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七章 闯入陷阱

“莲生就在这里等着,其他人回契约空间,我跟九幽进夏府。”

王紫稍微想了想,沉淀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让不该有的情绪出来干扰她,夏家,她想过无数次会怎么回来,但事实上时隔三十几年再回来的时候,却是如此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还不能光明正大进去,为的是夏温竹的安全。

“不是,我……好好,我在这放哨,你们注意安全。”

莲生下意识的想反驳,但是话一出口就止住了,现在是非常时刻,亲亲主人对这夏府的认真非比寻常,容不得他讨价还价,莲生只能在心里再一次吐槽人活着还不如兽,嘴上却立马认真的回道,身板一直,就差没有来个军礼了。

王紫召回其他人,只跟九幽快速的潜入夏府,避开夏府巡逻的弟子,挑选了一个亮着灯光的院子,九幽带着王紫穿过院内的结界,在丝毫没有让结界主人察觉的情况下进入院子。

“娘,你就不能让我去看看小叔吗?已经这么多天了,谁知道他们有没有虐待小叔啊,娘,娘,娘亲,你就让我去吧,让我去一次也没什么吧,大不了娘陪我一块儿去嘛……”

王紫和九幽贴着墙站定,却刚好听到屋内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芙儿!”在那女子软软的撒娇之后,换来的却是另一个女子严厉中带着些苛责的语调。

“娘,干嘛这么凶啊,芙儿又没做错什么……”先前的女孩有些委屈的说道。

“不要再摆出这幅表情,你也知道已经很多天了啊,自从你小叔出了事你就一直在我耳朵跟前嗡嗡,你求我有什么用,现在连我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小叔是长天派的副掌门,连你小叔都会受到这样的待遇,你以为现在夏府还能有谁不听命令敢去看你小叔的吗?”

另一个女子严肃的说道,似乎想大小女孩的注意,声音越来越严厉,在她说完之后,半山都没有听到那女孩继续的声音。

王紫却是看了看九幽,着两个女子说的人就是夏温竹了吧,夏温竹只是被软禁,但是听那女子的话,好像对夏家的影响比外人看来更严重,连自己人都不能去看!

“可小叔只是被软禁,又不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我去看看小叔都不行吗?他们还怕我救走小叔不成?”

那女孩委屈的说道,但是似乎并没有听她娘亲的劝告,没有悔改之心,还是坚持想去。

“砰……”

“芙儿!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当初你不去长天派已经让家主很生气了,现在你小叔还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你区却非要违抗家主的命令去看你小叔,再这样任性下去,你非要毁了你自己不成!”

现实一声拍桌的声响,还有几声打碎茶具的声音,然后是那母亲有些气急的声音,似乎真的对这件事情很担心,如她所说的,那女孩对去看夏温竹的执着可能真的会害了她,那母亲说话的声音有些急促,但是很快这一次很快就得到了女女孩的反抗,似乎越是被这样数落,越是忍不住反抗。

“我又做什么了,娘亲,你是我娘亲,为什么也这么说我!我就一定要听从家族的安排吗?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就算我成不了小叔那样德高望重的长天派副掌门夏家就不认我这个子弟了吗?呵呵,好,您以前一直说小叔是我们所有小辈应该学习的榜样,可是现在呢?小叔作为长天派的副掌门,不照样被人陷害以至于软禁吗?”

“家主的安排就一定是对的吗?既然培训养出小叔这样的佼佼者,为什么在小叔落难的时候不帮助小叔澄清却要推他一把!夏家就是这样的!帮外人不帮亲人,落进下石吃里扒外,这就是我应该引以为傲的家族吗?同样是六大家族,为什么夏家要这样无能!听说父亲的大姑姑当初也是被这样软禁,可是后来呢?要是这就是夏家,我宁愿不做夏家的人!”

“啪!”

那女孩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王紫正侧耳细听她所提到的‘大姑姑’,在夏温竹一辈中,能被称作‘大姑姑’的人就还有夏筱莲了,不知道为何,王紫心跳有些快,那女孩表述的那么激动,好像关于夏筱莲的结局并不好,而夏温竹的结局也不会好一样,可是夏温竹明明跟她说过,母亲过的很好啊!

王紫还想听,几乎想立刻闪身进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问清楚,但是那女子却没有继续说了,被一生响亮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是那母亲打了她,忽然而来的寂静,静的让人有些窒息的感觉,似乎两个当事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出震住了。

“芙儿……娘是为你好,娘不是故意的,隔墙有耳,家主怎么做自然有家主和长老们的道理,你说这样的话真的会害了你自己,还会害了很多人!”

