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十回 冲突(下)

彭太夫人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这场对话自然没法再继续下去,顾准又恼怒又无奈,只能看向顾冲沉声道:“二弟你呢,是个什么意思?男子汉大丈夫,既然敢做,就要敢当,若你也跟母亲是一样的想法,那这事儿我也没法再管下去,只能由你自己设法善后了!”

顾冲见问,看了一眼彭太夫人,才嗫嚅道:“我已经知错了,还请大哥千万别不管我。只是,表妹她……怀的终究是我的亲骨肉,这么多年下来,我除了一个蕴姐儿,再无一儿半女的,如今好容易才又有了一个,我实在不忍心……”

要说顾冲有多喜欢彭氏,还真不至于,平氏没生病前,可比彭氏漂亮多了,而且平氏还有良好的家世,就这样顾冲也不喜欢平氏,又怎么会真心喜欢相貌只是中等,家世也堪称落魄的彭氏?

他与彭太夫人一样,真正看重的是彭氏腹中的孩子。

说来他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却至今只得顾蕴一个女儿,平氏不能生也就罢了,亦连他的几个通房也不能生,以致他一度都有些怀疑起自己来,如今总算彭氏有了,他也能跟大哥一样有儿子,证明给别人看,除了出生的先后顺序,大哥有的,他也一样有了,他又岂能不如获至宝?

也就是说,二弟也不同意任平家处置自己和彭氏了?

顾准气得说不出话来,可又不能真就不管这事儿了,别说如今两房还没分家,就算分了家,这事儿他也只能管到底,不然丢的就是整个显阳侯府和顾氏一族的脸。

他只能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满腔的怒火,继续对顾冲说道:“你不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难道亲家太太就忍心让二弟妹白受委屈吗?谁让此番是你们有错在先的!白日里平家人的态度你也是看在眼里的,若明儿一早我们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他们绝不可能与我们善罢甘休,事情势必要闹大,到时候彭表小姐腹中的孩子一样保不住,你和她都会身败名裂不说,还会连累整个显阳侯府和顾氏一族都颜面尽失,孰轻孰重,你自己衡量罢!”

顾准话还没说完,强压在心底的怒气已忍不住再次弥漫开来,这便是异母兄弟的坏处了,若顾冲不是继母生的,而是与他一个母亲,他二话不说先打他一顿,然后他怎么说顾冲就得怎么做,何至于像现在这样,明明都快气死了,还得捺住性子,与他们母子讲道理。

顾冲当然知道平家不会与他善罢甘休,可眼下谁都可以出面与平家人硬顶,惟独他不可以。

他只能又看了一眼彭太夫人,示意她来与顾准交涉,不管是哀求也好,撒泼也好,都必须让大哥将这事儿管到底。

彭太夫人接收到儿子的眼色,暗中掐了自己一把,眼泪霎时哗哗的落了下来,哽声与顾准道:“侯爷,我其实也知道此番是你二弟不好,可他也是二十好几的人,我更是一条腿已埋进棺材里的人了,他想要个儿子我要想个孙子,也无可厚非不是?你再生他的气,打他骂他都使得,只千万别不管他,也别不管你表妹,她腹中怀的终究是你的亲侄子,老侯爷的亲孙子,若真任由平家人处置他们,老侯爷泉下有知,也定然不能安心啊!”

还有脸抬出老侯爷来压侯爷,老侯爷泉下有知,知道自己的儿子竟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来,才真正不能安心罢!

祈夫人再也忍不住,不咸不淡的开了口:“侯爷何尝不想管二弟了,也得二弟听侯爷的不是,母亲既不满侯爷的决定,不如母亲自己拿个主意?”

要彭太夫人自己拿主意,自然是让彭氏嫁给儿子做续弦,将此事胳膊折在袖里,可事到如今,摆明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她如何说得出口?

只得继续抽抽噎噎道:“我几时不满侯爷的决定了,我只是觉得,法理不外人情,希望侯爷能想个更好些的法子,既能保全了我们顾家的血脉,又能让事情不闹大罢了。”

“可是任谁都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祈夫人立刻接道,心里则再次冷笑起来,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这天下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真当平家人都是泥人儿,可以任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成?

顾准与平家几位老爷打交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甚至因为祈氏与他们表兄妹相称,他与平大老爷还颇有几分私交,自然深知平家几位老爷有多看重平氏这个妹妹,为了给平氏讨回公道,指不定他们还真做得出鱼死网破的事来!

当下也不欲再与彭太夫人和顾冲废话,沉声径自说道:“平家几位老爷都是有功名在身的,断做不出知法犯法之事,所以就算我们将二弟和彭表小姐交给他们随意处置,他们也绝不至于伤了二弟和彭表小姐的性命。只是彭表小姐腹中的孩子却是断断不能留了,就算平家人肯留,我也断不肯留,不然以后二弟与彭表小姐各自婚嫁了,于他们各自的将来也是一个潜在的隐患……”

“侯爷这话是什么意思?”话没说完,已被彭太夫人厉声打断,“什么叫就算平家人肯留孩子,你也断不肯留?什么又叫将来冲儿与梅珍各自婚嫁了?我告诉你,我不同意,我的孙儿我一定要留下,孩子的娘我也一定要留下,你若真执意如此,我便死给你看!我倒要瞧瞧,你敢不敢背负这个逼死继母的名声,逼死继母与无媒苟且未婚先孕相比,到底又是哪个更丢脸!”

光嘴上这么说还不算,一壁说,一壁还拔下发间的一丈青,抵在了自己的脖颈上,以实际行动告诉顾准,她绝不仅仅只是在吓唬他!

顾准不意彭太夫人竟牛心左性至此,气得直喘气,可他还真不敢背负逼死继母的名声,只得愤愤的扔下一句:“母亲既自有主张,那此事恕我管不了了,且先告退!”拂袖而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