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二章 战火蔓延,全体出动

王紫几人掩去身形绕向嵌月湾,到了嵌月湾湾口的时候,王紫也算明白为什么那暴猿王会说嵌月湾是他们几人最后的希望了,在这样恐怖的沙漠里,还真的存在一个如次生机勃勃的绿洲。

外表看去是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的山体,而中央却像是被掏空一样,嵌入一个弯月形的湖泊,碗口是一个狭长的山谷,将肆虐的风沙挡在了外面,湾口设有结界,应该是刚才那四只灵兽设下的,虽然在那儿打,但是也不可能完全放着这里不管。

要是别人,想要进这结界定是要被发现的,可有九幽在,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九幽完全可以悄声无息的撕开那个结界而不被设下结界的人发现。

“相比起外边,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啊!”

莲生感叹着说道,去掉了身上的挡风结界,进了嵌月湾好像完全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暖风习习,芳草萋萋,前方巨大的湖面上波光粼粼,让人无法想象就在一山之隔的外界,位面牢笼已经快进化到难以生存的地步了。

“先找找有没有封印,这里的五行相对平衡,如果封印在这里,应该是能感应到的。”青龙说道,只微做观察就四处寻找起来。

王紫也用五行灵力到处试探,如果是封印阵,五行灵力找起来还是快一点,沿着湖畔往深处走,半晌,王紫又寄出九转阵盘辅助,暂时还没有发现,李战也没有不适的反应,记得慕千厷、卫子楚之前在遇到本体的时候都是昏昏沉沉的,李战现在却是没什么反应。

而正在王紫几人分头找的时候,身后的结界忽然传来动静,王紫几人还来不及隐藏那结界就忽然被破开,迎面几个灵兽飞身而入,王紫几人看去,而那几个灵兽也在闯进来后第一时间发现了嵌月湾内竟然还有别人!

王紫收回了九转阵盘,九幽向王紫靠了靠,一直紧跟着王紫,而其他几人也飞身来到王紫身边,看了看闯进来的灵兽,而那几个灵兽似乎也挺诧异,不仅是生人,还是位面牢笼之外的来人。

双方顿时都警惕起来,不过闯进来的灵兽却不适刚才那五只灵兽,而是另外的五只灵兽,王紫一一看去,五只灵兽都是以本体出现的,嵌月湾本来挺大,但是被那五只灵兽堵在了入口处,顿时觉得空气有些紧张起来,而那五只灵兽竟分别是黑泽莽、狂暴苍熊、胭脂马、十尾龙蝎、虎鹰。

这分明是另一个区域的灵兽,许是也发现今日有可乘之机,趁着铁羽狮鹫那五只灵兽还没有分出胜负的时候来夺这嵌月湾,只是没想到硬闯进来却是碰到了王紫这几个人,几人神色顿时不善起来,今天他们就是冲着嵌月湾来的,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更别说王紫几人是从外界来的。

位面牢笼在血腥中进化了几百年,本来还算热闹的位面牢笼因为环境的不停恶化,已经不能容纳那么多灵兽在这里生存了,要想继续活下去,就必须优胜劣汰,在这个可能永远都离不开的地方,就算他们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敌得过位面的崩坏所带来得影响。

诺大的一个位面牢笼竟生生变成了沙漠,而这个位面当中本来数以万计的灵兽也锐减到现在能用双手数过来的数字,只剩下东西南北四个区域中个位数的灵兽而已。

如今为了争夺一块能够继续生存的地盘,他们之间的生死战斗也不算少,而如今却叫他们看到了什么?看到了外来的人?在他们被位面牢笼折磨的不得不整日想着如何才能生存下去,如何才能杀死对手的时候,竟施施然的进来几个光鲜亮丽的外人?

他们都已经是破天境的灵兽了,本应该拥有破天境灵兽该有的骄傲和至尊享受,可是被困在这个邪门儿的位面牢笼出都出不去,对比眼前这些个外人,让他们如何能不气、不怒?