半晌,那母亲说话了,出口的一声‘芙儿’有些颤抖,似乎在隐忍着对那女孩对心疼,让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出手,肯定疼的不只是那女孩,那母亲语气有些软化,想劝回那女孩不要又这么偏激的想法。

“呵呵,会害了很多人……”

那女孩有些生硬的笑声响起,平淡的听不出情绪。

“芙儿……”

那母亲担忧的唤道,似乎心里还在后悔着刚才自己失控的一巴掌,还有自己的举动会不会造成什么相反的效果,毕竟这女孩的样子看上去并不像是能够冷静思考并且舍身初定着想的。

“芙儿!”

那女孩似乎动了,脚步声在慢慢接近门口,身后却传来那母亲加重的声音。

“娘亲,您休息吧,芙儿不会去找小叔了,芙儿还不想害了小叔,天都快亮了,您也该放心芙儿才是,不必派人跟着了。”

那女孩冷静的声音传出,说是冷静,更多的却是没有情绪,身后的人无言,似乎两人的对话就此结束了,然后是门开启的声音,那女孩走出来,在门口顿了顿,才离开院落。

王紫听着屋内也没再有动静,半晌后那母亲似乎也只是常常的叹了口气,才座了下来,似乎也相信那女孩不会再做什么了,最起码在今晚,做不了什么了。

王紫和九幽闪身离开院子,奔着刚才那女孩离开的方向追去,夜色中王紫的眼睛沉的有些厉害,她忽然觉得很多事情跟自己的认知都出现了偏差,比如说母亲现在到底好不好?就这么大一个夏府内,母亲到底还在不在这座围墙之内?夏温竹之前对她说了谎吗?如果是,那又是因为什么?

九幽只紧紧的跟在王紫身边,无言的陪着她,这些事情终究要水落石出的,就算是不幸的事实,王紫也会追根问底,而他要做的是让王紫好好的,不管不久的将来会面对什么,都要让她坚强的挺过来。

不久王紫已经和九幽再度追上了那女子,在夏府高高低低的院墙间穿梭,直到进入了一个院子,似乎是那女孩自己的院落,王紫微做思索,并没有立马进去,似乎在等着什么。

而过了半晌,就在那女孩进入的房间后窗外,一道黑影闪过,几乎无声无息,几个起落间就已经奔向了另一个方向,熟练的躲过了巡逻的人,似乎一切都进行的悄声无息,但王紫一直都盯着这里,猜想那女子这么想见夏温竹,越是被打压,越是反抗的厉害,果然,在王紫等了一会儿之后,那女子就准备好一切出来了。

王紫就不远不近的跟着那女子,七拐八拐的在夏府穿行,有时藏在房顶等待时机,有时隐匿在树林中躲避巡逻,那女子做的奇迹谨慎,修为应该也不低才是,就这样躲躲闪闪的来到一座小山,这样的小山在夏府并不少见,因为夏府就建在山上,借助地形的优势,开辟出许多不同寻常的玩意儿。

有一条小路通往小山山顶,但是看得出,这山四周的守卫却是分外的严格!那女孩停在了小山外,迟迟没有动静,王紫和九幽隐在树上,很快就知道了那女孩不动的原因了,负责看守这里的修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整座小山密不透风的围了起来,一刻不放松的看着。

光这座小山的守卫,几乎是王紫一路走来见到守卫的好几倍,里里外外至少有两百修士,最关键的是,就在目之所及的地方,看到的几个修士都是天元期的修为!

王紫简直惊讶,这里就是软禁夏温竹的地方吗?他们哪里找来饿了这么多天字级别的修士!夏温竹是天灵期的修士,用得着如此严密的看守吗?就现在的情况,前面那女孩虽然修为还可以,但是想躲过这么多修士的六识,根本没有可能!就算是她想进去,也要费很大的功夫!

“九幽,你也先回赤灵,我自己进去。”

王紫看了看九幽,在神识中说道,九幽肯定能进去,但是她却要费些功夫,既然不能一起行动,不若她自己去自在一些。

“好,你小心。”

九幽顿了顿,有些不放心这山上的防守,再说夏温竹是不是被软禁在这里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是王紫既然要去看,他便先退开也无妨,九幽揉了揉王紫的头发,手搭上王紫手腕上的火焰形印记,身影很快消失。

王紫取出了慧远方丈曾经送给她的隐身黑袍,动作小心的披在身上,敛去气息,虽然巫术对与隐身来说效果更好一点,但是这里都是高阶修士,她还是小心一点微妙,至于这件黑袍,王紫倒是更加疑惑了,这件黑袍能适应的灵力似乎没有止境,可它本身却没有丝毫灵力波动,像是一件普通的衣裳似的。

但它确实从王紫还没有灵力的时候一直陪她到现在,而对这件黑袍每次使用的效果,都是意外的好,以至于王紫现在再一次用到的时候,一点都不怀疑它的能力。

王紫没有立马动,想看看之前那女孩会不会再有动静,或是就这样原路返回,时间在一点点过去,夜色已经不那么浓郁了,山间的气息有些潮湿,这代表着黎明快到了,王紫还好,她习惯了无声无息的等待,但是那女孩一定等不了多久了。

果然,一个黑影从一侧直奔通往山上的小路,起初并没有引起看守修士的注意,那黑影是循着守卫的微小空袭闪去的,但是那黑影也并没有走多远,就被一个修士发现了!那修士一声地喝,直接拔剑刺去,不由分说,那黑影要防御必然会更多的泄露气息,其他人也发现了,顿时十几人同时攻去!

