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四章 心境滞后,慈海动荡

“灵狐!”

“灵狐……”

梦魇有些激动的低吼,白净的脸涨的通红,那是怒的,旱魃却是欲言又止,就算心里一万个不理解,也知道三目灵狐作出的决定他无法更改。

“梦魇,旱魃,我不怕死……但我还不想死。”

三目灵狐看了看梦魇和旱魃二人,狭长的狐狸眼中恢复了从容的神色,不复方才的犹豫和怀疑,契约吧,不会有比这个更好的抉择了,守着位面牢笼这么多年,如果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他们也不会等到现在了,他们分明是想离开的,分明是、想自由的。

“主人,我心甘情愿做你的契约兽,我知道你将会是我今生唯一的主人,也会是梦魇和旱魃唯一的主人,只要给我们一点时间,我愿意选择相信。”

三目灵狐嘴角带了些笑,真诚的跟王紫说道,也不管自己说的话会对梦魇和旱魃造成什么影响,三目灵狐只自顾自的说完,微微低了头,等待着王紫的契约,是啊,他愿意选择相信,相信他的天赋能力,相信他的直觉,相信青龙几人早就作出的选择,相信眼前的女子能给他们意想不到的惊喜,相信他会选择对,只是把信任交付给一个人类而已,其实也不难,起码还有百分之五十的赢面。

梦魇股着脸,明明听到了三目灵狐说的话,却是怎么都反驳不了,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就算他真的不愿意,也不会就此不管不顾的逃开,不仅是因为三目灵狐是他多年来的兄弟,也因为他潜意识里也、想做这样的尝试……

“我也愿意做你的契约兽……”

却见旱魃上前一步,与三目灵狐站在一处,眼神看着王紫,僵硬的面上却有着坚定,他有怀疑,但是如果决定了,他就不会让自己再犹豫,死都不怕,契约算什么,况且,三目灵狐说的对,明明他们不想死的……

“先契约的人,能不能做大哥……”

梦魇也上前,有些别扭却执着的看着王紫,白净的脸上通红依旧,只是似乎不是怒了,更多了些尴尬和别扭,王紫乍一听时,并没有并白梦魇这话时什么意思,但是看到三目灵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梦魇脸似乎更红了,忽然就反应过来梦魇说的是什么了,只是这梦魇明明是离境修为,却有些小孩脾气。

“你们想要的自由,有一天我会给你们。”

王紫说道,她愿意承诺这样的话,契约的灵兽越多,似乎越明白自由对于一个灵兽的意义,她需要帮助,现在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也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能让自己强大的机会,说到底,她为的也是自由,为的也是有朝一日在这六界之内,再无约束,再无身不由己。

“呵呵,我们信。”

三人听了都是一愣,王紫所谓的自由是什么意思?那一天又是什么时候?但是看到王紫墨眸中的许多无法用语言说出的认真,三人忽然有些释怀,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信,这是他们已经选择的路。

王紫默念了兽王诀,将手贴在梦魇的眉心,让自己的神识渗透进梦魇的灵魂,能够感觉到梦魇的直觉的抵抗,但梦魇也在尽力的放松,总体来说也很顺利,半晌,王紫结束了契约的时候,很快梦魇脚下就出现了晋级的阵纹,几乎吧梦魇吓了一跳,面上的表情很丰富,会晋级这一点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看到梦魇从十阶离境晋入了十一阶离境,三目灵狐和旱魃也很诧异,梦魇之前的修为自从被流放进位面牢笼已经有三千多年没有变了,晋入离境大灵兽,晋级不止是修为的要求,还要有相应的心境,每晋一级都是相当艰难的事情,因此晋入离境之后便不能急于突破了,他们必须习惯这种漫长的修炼模式,但是如今这样突如其来的晋级,相当于白送了梦魇几千年的修为啊!怎能让他们不诧异?

而在王紫相继契约了旱魃和三目灵狐的时候,旱魃和三目灵狐也不无例外的晋级了,本来只是以为梦魇晋级是巧合,但是自己也晋级之后,二人却知道这是王紫契约的馈赠了!心中当然是欣喜的,这样一个意外的收获,刚有一点契约的不习惯也被冲散了。

三个离境级别的灵兽反馈给王紫的灵力也是相当大的,王紫就地盘膝坐在沙漠之中,炼化那些庞大的灵力,引导灵力冲击壁障,就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王紫的晋级就开始了!

