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60.25他们的命,从此便深深牵绊在一起(第二更)

那一甩之下,她轻则以头抢地;重则便避不开了两匹马疾驰的马蹄,若被一蹄子头上,她登时就得脑浆迸裂!

电光石火之间,她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什么都来不及想,更什么都来不及做。只能宛若隔着云雾,听见塔娜撕心裂肺的尖叫。

可是塔娜离得太远,远到根本没办法及时赶到来救她。

她那一刻油然而生一丝悔意,后悔为什么就非要跟一个包衣小子逞强好胜该?

纵然她是好胜的性子,却也不至于跟自己的包衣过不去呀。这般的拼命,难道是想证明自己比他强么?实则根本不用的啊,他是她的包衣,她是他的主子,他越强便也越是证明她有本事,本不矛盾,又何必要争。

马蹄声已经就在耳边,她紧紧地闭上了眼。

她不想承认,她是故意想在那个包衣小子面前炫技,想要让他瞧瞧她的英姿飒爽,想要——从他眼里看见他因她而绽放起来的光芒。

可惜,她自己演砸了。她再也没有机会了…蹂…

闭上眼,她怅然等待死亡的来临。

也好,可以去见额娘了。

却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单侧跨马,凌空俯身的虎子冲到近前,他却没有伸臂去捡那就在眼前的皮球,而是单手猛带马缰,接近爱兰珠和狂奔的小马驹——以放弃自己的平衡为代价,用尽全力横空伸臂,将爱兰珠凌空扯住!

两匹马都受惊,疯狂发足狂奔。爱兰珠的一只脚还卡在马镫里,虎子纵然扯住了她却也一时无法将她拽过来;而且因为他身子悬空,随时都有可能被自己的马甩落下来。

情势紧急,前方就是几棵树桩,若再不能及时将爱兰珠带过来,两人将都可能凌空撞到树桩上去!

紧急的一刻,虎子忽地松开了自己的缰绳,完全放弃了自己的安危,整个人便被爱兰珠牵累而被小马驹拖在地上!

他身子在地上被拖着奔驰,手却用尽了全力,将爱兰珠重新向上托举,送她回到马鞍!

幸好是小马驹,幸好马背不高,也幸好小马驹奔驰的力道还有限……爱兰珠自己也清醒过来,危急关头自己也死死拽住马缰,挺身坐回了马鞍。

可是虎子却来不及避开树桩,整个人兜头便狠狠撞向树桩去。

昏迷过去的那一刻,他只听得见爱兰珠撕心裂肺的哭喊。

“萨满大神啊,求你不要让他出事——”.

他撞了头,陷入了昏迷。

爱兰珠和塔娜将他带回大院儿,爱兰珠便不顾任何人的阻拦,坚持将他抬进了她的房间,放在她的榻上,亲自照料。

她叫人找来部落里最好的萨满巫师,叫他们什么都不许管,就天天早午晚三遍地在她屋子里跳神,务必请萨满大神下界来治好他。

那些日子她衣不解带地守护着他。别的还好说,因为他是撞了头,便水米都不进,强灌进去便都会吐出来。

爱兰珠吓得直哭,到后来再不给他吃东西,他的体力便扛不住了。爱兰珠反倒横下一条心来,不哭了。将塔娜和萨满巫师都给撵出去……然后用自己的口含着肉糜粥,给他喂进去。

她是建州女真的公主,从小到大娇生惯养,并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她只是记得,她小的时候生病发烧了,也是吃什么吐什么的时候,额娘就是这样将饭食喂给她的……她顾不上什么姑娘家的名节,她只想不顾一切救回他。

或许是她这个法子真的管用,也或许是萨满天神听到了她的祈求,虎子这一次终于没有将肉粥吐出来,而是艰难地——咽了下去。

那一刻她开心得泪流满面,却腿一软瘫倒在地。

她连续数日不敢合眼,这一刻终于累得熬不住了。

这中间她阿玛孟特穆都督,她二哥董山贝勒也都进来瞧过。主要是怕她身子累垮了,说为了这么一个包衣小子不值得。她便洒了泼,断起脸盆将二哥给泼了出去。

父兄见她如此坚决,便也都无奈,只得由着她。

塔娜心疼她,劝她去歇歇,塔娜说她自会帮着格格好好照顾那包衣小子。她却还是不放心,最后只是挤在他身边儿,侧着身儿,不敢挤着他,勉强地睡了一觉。

就是这个晚上,她竟然听见了虎子在昏迷里小声地哭.

