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三十六回 挑事

妹妹不知道四妹妹为何会成了这家里最有钱的人,自己却是知道的,那可是用二婶婶的命换来的,四妹妹如今是年纪还小,什么也不懂,等再大上几岁后,心里还不定怎么难受呢!

顾菁这般一想,连看顾蕴一眼都先顾不得,便呵斥起顾苒来:“你都是从哪里听来这些话的?你不让人呵斥那些乱嚼舌根的人也就罢了,竟还跟着她们人云亦云,仔细回头我告诉母亲,让母亲罚你写大字!”

顾苒就不服气的撇了撇嘴,低声嘟哝道:“什么事就知道告诉母亲,有本事自己让我口服心服啊!”见顾菁又横过去,当下连嘟哝也不敢了,只是嘴唇不停的上下翻飞着,让人听不清楚她具体都在说些什么。

顾蕴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两世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位二堂姐还挺有趣,因笑道:“二姐姐既说我是家里最有钱的人了,以后但有需要用银子的地方,只管来找我便是,我不收你利息。”

“啊,我还以为不必还了呢,原来只是不收利息!”顾苒就哀嚎起来,样子十分的滑稽。

这下不止顾蕴,连顾菁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显然对这个妹妹是又爱又恨又无可奈何。

几人说笑时,顾家三小姐顾芷在一旁好几次都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局促的低下了头去,没有开口。

别人没注意到,顾蕴却注意到了,倒有些明白顾芷为何没有加入到她们的说笑中来,原因很简单,顾芷是庶女,如今显阳侯府唯一的庶出,在面对嫡出们时,天然就有一股子自卑与自惭形秽存在,自然不能如顾菁顾苒那般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可顾蕴却对她生不出半分同情或是好感来,盖因她的姨娘宋氏是彭太夫人以前的大丫鬟。

当年祁夫人进门后,接连两胎都是女儿,生顾苒时更是差点儿血崩,一直将养了三四个月,才勉强能下床,之后便一直没再怀上孩子。

老显阳侯顾连胜其时身体已颇不好了,有一次更是因旧伤发作引起风寒,太医都发话让准备后事了,顾连胜那时候唯一的遗憾便是自己此生怕是看不到孙子出世了。

待顾连胜侥幸熬过了那一关后,彭太夫人便找到了顾准和祁夫人,说此番老爷子有多凶险你们也瞧见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便又会来一次,难道你们真忍心让他抱憾而去吗?希望顾准与祁夫人别想着什么‘庶子不能生在嫡子之前’了,且先满足了老侯爷的愿意再说,大不了将来留子去母便是,与祁夫人亲生的也没什么差别。

然后将自己贴身的大丫鬟,也就是宋姨娘赐给了顾准做通房。

祁夫人那会儿只当自己此生再不能生了,虽满心的酸楚,到底还是将宋姨娘收下了,回头又抬了自己一个陪嫁丫头做通房,想着将宝押在两个篮子里,总比押在一个篮子里更有胜算。

却不想宋姨娘极有福气,开脸后不久便有了身孕,祁夫人自己抬的那个通房却一直没有消息,宋姨娘着实得意了一阵子。

更不想宋姨娘一朝分娩只生了个女儿,之后便再无好消息,反倒是祁夫人将养了几年身子后,竟又有了喜,并终于生下了顾准的嫡长子顾韬。

这下宋姨娘才彻底蔫了,开始老老实实的尽自己为妾者的本分,私下里也教顾芷千万要小心谨慎,不能惹了嫡母嫡姐,不然将来祁夫人只消在婚事上为难为难她,就够她哭一辈子的了。

顾蕴前世对顾芷印象平平,这辈子也暂无恶感,但只要是与彭太夫人有关联的人,她便本能的厌恶,所以顾芷也只能跟着当一回池鱼了,——既享受了彭太夫人带给她们母女的好处,那便该付出相应的代价!

姐妹几个说笑了一回,眼见时辰已不早了,也就打住话题,被簇拥着一道去了嘉荫堂。

不防彭氏竟也在,穿了件月白色的褙子,头上戴了几支素钗,不但打扮得很是清减,人更是瘦了一圈,正坐在彭太夫人罗汉床下的小杌子上,低声给彭太夫人念着佛经。

顾蕴就冷笑起来,祖母是因为做了亏心事,心里不安,所以才会让彭氏给她念佛经的吗?

平日也就罢了,她也不想想今日是什么日子,也有彭氏一个做妾的的立足之地?自己正愁百无聊赖呢,如今总算有乐子了!

顾蕴随着顾菁姐妹三个上前给彭太夫人见了礼,然后便笑着看向了彭氏:“彭姨娘也在呢?不过,不是说今日是中秋团圆宴吗,彭姨娘怎么会在?素日里这样的场合,也没见宋姨娘和胡姨娘她们出现啊?”

胡姨娘就是祁夫人当年给顾准抬的那个通房,因她十分识趣,从不给祁夫人添堵,祁夫人便也抬了她做姨娘。

至于当日她在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面前提到的那个所谓的‘沈姨娘’,则完全是她杜撰出来的,反正外祖母他们也不可能去打听大伯父屋里到底有哪些人。

彭氏见顾蕴看过来,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忙放下手中的经书起身给她行礼,也不敢再叫‘蕴姐儿’,而是像其他家下人等那样叫‘四小姐’。

彭太夫人不明白彭氏何以会怕顾蕴怕成这样,不悦的看了彭氏一眼,才向顾蕴道:“是我让彭姨娘过来的,你几个姐姐素日要念书也就罢了,你不念书成日里也是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我不让她过来陪我,还能让谁过来?”

“哦。”顾蕴就淡淡应了一声,看向彭太夫人的目光却隐含嘲讽。

彭太夫人让她看得心头火起,你一个做孙女的,不过来给祖母晨昏定省也就罢了,竟还敢一见面便挑我的不是,眼里可还有我这个长辈!

因冷声说道:“说到请安,你这些日子规矩可松散了不少,以后记得日日过来我这里,你母亲不在了,你成了‘丧妇长女’,我若再不多管教你一些,你以后出去还不定让人说成什么样呢,到头来丢的还是我们显阳侯府的脸面,你记住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