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五章 惊!夏温竹出事?

王紫选的是火属性的方位,也就是那个美女程序所在的空间,而在王紫几人刚刚落下,身后也跟来几人,那些人要比王紫早到很多,但是一直在五行空间外犹豫不定,现在却是见王紫几人来时一点没犹豫的进了火属性的方位,看起来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几人赌了一把跟上,猜测或许是王紫几人早先就得到更清楚的消息。

炙烤的温度袭来,几人落在悬崖边上,而旁边的深渊内仍然是红的泛金的地煞火火源,王紫几人也没管身后的人,径直朝着悬崖上嵌着的宫殿而去,刚没走几步,旁边几个人影闪过,却是后来跟上来的几人超过了王紫几人奔向了宫殿,那身影竟颇有几分急切。

“切,忙着找死啊……”

莲生表情很不懈的哼了一声,人都走远了还不忘再鄙视的吐槽几句,这宫殿里好东西是不少,虽然上次来的时候他拿东西拿到手软,但是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从卫子谦哪里求来解药,那么多宝贝堆在他空间里还差点被他忘了,不行,这次得了空得跟卫子谦提这事儿了,不对,还是找青璃吧,反正青璃也一样管用,还比卫子谦乖那么多,好说话啊……

莲生跟着王紫也算是见惯了宝贝了,看到别人为了抢夺宝物这般拼命加不要脸的行为,下意识的鄙视一番,完全忘了当初自己见到宝物的时候也是两眼大大的放光啊。

“这无形圣人还当真有些本事,这样用阵法搭建的空间,我还是第一次见啊。”

卫子楚倒是有些惊奇,这样的阵法,像是完全进了另一片空间,而且能承受地煞火火源这么高热度的火,他只能说,阵法真是神奇,能够承载如此多奇妙的东西。

“我想,五行空间应该是五行圣人今生最得意的作品。”

听了卫子楚这么一说,王紫也说道,能留下这样一个阵法,要不是五行圣人后来被派去了恶魔地狱,也不会这样做,这片空间的确是用无数阵法拼凑搭建而成的,并非像空间戒指或者空间类的法器那样炼制的,五行空间是五个大的框架,每个属性方位内又涵盖了许许多多小的阵法,而五行空间的运作中断完全掌握在那个美女程序手中。

就这样一个大型而繁复的阵法,就算王紫上次闯过一次也只能知道一个大概,要说怎样搭建的或者是怎样一一拆分破解,王紫还后来琢磨过几次也没有相处办法,直到五行圣人将他的毕生所学传授给她,她才得以领教,五行圣人的阵法造诣绝对名不虚传。

“也不知道进来了多少人,都是冲着五行圣人的宝物来的啊,不过五行圣人也藏的挺深啊,竟然早早收集了这么多宝物,这得花多少心思才能搜集来的啊。”

莲生忽然感慨的说道,这里边儿宝贝太多,五行圣人的出身也并不是名门望族,更像是一部草根奋斗史,但是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草根,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收揽了这么多宝贝,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他莲生得甘拜下风啊。

“五行圣人自己就是炼器师和炼丹师,自己整点好东西给自己看不行啊,我看你是嫉妒吧,反正现在也有时间,你赶紧进去看看还有没有漏掉的地方,也抢一圈回来。”

卫子楚拍了拍莲生,莲生那模样分明就是嫉妒看着那几个奔跑着超过他们的几个修士,似乎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不管不顾去抢的人,似乎白得来的东西就是乐呵。

“喂喂喂,别敲我的头!你说谁哪啊卫子楚?我怎么会那么做?好歹五行圣人也是我的前辈啊,虽然也就见过一面,但是我们之间的传承纽带那是绝对存在的啊,我是看着那些火急火燎来抢东西的人我心痛啊,为五行圣人心痛啊!人走茶凉啊!你当我是那种趁火打劫的人吗?五行圣人都去轮回了,我还来打劫他的东西?我犯得着嘛我,我像那种人吗我?”

