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一章 青璃好学,大妖混战

王紫和邪彤同时看去,极炎地狱的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巨大的能量波动吸引了视线,却见火光之中一座金色的大鼎庄严而立,任凭那火舌再凶猛,也挡不去大鼎的辉煌。

璃王鼎自千万年前铸成至今,第一次被重创,现如今浴火重生,再度散发他无与伦比的光彩,王紫睁大了眼睛看着,墨眸中倒映着熊熊的火光和璃王鼎的影子。

虽然璃王鼎是冷殇所铸,青璃是自行修炼而成,这她都没有参与过,但是看着此时辉煌再生的璃王鼎,王紫仿佛能够看到当初再洪荒位面,只有天地异火见证了青璃如何诞生,也许正如今日一般,修补完所有璃王鼎的瑕疵,鼎身褪去,而后昂首矗立在汹涌的火焰中的男子,石青色软甲加身,锋芒内敛。

待睁开那一双让她久等的眼眸,待看到那水一般的眼眸中有别于气势的纯真,微微反应片刻,隔着远远的距离似乎感应到王紫的位置,身形一山,穿过汹涌的火海飞奔而来,王紫忽然有种恨今夕太晚的感觉,如果当初青璃诞生之时就遇到她,那该多好。

“小紫,我回来啦!”

青璃飞奔而至,水一样的眼眸在王紫身上仔细的看了一圈,似乎对王紫的状态很满意很放心,这才眯起眼睛一笑,严重水一样的波光荡漾开来,煞是迷人,王紫想到的却是,当初青璃就用这双眼睛执着的盯着她,几乎是央求跟着她,而且他唯一执着的,就是不要‘主人’的称呼。

‘我可以帮你打坏人,我也可以保护你!’她记得青璃反复强调的这句话,她必须承认,能得到璃王鼎这样的本命法器,就算青璃不求着她,她也会很愿意契约的,只是刚巧,是青璃先起意的,可是真的当青璃为了保护他险些毁灭的时候,王紫有种深深的疼痛的感觉。

她甚至想问一问青璃,是不是在打算跟着她的时候,就有了付出生命的准备?而那句‘我可以保护你’也是用生命在说的?可是她却以为那只是稀松平常的一句话,甚至理所当然,法器的存在不就是为了保护主人的吗?

可为什么青璃在她面前碎成两片的时候她那么疼,不是斩天剑给她的伤,而是青璃,明明是一个法器,却拥有人的灵魂,经此一役,她还如何敢再将青璃用在最危险的时候?他分明是一个人,有着很单纯很单纯灵魂的人,他也许只是想要一个不会抛弃他的主人而已,为此他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和灵魂捍卫她。

‘我回来啦’多么轻松的四个字,像是一次很平常的分离,可这分明是险些生离死别的!为何如此不在意?

王紫也仔细看了看青璃,一身石青色的软甲,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王紫走近了些,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心里却是忽然有些生气,没来由的生气,这让王紫自己也很困惑,王紫抬起手,本想狠狠的给青璃一拳,或者痛骂他一顿,告诉他以后这样的危险不要去挡了。

但是王紫打不下去,也骂不出口,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就算她能够歇斯底里的骂出口,青璃会听吗?如果真有下次,恐怕还会是一样的结果,当初青璃为什么要求着让她契约?如果没有契约,就不会与如今这些烦恼了。

“小紫,我回来了你不高兴吗?快看,我一点事都没有了!你怎么样了?我记得你受伤了……”

青璃面上的笑收敛了些,转了一圈给王紫看,可是见王紫似乎没有他期待中的高兴,青璃疑惑的看着王紫,很自然的伸手握住王紫的手,而他定是不知道,王紫这手本来是想打他的。

“没事了,但是你以后……还保护我吗?”王紫道。

“当然!我说过的话在以后的所有时间都有效的!我要保护小紫一辈子的!”

青璃听了着实一愣,瞪大了眼睛,觉得王紫这话说的好奇怪,他怎么可能不保护她?这可是他承诺过的阿!难道是因为这次险些毁了鼎身所以让王紫担心了?或者怀疑他不会遵守之前的承诺了?

