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三八:即将大婚的筱雪和楼湛

“老三?可有此事?”

凰胤璃听完玉树的话,顿时目露疑惑和打量的睇着凰老三!

如果他和筱雪的事,是自作孽的话!那么老三若真的宿在了幽谷阁,那他只能说他得到现在的下场,完全是活该!

自然,不光是凰胤璃如此,包括赫连情歌和苏傲都望着凰老三的眼神噙满了试探!

如此,凰老三的冷眸一一瞬着众人,随即钢牙紧要,几乎是从牙缝中逼出了几分字,“玉树,将传闲话的人,带去后院刑房!”

玉树是最了解凰老三这几日动向的人,当然知道王府内会出现这样的谣传,一定是有人刻意为之!

眼下,他几乎不敢想象,如果事情真如他所猜测的那样,那么王妃和王爷之间的问题,可就大了去了!

“老三,先进宫吧!等楼越国二皇子的事情解决后,再派人搜查弟妹的下落!她一个女子,若是想离开,想必也走不远的!”

虽然凰胤璃略显憔悴,可如今京城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也必须要振作起来!如今,他想老三的心里,应该不会比他之前的情况乐观!

*

皇宫金瓦飞檐,待凰老三和凰胤璃一行人赶到皇宫金銮殿时,里面早已有百官静候!

彼时,凰胤璃神情憔悴,而凰老三则面色阴郁,唯一正常些的,就属一脸惶然的凰胤姬。

而凰老三的出现,也很快就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毕竟今晨最大的新闻,就是尘王将休书挂在王府门口的事了!

但此时此刻,却没人敢上前去询问半句。毕竟大家都亲眼看见尘王一脸的阴霾,若是这时候上前不开眼的问一句,估计肯定会被他的眼神给杀死!

同样,在这般静默又不乏压抑的气氛中,老皇上凰毅偕同皇后夏绯罗也缓步而至!

只是两人在看向凰老三时,却是表现出不同的神采。

凰毅略略看了一眼金銮大殿上巍然而立的凰老三,眼底一抹无奈和痛心闪过!而夏绯罗居高临下睨着凰老三时,却是满心满眼的得意。

显然,苏苓被休的事,早已让皇宫也人尽皆知!

“有请楼越国二皇子觐见!”

随着大公公司宇的一声长调,众人的目光也纷纷看向了金銮大殿的门扉!

楼越国神秘的二皇子,听闻他是楼越国老皇帝最疼爱的儿子,而且也是皇储最有利的继承人!

奈何数月前,便听闻楼越国二皇子失踪的消息,后来又不知何故,他再次回到了楼越国!

以至于,这位二皇子的身份,更加扑朔迷离,也令人愈发的想要见其真容!

待司宇的声音仍旧回荡在金銮殿顶之际,大殿门外的台阶上,缓缓走上了一行人,而为首之人妖孽狂狷的容颜噙满闲适淡然,一袭暗红色流火滚边锦袍衬托着他俊朗英挺的修长身形,步履生风的迈过朱红色门槛时,唇角也漾出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

而在他跨步迈入时,随性的眸子不期然就滑过整个金銮殿,最终那挂满轻谩之意的眸子,却定在了凰老三的身上!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彼时,凰老三气势骤变,眯着冷眸睇着来人,鼻翼翁动,猝然在静谧的大殿内开腔,“萧——子——宁!”

语气是缓慢且蕴着冷厉,就连凰老三的眸光都杀意闪过,原来他一直怀疑的萧子宁,既然就是楼越国的二皇子!

闻声,萧子宁的步履依旧沉稳,只是在缓步之中,却轻笑一瞬,道:“尘王,别来无恙!说起萧子宁的话,不过是在下行走江湖的别名罢了!”

话落,萧子宁便已经稳稳立在大殿中央,回首将目光看向上首的凰毅,旋即双手抱拳,举止恰到好处的朗盛说道:“楼越国楼宸参见楚帝!”

楼宸,便是萧子宁!

也就是曾近被苏苓所救,化身为萧子宁的楼越国二皇子!

