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零九章 不该有的责难

轩辕玄霄带着上官雪妍和轩辕云墨他们转身离开,不过他想在离开前叮嘱罗知府处理好现场。他知道现场现在很乱,一不小心也许就是有冲突,这就要看罗知府的能力了。如果他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他就该考虑是不是要换一个知府了。严格来说今天这事就是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发生的事,就应该他负责。

轩辕玄霄叮嘱罗知府的时候,上官雪妍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他,怪不得很多人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此时的他对着罗知府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在他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那是他与生俱来的气质。威严,气场强大,让人生畏,看罗知府那低头哈腰的样子就能明白。他是个合格的王爷,他也一直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做什么事才会合适他的身份,才是正确的。

一个男人该有的外在条件他都具备,俊朗的外形,过人的财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这样的男人是女子心中丈夫的不二人选。可是自己真的要和他生活下去吗,就是他的身份地位如此显赫,想留在他身边的女人一定如过江之鲫,自己以后难道要在和一群女人的不断的争斗中度过吗?到那时候,那样的自己还是自己吗?自己也不敢保证他会始终如一,可是自己现在对他是有感觉的,这一点自己不否认。自己该如何做,为他做一个精于算计的心狠手来的深宅妇人,还是在感情没深厚之前自己先离开。

上官雪妍看着那轩辕玄霄一时陷入了迷雾中。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墨儿,他才得到父爱不久,难道自己就给他剥夺了吗?或者是让她失去母爱,这样对他来说好吗?

“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也不知道躲开?”陷在自己思绪里的上官雪妍是被腰间传来的温度惊醒的。

“怎么了?”上官雪妍迷惑的问轩辕玄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他的怀里。

“娘亲,您没事吧,有没有伤到您。”轩辕云墨走上前问。

“没事,你们不要担心。你们先放开她吧。”上官雪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就只能悄悄的问宸,宸告诉她,那妇人责怪她没带回她的孩子,于是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也不知道用从哪里捡起的石头,就朝她的头上扔去,偏偏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没看见那石头一样,躲也不躲的,不过关键时候被轩辕玄霄给抱着躲开了。

“不用你好心啊,你现在杀了我呀,反正我的儿子现在生不见人活不见尸。都是你,你为什么不带他回来,为什么你带别人回来,不带他回来,是不是你看我们是平民百姓,看不起我们。也对,在王妃你的眼里,我的儿子什么都不是,可是他却对我很重要。你为什么不给我带他回来,为什么,为什么,都怪你。不对,他会自己回来的,他会回来的,我要回家等他,你们放开我。”那妇人一直在不断的说,好像有点语无伦次了。

“疯妇,你可知蓄意伤害圣王妃是何罪吗?来人,让她去陪他的儿子。”轩辕玄霄本来对于她袭击上官雪妍就有点生气,现在他竟然把他儿子的死归咎在上官雪妍的身上。这要传扬出去,妍儿的名声就彻底被她毁了,那这人自己怎么能让她存活在世上。

“不要,玄霄。”上官雪妍立刻拦着轩辕玄霄,自己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走向那个看着自己眼中充满仇恨的目光的人面前,那眼中好像自己就是这场刺杀的指使者一样。

“我理解你现在的感受,因为本妃也是一个母亲,知道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意味着什么。可是本妃不能接受你刚才的话,他们在本妃的眼中都是一样的,本妃自问今天的事做的无愧于心。他们也都是本妃去救王儿的时候顺便带回来的,那是因为他们在本妃能看见的地方,本妃就是因为理解你们这些人的心情才会带他们回来。其实他们和本妃没有一点关系,本妃大可以不必理会,就是今天本妃只是带着王儿回来,你们也不能说什么。有人要说本妃身为圣王妃不能见死不救,要不然会被天下人唾弃的。你们错了,本妃只是个女人,不在乎那些,本妃今天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我的王儿,不是为了你们的亲人,本妃没责任也没义务去救他们。可是我的良知告诉我自己要救他们,至少也要带回他们的遗体和亲人团聚。本妃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不需要你们的感恩戴德,但是更不需要你的指责,因为那会让本妃觉得寒心,以后遇到此事就会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有些人也许会在心里说本妃铁石心肠,本妃敢做就不怕你们的谩骂,再说本妃做事一向都对得起自己的良知。这次本妃倒是可以和你不计较,但是错了就要付出代价。二,带人找些水性好的下去打捞遗体,等找到她的儿子,在岸边火化,然后把骨灰就散在水面上,既然他的母亲说我不能带他回来,那就让他永远留在这里吧。”上官雪妍站在众人中间,看着那些人,他们很多人都是自己救回来的。可是那些在自己到达之前就死去的,并且跌落水里的家属,看起来和那妇人都是一样的表情。他们把他们亲人不能回来的罪过归咎在自己身上,都是认为自己就该救他们的亲人,就该带他们的亲人回来,可是自己真的有那个义务和责任吗?既然没有,自己为什么要接受他们那仇恨的目光,自己可以理解他们需要一个对象来发泄心中的悲伤,可是那不应该是自己,那是对自己的不公平,自己也不允许。既然这妇人把话说了出来,就拿她杀鸡儆猴吧。

