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八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王紫看去,来的人可真不少,这笑的风流又和善的人正是宇文乾了,大步走进屋内,看到王紫时似乎还有些久别重逢的惊喜,只是这惊喜是不是真的王紫和宇文乾都心知肚明。

王紫认识的人除了宇文乾,还有史文斌、长孙岐,三个副掌门同时出现,还有十几个人,皆是审视的看着王紫,似乎对于这个一直有所耳闻却不曾得见的人很是好奇,当然也想知道王紫到底有没有那个价值让他们这么兴师动众的抓人。

竹屋本来就很小,一时间进来这么多人让屋内显得很是拥挤,而且王紫还注意到,这些人在进来的时候看似随意的四处站着,却将王紫四周能够逃走的路都堵死了,而且竹屋外还有不动声色围上来的人,王紫果真是好奇了,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价值,足以动用世外域这么多大佬出面围困。

“是很久不见,只是要去什么地方,为何要去,几位不给个明白吗?”

王紫开口,即便被这么多人看着,王紫仍然冷静如初,事情确实在往不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也并非完全出乎意料,最起码王紫在进入夏府的时候就已经构思过最坏的情况,或者说,她时刻都在准备着最坏的情况,而现在,还算是好的了。

王紫确实很好奇,如果就只是说她破了缥缈峰的结界,或者说他们也知道了九重屠魔劫是发生在她身上的,那也不至于如此才是,这分明是整个世外域都动了,如果说只是为了处决她,这些人是不是对自己太不自信了?

他们这样做,让王紫隐隐有种回到三十年前的感觉,那种被世外域所有家族毫无理由的驱逐甚至赶尽杀绝的感觉!可是不应该啊,她不敢说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但是有谁能联想到她就是三十年前从他们的快刀下逃脱的贪狼星降之子?

“呵呵,这个不急,先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史家家主,这位是屈南家主,这位是长孙家主,这位是尤家主,这位是夏家主,这位是宇文家主,王紫啊,再次回来,不仅有掌门人亲自来接,还破天荒的集齐了世外域六位家主,平时就算我想同时见六位家主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啊,你这面子可是大了去了啊。”

宇文乾笑了笑,跟平常一样跟王紫说笑,可他说这样的话只会让王紫更加疑惑而已,还有几个人没有介绍,但是跟六个家主同时出现的人,身份定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史宏博、屈南正德、长孙星纬、尤天木、宇文光耀、夏心远,王紫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些六大家族的决策者,应该还是三十年前那一批吧,尤其是、夏心远,王紫眼神放在了夏心远身上,目光深沉,所有的情绪都埋藏在那双深不见底的墨眸中。

这些事情都是在夏家布置的,都是要得到夏心远的一力支持的,夏心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深蓝色的长衫加身,外表只是三十多岁的模样,稳重而深沉,似乎一家之主该有的风范他一点都不缺,在六位同样地位显赫的家主之中丝毫不落下风。

可王紫却不理解,夏心远的心里到底藏着怎样的城府,或者外表看上去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他在作出每一个决策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他可能会伤害的人,她的母亲、还有她?是为了夏家在世外域长久的立足吗?是因为他没有能力与世外域其他家族站在对立的位置吗?

可无论他的理由有多少,他都让她失望透顶,对于夏家,她一直不识爱恨,可能是因为一出生就是被驱逐的人,所以她潜意识里渴望被接纳,来证明她不是那个让所有人都畏惧的异类,可她又在直观的恨着夏家,因为夏家的无能,让世外域其它家族的人在夏家的地盘上开设战场,处决的人正是她!

母亲说过夏家是她的家,那也就是她王紫的家,在今天之前,她都一直在试图让自己冷静的对待夏家,有朝一日哪怕夏家向自己低头认错,她就可以当三十年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可是如今,就在此时此刻,王紫心中似乎被冰霜蔓延,一瞬间冷到冻结。

她似乎又错了,夏家不是她的家,只有夏筱莲和王胤天,才是她的家。

王紫没有说话,宇文乾在这个时候介绍这些有什么用?是想展现一下自己的身为猎人的成就吗,这样慢吞吞的展示自己的实力,只为了让她认清楚她已经无路可走了?王紫现在不清楚的地方太多,但是却已经打消了从这些人身上找到答案的想法。

“王紫,自你进入世外域也不过几个月而已,暗中做下了那么多罪恶滔天的事情,竟然想一走了之?走了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还敢回来!我倒是看不出来,夏温竹平时道貌岸然,竟然与你这样的妖女勾结!世风日下,真是……”

史文斌眯着眼睛不屑的开口,是他一贯高高在上的语调,每句话都好像含着深深的嘲讽和鄙夷,王紫本不想理会,史家的人她从来没有看好过,对于史文斌这样的人,她理解不了他如何上位长天派的副掌门的,在这一点上,她就当宇文华瞎了。

可是史文斌越说越过分,这是开始数落她的‘罪行’了吗?但这跟夏温竹什么关系,史文斌在提到夏温竹的时候好像多说一个他的名字都是在侮辱自己一样,王紫再一次觉得史文斌的脑子被狗吃了,夏心远就站在这里,别说夏温竹没错,就算在所有人眼里他又错,夏温竹之前的身份是长天派副掌门的身份也不会改变,史文斌自以为是的‘痛打落水狗’真的会收到他想要的效果吗?