莲生一跳,几乎有些气急败坏的跟卫子楚低吼,别以为他把海上的事情忘了啊,这厮整他的事情他会一直一直记得的!将来某一天一定要让卫子楚喝光那片海域的!

“不像,你根本就是啊。”

卫子楚斜眼看了看莲生,等着他跳着脚说完了那堆话,才悠哉悠哉的回道,那不愿多解释的眼神似乎在说‘承认吧,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我操你……太了解我了!”

莲生再度炸毛,圆溜溜的猫眼瞪的贼圆,忍不住爆了粗口,看着卫子楚的样子似乎想立马上一道手撕卫子楚的菜了,可是莲生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卫子楚忍不住笑喷了。

“噗哈哈哈……莲生你他妈,谁给你取了这么文艺的名字,如此具有喜剧天分的你,真的适合生活在这么严肃的世界吗?哈哈哈再让我笑会儿……”

卫子楚捂着肚子几乎笑的直不起腰来了,莲生一定要这样语不惊人死不休吗?其他人也是忍俊不禁,王紫看了看莲生,却见莲生瞪着卫子楚一副想上去撕人的炸毛样子,王紫也觉得有些好笑,莲生脑子里似乎真的缺根筋,但是这样的莲生活的真实,也活的自在。

“我怎么知道是谁给我取的名字,卫子楚你笑够了就给大爷停下,你以为你笑起来很好看吗?五行圣人的东西放在这里也是明珠蒙尘,好东西就要放养广大才行啊,我是在为五行圣人设身处地的想你懂不懂啊!”

莲生忍不住一拳砸过去,但是卫子楚虽然笑的前仰后合,但是这点拳脚还是能躲过的,听了莲生自以为是的解释,笑的更欢了。

“哈哈哈,照你这么说,现在五行空间里的人都是在为五行圣人着想啊,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是不是就不用担心明珠蒙尘,暴殄天物了?那你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干什么,大家都是为了同样的目的,你该为此高兴才是啊。”

卫子楚笑着说道,看到莲生那憋屈的样子就觉得优越感大大滴啊,这里还没人能让他这么大大咧咧的开玩笑,卫子楚自己也是个闲不住的人,说白了就是闷得慌,再说清楚点就是多动症,能有个莲生欺负欺负,也还蛮不错的啊。

“那不一样,要发扬光大也得找合适的人啊,像我,跟五行圣人同系一脉传承,好歹我的人品是信得过的啊,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莲生头发一甩,虽然越说越牵强,但是这厮表现出来的却是越来越理直气壮,甭管谁对谁对,这叫气势上永不妥协知道不?

“切,反正你的意思就是这整个五行空间归你管就对了呗……”

卫子楚好不容易守住了笑,确实被莲生的无耻再次震撼,只能拿无比鄙视的眼神瞧着莲生。

“你这么说我也可以勉强接受的……”

莲生对卫子楚的鄙视视而不见,自动忽略了卫子楚说话时的语气,反正就当是夸他的话听了。

卫子楚一愣,再次觉得他见到了脸皮最厚的人……

而这时,莲生和卫子楚的对话也停了,因为几人正走进了那座宫殿,刚刚推开店门就听到殿内热闹的打斗声,火红的一片影子直面而来,却是一群变异的鬼婴蝙蝠,迷你版的婴儿身体,透明却像是燃烧着火焰的翅膀,长长的獠牙裸露在外,带着灼热的温度像他们攻来。

身后是自动合上的殿门,店内是混乱的打斗,许多修士与无数鬼婴蝙蝠打的不开开交,地上散落着许多在混乱中被掀翻的宝箱,打斗中还有人不忘去减那些宝物,但是他们也许根本不知道,着宫殿内的危险之处还不只是这些鬼婴蝙蝠,更有那些被涂了药水的宝物和做了手脚的能量灯。

