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六章 还是要靠自己

“你倒是进步了不少。”

王紫和九幽刚刚回到美女程序所在的房间,那美女程序就笑着说道,只是笑容里带着些冷意。

“你只是等不及了吧,才把这些人引来。”

王紫不愿意去钻研那美女程序眼中的深意是什么,直接说道,她答应过回带回五行圣人的消息就一定会的,这美女程序主动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只是因为、她的程序已经快瘫痪了。

“呵呵,说什么等不及啊?人家听不懂诶……”

那美女程序确实掩唇一笑,肩膀轻轻颤动,似乎觉得王紫说了什么有趣的笑话。

“恶魔地狱我去过了,这是五行圣人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王紫定定的看着水晶球中那美女程序,可那美女程序却只漫不经心的笑,只是在伴随着王紫的两句话,那美女程序身体也越来越僵硬,妖艳的眉眼忽然盯向了王紫,长长的睫毛下,眯起的眼中似乎闪过一连串拨动着的数字。

空中的镜面中还在上演着演阵院几个弟子所在的阵法,只见戎佩白有些疯狂的在阵法中四处叫喊着王紫的名字,其他几人似乎也很激动,只有司空长歌,看着手中渐渐消失的阵法模型,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

忽然空中的镜面像是被打碎一样消失不见,那美女程序只盯着忽然出现在王紫手中的卡片,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只是墨眸渐渐变成了绿色,变的像两颗上好的水晶,那水晶里不断的闪烁着流动的数字,半晌,那美女程序才动了动,向王紫这里走了走。

但是一直走了几步都好像原地没动,那美女程序忽然就停下了,看得出那张妖艳的脸上多了几分愁绪和不知从而来的怒气,也是,她只是个程序,永远都无法走出那个控制终端。

“呵呵,你见到五行圣人了啊,我就知道,他不会死的,我是这个世上最了解他的人,从凡间界到修真界再到仙界,只有我是一直陪着他的人,如果在三十年前也跟着五行圣人去恶魔地狱该多好,那样的话,到死也会是我陪着他呢……”

那美女程序忽然不走了,站定身体,呵呵的笑道,僵硬的身体也放松下来,修长的手指拨动着身前的头发,却不知为何说起了这些。

王紫皱了皱眉,看着水晶球上浮动这得绿色数字,就好像那美女程序的心情一样,面上平静,但是心里指不定怎么凌乱。

“三十年,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回来呢……”

那美女程序抬头看着王紫说道,好像是在问王紫,也好像是在自问。

“情愿把自己的毕生所学交给一个素未相识的人,活着真的回厌倦吗?这样带回来这个算怎么回事?既然当初创造了我,不应该负责到底吗?哈哈,这就是人类啊,这就是人类啊!”

那美女程序手指一动,忽然将王紫手中的卡片吸了过去,却见那卡片直直的穿过了那个水晶球,落在那美女程序的手中,可那美女程序却有些反常的笑了起来,绿色的眼中几乎完全没有了人类的眼睛该有的神色,完全像是一个滚动着的数字显示器,水晶球上的数字也从底端一直蔓延,已经挡去了那美女程序半个身体。

穷奇几人都站了起来,来到王紫身边,王紫却是看着那美女程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五行圣人只交代了她把这个卡片给她,可是结果是怎样的她干涉不了,而且她隐约觉得这个美女程序对五行圣人的感情并不简单,这不是一个程序该有的感情。

虽然是一个智能的程序,但是那美女程序每一句近乎自言自语的话都让人听着心酸不已,那是一种求而不得的苦楚,此生再不相见的悲恸,只是那美女程序没有眼泪,说的越多只是那机械化的表现就越强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美女程序近乎癫狂的笑着,手中紧紧握着那张卡片,水晶球上的数字已经淹没了她的身形,王紫动了动,却被九幽拉住了,九幽揉了揉王紫的短发,能把程序一直完善到这个程度,只差没有一个*了,她想死,谁也阻止不了,再说了,这对一个程序来说,或者对一个爱不到的女人来说,勉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王紫挺住,为何会是这样?着美女程序对五行圣人这样的感情五行圣人应该知道吧,那这样的后果是不是他也预料到了,就算不能如这个美女程序所愿,就算五行圣人有再多自己的打算,对于这个美女程序来说、都是残忍的,亲手把一个程序培养出人类的感情,却要让这段感情背负痛苦,这……

王紫紧了紧九幽的手,那美女程序的笑声莫名的让她心伤,可是她没有立场。

忽然,那玄铁铸的平台内部似乎传来几声噼里啪啦的声音,虽然细微但也不可能逃过几人的耳朵,已经看不到那美女程序的身影,水晶球上浮动着层层叠叠的数字,王紫看了看那玄铁铸的平台,那上面雕刻的女子与那美女程序同系一人。

笑声渐渐止住,但是那里面复杂的情感却是让整个五行空间都沉闷了许多,而在水晶球中,那美女程序的身影渐渐变淡,皮肤上也出现绿色的数字,手似乎也握不住那张卡片,掉落在水晶球中,只是那卡片忽然也在变化着,像是被高温炙烤着变形一样,金属质地的卡片渐渐融化出一滩玄铁溶液。

终究是,此生不相见……那美女程序嘴角的笑讽刺而苦涩,就因为她是程序……吗?

