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章 七道,送你一个消息

王紫在非常矛盾的思想中再次穿好了衣服,自从进了幽冥地狱,这已经是她换的第三套衣服了,不想看到还在池中慢条斯理泡着的冥王,王紫起身绕过一连串屏风,哪屏风上竟无一例外画着的都是栩栩如生的曼珠沙华,这里应该是专门的浴室,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身后的水汽越来越淡,直到进入了一个似乎又是一间卧室的地方。

房间四处的摆件很多,却没有放置一把椅子,王紫眼睛看向了房间内唯一一张大床,走了过去,可在看到床上铺着的玄色缎面锦被,那流转着暗光的玄色,似乎连任何灰尘都不敢近身,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像极了冥王,神秘的让人难以接近。

‘别再把自己弄脏了……’王紫脑海中不禁再次会想起不久前冥王说的话,下意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这衣服刚穿上的,鞋子也是刚换的,什么都还没有碰过,心里细细的把自己过了一边,这才上前两步坐在那张大床上。

因为之前跟冥王莫名其妙的几次冲突,王紫自己都变的有些神经质了,这会儿心里在想着怎么先离开幽冥地狱,或者先离冥王远一点,她万万想不到她跟冥王南辕北辙的一翻冲突就只是因为冥王的洁癖而已,一个人爱干净到了这种程度,王紫真的有种深深的无奈的感觉。

去一趟极炎地狱而已,到底哪里沾到脏东西了?一定要换衣服才能放心吗?那衣服防尘防火的作用是摆着看的吗?亏她还以为冥王让她脱衣服是因为……身体交易?!王紫揉了揉眉心,面色有些僵硬,莫名的觉得很囧,还好没有说很多,冥王应该也没懂……

在这种囧囧有神的思想影响下,王紫的想法愈发有些不着边际,冥王从来不离开幽冥地狱是不是因为他的洁癖,去自己的地盘都要换衣服,要是去别的地方,他会不会因为各种陌生的环境把自己折磨疯?还有,冥王到底给自己准备了多少套衣服,以他的干净标准,是不是也只有他这纤尘不染的宫殿能够满足了?

“你刚才说什么换条件?”

正在王紫漫无边际的想东想西的时候,冥王的声音传了过来,王紫看去,却见冥王也出来了,已经是一身清爽,而且穿戴好了衣服,一身玄色的锦衣穿在那比例完美的身体上,腰间系一条墨绿色的腰带,信步走来,看了看王紫,这次没有挑剔,不过刚才那一身怒气也似乎消散了,面色变的正常起来。

“没,没什么。”

王紫一顿,险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刚才的事情就让它翻篇吧,冥王怎么还记得这个?不过要是冥王直接告诉她他有严重的洁癖,刚才的一系列误会也不会产生了。

冥王怀疑的看了看王紫,不过没有再追问,很自然的躺在了床上,转着手上的戒指也不说话。

半晌,王紫看了看冥王,冥王长长的墨发散在床上,几乎跟那玄色的缎面薄被融为一体,垂着眼帘不知道有没有想什么事情,这半晌以来,安静下来的冥王几乎又要入画了,王紫忽然觉得冥王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他在这个宫殿里到底待了多久?

那岁月应该是她想都想不到的长吧,那么漫长的岁月,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青龙他们好歹还有那么多兄弟一样的同伴,可是冥王呢?自己前世二十几年都觉得漫长的害怕,拥有无尽的生命,却只有一个人走,那该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王紫忽然问道,再次开口跟冥王说话的时候,不知怎么就自然起来,那种约束的感觉忽然淡的几乎没有,似乎是因为发现了冥王的洁癖,或者是因为想到冥王虽然高高在上但到底也是人而已,忽然觉得那个神秘的冥王鲜活起来,并不是遥不可及的。

“没有。”

冥王抬头看了看王紫,才淡淡的说道,心中想的是‘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所以这不算是见过’。

“不对,我们见过。”

王紫却摇了摇头,这一次说的肯定,不带怀疑,看着冥王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几乎被忘了的一点细节渐渐鲜明起来,而听到王紫的否定,冥王只定定的看着王紫,也不再辩驳,似乎在等着王紫接下来的话。

“这个是你教我的,你会画卷轴?或者你也会阵法?”

王紫拿出了一个传送卷轴,正要放在床上的时候,忽然想到不知道这卷轴挨了这床,冥王会不会回头就换一张床?虽然觉得很夸张,但是为了省些麻烦,王紫还是身体往冥王的地方挪了挪,张开卷轴就用手端着让冥王看。

在仙界的时候有一晚曾经有一个神秘人进过她的卧室,忽然出现的,一点来的痕迹都没有,消失的也是无影无踪,王紫却记得也看到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只是后来一直没有遇到线索,就渐渐的忘了那件事情。

后来在月阴山的一晚又遇到过,那人同来来无影去无踪,但是她还是隐约记得自己闻到过一阵暗香,那味道正式曼珠沙华的花香,也正是冥王身上若有似无的暗香。

王紫拿着卷轴让冥王看,实则心里已经确定之前两次夜遇的神秘人就是冥王了,只是心里很奇怪,冥王很早就注意过她了,是因为之前她闯过一次地狱吗?那为什么两次出现都点昏了她,也不两名身份,也不说明来意,就像这次一样,叫她来也不说是干什么。

“嗯。”

对于王紫的问题,冥王只给了一个单音节的嗯字,这是什么意思?承认了他会画卷轴,也会阵法,还有之前两次半夜前往王紫住处的人也是他?