这边十几人去拦那黑影,其他地方的修士竟然纹丝不动,王紫看了看仍然在原地没有动的女孩,刚才那黑影是她放出去的烟雾弹,想要吸引那些看守修士的注意,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但这对王紫来说也够了!

王紫束紧了黑袍,身形一闪窜进了小山上的树林,并且刚进去就隐在了树上,敛去气息,几乎完全与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不远处那边的打斗还在继续,王紫已经不敢兴趣了,那应该是那个女孩的契约兽,随时可以在那个女孩的指挥下脱离战圈,但是那个女孩要想进来,这点手段确实完全不够用的。

接下来王紫要做的是尽量快的上山顶!

王紫拢了拢黑袍,小心的观察了四周守卫的布局,闪身越到下一个预测好的地点,过程中没有泄露一丝气息,好在王紫现在的修为也已经是天灵气巅峰了,目前的这些修士想要发现她基本不可能。

小山上除了那条小路,其他地方都是层层叠叠结界,还有事先布置的陷阱,王紫不能走那条小路,因为那小路上的守卫是其他地方的三倍,若从那里走,几乎是跟那么多修士近距离的擦肩而过,即便有黑袍和修为双重保障,王紫也没有把握能够通过。

而走其它地方王紫必须很小心很小心,避开各种陷阱,直到眼中渐渐看到开阔的地方,视线中出现一座亮着等的竹屋,四周都环绕着翠竹,此刻的竹叶上沾浅浅的一层水,天已经有了些许清亮。

竹屋被一圈篱笆圈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环境很别致,清雅的感觉,在这里三层外三层的严密防守下,却是这样一个清静的小院,王紫几乎肯定,夏温竹就在那盏灯火下了,因为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像极了夏温竹。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现在距离王紫最近的修士只有十步左右,就站在那小院的门口,这里饿守卫又多了一倍,而且修为都增加到了天灵期!这样的阵容不得不让王紫重视,什么时候天灵期的修士这么普遍了,而且还都来做守卫了?!

可现在王紫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了,夏温竹有可能就在竹屋内,王紫现在已经骑虎难下,肯定是要奔着一开始的目的进去的!

外面的防守虽然严密,但是院子里却没有见到任何修士,形成一圈真空地带,这样的话外面的修士一定时刻都盯着这片真空地带,王紫要想快速的闪进竹屋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身后传来的声音却是解决了王紫此时的困扰,王紫竟有些感谢那个叫做夏之芙的女孩了,再次无意间帮了她,王紫不用可以去看,光听声音也知道夏之芙就在自己侧面不远处了,也没走小路,直接从树林中穿梭上来。

在声音刚刚传出来王紫就动了,这个时候其他人的注意力会被那边的动静抓住瞬间,而王紫却不能给予过多的关注,就要趁着这瞬间的功夫闪进去!王紫的速度太快,这样不免留下痕迹,王紫用了些巫元力,掩盖了自己行进中泄露的气息,竹屋向北的窗户是敞开着的,王紫闪身进入,从开始动作到进入竹屋,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只用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

外面的动静在竹屋里听的很清楚,王紫站了起来,看向屋内的人,屋内的陈设一目了然,一张床榻,一面方桌,有些的零碎的东西,却也清冷的很,床榻上躺着的正式夏温竹,半倚着床榻,白衣的下摆绣着翠绿的竹节,舒展的竹叶,墨发越过床榻,落在了地上,手中捧着一本未看完的书,闭着眼睛似睡非睡。

似乎也注意到外面有动静,应该也察觉到有人进了屋内,毕竟王紫这么近距离的动作,掩饰的再好应该也逃不过他的以逸待劳,可夏温竹只调整姿势一般动了动,并没有睁开眼睛看过来,似乎不管是不是有人来,他都不感兴趣。

王紫的眼神落在夏温竹身上半晌,才走仅几步,夏温竹的身上察觉不到一丝气息波动,像是一个没有灵力的普通人一样,王紫有些疑惑,难道是他们还封印了夏温竹的轮海?那外面还派那么多人看守?

