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51我是他老公,当然有资格抱她(6000+)

胡嘉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今晚对白若素安排的大冒险都有情节的设定,她就是要让男人认为白若素是对他有意思,从而挑起男人对她的好感。

事实证明,那名坐在角落的男人,也的确是对白若素有了兴趣。

男人名叫权浩宇,是H国人,才刚刚到S市上班不久,他一周会来酒吧两三次,都只是安静的坐在角落喝酒。

今天和往常一样还是坐在老位置,一边看着舞池中的人们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一边安静的喝酒。

“先生你好,请问,你能请我喝杯酒吗?”

这样的搭讪他每次来都会遇到好几次,原本不想搭理,结果女人居然坐到了他的身边,还朝着他的耳朵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他其实非常不开心,来这里他只是因为喜欢这种闹与静的矛盾,并不想被打扰。

原本是想要让她离开,可是在抬眸的瞬间改变了主意。

是她!

刚刚在洗手间外撞到他的那个女人。

当然,在洗手间那一撞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第一次见是在某人的钱包里。

那一刻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会让他爱这么多年,为了她,似乎什么事都肯做。

不过,或许他今晚见到的这个三番四次来向他搭讪的女人,和钱包照片里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同一个人。

毕竟那个她,在七年前就已经死了。

相同的外貌,却和他知道的那个女人的性格打扮都完全不一样。

而他不可否认的,的确被她吸引。

他告诉自己,如果这个女人再出现在他眼前一次,他便遵从自己的心声接受她。

不管她是否是好友爱的那个女人。

虽然现在说爱还太早,但他想要接近她,了解她的心,这点却毋庸置疑。

不过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她没有再出现。他想,也许她放弃了吧。

于是也不是很在意,打算喝完最后一杯便离开,没想到刚喝完,将酒杯放下,却看到她端着酒杯朝他走来。

一头的大波浪卷发配上她的贴身衬衣,非常的性感有吸引力。

“Hi,我又来了。请你喝杯酒怎么样?”白若素端着酒杯直接坐到他身边,然后在他面前晃了晃酒杯。

权浩宇只是用一双如鹰般的眼睛盯着她,并没有回应,不过也没有拒绝。

好吧,白若素就把他的沉默当成是默许。

停止摇晃手中的酒杯,仰头大大的喝了一口,并没有立刻吞下。

而是用空出来的一只手勾住权浩宇的脖子,俯身上前,在权浩宇瞪大眼睛的时候,白若素的唇印了上去,将自己口中的酒喂到对方的嘴里。

两人的距离现在非常近,不光是唇鼻相贴,身子也是紧紧的贴在一起。

白若素的注意力一直唇上,她想快速的把嘴里的酒喂完,这样的姿势让她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因此她并没注意到在她的唇贴上的同时,她的腰际被一双大手搂得紧紧的,使得两人的身子完全的贴合。

直到她喂完想要离开时,才发现动弹不得,被对方抱得紧紧的。

“敢挑&*逗我,就要做好能承担这个后果的准备。”

权浩宇虽然不是什么花花公子,可也不是面对本来就有好感的美女而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趁白若素还在发愣的时候,原本放在她腰际的手突然扣住了她的后脑,脸也慢慢的靠近她。

白若素就算是再傻,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当然也明白这男人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她刚刚是因为愿赌服输,被迫做了这一系列的*举动。

可现在她知道这男人可不是因为什么游戏做这些,她不想让别人误会,当然更不可能让个陌生男人占她便宜。

她就算是再怎么不合格的佣兵,她也是个佣兵好吧,简单的自保能力还是有的,正当她已经准备好抬腿……

突然一个男人冲到他们身边,分开两人还打了权浩宇一拳。

“也不看看是谁的女人,就想碰!小子,你要庆幸是遇到了我,如果被我老大看到你敢亲她,不打得你在医院躺一年半载才怪。”

白若素怔怔的看着这个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她明明不认识他啊,他说的老大又是谁?

虽然她也谢谢他为她解围,可是还是难免会皱起眉头,她可不想卷入这莫名奇妙的多角恋。

不过事情并没有朝她想的方向发展,两个男人并没有真正打起来。

因为就在白若素都还在发愣的时候,她的手臂就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拽着往外走,穿过人潮拥挤的舞池,一直到走出酒吧,男人才立刻把手放开。

“你谁啊?”

白若素一把推开他,双眸微眯的望着他。

“我……”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正是裴寒轩,他挂完电话后,便照老大的吩咐一直暗中注意着白若素。

当然她与那个男人的几次交谈他都有看到,不过因为都没有实质性的身体接触,他便想等老大来了,自己出面解决。

可是刚刚他居然看到嫂子主动亲那个陌生男人,那模样又是在酒吧里,没有一个男人能把持得住。

所以他也顾不上别的,急忙下楼,正好看到那个男人手扣住嫂子的后脑,一副想要激吻的模样,他当然就得马上出手解救嫂子。

“我是……”裴寒轩的自我介绍还没有说完,刚才那个男人便跟了出来,在他身后出来的还有拿着白若素包包和外套的秘书室的三人组。

权浩宇一手拉住白若素的手,他怎么会让入口的美味被人抢走。

“我们走。”

刚要走,另一只手再次被裴寒轩拉住。

白若素突然觉得头很晕,原本就已经微醉的她,加上最后一杯烈酒,现在又在外面吹了风,不醉才怪。

她没想到自己不过就玩个游戏,也能玩出这么个大麻烦。

好吧,也许她的行为让眼前的这个男人误会了。可是这后面冒出来的这个又是谁,她知道他看她时,眼里闪着的并不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光芒。

难道他们以前认识的吗?