“那谁保护你?”

王紫不意外的听到青璃有些急切的解释,璃王鼎的本质就是一件防御法器,怎么可能不保护她,只是青璃能明白她的顾虑吗?她不想看到别人因为她去冒险,她的命是命,他们的命也是命。

“我自己可以保护自己阿!小紫你在想什么阿?是不是我这次吓到你了?其实没关系,只要我的鼎身还在,就算碎成无数片我也可以拼凑起来的,可是小紫不一样,万一你受伤了,我要怎么拼凑你?再说了,我现在可是你的本命法器诶!保护你就是在保护我自己阿!”

青璃又是一愣,不过这一次却很快高兴的笑了,这是王紫在担心他吧?不是怀疑他的能力!这个事实让青璃很是开心,这说明王紫把他当成了一个人而不是一件法器,这就是他想要的吧?他想了很久很久的……青璃抓着王紫的手紧了紧,笑弯了眼睛,忽然觉得,其实这一次被斩天剑斩成两段,其实也不错阿。

“你们一定要在地狱这么你侬我侬吗?虽然我并不介意,但是当着这么多人啊鬼阿的,而且这个环境真的适合谈情说爱吗?”

王紫还在想着青璃的话,邪彤却是戏谑的提醒,他们现在可还是在极炎地狱的,被下面那么多地狱屠手饶有兴致的看着,周遭还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这样对比之下,简直能直接气死那些受刑的人阿。

“小紫,我们在谈情说爱吗?”

青璃看了看邪彤,并不是人邪彤,但是看样子邪彤也不是坏人,只是青璃此时更关注邪彤刚才说的话,清澈的眼睛转了转,看着王紫询问,而且很认真的等着答案。

“不是,我们先出去吧。”

被青璃这么看着,不说都不行,王紫只摇了摇头,此事只能作罢,不管她多强,似乎总有更强的对手,她去担心未来的事情也无济于事,更改变不了旁人保护她的想法,那就继续变强吧,就像冥王说的,该知道的时候知道,该面对的时候面对,心中坦然才能从容。

“那为什么她说我们在谈情说爱?那什么才是谈情说爱?”

青璃却似乎没打算放过这个话题,睁着求知欲及其浓郁的眼睛明晃晃的看着王紫,周遭的火如此汹涌,也没有蒸干那明眸内的水汽,王紫看了看青璃,有种想说‘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的冲动,这个,她要怎么解释?

“哈哈哈哈,王紫,快跟这位帅哥解释一下,什么才叫谈情说爱?”可邪彤好像专门起哄似的,看着打算蒙混过关的王紫,笑的好不开心。

“我叫青璃。”青璃转向邪彤,虽然帅哥似乎是个褒义词,但是他还是喜欢自己的名字。

“哦,青璃阿,其实谈情说爱很简单的,就像现在,你牵着王紫的手,然后说点让她高兴的事情,就是谈情说爱喽,以后你多跟青龙阿卫子谦阿或者慕千厷他们学学,很好学的。”

邪彤仔细瞧了瞧青璃,虽然纳闷儿璃王鼎怎么有着这么纯净的灵魂?竟然过了千万年才被契约,而且落在了王紫手上,不得不说,明明看着很好骗的阿,不得不说,缘分这个东西真实奇妙的很,邪彤这边正说着,王紫那边却已经松开了手,而且怎么看王紫那眼神都有点阴森森的,邪彤越说声音越低,她这是在帮她阿,为什么王紫还要这样看她阿?

“哦,谢谢你,我会好好学的。”

青璃看了看自己的手,王紫的手已经被抽走了,青璃思索着转了转眼眸,冲着邪彤一笑,似乎对于这个新学的知识很是喜欢,而且看样子准备好好贯彻下去。

“不谢不谢,祝你早日成功……”

邪彤顶着王紫寒意莫名的视线笑着说道,这么好学的娃,鼓励鼓励也是应该的嘛,不过好像真的不能再说了,王紫该不会真的动手吧?好歹她们也算是同床共枕过的好好朋友阿!

