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回 强势

顾蕴躺在宽大华丽的黄花梨螺钿拔步大床上,一日十二个时辰里,少说也有十个时辰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所幸与其他久病卧床之人相比,她的心智仍保持着清明。

耳边隐约传来丫鬟们压低了仍不掩义愤的声音:“太夫人真是可怜,病成这样也不见侯爷来瞧瞧,反而一心想着给自己的生母请封诰命,果真是生恩大于天吗?”

“阖府谁不知道侯爷不是太夫人生的,这隔了肚皮就是隔了肚皮,怎么养也养不熟!”

“要不隔壁永昌侯府的大奶奶拼死拼活也定要生个自己的儿子呢?我真是替太夫人不值,这如今是她老人家还活着呢,要是明儿……,还不定会怎么样呢……”

话没说完,一个低沉却不失威严的声音插了进来:“你们这群小蹄子,我才一时不在,你们便都出来躲懒了,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还不快进去服侍呢,等着我请你们?等一下,把脸都给我擦干净了,省得待会儿太夫人见了心里不痛快!”

是顾蕴跟前儿最得力的喜嬷嬷的声音。

一众丫鬟霎时没了声音,只急急扯下襟间的帕子,仔细掖起眼角来。

喜嬷嬷已撩帘进了屋子,行至顾蕴床前,见顾蕴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只当她仍昏睡着,正犹豫要不要叫醒她。

顾蕴已先睁开了眼睛,气力不济的道:“事情都办妥了?”

“太夫人放心,都已办妥了。”喜嬷嬷忙恭声答道。

顾蕴“嗯”了一声,“扶我起来。”

喜嬷嬷忙依言伸手扶顾蕴坐了起来,另一只手接过丫头递上的大迎枕,垫在了她的身后。

就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顾蕴依然累得气喘吁吁,不由暗自苦笑,果然在生老病死面前,纵然她有千般心计万般手段,也是无能为力。

余光瞥见几个大丫鬟的眼睛都红红的,顾蕴知道她们必定才哭过了,却也只是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并没有多问。

喜嬷嬷跟了她二十余年,却是知道她向来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怕她动怒,忙赔笑解释道:“开了春天气倒是暖和了,这风沙也大起来,才老奴回来时,几个丫头你对着我,我对着你的,正彼此吹眼里的沙子呢,太夫人是没瞧见,不然没准儿还能怄您老人家一笑呢。”

“盛京的春天可不就是这样。”顾蕴淡淡应了一句,便再无他话,既是不想拂喜嬷嬷的意,也是懒得再为芝麻大点儿的小事动怒。

喜嬷嬷笑着顺势岔开了话题:“说到春天,才老奴经过厨房时,瞧见庄子上送了新摘的香椿芽儿下来,难得太夫人今儿精神好,要不老奴吩咐她们做个椿芽儿鸡蛋饼,再配几个清淡爽口的小菜,晚间太夫人好佐粥吃?”

顾蕴本没什么胃口,但想着晚上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到底还是点了头:“嗯。”

一时用过了晚饭,顾蕴正想让喜嬷嬷扶自己去地上走几步,才吃了半碗粥,胃里顶得慌,不下地走动走动,她今晚上是别想睡了。

就听得外面一个声音道:“侯爷来给太夫人请安了。”

顾蕴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向喜嬷嬷道:“我正想让人请他去呢,他倒先来了,你说我们母子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让他进来罢。”

喜嬷嬷知道顾蕴不高兴,小心翼翼的应了一声“是”,自转身去了外面。

少时便引了个二十多岁,穿一身宝蓝色团花束腰直裰,长得高大英俊的男子进来,不是别个,正是如今建安侯府的一家之主、自小便养在顾蕴跟前儿的庶子董柏。

董柏一进来便对着顾蕴跪下了:“儿子给母亲请安,母亲今儿身体可好些了?母亲待儿子恩重如山,如今眼见母亲病重,儿子只恨不能折寿十年以换取母亲的安康,偏又因公务繁忙,竟连时常侍疾于母亲床前都做不到,儿子实在愧为人子,还求母亲恕罪。”

哭天抢地间,余光却一直打量着床上的顾蕴,见她比前番见面时又苍老干瘪了不少,早不复昔日的美貌与雍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一命呜呼了,眼里不由飞快的闪过一抹快意,这个压了他二十年的死老太婆,终于要死了,天知道他等这一日到底等多久了!