‘砰……’

那玄铁平台内部传来一声闷响,渐渐的从缝隙中溢出些许白烟,水晶球上的数字也忽然尽数散去,只是那水晶球中的美女程序也不见了,面前的一切都多了几分破败。

王紫看想水晶球内,底部掉落着那块卡片,只是已经融化了一半,那卡片里是五行圣人早就做好的修补程序,那美女程序明明是知道的,但是却不接受,宁愿自己毁了自己。

“走吧。”

九幽说了一生,打破了沉默。

“走吧。”

穷奇也说道,王紫应做到了她能做的,这是五行圣人和美女程序之间的事情,这是他们的选择,于王紫没有任何关系。

“嗯。”

王紫点头,心里确实被那美女程序影响到了,但也明白这是别人的故事,现在她要做的事情是赶紧想办法回世外域。

……

不久后,王紫几人已经再度回到海上,船只渐渐远离了那做荒岛,那里仍旧会是一座荒岛,也许还会有人听说这里有五行圣人的宝藏而来,但是也许再也没有人能出来了,美女程序是五行空间的控制终端,本来五行空间是活的,现在却是死的了,想要破阵出来就要几乎没有可能了,因为阵法水平达到那种程度打人,也几乎没有了。

王紫没有管五行空间内的那些修士,对一群陌生人出手相助,王紫不残忍,但也没有这样泛滥的仁慈,就算王紫没有出现在那里,那美女程序打开了五行空间一定也没打算让人出来,那些修士的命运并不会因此改变,是死是活,是他们的事情了。

“这个应该能用到了。”慕千厷手中出现一枚金色的令牌说道。

“赫!你哪来的这玩意儿!”莲生似乎很惊讶,身体一倾,睁大眼睛看向慕千厷手中的令牌,似乎想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一样。

“小紫紫打算怎么做?”

慕千厷没理莲生,能在他手中出现的,当然是百分百货真价实的,这令牌正是能进出世外域的凭证,拿着这东西也就是证明了持有者是世外域的自己人,而且还是身份不一般的自己人,慕千厷没办法多解释,因为这令牌是妙绮师傅给她的,而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四散人在世外域的地位和身份是怎么回事。

不过在五行空间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夏温竹的事情,王紫去找夏温竹是肯定的,但是此去世外域,定然不可能像之前一样顺利了,事情比他们想想的要糟糕很多。

“先去找……宇文晔。”

王紫说道,看到慕千厷手中的令牌也松了口气,记得卫子谦手里也是有这样的令牌的,因此并没有担心太多,世外域无论如何是肯定能进去的,至于会以什么样的立场出现,已经由不得她了,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再坏、也坏不到哪里了。

先去找宇文晔吧,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不想跟宇文烨再打哑谜了,宇文晔一定知道她与那些黑衣人无关,最起码会给她几句明白话。

王紫几人从五行空间出来的时候已经夜幕低垂,来到世外域的入口处时早已是深夜十分,几人进入世外域很顺利,巡着记忆中的方向,直奔宇文家。

宇文家的防御很严密,但也不足以拦住王紫几人,再说王紫也不是来杀人的,只悄声无息的潜入宇文府,几人分散开,分头找宇文晔的住处。

王紫与九幽一直往府邸的深处走,正巧碰到了当初见过几面的鸿熙,正是宇文晔的手下!

王紫跟着鸿熙穿行在宇文府中,直到停在一个偏僻的院落里,房间只有微弱的光,门口站着于浩,是宇文晔的另一个手下。

“怎么样?有没有结果?”

在鸿熙刚刚进入院子时,于浩就有些急切的上来问,压低了声音,似乎不想吵到屋子里的人。

“……我先去看主子。”

鸿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似乎很沉重,上千几步去敲门,门内似乎传来回应,鸿熙推门而入。

王紫和九幽翻入墙内,身形隐在阴影中,二人隐藏的功夫都极好,再加上有九幽都结节,只是两人现在做的事情,像极了前世在华夏搭档出任务的时候。

王紫侧耳听了听,却什么也听不到,想来是房间里的人设了隔音结界,并不愿外人听到,王紫和九幽只能等着,顺便告诉其他人她们已经找到宇文晔了,但是也用不着都过来了。

过了好半晌,房间的门才再一次开启,鸿熙皱着眉头走了出来,于浩想问,鸿熙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很快,鸿熙不知对于浩说了什么,二人一同离开了。

