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三回 最初

“娘亲,不要……”

顾蕴厉声尖叫着,大汗淋漓的从梦中醒了过来。

有“蹬蹬蹬”的脚步声传来,随即顾蕴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头顶也传来低柔的声音:“蕴姐儿别怕,嬷嬷在这里,嬷嬷在这里……”

声音似曾相识,顾蕴却一时想不起是在哪里听过,只知道不是喜嬷嬷的声音。

她更不惯于被人这样搂着,无论是谁都不惯,于是一边挣扎着,一边开了口:“放开我!”

下一瞬,她便如被雷劈,一动也不动了,她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奶声奶气,清脆软糯,就跟个几岁大孩子的声音似的,怎么可能会是她发出的!

“蕴姐儿是不是做噩梦了,别怕,嬷嬷陪着你就好了,你睡罢,安心的睡罢。”方才那个低柔的声音又说道,然后轻声哼起不知名的小曲儿来,手也一下一下拍着顾蕴,十分的温情。

感受到她的善意,顾蕴下意识抬头看了她一眼,又忙忙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然后顾蕴便抖得更厉害了,连自己都能听见上下牙关打架的声音。

如嬷嬷怎么会抱着她,她不是早在自己六岁那年就因病去世了吗?还有自己怎么会忽然变小了?不止声音,身体也变小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到底是还没从噩梦中醒来,还是从一个噩梦,直接又到了另一个噩梦中?

顾蕴自欺欺人的闭上了眼睛。

她一定是还没从方才那个噩梦中醒来,她得尽快让自己再睡着才是,只要自己睡着了,眼前这一切噩梦便都会消失不见,自己再醒来时,又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里。

或许是自己的意念太过强大,或许是如嬷嬷的声音太温柔拍得自己太舒服,顾蕴很快便陷入了迷迷糊糊中。

她隐约听见如嬷嬷饱含怜惜的低叹了一句:“我可怜的蕴姐儿……”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蕴再次醒了过来。

天已经大亮了,入目所及的,却仍是方才那个房间,自己的身体仍然小小的,一切都与自己睡着前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便是如嬷嬷已不在屋里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子。

顾蕴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钻心的疼,若自己仍在梦里,又怎么会有这样真实的触感?

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瞬间闪过顾蕴的脑海,让她胆战心惊,遍体生寒。

耳边忽然响起小丫头子压低了仍难掩稚嫩的声音:“玲娟姐姐,我听说待二夫人七七一过,表小姐便要成为新的二夫人,我们二房的当家主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话没说完,已被那叫玲娟的丫头急急打断:“作死的,这些话也是你能随便说的?我不管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从现在起,都要给我烂在肚子里,当没有这回事,不然明儿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还是轻的,指不定还要连累你的老子娘!”

唬得那小丫头子脸青白黑,忙拿手捂了嘴:“我再不敢说了,再不敢了,求玲娟姐姐千万替我保密,我以后什么都听姐姐的……”说到最后,声音里已明显带出了几分哭腔。

玲娟低叹了一声:“你别怪我凶你,实在是我们做下人的本就命如草芥,往往一句话不慎,便有可能让我们送了命,我也是素来与你好,才说你的,换了别人,我再不说的。好了,你别哭了,仔细待会儿四小姐醒来瞧见了,触动心肠又做噩梦。”

“我听姐姐的,再不哭了便是。”那小丫头子应了一声,然后是一阵轻微的窸窸窣窣声,再然后屋里便只听得见各自的呼吸声了。

顾蕴见二人并未发现自己醒了,也不叫二人,只觑了眼打量周边的环境,因为心里已约莫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所以当看见多宝阁上错落摆放的钧窑瓶、汝窑碗、甜白瓷花瓢、错金博山炉……等母亲昔年流落在外,后还是自己彻底控制住了建安侯府后,一件件找齐的嫁妆时,顾蕴心里已没多少吃惊了。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竟然回到了小时候,虽然她一点也不想回来,回来将自己黄连镀了金的人生再重复一遍,将那些苦难与绝望都再重复一遍,但事实却的的确确摆在眼前了!

老天爷还真是“厚爱”她呢……顾蕴暗自苦笑起来,正打算“适时”醒来,趁如嬷嬷还没回来,设法从玲娟和另外那个小丫头子嘴里套出点有用的东西来,譬如现在到底是哪一年,母亲又到底还在不在世,——虽然方才明明白白听那小丫头子说了‘二夫人的七七’几个字,但顾蕴心里终究还是残存着一分希望。

不想她还未及“醒来”,玲娟倒先低叹起来:“四小姐也真是可怜,才四岁不到的孩子呢,就已没了娘,偏四小姐至今什么都不明白,仍拿那一个当好人,一口一个‘姑姑’的叫得不知道多亲热,也不知道将来那一个得偿所愿后,会如何对待四小姐?嗐,瞧我,方才还骂你呢,转眼间自己倒忍不住又多起嘴来。”

另一个小丫头子接道:“不怪姐姐忍不住,实在是四小姐太可怜了,虽生来便锦衣玉食又如何,细细想来,还不如我们呢,至少我们的娘都好好儿的。”

二人正说着,隐约听得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忙都收了声。

少时,果见如嬷嬷撩帘走了进来,一进来便往床上看,见顾蕴仍好好儿的睡着,方低声问玲娟二人:“四小姐可是一直都睡得好好儿的,没再做过噩梦?”

玲娟忙道:“一直睡得好好儿的,嬷嬷放心。”

如嬷嬷方松了一口气,将二人打发了,上前坐到顾蕴床边,轻柔的给她捻起被子来,一边捻一边忍不住红了眼圈:“好蕴姐儿,当年跟夫人过来的人,不是早早投向了太夫人和表小姐,就是被她们给控制起来了,剩下我一个,势单力薄不说,还被她们困在院子里,连想悄悄儿送个消息出去给老太太和舅爷都不成,你可一定要好好儿的,夫人的冤屈,说不得只能等将来你有能力时,再替夫人伸张了。”

------题外话------

亲们的收藏不给力啊,嘤嘤嘤,难道是还不知道有新文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