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三章 离境三人,白虎现世

九幽握紧了王紫的手,饕餮快速的握住了王紫的另一只手,慢了一步的慕千厷伸过去的手抓住了一只陌生的大手,刚碰上就嫌弃的甩开,他跟饕餮站在一个方向,不用猜都知道那手一定是饕餮的。

慕千厷使劲儿在身上擦了擦,暗中听到饕餮哼了一声,两人似乎相看两相厌,饕餮则是在王紫手里蹭了蹭。

王紫是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小插曲,她的注意力都放在周围的环境上了,明显有人在暗中操作着,而且这么大的法术,定然不是普通的灵兽,这雾也不是普通的雾,不然不会这么影响视线,就连神识也受到了干扰,不能观察的太远。

王紫唤回了青龙几人,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还是静观其变比较好,青龙几人回来之后,顿时长长松了一口气的深渊骨龙这才看向周围的环境,面上微微一喜,虽然平时对那几个灵兽避之唯恐不及,但是现在看到那几人出现了,显然是高兴大锅鱼别的情绪了,毕竟这算是救了他们一命!

那白雾还在蔓延,而且有更加浓厚的趋势,王紫还在疑惑着暗中的人到底在干什么,已经布置了这么久,为什么还不出手?可她不知道暗中的人也有些奇怪,因为他已经出手了……

半晌,王紫微微觉得有些恍惚,方才的神经一直都在紧绷的状态,一直在警惕着暗中没有出现的人,但是神识忽然这么一恍惚,几乎立刻王紫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摇了摇头,运用灵力抵抗住那慢吞吞的神识干扰,这才算是知道暗中的人做了什么。

“小丫头没事吧?”

饕餮注意到王紫的动静,他是没受到这雾的干扰,这样的法术,如果对修为远高于施术这的人对手来说是完全起不了作用的,要不是王紫这么一动,他也想不到那人在故弄玄虚些什么。

“没事。”王紫说道。

“应该是梦魇,这世上竟然还有梦魇的存在,关在这位面牢笼,倒真有些稀奇的灵兽。”

饕餮说道,已经猜到了对方是谁。

“梦魇?”

王紫重复道,梦魇也是上古纯血脉的灵兽的一种,但是因为并不像青龙几人一样有着完善而悠久的传承,梦魇的传承断断续续,没有规范的体系,世间已经很久没有梦魇的消息了,世人猜测梦魇的传承已经中断了,却不想如今在位面牢笼见到了梦魇其兽啊。

“嗯,不过放心,梦魇的天赋能力并非战,而且这个梦魇的修为还没到家。”饕餮下意识的安抚王紫,反正不管来了谁,他都会保护王紫的。

“咦?”

“呵呵,还真有人不惧你的幻境啊,费了这么大劲儿,竟然一个都没有网罗到,位面牢笼今天这是来了什么人?还真让人好奇了啊。”

“先收起来吧,怪影响视线的。”

浓浓的白雾中传来对话,先是一人疑惑的声音,而后还有两人,来者似乎是三人。

而在那三人的话音落下之后,周围的白雾停止了动静,而且渐渐有散去的趋势,只一会儿,视线中就恢复了能看到东西的程度,面前被打的乱成一团的场地,剧烈波动的湖水这时候才平静了一些,来人似乎顺便修补了四周的结界,从外界呼呼关进的风沙也停了下来。

很快那些白雾就跟没有出现一样完全消失了,王紫几人是没有受到影响,但是深渊骨龙那些灵兽却是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的样子,似乎进入了梦境,刚才他们险些在青龙几人的手下丧生,消耗了大量的灵力和体力,刚才梦魇布下幻境的时候,虽然竭力抵抗了一阵子,但是时间长了还是抵抗不住陷入了半梦半醒的梦境。

深渊骨龙几个巨大的灵兽忽然变成了人形,人形的身体上也是遍体鳞伤,只是现在几人面上有的笑有的痴,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中。

王紫看着三个出现在不远处的人,一人身穿白衣,素净的样子颇有几分仙气,一人身着狐裘披风,一直垂落脚底,生的妖娆之极,面前滑落的墨发在一身纯白色的狐裘只见鲜亮耀眼,容貌更是惹眼,几分妖气几分仙气,这要是放在任何一个正常的位面,这样的男子走上街道定会引起高分贝的尖叫啊。

