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50胡嘉的阴谋(6000+)

“海,你就把号码给她吧,我不介意。”没想到他的女朋友居然帮小欧说话。

后来才知道这个女人并不是这个叫海的男人的女朋友。

而且因为这一次游戏,最后这个男人成了小欧的老公。当然,这是后话。

欧艳拿到手机号码回来算是完成了任务,将手机号码放进包包里,对着白若素呛锵道:“小晨,今天我也一定要你去表白一次,等着瞧。”

“我无所谓,谁怕谁。”已经开始觉得这个游戏好玩的白若素,完全不惧她的挑战。

“好,我们再来。”胡嘉拿起骰子盅,用力的摇了几下,“开!”

“等一下,游戏规则稍微变一下,不能一直只选真心话大冒险的一种。

只有输的第一次有权利选择,后面就交替着惩罚。

就比如小晨,上次选的是真心话,如果再输的话就只能大冒险。我上次是大冒险,那我再输的话,就是真心话,你们觉得怎么样?”

欧艳新提议的游戏规则当然是专门为了防止白若素每次输都选真心话,那就太没趣味性了。

“ok,我没意见。”

“随便啊,我也无所谓。”

“可以,这样更好玩一点。小晨,你可要注意喽,如果再输一次就要大冒险,我有预感,小欧一定会出个超级难的给你。”

白若素耸耸肩,最多也就去告白一下,反正又不是真的,就当是演戏,她完全没问题。

“尽管放马过来,谁怕谁啊!”

几瓶酒下肚之后,这四个女人都不再矜持害羞,玩得不亦乐乎。

“行,那开吧!”

白若素最先开,很悲剧的一点,注定要被罚,只是此次不光她一个人罚,小陈也掷到一点。

两人一人一杯酒,非常干脆的喝尽。

因为小陈是第一次输,她有选择的权利,所以就决定让她先接受惩罚。

她不出所料的选择了真心话。

这次的题目由胡嘉出,“最喜欢和男朋友爱爱的姿势是什么?”

当胡嘉的这个问题一问出口,白若素也想了想自己以前是喜欢什么姿势呢?

哎,她得向小黑提议一下,组织里的洗脑技术有待提高。

应该要像电脑那里,想DEL哪里就DEL哪里,不用像她现在这样全部格式化。

“背入势。”小陈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还是有些害羞,毕竟她的年纪是几个人中最小的,而且也才刚交男朋友。

“哈哈,到小晨了,你只能是大冒险。”小欧像是终于逮到了机会,要报仇,那兴奋劲,比其他两人浓了不是一星半点。

“没问题,说吧,想我做什么?”

玩到现在白若素已经全情投入进去,完全没有了小女人的生涩,一副东北爷们的豪爽气。

绑头发的皮筋也在刚刚不知道什么时候弄掉,现在一头性感的大波浪卷完全散开,增添了几分与她此时行为完全相反的女人味。

胡嘉在见到她没有伪装后的样子,更是下定决心今晚要给她找一个邂逅的对象。

除掉情敌最好的办法,就是给情敌找个恋人。

她刚刚透过玻璃墙已经选好一个对象,其实她对于厉慕晨并没有什么恶意,也不会耍什么下三滥的下药手段,只是让她多结交一个朋友而已。

“喽,那个人看到了吗?”胡嘉拉着白若素两人一起跪在沙发上,她拉开了一点帘里,指着下面大厅角落位置的一个男人说。

“去,让那个男人请你喝杯酒。不能直接说你在玩大冒险游戏,也不能硬抢别人的酒喝,必须他自愿请才算完成任务。”

白若素嘴角微微扯动,这有什么难的,不过就是喝杯酒嘛。

在这酒吧里,男人请陌生女人喝酒那就跟见面打招呼一样平常。

“没问题。”说完白若素便拉开门,朝大厅走去。

胡嘉三人则依然留在她们的包间里,透过透明玻璃看着白若素的惩罚过程。

“胡嘉姐,你这个惩罚是不是有点太容易了?”小陈和欧艳对于胡嘉今晚叫大家一起来酒吧的目的,早已心照不宣。

所以,才会更奇怪她下手怎么这么轻,而且那个男人并不像是一个在酒吧钓马子的人。

“一步一步来,你们以为她就只输这一次了吗?”