“成功什么?”青璃却又问。

“哦没什么,那是另一个阶段了,到那个时候你估计就无师自通了。”邪彤摆了摆手,还是不说了。

“哦。”青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王紫眼睁睁的看着邪彤给青璃灌输什么谈情说爱的东西,很自然的联想到那本风月宝鉴,前两本在穷奇手里,第三本在冥王手里,王紫很想拽着邪彤的衣领儿告诉她以后不要给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别想着总给她找男人,她不缺!不对……她不需要!也不对……应该是她不会再要了!

可是她几乎能想到邪彤的反应,一定是笑嘻嘻的认错,然后毫不影响她下次再犯,然后再冠冕堂皇的告诉她,这是为她好,不要这么激动嘛……

不过想到冥王,应该以后也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吧,冥王是不可能总离开幽冥地狱的,她也不会又那么多事情再来鬼界或者幽冥地狱……

“你也要出去?”王紫到底是对邪彤气不起来,虽然每次见面都让她很无奈,但是那些敌不过离别的不舍,谁知道下次见面会是在什么时候。

“当然,我得把你完好无缺的送出去才行。”邪彤打开幽冥地狱的出口,笑着说道,看着王紫无奈妥协的样子,心里莫名的开心。

“……邪彤。”王紫走出地狱,却忽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邪彤回身看去,怎么忽然不走了?而且叫一声又不说话,不会是打算秋后算账吧?她刚才高兴的早了?

“你知不知道……岿敕……”

王紫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问,毕竟邪彤还不知道她有过前世,不管是Enmity还是岿敕,似乎都跟现在的她没有关系了,但她还是想知道,岿敕是不是Enmity,又为什么用不同的身份在各个界面?

“当然知道,岿敕可是鬼界界主。”邪彤先是一顿,后来却是一笑,似乎是没有理解王紫的深意,只是觉得王紫这断断续续的问题似乎很多余。

“嗯,走吧……”王紫点点头,三人已经离开了幽冥地狱,那就算了吧,此地也不宜多谈。

邪彤拍了拍王紫的肩膀,示意王紫跟着她走,二人走出幽冥地狱的范围,来到地府,虽然地府的路王紫不熟悉,但也记得这条路还是来时的路,邪彤轻车熟路的带着王紫穿行在地府之间,手中拿着一块邪君的令牌,看到的鬼士都知道是邪君,哪里敢拦?一路放行至待客厅。

“不用好奇,现在邪君之位空缺,或许哪天冥王一高兴,邪君还得是我。”

邪彤见王紫盯着她的令牌,不甚在意的说道,不管是邪君还是狱使,她倒是不在意,但是身在地狱已经千万年之久,地狱是什么样子她清楚的很,要是没有这么点自信和骄傲,这么多年邪君岂不是白当了?

王紫点头,毫不怀疑,也就是邪彤这股子傲气让她欣赏的很。

“界主,我把您的客人送回来了,还有几位公子,久等了啊!”几人踏进待客厅,还没走近邪彤就扬声说道,这里坐着的还是之前的人,九幽一行,岿敕,还有殇阎君和漠阎君。

“呵呵,邪君真是客气了,本尊跟几位公子聊的甚是投缘,正打算安顿几位歇息,邪君却是已经送妖皇回来了。”

正前方的岿敕站起身说道,笑着看向邪彤和王紫,在离开地狱的时候王紫先召回了青璃,既然能不暴露青璃的身份,那就不要暴露了,否则岿敕不知道会联想到什么。

不过王紫微微想了想,几人的氛围似乎还算可以,而且与她离开时没什么差别,甚至,这样子她也就走开一会儿的样子。

“界主待客真是周到,如今王紫也回来了,我这任务也算完成了,地狱还有事,我便先行返回了。”