王紫黑袍下闪出一阵疾风,凝成极细的能量飞快的刺向史文斌,众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近,王紫这么快的招式史文斌也根本猝不及防,或许他根本想不到王紫会在这么高阶修士的看守下动手吧!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感觉到危险接近的时候史文斌哪里反映得过来?仓皇之间只知道后退,史文斌是炼器师,修为现在也只有天元期五层而已,他哪里看得出王紫已经是天灵气五层得人了,整整比他高出了一个境界!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挑衅王紫,不是自己找抽是什么?再说了,他对王紫也有些了解了,应该知道王紫不是那种认人拿捏得人才是,想在王紫身上占到便宜,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妖女?又是个新名词呢,对她得形容词还能怎么坏吗?她可以当做没有听到,但是要侮辱夏温竹,王紫怎么可能允许?更别提这个人是史文斌!如果非要认为她是个满手鲜血的狂魔的话,她今天第一个要碎尸万段的,就是史文斌!

“砰……”

而就在王紫的攻击快要挨到史文斌的时候,身后一道劲风拂过,后发先至,挡住了王紫对史文斌的攻击,两道能量相抗之下直接从侧面飞出,在竹屋的墙壁上豁开一个锋利的口子,一道发丝飘落,史文斌看着那头发缓缓的落在地上,幽幽的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刚才是宇文华出手了,如果不是宇文华,现在他是不是会血溅三尺?

史文斌猛的抬头看着王紫,伸出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指着王紫,似乎气急,也似乎惊讶之极,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为什么王紫的修为已经暴涨到了这个程度?对于她出手的招式,他一点反应的余地都没有!刚才那么快的瞬间,也许也只有宇文华有出手的余地了!

“你……女魔头!你刚才用了什么魔功!到现在都不知道悔改!”

史文斌咬着牙说道,王紫看了看宇文华,果然他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护下史文斌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史文斌要是再说些这么不经思考的话,就算事情因此一发不可收拾,她也要先让这张嘴永远闭上。

“灵力而已。”

王紫淡淡的说了一声,如果她用的是魔功,就算是宇文华,也不见得挡得住。

“你也配提灵力!仙界的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史文斌本就激动,此时似乎被王紫漫不经心的态度更加激怒了,那样子看上去就好像对他不屑一顾一样,刚才在众人的眼中被王紫险些攻击到,史文斌又是积极好面子的人,冲动起来的时候很容易忘记场合,几人也淡淡的瞥了一眼史文斌,对于史文斌的冲动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这样被一个已经在他们掌控中的人气的事态,就算众人面上不显,心里也是不屑的。

史宏博表现的明显一些,眉头皱了起来,毕竟史文斌是史家的人,现在让他史家家主面上无光,只是史文斌却没有注意到史宏博的警告,还是宇文华觑了他一眼,那样淡淡的停留的视线,却好像带着及其浓重的警告意味,那眼中暗含的锋芒似乎直接刺进了史文斌的骨髓,让史文斌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面上一白,刚才是宇文华出手救了他,他没有表示感谢反而在危险解除之后就将怒气直接对上了王紫!

虽然王紫看上去是被困的人,但是那从容不迫的态度,好像根本不在乎一样,似乎是王紫这样的态度让他预想中的成就感没有实现,反而是自己在她手上吃了亏折了面子,这让他怎么都无法淡定下去!

此时被宇文华的眼神一瞥,似乎在那样淡然的视线中立马看到了自己的丑态,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如此对比之下,让史文斌颜面无光的同时也心声怨怼,自从在见到王紫的第一眼开始,就没有对这个弟子有过好的印象!而且就是她,让他屡屡失态,如今更是让宇文华侧目,要知道长天派的副掌门,只要宇文华一句话就可以换人!

“我不是仙界人,何来叛徒一说?”

王紫皱了皱眉头,看向宇文乾,这是他们一致的认识吗?或者今天兴师动众的由头就是这个?这帽子是不是扣的有点大?她此生最不喜的两个字,竟然被人用来形容她?

如果是因为仙界无法接纳一个经历九重屠魔劫的人,她可以不在乎,毕竟仙界的人认为九重屠魔是坠入魔道的标志,而且是极为凶残的魔,可是她还什么都没做,他们就可以给她定性吗?