已经有修士丧命于此,被那些鬼婴蝙蝠发了疯一样争抢着啄食,密闭的宫殿内也传来一阵阵血腥味。

“又是这群家伙!”莲生挥手挡开身边的鬼婴蝙蝠,上次乍一遇到这些鬼婴蝙蝠的时候着实废了他们不少力气才摆平,这一次再见到了,当然有些怨念。

九幽在王紫身边布下了结界,其他人也用不着他来管,九幽牵着王紫的手正要走时,王紫却反手拉了他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九幽轻笑了一声,却是差点忘了,王紫是来过这里的。

王紫尽量挑着边缘走,他们身边吸引了一大群鬼婴蝙蝠,那些鬼婴蝙蝠在结界外疯狂的撕咬着,却是无论如何都奈何不了那结界,反倒是掩护着王紫几人的身形,在加上其他修士自顾不暇,哪里有空看别的地方?

等王紫几人穿过大殿来到左侧的通道时,鬼婴蝙蝠仍然紧追不舍,在通道内还有别的修士,面前是正前方和左侧两条路,左边看起来是条死路,但是王紫知道那美女程序就隐藏在这里。

而就在这时,王紫几人身后忽然一阵巨大的想动,一大群鬼婴蝙蝠闪动着翅膀呼啦啦的挤进了通道,把王紫几人逼近了左侧的通道,然而围绕在王紫几人身边的鬼婴蝙蝠却忽然转身飞走了,很难想象这些刚才还凶神恶煞想要死磕的鬼婴蝙蝠这枚快就换了目标,改为攻击正前方通道内的人,将通道围的水泄不通。

王紫后腿了几步,很快停在了一道门前,刚才的变化,不用想都知道是那美女程序操控的吧,在这片五行空间里,她完全可以随心所欲。

王紫在推了推门,很轻易的打开了,门内是很简单却也奢华的陈设,像是这座宫殿里很普通的一个会客室,并不像大殿外一样,到处都是宝,似乎有人翻动过的痕迹,看来有人来过,只是无功而返了。

“你来了……”

王紫几人走进去,身后的门立马自动关上,刚才大殿之内混乱的声音顿时被隔绝在了外面,忽然变成了一片寂静,而很快,寂静中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声,声音落在不久,地面上忽然升起一个玄铁铸的平台,那平台正面刻着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身体,而那女人双手向上托起,无论是神态还是动作,都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一样,双手带着一副白金手套,手中托举着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球形晶体。

而那晶体中白光忽闪了几下,一个性感妖娆的女子忽然出现在那晶体中,模样与玄铁平台上的女子一模一样,用料很少的衣服根本挡不住丰满的身体,胸脯呼之欲出,高开叉的裙摆下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妖艳的面上带着有些期待笑,却是沉住气了,眼神显示打量了王紫几眼,才扫向王紫身边的其他人。

“啧啧,这一次似乎又多了几个男人啊,小美人啊,不得不说,你这桃花运好的让人嫉妒啊,哈哈哈……”

那女子调侃的笑道,修长的手指半掩着唇,身体一颤一颤的,更让那用料不是很多的衣服来回摆动着,露出撩人的体态,只是这般妖娆的样子,在场虽然许多男子,却是无人欣赏罢了。

“五行空间为什么会被发现?”

王紫却是没有管那美女程序的调侃,反而问道,反正也不是没听过,再说了,她调侃归调侃,却不是真的嫉妒。

“呵呵,你是说这里忽然多了这么多寻宝的修士啊?我引来的啊,是不是热闹多了?”

那美女程序一笑,也跟着王紫换了话题,面上竟有几分天真的神色,只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已。

“你故意引这么多人来?”

王紫眉心皱了皱,虽然她想过很多原因,但确实没有想到五行空间被外人发现是因为这个美女程序一手操作的,五行空间是五行圣人的,这个美女程序应该分外在乎才是啊。

“当然,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

那美女程序揪了一缕头发放在手中缓慢的把玩,说话的声音缓慢而富有节奏,听着妖媚入股,眼神瞥向王紫,又装出几分纯真。

“我……”

王紫本事有些好奇的,但是听她这么一问却是觉得没什么了,反正答应她的事情也做到了,王紫正要说恶魔地狱的事情,却被那美女程序忽然间打断了,而且似乎有些急切,不想让王紫说下去一样。

“对了,让你看个有趣的东西吧!你一定会喜欢的!”

