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三十九回 还早

顾蕴说完,便继续吃起饭来,方才因为心里膈应彭太夫人,也是存了心要折腾彭氏,她也不曾好好儿吃饭,如今倒是胃口大开了。

果然比起前世的小心谨慎步步为营,还是方才的恣意妄为蛮横无理更让人身心愉悦。

在顾蕴折腾彭氏,彭太夫人和顾冲先后教训顾蕴,却反被她噎得话都说不出来的过程中,顾准是不在意这些小事,也是因为事涉弟弟的屋里人,他不好开口。

祁夫人出于平老太太婆媳的托付,倒是想出言维护顾蕴来着,又怕彭太夫人将矛头调转向她,白惹闲气生;且也存了试顾蕴一试的心,她总觉得自平氏去后,顾蕴便不像个孩子了,平家人没离开前,还可以说都是平家人在背后教她,如今平家人已离开了,她倒要看看,顾蕴小小的人儿会有什么反应。

因此在这个过程中,他夫妻两个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继续不紧不慢的吃着东西,打算等事情实在无法收拾了,再出面也不迟。

顾苒倒是一度忍不住想要替顾蕴打抱不平,却被祁夫人以眼神制止了,后来她再想开口时,顾菁就总是会适时的夹一筷子菜送至她嘴边,让她根本找不到开口的机会。

如今祁夫人见顾蕴果然三言两语便噎得彭太夫人母子无话可说,彭氏纵被打了脸也只能被白打,心里就越发高看顾蕴两眼了,因伸手夹了一筷子菜给顾蕴,笑道:“蕴姐儿多吃点,你如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无关紧要的事便怄坏了身子,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多谢大伯母。”顾蕴抬头冲她甜甜一笑,祁夫人虽未必是真心关心她,但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何况与祁夫人交好,一开始便在她的计划以内。

祁夫人便又笑道:“对了,你搬进饮绿轩后,除了贴身服侍的人,其他的丫头婆子都还差好些呢,整好府里这些日子要添一批新人,你看明日是我让金嬷嬷将人领去饮绿轩你挑呢,还是你亲自走一趟,去我屋里挑?早日挑好了,我也好将她们的身契都给你,你好安排人早些调教。”

顾蕴笑道:“我哪里会挑人了,少不得要麻烦大伯母替我掌眼,我明儿过大伯母屋里去罢,整好可以在大伯母那里吃晚饭,就怕大伯母嫌我呱噪。”

“怎么会,我巴不得你日日过去我那里吃饭呢,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明儿午后让金嬷嬷去饮绿轩接你。”祁夫人三言两语将事情定了下来。

上首彭太夫人的脸色已成了猪肝色,果然是吃里扒外的东西,当着她的面便与大房的人打得火热,只可惜她与大房的人打得再火热,终究也是二房的人,终究也得叫她“祖母”,那她便管得她!

彭太夫人因咳嗽一声,威严道:“挑丫头婆子暂时是次要的,要紧的是蕴姐儿学规矩的事,打明儿起,你便日日过来,我亲自瞧着齐嬷嬷教你规矩,等什么时候你的规矩学得有模有样了,什么时候再挑丫头婆子也不迟。”

顾蕴就嘲讽的勾了勾唇角,祖母既然上赶着找不自在,自己若不成全了她,岂非太过不孝?

遂甜笑着应道:“那我明儿一早便过来给祖母请安,向齐嬷嬷学规矩。”

彭太夫人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一时宴罢,有粗使婆子上前将嘉荫堂花厅的窗格门槅都拆了,随后便见十来个小厮抬了几筐爆竹进来,或是摆在地上,或是挂在树上,为待会儿主子们观看焰火做着准备。

等到小厮们收拾完,随着顾准一声令下“点起来”,小厮们便拿着长长的香烛,猫身点燃了爆竹的捻子。

霎时花厅前的露台便被五颜六色的火花妆点成了一个火树银花的世界。

顾苒与顾韬便拍着手欢呼起来,顾菁与顾芷虽然没欢呼,却也看得如痴如醉,亦连祁夫人与彭太夫人渐渐都看住了,毕竟美丽的景象人人都爱。

就更不必说一众丫头婆子们了。

彭氏此刻却顾不得看焰火,她正忙着与宋姨娘胡姨娘一道吃饭。

主子们终于吃完饭,自然该轮到她们做姨娘了,彭氏正一肚子的憋屈,先前被烫伤的地方也火辣辣的痛,偏彭太夫人与顾冲被顾蕴那么一打岔,竟都忘记了要先打发她回房更衣上药去,她又不能不经主子的允许私自回去,如今哪有心情吃饭?

而且她果真与宋姨娘胡姨娘一桌吃了饭,岂非意味着她承认自己与她们是一样的人了,以后万一她有幸扶了正,她还要怎么在阖府上下面前立足?

所以在宋姨娘与胡姨娘小心翼翼的邀请她时,她便推说自己不饿,让她们先吃。

可她却忘了一件事,她如今一个人吃两个人补,根本饿不得,其结果就是,她话音刚落,肚子便不争气的叫了一声,让她说嘴打嘴了。

这下宋姨娘与胡姨娘再邀请她时,她便不好推辞了,且肚子也的确饿得难受,她怕饿着了孩子,只得忍辱与二人一道坐下,吃起小桌上早已冷透了的各色菜肴来。

只是彭氏心里却是越想越憋屈,以致不知不觉便流了满脸的泪,心里更是溢满了绝望,难道自己这一辈子,就只能这样屈辱的过了吗?如果真只能这样过,当初她还不如就任平家人将她腹中的孩子打掉,远嫁他人呢,至少她是正妻,不会受方才那样的屈辱,也不必吃这些残羹冷炙!

顾蕴对焰火并不怎么感兴趣,她毕竟不是真的小孩子,百无聊赖之下,忽一眼瞥见正与宋姨娘胡姨娘一道吃饭的彭氏似是在哭,她立刻看了过去。

果然就见彭氏的肩膀正一抽一抽的,偏她还不敢让人瞧出来自己在哭,只能将头埋得低低的以做遮掩,瞧着好不可怜。

顾蕴就冷笑起来,她还是那句话,现在这点小事就值当彭氏哭成这样了,岂不知以后的时间还长得很,她哭的日子且在后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