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九章 炼魂窟

“掌门!”

宇文乾一声惊叫,大惊失色,看着重新回到宇文乾手中的玲珑宝塔,宇文乾紧紧的皱着眉头,似乎对宇文华手中的玲珑宝塔很是忌惮,而且对于宇文华用玲珑宝塔对付王紫感到一万分的惊讶,王紫还罪不至此,掌门为何如此做?

忽然间消失的王紫也让方才紧张的战局停了下来,众人也看到了宇文华手中的玲珑宝塔,顿时都噤声了,说起长天派掌门宇文华的传奇,其中有一项当然是必须要提的,那就是他从来不轻易动用的法器玲珑宝塔,玲珑宝塔的命数与长天派捆绑在一起,而一定程度上,宇文华的实力就是长天派的实力。

世外域素来有‘上不得六十有四历练塔,下不得无底之渊炼魂窟’一说,这六十四层历练塔众所周知,那就是长天派的历练塔了,听说这历练塔的最顶层,至今也没有几个人上去过,而这炼魂窟,一般没人提起,只因最起码几千年来,仙界还没有谁能让宇文华动用炼魂窟的!

话说鬼界有十八层地狱,进得去出不来,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仙界也有不归路,此路便是通往炼魂窟!

炼魂窟是当初长天派创立的时候世外域以仙界之名赐予掌门的法器,据说是由世外域几个大家族内已经隐士的高人共同打造的,历练塔供长天派的弟子修身练性,而炼魂窟,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去处,它的存在却是相当于监狱一般的意义,是一个永远无法闯出的牢笼,而能够开启这座牢笼的人,只有长天派的掌门!

没有人知道这炼魂窟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只因从来没有人进去过,或者说也许有人进去过,但是没有人出来过,宇文华的玲珑宝塔是唯一的通道,当初对付王胤天尚且保留了这个做法,如今却是直接把王紫送进了炼魂窟!

众人表情都有些诧异,但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稍稍疑惑便恢复了平常,宇文华如此做虽值得推敲,但是也不是他们能质疑的,这个王紫,他们几乎能想到她的下场了,她的确做了让世外域几度混乱的大事,但是还没有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就将人送进了炼魂窟,这不等于宣告了‘事情到此为止’了吗?

那不明势力还要怎么查?或者说,也就不查了?几人心中各有所思,隐晦的看了看宇文华和梼杌,宇文华依旧是高深莫测的样子,梼杌却并没有对宇文华的举动提出异意,只是看着宇文华的眼神中多了几许若有所思。

“你们放开我!你们把小叔抓去哪里了?你们这群没有人性的疯子!”

这边事情刚刚落幕,众人心思复杂之际,却是传来一声女子失控的叫声,顿时吸引了众人的视线,众人看去,却见两个修士反手抓着一个穿着夜行衣的女子,那女子嘴角挂着些鲜血,双目赤红,想来方才也经历了一场恶战,想挣脱束缚,却始终没能如愿,这女子正是那夏之芙。

夏心远在看大夏之芙的时候,眉头微微皱了皱,挥了挥手,身后一个男子上前从那两个修士手中接过了夏之芙。

“你们竟然在这里布下陷阱!你们好卑鄙,为了抓人牺牲小叔,小叔这么多年为家族和门派鞠躬尽瘁都是他瞎了眼了!你们到底……”

夏之芙更加激烈的挣扎起来,虽然看到了夏心远就在不远处,但是没有见到夏温竹,夏之芙哪里顾得上别的,激动起来只管发泄愤怒,就算夏心远因此惩罚她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夏之芙灵秀的小脸有些扭曲,那边史文斌掩着唇扯了扯嘴角,似乎对于这个不知道场合和分寸的女子很不屑,不过这是夏家的事情,他乐得看戏,似乎别人的笑话总是特别令人开怀。

夏之芙的话还没有说完,她想问他们到底把夏温竹藏在了哪里,可抓着她的男子一指带着灵力点在了她的后颈,夏之芙只得瞪着眼不甘的昏迷了,那男子随即将人抬走了,夏心远则没有再看一眼,沉稳的面上多了几分无情,引得梼杌挑着眉往这儿看了一眼。

“报!家主,庄外守着得男子跑了。”这时,人群后快速的跑进来一人,在夏心远身边拱手说道。

“是谁?”夏心远问道。

“莲生……弟子看到了他的法器,是一杆笔。”来人说道,顿了顿又补充道。

夏心远微微思索,其他人也是互看了几眼,这莲生也是跟王紫一起消失的,之前也是长天派的弟子,但是如今看来,此莲生恐怕就是断史圣手莲生了,只因以笔做法器的人还是很少见的,而能将这法器用的出神入化的更是罕见了,这莲生能从众人的围困中逃脱,恐怕他手中拿的就是春秋笔了。

一时间众人有些沉重,就连宇文华也侧目,莲生,这个人虽然不是什么得道高人,但是他的身份自有他的特殊性,断史圣手的名声不是一日两日间形成的,他手中的诰金册传闻能编撰未来!