那美女程序说道,面上笑着,手中一挥,却是忽然降下一个传送阵笼罩了王紫,事情发生的快,但是九幽一直牵着王紫的手,此时却是一伸手揽上了王紫的腰,在传送阵消失的时候,王紫和九幽同时不见了。

“啧啧,速度真快。’

王紫和九幽都被传送走了,那美女程序看着空了的地方,摇头说道,不知是在夸九幽还是在不满意自己传送的速度慢,才让九幽有了反应的时间。

“你把人传送去了什么地方?”

饕餮皱了皱眉,对于这个美女程序的自作主张有些反感,而且王紫就这么忽然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总觉得很不舒服,此时对这么美女程序显然是不满了。

“呵呵,别着急嘛,才刚刚消失就这么担心了?真的牵肠挂肚到这种程度吗?那小美人虽美,我也不差啊,要不考虑考虑我?”

那美女程序呵呵一笑,抚弄着头发妖媚的看着饕餮,似乎很认真的在提议。

“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会忍不住毁了这台能量装置的。”

饕餮不屑的笑了笑,面上露出嘲讽的表情,扫了一眼那玄铁铸的平台,别指望他对没什么好感的人又好态度,更别说这女子还不算是个人,要不是还留着小丫头还没处理完事情,就冲她这句话,别说是真心还是假意,他都会忍不住出手。

“哎呀人家好怕,真是一点风度都没有呢,怎么可以对女孩子动手?”

那美女程序面上露出大惊失色的表情,似乎真的吓的‘花容失色’了,但是那仍旧充满笑意的眼神却是出卖了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害怕的情绪。

饕餮瞥了眼那美女程序,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闭上眼睛不打算再跟那个美女程序说什么了,风度?可笑,他的风度会给除了小丫头意外的人?女孩子?在他的眼里,这世上也只有小丫头一个女孩子好吗……

“美女啊,你把我家主人传送到哪里去了?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啊?”

莲生笑着问道,这么问当然一个是因为跟大家一样的心情,王紫忽然消失了当然是担心的,然后听到那美女程序说的话,当然也有好奇的。

“呵呵,给你也瞧瞧。”

那美女程序复又笑的开心,也不把饕餮的无视当回事,莲生这男子她倒是记得,笑起来喜眯眯的,讨喜的很,那美女程序手一挥,那球形晶体发出一阵白光,空中也出现一个圆形的镜面一样的东西,那镜面上白光忽闪了几下后,忽然出现了王紫和九幽的身影,而在王紫和九幽面前,还站着一群人。

几人也各自找了沙发坐下,饕餮也睁开眼睛看去,那美女程序漂浮在球形晶体中,面上的笑始终保持着妖娆的弧度,如果她不让些人看到王紫的去处,恐怕一会儿还得跟她急。

而此时的王紫,在传送阵结束的另一端,睁开眼睛就诧异的看到了同样诧异的瞪着她的一群人,却正是演阵院的一帮弟子,进来的时候还在想着会不会跟演阵院的弟子碰面,自己没去找,那美女程序却是给安排了?可这就是她说的有趣的事情?

“咦咦咦?是我想王紫小师妹想疯了还是这幻境也疯了?为什么这次的对手是王紫小师妹?这让我怎么下的了手去打?”

却见戎佩白忽然揉了揉眼睛,好像不敢相信似的又看向王紫,似乎直到确认她看到的确实是王紫,才惊讶的说道,正要动身走近的时候却被身边的司空长歌拉住了。

“难道我也想王紫小师妹想疯了?我看到的也是王紫小师妹诶,可是我不至于为王紫小师妹的婚事担忧啊!毕竟王紫小师妹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啊,可是为什么我好像还看到一个男人搂着王紫小师妹?!”