“哼,今天竟然还有意外收获呢,很久没有吃过鲜肉饮过鲜血了,虽然告别很久了,但是拿这几个人类的血肉下酒定会是一翻享受啊。”

一人重重的哼了一声,说出的话如洪钟一般鼓震着人的耳膜,这人正是拿体型硕大、几乎要跟周围的山齐平的狂暴苍熊,修为在三十阶破天境。

“啧啧,这嵌月湾果然是块好地方,连人类都能吸引过来,要是去了咱们的地盘该多好,也省去了跟那几个家伙争抢,看来今天大动一场才所难免了啊。”

另一人也说道,声音中喊着轻蔑,眼神甚至是厌恶的看着王紫几人,看到外表整整齐齐,气息也是似有若无的王紫几人,就好像他们是高高在上的贵族,而他们却是被关在牢笼里的囚犯,虽然个头上明明是灵兽远远高于人类的,但是总感觉像是被俯视了一番,也不管王紫几人的修为如何,最起码位面牢笼是他们的主场,既然来了并且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就不可能轻易放过王紫几人。

王紫看了看说话的人,是那二十二阶破天境的胭脂马,流畅的马背,背脊上长着像斑马纹一样的纹路,只是色泽并非黑色,而是如胭脂一般的红色,煞是好看,只是马背上落了一层风沙,显然是刚才来的时候被外界的风沙肆虐的,只是这些灵兽对他们的敌意很深,似乎在看了一眼之后就是熊熊的战意,不由分说的要打的意思。

好像不管他们说什么,也不可能跟这些灵兽和平解决了,而这五只灵兽就这么直接的闯进来,嵌月湾入口的结界已经破了,铁羽狮鹫那几只灵兽定然也会很快赶回来,到时面对两波闯进来的人,情况也绝对不会好。

“我们要不要先换个地方,留下场地让他们打?”

莲生在神识中说道,铁羽狮鹫那五只灵兽很快就回来,他们要找的是白虎,到哪里找都是一样,面前的这五只灵兽前来抢夺地盘,他们的地盘定然防守空虚,就算不是空虚也定然很薄弱,还不如避其锋芒让他们打,也不用自己费事了。

“他们堵在入口处,想要出去就必须从山顶走,山顶还有结界,再说这些灵兽也不会让我们这么走的。”

青龙说道,看那几只灵兽的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想走哪里有那么容易?况且还有那只虎鹰在头顶盘旋着,这是已经封死了他们的退路啊。

“喂,你们要抢地盘要干什么都随便,我们只是来瞧瞧,就不必大动干戈了,和和气气多好,天气这么热,大家放松放松嘛,不要这么紧张啊。”

莲生冲着那几个灵兽喊道,虽然觉得说了也没什么用,但总是要试试的。

“几位真是好兴致,竟然来位面牢笼散心,既然觉得位面牢笼这么好,留下来岂不是更好?以后我们日日相伴,每日和和气气,岂不是更妙?”

一人回道,先是笑了一声,似乎觉得莲生说的可笑,只是笑声也仍然轻蔑罢了,这人正是那翘着尾巴虎视眈眈的十尾龙蝎,十尾龙蝎也是龙属,属于毒龙一脉,只是外形上已经没有多少龙的影子,倒是蝎子的外形更显著一些,浑身漆黑,看上去就知道它身上的毒性强的很,而且十尾龙蝎的速度很快,侧面藏着两片羽翼,一般不用,若是用到,它的速度会更快!更别说这只十尾龙蝎已经是三十三阶破天境的修为了!

“诶,此言差矣,好景还需眨眼过,若是日日相伴,久了定然要生厌的,兄台好意在下心领了啊,哈哈哈……”

莲生装模作样的拱了拱手,对方真是太冲了,果然不愧是毒龙的血脉,说句话都似乎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阴气,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一点都不可爱!莲生也笑,只是笑的很尴尬,没有人捧场而已。

“呵呵……我倒是有些好奇几位是怎么进来这位面牢笼的呢?妖界已经断了来位面牢笼的路,几位倒是有些本事啊,这种情况下还能进来,或者说、几位有什么必须要来的理由?这位面牢笼还有什么让几位颇感兴趣的东西?不如说来听听啊,我们几个在位面牢笼也有些念头了,几位要找什么,或许说出来我们能帮到忙呢……”

一人笑道,方才那十尾龙蝎尾巴动了动,似乎想对莲生出手,但是被他阻止了,实在是莲生刚才那句‘若是日日相伴,久了定然是要生厌的’激怒对方了,这话说了还不如不说,不知道他们已经身不由己的在这里几千年甚是几万年了嘛?!