邪彤客气的说道,接下来就是王紫的事情了,地狱本就跟地府没有什么往来,留下来也没有什么要说的,自然要功成身退才是。

“本尊理解,殇阎君去送送邪君。”岿敕也客气的笑了笑,唤了殇阎君却送客,事实上岿敕也是不愿与地狱多有往来的吧,地狱就保持它的神秘就好了,无需在六界内分一杯羹,不过今日之后,岿敕似乎要多家提防了。

“若不是今日之事,本尊竟不知道妖皇与冥王是熟识的,若是让别人知道,定也是吓一跳的。”

岿敕笑着看向王紫,看似开玩笑的话,只是王紫却很清楚,岿敕定是想从她口中知道些许她跟地狱有何关系,而这样的关系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利益。

“只是上次找本皇的契约兽之时,情急之下擅闯了地狱,欠冥王一个交代而已,算不得熟识。”王紫不轻不重的解释,解释的多了岿敕不会信,不解释岿敕又不会放心,只能想着如何让他暂时闭嘴了。

“闯入地狱……妖皇真是好胆量,为了契约兽,这等重情义也是让本尊刮目相看阿,妖皇同几位公子来了也有些时辰了,本尊也需去处理公务,让漠阎君安排几位先行歇息,明日本尊得了空,再与几位畅谈如何?”

岿敕笑道,这时却有意离开了。

“感谢岿敕界主盛情,但是此间事了,界主应该知道我妖界刚刚一统,事务繁多,不便久留,再说也不能叨扰岿敕界主了。”

王紫起身客气的拒绝,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确实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况且她现在心里还记挂着另一件事,白虎的真身在位面牢笼,不管这消息是不是真的,她也一定要去看一看的。

“妖皇竟如次匆忙?……罢了,妖皇有大事回界,本尊怎能阻挠?若是他日再见,定要好好弥补才是。”

岿敕微微惊讶,掩藏在眼窝中的眼眸闪过思考,有些幽暗的色泽,似乎可惜的叹了口气,没有出言再劝王紫几人留下来,现在送走了王紫几人,有些事情也才好着手调查,王紫提出离开其实也正合他意。

……

直到王紫几人离开了鬼界,方才的压抑才算散去,而且为了做戏做全套,王紫几人离开了鬼界后直接到了妖界,几人落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也正巧周围并没有什么灵兽。

“小丫头,要不要去皇城看看?”

饕餮一笑,终于离开了那鬼界,就这么去了一趟鬼界,饕餮再次肯定,若是没有王紫,他再也不会踏进这个纷乱的圈子,而这会儿来到了妖界,最起码这里的空气比其它地方好多了。

“我离开只有几个时辰吗?”

王紫摇了摇头,示意饕餮先别说这个,她现在想的是,岿敕刚刚字里行间都说了她离开只有几个时辰,刚才她就在疑惑了,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嗯,四个时辰……小紫这样问是什么意思?莫非你在地狱待的时间并非几个时辰而已?之前你突然在神识中唤我有什么事吗?青璃是否已经修复了鼎身?”

青龙点头,觉得王紫问的有些奇怪,但是想到青璃修复鼎身是需要些时间的,定然不可能这么快,而王紫也没有紧张之意,那应该是青璃已经无事。

“嗯,地狱的时间……应该过了二十几天了。”

王紫点头道,青璃修复确实用了二十多天,但是她在冥王宫殿里待的时间……她也不知道是多久,但似乎跟青璃的时间也并不同步,在同一个地狱,但是时间轴却不一样,这说明了什么?

只能说明地狱的时间是可以控制的,而控制的那个人就是冥王!王紫忽然很是惊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简单了,宿雨创造了赤灵内的时间和空间,还有这片空间内的一系列法则,而冥王创造的却是一个幽冥地狱!在幽冥地狱之中,冥王就是法则!能够如次轻易的玩转时间,冥王的能力、此时她却是猜不透了。

“这么久?这么说来冥王确实……强。”

穷奇眯了眯眼,显然也想到了这意味着什么,似乎这一次,冒头的强者比想象中的更多。

“冥王找你干什么?”九幽却是忽然问道。

“他没说,我只修炼了一会,然后……睡了一觉,然后就出来了。”

王紫本来还想着不用说她一直待在冥王宫殿的事情了,可是九幽却问了,王紫摸了摸鼻子,不说不行,不然九幽一定回看出她说谎的。

“睡觉?”

