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57.22就算你不要,我也非要给了你(2更1)

“滚开,你怎这么不知廉耻?!”虎子也一震,却还是强力推开。

“不知廉耻?”爱兰珠面颊绯红,身上的力道却丝毫都不减轻:“你所谓的廉耻,是你们中原人的自己定的,却不是我女真人的说法。在我女真,追求自己心中所爱,又有什么错?”

“爱你个鬼!”虎子纵然力大,可是毕竟是被压在下头,且浴桶狭窄不利于舒展。更何况从小骑马的爱兰珠,力气远非普通中原女子可比,饶是虎子也真有些拼争不过,他只能怒吼:“你追求所爱,你问过人家爱你么?你这叫强扭的瓜不甜!”

爱兰珠用尽全身力道向下压虎子:“甜与不甜,吃过了才知道!”

虎子见怎么说都不行,便是一声怒吼:“我现下已是大明朝廷命官,你胆敢这样对我。若你父兄知道你所为,他们还不剥了你的皮!该”

爱兰珠却是一声娇笑:“可是这般的事情,女子总归是更吃亏的那一方。纵然你不真的要了我,可是我也一样可以说你要过了我了!“

这样无赖的丫头蹂!

虎子大怒,便运足了力道,一脚踢在浴桶壁上,木板应声而碎!

桶里的水哗啦地便涌了出去,手脚解了水和空间的束缚,虎子趁势扬臂,一抖手便将爱兰珠整个抛到了一旁!.

兰芽赶到的时候,正是这样一屋子狼狈的时候。

一地的水,家具都给淹了。虎子松垮垮披着一件外袍,立在正中;爱兰珠一身的湿,还扯开领口,可是死死抱着床架,就是宁肯坐在一片狼藉的地上,死活就是不站起来。

被砸晕了的双喜也醒了过来,找了另外一套衣裳穿着,手按着脑袋,两眼恼怒地瞪着爱兰珠。

息风也已经赶到了,却显然有些不好决断。

一瞧这架势,兰芽便只能叹气。吩咐双宝先将双喜带出去,然后叫息风派人在门口守着。闭了院门,不许这消息传出去。

虎子见兰芽来,这一口气才舒了,可是随即却又气不打一处来——这样的场景,该是叫她看见的么?

兰芽上前推着虎子:“你先换衣裳去,别扰我跟爱兰珠说话。”

虎子也知道自己这一身狼狈,便恨恨地又瞪一眼爱兰珠,这才转身走了。

兰芽靴底小心地踩着水,走过去将房门掩了,这才回身笑:“爱兰珠,屋子里没有旁的人了,你便松了那床腿儿起来吧。看样子也抱了大半天了,胳膊都算了吧?快起来散散。”

爱兰珠这才狼狈地松了手,站起身来的时候已是摇晃了。

却还是逞强,恨恨瞪兰芽一眼:“你还知道来,啊?我叫你们大明的官儿找了你好几回了,你不可能每一回都是没听见。你是故意不来见我!”

兰芽上前扶着她坐下,兰芽自己回身也坐在一把椅子上。两人都盘起了腿儿来,免得脚面又都泡到水里。

兰芽说:“咱家自然知道姑娘找我,可是咱家一想,我纵然来了,又能帮得上姑娘什么呢?姑娘的心结总归还是在虎将军身上,咱家也做不得虎将军的主不是?“

爱兰珠平静下来些,垂头不做声。半晌才道:“算了,我想叫你来,就是想看你还认不认得我。那个犟种死活就说不认得我了,我就想拉你出来做人证。”

“可是现在也想明白了,就算拉你出来又能怎么样?他不是不认得,他是故意装作不认得罢了,就算有你在畔指认,他若想不认,就谁都拿他没办法。”

这话说得实在,兰芽心下对爱兰珠倒是又多了一重认可。

身在高位之人,想要承认自己错了,那可真是太难了。以她的出身,自然也有高傲的本钱,却难得她能高傲得起,也能降得下身段来。

兰芽便轻轻一叹:“……只是姑娘,何苦这般自辱?咱家钦佩姑娘勇敢追爱的勇气,只是……这并非最好的法子,反倒将虎将军推得更远了。”

爱兰珠霍地抬起头来,眼中已是有了泪。

“我自然明白!我女真虽然没有你中原那些劳什子的规矩,可是好歹我也是个云英未嫁的女儿家。那点子耻辱心,我也是有的。只是,我已经没有了退路。我,快要等不及了!”