上一次在魔界晋级后王紫已经是天灵期一层的修为,王紫能明显的感觉到轮海变的更加浩大,而且现在的修为晋级之时所需要的灵力也越来越庞大,王紫再加上王紫发现自己的心境有些滞后,在境界上没有过分的冲击,虽然晋级到天灵期三层的时候,契约兽反馈的灵力还能助王紫再冲一关,但是王紫却没有选择晋级,而是稳了下来。

王紫的修为停在了天灵期三层,而王紫的契约兽不免再次晋级,青龙穷奇这些人晋级时不显山不露水,刚刚契约的梦魇却是再次晋入了十二阶离境,旱魃晋入了十五阶离境,三目灵狐晋入了十七阶离境!

幻影晋入了二阶离境,远在魔界的司马戍也是再度晋级,啸月晋入二十二阶掌神境,狂鸟晋入十阶阶掌神境,两条应龙晋入二十五阶掌神境,金翅大鹏晋入十八掌神境。

雪风晋入三十四阶掌神境,蓝溪九魂羊晋入三十八阶掌神境,机械兽晋入三十一阶破天境,千血鸟晋入三十五阶掌神境,百变彩魔碟晋入十九阶掌神境,黑水蛟晋入十四阶破天境!

黄金妖藤再次进化,其他所有的灵兽几乎平均晋级了两阶!

最让王紫期待的是龙骑军团,在之前解开了龙骑军团身上的巫咒之后,虽然龙骑军团重新回归了五行,但是与王紫之间的契约并没有中断,而王紫这一次晋级之后,竟然也能影响他们的修为!

本来龙骑军团的修为平均都在元婴期了,这一次竟然也晋级了两阶,修为较高的西武、青山、明圣几人直接晋入洞虚期!

这一次王紫的巫术没有晋级,但是境界凝实多了,王紫微微有些可惜,其实她很想看看龙骑军团如果集体在巫术上有所突破的话,会收到什么样的效果。

不久之后,王紫结束晋级站起来身来,看到有些激动的梦魇,旱魃和三目灵狐倒是淡然一些,梦魇却表现的很直接。

“主人!我晋级了诶!”

梦魇已经跟旱魃和三目灵狐表达过他的激动了,但是在看到王紫结束修炼的时候,却下意识的去跟王紫分享,而在叫出那一声主人之后,觉得似乎也并不难。

王紫看着梦魇高兴的神色,白净的脸上飞扬着笑,灵兽似乎都无法拒绝晋级带来的喜悦,但如果这样能给他们换来些许平衡,王紫反倒会感谢兽王诀的力量。

“恭喜。”

梦魇那么高兴,王紫不说什么似乎也不合适,只好点了点头,配合的说了一声。

“哈哈,同喜同喜,我们都晋级了。”

梦魇却是一笑,还没忘记其实是所有人都晋级了,不只是他一个人。

“我们先走吧,去仙界。”

王紫说道,这一回,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这几天的效率出奇的高,就只剩仙界了。

“小主人,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王紫刚说了要走,青龙就提醒了一句,王紫看向青龙,有些的疑惑,她有忘记什么事情吗?可当右手的中指传来牵引的触感时,王紫忽然想到了,看向李战,她竟忘了契约李战了!

“唔……”

王紫有些涩然,看向李战,李战却嘴角微微勾起,虽然幅度小的可以忽略不计,但在那张从来冷肃的脸上还是能看出软化的痕迹,这便是笑了,王紫忽然想到她时见过李战笑的,笑起来非常的……帅。

重叠了白虎的身份后,李战似乎变的更加神秘了,同样是白衣,穿在卫子谦身上是温文如玉的贵公子形象,穿在夏温竹身上是飘然若仙又多了几分为人师长的感觉,穿在东乾身上是清雅干净的儒生模样,穿在梦魇身上却又多了几分活泼,穿在李战身上却仍然不减清冷,更添几分神秘。

“你愿意做我的契约兽吗?”

王紫看着李战不知不觉的呆了一下,等要契约的时候,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问出来就觉得自己说错了,似乎契约的时候走程序走习惯了,竟然也这么问李战,果然在王紫问了这么一句后,青龙几人在一边忍不住就笑了,这还用问吗?李战怎么可能不同意?