顾蕴虽闭着眼睛,却不难猜到庶子心里现下有多快意,不过她倒是不怀疑他的眼泪,喜极而泣的眼泪。

怎么能不喜极而泣呢,压在头上二十年、害死了亲娘、掌控他成长乃至婚姻、一手推他承袭爵位却又让他里里外外半点主都做不得的嫡母终于要死了!

换了顾蕴自己,也会忍不住喜极而泣的。

她待董柏做作够了,才睁开了眼睛,缓缓说道:“我竟不知侯爷几时变得这般有孝心了,为了换我身体安康,竟不惜折寿十年,素日倒是我误会侯爷了,以为不是自己亲生的,便怎么也养不熟!”

董柏窒了一下,才勉强赔笑道:“母亲说笑了,儿子虽不是母亲亲生,却一刻也不敢忘记母亲待儿子的养育大恩,别说只是折寿十年,就算是让儿子折寿二十年甚至是即刻就死了,只要能换得母亲身体安康,儿子也是心甘情愿的。”

顾蕴闻言,扯了扯嘴角,才嗔道:“你这孩子,我不过随口这么一说而已,你就满口死啊活的,也不说忌讳忌讳,你的孝心,我做母亲的岂能不知道?”

顿了顿,“只是我虽知道,别人却未必知道,就譬如眼下你正联络同僚好友,打算即日上折子为苏姨娘请封诰命之事,落在旁人眼里,可与孝顺半点边儿不沾,所以接下来你该怎么做,想来不必我多说了?”

董柏才听完顾蕴前半段话,便觉得不对劲,嫡母几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果然下一瞬他不详的预感便成了真,想着事情已经败露了,关键死老太婆已一条腿踏进鬼门关了,还能奈他何,索性自地上站了起来,才笑道:“儿子原想着母亲正值病中,些微小事就不必打扰您老人家了,不想您老人家已经知道了,那儿子也犯不着再藏着掖着了。不错,我的确已联络好同僚好友,明日便上折子为我姨娘请封诰命了,她虽只是父亲的妾室,到底生我一场,‘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如今儿子已是建安侯了,若连让她得到应得的死后哀荣都做不到,岂非太对不起她老人家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我一场?母亲自来疼儿子,想必不会连儿子这点小小的心愿都不肯让儿子达成罢?”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顾蕴淡淡一笑,“你说得对,苏氏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你一场,你想给她死后哀荣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你错就错在太过得意忘形,等不及我死透了,便忍不住翘起了尾巴,今儿我便让你知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建安侯府便轮不到你说话!”

冷然说完,懒得再与董柏废话,直接喝命喜嬷嬷:“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请族老们都进来?”

“是,太夫人。”喜嬷嬷忙应了,看也不看旁边已遽然色变的董柏一眼,往外面请董氏一族的族老们去了。

董氏一族以建安侯府最为显赫,身为现任建安侯的董柏毫无疑问也是族长,只是他连在建安侯府都说不上话了,在族中自然就更说不上话。

请族老们进来的结果不言而喻。

董柏以“不孝不义”的罪名,被公认再不配做建安侯和族长,当即便被顾蕴命人拿下,待天亮后便被送去庄子上,对外就说董柏‘事母至孝,为照顾母亲竟累得自己病倒,不得不提前让儿子袭爵,以安心静养’。

“我才是建宁侯,我才是这个家真正的一家之主,你们竟敢这样对我!”董柏没想到转眼间自己的命运便从天上掉到了地下,又怒又怕,挣扎着怎么也不肯被拿下,又色厉内荏的骂顾蕴:“你这个老妖婆,我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的!还有你们这群助纣为虐的狗腿子,他日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顾蕴充耳不闻,只命喜嬷嬷好生送了族老们出去,才看向董柏冷冷道:“你知道当年你祖母是怎么死的吗?被我下慢性毒药毒死的;你知道你父亲和你姨娘那对狗男女又是怎么死的吗?是我买凶将他们绑架了,伪装成劫匪在约定时间内没收到赎银,所以怒而将他们撕了票的;还有我娘家被满门抄斩之事,不妨告诉你,一样是我的手笔!我当年能以一己之身让这些负过我的人加倍付出代价,如今对付你区区一个庶子,自然也是一样!”