而刚才说话的人是那一直以来只观察着不说话的黑泽莽,条纹状的巨大莽身让他看起来很有威慑力,修为也已经是三十六阶破天境了,跟铁羽狮鹫修为相当,怪不得他们之间的争夺会一直持续着,这些灵兽的修为均是不相上下,就这么一对一的打,打多少次都分不出胜负啊。

着黑泽莽倒是冷静一些,对王紫几人的来历感兴趣了,现在还能进来位面牢笼的人,定然也不会是一般人,在人类的世界里,说不定也是什么德高望重的高阶修士呢,了解一些也无坏处,只是他很好奇他们要怎么离开。

位面牢笼流放的灵兽身上都是被打上了位面牢笼的印记的,想要离开是不可能的了,从他们进来位面牢笼开始,他们此后的活动区域就只能限定在位面牢笼了。

黑泽莽面上冷静,但谁知道心里是不是如何酝酿着毒计,他们不能离开,要看着王紫这些人离开、那怎么可能?

“黑泽跟他们废什么话?直接打吧!铁羽他们快回来了!”头顶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显然是那守着空中的虎鹰。

“王紫殿下,我们也别听他们磨叽了,反正是打架,早打晚打都一样。”

卫子楚也说道,要他看,这几个人虽然修为是挺高,但是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完全可以来一个打以一个,来两个打一双啊,整个位面牢笼剩下的灵兽也没几个了,大不了都打的让他们服,然后诺大的一个位面牢笼,就随他们想怎么翻就怎么翻了啊!

王紫当然也知道,如果打了就能让这几个服,那打一架也无妨,关键是这几个灵兽表面上看着还算冷静,但若是真打起来,恐怕是不死不休的,别说打到他们服了,青龙、朱雀就在这里,连穷奇和饕餮也在,但是面对这些已经不知道在位面牢笼关了多久的灵兽,就算是等级压制,恐怕也不能让他们服,打是可以,但要是真要取这些人的性命,不说费事了,这也不是他们的初衷啊,他们只是来找白虎的,不适来清理位面牢笼的。

“哈哈哈,今天可真是热闹!没想到你们几个先到了!那也好,嵌月湾今天要是不分出个归属,还怎么对得起我们几十年后再聚这一场?!”

而这边王紫和黑泽莽双方还没有开打,竟然又有人来!嵌月湾入口已经被黑泽莽几人挡住了,这声音却是直接从头顶传来了!就这么眨眼的功夫,头顶的空中虎鹰已经跟来人过了几招了,似乎是认清了来人,也知道此时打了也无用,虎鹰长啸一声,滑翔着盘旋在黑泽莽几人的上空,把另一块地盘让了出来。

王紫看去,却见空中盘旋着一条巨大的深渊骨龙!显然是直接从山顶飞下来的,而山顶的阶级在方才就被虎鹰进来时破坏了,此时竟是为他们的突然闯入提供了便利,而在深渊骨龙之后,一只浑身火红的凤凰亦展翅飞下,紧跟着一只金色与棕色相间的北域金雕,然后是一只体型稍小的狼头蝠,最后是在山上飞窜下来的一只火山毒狼!

竟又是一批灵兽,都扎堆在嵌月湾了,而且这五只灵兽中竟然有四只都是有翼灵兽,怪不得这么轻松的从上面闯了进来。

王紫倒是对那个深渊骨龙有些感兴趣,这样的龙属还是第一次见,身是龙行,背生双翼,但是形态并不似一般的龙那般威严好看,反而有些邪恶和堕落的感觉,像是一副远古的化石,一副几乎能数清楚骨骼数量的龙形骨架,身体表面看似只覆盖着一层发青的皮,王紫见过的龙那么多,这是最丑的一个,而且深渊骨龙的数量很少,而且嗜杀成性,不被龙族认可,竟然早早就被妖界流放在了位面牢笼。

而那只凤凰,随时凤凰,却也并非那些王紫见过的凤凰那般高贵优雅,也是满身的邪气,周身燃烧着的邪火倒是跟朱雀残魂的气息有些相像,这是一直堕落的凤凰,偏移了凤凰的应该继承的意志,竟变得如此不伦不类。