果然,王紫这话一说,所有人的重点立马跑到了‘睡觉’二字上,每个人的神色都便的怪异,眯着眼看王紫,那眼神好像在控诉王紫是不是出轨了?

“冥王睡冥王的,我睡我的,这个……”

王紫被几人看的一阵不自在,她其实很想把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的,但是越是紧张就越不知道从何说起,而且刚一开口,几人的视线更怪了。

“一起睡的?”穷奇幽幽的问,不然怎么知道冥王也再睡?

“不是,虽然在一张床……但是……”

王紫觉得都快咬到自己的舌头了,但是、但是本来没什么的事情好像越解释越糟糕了,虽然是很纯洁的睡觉,但是他们确实是在一张床上睡的,醒来的时候还抱在一起,为什么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好了……”

九幽抓住王紫的手,揉了揉王紫的短发,他相信王紫,却不相信冥王,而且看着王紫这么紧张,虽然高兴她有这样的自觉,但是也不愿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

其他人心里也同时叹气,他们等了四个时辰,却没想到地狱已经会是二十几天后了,冥王这个神秘的人物……会不会也为了某个人走出地狱,他们拿不准,因为他们甚至都还没有见过冥王,而某人……几人看了看一无所知的某人,只能叹气。

“……冥王说,白虎的本体在位面牢笼。”王紫看了看九幽,自己也有些无力,闷闷的说道,算是转移话题了,反正,以后应该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位面牢笼?这是冥王说的?”

果然,这个话题转移的太强大了,青龙几乎是震惊的说道,他们四人就只剩白虎没有找到了,要是能解决这件大事,之后再做什么事情也算没有后顾之忧了阿!青龙看了看李战,却见李战鹰眸也动了动,显然对这件事情上心了。

“对,是冥王说的,既然青璃的事情这么快结束,我们先去位面牢笼探探?”王紫点头,地狱的事情确实比想象中的顺利很多,最起码给她节省了很多时间,要知道她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去。”

却是李战说的,斩钉截铁,冥王肯出手相助王紫,这样的消息应该也不是空穴来风,位面牢笼一定要去的,若是能早日找回记忆,还有他本应有的身体,不仅能早点帮助王紫,更能让王紫放心,他知道王紫一直都记挂着这件事情。

“位面牢笼,要怎么去?”

王紫看向饕餮,既然几人都没有异议,自然是越早动身越好,但是位面牢笼的入口在哪里?那里是妖界流放重罪大妖的地方,相当于监狱一般的存在,能够轻易进出位面牢笼,除了妖界皇室还能由谁?如今饕餮就是妖皇,能从捷径过去自然再好不过。

“小丫头,现在你才是妖皇。”

饕餮笑了笑,对于自己能提供给王紫这些帮助很是高兴,饕餮握着王紫的手,摩挲了一下那枚金玉扳指。

“钥匙就在你手里。”

饕餮接着说道,王紫一顿,这扳指竟然还有这样的用处?

……

用金玉扳指中封印着前往位面牢笼的定点传送阵,只是位面牢笼荒废已久,基本上是被妖界放弃的一块地方,近些年也没有再放逐什么大妖前去,因此这金玉扳指中的传送真好些时间没有派上用场了。

位面牢笼也算是一个让六界极其好奇的地方,只因这位面牢笼进得去出不来,即便里面放逐者许多甚至是掌神境、破天境,更甚者还有离境级别的高阶灵兽,但是却没有灵兽能劈开那道牢笼。

“这位面牢笼也有些来头,是当年第三代的麒麟、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五人一同设下的结界,为的是规范妖界,否则妖界战乱太过频繁,好战的大妖太多,迟早不敌以人类为主的其它界面,位面牢笼确实为妖界作出不少贡献,只是位面牢笼的存在在困不在杀,牢笼之内的大妖又打的你死我活,如此优胜劣汰,长此以往,如今的位面牢笼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倒是也有些好奇了。”

