刺,明面上都轻易不肯动他,册封太子的诏书毕竟是昭告天下了的,那太子承川便是正统,他死在谁手里,谁便是罪人,傻子才会出这个头,让敌人坐收渔翁之利呢!

也所以,太子承川处境虽险,到底还是磕磕绊绊的长到了如今十一岁。

当然仅靠着皇后与贵妃互为犄角形成的夹缝,太子承川还是长不到如今的,他能长到如今最关键的原因,却是他自六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自此便体弱多病,好几次都差点儿病死过去。

为了养病,他甚至连历代太子的居所东宫都没搬进去,反而一直住在乾西五所最偏远的一个院落里,以致大邺的文武百官对这位太子大多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譬如顾准,虽因是拱卫皇城的金吾卫的同知,天子近臣,时常就要出入皇宫的,却至今也没见过这位太子殿下。

前世这些事因涉及到皇家,并没有谁敢公然议论,但私底下却是说什么的都有,顾蕴自然也有所耳闻,她自己便是久在内宅沉浸之人,如何不知道太子承川所谓的体弱多病,显然大有文章,前世他不就在五年后“病死”了吗?

后宫说穿了,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内宅而已,皇后就是主母,其他妃嫔就是妾室,寻常人家便有的妻妾嫡庶之争,到了皇家,只会变本加厉,断没有真正妻妾一家欢的可能。

不过这些事离顾蕴实在太遥远,此生也不大可能与她扯上什么关系,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在心里为那位倒了八辈子霉的太子殿下摇一下头掬一把泪,仅此而已。

很快顾准换好了衣裳,也到摆晚膳的时间了。

祁夫人让人过来请了顾蕴姐妹四个过去。

因是中秋佳节,虽然昨日已吃过团圆宴了,桌面上依然很丰盛,顾蕴见自己面前摆的都是自己爱吃的菜,不由对祁夫人心生感激,不管祁夫人拉拢她是为了什么,她的确感受到了来自她的善意。

顾准素日难得见顾蕴,今日见了,自然要多问几句,得知她如今一切都好,也就放下心来,率先举了箸。

大家寂然饭毕,祁夫人还要留顾蕴赏月,顾苒也拉着她不放,嚷嚷着:“你今晚索性别回去了,就跟我睡多好。”

顾蕴却因想到了母亲,心情低落下来,哪有心情留下看他们一家其乐融融,推说自己困了,并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祁夫人见状,便也不再留她,命金嬷嬷亲自提了灯笼,送了她回饮绿轩。

------题外话------

一开始想女主一下长大三年的,所以说太子三年后死,后来觉得这样女主还是太小,于是改为了五年,可上一张我修了一直到现在都没过审核,真是醉了,大家记得以五年为准哈,上张我会联系编辑尽快改的,么么大家,(^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