“老妖婆,你好狠毒的心!”董柏抖得筛糠一般。

这些年来他是约莫猜到当年亲娘的死与老妖婆脱不了干系,只苦于没有真凭实据,却没想到,不但亲娘,亦连祖母和父亲,甚至连老妖婆娘家被满门抄斩之事,都是出自她的手笔,那可都是她的骨肉至亲啊,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可就是这样,老妖婆还是盛京城里出了名的贤妇孝女,哪家有女媳的都要拿了她做楷模,让女媳学习她的贤良淑德,——狗屁的贤良淑德,她就是这样‘孝顺婆婆敬重夫君善待妾室庶出’、‘对苛待的自己娘家也宽容大度,在娘家被满门抄斩后冒险为他们收尸’的,盛京城的人们都瞎了眼!

念头闪过,董柏忽然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来,老妖婆毒如蛇蝎,不会趁此机会要了他的命罢?不,不要,他还没活够,他好不容易才熬到老妖婆快死了,眼看好日子就要来了,他怎么能死,他要活着,无论如何也要活着!

“母亲,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您就饶过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不敢了……”董柏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头也是一下比一下磕得重,只求顾蕴能放他一条生路,心里更是后悔,老妖婆说得对,自己果然太得意忘形了,哪怕他恨不能将老妖婆挫骨扬灰,至少也得等到老妖婆死透了再付诸于行动啊!

顾蕴冷冷看着庶子无用的样子,满脸都是不屑与鄙夷,果然是董无忌的种,与董无忌一样的无用。

她待董柏额头磕得红肿一片了,才冷笑反问道:“饶过你这一次,等着你以后将我挫骨扬灰,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做了这么多年的母子,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性子,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所以,她今日要的不止是让眼前这个狼心狗肺的下流种子沦为阶下囚,更是他的命!

“喜嬷嬷。”顾蕴冷声吩咐,“即刻安排人送侯爷去庄子上‘静养’,侯爷的病来势汹汹,怕是该将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起来冲一冲了,也是防着事到临头手忙脚乱。”

董柏没想到自己的哀求换来的是顾蕴的变本加厉,又是恼怒又是绝望,再忍不住破口大骂起顾蕴来:“你这个老不死的老妖婆,你一定会遭报应的,我就算做鬼也绝不会放过你!”

“报应?”顾蕴冷哼一声,“我如果怕遭报应,当年也不会做那些事,更活不到今日了,可见老天爷也是欺善怕恶的,我有什么可怕!”说完朝喜嬷嬷挥挥手。

便有四个孔武有力的粗使婆子上前,不由分说堵了董柏的嘴,将其拖了出去,董柏身为男人虽天生比女人力气大,架不住寡不敌众,且养尊处优多年,岂是一群粗使婆子的对手?

屋里很快便安静下来。

顾蕴也已是累极了,此役她虽然大获全胜,到底是拖着病体强自支撑,如今松懈下来,哪里还支撑得住,躺在床上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喜嬷嬷见状,忙上前给她揉起太阳穴来,待她脸色好些了,才忍不住小声说道:“大爷到底是侯爷亲生,父子天性,万一大爷将来知道了今日之事,给您老人家气受……”

活着时受气也还罢了,将来给太夫人摔丧驾灵,更少不了大爷。

顾蕴缓缓道:“亦安可不比那个白眼儿狼,况因着他母亲是我娘家族侄女儿,他们母子这些年受了多少气,你见旁人家七八岁的孩子,又有哪个是像亦安那般懂事老成的?还不是被那白眼儿狼给逼出来的,他的几个外室庶子可至今还在外面活得好好儿的呢,不过是因为有我压着,才一直没能进门罢了,若我死在那个白眼儿狼前头,亦安的世子之位哪里还坐得稳?你放心,他们母子对今日之事,就算不至于拍手称快,也定是暗中称愿的,不然方才这么大的动静,你夫人那边怎么会半点声息俱无,她好歹也主持了这么几年的中馈,岂能培养不出几个心腹来?”

若不是一早防着有今日,她岂会容那白眼儿狼一年成千上万两银子的挥霍,如今看来,用这银子买那白眼儿狼妻离子叛,当真千值万值!

况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知道,指不定还能活几日,能受什么气?死了就更不必说了,人都死了,旁人如何待她又还有什么关系?

顾蕴说完,终因支持不住昏睡了过去。

喜嬷嬷轻手轻脚的替她捻好被子,才忍不住暗叹了一口气,太夫人这一生,可真是太苦了,明明才活了三十几年,却将世间所有的苦痛都受尽了,哪怕终究还是笑到了最后又如何,一样是黄连镀了金,太苦了……

------题外话------

亲们,开新文了哦,一个与以前的文文都不一样的故事,但绝对比那些故事都更精彩,请走过路过的亲们千万多多支持,么么大家O(∩_∩)O~

当前第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