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四回 仇恨

如嬷嬷说到伤心处,眼泪也越掉越多,恐惊醒顾蕴,忙拿帕子捂了嘴,躲到角落里哭泣去了。

也因此没有注意到,一直“熟睡”着的顾蕴早已红了眼圈,被子下的拳头更是捏得死紧,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小小的身体都在发抖。

顾蕴几乎用尽全身的自制力,才强忍住了没让自己哭出声来,不必再问玲娟两个或是如嬷嬷,她已知道现在到底是哪一年,母亲又到底还在不在人世,——老天爷何其残忍,难道他让她回来,就是为了让她再尝一次丧母之痛,以弥补前一世她曾在十几年里都拿彭氏那个贱人当亲生母亲般看待的错误吗?

如今想来,之前母亲临死的惨状,还有彭氏那个贱人的嚣张得意与父亲的薄情寡义哪是她在做噩梦,分明就是实实在在发生在她眼前的事,可恨她明明什么都亲眼目睹了,却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改变不了!

“蕴姐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别怕,嬷嬷在,嬷嬷一直在……呀,你的嘴巴怎么流血了?你别吓嬷嬷啊……”如妈妈惊慌失措的声音忽然响起,将顾蕴从狂乱的情绪中拉了回来。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于悲痛激愤之下,竟控制不住双手大力的捶起了床,嘴唇更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她咬破了,让她满嘴都是钝钝的铁锈味儿。

可是她的悲痛与激愤都没法对如嬷嬷说道,索性顺着如嬷嬷的话大哭起来,就让如嬷嬷以为她又做噩梦了罢,反正她现在只是一个不到四岁的孩子,做了噩梦除了哭还能怎么着?

如嬷嬷感受到顾蕴大力抓着自己的双手,就跟自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般,心里一酸,才强忍住的眼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哽声道:“好蕴姐儿,母女连心,嬷嬷知道你伤心,不然这几日也不会但凡睡着都要被噩梦惊醒了,可人死不能复生,夫人若泉下有知,也定不忍心看见你这样的。不管你听得懂听不懂嬷嬷的话,都答应嬷嬷,从今日起坚强起来,好吗?不说夫人的冤屈还等着你替她伸张,只说你自己,以后没有了夫人护着,太夫人与老爷又是那样,还有那一个在一旁口蜜腹剑,虎视眈眈,你若不让自己变坚强,岂非很快就要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顾蕴不知道上辈子如嬷嬷可曾对自己说过同样的话,上辈子六岁以前的事,既是因她年纪太小,也是因彭氏人为的安排,她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亦连母亲是被彭氏和父亲活活气死的,她都只是有所怀疑,并没有真凭实据。

但此刻如嬷嬷的真心她却能切身的感受到,若不是真心待她好,如嬷嬷再说不出这样苦口婆心,发自肺腑的话来。

她又哭了一阵,觉得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后,才胡乱擦了一下嘴巴,嘶声开了口:“我听嬷嬷的,从今日起,一定变得坚强起来……”

一语未了,就听得外面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蕴姐儿这会儿在做什么,我听说她方才又做噩梦了?我瞧瞧她去。”

门帘随之被挑起,一个着浅紫色兰草纹褙子,白色挑线裙的女子被几个丫头婆子簇拥着走了进来,虽然逆着光,让屋里的人一时看不清她的脸,但顾蕴依然一眼认出了后者,不是别个,正是彭氏,那个即便化了灰,她也能认出来的贱人!

贱人才害死了她的母亲,竟还敢来见她!

顾蕴心里恨得滴血,想也不想便要下床往彭氏的肚子撞去,她不是很得意于自己腹中的贱种吗,她现在就给她撞掉了,看她还要怎么得意!

却忘记自己眼下只是个不到四岁的孩童,又才逢母丧,身心俱损,别说将彭氏腹中的孩子给撞掉了,连下床都成问题,以致她才一动作,便直直往床下栽去。

还是如嬷嬷眼疾手快,险险接出了她,她方幸免于摔伤,饶是如此,依然将如嬷嬷吓得不轻,搂着她的手直抖,句不成句,调不成调:“蕴姐儿,你要什么,告诉嬷嬷,嬷嬷替你去拿,你千万别吓嬷嬷……”

彭氏自然无从得知顾蕴现下心里在想什么,她很自然的便上前自如嬷嬷怀里接过顾蕴,柔声哄起来:“蕴姐儿别怕,姑姑在这里,有姑姑保护你,凭什么牛鬼蛇神,都别想再伤害你……啊,蕴姐儿你这是做什么,怎么踢起姑姑来,难道蕴姐儿不喜欢姑姑了吗?”

顾蕴充耳不闻,只管往彭氏的小腹踢去,心里暗自冷笑,我岂止不喜欢你,我恨不能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彭氏左躲右闪的,到底还是被顾蕴踢中了一脚,小腹霎时隐隐作痛。

她不敢再由着顾蕴胡来了,腹中的孩子可是她后半辈子的全部指望,是她眼下最大的砝码,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找谁说理去?

遂将顾蕴递回给了如嬷嬷,方冷下脸来说道:“蕴姐儿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们谁在她面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还是暗地里给了她什么委屈受?我可告诉你们,姐姐是不在了,可太夫人和老爷还在呢,我这个姑姑也还在,你们若是打量着蕴姐儿没了娘,她自己又小话都说不利索,便可以由着你们作践,那就是打错了主意,主子就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今日我且先饶你们一回,若下次我再来瞧蕴姐儿时她仍是这样,就休怪我不讲情面,将事情回了太夫人,将你们都打一顿撵出去了!”

真是好大的威风,在她母亲的院子,她母亲还尸骨未寒,就迫不及待摆起二房主母的威风来,真以为自己已当定了显阳侯府的二夫人、二房的当家主母是不是?

顾蕴仍不说话,挣脱了如嬷嬷的怀抱,便继续往彭氏身上撞去。

彭氏唬得不轻,想也不想便叫道:“你这孩子今儿到底怎么了,莫不是中邪了不成?”

说着,本想借题发挥,趁机将顾蕴屋里的人都撵了以绝后患的,却见顾蕴一双眼睛里竟闪着小孩子绝不可能有的寒光,又想起她不撞自己别的地方,偏只撞自己的肚子,莫不是知道了什么不成?

彭氏终究心虚,只得暂时打消了心里的念头,也不敢再多待下去,忙忙扔下一句:“罢了,太夫人那里还等着我回去服侍呢,我明儿再来瞧你。你们几个,好生服侍着四小姐,若四小姐有个什么差池,你们就等着挨板子罢!”便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

------题外话------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知道早更的文文会不会涨n多收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