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三六:休书现世

翌日

阴郁的天空依旧密布压抑的雨云,彻夜雨后,京城湿气浓重,淡淡的雾霭为京城披上了一层渺渺的白纱。

京城座座府邸的飞檐下,还不停的滴落下雨露,滴答滴答的声音,为安宁的清晨增添一抹别样的萧索。

即便阴雨连绵,但劳作的百姓依旧要在清晨出门为生计奔走。

而就在卯时将至的阴郁清晨,尘王府门外却已聚集了无数争相观望的百姓,而这场面,也可谓是难得一见的。

毕竟尘王府的门外,在齐楚国的统治中,还不曾有人胆敢在此造次。

“你们说,这事还真是奇怪!许久以前,不是听说尘王对尘王妃百般疼爱嘛?怎么现在又嫌弃人家性格泼辣,故此休书呢!”

百姓之中,不时有人窃窃私语的交头接耳。

而所有人的目光,也都一瞬不瞬的仰头看着王府朱红色的大门上,一抹白绸之下,被一把匕首钉在门梁上的宣纸!

但见,宣誓上书‘休书’二字。而龙飞凤舞的字迹彰显着书写之人的狂霸气势,而上面同时加盖的龙章凤印,也足以证明这休书绝无作假。

听见有人在人群中嘀咕,其身侧同样看戏之人,不禁唏嘘道:“嗨,这皇家的事,谁能说得准!就算曾经尘王对王妃疼爱,但最近我也听说,王爷府上住进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听说还是王爷的旧爱!

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女子,王爷才会休了王妃的!只不过,你们看这休书上所言,竟然还说让王妃和手下败将不能共结连理,这尘王的心胸也太狭隘了吧!”

“要我说,女子就是命苦!”彼时,在人头攒动之际,有一头上包着头巾的妇人,满脸鄙夷的看着门上的休书。

说完之后,见旁侧的人都望着她,但见她左顾右盼后,继续开口:“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这妇人说的可是实话!你们看,休书上写着,不能忍受王妃的泼辣作风!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果尘王当初真的不能容忍的话,又为什么要娶了尘王妃!难不成在得到人家之后,才说性格不合,这不是自己打脸嘛!”

闻言,诸多百姓不由得连连点头称是,而这名头上包着纱巾的妇人,在看到百姓的反应后,眼神再次唾弃的看了一眼尘王府的大门,随后便悄无声息的从人群中蹿了出去!

而这人,便是随同苏苓,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碧娆!

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后,在军营内忙碌了三天才回来的玉树和临风,骤然看到王府门外的情形,立马傻了眼!

两个人站在不远处,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而后又看了看王府门外人头聚集的模样,这是出人命的节奏了?

难不成王妃把谷兰给解决了?!

玉树不靠谱的头脑还不知道门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待两人匆忙走到门前时,这才看到门外竟无侍卫站岗,顾盼四周也没发现什么蹊跷的地方!

玉树正想回眸问一句百姓,结果临风却忽然脸色难看的推了推他的臂弯。

侧目看着临风,玉树还没开口询问,就见他的眸子正定在上方的大门悬梁上,不由面带惊诧的看去,结果略略的扫完宣纸上的字迹,顿觉整个人生都不好了。

“走走走,别看了!这是王府家事,再看的话,小心论罪处理!”

玉树一个头两个大的想要驱散门外的百姓,而虽然百姓的确后退了不少,但这么大的八卦,想必早就在京城传的风起云涌了。

他们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尽快告诉三爷!

彼时,临风在门外不停的疏散着百姓,而玉树则慌忙的从门上将宣纸和那吉利的白绸拿下,而后便亡命般冲进了王府的内门。

而在他推门而入的瞬间,这才看到原本应该在门外站岗的侍卫,竟然四个人倒在地上酣然入睡!

眼下,临风哪里还有心思去考虑其他,只能拿着休书飞一般的冲进了西园。

可,从这一日开始,西园却已是空空如也。

等到玉树拿着休书,心尖颤抖着像是筛子一样来到书房时,轻轻扣动门扉,等了片刻后实在忍不住便推门而入的瞬间,书房内昏暗的视线里,但见凰老三正巍然坐在桌案前,身姿一动不动,一双深邃的桃花眸仅仅是闪烁了一瞬,语气骤然低沉,“滚出去!”