饕餮在王紫身边解释,毕竟是第三代上古纯血脉的神兽修为鼎盛时期设下的结界,过了这么多年还已然坚不可摧,此时因为白虎的事情要再去一趟,倒是兴起了他想见识见识位面牢笼的想法。

“如次说来,宿雨若是真把白虎封印在位面牢笼,也有道理了。”卫子楚说道,有些好奇的看着李战,希望战爷的回归顺顺利利的。

“走吧。”

王紫说道,这才算是研究通了扳指内的封印阵,这扳指她还真没有仔细研究过,刚才因为找封印阵的时候发现不少别的用处,想来能够传承这么久的扳指,应该也不可能只是一个装饰性的东西而已。

当传送结束的时候,几人脚刚刚踩到地上,迎面而来的就是连续几个巨大的能量轰炸,在几人不远处的地面上炸开,九幽牵着王紫闪身推开,四顾都是荒凉的戈壁和光秃秃的荒山,九幽手中发出一道血红色的能量,极快的笼罩了几人,几人只觉得面前一闪,再次睁眼已经是距离刚才落下之时千米之外的荒山之上了!

“呸!这什么鬼地方!”

莲生张嘴吐出一口沙子,环境转变的太快,来到位面牢笼才不过几秒钟而已,先是险些被天外飞来的能量轰到,现在到了一个暂时能让他们观察环境的地方,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钻满了沙子,要不是现在还在这风沙肆虐的地方,他真想立马脱光了一副抖一抖。

“位面牢笼阿,果然不能把它想的太美丽。”

其他人的情况也不算好,卫子楚在周身设下结界,这才得以睁开眼睛说话,却也是先吐了满嘴的沙子,拍了拍身上一瞬间覆盖的尘土,刚刚站稳的脚几乎就要被沙子淹没了,这环境、也太恶劣了些吧。

“以前我来过一次位面牢笼,那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

穷奇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神情微讶,举目望去,整片空间都被厚厚的沙尘弥漫,几乎要遮挡住视线了,狂风肆虐,地面上是厚厚的沙土,竟完全变成了一片望不到头的沙漠,偏偏太阳还毫不留情的炙烤着下方的沙漠,灼烧一般的温度传来,如今的位面牢笼似乎完全与过去不一样了!

“就算我没有来过也知道这里不应该是这样的,要是这样,再强大的灵兽也会在这里死光的。”

莲生终于把自己整理的舒服点了,惊讶的看着周围的环境,灵力并不充沛,五行也有失衡,这样的环境中,哪里能适合所有的灵兽生存?就这样的地方,他看一眼都不想,别说一直在这里待着了。

“看来、这个位面没有往好的方向进化。”饕餮说道。

“他们在干什么?”

观察够了环境,卫子楚问道,看向了远处正大的如火如荼的地方,正是他们方才传送结束时险些被卷进去的地方,那里巨大的动静扬起的沙尘让那个地方看起来就像是飓风圈,完全看不清里面是个什么情形,但几人却是知道,那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混战。

“打架呗,这里都成了这个样子了,这些人竟然还有心情打架,也不省点体力改造一下生活环境。”

莲生说道,不管怎么使劲儿看都看不到里面,也不知道有些什么灵兽,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打架,不管谁赢也都会是两败具伤的下场吧?他们刚才传送的突然,再加上这里天然的沙尘阻挡,那些灵兽又打的不可开交,应该是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出现,或者注意到了也没有功夫理会。

“李战,你能不能感应到白虎在不在这里?”

王紫问李战,现在无从下手找起,冥王是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是他自己发现的吗?或者他也来过位面牢笼?这里如次恶劣的环境,连她都觉得不适,冥王应该连看一眼都不舒服吧?

李战摇了摇头,刚才到现在,别人在注意环境的时候他已经试着去感应了,若他的灵魂就是白虎,应该会有所感觉的,但是结果并没有。

“这里应该变化了很多,整个位面都荒芜了,如果白虎在这里封印着,不管是距离还是环境,都会影响李战的判断,我们还是得找。”青龙说道。

“可怎么找?”