旗子轩也揉了揉眼睛,在看了几眼王紫之后,反倒是对见到王紫身边的九幽感到十分的诧异,可就在旗子轩这话刚刚说完的时候,九幽的眼神淡淡的扫过去,旗子轩正肆无忌惮的盯着九幽瞧,这会儿被着幽暗的眼神暗伤,竟觉得那淡淡的视线有些触目惊心,心中暗暗警惕,这次的幻象似乎比之前都强啊,光一个眼神就能让他产生畏惧。

“是啊,你是不是还看到那男子长什么样子了?”

高思源也道,他们此时正闯进了一个幻阵,已经解决了好多对手,却始终没有找到破阵的办法,从最开始进入五行空间也有七八天了,他们的人被分散了,这么多天一直没有走出这个五行空间,正也是有些人心惶惶的时候。

五行圣人的手笔果然不是玩虚的,虽然他们已经能将云痕峰上的阵法悉数破解了,但是真正面对这个五行空间的时候,他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关于破阵出去却是丝毫没有办法。

遇到如此挫折,本以为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了,可事实却是,虽然集他们众人之力,也还是无法自救,拖的时间越长,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王紫,要是王紫在这里会不会带着他们破阵出去,这也是他们越来越频繁的想着的事情。

而且王紫的冷静也深深的影响着他们,他们从王紫哪里学到了太多的东西,王紫对待阵法的态度,破阵时的从容,应该说,他们从王紫那里学到的最多的不是数不清的阵法,而是遇到事情时冷静和从容的态度。

所以在这幻阵中乍一看到王紫出现的时候,众人都觉得是自己的意念影响了幻象,竟然将他们的女神变到了阵法中,对手变成了王紫,众人都有些不敢置信。

“对啊,英俊啊,话说这男子跟王紫小师妹真像啊!一样的冷静,一样的霸气,一样的……精致啊,也是啊,这世上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王紫小师妹?要是有这么个男子,似乎也不难接受啊……”

旗子轩歪着头又看了看九幽,反正是幻象,不可能不让看啊,不过越看越觉得九幽跟王紫像,不是外表像,而是感觉像,而在旗子轩这番话说完之后,顿时感觉刚才落在他身上刀锋一样的感觉消失了!怪哉……

“小公主,你认识他们?”

九幽收回了视线,这些人的反应太有趣,显然是以为王紫和他都是阵中的幻象了,九幽放开了王紫的腰,改为牵着手。

“唔。”

王紫点头,忽然也觉得有些好笑,快一个月没见了吧,这些人还是这样欢脱的样子,但是几人面上的疲惫也逃不过她的眼睛,不知道进了这五行空间有多久了。

“我好像听到他们说话了。”

池天翰一顿,觉得这次的幻象有些奇怪,他们一直在准备着二人的攻击,也在蓄力,可是那二人却是不动,反而自顾自的说起话来,最重要的是,着幻象也太真实了,就好像真人站在他们面前一样,池天翰甩了甩头,觉得可能是自己有些疲惫,警惕性下降了。

“我好像也听到了……不过这肯定不是王紫小师妹吧,最近门派在调查史语儿的事情,搞得神神秘秘的,连夏副掌门都会被软禁,别说是王紫小师妹了,要是王紫小师妹这个时候回去,肯定会惹一身麻烦,混蛋!这跟王紫小师妹有什么关系,一群无能又无聊的人,就是嫌世道太平静了!”

戎佩白说道,有些疑惑,却很快打消了,随即嗡嗡的说道,似乎提到了不开心的事情,皱着眉头越说情绪波动越大,王紫本来是要出声告诉她们自己不是幻象的,却忽然听到戎佩白说了这么几句话!

王紫显示一愣,眉头渐渐皱起,就这么短短几句话而已,却让她听到了如何了不得的消息?长天派确实在调查史语的事情了,但是她并没有摆脱嫌疑,这一点她之前就预想过了,想要完全逃出长天派的视线不太可能,可是为什么夏温竹会被软禁?这怎么可能?他明明什么都没做,而且是长天派的副掌门,怎么可能说被软禁就被软禁?!

