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四十二回 丫鬟

顾蕴回到饮绿轩后,因见还不到传午膳的时辰,便让锦瑟给自己磨了墨,练起大字来。

待写满整整一篇字,直累得自己满头大汗后,顾蕴才停下净了手,坐到靠窗的塌上,一边吃用井水湃过的西瓜,一边想起心事来。

自己固然不惧祖母与彭氏,也自信让她们讨不了便宜反而只能吃亏去,可这些小打小闹除了让她们堵心至多也就是受点小磨搓一些,根本伤不了她们的筋动不了她们的骨,有什么意义?自己若事事都与她们较真儿,反倒降低了自己的格调!

看来是时候给父亲物色续弦人选了。

以父亲显阳侯府嫡出二爷的身份,又生就一副好皮囊,虽然如今阖府上下都知道他金玉其表败絮其中,架不住旁人不知道,关键他至今还没有嫡子,纵是续弦,要结一门相对好些的亲事,也算不得什么难事。

难就难在,自己要怎么才能让那位未进门的继母,按照自己的心意与彭太夫人打擂台,给彭氏这个有彭太夫人撑腰的所谓“贵妾”好看!

顾蕴想了一回,暂时没有头绪,适逢如嬷嬷让人传了午膳来,她也就暂时丢开,专心用起膳来。

一时膳毕,顾蕴又小憩了半个时辰,才起来梳洗一番,不待金嬷嬷来接,便自己带着人去了朝晖堂。

彼时祁夫人正与顾菁屏退了满屋子伺候的人,母女两个在说体己话儿。

顾菁因说母亲:“祖母再不好,到底也是四妹妹嫡亲的祖母,不比咱们终究隔了一层,母亲又何必非要插一脚进去,帮着四妹妹与祖母打擂台?万一明儿她们祖孙好起来了,母亲岂非白做小人了?还有让四妹妹挑选丫鬟一事,母亲何必非要自己主动提及,等四妹妹先开口岂不更好?”

作为侯府的嫡长女,尤其祁夫人一度身子不好,可能这辈子都生不出嫡子来,顾菁心疼母亲,便比寻常同龄的女孩儿更懂事,早在七八岁时,便已帮着祁夫人在打理府里的一些琐事了,是以很多时候,祁夫人并不拿她当个孩子看,而是有什么事,都要先听听她的意见。

祁夫人闻言,笑道:“你能想到这一层,也不枉我素日的教导。只是你这些日子与你四妹妹相处得少,并不知道她如今已变了个人,与太夫人是再好不了了,既然她们祖孙再好不了了,那我自然要帮你四妹妹,何况平家老太太和舅太太临行前,可是再四拜托了我,一定要看顾她的。”

顿了顿,又道:“至于我主动提出让你四妹妹挑选丫鬟,却只是想向她表明我的态度而已,并不是真要她挑选人,挑不挑人的主动权始终是握在她手里的,我不过只是想借此事向她示好,只要她能明白我的意图,那我的目的便已是达到了。”

彭太夫人终究占了婆母的名分,便注定了自己在与她过招的过程中,难免有这样那样的顾忌,顾蕴却不一样,她是彭太夫人的亲孙女儿,又与彭太夫人姑侄彻底撕破了脸,以后自己再与彭太夫人打擂台时,没准儿便能借她的手了;纵不能借她的手,顾蕴亲近他们这一房比亲近自己的亲生祖母父亲更甚这件事本身,也已是在打彭太夫人的脸在给彭太夫人难堪了!

顾菁这才恍然大悟:“到底还是母亲考虑得深远,我便想不到这么多。”

祁夫人道:“你才能活了多大,慢慢来就是了。”浑然没想到,顾蕴可比顾菁小了五六岁,怎么她在面对顾蕴时,不知不觉便拿她当大人看呢?

母女两个正说着,有小丫鬟进来屈膝禀道:“夫人,四小姐来了。”

祁夫人一怔:“这么早?不是说好等我打发金嬷嬷去接她的吗?”

不过人既已来了,也断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祁夫人因忙吩咐顾菁出去迎顾蕴,一面又吩咐金嬷嬷,赶紧将备选的小丫头子们都传来候着。

顾菁领着人迎到院子里,果见顾蕴被簇拥着慢慢走了过来,她忙上前弯身笑道:“这会儿正是一日里最热的时候,四妹妹也不说晚点再过来,万一中暑了可如何是好?”

顾蕴的确热得满头满脸的汗,却坚持不让如嬷嬷抱她,非要自己走过来,这会儿见了顾菁,屈膝行了个礼,才笑道:“我睡了一会儿便睡不着了,左右在家里闷着也是无事,想着可以过来大伯母这里与姐姐们玩儿,便过来了。”

姐妹两个说着,顾菁已牵了顾蕴的手,将她迎进了屋里。

见过祁夫人后,顾蕴因问道:“二姐姐与三姐姐怎么不见?”

祁夫人笑道:“她俩正在自己屋里睡觉呢,你大姐姐因为这几日大节下的事多,我给她也分派了一些,中午便歇在了我屋里。”

一时丫鬟上了冰镇绿豆汤来,顾蕴喝了大半碗,觉得身上凉快不少后,方问祁夫人道:“大伯母说让我过来挑丫鬟,这会子备选的人都在哪里呢?我早些挑完了,也好早些与几位姐姐一起玩儿。”

祁夫人便打发人去将备选的小丫头子们都叫了来,一共二十来个,都是显阳侯府的家生子,倒也收拾得干净爽利,看言行举止也都是多少学过点规矩的。

顾蕴一一看过去,目光在其中两个丫头的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定是要选那两个丫头时,她却指向了二人旁边的丫头:“这两个,再就是这个,还有这个,就她们四个罢。”

金嬷嬷闻言,看了四人一回,见并不是其中最沉稳最伶俐的,不由暗想,四小姐到底还是太小了一些,不知道怎么挑人……不过这话也不该她一个做奴才的说,遂什么都没说,只屈膝行了个礼,将人复又带了出去。

祁夫人方笑向顾蕴道:“明日我便连人带身契一并与你送去饮绿轩。”

“多谢大伯母。”顾蕴向她道了谢,思绪却已飞远了。

方才那两个丫头必定都以为自己会挑中她们,却不知道因为前世的事,她有多厌恶她们,以致如今连想起她们的名字,都觉得恶心,又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再选中她们?

她不仗着主子的身份,一开始便将她们直接打入十八层地狱,让她们一辈子都看不到出头之日,已经是她所能忍受的极限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