第三人穿一身深紫色的衣衫,负手而立,面色却有些僵硬,若是仔细看几眼便会发现,那面色并非僵硬,而是他本来就是如此,唇色泛着深紫色,仿佛中毒一般,整个人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离着不动的僵尸。

这三人的组合倒是有些奇怪,而那白衣男子似乎也最正常一些,而此时那白衣男子朝后看了看东倒西歪在地上的几人,结了个小法术朝几人弹去,而那几人半晌之后才算晕晕乎乎的醒来,看见已经出现在面前的几人,顿时就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位大人,这几人闯进位面牢笼,还来争夺嵌月湾,不知是什么意图,还好三位大人来了,否则定叫这些人诡计得逞了!”

深渊骨龙刚站起来就拱了拱手说道,变成人形的深渊骨龙也是一副活化石的样子,穿着衣服都能清晰的看到他身上突出的骨架,此时竟是不遗余力的先行搬救兵了,想让自己的说法在三人心里先入为主,好让三人跟王紫几人做对,为自己刚才吃了大亏讨回点利息。

可那白衣男子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话,而深渊骨龙被那眼神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绝对不是开心的样子,咽了口口水不再说话,现在还是赶紧养好精神再说吧,万一连这三人都不是那些人的对手,他还得有跑的力气……

“你们是来抢嵌月湾的?”

披着狐裘那男子问道,声音也是好听的很,明明在说话,声音里却好像带着音符,让人听着就是一种享受,而那男子说话时带笑,几分仙气,几分妖气,几分超脱,几分诱惑,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糅合在一起,效果却是出奇的醉人,语气也不见敌意,竟好像寻常朋友一般,问候而已。

“当然不是,谁有病放着大好的生活不要跑到位面牢笼来抢这么块地方……”

卫子楚说道,对于后来的这三人感官还算不错,人都是感官动物,最起码这三人比刚才那些人高级多了,卫子楚精神奕奕,似乎刚才一战虽然没有打完,但也达到了让他满意的程度。

“也是,位面牢笼确实不是块好地方啊……”

那男子却赞同的点了点头,而且配合着笑了笑,这般随意的状态根本不想在位面牢笼生活的灵兽啊,难不成在这样的地方这人还修炼成无欲无求、不喜不悲的性子了?卫子楚有些怀疑的看着他,反正觉得这人的反应太过随和了。

“十阶离境梦魇,十五阶离境三目灵狐,十三阶离境旱魃。”

趁着这个空隙,饕餮在王紫耳边说道,顺序分别是那白衣男子、狐裘男子、紫衣男子。

饕餮虽是用跟王紫说悄悄话的音量说的,但是此时大家都在观望着彼此的动静,饕餮说了这么一句话当然不妨碍那三人听去,那灵狐挑了挑眉,似乎露出些意外,梦魇并无多余的表情,那僵尸一样的旱魃更加没有反应了。

其实王紫也猜到这三人的血脉定不是一般的了,没想到都是些稀罕的,梦魇就不必说了,三目灵狐是狐类中血脉最为纯净的一脉,听说三目灵狐的第三只眼睛能看到一个人的过去未来,天下大事甚至无所不知不所不小,‘灵狐’二字当之无愧,可是本应该在妖界都要奉为上宾的灵兽为何实际上的下场时被流放到了位面牢笼?

而那旱魃,无所谓正邪,却也是灵兽中很是稀少的一脉,几乎没有分支,因而传承也自然完整起来,也未曾听说哪个旱魃做过些什么人神共愤的恶事,而这个旱魃,修为竟然已经是十三阶离境了。

三人都是离境,分明已经跳出五行六界的规则了,却还是敌不过位面牢笼之上的束缚,到底还是强者的压制。

“呵呵,竟然这么轻易就看出了我们三人的修为,果真不凡,要说几位今天来位面牢笼有私事,我是信的,也不会阻拦,毕竟几位也看到了,如今的位面牢笼早已不是早些年的位面牢笼,可以生存的范围已经很小,若是再打下去,几位拍拍尘土走了,毁了这地方我们便是毁了我们今后生存的地方啊。”