虽然虽为一个传史人物,这样的事情不能引为儿戏,但是如今莲生与王紫是一道儿的,而且关系甚密,若是莲生的笔下将今天的事情写作另一个版本,那六界的舆论立马会站在王紫一边。

说道这个,断史圣手本是闲云野鹤,不亲身参与六界内的事物,也只有这样他的故事才能亲理不帮、入木三分,可如今为何会跟王紫走在一块?今天这事情做的,到底是疑点重重啊……

“多少人去抓的?”史文斌问道。

“三十几人。”来人想了想说道,虽然不明白史文斌为什么会问这个,但是这里随便拎出来一人,身份都远高于他,他必须如实回答。

“三十几人,还叫他跑了?就算是断史圣手,一介书生,你们也奈何不了?”

史文斌牵起嘴角,有些不满的说道,夹杂了些讽刺,眼神看向了夏心远,其实这才是他的目的,想趁机嘲讽一番夏心远而已,要知道今天所有参与布局的修士都是至少天元期的修为。

“庄外负责警戒的,是史家的人。”

夏心远淡淡的回视了史文斌,在史文斌有意嘲讽的眼神下,只一句话就让他笑不下去了,今天的事情各有分工,也就是说,无能的人是史家的人,而不是夏家。

“宇文掌门,如今事情已经暂时落幕,是否可以将人请出夏府了?”

夏心远不再看史文斌有些龟裂的笑容,上前与宇文华说道,他们的事情是完了,但是夏家却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今天的事情是发生在夏家的,如何给夏家的人交代,他还需再行斟酌,还有那夏温竹……也要去看看才行。

“嗯,夏家主先忙家族之事,其他人立刻撤去,若有变故,随时互通消息。”

宇文华点头,对众人说道,此时天也大亮,从黎明到太阳升起,时间似乎过的异常的快。

“你想去炼魂窟看看她?”

待众人散去,宇文华也打道回山,乘着朝霞,衣袂飘飘,说话只是并没有看身边的人,平淡的语气也听不出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想是想,只是怕出不了那炼魂窟啊。”

梼杌蓝紫色的软甲紧贴在身上,身形健硕,面上几分阳刚几分懒散,听得宇文华如此一问,并未思索,笑着答道。

“还有梼杌不敢去的地方?”

宇文华反问,只是并没有恭维之意,他还没有必要放低姿态,最起码以他长天派掌门的身份来说,不见得不能跟梼杌讨价还价,只是高阶修士一般不会把‘怕’这个字眼放在嘴上,梼杌却这么说了,让人侧目是肯定的了。

“当然,宇宙之大,我没去过的地方也多了去了,这炼魂窟也是一样,宇文掌门倒是果决,直接将人收入炼魂窟,一了百了,梼杌佩服啊。”

梼杌说道,侧头看着宇文华,对于宇文华这么直白的做法,梼杌没有意见,最起码他还不能直接动手,因为饕餮一定会盯着他,饕餮如今已经拿下了妖界,若是因此招来妖界的敌视,这对冷殇不利。

如今这样也好,王紫是不会再出来了,他也好先行回去,将最近的事情告知冷殇,他们的正事还没有做……

“既然是王紫让你不放心,如今这样岂不是最好的结果?”

宇文华可不会认为梼杌口中的佩服是真的佩服,分明梼杌心中就是做了这样的打算,就是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世外域最近是乱了,但是乱的根源不是王紫,要想理清楚,还需先安抚了梼杌,毕竟梼杌所代表的势力更大,他要先将这个势力从这团毛线球中扯出去,才好一一捋顺了这团乱麻。

“呵呵,宇文掌门既然如此直爽,那梼杌便问最后一个问题,这炼魂窟,当真进得去出不来?”

梼杌一笑,心想倒是没有必要再跟宇文华打哑谜了,既然他把事情摊开了说,那便没什么好隐藏的了。

“我只知道入口,不知道出口。”

宇文华摇了摇头,并没有把话说满,炼魂窟的存在并没有关押过多少人,以往的确没有人出来过,他也只能打开入口,根本没有出口,玲珑宝塔是镇压炼魂窟的法器,最起码他是想不到谁有这个能力闯出来的,而且他对玲珑宝塔也有一百二十分的自信,毕竟这是仙界放在他手上的权利,能够不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处决一个人的权利。

但是他也绝不会在梼杌面前做这个保证,不论王紫闯出炼魂窟的可能性多么微乎其微,如果真有这样的奇迹,他也不会为此买单。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在世外域叨扰多日,如今事情已了,梼杌告辞了。”

梼杌笑了笑,有这句话就够了,他只需要知道,宇文华不会暗中搞什么别的动作就好,二人本就没什么交情,如今梼杌的目的已经答道,宇文华更是盼着梼杌赶紧走,梼杌如今告辞,宇文华自是乐意欢送。

“不送。”

宇文华在空中停下,只道,而在他话音落下之后,梼杌长笑一声离开,笑声还在空中四散蔓延,那蓝紫色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