那些原本带着仇视的目光的人听到上官雪妍的话,突然都底下了头,他们没想到那圣王妃会下这样的命令。这是多么残忍狠毒的方法,死无全尸,这可是不只是死无全尸那么简单了,这是化骨扬灰,她怎么能下如此的命令。不要说那些乡绅听到吃惊,就连柯觉天他们这些自诩江湖人听到都不由得抽气,这圣王妃看来不是一个容易招惹的人,即使他们也不会把人挫骨扬灰。她却说得轻而易举,好像那是阿猫阿狗一样。

“你不能这样,不能,得罪你的是我,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不要伤害我的儿子……。”那孩子的母亲跪在地上不断的磕着头,她由于还被人抓住,只能就地跪下,她没想到自己的伤心之举会带了这样的结果。

“我们的争执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他吗,我现在只是处理他就行了,我说过不会去计较你的过错,就不会去计较,你起来吧。”上官雪妍站在原地无动于衷的看着她,现在的她看着挺可怜的。

“求求你,放过他吧,你是圣王妃,就请您高抬贵手吧。”

“圣王妃,那又如何,难道就该任你诬蔑,然后大度的说,我不介意,因为本妃是圣王妃。对于那些在本妃出现之前就死的人说声抱歉,是因为本妃救人晚了,才会导致他们的死亡。或者是说,都是因为本妃不能早知道对方的阴谋才令你们的亲人不行遇难,这些本妃是不是都要来承担过错,就因为我是圣王妃,你们是不是和她一样的想法。本妃是圣王妃不假,可是本妃不会被自己的身份所束缚,也不会做事畏手畏脚。”上官雪妍讽刺的看着在场的众人,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子,在哪个高位就要当心什么事,身为皇上就要担心自己的臣民,身为王爷就要一心一意的辅佐皇帝治理国家,如果你是县太爷就要当好自己所管辖百姓的‘父母’。自己不反对这样的规定或者说是习俗,可是也不赞同凡事被自己的身份所束缚,要承担哪些不属于自己的谩骂和侮辱。

上官雪妍承认自己现在是有点借题发挥,那妇人的怪罪让她想起了自己曾经历过的另一件事。那是在上一世她被放在基层实习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那是绑架案,由于人质家属的冲动激怒了绑匪,在得知人质出事之后才报的警。在他们到达之后也就只找到了已经没有气息僵硬的人质,可是后来那些家属把责任全怪罪在出勤的警察身上,最后闹得风风扬扬的,上级顶不住舆论的压力,把刑警队长给开除了。那是个出色的警察,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断送了他的大好前途,后来一次见他,他在街上摆摊卖水果。那件事铺天盖地的消息,很多人也都知道他,所以没有单位会用他,哪怕他能力在出色,最后只能落得摆摊维持生计的地步。就是因为他是警察,外界不知道事实的人,把错都归于他们,哪怕错不在他们,谁让他们就是那个身份,即使没错,也要背着处分。这件事曾经是上官雪妍的心结,她实在想不透为什么,他们的身份是保护民众的财产人身安全,不是他们的出气筒,这件事让上官雪妍迷惑了很久,以至于练功的时候差点出岔子丧命。

这也是上官雪妍这次为什么生气的原因,她感觉自己现在像极了那个人,要是在场的人一起讨伐她,她觉得自己就是那个人,皇帝最后会不会为了平民愤,把她贬谪了或着关押了。

“二,还不快去执行命令,难道让本王亲自动手不成。还有带走她,看着碍眼。今天这事本王不想多说什么,可是要是让本王听到什么不好的传言,本王有的是办法让那个人后悔,不要说本王在威胁你们,本王说的是实话。妍儿,我们走吧。”轩辕玄霄看着脸色不好的上官雪妍,看不样子应该不是生气好像是陷入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之中。于是开口说,她无论下什么样的命令,自己都会站在她的身后,会为她阻挡来自外界的流言风语。

上官雪妍没在说什么,就被轩辕玄霄扶着上了马车离开这里,至于剩下的事,那不在他们的关心之内。

上官雪妍他们一行人回到中华楼的后院里,天都快黑了。上官雪妍没忘了让雯娥安排萧震霆一家人。自己回到卧室关严实门窗,进入空间在莲池泡了很久,她知道今天她很情绪化,很不对劲,可是一时又找不到造成这状态的原因,只是闭着眼躺在莲池里她想梳理一下自己的心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