“此话怎讲?”兰芽也是一怔。

本以为又是爱兰珠故意耍小性儿罢了,可是看她此时的神情,分明已是决绝之色。

爱兰珠叹了口气:“反正既然你上一会就猜到了我的身份,也罢,我就也不妨对你直言。”

“我,爱兰珠,是建州女真的公主。我爹是建州卫指挥孟特穆,建州左卫指挥是我二哥董山,建州右卫指挥则是我叔叔凡察。”

兰芽点头。她早就猜到了。

爱兰珠见兰芽面色淡淡的,便更觉难过:“连你也觉得,我这个女真的公主真的没什么可值得尊敬的,是不是?只有我自己才拿我这个身份当回事,原来你们根本都不把我放在心上!”

兰芽没说话,可是她从

爱兰珠这般自我贬抑的态度上,便已经隐约察觉到爱兰珠是一定遇见了与她身份有关的、她不喜欢的事。

果然,爱兰珠抽噎两声便停了哭泣,伸手将眼泪擦干。

“我要嫁人了。”

兰芽心便一坠。是了,这就是这天下所有公主的必然命运。

小的时候可以在父兄身边享尽尊荣,可是一旦到了婚嫁的年纪,便要成为父兄的工具。

“嫁给谁?”

爱兰珠苦笑一声别开头去:“蒙古大汗巴图蒙克!”

“什么?”兰芽闻言便也是狠狠一惊。

爱兰珠瞥向窗外,神色淡漠:“我爹和哥哥都说,能嫁给那个人是我的造化。他们说那个人只有十八岁,相貌英俊宛若九天谪仙,更可贵的是他用情极专。要不是他的彻辰满都海去世了,他都不会再另娶。”

爱兰珠舌尖下咽下一句话,没有全都说给兰芽听:她的父兄还说过,这样能叫女真与草原联姻,借草原以壮大女真的机会,千载难逢。

从前草原根本就看不上女真,建州女真从前不过是人家大元朝治下的一个万户的头目罢了。这回却有机会与草原联姻,便是等待多年的机会来了。

“原来是这样。”兰芽垂下头去,心中也是百转千回。

“可是我不管那个大汗再有千般好,我也不愿嫁!”爱兰珠含泪悲呼:“我心里想着的人……不过是那个犟种罢了!”

她伤感地吸气:“我在女真与父兄已经吵翻了多次,我甚至绝食自杀!可是他们并不会因此心软,更不会改变主意。我知道那样也不行,我便与他们谈条件,我说这次我要跟他们最后一次到大明进贡……这次他们若允许我来了,等我回去之后便会乖乖地嫁去草原。如若不然,我死也不嫁;若是强娶,我新婚夜晚也会刀刺巴图蒙克,毁了这一场女真与草原的联姻!”

“他们无计可施,也只得依了我。我这般千辛万苦才能又来大明,我便必得趁着这次机会跟他成就了夫妻。生米煮成熟饭,才能叫我父兄断了这个念想。”

爱兰珠转眸望来,目光倔强而澄澈:“我这辈子若嫁,便必定得嫁给他。若不是他,我也不管他是谁,都死都不嫁!”

兰芽心下不由得悄然挑起一根大拇指。

爱兰珠说着却又气馁,泪珠子扑簌簌地滑下:“我也不想强迫他,可是我已经没有了退路了。他却一回来就那么不待见我,甚至都装着不认识我了,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兰少监,若你是我,处在这样的绝境,你说你还能有更好的法子么?”

兰芽静静凝望着这个伤心欲绝的女孩儿,轻轻摇头:“我也没有更好的法子。我想我也会跟你一样,如此孤注一掷。即便会被那个人厌弃,也至少是他,而不是自己不想要的人。”

“没错!”爱兰珠扬眸望来:“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今天纵然落到这步田地,我也不会放手。今天不行还有明天,明天不行还有后天……总归,我非要把我这副身子给了他!”

“就算他不珍惜,就算他还会厌弃,可是我就认准了,非给了他!”

她转回头去,目光里流露出脆弱和无助:“……就算,就算我把身子给了他,他也上来牛脾气不给娶我的话,那我也算了了一桩心事。总归,我绝不会让那个巴图蒙克得了我的第一晚去。我总归,得把我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给了,给了那个犟种!”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