“佩白你冷静一点,现在别想那些事情,会影响你的判断力,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赶紧出去。”司空长歌语气有些重的说道,因为这个话题是几人都不愿意听到的,现在说起来,对破阵并没有益处。

“对,我们得快点出去,家族这几天变故也很频繁,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前段时间的异象似乎也让家族和门派很重视,我感觉势头有点不对,我们必须得出去!要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用不用得着我们,我们自己得有点准备。”

高思源说道,面容也有些沉重,似乎被戎佩白的话题影响到了,但是从高思源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让人有些意外的,毕竟这小字平时傻惯了,偶尔精明一次还让人不习惯了。

“王紫小师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消失?要是她在的话,事情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现在人不在,做了什么事情还不是随便他们怎么说?什么勾结外族势力,企图对世外域不利,诸如此类的话还不是随他们怎么说呢!我才不信王紫小师妹会做这些,她才懒得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戎佩白稍微冷静了些,但是皱着眉头,看了看王紫,那眼神有些想念,毕竟她和旗妩月是跟王紫相处最久的人,也是对王紫最了解的人,王紫虽然神秘,但却是光明正大之人,定然受不得这样被人污蔑,只可惜他们势单力薄,也没有证据,就算相信王紫,也不能就凭口头直言站出来给王紫说话。

“夏温竹被软禁在哪里?”

王紫听够了,现在她只想知道夏温竹被软禁到了哪里,又是什么人又这样的权利?是宇文华吗?或者是夏家的谁?身份上没有足够的分量,如何能作出这样的事情?或者是、并非一个人所为?

“……”

众人都是一愣,此时王紫面前正有六人,戎佩白,旗妩月,司空长歌,池天翰,旗子轩,高思源,王紫并不这么担心让几人知道她回来了,她相信这六人不会对她不利,就算会,她也不惧。

但是对面的六人却都是一副呆楞的模样,他们在这里等了半天,没等到王紫和九幽的攻击,却听到王紫说话了?还是在提问?难道这一轮的幻象并非打斗,而是问答?

“夏温竹被软禁在哪里?是谁的命令?以什么名义?”

王紫又问了一遍,皱着眉头,九幽看了看王紫,能够感受到王紫此刻到着急和怒意,两种情绪糅合在一起,表现在王紫身上是越来越冷的气场和越来越疏远的语气。

“……被软禁在夏家,是宇文掌门和六大家主的命令,以知情不报和勾结外族的名义。”

司空长歌的眼神动了动,眯着眼重新打量了一下王紫,这说话的语气,神态,还有散发出来的气场,都跟真的王紫全无两样,稍微犹豫后,司空长歌回答了王紫的问题。

“为什么是在夏家……”

王紫握着九幽的手紧了紧,为什么夏家一定要让她这么失望?本想着忍过一时,待所有事情尘埃落定的时候再回夏家,可是为什么夏温竹也出事了?那母亲呢?

王紫有种不好的预感,潜意识里觉得有夏温竹守着她母亲她才会放心,可是现在夏温竹也被软禁了,像当年软禁母亲一样吗?夏家为何如此无能,为何不能保护母亲和夏温竹?为什么……

“小公主,我陪你去找他。”

九幽手抚着王紫的后背,安抚着王紫的情绪,虽然不清楚这个夏温竹是谁,但却知道夏家于王紫的意义,这个夏温竹,定然很重要。

王紫点了点头,重重的,夏家,终究还是要回去……

王紫转身,正要走时却忽然想起了身后的几人,运气灵气,快速的在空中画了两个阵图,用掌力一推,送到了那几人面前,如果她不帮忙,恐怕这几人出不去了,又快速的在空中的几个方位输入灵力,却见方才送王紫前来的传送真再一次出现!

王紫的确是被那美女程序送来的,但是可别忘了她现在脑海中有五行圣人全部的阵法知识,完全知道连接各个空间之间的桥梁,想要回去定然无需再假手于那美女程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