“你凭什么带她走?”裴寒轩阻止嫂子被人带走。

心里就在想,老大,怎么还不到啊,再不到你的老婆就快变成别人老婆了。

白若素重回S市之后还没有见过裴寒轩,所以不认识他很正常。

不过身为ARS国际总裁秘书的胡嘉等人,当然不可能不认识裴寒轩。

三人你望我我望你,都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裴寒轩会出现拉走白若素,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而此时,被两人这样左右拉着的白若素,脾气一下子也涌了上来,用力的同时甩开两个人。

“好吵!我现在只想回家睡觉,都别来烦我!”白若素转身双手一起做着‘拜拜’。

不过朝前才走几步,步伐东倒西歪,也没看到前面的一颗小石头,直接踩了上去,脚一滑,眼看就要与地面来次亲密接触,裴寒轩和权宇浩同时上前……

白若素本能的闭上眼,可是等了几秒也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这才猛的睁开眼。

睁开后又马上闭上,瞬间又睁开,还用力的眨了几下,这才确定,她并没有眼花,真的是他!

“顾……哦不,BO……BOSS?!”今晚是什么日子啊,怎么大家都碰到一起了,“你……也是来喝酒的吗?嘻嘻!”

白若素现在已经完全是酒醉的状态,不光问的问题很傻,还一个劲的冲着顾安之憨憨的傻笑。

顾安之接到裴寒轩的电话时,正在公司加班,从公司到‘魅色’原本只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可是由于中间的一个隧道发生了车祸,堵了半个多小时的车,所以他才会晚到。

车驶近‘魅色’,远远的就看到老四和另一个陌生男人拽着若若的左右手,当时他就想把那个陌生男人的手臂给砍下来。

不过若若甩开他的那个动作,保住了他的那只手。

他下车朝她走去,结果他还没走到,就见她踩到了石头,就快摔倒……于是直接改走为跑,还好来得及接住她。

白若素此时半倒着,顾安之一手拉着她的手,一手扶住她的腰,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好几秒。

胡嘉三人更是惊讶,她不是新来的秘书吗?为什么顾总对她的态度一点都不像是在对秘书,而且她们都在顾安之身边工作好几年,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他对任何一个人这么上心过。

“我不是来喝酒,我是来接你的。”说完,顾安之直接打横抱起白若素。

“老大~~”其实裴寒轩想说的是老大好帅。他看了一眼在老大怀里红着脸的嫂子,以他的直觉老大当了七年的和尚,今晚应该会破色戒了吧。

权浩宇又一次挡在了顾安之的面前,“你是谁?把她放下,你有什么资格带她走?”

他的出现,让他确定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已经死了七年的白若素,他当然不会这么轻意放她走。

他是她的合法丈夫,如果他都没资格的话,这世上就不会有人更有资格抱她离开。

顾安之在心里默默的回答,却并没有真的说出口。

“老四。”接下来的吩咐直接用眼神代替。

两人多年来的默契,即使不用说出口,也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老大,你们走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说完,他就将权浩宇拉到一旁,“哥们,我们聊聊吧。”

…………

顾安之正打算离开时,看到了站在一边的秘书三人组,再看他们手上的外套和包包,那分明就是若若的,于是朝她们走了过去。

“给我。”顾安之朝她们的手上努了努下颚,意思很明显,就是叫她们把白若素的衣物都给他。

胡嘉等人也很会看眼色,立刻将白若素的衣服和包包递到顾安之的手上。

然后就见顾安之转身朝他的黑色专驾走去,打开副驾驶的门,小心翼翼的将白若素放进去,又将她的衣物包包放到后座,这才回到自己的驾驶座。

很快,顾安之的车便驶进了夜幕中。

************

在回家的整个途中,白若素一直将眼睛睁得很大,用手按着太阳穴,她很不喜欢喝醉酒,因为会很难受。

她是那种不管有多醉都不会吐的人,可是就是头会很剧烈的痛,而且好像喝醉后入睡会梦到好多不愉快的事。

当然,第二天,这些事她都会忘记。

她不知道自己在洗脑前,是不是也这样,可是自从五年前她没有了以前的记忆,那之后,她只要一喝醉酒头就像要爆炸似的那么痛。

可她宁愿承受这种痛,也不愿意在酒醒之前去睡觉,因为只要一睡着必定做恶梦,半夜哭醒。

可是哭醒后又会什么都不记得,包括喝醉酒的部分也会通通忘记,只知道自己又做恶梦了,又哭了。

小黑说她这种叫做自我保护意识,因为那些记忆并不美好,所以自动的隐藏掉。

她也不知道车开了多久,在她已经坚持不住,快要睡着之前,终于停了。

白若素偏着头望了一眼车窗外的房屋,还真是她家楼下。

她刚刚有告诉顾安之地址吗?他怎么会知道?