“快看,小晨已经走到那男人身边了。”

顺着欧艳指的方向,几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白若素和那个陌生男人身上。

“先生你好,请问,可以请我喝杯酒吗?”

男人摇晃着酒杯,在听到白若素的声音时,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浅酌一口酒,继续摇晃着酒杯,没有理她。

这个时间大厅已经越来越热闹,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人说话时必须要用吼的,或者是覆于人耳边说才能让对方听得见。

白若素见男人根本没有理她,于是坐到他身旁,凑到他的耳边大声的吼道:“先生,请我喝杯酒吧。”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声音过于太大,把男人给震住,他抬起头很专注的看了她几秒,然后招来服务生,“你想喝什么?”

愣了几秒,白若素才明白他刚刚的这句话是在对她说,于是趁他反悔之前,急忙报上了一种酒名。

**************

就在服务生去拿酒的时候,楼上其中一间包房里,男人的眼神怔怔的盯着坐在角落,等待服务生送酒来的白若素身上。

他的女伴正卖力的亲吻着他的喉头处,手也滑到了下面准备要解皮带……

“宝贝儿,等一下。”男人握住女人的手,轻声安抚着,眼中闪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神情。

视线依然停留在白若素的身上,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老大,你在哪?加班?……现在都几点还加班,快来‘魅色’。”

听到对方依然拒绝的声音,男人只能出大招,“好吧,那你就继续加班。到时候嫂子被别的男人追走,你可别怪我没有提前通知你。那男人长得可不比你差,我还是嫂子的话……”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听到手机那头传来很重的关门声。

“给我好好看着她。”对方留下这句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亲爱的,你说的是老大是……顾少吗?他有女朋友了吗?是谁呀?”

S市的人无人不知顾安之完全就是个禁yu男人,自从他的老婆去世之后,有多少女人想要爬上他的chuang,却没有一个人成功。

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搞定顾大少。

“宝贝儿,我早就说过想要留在我身边久一点的话,就要学会关住耳朵,闭上嘴巴。看来你也并没有多爱我嘛,我现在很伤心,你走吧!我们玩完了。”

男人上一秒还温柔的抚摸她的脸颊,下一秒却声音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我错了,你别赶我走,我保证再也不会问了。”女人搂着男人的脖子,用自己非常有自信的上围,一直摩擦着他的身体。

男人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更别谈什么留恋,冷笑一声道:“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趁我还好好说话的时候,拿着这张支票快走,否则你连这些钱都拿不到。”

女人还想要再挽留,却被他冷冷的语气吓到,急忙从他的身上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然后拿起桌上的支票飞快的离开包房。

“管住自己的嘴,如果让我听到有关于我老大的绯闻,后果可不是你承受得了的。”她的手刚握住门把,一个声音幽幽的从身后传来。

女人急忙回身点头保证,“我不会说,不对,我什么都不知道。”

“乖。”右手懒洋洋的做了一个‘可以走了’的手势。

待女人离开之后,男人从沙发上起来,走到另一方坐下,这里更能将大厅的每个角落都收入眼中。

*****************

这时,刚才离开的服务生已经为白若素送去了她点的酒。

白若素端起酒杯朝胡嘉三人的方向,举了下杯,然后爽快的干了一杯。

“谢谢你的酒。”白若素朝男人微笑了一下,便离开回到了她们的包房上去。

一推开门,欧艳就跑了过来挽着她的手臂笑道:“小晨,你可以呀!快说说你对他说了什么,他怎么会这么爽快就请你喝酒。”