那灵狐笑了,下场的狐狸眼中也是溢满了笑意,如此和气的说出这话,倒是让几人高看了几分,不像是深渊骨龙那几人,刚见面便是不由分说的要战。

“三围可能误会了,我们确实来这里有些事情,却并未打算毁这里一草一木,只是这几个灵兽没有搞清楚状况,也不打算问我们便来攻击。”

莲生上前说道,跟明白人讲话就是省事。

“那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了,几位要办的事情是什么?是否方便说出来,或许我们帮得上忙……”

那灵狐继续说道,但是说着说着,那声音却渐渐消失了,而那眼神却牢牢得定在了王紫的右手上,而察觉到灵狐的视线后王紫微一愣就知道是为什么了,那灵狐定是发现她手上的金玉扳指了,这金玉扳指一直就这么戴在她手上,招摇过市一般,偏偏饕餮似乎就喜欢这么让她展览,还得意的很,来了这位面牢笼之后,还是三目灵狐第一次发现她手中戴着的扳指。

“竟然是妖皇驾到了,只是我三人是戴罪之身,恐怕也不适合给妖皇行礼,还请妖皇见谅了。”

而在微微愣了一会儿之后,那灵狐再度说话,还是那般笑意,还是那般醉人的声音,只是一种微妙的感觉,他此番态度已经会死疏远了,而梦魇和旱魃表现的却是明显一些,在发现了三目灵狐说的是什么之后,梦魇的气息明显有些波动,旱魃僵硬的脸上也似乎更添了几分阴云。

后面静观其变几个灵兽一开始还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妖皇啊?哪里有妖皇?妖皇会亲自出现在位面牢笼吗?这怎么可能?但是在看清楚王紫手上的金玉扳指后,几人先是惊讶,然后更加怒了,虽然王紫不是当初流放他们的妖皇,但就是她手上的戒指,就是它所代表的权利,将他们关进了这位面牢笼,永远都没有出去的可能!

“不必。”

王紫也淡淡的说道,不管这些灵兽的怒气是不是针对她,都没什么重要的了,既然不打,现在还是要先找白虎的,既然她收下了饕餮给她的戒指,那么这个戒指所代表的权力或者是负面的东西,她都要收下,并无需为此作出什么辩解。

“你竟然是妖皇!怎么,妖皇难道是来看看我们死了没有?哈哈哈,位面牢笼困死了无数的灵兽,可还是有人活下来了,是不是觉得当初流放我们的决定做错了?哼,既然是妖皇,今天即便是丢了性命,也是要好好款待的啊!”

三目灵狐那三人不追究,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当作妖皇没有出现过,深渊骨龙阴测测的大笑着说道,刚才还想着怎么逃跑,现在却是有些癫狂的喊道,忽然再度画出本体飞速窜了过来,这一次直奔王紫,大有一命换一命的架势。

不仅是深渊骨龙,就连其他人也是怒红着双眼画出本体再度攻来,都是不要命的打法,虽然青龙、腾蛇、幻影、机械兽几人也再度去拦了,但是这一次那几个灵兽拼了命的往王紫这里闯,三目灵狐三人闪到了远处,并没有插手的打算,谁也不帮谁。

这一次那几个灵兽一点手都没有留,眼看无法接近王紫,那深渊骨龙竟然臌胀起巨大的身体,整条龙身似乎像气球一样被吹了起来,青龙一惊,给了你们活路不要,竟然非要找死!

也许随便一点理由他们都可以放了这些灵兽,正如王紫所想的,他们是来找白虎的,不是来屠杀的,但是这些灵兽现在有了杀王紫的心!,他们想杀谁青龙几人都管不着也不会管,唯独不能是王紫,想都不能想别说做!

而此时,那深渊骨龙竟然的想拼着一死自爆兽核来跟王紫同归于尽!而另一边的狂暴苍熊身体也臌胀起来,竟然打了相同的主意,然后是胭脂马和十尾龙蝎!