王紫看了看青龙和慕千厷,二人面色都很正常,也只扫了一眼深渊骨龙和邪火凤凰,似乎并没有被这两个灵兽的出现影响心情。

“小紫紫想什么呢?别说这邪火凤凰已经不是朱雀属的了,就算她没堕落,也跟我没关系啊,我是无辜的……”

慕千厷见王紫看她,凤眸含笑,带了些挑逗的意味,虽然说的无辜,但是本人并没有那个意思,也就是说说而已,血脉的传承完全是初代纯血脉的上古神兽定下的规矩,也是他们定下的传承,后代的上古纯血脉神兽只负责修补漏洞,传承由法术完成,可不是人类中的血缘传承。

要说血缘传承嘛……说白了就是生宝宝呗,虽然觉得那么幼小的生物、哦不,应该是生命,虽然觉得那么幼小的生命实在无趣的很,但是如果是跟小紫紫生的话,那一定也是天大的幸福吧,嘛,小紫紫会不会愿意生小孩啊?要是生的话,是男孩子好一点还是女孩子好一点?会像小紫紫还是像他啊?

不对……最重要的一点啊,生出来是小小紫紫,还是小朱雀啊?这一点他竟然没有了解过!好像的确是件值得深思的问题啊……

“死妖精你又在想什么啊!”

卫子楚推了推慕千厷,一副嫌弃的样子,慕千厷那闪着妖孽光泽的眼睛已经盯着王紫殿下很久了,以他对死妖精的了解,他现在脑子里一定没想什么好的!王紫殿下不理会他就算了,他都看不下去了!

“我在想……我什么要告诉你啊。”

慕千厷难得笑眯眯的开口,但是凤眸转向卫子楚的时候,微一停顿,话音一转没有说下去,气的卫子楚又是一句恶狠狠的‘死妖精’。

“呦,骨龙今天竟然也出来活动筋骨啊。”

黑泽莽头昂了起来,多了几分警惕,只是说话之时仍然如正常的打招呼一般,虽然他们整体的实力没有很大的悬殊,但是深渊骨龙五人却着实比他们和铁羽狮鹫两方的人实力高出一些,更别说他们五人中有四人都是有翼灵兽,占据一定的优势,唯一一个看似好对付一些的火山毒狼,实际上实力却跟十尾龙蝎旗鼓相当,打起来对然胜负难料,但是面对比自己等级高的一队,他们定是要多几分警惕的。

倒是对于深渊骨龙也是冲着嵌月湾来的事情,黑泽莽没有给出正面的回应,反正今天的局面,似乎也不容谁来控制了。

“咦?我们似乎忽略什么了啊……”

那邪火凤凰在空中盘旋着找到一块巨石,收了翅膀落下,犀利的眼神在下方一扫,显然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王紫几人,说话时语气带着些惊讶和感兴趣,声音细而婉转,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还真是!今儿怎么多了几个人类?位面牢笼来客人了?”

那狼头蝠也看向王紫这里,身形相对于其它灵兽较小,生了一个硕大的头颅,跟身体的比例有些失衡,是蝙蝠一族的,如今那狼头蝠就趴在山体之上,脚上的吸盘牢牢的吸附在山石之上,身体的颜色可以跟着环境变化,有很高的伪装天赋,要不是现在他自己主动说话了,别人很难从那山体上找出他的影子。

“哈哈哈,别管是不是什么客人,只要出现在嵌月湾这块地盘上,就是我们的敌人!”那深渊骨龙在空中盘旋着,大笑的时候犹如闷雷滚动,声声震耳。

“砰!”

“就知道你们这群趁火打劫的家伙不会省心,还真是如此啊,看来今天还真是个打架的日子,刚刚解决了自家的矛盾,外人就找上门了啊……”

先是一个巨大的声音响起,却是嵌月湾入口处的山体内轰出了一个缺口,本来构造极佳的狭长入口被斩去了一部分,外界的风沙呼呼的灌入,肉眼清晰的看到一束土黄色风卷了进来,另外一个声音响起,并非黑泽莽和深渊骨龙两方的人,还没见到人就该知道,这人肯定是那铁羽狮鹫了,铁羽狮鹫那五人也返回来了。

果然,紧接着从那缺口闪进来的灵兽,依次便是铁羽狮鹫、暴猿王、红线蛇、墨蛟、穿山獒。

“哈哈哈,六十年前争夺嵌月湾的时候,我就说过还会有再战的一天,断断续续这么多年,我们还不是又凑到一起了?铁羽你该不会是专门给我们制造这个机会?离开嵌月湾好让我们趁虚前来?”