胡嘉也很好奇,因为她之所以会选择那个男人作为今晚的目标,当然不只是因为他长得帅。

而是她刚才有意无意就一直在观察他,从他坐在那里到小晨去要酒喝,这之间至少有不下五个女人去找搭讪。

可男人都完全无视她们的存在,依然是自故自地喝着酒。

“没说什么啊,我就说先生你好,请问可以请我喝杯酒吗?就这么简单。”

白若素并没觉得这个惩罚都多难,在酒吧玩的男人,对于送上门的女人,大多数都是来者不拒,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是,刚刚,她觉得那男人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而他的那张脸,也让她觉得似曾相识。

“怎么可能,那男的看起来就不是一个会搭理陌生女人的型,怎么可能你就这么说他就答应了。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告诉他你是在玩大冒险?”

同样都是女人,当然也会嫉妒别人比自己有魅力啊。

刚刚那个整体只能算一般的男人,都不想搭理她,可小晨一出手,那个和顾总差不多优质的男人也买帐,心里当然会有点嫉妒。

一嫉妒就会本能的产生怀疑,觉得不可能只是因为她的个人魅力。

“当然没有。”白若素从出生到现在,最讨厌的一件事就是被人误会。

虽然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但这种感觉她还有,因为在欧艳怀疑她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那个叫愤怒的因子在叫嚣。

“好了好了我相信小晨啦,我们继续。”

欧艳一想也对,何必纠结于此,反正她们还有很多机会证明,到底白若素有没有撒谎。

白若素的外套此时已经脱掉,里面就穿着一件比较紧身的衬衣,将她完美的线条勾勒得十分明显。

她将袖子挽起,大力的摇晃着骰子盅,“开。”

众人都已经开了骰子盅,最小的就是欧艳的三点。大家都看着白若素骰子盅,一打开,就听白若素大叫,“有没有搞错,我咋这么衰呀!”

白若素当然不知道她的骰子盅被人动了手脚,里面有个按钮,而遥控器就在胡嘉的手里,因此,胡嘉想让白若素摇到几点就会是几点。

只能说白若素为人还是太单纯,不是笨,是被保护得太好的后遗症。

七年前,她生活在顾安之的羽翼下。这七年就更是被霍杰藏在金屋中保护起来,对于世间的险恶她只是在电视上,或者是在别人口中听过。

因此,即使她总是在输,她也没怀疑过她们。

“小晨两点,愿赌服输吧。姐妹们快想想,问个什么真心话比较好呢。”欧艳问这话的目的,当然是要把提问的机会交给胡嘉。

胡嘉故作样子的思考了一下,然后问道:“小晨,你老实交待,你来ARS国际上班的目的是不是为了顾总?”

现在基本上开始慢慢进入主题。

“是。”当然是,她可是顾安之高薪雇佣的保镖,来ARS国际本来就是为了方便保护他,所以才伪装成为他的特助。

可是这话听到胡嘉三人的耳里,可就不是那么回事。

胡嘉微微一惊,看来她还真是把这真心话当成了真心话,居然这么直白的承认她来上班的目的就是为了顾安之。

她就说嘛,自己的第六感绝对没错,白若素一定会成为她的强敌,今晚一定要搞定这个情敌。

“再来,我就不信自己总输。”白若素今天是和这个骰子扛上了,她就不信自己整个晚上都摇不出一个六。

真心话大冒险虽然很简单,却也能让人玩得很上瘾,就像这四个女人,很快一个多小时过去。

这一个多小时内,胡嘉输了一次选的是真心话,小陈也输了一次被罚去隔壁房敲门,问对方需不需要特殊服务。

白若素则一共输了三次,其中两次大冒险,一次是向男人表白,一次是坐到男人身边,把手放到他的大腿内侧三秒以上。

而她们要求的惩罚对象都是同样一个男人,就是她第一次大冒险时,请她喝酒的那个酷酷的男人。

“开!”