相继四个破天境的高阶灵兽要自爆兽核,着怎么可能是小事!事情闹大了!让所有人都是一惊!虽然修为上他们敌不过青龙这边的人,但要是自曝兽核的话,那样以生命和灵魂为代价的自杀式攻击,就算是青龙在这样的攻击下也无法全身而退,真要让他们接近王紫的话那还了得?

九幽紧紧的抓住王紫的手,给了青龙几人处理突发事件的世间,如果不行,就算是那几个灵兽自爆的前一秒他也可以带着王紫远远的离开。

而三目灵狐在发现那几人的意图后,反应极快的离开了原地,大开阶级飞身出去,要是着四个灵兽自爆了兽核,整个嵌月湾恐怕真的会夷为平地,这块绿洲也彻底毁了。

“吼……”

青龙发出一声龙吟,那声音直震的还有同样自爆意图的几个灵兽顿时没了反抗能力,被卫子楚几人干脆落的杀了,这样的灵兽,已经不能留着了,而青龙画出了本体,青色的龙身在空中一展,闪电般的冲向深渊骨龙,卷起深渊骨龙已经变形的身体,俯冲向湖泊之中!

预想中的爆炸并没有发生,青龙从水中再度腾跃而出,变回人形的青龙手中捏着一枚兽核,正是深渊骨龙的,青龙在他自爆前夕强行取出了他体内的兽核,手中微一使力,震碎了那枚兽核。

同样的,幻影抓着狂暴苍熊的身体甩进了湖泊,两只前爪猛的撕开了狂暴苍熊的头颅,一瞬间血浆四溅,染红了那湖泊,但也成功挖出了狂暴苍熊体内的兽核。

机械兽更粗暴,直接释放出像绞肉机一样的法器攻击,那胭脂马就直接被搅成了碎末,落在机械兽手中的兽核也被捏成了粉碎,只有十尾龙蝎,自爆之前释放出大量的毒气,让人一时近不了身,机械兽不惧这些毒气,反身冲过去时也只来得及将十尾龙蝎拖进了湖泊,腾蛇和青龙相继在湖泊上设下几重结界。

就这样那十尾龙蝎自爆发出的巨大能量还是继续炸空了整座湖泊,周围的山体也震动的厉害,塌陷了大片的地方,湖泊内的水被炸出来到处都是,风沙再度席卷进来,很快就在地面山堆积了厚厚一层,不久前还是绿洲的嵌月湾,此时就要跟外界一样了。

“还是被他自爆了。”青龙皱了皱眉,虽然没有伤到王紫,但是遇到这么些不配合的灵兽,总之给几人心里添堵了。

此时湖泊内别炸出了大半的水,但没想到这水还挺深的,里面泡着几个灵兽的尸体,好好的一个湖泊也被毁了,王紫本是随意看了一眼,但是很快就被湖泊内一点红光吸引去了视线,眨了眨眼睛,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然而没有!真的有些许红光!

“我似乎找到封印阵了!”

王紫有些激动的说道,转身看向李战,却见李战咬着要,棱角分明的面上似乎有些苍白,而且越来越苍白。

“别担心。”

李战也为此高兴,更多的是了却一件事情的高兴,不用再让王紫一直记挂着,但是想到自己会消失一会儿,李战还是在神志还清楚的时候就安抚王紫,这没什么,但是见过王紫失控的样子,一点可能他都不像让它有。

“保护李战。”

王紫看着李战,重重点头,随即飞身前往湖泊上空,青龙和腾蛇还有机械兽快速的将琥珀清理了出来,而没有了那几个横七竖八的尸体后,湖泊内的红光更加明显起来,王紫祭出九转阵盘,快速的练阵,宿雨布下的封印阵她已经破了两个,这次有些轻车熟路的样子了,但是王紫还是不敢马虎,直到看着李战再次站在她面前这一切才能让她放松。

这个封印阵属水,被困在了这片湖泊地步,湖泊上浓烈的水属性掩盖了封印真的气息,这才让刚开始找的几人没有找到,先来也是被那湖泊给迷惑了,而刚才十尾龙蝎自爆后炸开了湖泊,反倒帮助他们找出了封印阵!

