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章 玄霄的那些往事

上官雪妍直到听见宸在自己脑中说话,知道外面的人都在担心她,她才收拾妥当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一出现就看见外面站成排的人,心里不由得一暖,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有很多人陪着,聪慧的儿子,以自己为主的弟弟,生死与共的朋友,衷心的侍女,还有那个让那个自己陷入迷惑的‘丈夫’。

“你们都站着这里做什么,难道在等我做晚饭吗?说吧,你们想吃什么,我去做?”上官雪妍走下台阶问那些人,把他们的关心自己记在心里。

“大姐,你……。”

“我要吃四喜丸子。”

两个人同时开口,可是要表达的意思是不一样的,云隐是想问自己的姐姐是不是没事了,有什么事可以告诉大家,可是轩辕玄霄却是开口点菜。

“好,那还有你们呢,快点说。”上官轩辕向轩辕玄霄展现一抹温柔的笑意,原来他才是懂自己的,所以他不会问像云隐一样的那些话,他知道自己不需要。

“娘亲,我都想吃怎么办,不过现在是晚上,要是吃太多我会不会吃成小胖子,我对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满意的,用娘亲平时说的话,我现在是小帅哥,以后肯定就是大帅哥。可是我要是万一吃胖了,会不会就没现在俊朗了?”轩辕云墨抬着头看着上官雪妍一副纠结的样子,还在低头展开双臂像众人展示自己的身板。

“不会的,娘亲做的饭不会让你吃了发胖的,不过晚上还是不要吃太多了,以免吃积食了,你不但睡不着还要难受。”上官雪妍捏捏他婴儿肥的脸,微笑着说。

“好了,我先去做饭了,云隐你去看看萧家母子的情况。”上官雪妍在转身离开时候对云隐说,云隐的医术是不错,要不然也不会闯出神医的名头。不过上官雪妍还是想锻炼他,自己给人治病的时候只要方便也会把他和墨儿带在身边,可以乘机教导他们。

“知道了,大姐,我这就去给她们看看。”云隐点点头说。他知道大姐的意思,让自己先去看看然后在大姐诊断的时候,看看和自己的有什么不同。

“恩。”上官雪妍表示自己知道,然后就带着雯娥走去厨房。

在上官雪妍走后那些原本站在院子里的人也都慢慢离开,全都去做自己的事去了。而云隐也拿着自己的医药箱去给萧氏母子诊脉去了,和他同去的还有轩辕玄霄。

“这孩子没什么大事了,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也不会留有后遗症,这个你们不用担心了。他受伤之后吃的都是我大姐调配的丹药,那些药都是珍贵药材炼制的,有奇效。他现在只所以还没醒来是在吸收那些药效,明早要是醒来,他的伤也就好了一大半了。至于萧夫人嘛,那是心有郁结导致的,时间久了就积压成重病了,这病以后会怎么样,就还要看霄夫人配不配合,萧夫人凡是想开一点吧,等明天我大姐诊断以后,她会开药的。”云隐一边收拾自己的药箱一边叹着气说,他知道这人和玄霄是认识的说的也就比较直接,这萧夫人的病也有好几年了,要是她一直走不出自己的心结,恐怕就是大姐也治不好他。

“凝儿,你就是为了我们父子也要好好的治病,你要实在想家,我和冷儿陪你会上京看看,你要是不敢见他们,我们远远的看一眼也行。”萧震霆听到云隐的话,扶着自己夫人的双肩极其认真的说。

“可是,我……。”萧夫人话没说完就开始流起眼泪来了。

“丝凝你们这么多年就没会上京看看?”从进屋一直没说话的轩辕玄霄开口问。

“是呀,这么多年凝儿一直不敢回去,她一直觉得自己给家里丢了脸,在加上世人都知道她已经不存在了,她怕回到上京为你或者家里带了麻烦。这事说来也是我的错,早知道现在当初我就不应该出现,她依旧是……。”萧震霆扶着自己的夫人躺在床上,可是他的话没说完,只是眼带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夫人。

“现在不说这些了,等妍儿明天给她诊断过身体再说别的,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治好她的身子要紧。”轩辕玄霄知道他没说出的话是什么,可是那些都已经没有意义了,他们现在都彼此有了自己在乎的人,那些往事就不提了。

