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十九回 妾者

次日傍晚,一乘粉轿将彭氏自显阳侯府的侧门,抬进了二房的西跨院。

纳妾本就不比娶妻,何况是在主母的热孝期内,不但整个二房,亦连西跨院也没有张灯结彩,只在彭氏以后住的西跨院的第一个小院院门点了两盏红灯笼而已。

酒席就更不必说了,只在彭太夫人的嘉荫堂开了两席,宴请顾氏族中一些素日与嫡枝走得近些的女眷而已,外院则根本当没这回事一般,所有的人仍都为平氏的丧事忙碌着。

彭氏一身粉红色月季花妆花褙子,打扮得人比花娇,只是二房如今没有主母,她连敬茶的人都没有,依照规矩,做妾的也没资格去向彭太夫人这个婆婆敬茶,所以她的粉轿直接被抬到了西跨院,然后由齐嬷嬷等人扶着,径自进了新房。

因彭太夫人跟前儿离不开自己,齐嬷嬷将人送到后,寒暄了几句,也就领着人告退了,屋里只剩下彭氏和她的贴身丫鬟纱儿。

彭氏本来不想带纱儿过来的,可她如今由妻变妾,就算以后有彭太夫人护着,显阳侯府的丫头婆子只怕也不会将她放在眼里,更别提对她忠心耿耿了,自然还是跟了她几年,身契也在她手上的纱儿用着让她更放心。

纱儿跟着彭氏在显阳侯府住了小一年,也算是见过不少好东西了,如今见新房布置得甚至不如当初彭氏在嘉荫堂住的屋子,唯一鲜亮的,便是床上的粉色幔帐,因忍不住低声抱怨道:“小姐,外面冷冷清清的一点办喜事的样子都没有也就罢了,新房竟也布置得这般简陋,实在是太委屈您了!”

彭氏心里何尝不这样想,她一心嫁进显阳侯府,可不是为了吃苦受委屈来的。

可想起平家人的强势,想起自己的身契如今还握在顾蕴手里,想起自己的娘前几日与彭太夫人闹的那场不愉快,想起以顾冲显阳侯府二爷的身份,迟迟早早都是要续弦的……她心里便乱糟糟的,低声喝斥道:“你给我闭嘴!如今二夫人的三七都还没过,本就不是办喜事的好时机,冷清一些也是情有可原,我都没觉得委屈,你委屈个什么劲儿?还有,别再叫我小姐了,要叫姨娘,省得让有心人听了去,又是一场事端!”

喝得纱儿不敢再说后,彭氏方疲惫的坐到了床上,眼见已快二更天了,表哥怎么还不来,莫不是平家人从中作梗,不让表哥来新房?若表哥今晚上不歇在她屋里,她的身孕可要如何解释?

却不知道,平家人如今根本不拿她当人看,不过一个身契被握在他们手上的贱妾罢了,于她来说无比重要的新婚之夜,于他们来说压根儿就不是事儿,他们与她一般见识,岂非连自己的格调也拉低了?

好在又过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顾冲便过来了,彭氏方松了一口气,然后含羞带喜的迎了上去。

翌日,彭氏早起梳洗了一番后,便要去嘉荫堂给彭太夫人请安,多日不见姑母,也不知道姑母如今是不是还恼着她?不将姑母奉承得喜欢了,她以后的日子想也知道好过不了!

不想她还未及动身,如嬷嬷就先过来了,见了她草草屈膝行了个礼后,便干巴巴的说道:“彭姨娘,我们四小姐请您即刻去灵堂为二夫人哭灵。”

彭氏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她怎么忘了,一旦成了表哥的妾室,那个死鬼哪怕死了,如今也是她的主母了,那她便该像表哥其他的通房们一样,去前面灵堂为主母守灵哭灵,尽妾室该尽的本分!

纱儿在一旁看不过眼,忍不住道:“我们小……我们姨娘还要去给太夫人请安呢,等给太夫人请过安后,我们姨娘再去灵堂也不迟。”

“给太夫人请安?”如嬷嬷似笑非笑,“恕我见识浅薄,今日还是第一次听说,儿子的妾要像正经儿媳那样,去给婆婆晨昏定省的,彭姨娘莫不是还当自己是侯府的表小姐不成?那我们家老太太少不得要再去找太夫人说道说道了!”

想起临来时自家小姐的吩咐‘不必对彭姨娘客气,话怎么难听怎么来’,如嬷嬷心里这会儿真是比三伏天里吃冰镇的西瓜还要痛快。

彭氏就狠狠瞪了一眼纱儿:“你不说话,也没人会当你是哑巴!好了,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服侍我更衣?”

又强笑着向如嬷嬷道:“妈妈稍等片刻,容我换件衣裳便随妈妈去。”

本来想着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好日子,便是在热孝期,她打扮得出挑一些也是情有可原,彭氏现下身上穿的是海棠红绣玫瑰花的妆花褙子,头发也绾做了倭堕髻,戴了赤金点翠的步摇。

如今要去灵堂,这样的妆扮自然不合时宜了。

如嬷嬷一进来便看见了彭氏的妆扮,如今见她还算识趣,方面色稍缓,道:“那我就在外面等着姨娘。”说完欠身退了出去。

彭氏的眼泪这才忍不住落了下来,早知道做妾不易,却没想到这般不易,随随便便一个下人都敢给她脸色瞧,这还只是第一日,以后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可要怎么过?

可想起如嬷嬷就在外面,她还不敢哭出声来,只得随便捡了件素色的衣裳穿了,头上也只戴了两支银钗,然后胡乱拭了泪,随如嬷嬷一道去了延年堂。

就见灵堂里已有不少人到了,除了平家两位太太带着顾蕴以外,还有十来位顾氏族中的女眷,这些人大半都是彭氏认识的,其中几位还因时常来给彭太夫人请安,与她颇聊得来。

然现在这些人却没一个与她打打招呼的,而是一见她进来,只略略看一眼后,就跟不认识似的,偏头立刻与旁边的人窃窃私语起来,之后再看向她的目光便带上了毫不掩饰的鄙夷与不屑。

其实这些女眷并不知道彭氏与顾冲的丑事,当日顾准与祁夫人见平家来者不善,一开始便下了封口令,所以除了当事人以外,显阳侯府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寥寥无几。

但想也知道,彭氏放着好好儿的表小姐不做,非要赶在正室的热孝期内进门做妾,十成十是做了什么丢脸的事,所以她们昨日却不过彭太夫人的面子去嘉荫堂吃喜酒是一回事,如今对待彭氏时是什么态度,却是另一回事了。

------题外话------

开始虐贱人进行时了,亲们,这几天怎么不见乃们留言呢,难道都不爱我了?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