封印阵在九转阵盘的练阵下渐渐露出了原型,一片巨大的红色光阵在地面上忽闪着出现,可是白虎的身影终究隐藏在不直到地下的何处。

王紫集中精力破阵,不敢想李战现在的情况,只等着半晌封印真破除之后,王紫飞身远离了湖泊上空,而这一次破阵后的动静竟然比十尾龙蝎自爆时的动静还要大好几倍!

整个地面都震颤起来,周围的山体不停的崩塌,这里本来就是一组荒山,在众人的视线中,这组荒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彻底崩裂!哪里还有嵌月湾?哪里还有什么湖泊?完全跟整座沙漠融为了一体!

王紫几人紧紧的盯着方才破阵的地方,李战已经不见了,如同当初卫子谦和慕千厷一样,消失的突然,但是几人心中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这一次才淡定了许多。

而在几人紧盯着的视线中,那处本来是湖泊,现在被碎石和沙尘掩埋的地方忽然动了起来,而且动静越来越剧烈,渐渐的,一抹雪白的色泽出现在几人的视线中,几人心中一喜,定时白虎!

“吼……”

一声呼啸,直震的天地皆动,声音中的浩然正气和明心之力让人深深震撼,当看到那矫健的白虎身影,通体雪白的毛色,即便被风沙肆虐也难以掩盖其风华,这就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白虎!第七代白虎!战神白虎!

而在白虎转头看向王紫几人这里时,那雪白的额头一抹火红的毛发,更为白虎增添了几分锐气和震慑人心,一双金色的瞳孔犀利而深沉,白虎动了动四肢,似乎在活动久睡才醒的身体,迈着优雅而矫健的步伐像王紫几人而来。

在渐渐靠近的时候,白虎硕大的身形忽然消失,变成了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白衣纤尘不染,隔绝了不断想要沾染上去的黄沙,墨发飞扬,棱角分明的脸上面无表情,但那双鹰眸中一双金色瞳孔却是锋芒内敛,眉间一抹灼烧一般的火红色,竟让人有种看到飞扬在战场上的白袍将军,身后那一抹染血的红缨穗!

这是李战,也是白虎,有着李战从未变过的深沉和睿智,也有着白虎天不畏地不惧的巍然气势和内敛的张扬。

“我回来了。”

李战停在王紫面前,身侧右手的中指却是动了动,王紫的有种的中指也似乎受到牵引一般动了动,这是姻缘线,缠绕在灵魂上的红线,李战在用这种方式告诉王紫,他是李战,也是白虎,更是永远会陪在她身边的人,她是他的信仰,永远不变。

“真好,你回来了,你们都回来了。”

王紫开口,却莫名的唇角有些颤抖,是高兴的吧?可是眼眶为什么也有些发热,鼻头有些发酸?也是高兴的吧?不是说,有种幸福,叫人不自觉的想哭吗……

“而且永远不会走。”

李战上前拥住王紫,一瞬间找回了那么多记忆,沧桑而悠远,让他有瞬间的迷惘,还有空荡荡的感觉,可是在看到王紫的时候,那沧桑的记忆仍然在,但是空荡荡的感觉却没有了,过去的记忆无法改变,但是以后的他的世界,有了她就不会空。

“我回来了。”李战握拳,在青龙肩膀上敲了一记,接着是慕千厷、腾蛇,这声我回来了是在跟老朋友说。

“就你藏的最深。”青龙也回了一拳,明知道是宿雨的安排,却还是开玩笑的说道。

“还是赶快走吧,白虎这一出现,那边的鼻子也快嗅到了,咱们先闪,还能迷惑一阵子。”腾蛇说道。

“走之前还有点事情得处理。”青龙则是说道,眼睛透过厚厚的风沙看向在另一边迎风站立的三人,显然那三人也知道自己躲也无用,索性在那里等着了。

“原来是几位尊者,我三人眼拙,没看出来,若有得罪还望见谅。”仍旧是三目灵狐说的,许是已经惊讶过了,现在还算从容的与几人说话。

“几位尊者打算如何处理我们三人?”