王紫这才从阴影中走出来,闪身来到那房间门口,九幽紧随在身后,王紫推门而入,并没有敲门的打算,而在进门之后,微弱的烛光下宇文晔那双幽绿的眼睛静静的看过来,似乎也没有感到惊讶。

“比我想象中来的晚了……”

还是宇文晔先开口,摆了摆手,没有多余的开场白,似乎让王紫和九幽随意,他则是直奔主题,果然,王紫想的没错,宇文晔知道的也许比她想象中的还多,王紫刚才在院子里的时候就似有若无的散发出气息,鸿熙和于浩感觉不到,但是宇文晔却是知道的,因为知道王紫找的就是他,还不想让别人察觉,这才支开了鸿熙和于浩。

“你知道我为什么而来?”

王紫在房间内站定,没有坐下,宇文晔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被子,仍然像是一个重病之人,脸色惨白,那双幽绿的瞳孔嵌在这样一张脸上着实有些诡异,房间内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药味,王紫有些疑惑,明明之前青璃已经给够了宇文晔药量,为什么他还是这副样子?难道骗人骗习惯了吗?

“为夏温竹而来吧。”

宇文晔说道,声音有些虚弱,只在王紫进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对于王紫身边跟着的九幽也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靠着软枕,似乎多说一句话都让他费尽了力气。

“你在调查盯着位面支柱的人,不管你进展如何,你都应该知道这些跟我、跟夏温竹都没有关系,我不指望你能帮我,我只想知道,你一直潜伏的原因是什么?”

王紫说道,她是为夏温竹而来,但是一旦来了,就不能只是为了夏温竹了,有些事情她已经不能置身事外,王紫盯着宇文晔的反应,直接扔出了一颗炸弹,果然宇文晔急喘了半晌,急促的咳嗽一声,那双幽绿的瞳孔却是死死的盯着王紫,他也许猜到很多,但万万没有猜到‘位面支柱’四个字会从王紫口中说出!

她能说出这四个字就已经代表了,她掌握的关于位面支柱的信息已经不是一星半点了!这件事情现在整个世外域都没几个人知道,她竟然已经知道了!

“你有必要专程跑一趟来问我吗?”

半晌,宇文晔似乎平缓了一些,手扣着胸口,更加虚弱的样子,王紫能问出这样的话,答案应该也了然于心才是。

“如今的世外域表面看上去完好无损,内里已经是千疮百孔,史语儿的暴露是契机,却没有引起长天派和六大家族的足够重视,世外域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连真正的危险都察觉不到,浪费了这么一个机会,你也要一直等着吗?”

王紫说道,本以为史语儿的事情会让世外域警惕起来,可结果却并不理想,好像只是把这件事情当成了一个偶然性的时间,几个不明的黑衣人出现也不足为惧,反而将目标对准了夏温竹!她以为宇文晔也会趁着这次机会咬住那些黑衣人,可也被她想错了,宇文晔似乎根本没有动。

“在这样的身体里,你还能等多久,宇文……晔。”

王紫不等宇文晔的回答,继续说道,这次是真的打开了天窗说亮话,强调了‘晔’字,虽然与‘烨’同音,但是王紫墨眸紧紧的盯着宇文晔的眼睛,似乎就是再告诉他,她说的是‘宇文晔’,而不是‘宇文烨’。

“……咳咳咳,你是在劝我早点动手吗?可如你所说,在这样的身体里,我还能做什么?”

宇文晔眯着眼睛,似乎也在分辨王紫的情绪,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这才说道,只是在他的话说完之后,王紫和九幽同时皱了皱眉,宇文晔如此说,便是不打算配合了,他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活着藏着怎样的城府,才能在王紫如此清楚他的弱点的时候,还能如此从容不迫。

“我们走。”

王紫转身,径直向门口走去,果然,她不应该来着宇文晔吗?这样的老狐狸,自己在世外域潜伏策划了几百年,又怎么会把自己的底细亮给她?就算她直说了她不会对他的计划有任何的干扰,他会信吗?

可偏偏宇文晔现在她还动不得,也想不到别的办法对这个人,世外域还得留着这么个人,前段时间的史语儿事件并没有在世外域造成她预想的后果,分明那种陌生的力量体系已经出现了,他们的人也出现了,却就这么轻松的揭过了!

这只能说明一点,世外域内部的蛀虫,更加可怕!这一点宇文晔一定比她更清楚,所以才没有动,他得等另外一个契机,或者他在自己创造一个契机,先铲除内部的蛀虫,才能放心的对付外敌。

可她等不及了,也不能等,夏温竹被软禁,她更加不放心的是母亲,不去夏家,她心难安。

“你以为……他们的目的是夏温竹?”