“我……&%*……¥”白若素气到开始飙一堆没人听得懂的外星语,“怎么又是我呀!”

加上吃饭的时候喝的酒,白若素现在一共已经喝了大概有十杯,再这样继续下去,她肯定会醉。

“不行了,我得回家,现在头好晕。”她现在处在半醉半醒中,只要再喝两杯,她就会完全瘫掉。对于自己的酒量,白若素还是有非常准确的认知。

她必须在没有完全醉的时候离开。

“说好的十二点呢,现在这还不到十一点,不行。”欧艳还没有玩尽兴,当然不想让白若素离开。

胡嘉看了看角落那个男人已经打算要走,于是同意道:“行,不过你这次输了必须惩罚后再走,而且不能选真心话,只能大冒险,怎么样?”

“好,没问题。”她刚刚都已经把手放到陌生男人的大腿上了,还有什么事不敢做。

“把这杯酒端去,用嘴喂他喝。”胡嘉的手依然指向那个在角落处的男人。

她在想,如果白若素和他真成了的话,一定得好好来感谢她。就算最终没有成功,那男人也得谢她,她一晚上给了他多少福利呀。

白若素的理智告诉她必须拒绝,胡嘉的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太大。

之前那一些告白啊,或者是问人家是否需要特殊服务,虽然害羞一点,可那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现在可是要直接与一个陌生男人这么亲密的接触,她的内心当然是抵制的。

“怎么样,不管?”胡嘉端起酒在她面前摇了摇,

“来酒吧玩当然就要玩得尽兴,这样你不会就害羞了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你就把他当成是小孩,用嘴喂食很普通,有什么关系!”

小欧用肩膀撞了一下白若素,“反正大家都不认识对方,而且那男的长那么帅,亲一下你也不吃亏啊!”

“对呀,不过就是玩玩嘛,又没有人让你认真。而且如果真的因此有了一段姻缘也不错啊,是吧?”

小陈也帮忙说服道,她们都是完全被胡嘉收买了的人,胡嘉的家庭条件最好,经常会送一些名牌包包或者名牌衣服给她们。

三人也就慢慢建立起了一种以利益为前提的好友关系。

白若素额头冒出三条黑线,能这么算吗?只要对方长得帅就可以随意献吻吗?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寒鹰岛上待太久,完全落伍,都不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如此疯狂。

可是被她们三人这么一说,她倒觉得是自己好像太矫情,不过就是一个游戏。

反正她现在也没有喜欢的人,那男人的确看上去不错,一点都不像是常来酒吧找乐子的那种花花公子。

那她是不是应该给欢欢乐乐找个爹地呢?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白若素决定接下这个大冒险任务,“好,我去。”

从胡嘉的手上接过酒,推开门走了出去,当她来到男人身边时,他刚喝完面前的最后一杯酒,正打算要走。

胡嘉三人就站在二楼的包间中看着白若素是否真的会如约完成大冒险。

“小嘉,你这一招太妙了,我想那男的肯定会以为小晨真的对他有意思。刚刚那么烈的酒,不管他俩的酒量多好都一定会醉,到时候生米煮成了熟饭,你就不废吹灰之力解决了一个潜力的情敌。”

小陈和小欧都不得不佩服胡嘉的眼力,今晚白若素外套脱掉头发散下来之后,的确是非常有竞争力。

胡嘉真的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她每次安排的大冒险都是设定好的情节。

先让男人请她喝酒,这是一种最初级的搭讪,接着就表白,然后坐到他身边将手放到男人的大腿内侧,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xing暗示,现在又让白若素去主动献吻,即使没有那么烈的酒,这男人只要是正常的男人,今晚都不会放白若素走。

事实证明,那名坐在角落的男人,也的确是对白若素有了兴趣——

留言的宝贝儿都萌萌哒,鑫妈爱你们,明天的更精彩哦!有宝贝在期待贝贝一家的出现,好的,鑫妈会好好构思一下,看看他们要如何出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