这边三目灵狐刚刚说完,那边梦魇就开口了,声音清脆,有些少年的口音,面色也有些僵,不知道是因为自知说的不妥还要坚持,还是因为别的,只是现在那白净的脸也染了些青,竟有些像旱魃了。

“梦魇……”

三目灵狐低声唤了一声,俊朗非凡的眉宇间第一次出现细微的褶皱,似乎在为梦魇担忧,毕竟现在的他们寡不敌众,况且,刚才虽然没有得罪王紫几人,但是在后来灵兽攻击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出手相助,现在还知道了这么大的秘密,青龙、白虎、腾蛇相继现身,就算他们再傻,也知道三千万年前的时候有猫腻了,更别说他们不傻,反而聪明着。

“你的第三只眼睛是否真能看到过去未来,知晓天下大事?”青龙却是笑了笑,好似并没有把梦魇的话放在眼里,反而看向三目灵狐问道。

“这时我的天赋技能,虽不知道是否对所有人都奏效,但是在我看过的人来说,从未有过例外。”

三目灵狐没有犹豫的回道,他清楚考虑的再多还不如实话实说,这里每个人的眼睛都亮的很,容不得他做一点的手脚,况且关于三目灵狐的天赋技能,这是三目灵狐的骄傲,也不容他遮遮掩掩。

“那你能看到自己的过去未来吗?或者你能看到旱魃和梦魇的过去未来吗?”

青龙接着说道,气势他是清楚的,三目灵狐的第三只眼睛是天眼,但是天眼也有一叶障目的时候,也有天机不能泄露的时候,他很就算三目灵狐去看王紫,定是什么都看不到的,就如当日在齐恒大陆也出现过一个鬼瞳天命者,根本看不到王紫的任何过去未来。

而他自己或者是其他几人嘛,别说命格已经不是天定的了,就算还是,跟王紫纠缠在一起也是未知之迷了,而青龙为何如此问三目灵狐,很快便知了。

“这……”

而此时,却见三目灵狐额心一闪,竟在光洁的额头中央忽然出现另一只眼睛!那竖瞳一眨一眨的看了看旱魃和梦魇,颇有些诡异,而在那只眼睛消失之后,三目灵狐的额头还如最初一般光洁。

只是三目灵狐紧接着就低头在手中掐算了半晌,有天眼这样的天赋技能,不辅以相应的卜算之术怎么行?只是在再度抬起头之后,三目灵狐狭长的狐狸眼中有些震惊的神色,看着梦魇、旱魃,又看了看王紫,迟迟说不上话来。

“怎么了灵狐?你看到什么了?”

梦魇问道,觉得三目灵狐的反应实在有些不对劲,他平时都是很从容的一个人,再大的事情也不曾这样犹犹豫豫,梦魇不禁想到了些不好的事情,难道他们终究逃不过跟这些人恶战一场?并且胜算……几乎没有?

梦魇紧皱了眉头,当初被陷害流放,被困在上古五灵封印的位面牢笼之中,出不去也就算了,今天竟然还要如此不情愿的丧命?虽然现在活着也没多大一死,总归是出不去了,但是他也没想过死啊!

旱魃面上的阴云也重了些,三人一直以来都是情同兄弟的,有什么不能说的,要战一起战,要死、大不了也一起。

“我看到,你们成了她的契约兽。”

三目灵狐面上的神色仍然没有静下来,他知道二人一定想到了别的地方,但是也许说出这话之后,他们的打击会更大。

“什么,你在说什么啊灵狐!我们会成为妖皇的契约兽?你忘了我们当初是如何被流放进来的吗?”

果然,梦魇更加激动,整个人都变得愤怒起来,弓着背很直接的喝道,像是一个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小兽,这个梦魇的心里年龄似乎比他的修为年轻了太多。

“灵狐,当你没说。”

旱魃也皱眉,虽然没有像梦魇一样愤怒的表现,但是也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不同意。

“那你呢?你自己呢?别说我们不可能跟人类契约,就算可能,天下人都可以,就是身为妖皇的她不可以!”