卫子楚问道,这里连个参考的方位都没有,无从下手,而且四顾都是沙漠荒山,除非能把这个位面牢笼底儿朝天反过来,让白虎自己现身,不然这样找下去,找瞎了也不见得能找到阿。

“哼,当日说好了以嵌月湾为界,各自井水不犯河水,暴猿王你竟出尔反尔,擅自霸占嵌月湾,你当真以为没人敢跟你打吗?”

正在这时,前方一直打的不可开交的战圈中传出一声轻蔑中带着愤怒的声音,王紫几人看去,却见那团飓风圈一样的沙尘渐渐散开,那几个打斗的灵兽似乎暂时停手了,几个灵兽分区而立,硕大的身形在风沙之中依然清晰,说话的是一条墨蛟,身上有几处血洞,但是战意不减,腹部剧烈的起伏着,战斗中能量消耗和补给不能成正比,这让他很珍惜休息和缓冲的时间。

“哼,墨蛟啊墨蛟,现在想到血口喷人了?想祸水东引让大家把矛头对准了我?若不是你在嵌月湾湾口设下结界,我会抢先阻止你?你明知道嵌月湾是我们所有人最后的希望,你这样做又是什么意思?”

被墨蛟指责的暴猿王却也是冷哼一声,浑身突起的肌肉表达着他此时的愤怒。

“呵呵,既然你们把当初的约定视为无物,我们还又何必要继续遵守,嵌月湾能支撑多久还是个未知数,东区的那几个家伙也瞄着这里很久了,如今我们几个竟然窝里反啊。”

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想起,怒气也是显而易见,王紫看去,却见是一个蛇形的灵兽,蜿蜒着蛇身盘踞在地上,从头到尾的蛇身上镶嵌着一条血一般的红线,这应该就是红线蛇了,传说中以吞噬魂魄为食的红线蛇。

“还继续打吗?是不是安静了太久,就算是自己人也要活动活动筋骨?”

另一个嘲讽的声音响起,说到‘自己人’时语气更加嘲讽,是一只穿山獒。

“我看还是继续打吧,既然不能好好合作,这次分出个胜负好了,从此嵌月湾便有主了,至于东区和西区的那些个家伙,迟早都会找来,大不了到时候带着嵌月湾一起毁了,谁也别想得到什么!”

另一人阴测测的说道,却是一只铁羽狮鹫,背生双翅,浑身的毛发如铠甲,在几个灵兽当中,他似乎是最从容的一个。

“嵌月湾是个什么地方?……恐怕是这里的绿洲啊。”莲生低声说道,那几个灵兽还在吵,但是吵来吵去似乎都冷静了些。

“我们先去嵌月湾?”

王紫试着提议,远处那四只灵兽,暴猿王、墨蛟、红线蛇、铁羽狮鹫,竟然都已经是破天境的灵兽了!修为最高的是铁羽狮鹫,已经是三十六阶破天境了!能让四人争夺的地方,或许真是这里的绿洲,而且从他们的对话中不难听出,这位面牢笼如今应该是被人为的划分了区域的。

按照现在的情况看,这四人应该是以嵌月湾为中心的区域,也许真如饕餮所说的优胜劣汰,位面牢笼剩下的灵兽竟都是如此高阶的灵兽!他们现在要找的是白虎,既然无从下手,何不先从眼前的嵌月湾开始?

别的区域应该也是被高阶灵兽看守的,现在这四只灵兽的冲突还没有结束,他们不如趁着这个时候先去探探嵌月湾?

“好……那嵌月湾应该也在附近,他们不会真的离开那地方太远。”

青龙说道,指尖溢出些许能量,贴着地面向四处传播开去,刻意绕开了那四只灵兽所在的地方,如果嵌月湾是绿洲,定是这里五行最平衡的地方,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找,想要找出来应该也不是难事了。

“找到了!”青龙说道,还真有这样的地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