深渊骨龙气势忽然大涨,三方灵兽各自为阵,忽然气息对撞了起来,而被暂时忽略在一边的王紫几人,看着如今这模样,事情发展的还真是戏剧性,本也是想趁着此处无人来探一探路的,但是这嵌月湾似乎并非一般的地方,让黑泽莽和深渊骨龙放弃了自己的地盘都来争夺这嵌月湾,恐怕嵌月湾的价值远远比他们相像中的要大啊。

“他们到齐了没有?看样子应该是位面牢笼的灵兽都来了吧。”卫子楚说道,刚才还在想着要不要把这里的灵兽都制服了,没想到转眼这些灵兽好像都聚齐了。

“那我们是不是先解决了这些外人,再来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

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这人正是那条红线蛇,睁着红色眼睛嗜血的看着王紫几人,红色蛇信一吐一吐的露在外面,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享受几人的魂魄了,刚才再外面打的时候就感觉有人闯入,只是瞬间就消失了,再加上他们正打的不可开交,无暇分心,就没有去找,没想到真的有外人进来,而且也冲着嵌月湾来。

“哈哈,红线蛇说的极是,先处理了这几个外人再说!”

深渊骨龙笑着说道,刚才已经暗暗观察过几人了,虽然觉得这几个人的气息都不平常,但是他丝毫不认为身经百战的十五个破天境灵兽会打不过这几个人类!

说罢,深渊骨龙朝天怒吼一声,说打就打,而且身上的气势顿时暴涨,龙尾一甩,顿时直逼王紫几人而来,王紫也不犹豫,直接召唤出了腾蛇、幻影、机械兽。

腾蛇自上次晋级之后就一直在沉睡修炼,腾蛇毕竟是自腾蛇蛋中重生的,虽然拥有者绝对强大的灵魂,但是在身体还未完全长成的时候,随着力量封印的一点点解开,他的身体也需要时间适应,此时感受到腾蛇已经醒了,王紫直接召唤出了腾蛇,这样的打打杀杀的活动,腾蛇点燃是喜欢的。

幻影已经是一阶离境级别的神兽了,对付几个破天境的灵兽自然不在话下,还有的机械兽也已经是二十九阶破天境的修为,但是机械兽的性质特殊,虽然修为是二十九阶,但实力应该快追上幻影了。

王紫的契约兽掌神境的要多少几乎就有多少,但是破天境的还是少,可面对的这十五只灵兽都是二十阶以上的破天境,让掌神境的灵兽出来也无济于事,人海战术也许可以,但是这小小的嵌月湾,怕是容不下那么许多灵兽了。

幻影直接以本体的形态出现,金色的豹身优雅而威慑,尤其是他离境级别的修为不加掩饰,低吼一声,那声音形成的能量都足以震的冲过来深渊骨龙回身后退,就连后面跟上来的几个灵兽也是一惊,纷纷退回原处,警惕不减,甚至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显然被忽然出现的一个离境级别的灵兽震慑到了!

而似乎在给王紫造势,腾蛇也是以本体出现,流畅的银色身体外加一副优雅而充满力量的银色翅膀,让那条看起来像活化石的深渊骨龙更加难看了,这里就是灵兽的地盘,腾蛇都亮出本体了,那些人怎么可能不认识?一个离境级别的灵兽还不够,竟然还多了一个腾蛇!

这腾蛇是第几代腾蛇?虽然被关在位面牢笼时日一久,但也不至于几千万年,宿雨手下的第七代腾蛇早已陨落的事情他们还是知道的,莫非这已经是第八代腾蛇或者第九代了?