凰毅也看得出凰老三对待楼宸的态度有些诡谲,但大势所趋,他不得不威严的睇着楼宸,客气寒暄的说了一句,“没想到楼越国二皇子,也是这般的人中龙姿,快快请起!赐座……”

这一场宫宴,和所有的宫宴并没有任何不同!

唯一令人值得回味的,恐怕就是凰老三对待楼宸的态度,两人时刻剑拔弩张的气势,几乎让大殿内的众人,人人自危!

生怕尘王一个不高兴,若是做出了什么伤害楼越国二皇子的事,会导致两国邦交彻底崩塌!

宫宴之上,歌舞升平的景象自然不消多说!

但行至一半之际,楼宸却忽然间打断一片看似祥和美乐的好景,毫无预兆的陡然问道:“楚帝,如今凤家后人重现齐楚,不知楚帝可否将宝藏一事公诸于众!不管怎么说,当年四国分裂,这宝藏的事,总归不能让齐楚一国独享才对……”

凤家宝藏之事,在今后的许多年里,也注定了这一段不平静的岁月……

*

南夏国

在苏苓已经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夏筱雪觉得自己的人生走到了一个黑暗不见天日的谷底!

她每一日都在强颜欢笑,生活在自己的太女宫中,却根本没人知道,她笑靥如花的背后,是千疮百孔的伤痕!

她还是会思念,还是会怀念,怀念曾经快乐的时日,思念他那张无人可比的脸庞。

明日,就是她和楼湛的大婚之期,如果说曾经她对这段亲事是极力的排斥的话,那么一步步走到今天,她也早已经默许了自己和楼湛的关系!

也许,到了今天,她对楼湛还是有些捉摸不透!

以前她一直认为,楼湛是个标准的卑鄙小人,可在近段时日他们的接触中,她却发现其实楼湛也有很多的无奈!

身为楼越国的七皇子,他不受重视的地位,注定让他必须要为自己而谋划!

只是,他孤身行舟,尤其是在楼越国二皇子那般强大的敌人面前,他必须要借助外人的力量,才能保全自己!

说起来,筱雪觉得楼湛其实也是个可怜人而已!

不管他和母皇或者她其他的姐妹之间究竟有什么利益牵扯,可至少到现在为止,楼湛的确在小心翼翼的维护着她,甚至在他们达成共识的那个夜晚,他便告诉了自己,当初在齐楚国对她行刺的人,究竟是谁!

诚然,筱雪也万万没想到,原来一直外表最单纯的人,却未必内心不肮脏!

思绪飘飞的筱雪,眸子望着略显萧索的太女宫,如今这座空旷的大殿,根本让她找不到任何归属的感觉!

活着,艰难的活着!

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筱雪望着软榻一侧所摆放的大红色凤冠霞帔,眼底讽刺一闪而过!

娶了楼湛,如今看来也并不是最坏的结果了!

“怎么了,在想什么?”

当楼湛低沉又不乏好笑的语气从殿外传来的时候,筱雪闻声微愕,随即见他整日不离身的披风伴随清风划入眼底,不由得也轻声笑了笑,“还能想什么,明天你就是我的人了,害怕不?”

闻言,楼湛低笑,“臣侍求之不得!”

想必鲜少会有人知道,此时筱雪和楼湛的关系会相处的如此融洽!

两个人之间,就仿佛是老友般笑谈,却不再有任何尴尬或者抵触的情绪出现。

“哎,你说要是苓子知道咱俩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她会不会惊讶的下巴都掉地上了?”筱雪煞有介事的打量着楼湛,见他坐在身侧的椅子中时,忍不住开口戏谑了一句。

见此,楼湛也只是低声轻笑,眉宇间淡淡拂过某种复杂的神色,微微摇头,“她现在,应该没有时间来管我们的事吧!听说,谷兰回去了!”

“啥?”

此时,筱雪还不知道,她得知这则消息的时候,齐楚国早就因为尘王府休书一事闹得满城风雨了!

而如今筱雪的消息如此闭塞的原因,和女皇夏绯绵对她的管制也不无关系!

“你说的是真的?谷兰不是早在……”

筱雪惊讶的看着楼湛,话还没说完,就见楼湛默默的摇头,而后说道:“谷兰当年只是假死罢了!她,其实一直都是楼越二皇子的人!!”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