“王紫,当日辞海内九重屠魔劫降下,对象是你吧?”

宇文乾还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肩膀上刺金的猛虎仍旧衬的他几分威严和几分凶悍,只是让他控制的很好,宇文乾问王紫,但那样子似乎已经是肯定了。

“对。”

王紫看了看众人,似乎都在等着她点头,尤其是史文斌,在王紫点头之后表情不屑,隐隐哼了一声,似乎找回了些平衡,只因众人的视线再次回到了王紫身上,而且是带着看敌人一样的视线。

“如果你就此坠入魔道,永远不与仙界往来也就罢了,可你偏偏回到了世外域,王紫,你该知道长天派本来对你寄予厚望才是。”

宇文乾接着说道,王紫微微皱眉,有些不想听宇文乾的话了,是对她寄予厚望还是一直防着她,她心里不清楚吗?何必在要打她的时候给她这么一颗甜枣?他们之间的友情牌真的存在吗?

“也罢,如果你肯说出你背后的人是谁,我们可以考虑放了你,并且……放了夏温竹。”

宇文乾收起了脸上的散漫,忽然间变的有些严肃,王紫则是一头雾水,众人的眼神此手都看向了她,似乎在等着她‘坦白从宽’,但是什么是‘背后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人能指挥得了我。”

王紫看着宇文乾的眼睛说道,这样子虚乌有的指控,王紫还能说什么为自己开脱吗?他们心里分明已经有了答案,而且也不会受她的影响而改变,可笑的是,竟然用放了她和夏温竹为条件来引诱她?

“那破缥缈峰结界是你一人所为吗?九重屠魔也是你一人担下吗?史语儿的事情难道不是你一手策划吗?当日不是你放走了史语儿和她的同党吗?”

宇文乾看着王紫的眼睛,有些逼问的意思,气势也凌厉起来。

“呵……”

一声低笑,里面有着数不尽的嘲讽,王紫眼眸眯起,毫不退让的看着宇文乾,只是再度看面前的人时,似乎在看一个白痴一样了,王紫敢发誓,自己两世为人,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天比今天过的还要荒唐的,宇文乾义正严辞的指控,为何让她如此想笑?

“宇文乾,缥缈峰的结界是我所为,担那纸糊一样的结界,在你眼中坚不可摧,在我眼中却不过尔尔,九重屠魔劫也是我引来的,三重屠魔我也照样经历过,何须他人出手相助?至于史语儿,你是说我跟她是一伙的,夏温竹又是我的帮凶?是这样吗?”

王紫说道,宇文乾哪里还当得她一声‘宇文副掌门’吗?这样得神逻辑他们是怎么组建起来得?如果她跟史语儿是一伙得话,为什么没有跟史语儿一起跑,为什么现在还要再返回来?但是王紫清楚得很,现在说这些只是浪费口舌而已,说的越多,他们只会认为她垂死挣扎而已。

“难道不是吗?”

听着王紫一一承认了之前的事情,也能感受到王紫一瞬间疏远的态度,就好像亲自掐灭了最后一点和谈的可能,宇文乾压抑住心中的怪异,莫名的觉得现在的王紫让他有些忌惮,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问。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王紫轻启唇瓣,吐出八个字,这种被硬是扣上叛徒的帽子还真是不好受啊,她以为她会很不在意,可事实上不是,从进入世外域那天开始,她就知道了当初父亲的事情存在蹊跷,也一直在调查当年的事情,想要还原事情的真相。

好不容易在有了些进展的时候,史语儿的逃走,暗中势力的再次布局,宇文晔的不配合,让她在揭开真相的过程中遇到的阻碍,不得不停了下来,可是当她想揪出幕后黑手的时候,自己却被按上了跟他们一伙儿的标签!

这种生生被冤枉的感觉,王紫形容不出她此刻的感觉,只有冷,是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初父亲被生生冤枉成魔界的奸细,想要摧毁世外域,而如今的她,被冠上了叛徒的罪名,呵呵,没有为父亲洗脱罪名,她也受到相同的待遇!

那父亲当初的感觉,是不是也如她此刻一样,这个道貌岸然的仙界,修的越长久,人情味越淡泊。

“哼,或许你应该见一个人才是。”

宇文乾哼了一声,似乎在表达自己的不悦,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是想借此甩去心里的动摇而已。

王紫并不感兴趣的看去,却见一人漫不经心的晃着走进门内,一身蓝紫色的软甲,面目戏谑,看到王紫时还特意多看了几眼,歪了歪头,表现出些许诧异,实在是王紫如今的修为跟月前相比,进步了太多了。

“饕餮怎么没有跟你来?他会放心你?”