只是再见到夏温竹,王紫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但是最起码稍稍松了口气,因为夏温竹还是安全的。

“夏……温竹,我的母……”

王紫开口了,边说边摘下了头上宽大的帽子,她还是叫不出那声堂哥,虽然在心里设想过很多次,但是每次叫的时候却无法叫出,听了夏之芙之前的一番话,王紫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她的母亲倒是什么状况,而其他的事情自然要靠后了。

听得有人说话,夏温竹一顿,似乎也有些惊讶,睁开了眼睛,握着书的手似乎紧了紧,身上的气息也忽然有些起伏,王紫心中闪过一瞬间的念头,夏温竹的灵力似乎还在,也就是说他没有被封印轮海,但是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或者说从她开口到接下来的事情都发生的太快,快到王紫根本反应不过来!

而王紫在看到回过头的夏温竹时,话音戛然而止,瞳孔猛缩,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有些冰冷而凌厉,隐在黑袍下的双拳也紧握起来,呵,竟然,真的被骗了。

“你,应该是宇文华。”

王紫带着冷意的声音响起,话起的时候是疑问的,但说出口后就已经是肯定的了,看着缓缓站起的男子,方才与夏温竹的气息一模一样,现在却是忽然开始变了,变成另外一个人,气息内敛却气势破人,面无表情却威严肃然,清幽而远尘世,然一旦动手,定时要惊天动地的!

这人她曾远远的见过一面,在长天派门派大比开幕的时候曾出现过那么一瞬间,正是长天派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宇文华!

宇文晔最起码有一句话说对了,这些人果然是冲着她来的,不管跟夏温竹有没有关系,利用夏温竹在这里处心积虑的布置了这么一个全套,就以夏温竹为诱饵守株待兔,更不惜派出那么多高阶修士,还有在世外域也是位列巅峰的人物宇文华!都是为了抓她,布的局吗?

怪不得天字级别的修士会不要钱的扎堆出现在夏家,有了宇文华的参与,肯定这里面夹杂的别势力也不少了,想要一起做一件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她虽有过怀疑,但也义无反顾的来了,别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算她去打探,宇文华亲自坐镇的局,又会给她留什么破绽?就连夏之芙也不知道,恐怕整个夏家,也没多少人知道吧。

“你来的有些晚。”

宇文华轻轻开口,随意而淡然,眼眸微垂,似乎在看着王紫,但是那双悠远的眼睛却好像没有着落一般,负者手站立,也看不出敌意,只是似有若无的打量了王紫。

王紫唇角动了动,让那张精致却疏远的面上更带了几分寒霜,如果宇文华能懂王紫面上细微的表情,王紫这样已经是代表着冷笑了,宇文华,开场白要不要跟宇文晔那么像?

宇文华的辈分也许比宇文晔都还要长,现在这种时候,王紫竟然还有心情去想,宇文华到底知不知道宇文晔的存在?

“夏温竹呢?”

有宇文华在,王紫脑海中虽然在高速的运转着,思考着各种情况下可能逃离的方法,面上却不动声色,问起了夏温竹的下落,如果他们的目的是她的话,夏温竹应该是安全的。

只是看着宇文华穿着夏温竹的衣服,王紫莫名的觉得刺眼起来,夏温竹的一切,都要放在他身上才能合适,刚才宇文华施了个掩盖气息的法术,还有一个小幻术,只是这些都做的天衣无缝,竟然在王紫进来的时候,已经可以观察的情况下都没有发现!

这就是修为上的差距,一个天神期的修士,足以将一切做的不露生息,不,不只是天神期,或许宇文华的修为远高于天神期,同样不在等级内了。

“他没事,但是,你需要跟我走一趟。”

宇文华看了看王紫,似乎知道王紫在担忧夏温竹的安全,竟然给了王紫一个肯定的答案。

王紫看了看宇文华,想从他的神色中分辨他是不是在说谎,毕竟对于一个对她下套的人,是不是要相信都必须谨慎,只是宇文华面上一如既往的平静,这样的人,要么不懈说谎骗人,要么谎话说出来心率不会有丝毫的波动,他信的只有自己,无所谓什么心虚。

“我要是不去呢?”

王紫道,没有找到夏温竹,还要把她也搭进去?不管宇文华说的地方是哪里,她绝对不会认为是什么好地方,王紫暗暗知会了赤灵中的人,若是情况不对,便是逼不得已动手。

“呵呵,掌门人都亲自前来请你了,你若不去,这、说不过去吧?”

这边宇文华只淡淡的看着王紫,并没打算接话,似乎那态度便是王紫‘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那边屋外却是传来一道上扬的声线,王紫脚步微转,眼神刚刚落在门口,外面的人已经进来了,而且还不少。

------题外话------

咳咳,猜猜来人是谁?我是不会说我可耻的故意卡在这里的啊哈哈哈哈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