“我愿意。”

李战却笑了,不同于刚才几不可察的笑,而是嘴角完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瞬间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明艳,而眉间那抹火红色,更衬的他英俊非凡了,帅哥笑起来的似乎不管在哪里都是招人眼球的,更别说李战不只是帅哥,还是一冰山一样的型男,更更别说,眼前的李战在众人的印象中那是从来没笑过的啊!

所以这一笑,呆掉的不只是王紫,还有围观的几人了,实在是太意外太罕见了啊!卫子楚表现的最夸张,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在他从小到达的所有记忆力,几乎从来没有在战爷脸上看到过喜怒哀乐啊!

几乎永远都是那一成不变的冷静和冷清,就连还是一小孩儿的时候,他们都还在童真的玩耍的时候,战爷就已经是那张冷冷的脸了,好像是与生具来一样,如今竟然看到冰山就这么融化了,要是现在有相机该有多好!把这一刻永远定格下来啊!

王紫呆的不全是因为李战的笑,虽然李战的笑了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很强,但她也毕竟是见过的,让她呆楞的更多的原因是,李战用那双深沉的鹰眸看着她,说出那句‘我愿意’的时候,她竟忽然想到在凡间界的婚礼,纯白的教堂内牧师用低沉的声音提问:

‘你是否愿意娶**为妻,在神面前与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爱你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是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然后男子的回答是坚定的‘我愿意’……

“想什么呢?不契约了吗?”饕餮的手在王紫面前晃了晃,为什么小丫头总是这样莫名奇妙的呆,虽然他很喜欢,但是尽早离开这个位面牢笼才是吧。

“唔……”

王紫眼神晃了晃,垂下的眼中闪过涩然,自从在魔界宣布了她跟他们的关系后,自己总是容易想到一些别的地方,虽然是想让他们放心,但是反倒像是给了自己一个暗示,即便她自己不想,某些想法也会毫无预兆的跳进她的脑海中。

王紫收敛了心神,划破了指尖,带血的手指点在李战的眉心,正好与那抹红色重叠,王紫默念兽王诀,当然是血契,李战在竭力的配合王紫,契约进行的很顺利,只是王紫不久前还想着暂时不要着急晋级了,可是契约了李战之后,再次晋级定然是必不可少了。

契约了三目灵狐、梦魇、旱魃三人之后王紫的修为已经是天灵期三层了,再加上方才压制了一部分修为,契约李战之后,王紫的晋级来的似乎由为凶猛!

这一次的连续晋级让王紫很是慎重,在王紫炼化灵力的过程中,境界快速的冲上了天灵期五层,明明体内的灵力足以让王紫冲破天玄期巅峰,可是在王紫尝试的时候,无论多少次都无法冲破关卡!王紫又反复试了几次,心中有些沉重,在她以往的晋级中,几乎没有不顺利的时候,这一次却让她着实意识到了,心境果然也是修炼中至关重要的一点。

她本来预想的没错,她的心境滞后于修为,修为涨的太快,心境却没有跟上来,看来此次晋级不可强求了,王紫放缓了呼吸,将庞大的灵力强制性的压缩在轮海内,同时打开气血,让巫元力快速的炼化一部分灵力,而王紫的修为也最终停在了天灵期五层。

而在王紫晋级之后,梦魇再次晋入了十五阶离境,旱魃晋入了十七阶离境,三目灵狐晋入了十九阶离境,幻影晋入了四阶离境,啸月晋入二十四阶掌神境,狂鸟晋入十二阶掌神境,两条应龙晋入二十七阶掌神境,金翅大鹏晋入二十阶掌神境。

在魔界的司马戍再度晋级,倒是引来南阙的频频关注,如此也算是从司马戍这里知道王紫的一些动态了,雪风晋入三十六阶掌神境,蓝溪九魂羊晋入四十阶掌神境,机械兽晋入三十三阶破天境,千血鸟晋入三十七阶掌神境,百变彩魔碟晋二十一阶掌神境,黑水蛟晋入十六阶破天境!