既然已经到了,她当然就该要下车,头重重的点下,“谢谢BOSS,明……明天见。”

解开安全带后想要开车门,试了几次,却都发现打不开。

只好回头求助顾安之,“这门怎么打不开呀,好奇怪?”

白若素嘟着嘴,那疑惑的表情,让顾安之情不自禁解开自己的安全带,然后将她搂进怀里。

“不许再和陌生男人喝酒,听到了吗?如果你真的想喝的话,我陪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

顾安之男性的气息轻拂过她雪白的颈项,灼热得恍若会烫人一般,令她不由不自主地轻颤着。

刚刚那个男人也曾这么近距离的与她靠近过,可那时候她只是觉得很不舒服,有种被侵犯的感觉。可此时,顾安之的靠近却并不让她觉得突兀,就像他们曾经有过无数次这样亲密的动作,身体对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BO……BOSS……”

白若素感觉到自己的脸很烫,现在应该很红吧。

她还从来没有对哪个男人这样过,为什么顾安之抱着她时,她会觉得心跳加速呢。

都快能听到那个扑扑扑的心跳声了。

顾安之知道不能太着急,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要拥抱了一下便放开她,并解开了车门的锁。

他下车转到白若素那一边,帮她打开车门。

在顾安之开车门,并将手放到车门框上护着时,她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曾经也有过同样的情景发生。

她平日里似乎没有这个等待男人来为她开车门的习惯,可是为什么刚刚她没有自己下车。

好像是习惯了坐他的车,不用自己开车门。

可是,她明明就是第一次坐顾安之的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顾安之已经打开后座的门,将她的包包和外套都拿出来,还将外套给她披上。

“晚上冷,穿着吧。需要我送你上去吗?”

顾安之其实很矛盾,他也想要直接送她到家,可是又怕自己送她到家后,就会舍不得离开。

他很清楚,现在还不是登堂入室的时候,时机还不成熟。他也不能趁她喝醉酒,做出趁人之危的事。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上去。BOSS你先走吧,谢谢,拜拜。”

白若素醉酒表现方式和常人有点不一样,她完全可以自主的做很多事,就和正常人差不多,只是会头痛和做恶梦而已。

顾安之没有再多说什么,回到了车上。正要发动车子时,发现白若素还站在原地没动,于是摇下车窗,对她说:“你先上去。”

“哦,好,BOSS拜拜。”白若素头低了一下,对着车内的顾安之可爱的挥了挥手。

顾安之一直看到白若素走进一楼大厅,然后又看着她家的灯亮起,他这才发动车子离开了白若素的小区。

在回家的路上,顾安之一直反复的思考着一个问题,他是不是应该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当然,他指的不是在公司,而是下班后。

他知道他租给白若素的那幢房子楼上的单元,好像要卖,如果他搬到那里的话,岂不是可以增加很多见到若若的机会。

而且理由他都已经想好了。

顾安之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过不久他就不光能常常见到若若,还能每天都看到欢欢乐乐。

愉快的心情让顾安之,暂时忘记了那个在‘魅色’前面拽着若若手的男人——

第二天,白若素又是在恶梦中惊醒。

醒来才发现自己居然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至少为什么会在这里睡,她却一点都不记得。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酒吧和同事玩真心话大冒险,她又输了,被罚用嘴喂一个陌生男人喝酒。

至于自己真的有去嘴对嘴的喂酒吗,她完全没有印象。

她连自己怎么回的家,又怎么会睡在沙发上,也完全不记得了。

只是醒来时眼角还留着几滴泪,她这才知道自己应该是又喝醉,然后做了恶梦。

听到她惊叫的声音,欢欢和乐乐都穿着自己的小睡衣,蹭蹭蹭的飞快跑了出来。

“妈咪,你又喝醉了吗?”昨晚和爷爷奶奶用过晚餐后,爸比就送他们兄妹俩回家,大概九点多的时候,爸比说他会去接妈咪,让他们不用等了,直接睡觉。

看妈咪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她昨晚一定又喝醉了,然后因为怕做恶梦,所以就不敢回卧室去睡觉。

可是坐在沙发上,最后还是睡着了,于是便从恶梦中惊醒。

“宝贝儿,快,过来帮妈咪按摩一下,头好痛。”一见到欢欢乐乐出来,白若素伸出手向乐乐撒娇。

乐乐的按摩手法非常好,当然,这都是因为偶尔要为妈咪服务而有专门去学过哦。

“好,妈咪你躺下吧。”

在乐乐答应给妈咪按摩时,欢欢也自动的走进了厨房。

每次白若素只要一喝醉,这两个宝贝儿就会主动承包家里的家务,分工很明确,乐乐按摩,欢欢做饭——

不好意思宝贝儿,昨晚头很痛,今早又起晚了,所以今天更得有点晚,嘻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