那男子也没理会屋子里还站着这么多人呢,就这么直接的问王紫,好像两人之间多么熟悉一样,可事实分明是,王紫跟他之间有过一场大战,而且他还是冷殇的人!此人正是梼杌!

“为何不放心?”

王紫反问,当然不会说饕餮现在就在赤灵里关注着外面的一举一动,王紫握紧了双拳,指尖触及到那金玉扳指,梼杌应该知道金玉扳指在她手里才是。

“呵呵,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提也罢,只是也算是老朋友,今日没见到可惜而已……哦,对了,作为证人出现在这里,当初我杀了几个黑衣人,剩下的人确实是被王紫放走的呢。”

看着梼杌脸上丝毫不心虚的笑,王紫才算了然,推动这件事情进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梼杌应该功不可没吧,梼杌分明时忽然闯入世外域的,那日跟他打过之后梼杌没有离开,反倒是留在了世外域,在王紫离开之后做的事情,定然不少!

而找现在的样子看来,宇文华不可能不知道梼杌的身份,不然梼杌如何能在世外域横行?也对啊,冷殇在明,他想要做什么事情直接亮出自己的身份就可以,梼杌如果想对付什么人,根本用不着自己亲自动手!

当初三个创世主之间的战争都足以让六个界面变得乌烟瘴气,更别说现在单独面对世外域的时候,长天派或者六大家族此时又能说什么?别说王紫做的事情确实有迹可循,就算是完全无中生有,世外域要想与冷殇的意思背道而驰,都要小心掂量!

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条,梼杌已经在怀疑她了,那冷殇那里应该也是知道的了,只是他们应该还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是有些蛛丝马迹跟王紫对上了而已,如果他们有足够的把握王紫已经在纠集宿雨当初的人马了,就一定会亲自动手,而不是这样不确定的假手于世外域了!

“你为何要陷害于我?”

王紫心中联想到了种种,一时间确实有些乱,但是很快就稳下来了,王紫冷声质问梼杌,虽然心中已经理清了思路,但是面上却不能不这样问,否则定会让梼杌更加怀疑的!

“不不不,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我与你素不相识,虽然刚见面时不那么愉快,但是我堂堂梼杌还不至于用陷害这么低级的招数啊,只是我也很好奇啊,仙界怎么就窜进了这样一股邪恶的势力啊,如果能帮助世外域找出这伙人,我岂不是功德一件?”

梼杌伸出食指漫不经心的摇了摇,表示自己确实没有说谎,而且给出的理由还充分的很,这样自称自己就是梼杌,让王紫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王紫收回视线,身形一闪,身形极快的冲出,选的方位正好是史文斌所在的地方,王紫的速度很快,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冲出去倒也不在话下,但是王紫快是快,众人的反应也不慢,尤其是梼杌和宇文华,不动声色见已经跟着冲出,一前一后再度拦住了王紫的去路!

其他人追了出来,面对王紫这样突然的逃跑,似乎就认定了王紫将叛徒的罪名坐实了,瞬间形成了包围的事态,更别说原来在这小山之上就布局着两百多天字级别的修士,现在更是虎视眈眈!

王紫脚步规律的移动着,因为梼杌的出现再次打破了她的计划,如果没有梼杌的参与,王紫面对的就只是世外域,但是现在,王紫面对的还有梼杌和他背后的两个创世主!

这样的情况下王紫的实力又能拿出多少?

“带她回长天派。”

在王紫这里还没有思考出个结果的时候,宇文华开口了,淡淡的声音却夹杂着不容置喙的命令,这是在下令捉拿王紫了,那么周围密密麻麻的人也不用等下去了!

宇文乾率先攻上来,招式凌厉,连环出击,似乎根本没有留手,更是在响应宇文华的命令!

王紫迎上宇文乾,还有别的攻上来的人,同时面对这么多人,王紫周旋片刻还可以,要想逃出去却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璃王鼎定然不能用,那就是冷殇的作品,斩天剑此时不是亮相的时候,日前异象刚起,青龙他们更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

如此束手束脚的打法,王紫都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太极图中的大招还能让王紫应付得了这些人,但前提是梼杌和宇文华不出手!尤其是梼杌,他已经见识过王紫的大招,如果再次交手,定不会像上次一样仓促了!

心急之时,王紫祭出了一个传送卷轴,虽然逃跑这样的事情她还没有做过,但是情况不利的时候,走为上策!

只是王紫快,却没有快过一直盯着的宇文华和梼杌!宇文华和梼杌同时动手,只是宇文华手中却是忽然扔出一座玲珑宝塔,那宝塔散发着金光,速度极快的笼罩了王紫!

王紫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像是几百倍的重力同时加诸在她身上,压的她喘不过气来,而后便是一阵拉扯的力量,她的身形不受控制的离开了原地,却不是她的传送阵,而是被传送到了另一个位知的地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