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三十八回 羞辱

宴席开始后,宋姨娘与胡姨娘才急匆匆的赶到了,方才顾准所谓的‘人既已到齐了’,显然没将二人算在内,或者说,在顾准心中,二人根本不能称之为人,只能算是两个会活动的物件而已。

宋姨娘和胡姨娘低眉顺眼的给在座的所有人都行过礼后,便很自觉的站到了祁夫人身后,给祁夫人布菜捧羹,十分的殷勤。

纵然蒙彭太夫人和祁夫人开恩,准许宋姨娘与胡姨娘出席今日的宴席了,她们也是不能与主子们同桌吃饭的,所以早有金嬷嬷领着人在大桌旁边另支了张小桌,以便彭氏与大房的两位姨娘入座。

如今宋姨娘与胡姨娘忙着服侍祁夫人,小桌子上便只剩了彭氏一个人,原本不是很引人注目的,如今也变得引人注目起来,就跟万花丛中忽然出现了一抹绿色一般,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彭氏心里一时是又羞又气又不知所措,本来她还因自己不得不与两个低贱的婢妾同桌吃饭而满心的不忿与委屈,觉得是对自己的侮辱。

如今却是巴不得宋姨娘与胡姨娘能快些入席,也好替她遮掩一二,让屋里服侍的丫头婆子们的目光别再只有意无意的集中到她一个人身上,她甚至能看见她们目光里隐含的冷嘲与不屑,以前她以显阳侯府表小姐的身份住在嘉荫堂时,这些人几时敢拿这样的目光看她了,个个儿待她不知道多殷勤,果真她如今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吗?

彭氏正犹豫着自己是该入席好,还是似宋姨娘胡姨娘似的,站到彭太夫人身后服侍好,说来彭太夫人既是她姑母,如今又算是她婆婆了,二房如今没有主母,她代为服侍彭太夫人也是应当的。

可她若是做了与宋姨娘胡姨娘一样的事,岂非意味着她成了与她们一样的人?她们都是由低贱的奴婢成为姨娘的,怎么可能与自己一样!

“彭姨娘,我人小手短,够不着桌子那边的菜,你过来帮我夹一下好不好?”耳边忽然传来顾蕴娇嫩软糯的声音。

这下彭氏不必犹豫,也不敢犹豫了,虽然满心的羞愤,面上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低低应了一声:“是,四小姐。”便小步走到顾蕴身后,给顾蕴布起菜来。

顾蕴却是打定了主意要踩她的脸,祖母让她不好过,她碍于长幼尊卑碍于孝道不好直接打祖母的脸,彭氏一个贱妾的脸,她身为二房的嫡长女却是想怎么打就可以怎么打的,她自然不会客气。

除了将彭氏给使唤得团团转以外:“我要吃那个……不是那个,是旁边那个,你怎么这么笨……剥个虾也剥得乱七八糟的,多跟人家宋姨娘胡姨娘学学……知道我吃了但凡沾酒的东西身上都要起疹子的,却偏给我夹什么醉蟹,到底安的什么心……”

最后更是将一盏丫鬟才送上来,犹冒着腾腾热气的羹汤尽数打翻在了彭氏身上,当即烫得她整只手红成一片,至于衣裳下面又红了多少,旁人便不得而知了。

彭氏的眼泪立时落了下来,也不知是痛的,还是气的,却不敢说顾蕴的不是,既是知道这样的场合没自己说话的份儿,也是因为心里忌惮顾蕴,只得泪眼朦胧的看向了彭太夫人,盼望彭太夫人能为她出气。

彭太夫人也是气得不轻,顾蕴这样打彭氏的脸,就是在打她的脸,她一个做长辈的,奈何不得祁夫人这个原配嫡媳也就罢了,若再连自己的亲孙女儿都教训不了,她也不必再活着了!

因怒声呵斥顾蕴道:“蕴姐儿你几时变得这般刻薄了,你瞧瞧你这个样子,哪里还有半点侯府千金的体统,彭姨娘再不好,也算是你的长辈,有你这么对待长辈的吗?果然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师婆跳假神,我再不好生管教你一番,显阳侯府的脸面都要被你丢光了!”

“长辈?”顾蕴就冷笑起来,一瞬间锋芒毕露:“敢问祖母,彭姨娘算是我哪门子的长辈?我虽年纪小,却也知道姨娘是算不得长辈的,还请祖母明示,彭姨娘到底算我哪门子的长辈!”

这话叫彭太夫人如何回答,彭氏还是显阳侯府的表小姐时,自然是顾蕴的长辈,可如今做了姨娘,还算顾蕴哪门子的长辈?

关键是顾蕴的目光,让彭太夫人根本不敢直视,只得略显狼狈的看向了顾冲,喝道:“养儿不教父之过,蕴姐儿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你也不知道管管,你是怎么当父亲的!”

顾冲倒是没觉得顾蕴的行为有多过分,做姨娘么,本来就该服侍人的,可彭太夫人发了话,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不给母亲这个面子,只得看向顾蕴,沉声说道:“蕴儿,还不快给你彭姨娘道歉?不管彭姨娘如今是什么身份,你无故伤人总是不对。”

“道歉?敢问父亲,您要我以什么样的身份给您的小妾道歉,是以您嫡长女的身份呢,还是以彭家侄孙小姐的身份?”顾蕴定定看着顾冲。

顾冲就哑口无言了,这才恍然发现,女儿不知不觉已又长高了好些,如今定定的望着他,他甚至能从她乌黑清澈的双眸里看见自己的倒影,冷不防就让他想到了当初平氏刚进门时,一双眼睛也是这样的乌黑清澈。

也让他想到了当年顾蕴刚出生时,他虽有些遗憾不是儿子,心里去也是无限欢喜,一日瞧不见女儿,便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像缺了一块似的,之后待女儿也一直都是疼爱有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与女儿生疏至厮的?

顾冲一下子心虚得厉害,好半晌方涩然的说了一句:“你既不愿意道歉,那便算了罢,只记得以后不能再随便伤人,谁都不可以,不然到头来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

上辈子父亲到底疼没疼过自己,顾蕴已全然不记得,纵然记得,如今她也不稀罕,所以她只是淡淡应了一句:“父亲的教诲我记住了。”便再无他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