其他所有的灵兽再度平均晋级两阶,这一次龙骑军团几乎所有的士兵都晋入了洞虚期,而西武晋入了洞虚期五层,青山和明圣还有几人晋入洞虚期四层。

“别急。”

王紫睁开眼睛后,九幽伸手将王紫拉了起来,揉了揉王紫的短发,似乎也看出来王紫晋级上遇到了壁障,王紫的修为上九幽是帮不上忙的,但是东方的修炼讲求细水长流,修身亦是修心,王紫已经做的很好了,他不希望王紫因此沮丧。

“嗯。”

王紫紧了紧九幽的手,点了点头,心境不能强求,也不能执着,否则难有突破的机遇,看到几人都是有些担心的表情,王紫更加不能作出担心的样子了,否则这些人会比她更着急。

……

王紫几人离开世外域之后,也不知道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长天派对于忽然消失的王紫和卫子谦自己人又是怎么处理的,这次他们必然是要再入世外域的,至于怎么进去,倒是要费些脑筋了,而这一次,王紫几人回到仙界之后把目标县定在了慈海,一来是要了了那美女程序托付之事,二来也好在进入世外域之前先行打听消息。

“主人虽然消失的着急,但是并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就算做些了让长天派警惕的事情,他们也没有证据啊,夏温竹是绝对不可能说的,我们不能大摇大摆的进世外域,但也不会严重到老鼠过街的程度吧,关键是花溪谷的请帖,这个太难办了,在仙界没点地位的人是不可能收到请帖的……”

“我们该不会再抢一次吧?抢也不合适啊,请帖只是个形式,到最后看的还是脸,不是请帖,这次就算咱能从些高人手里抢到请帖也不管用啊……”

这一次比速度极快的完成所有的任务,几人再度出现在前往慈海的海上,一座孤舟在海上飘荡着,豪华的船舱里莲生悠哉悠哉的吃着各种名贵的灵果,虽然不知道王紫到底从哪里种出来这样的灵果,但是莲生是深深的知道,这玩意儿,就算放在外面让人抢的头破血流,放在王紫这里那也只能当作零嘴了,不蹭着吃他都觉得暴殄天物啊。

这会儿说起了要怎么再进世外域,莲生晃着腿嘴里吧唧吧唧的吃着,含含糊糊的说着,总之是想不到办法,但是看他的样子一点愁绪都没有,也是啊,他愁什么,反正莲生心里坚信的很,只要是他家亲亲主人想去的地方,就没有想不到的办法,时间还早,慢慢想嘛。

“你说这些有用吗?不还等于什么都没说吗?”

卫子楚瞟了一眼莲生,这厮是在让人看着就想动手啊,瞧他那样子,翘着腿一晃一晃的,别提多自在了,专门摆在面前的桌子上对着满桌的灵果,什么种类的都有,活像一个暴发户,有没人跟他抢,一个人吃的那么着急,一个灵果咬两口就仍海里了,紧接着抄起另一个来啃。

这么做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他们的穿周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围了一大批海族的灵兽,等着简陋,还好都是些低阶灵兽,而且莲生似乎自己就完全能够控制这些灵兽,不然要是给他们招来什么麻烦,先被围殴的肯定是莲生那厮。

“这你就不对了啊小楚楚,这不是废话,这时在分析,分析你懂吗,就是要将大家都想到的没想到的拿出来,从中排除没用的信息,找到可用的信息,我这也是在想办法嘛。”

莲生不以为意,反而悠哉悠哉的给卫子楚解释,可只顾着吃的莲生根本就没看到卫子楚忽然变的想杀人的眼神,也完全没意识到刚才他称呼卫子楚为‘小楚楚’,楚楚这名字每次听到都让他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更别说前面加一小字了,慕千厷也就罢了,他是不会承认拿慕千厷没有办法的,可莲生这厮却总是挑战人的底线。

莲生是完全没想到自己就这么祸从口出了,并没有堤防阴森森的接近的卫子楚,等他反应过来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见卫子楚身形一闪,也不见他怎么动,就看到莲生还有他坐着的椅子就一同从船舱的窗口飞下去了,‘扑通’一声掉进了海里。

“卫子楚你谋杀啊!你翻什么病啊你!亲亲主人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啊……”

可想而知,海里传来莲生歇斯底里的惨叫,不停的在水里扑腾,注意到这里的动静的其他人也只淡淡的看了一眼而已,至于莲生的求救嘛,完全当作没有听见,其实其他人挺赞同卫子楚这么做的,毕竟莲生一路上争分夺秒的荼毒他们的耳朵和视线,现在站出个人来给他点小教训也无妨。