她先时以为自己是睡迷糊了,立起耳朵听了良久,才确定不是幻听。

那是不是说他是清醒过来了?

她一欢喜,便直接从梦里腾地坐起来。

瞧见的却不是他醒过来了,而是他揪着被子,小声儿地,哭了一脸的眼泪……

这不是她认得的那个包衣小子。

她认得的那个包衣小子,是被吊在马厩房梁上,被孔武有力的家臣,用皮鞭子蘸着凉水整整抽打了一天,被打的浑身上下没几块完整的皮肉,却还是不肯屈服的硬骨头;

她认得的那个包衣小

子,是一天到晚尖嘴滑舌,一双眼珠子滴溜溜乱转,贼得跟个猴儿似的家伙;

她认得的那个包衣小子……是能在夜晚抱着小马驹,带着恬然的微笑入梦的。

怎么会是眼前这个悄悄小声哭泣的——孩子?

她侧耳细听,听见他原来是在梦里喊“娘”。他说“娘,你去哪里啊,儿子好想您……”他还嘀嘀咕咕地说:“爹,儿子不孝,儿子只能在女真忍辱偷生,今生都不知道何时年月才能替家人报了这血海深仇……”

还有他一个一个在昏迷里呼唤过去的人名……

爱兰珠便愣住了。

袁。

一个一个的名字,都是袁姓。

她惊得从炕上直接掉到地下。

袁家死于她二哥与蒙古联手,就算外人不知,她如何能不知?!

她死死捂住嘴,只能劝慰自己说:也许错了呢?这世上姓袁的多了,不是只有辽东总兵袁国忠一家。他也不过是恰好姓袁罢了,一定不会是——袁家的子嗣。

可是她虽说如此宽慰自己,却也从此便对他更加小心地保护,唯恐被二哥知道他的身份。家里的兄长,大哥宽厚,二哥却刻薄。只可惜大哥死于战场,于是继承阿玛的只能是二哥。

二哥跟叔叔之间的卫印之争尚且不休,更何况是对世仇袁家的公子……她便恨不能如影随形,将他拴在身边儿,一言一行都瞧清楚了才放心。

饶是如此,可终究人算不如天算。

也许是看她对这个包衣小子太过爱护,阿玛和二哥不敢拦阻她,便将塔娜叫去问话,就问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塔娜也是一根筋,没作细想,便将那天的事原原本本都给说出来了。

塔娜也是感念虎子的英勇,于是言谈之间便将虎子的骑术和勇敢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遍……

却不想,董山由此生疑!

只因为汉人多不善马术,更何况是这样高超的马术。且女真多年与袁家军对垒,对袁家军的训练及战术甚为了解。于是董山便从塔娜的描述里,窥出了袁家军的苗头来。

只不过董山并不能凭此一事便确定虎子就是袁家的后代,只担心兴许是袁家军哪个将领的亲属也说不定。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只要这个少年与“袁”字挨边儿,便叫他不能不小心提防。

董山倒是没想到妹妹早已窥破其中关窍,他先用软的,哄着妹妹说,这样的包衣小子总住在她的屋里也不合适,毕竟男女有别,说要将那小子挪到其他屋里去,自会吩咐人好好照应着。

董山自是没想到,爱兰珠断然拒绝。那一刻甚至要与他拼命一样。

他心下的疑心便不由得更重。

这般将养了大半个月后,虎子这才终于好了。可是爱兰珠却瘦了一大圈儿。

况且这半个月来两人几乎就是同吃同睡,院子里那班半大孩子便传出些闲话来——说的不外乎是格格看中了他,留他在屋里,夜晚干那偷偷摸摸的事。

更有的传,说半夜起来撒尿,就总听见格格的屋里发出异样的动静。仿佛是格格疼了又舒坦了,而那个小子一直闷哼,撞得炕上的柜子都跟着吱吱呀呀摇晃不休。

虎子便激了。他自己怎么着不要紧,人家爱兰珠还是个云英未嫁的闺女,更是格格啊!

他便跟那烂嘴丫子的打成一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