“好,那她的病就劳烦圣王妃了。”萧震霆也知道那些现在都不重要了,于是也打住了。

“我会和妍儿说的,你们就安心住下吧,我们先走了,一会儿会有人给你们送晚饭过来。”轩辕玄霄说完就和云隐离开。

夜晚万籁寂寂,上官雪妍独自一人坐在屋顶抬头看着天空。时光易变,人心易变,时间很多事是都在不断改变,恐怕唯一不变的就只有头顶的那轮圆月。它不管沧桑变化,它依旧高挂看着世间的一切,哪怕地域不同,空间不同,圆月依旧是那轮圆月不曾改变。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这是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也许是在自己所知道的朝代的平行时空吧,可是自己真是随机出现在这里的吗?丢失的记忆,还有那些自己曾经生活在这里的痕迹,难道自己经历了二次穿越,偏偏两次都是在同一个朝代,这个几率太低了,怎么都感觉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那该死的宸明明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肯告诉自己,它要是说了,那自己还用着如此纠结吗?看来哪天给它个厉害,让它知道谁才是主子。

“妍儿,你在想什么?也不多穿一点衣服。”轩辕玄霄把手里自己的外衣披在上官雪妍身上,然后在她身边坐下问。

“没什么,只是睡不着,你呢?”上官雪妍摸着自己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其实自己早就寒暑不侵了,根本不会觉得寒冷,不过对于他的关心还是很舒服的。

“睡不着嘛,要不要喝一杯?”轩辕玄霄转身拿起自己端上来的酒拿一只酒杯递给她问。

“好。”上官雪妍接过一只酒杯说。

轩辕玄霄在两只酒杯里倒满酒,放下酒壶,也学着上官雪妍喝了一小口。两人只是端着酒杯各自喝着酒,什么都没说,一时气氛安谧。

“她是侯府的小姐,在她出生的那年,那年当时的我才三岁。她的满月宴上母后就给下旨说她是未来的皇子妃。那时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都是孩子,可是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时间慢慢过去,我们都在不断长大。在母后没去世的时候我们经常会见面,我早就从母后那知道她也许会是我的妻子,她每次进宫母后都会让我好好带着她和耀儿玩,我也遵从。六岁那年母后去世,父皇身子也一日如一日,后宫也换了掌权人,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十岁那年我中了剧毒,日子愈发的难过,彼此也都长大了,我们也就不再见面了。等她行成人礼的那天,我曾去找过她,希望她不要趟我的这趟浑水。我告诉她,她如果愿意可以嫁给耀儿。母后当年只说给她定下的是皇子,没说是哪一位,只是私下里都认为是大皇子也就是我。她和耀儿的年纪相仿,即使她嫁给耀儿,也挑不出什么理,毕竟当年母后没有明说。可是她流着泪说,她要嫁给我,这是她从小就知道的,自己现在让他改嫁给耀儿,那是要她的性命。她如此说我也不能逼迫,可是我知道我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她想必对我也一样,要有,也是兄妹之情。后来我们成亲了,我的身子愈发不好,王府里都是她在打理,也许她早就知道了会这样,所以她在没出阁之前就一直在学如何打理庶务。婚后我们相敬如宾,她是个合格的妻子、玄王府合格的女主人,我们都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也努力在扮演自己的身份。那年我的身子实在受不了上京的寒冷,于是打算找一处相对温暖的地方养身子,就带着她和侍从离开王府。也就是那年让我遇到了你,我们到行宫不久,就出现了半夜刺杀,我为了她的安全,到了行宫之后就没和她住在一个院子里。所以那些刺杀的人没去找她,当夜的人来的很多,我身边的侍卫一个一个的倒下,我也只能选择逃出行宫,就在悬崖边被他们打了下去,醒来就看见你了。我们在山谷中过了一年多,经过你的治疗,我的毒被压制住。我们出来后你有事离开,我带着墨儿回到行宫。等我回去后才知道,我消失的消息被她和耀儿隐瞒了下去。看见了我抱着一个孩子回来,她没吃惊。在一天深夜,我才知道她也怀了身孕,可是我都一年多不在那孩子肯定不是我的。在我的逼问下,她才说,在我不在的一年多里,她撑得很勉强,这孩子的父亲是他无意中救得一个人,他们也算是日久生情吧。她跪在我的脚下求我成全他们,我当时生气她的背叛,那事只要是个男人都受不了。我是恨不得杀了她,不过我当时想到墨儿,墨儿是我们的孩子,我必须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如果他出自玄王妃的肚子,那就是名正言顺的玄王府的少爷。于是我当时就把主意和他们两人说了,并且承若到时候自己一定放她们离开,也许是出于愧疚他们答应了。几个月后她生下一个儿子,我放他们一家离开,我则对外说她难产去世了。”轩辕玄霄像讲故事一样说着他和沐丝凝的过往,那些已经很久不曾提起的往事,现在他说的风轻云淡的。说完以后他又到了一杯酒,一口喝掉,就像在和往事告别一样。