莲生这人就是属黄瓜的,欠拍!你要是拍一下,他可能会安静一会儿,不然的话,他会一直这么折腾下去,而且把你的忍耐当纵容,然后变本加厉,可这人又偏偏缺根筋,明明被拍了,没过多久立马又满血复活!继续坚持不懈的荼毒众人。

可偏偏这人还是王紫招揽来的,而且也算是跟王紫风雨同舟患难与共过的,要真想想这人正经的时候吧,其实还是可以……忍受的,所以也不能真的给一下拍死了。

“切,不会有用谁信啊,你小子可以去凡间界拍戏了,绝对实力派,话说那扑腾那半天不累啊?海水好喝不?”

卫子楚离开船舱,站在甲板上看着莲生声情并茂的表演,不会游泳这样的话竟然也说得出来,真是笑掉所有修士的大牙了好吗?

“想知道你也下来试试啊!卫子楚你怎么忍心如此对待纯良可爱的我?你的良心还有没有了啊!如果你现在良心发现拉我上来的话,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哦,否则,否则小心我……”

莲生依旧不遗余力的在水利扑腾,身体在海里起起落落的,声音也断断续续的,但还不忘讨伐卫子楚的‘恶行’。

“否则怎样?我好害怕啊!所以你等等,我马上救你上来!”

卫子楚也作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说道,莲生在水里得意的哼哼,看着卫子楚走到船头,心想孺子可教啊,可转眼一瞧,莲生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却见本来悠哉悠哉的晃在海上的船忽然窜了出去,那速度,瞬间窜出了几百米!

“卫!子!楚!”

莲生被甩在空荡荡的大海里,身边还围了一群低阶的海族灵兽,是不是的拱着莲生,似乎记得刚才就是莲生给他们灵果吃的,这会儿好像在讨好一样的碰他,可惜莲生这会儿想哭的心都有了,看着那视线里越来越笑的船,莲生心里诅咒了卫子楚一万遍。

卫子楚却在甲板上笑的前仰后合,好吧,莲生真的是个活宝,看着挺可怜的,但是你丫完全可以腾空一跃就过来啊!真的很奇怪莲生那脑子里的回路到底士什么样儿的。

“啪……啪……”

半晌后,两只手先后拍上了甲板,然后是很努力冒头的莲生,卫子楚已经坐回了船舱,看着莲生又是这么戏剧性的出现,却是一群海族灵兽把他送回来的,卫子楚忍不住又拍着大腿笑了,其他人也忍俊不禁,可被当成笑料的莲生此时却在满腹怨念的嘀咕。

“卫子楚,你狠,我告诉你你最好以后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我让你喝光这片海里的水!”

莲生整个身体算是都爬上来了,在甲板上沾了一大滩的海水,莲生就那么仰躺在甲板上,跟没力气似的,躺尸了好半晌才站起来,正要进船舱的时候,顿时收到好几双冷飕飕的视线,莲生身上抖了抖,疑惑的看着视线的来源,是穷奇、饕餮、青龙三人,穷奇在莲生这儿算是积威已久了,饕餮虽不久但是一副大爷的模样,莲生是不敢惹的,青龙这人有点笑面虎的意思,面上笑的春风化雨似的,指不定怎么整他呢。

瞧了瞧还在淋淋啦啦淌水的衣服,莲生蒸干了身上的水那几双视线才从他身上移开。

“一点都没有同情心……”

莲生嘟囔着回到原地,可刚才的椅子也被卫子楚一起仍海里了,想到这里莲生又瞪了一眼卫子楚,自己从空间取了把椅子坐下,趴在窗户上扔了几个灵果出去,似乎在感谢刚才送他回来的一群灵兽,果然,这会儿的莲生顿时安静了。

可这安静也没持续多久,装忧郁的莲生忽然坐直了身体,碰到了身前的矮桌,滚落了几颗灵果,成功的吸引了其他人的视线,穷奇皱了皱眉,可能在想要不要用其他的办法把莲生彻底石化,别说话也别动好了。

“主人啊,慈海好像出事了!”莲生眼睛却是有些亮晶晶的,似乎很感兴趣。

“什么?”王紫抬头问了一句,莲生说的出事应该不会是什么小事情吧。

“又大批修士在抢夺宝藏,位置就在慈海东南深处,我猜该不会就是五星圣人的那片岛吧?”莲生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个消息果然有些价值,他们此行的目标可就是五行空间啊,现在莲生竟然告诉他们五行空间出事了?