“还真有些底气……”

深渊骨龙盘旋在空中,声音仍旧如洪钟,只是少了几分狂傲,多了几分沉重,但是如王紫所料,即便知道他们的实力也许选比他们强,也没有退意,反而战意更浓。

“看来在我们打之前,要合作一次了呢。”黑泽莽声音也沉重了些,但是语气还是有些调笑的,毕竟让他们打了这么多年的人合作对敌,确实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嗤,要是能拉着腾蛇给位面牢笼陪葬,就算死了也值了!”深渊骨龙嗤笑一声,再度飞身来攻,气势大开,这一次才是真正认真了!

“可笑,连毒龙都算不上,还敢口出狂言,当初是哪个妖皇把你流放到这里的。就应该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腾蛇也嗤笑一声,根本不认为深渊毒龙够得上成为自己的对手,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也好拿他试试自己新的力量,越来越多的力量回归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还有些不习惯了。

腾蛇后发而至,震动两翼,闪电一般袭向深渊骨龙,口中吐出水属性的能量供给,身形也锁住了深渊骨龙,让他进退两岸呢,只能迎战,深渊骨龙看看化解了腾蛇的攻击,这时才发现腾蛇的实力似乎远比他想象中的高!最起码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条腾蛇现在的修为在什么等级!

幻影也动了,他才是真的很久没有动手打架过了,在缥缈峰的时候,幻影就已经是缥缈峰上的老大,没有需要他动手的时候,成为王紫的契约兽之后也还没有真正战斗过,虽然幻影的心性已经近乎超脱,淡然的很,但是从他决定做王紫的契约兽开始,就没有打算退缩过,只要王紫需要,他定会全力以赴,更何况他心爱的儿子还一心想着保护王紫,撇去别的不说,他也要向着他儿子不是?

黑泽莽、铁羽狮鹫、虎鹰三人对上了幻影,虽然等级的压制让他们畏惧,但是现在必须克服那些畏惧,用尽全力去打,黑泽莽和铁羽狮鹫负责正面缠着幻影打虎鹰在空中不断干扰,一时间也算是三对一平手。

机械兽奔跑着向前,虽然体型硕大,而且是机械的外表,但是一点都没有影响他的灵活性,反而要速度有速度,要灵活有灵活,而且在藏银虎本身的速度和灵活性上,还加入了法器的加成,能量攻击也不是藏银虎本来的属性那么单一,完全相当于一台综合型的计算机,根据不同的环境变换着攻击的招式,加入了智能的程序,这应该是五行圣人在机械兽上面最大的突破了。

本来只有墨蛟和穿山獒对付机械兽,但是似乎也发现了机械兽比想象中的难缠很多,北域金雕和胭脂马也前来相助,这样一来,光腾蛇、幻影、机械兽三人就分区了对方八人,剩下的七人理所当人的锁定了还站在一旁的王紫几人。

李战祭出了轩辕剑,没有说话,直接闪身攻去,慕千厷红衣闪过,也奔向战场,主要是那邪火凤凰看的他不爽的很,就算跟他没有关系,站上凤凰两字就让他厌恶的很。

“我也去!”

卫子楚飞身加入,而且战意很浓,卫子楚本来就好战,现在这样的场景不让他热血沸腾才怪,况且卫子楚觉醒了武道的传承之后一直都没有好好试试身手,现在岂能放过这痛痛快快打一场的机会?

慕千厷直奔邪火凤凰而去,李战则是迎上狂暴苍熊,而刚刚跟狂暴苍熊对上,火山毒狼也过来掺了一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战看起来是人类,狂暴苍熊和火山毒狼都打了速战速决、解决一个是一个的注意。

王紫有些担心,李战的实力虽强,而且李战素来都是遇强更强,但面对三十阶破天境的狂暴苍熊还有二十阶破天境的火山毒狼,王紫还是无法放心。

“我去帮忙。”

青龙说了一声,也飞身加入战局,而且直接插入了李战那边三人的战斗,分走了修为较高的狂暴苍熊,他知道王紫在担心什么,而且他自己也不放心,白虎有可能真的在位面牢笼,在没有找到白虎之前,李战还是不要出意外的好。

“呵,什么东西,竟然偷袭?”