上官雪妍没想到他会主动说起那人,自己猜到和他亲口说感觉不一样。上官雪妍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如此狗血的剧情,也多亏他放的开,要是换成别人那两人也许都不在了吧。他说的身份地位,他身为男人的尊严都不允许他看淡这件事,哪怕是他先不忠的。怪不得他可以强人剧毒,也可以抛弃身份诈死几年,他的忍耐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他也说了那是任何男人都不能忍气吞声的,可是他不但忍住了,还能在他当时在极度气愤之下想到对自己有利的办法。这人自己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或文字去评价他,他当时的行为也许是有点不妥,他那样的要求也算是威胁沐丝凝了,不过自己到不会觉得他狠心,要是自己,也会如此做,毕竟在自己的眼里只有儿子才是最重要的。也许就是他当时的决定,现在才会没让墨儿顶着野种的名头,他一直是以玄王府嫡子的身份度过了那两年时间,就连现在他也是圣王府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这不得说轩辕玄霄当时的决定是对的。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上官雪妍端着酒杯抬头看着天上出声问他。

“想和你携手度余生,妍儿,我们已经荒废了怎么多年,我不想把时间花费在那些微不足道的事上。”轩辕玄霄突然搬过上官雪妍的身子,让看看着自己,然后他用低沉的嗓音说道。

“你……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的?”上官雪妍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她现在也不想看到他悲伤的眼神,于是只能转移话题。

“以前的你,很纯真,很善良,很坚强。对我很好,在我伤重的时候都是你照顾我的,天天笑嘻嘻的,好像永远没什么烦恼,和你在一起我也很轻松。”轩辕玄霄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于是笑出声。

上官雪妍听着他的几个‘很’字,不由想象那样子的自己。善良到一只受伤的兔子就让自己伤春悲秋痛哭流涕;纯真到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自己都照顾不好,那样的自己,自己现在还是真有点接受不了。

“一个弱智,一个病患,我们两个能在那山谷里过一年多,命可真大。来,敬我们自己的大难不死。”上官雪妍嗤笑一声,拿着自己手里的酒杯和他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自己一饮而尽。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就像现在的我,有你和墨儿夫复何求?”轩辕玄霄再次给两人倒满酒。

上官雪妍没接他的话,两人接下来也安静的坐在屋顶上,谁也没说话,只是轩辕玄霄一直在看着上官雪妍。

也不知道两人在屋顶坐了多久,一壶酒也早就喝完了,两人只是静静的坐着,没有任何的交流好像融入了月色之中。

“我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能给吗?”上官雪妍说完就起身跳下了屋顶,也没等轩辕玄霄再说什么。她经过深思熟虑,觉得他们可以试一下,不行在分开就是,她不相信凭她的本事,会在这里无法生存。

回到屋里的上官雪妍没在想轩辕玄霄听到自己的话会如何的反应,然后在空间里泡了一会澡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上官雪妍神清气爽的起来,就看见轩辕玄霄在院子里指导那两个兄弟练武,上官雪妍也没打扰他们只是站在那里看了一下,就离开了。那是他们父子相处的时光,自己不去打扰,不如就给他们做早饭。

等上官雪妍出来的时候他们父子还在哪里练武,不过现在换成那小兄弟两人的对战,轩辕玄霄站在一边看着,时不时的说上一句,不过大部分都是说给轩辕少泉听的。

“墨儿,少泉,今天不练了,洗漱吃早饭。”上官雪妍站在台阶上看着他们父子叫道。

“娘亲,我们就来,大哥走了。”轩辕云墨拿着锦帕在自己脸上擦了一下,然会回答自己的娘亲。

“好。”

轩辕玄霄看着跑着离开的儿子们,他自己走到上官雪妍面前,看着她过了一会儿说:“今生有你陪伴足以,不知妍儿可满意?”

“现在满意,希望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一般的深宅妇人,眼里也容不的一粒沙子,如果你有一天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我有这个能力。?”上官雪妍也正式的说。

“知道,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轩辕玄霄笃定的说。

“去洗漱吧,我先去看看萧夫人。”上官雪妍说完就向萧震霆一家人住的地方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