“他们告诉我的。”莲生指了指还跟在船周围的低阶灵兽,卫子楚顿时了然的点点头,这是莲生的情报网啊。

“五行空间被发现了?”

穷奇说道,倒是有些惊讶,五行空间是那美女程序控制的,当初进去的龙族都被王紫契约了,他们离开之后那美女程序隐藏了五行空间,而那入口,就算有人知道在哪里也打不开啊,真的会有人冲着五行空间去夺宝吗?

“加快速度去吧。”

王紫也想了想说道,不管是不是五行空间出事了,她都得快点去,这算是对那美女程序和五星圣人二人的承诺,不过她到不太担心五行空间会被毁,因为应该还没有人有那个能力,想进五行空间夺宝,实在有些去错地方了,能全身而退就不错了,别说是抢里面的东西了。

……

莲生在说五行空间出事的时候,王紫他们的船正在先怒海,在到达五行空间所在的那片岛屿时,虽然速度很快,但也已经是半日之后了,太阳就快落山,郁郁葱葱的小岛上披上了一层烫金的余晖,只是这次来的感觉不似上次那般寂寥和空旷,却多了几分人气,而且在他们上了岛之后还又见到几人飞上岛来。

“还真出事儿了啊,而且不是小事儿啊。”

卫子楚说道,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是没有卫子楚的,也是卫子谦后来才跟他讲的,只是这里明明是个人迹罕至的荒岛,现在却不是那么回事,似乎有很多人为此赶来,怪不得在慈海上见到了许多船只,而且都是冲着这个方向来的。

“有人把消息放出去了。”

穷奇说道,不然不会吸引了这么多人来,而且似乎还很热闹的样子。

在到了五行空间的所在地时,已经完全印证了几人的猜测,果然是很多人知道了消息,而且已经好多天有人陆续赶来了,而现在在王紫面前,那五个五行光阵就明晃晃的闪着,四周还围了二十几个修士,应该是刚到的。

看到王紫一行人的到来,那围着光阵研究的二十几人都给予了短暂的注视,实在是王紫几人的气场,让人不注意都难,可况是如此多的帅哥和一个美女的组合,但看了一会儿后也默默的收回了视线,尽管心下惊讶和奇怪,但是盯着别人看也是修士之间的禁忌,在不知道对方修为和身份的情况下,随便一个眼神都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

“听说进哪个传送阵都是一样的,我们已经研究了许久,不若随便选一个?既然是无形圣人的遗作,定然不会处处杀机吧。”

这时,一人对身边的人说道,似乎是结伴而来的,王紫几人刚刚走进就听到这么一句话,竟然也知道这时无形圣人的空间了?

“也是,你可知道演阵院的弟子们进的是哪个传送阵?”另一人点头,却忽然又问。

这一次倒是让王紫不禁看了那人一眼,演阵院?演阵院的弟子们也来了?王紫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本来以为去长天派也就是一个过场而已,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当回事,她要的是调查他父亲当年的事情,可跟收获了演阵院那么多弟子们的精诚相待却是她没有想到的,而且此时乍一听到演阵院三个字,竟有些、想念了。

“不清楚,演阵院的弟子破阵之时并没有其他人在场,看到的人都进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也别纠结了,其他人不也是那么选的嘛,来这儿就是碰运气的,好运气坏运气都得照单收下。”

那人感受到王紫的视线,抬头看时却是一愣,别那么一双神秘的眼睛盯着,是谁谁不愣啊?可也只是一会的失神,那人回过神来之后就催促身边的人走,似乎被王紫的眼神看的有些慌。

“演阵院的弟子们出息了啊……”

卫子楚显然也听到了,现在似乎也只能说这么一句了,这五行空间的入口阵法竟然是被演阵院的弟子们破的!这算是他们祖师爷的地盘了吧,被破了也就算了,还招来这么多人,这样真的好吗?

“走吧。”

王紫也收回视线,踏进传送阵,来过一次的她当然知道这五行空间内的构造,进哪个都是一样的,况且,她进了这五行空间后,那个美女程序应该也会第一时间发现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