在王紫的手碰到门框的时候,身后却传来宇文晔仍记虚弱的声音,但也足够让王紫停下脚步。

“那是谁?‘他们’指的又是谁?”

王紫猛的回身,似乎不想错过宇文晔好不容易打算透露的信息,墨眸中漆黑的色泽有些加深,在微弱的灯光下更加神秘莫测。

“软禁了夏温竹,谁会因此忍耐不住?”

宇文晔慢吞吞的说道,王紫眉心却是一动,很显然,这个忍耐不住的人就是、她了,她已经马不停蹄的赶来了,除了她还有谁?但是宇文晔的意思是,他们的目的是她?这、又是为何?这样做不觉得兴师动众了?毕竟,夏温竹的身份还是长天派的副掌门!

“‘他们’指的是谁?”

王紫又问,针对她的人是谁?她在世外域正面接触过的人就只有长天派的人,她不信长天派的那几个掌门会将目标指向她,这不仅是直觉,还机遇对他们的并不是很多的了解,长天派的副掌门,如果瞎到了这个地步,也不会但此重任了。

可是除了他们,谁会有谁……

“能形成这样的影响力,又岂会是一个两个的人?”

宇文晔说道,还是没有回答是谁,不知道是真不清楚,还是刻意保留了。

“……无所谓是谁了,我既然敢回来,就又把握再大摇大摆的离开,至于你苦心守候的世外域,你……好自为之。”

王紫看了看宇文晔,忽然觉得自己从一开始把宝押在他身上就是个错误,他根本不相信任何人,也不打算与任何人合作,对于今天晚上来找宇文晔的事情,虽然没有什么收获,但是王紫并不后悔来这一趟,最起码她也明确了,就算将来宇文晔和他的全盘计划败在他的自以为是下,输的一踏涂地,就算她有余力,也不会顺便捞他一把。

为什么王紫似乎像认定了宇文晔会输一样?宇文晔的目的是那些暗中的势力,最终也变成了位面支柱,别说是他,整个世外域都挡不住的势力,宇文晔能做到掌控全局、稳操胜券的程度?他未免、想太多了吧。

救夏温竹之事,还是要靠她自己……

王紫和九幽快速的离开了宇文家,跟其他人汇合。

“没有收获吗?要不要再打探些消息?”

饕餮看着王紫心事重重的出来,就知道事情没有顺利,饕餮对世外域现在的格局不太清楚,但是看到王紫因此不顺心也很担忧。

“没有,暂且等等……千厷,现在能联系到四散人吗?”

王紫摇了摇头,现在应该得不到什么能真正对他们有帮助的消息了,如果真的是针对她的,众人口中的消息也不可靠了。

“不能,一直是师傅联系我们。”

慕千厷道,狭长的凤眸有些担忧看着王紫,王紫一直都是知道逍遥四散热在世外域的,但从未想到过找他们帮忙,现在会忽然问道,定然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不得不动用所有的关系了,只是他也有些奇怪,四位师傅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他们了。

四位师傅一向都很关心王紫的,现在想来,也许这里面的关心还夹杂了别的原因,但是他们不应该不知道王紫现在处境啊,为什么迟迟没有动静?

“那能不能找到暂时安全的地方?你们先去等着,我跟九幽现在去夏家,我必须先见到夏温竹,夏温竹不会骗我的……”王紫说道,现在谁都可能说假话,唯独夏温竹不可能。

“现在就去夏家?”青龙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仓促。

“对。”王紫点头,一定要去,在不确定夏温竹安全的时候,她没有那个心情去计划别的。

“一起去吧,夏家还在长天派东部,没必要分开这么等着,再说了,除了莲生,我们都可以随时进入契约空间,不妨碍什么。”

穷奇说道,倒是让王紫一愣,注意力集中在别的地方,险些忘了这一茬!那便没什么顾虑了。

莲生却是缩了缩脖子,为什么要点名啊魂淡!万一亲亲主人不带他去怎么办?虽然他不是兽,但是也不会拖亲亲主人的后腿啊!这什么时代啊,人混的都不如兽了啊!

王紫几人的速度很快,想再夜色还没有褪去的时候探一探夏府,层层叠叠的山中一片漆黑,几乎没有灯火,即便有夜色的掩盖,王紫几人还是收敛了气息快速前去,一个时辰后才算到了夏府。

王紫站在高出,俯瞰着夜色中的夏府,郁郁葱葱的树林和景观遮挡着,让夏府隐藏在山脉中央,偶有几处灯火,但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今晚又是月黑风高,不同于进宇文府,要进入夏府,王紫心里却多了几分复杂。

“抓个人问问吧。”

青龙说道,既然夏温竹是被软禁,定不是他们一时半刻能找到的。

------题外话------

咳咳,恢复更新,才四天而已,竟然觉得有些生疏了,汗哒哒=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