见凰老三这样,玉树也是慌乱的不知所措,根本没时间思考凰老三的命令,直接急匆匆的说道:“三爷,大事不妙!你看这个!”

玉树是完全摸不清头脑,也根本不知道这两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知道,这两天军营内突然遭到一伙黑衣人莫名的伏击,而且兵器库也遭到波及,是以他和临风以及墨影和醉清四人,包括三爷几乎每天都在军营内处理黑衣人余党!

好不容易在昨晚,余党也清理的差不多,三爷也才能回到王府宿夜。

结果,谁能想到他和临风这清晨才赶回来,就看到了这么吓人的一幕!

简直是不能好好的过日子了!

此时此刻,凰老三也不知在桌前坐了多久,直到临风将那张极为熟悉的宣纸摆在他眼前的时候,他的眸光微动,待看清楚上面的两个大字后,整个人顿时如惊雷般从桌前一跃而起!

目光犹如要杀人般阴鸷,睇着满脸大汗的玉树,声音低沉沙哑,“这是哪里来的?”

这张他自己曾经亲手写下的休书,他比谁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但,他也决然想不到,这早就被他给忘到脑后的东西,竟然会在这一天重见天日!

玉树焦急望着凰老三,面对他如此冷鸷的态度,也知道事情是相当的棘手。随后便大气不敢喘,连连将王府门外的所有事全盘托出!

听完玉树所有的话,凰老三的俊彦已经阴霾一片,甚至他昂藏的身躯也遍布凛冽的杀气!他是真的想不到,苏苓会把事情做的这么决绝!

明明,做错事的是她不是嘛?!

“三爷,这事……怎么办?”

玉树眼看着凰老三的表情已经如鬼厉般骇人,但还是忍不住脱口问了一句!

他刚才可是去过西园了,王妃和娆妹都不在,这情况让他也颇为紧张!

娆妹要是也跟着王妃离开的话,那他下辈子的幸福……

哎,不敢想了!

凰老三就这般如雕像似的站在原地,眸子随是看着玉树,但却略有些悠远,而且瞳孔的焦距也在慢慢放大!

很多事情,由于近段时间来全部堆积在一起,所以让凰老三的经历也被分散了许多。

尤其是在他昨天好不容易能够暂时从军营脱身回来,结果刚踏入仿佛,就遇见神色紧张的谷兰,细细试探之后,就得知了一个让他险些幻灭的消息!

谷兰说,前一夜苏苓的西园内,出现了一个身份莫名的男子!

而且,那男人彻夜未离!

这消息,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但出于对谷兰的怀疑以及对苏苓人品的了解,他还是不愿意轻信别人口中所言。

直到,他昨天回到西园,亲眼看到苏苓和萧子宁在窗下拥抱的场面,天知道他那时候的心情宛若割心般的难以呼吸。

而性格强硬如她,却不曾开口给过他一个解释!

这,让他骄傲的男性尊严,有些无言以对!

最终,他强忍下想要杀了萧子宁的冲动,转身离开了西园!

至于他离开之后的事情,他的确分身乏术。因为皇宫内,又传出权佑曦要自杀的消息,他又被父皇紧急昭入宫中,包括谷兰也被母后所传唤。

所以,这就是昨晚他带着一身疲惫和谷兰一同回府时,被苏苓所见的缘由。

不得不说,狠下心来的苏苓,让他在她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爱意!

是以,在他亲眼看见她出现在雨中,哪怕他恨不能将她搂在怀里,却最终也只是和她错身而过!

但,在他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静静的回忆他们彼此的点点滴滴,甚至给她找到了无数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她和萧子宁的关系,却怎么也没想到,最终却得到他曾经亲手所写下的休书一张。

甚至,上面连龙章凤印都已经加盖,最重要的是,连他的尘王印,也赫然在列!

苏苓,你真的这般狠绝吗?!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