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三十七回 挑拨

丧妇长女!

她竟还有脸说她是丧妇长女,她成丧妇长女还不都是他们母子姑侄害的!

顾蕴五内俱焚,看向彭太夫人的目光锋利如刀,带着刺骨的寒意。

饶彭太夫人自诩饱经世故见多识广,依然被她看得后背渐渐发起凉来,终于有些明白彭氏何以会怕她怕成那样了,这样的目光,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四岁孩子的身上!

顾蕴直看得彭太夫人不敢再说后,才满脸乖巧应了一句:“祖母的话我都记住了。”说着一副爱娇的样子凑到彭太夫人身边,以仅够彼此听得见的声音冷冷说道:“只是我很好奇,祖母日日看着我,难道不会觉得愧疚吗?午夜梦回时,您又不怕遭报应吗?”

“你说什么!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是平家人吗?我就知道,他们没一个好人!”彭太夫人本就惊魂甫定,又听得顾蕴这般说,这哪里是一个四岁大的孩子能说出来的话,就跟刚才她看她的眼神一样,除非……彭太夫人想到那个可能性,便忍不住寒毛直竖。

但转念一想,如今可是大白天,屋里又有这么多人在,怎么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那便只剩下人为挑唆这种可能了,是以彭太夫人才会将矛头直接指向了平家人。

顾蕴冷冷一笑,正要再说,余光瞥见顾准与祁夫人被簇拥着进来了,立刻打住了,蹬蹬几步跑至祁夫人面前,仰头天真的问道:“大伯母,祖母说彭姨娘与宋姨娘都为顾家诞育子嗣有功,这样的团圆宴,合该让她们都出席才是,可我明明听丫头婆子们说,姨娘只是半个主子,不配上正席,大伯母能告诉我,到底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吗?”

前世她活了三十多年,也没听说过哪个做正室的,是真喜欢小妾通房的,大伯母自然也不能例外,祖母不是一心想抬举彭氏吗,那就别怪她借此机会挑拨她和大伯母之间的关系,让她们本就已剑拔弩张的婆媳关系越发的雪上加霜。

祁夫人一进来便看见彭氏了,虽然彭氏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祁夫人依然心中一冷,在阖族阖府上下都知道她做了那样不要脸的事后,不是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反而还有脸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显阳侯府的脸迟早要被她们姑侄给丢光!

谁知道她们自己不要脸也就罢了,竟还敢犯到她头上,实在可恨至极……只是当着顾准的面,祁夫人也不好说不让宋姨娘列席待会儿的团圆宴,只得淡笑道:“依照规矩,做姨娘的的确不能出席这样的场合,但凡有规矩点的人家,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来。但法理不外人情,就像太夫人说的,彭姨娘与宋姨娘到底为顾家诞育子嗣有功,今日又只有咱们自家人,倒也不必太拘泥这些。”

吩咐金嬷嬷:“立刻打发人回去将宋姨娘和胡姨娘都请来。”

“是,夫人。”金嬷嬷应声而去。

顾准与祁夫人方领着奶娘抱着的顾韬,上前给彭太夫人见礼,随即又受了顾菁姐妹四个的礼。

大房的三位小姐并不与祁夫人住在一块儿,却是住了祁夫人上房后面的抱月轩。

本来祁夫人是不想理会顾芷,只打算让她跟着宋姨娘,随便她们母女怎么过活的,又怕顾芷被宋姨娘教得一派小家子气,以后影响到顾菁和顾苒,亦怕顾准说她厚此薄彼,只得让顾芷也住进了抱月轩,表面上姐妹三个都是一样的待遇。

给父母见过礼后,顾菁便自奶娘手里接过顾韬抱了,笑道:“瞧你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是不是又没睡够啊,也不知道是随了谁,这么爱睡,一日十二个时辰里,倒恨不能睡够十个时辰才好,仔细明儿长成一只小胖猪。”

顾韬就奶声奶气的回道:“我才不是小胖猪呢。娘,大姐姐又欺负我!”

祁夫人便假意拍了顾菁一下,“就知道欺负你弟弟,他还小呢,正是缺觉的时候,小孩子家家的,本就要能吃能睡,才能长得好呢!”

顾苒插言道:“那我想多吃点什么想多睡一会儿时,娘怎么总是不让?娘偏心,娘偏心!”

祁夫人嗔道:“你是女孩儿,与你弟弟能一样吗?说得就跟我素日苛待了你似的,仔细我明儿不管你了,任你长成一只小胖猪!”

母子四人不知道多亲热。

看得上首本就因才被顾蕴摆了一道而满心恼怒的彭太夫人越发气不大一处来,不就是生了个儿子吗,就跟谁不会生似的,轻狂成这样,还敢含沙射影的说她没有规矩……因淡声叫道:“祁氏,我听说近来你将府里各行当的人都替换了不少,那些人里大半是府里几辈子的老人了,你这样做,不怕寒了底下人的心吗?”

祁夫人闻言,就一副很是惊诧的样子:“不是母亲您吩咐我换的吗,说府里乌烟瘴气,乱得不成样子,让我一定好生整顿一番的吗?当日平亲家老太太和两位舅太太也在,难道母亲竟忘了不成?”

心里暗暗冷笑,寒了别人的心她管不着,只要不寒了她自己的人的心就够了!

彭太夫人被噎了个倒仰,简直恨不能一掌拍在祁夫人的脸上,当日她不过是为了平息平家人的怒火,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而随口那么一说罢了,谁知道就被她拿了鸡毛当令箭,将她苦心经营半辈子的人换了大半,假以时日,这府里岂非连她的立足之地也要没有了?

深吸一口气,彭太夫人正待再说,顾冲来了,顾准受了他的礼后,顺势说道:“人既已到齐了,就上菜罢,我还吩咐人准备了焰火,早些吃完了,好去园子里放焰火。”

顾准从五岁起,便是显阳侯府的世子,从小受到的教育和所处的地位都让他明白,只有庙堂之争才会影响生死,只要他一日是显阳侯,彭太夫人在内宅里就算小动作再多,说到底也奈何不了祁夫人,至多也就是给祁夫人添点堵,让祁夫人不痛快而已。

所以对彭太夫人的那些小动作,他自来都是能视而不见,便视而不见的,譬如此时此刻,他实在犯不着因为一点小事,让自己背上一个“不孝”的名声。

好在彭太夫人还没糊涂到家,见一家之主发了话,到底没有再说,被一道簇拥着用了摆席的花厅里。

------题外话------

闺蜜来玩了两天,我也两天没码成字,今天终于可以安心码字了,可是后天婆婆又要回一趟老家,嘤嘤嘤……求安慰,求抚摸,求收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