饕餮冷哼了一声,一个攻击打了出去,只见几人身后的山体一震,哗啦啦的掉下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碎石,而本来跟山体完全呈一个颜色的狼头蝠顿时浑身染血的在空中起起落落,稳定了身形之后唰的飞走,似乎知道这里暂时不能惹,还是避开的好。

但是饕餮哪里肯让他走?又是连续几个攻击打了过去,其中一个攻击直大船了狼头蝠看似薄如蝉翼的翅膀,身形更加不稳,几个大起大落之后咚的掉进了那湖泊只中。

狼头蝠可不是善水的,不仅不善,而且几乎是惧怕水的,在水中勉强待了一会儿后,挣扎着飞了出来,可是饕餮的攻击一点都没打算放过他,他的伪装在饕餮面前一点都不管用,狼头蝠几乎想哭了,为什么他偷袭却偏偏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

而且好像还是远比其他人难缠的!为什么他的运气这么差!狼头蝠的修为虽然已经是二十八阶破天境了,但是他的天赋技能几乎都对饕餮没有用,任凭他使出多少次都被无情的挡回来了。

狼头蝠尖啸了一声,声音中有着不甘和畏惧,在位面牢笼挣扎了这么多年,他杀了那么多对手,也险些几次被杀,但都活到了现在,但是此刻却有种吾命休矣的感觉!

狼头蝠向同伴发出了求救信号,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自顾不暇,哪有时间来救他?狂且他们本来就是合作互利的关系,饕餮的实力明显高了很多,他们犯不着拼着命来救狼头蝠,饕餮似乎打了赶紧杀绝的主意,也是,既然饕餮动手了,就绝对不会有玩一玩的想法,向来都是简单粗暴的直达目的的!

不久,狼头蝠的身体砸进了湖泊,留下一声不甘的惨叫在空中回荡了许久,听到的灵兽心中都是一凛,狼头蝠已经死了,这么半晌以来,他们也是受伤不少,莲生、穷奇也加入了战斗,战况更是明显,赢面一边倒的倒向了王紫这边,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还能撑多久,也许不久后也是跟狼头蝠一样的下场,堂堂破天境灵兽,竟然就这么惨死了!

“小丫头,你可要这东西?”

饕餮飞身回来,落在王紫身边,手中拿着一枚兽核,兽核中央还封印着不停乱动的狼头蝠,刚才狼头蝠掉入水中的前一刻,饕餮竟是强行将他的兽核吸了出来。

“要。”

王紫道,反正饕餮拿着也没用,虽然她暂时也永不到,但是子谦或者青璃炼丹的话,也许会需要的吧。

“呵呵……”

饕餮笑了笑,看着王紫从他手中拿走了狼头蝠的兽核,莫名的就觉得开心,他就喜欢王紫不跟他客气,就喜欢王紫这么直接的性子。

“这玩意儿,小紫紫也收下?”

不一会儿慕千厷也回来了,堂堂朱雀对付一个不知道错开了多少辈的邪火凤凰,要是还打不过,他还配是朱雀吗?慕千厷把玩着手里的邪火凤凰的兽核,其实他更想直接毁了这兽核,不只是因为他对这邪火凤凰甚为不喜,还有一点,邪火凤凰已经偏离了凤凰的血脉,太过嗜杀,而且并无悔改之意,当初妖皇将她流放定然也有让她悔过自新之意,只是完全没有受到效果而已。

王紫直接从慕千厷手里拿过来那枚兽核,当然不知道慕千厷心里那点弯弯绕绕,反正会有用的,收着吧。

“你们从哪里来要去向哪里,或者要来这位面牢笼干什么我们都不再阻拦,刚才的事情就算是误会,不必再死战下去了如何?”

正在这时,那苦苦支撑的深渊骨龙沉声说道,虽然心里恨的牙痒痒,恨不得立刻手刃所有人,但是现在的局势容不得他冲动,不能暂时妥协,但是就算是妥协、真当王紫几人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吗?

“呵……”

慕千厷笑了一声,不加理会,也看着快要结束的战场,清理了也好。

可就在这时,嵌月湾内忽然蔓延进来一股浓浓的白雾,那白雾来得快而猛,比外界的沙尘还要肆虐的离开,几乎瞬间就笼罩了整片嵌月湾,王紫墨眸微沉,视线中很快消失了深渊骨龙那些灵兽的影子,是被那白雾遮挡了,腾蛇他们倒是不要紧,毕竟有契约在,王紫好奇的是,这个时候是谁在故弄玄虚?位面牢笼还有没有现身的高阶灵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