梦魇继续吼完,可转身就被三目灵狐扇了一巴掌,响亮而清脆的声音,就扇在脸上,梦魇站在原地粗喘着气,不可置信的看着三目灵狐,这把掌疼吗?怎么可能疼呢,他可是离境级别的灵兽了,可不疼吗?怎么可能不能呢,三目灵狐可是他唯一尊敬的大哥啊。

饕餮无趣的看了看那三个人,还好三目灵狐动手快,要不然刚才动手的人就是他了,反正死了也一样可以闭嘴,那梦魇还真以为小丫头稀罕他了不成?还非要契约?他有什么资格嫌弃他家小丫头,就这样的心性,是如何到了离境这一天的。

王紫则是看了看青龙,青龙想让她契约这三人?青龙送了耸肩,微微摆手,示意万字稍微等一等,其实他也是试试而已,看出被契约是三目灵狐自己看出来的来,说明是有这个趋势的,就看看三目灵狐能不能处理妥当再说吧。

“首先你必须清楚,她不是流放我们的妖皇,你不要迁怒!”

三目灵狐严厉的跟梦魇说道,狭长的狐狸眼中满是严肃,紧紧的盯着梦魇,传达着他的影响力,梦魇还在震惊刚才被三目灵狐打了的事情,现在有些不愿意听他再说什么,但是被三目灵狐不容拒绝的眼神看着,梦魇抵抗的很无力,不得不听进去。

“其次,你真的想死在这里吗?真的想跟位面牢笼一起毁灭吗?”

三目灵狐继续说道,他也在忍着万分的疑惑和不接劝说梦魇和旱魃,其实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被王紫契约?虽然他自己的命理一时半会算不到,但是十有*是跟梦魇和旱魃一样的,他现在只能进全力劝说,成功与否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只是他清楚一点,如果不成功,青龙他们也不会就此放过他们三人罢了。

“灵狐,你怕死吗?”

却是旱魃问的,那双深沉的眼睛看着三目灵狐,旱魃一般没有什么意见,都是听他的,现在却如此问,想来他的劝说并没有起到效果。

“……”

三目灵狐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如何说,眼神忽然看向王紫,为什么是她?为什么他们的前路不是死而是跟王紫契约?可是刚才就在他想看到更多的时候,却再也看不到了。

“小丫头,这扳指倒是给你惹麻烦了。”

饕餮笑着说道,明明是麻烦,但是看饕餮那笑意朗朗的样子,却好像根本不在意这点麻烦。

“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契约就契约,不契约就不契约被,你当我家王紫殿下稀罕你们啊,排着队等我家王紫殿下契约的灵兽多了去了,用不着你们仨要死要活的,杀个人都不过头点地,你们仨倒好,事儿真多。”

卫子楚不耐烦的哼哼,本来就是啊,让他们看这一处兄弟情深的戏码有意思吗?

“契约了就活,不契约就死,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莲生抖着腿说道,没错,就是这么个意思,但是被莲生这幅德行说出来,目的好像就是逼良为娼、哦不,逼人契约一样,其实根本不是啊,是想一来让他们闭嘴,把外人变成自己人,今天的事情就了了,二来王紫多三个离境级别的高阶灵兽,这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儿啊。

“你闭嘴啊!什么话被你说出来都得变味儿!”

卫子楚敲了敲莲生的头,对他很无语,没看见那梦魇和旱魃两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吗?

“诶你说的不也是这个意思嘛……”莲生很无辜,呲牙咧嘴的看着卫子楚,这小子现在也学坏了,有点本事就乱用,迟早有一点得把今天这亏给补回来!

“我的身份很多,妖皇只是其中一个,契约后我可以带你们离开位面牢笼,这世上以后就再也没有位面牢笼了,你们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契约你们,我没那么多世间等你们,希望你们快点做决定。”

王紫觉得自己不说点什么不行了,虽然现在位面牢笼的入口和出口只能用她的扳指打开,但还是担心会有冷殇和寒巳的人闯入,三人迟迟不决定,如果实在不行、换个办法也可以。

“我同意契约。”在王紫刚说完两秒钟后,三目灵狐上前一步说道。

------题外话------

昨晚熬夜码字,所以今天早早更新了,因为要拿着今天的更新去抢活动,然后咳咳,以后的更新时间还不会变的,还是晚上晚晚的更新,我是不希望大家等的,还是早早睡好,第二天起来看呐,么么哒,妞儿们早安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