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十六回 舅母

祈夫人给平家人安排的客院是个正房三间带东西厢房各三间,并一排耳房的一进院子,平老夫人为长为尊,自然住了正房,平大老爷夫妇与平二老爷夫妇则各住了东西厢房。

顾蕴被平大太太抱回东厢房,待平大太太稍事梳洗一番后,便抱了她坐到自己的膝上,柔声道:“蕴姐儿困不困?大舅母带你睡午觉好不好?”

不管一颗心已是如何的饱经沧桑,顾蕴如今的身体终究只有四岁,经过一上午的闹腾,她早已是疲累得很了,听得大舅母的话,不由打了个哈欠,才摇头道:“我不困……”话没说完,忍不住又是一个哈欠。

平大太太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嗔道:“这孩子,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还说自己不困。睡一会儿罢,大舅母抱着你,不然你下午哪有精神陪外祖母说话儿?”

说着,不由分说扯过榻上的小薄被,将顾蕴包了,便轻轻拍起来,一面吩咐屋里服侍的丫头婆子们:“你们都下去罢,我和老爷有话说,没叫谁也不许进来。”

顾蕴这才明白过来大舅母是有话单独与大舅舅说,忙闭上了眼睛,做出一副睡熟了的样子,耳朵却竖了起来。

就听得平大太太低声道:“我先前乍见蕴姐儿那般亲近那贱人时,心里是直发冷,小姑辛辛苦苦生养她一场,谁知道不过才短短几日,她便将小姑忘到了脑后去,这样的无情无义,实在是让人由不得不齿冷心寒!倒不想,竟是我错怪了她,她嘴上不说,其实心里都明白,而且比我想象中的更明白,真是难为她了,小小年纪遭遇这样的事,可怜见的。”

平大老爷道:“蕴姐儿虽姓顾,却是妹妹生的,身上流着一半我们平家的血,又岂会是那等无情无义之人?你们女人家家的,就是爱瞎想,芝麻大点事儿,也能想出个子丑寅卯来。”

顾蕴听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想到了前世自己嫁进建安侯府,吃尽了苦头,又处处求助无门后,曾偷偷打发陪房去向大舅舅大舅母求助,当时舅舅已是户部侍郎,从二品的大员了,只要大舅舅大舅母肯对她施以援手,她的日子怎么也会好过许多。

却没想到,陪房一连去了三次大舅母都不肯见,她只得自己找机会去求见大舅母,希望大舅母能看在去世母亲的份儿上,拉她一把。

大舅母见倒是见了她,却在听了她的来意后,开门见山说不会帮她,让她找彭家几位老爷去,她不是自来都视彭家为自己的舅家吗?然后高声叫人送客。

她失望之余,更多的还是恼怒,自那以后便恨上了舅家的所有人,觉得他们无情无义,不但有生之年再没见过舅家的任何人,亦连两位舅舅去世,她也是人未到,礼也未到。

如今方明白,大舅母哪里是无情无义,正是因为大舅母有情有义,所以才会在目睹了她一心认贼作母,只拿彭家当自己舅家之举后,对她不假辞色,不理会她死活的。

——前世彭氏在母亲七七满了之后,便以二房无人主持中馈,最重要的是她一刻也不肯离开彭氏两个原因,嫁给父亲做了显阳侯府的二夫人,之后进门有喜,七个月后“早产”生下了顾家的五小姐顾葭,以大舅母等人的精明,又岂能猜不到其中的猫腻?

只可惜其时已过了兴师问罪的良机,纵心里再生气再憋屈,也只能咽下这口气,以后能不再与显阳侯府往来,便尽量再不往来了。

顾蕴心里又悔又痛,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这一次,一切都还来得及!

耳边又响起大舅母的声音,她忙敛住心神,听起大舅母说话来:“……我瞧娘亲的意思,仍没打消要接蕴姐儿回去抚养的念头,老爷心里是个什么打算?”

平大老爷沉默半晌,才道:“娘辛苦一生,好容易这几年日子好过些了,谁知道又逢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我的意思,自然是能满足娘的愿望,便尽量满足。”

也就是说,只要外祖母坚持,不管将面临多大的困难,大舅舅都要接了自己回去?

顾蕴不由暗暗着急。

所幸平大太太立刻开了口:“老爷孝心可嘉,妾身实在感佩。只是方才大家就说了,蕴姐儿毕竟姓顾不姓平,只怕顾家不会同意让我们带她走,关键蕴姐儿自己也未必愿意跟我们走,老爷想过没有,若我们正与顾家谈条件时,蕴姐儿跳出来说一句‘不愿意去舅舅家’,我们颜面尽失还是次要的,岂非立刻就要化主动为被动了?”

平大老爷就皱起了眉头,迟疑道:“蕴姐儿小人儿家家的,能有什么主见,只要我们好好与她说,想来她很快就会改变主意的。”

话虽如此,说话的语气却明显带上了几分不确定。

平大太太就道:“妾身倒是有个想法,说来与老爷参详一番可好?”

顿了顿,继续道:“妾身方才听蕴姐儿的话,虽是童言童语,却透露出了不少信息来。首先彭氏极看重那小贱人腹中的孩子,别说眼睁睁看着我们将小贱人沉塘了,只怕我们要打掉孽种都不容易,顾准倒是个明白人,可终究与彭氏隔了层肚皮,有些话有些事碍于孝道,他便说不得更做不得,而且那贱人终究不是顾家的人,顾准决定不了她的生死。”

“嗯,你说得有道理,接着说下去。”平大老爷道。

平大太太得了鼓励,话就说得越发流畅了:“既然我们不想彻底与顾家撕破脸,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倒不如趁此机会,好生为蕴姐儿争取一番,怎么着也要让这辈子不管是在娘家还是夫家,都横着走才是,再不要重复小姑的悲剧,未知老爷意下如何?”

平大老爷沉吟道:“说到底,蕴姐儿以后过得好不好,才是现下最要紧的。只是娘那里,怕是不肯眼睁睁看着妹妹白受委屈,那给她委屈受的人却活得好好儿的……”

一语未了,平大太太已道:“我们自然不能让那贱人好过,她不是一心想进显阳侯府的门吗,那我们让她进便是,只是不是正妻,而是小妾!而且是自卖自身的贱妾,她想进门可以,先写一纸卖身契,以后那卖身契便捏在蕴姐儿手里,什么时候她惹蕴姐儿生气了,蕴姐儿提脚将她卖了便是,我倒要看看,她如何还能活得好好儿的!”

------题外话------

昨晚做了个美梦,梦见收藏比股市这几天涨得最猛的股票都还猛,希望今天能美梦成真,(^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