“你也会阵法?”

王紫没有问别的,缺失挑着自己感兴趣的问,至于之前冥王为什么两次找她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就不打算再问了,反正她几乎肯定自己问了冥王也不会说。

“嗯。”冥王点头。

“是什么等级?”王紫又问,忽然觉得跟冥王交流也不断费事,冥王不会主动问她什么,但是也不会拒绝她的问题。

“……阵尊吧。”这一次冥王却是想了想,阵师的等级有些什么他似乎也忘了,以他现在的修为,所有的能力似乎都不在等级内了。

王紫一愣,收回了卷轴,有些诧异的看着冥王,忽然想到冥王几乎是跟六界一起存在的人,自幽冥地狱存在至今,冥王或许连巫术的兴衰都见证过,别说是阵法了,他的真实年龄甚至远远比青龙玄武之流都要大好几轮,王紫看着冥王的眼神忽然就惊讶起来,因为冥王的外表很难让她联想到他的年龄。

这么仔细一想,这六界之内,不知道还有几个跟冥王的资历可以相提并论的人,最起码在她的脑海中搜索一圈,除了宿雨、寒巳、冷殇三个创世主,她想不到还有别人了。

阵尊?若是说五行圣人是真尊,王紫是信的,五行圣人的所有知识现在就在她的脑海里,确实有阵尊的水准,但若是冥王所谓的阵尊,她却是不信,冥王如此界定他的阵师等级,也许是因为世间的阵师等级在阵尊之上就再也没有了。

就像所谓的离境,离境等级内有五十阶,青龙、卫子谦他们破除封印后也是离境级别的,但却是远高于离境所谓的界定的,因为在灵兽的等级内,离境之外也再没有了。

王紫不禁好奇三个创世主的修为,三人也都是修仙之人,修仙的等级最高也只有天神期,天神期外没有等级,那他们的修为会到什么程度,她需要多久才能到达那样的程度?

“阵法兴盛的时候,阵尊很常见吗?”王紫有些好奇,那些逝去的文明兴盛的时候到底是怎样的盛况。

“并非。”

冥王看着王紫,觉得王紫那双闪着好奇的墨眸忽然很……可爱?但是对于过去的事情他的记忆也很模糊了,真的过去太久了,而且就算他从过去一直走到现在,也从没有对这些感兴趣过,王紫只是问了些大概的,若是仔细了问,他也答不上来。

“唔。”王紫点头,也许不管阵学兴盛与否,这个等级都是准绳,各种翘楚不会因为环境兴盛与否而如何出色,阵尊仍然是凤毛菱角。

“那你知道[紫极阵]的存在?”王紫问道,侧过身体,一条腿曲起来放在床上,方便跟冥王对话。

“知道,你想要?”冥王想了想,紫极阵是太古时期的鸿泽兄弟所创,那时六界还未开,紫极阵虽然被视为阵学的巅峰之作,但是至今还没有人见过这本书。

“只是想知道紫极阵内的阵法到底有多神。”

王紫摇了摇头,并非想要,若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也不会在阵法上真正有所成就,紫极阵虽然被视为这世上绝无仅有的阵学巅峰,但是没有扎实的阵*底,就算得到紫极阵,也不一定能有所用处,只是自己她自己已经拿到了天极图,因此相信紫极阵一定也是存在的,作为跟天极图同样举世闻名,紫极阵到底记载了怎样的阵法,真的很好奇。

冥王垂眸,紫极阵到现在都没有被找到,王紫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但偏偏是他无法满足的,要不要试试去找?冥王想了想,还是不要了,鸿泽二兄弟的东西,就算是功法也是有灵性的,若非有缘人,定然费多大劲都是白搭。

“你是什么属性的灵根?”

王紫又问,似乎这次跟冥王的交谈太顺利的,顺利到王紫在问这么*的问题时都没有多考虑,什么样的灵根能达到这么强悍的修为?

“七系,五行加风暗。”

果然冥王也没有在意,而是直接就回答了,只是答案却令王紫诧异,七系灵根?还可以这么讲?莫非她的十系灵根也不稀奇?

“现在的灵根都是被人为划分开的,上古以前灵根并没有纯杂之说,之所以现在有了杂灵根,只是修行的人驾驭不了而已。”

似乎知道王紫在疑惑什么,冥王顿了顿后解释道。

王紫听罢,有种恍悟的感觉,十系灵根自古就有,只是能够驾驭了的少之又少而已,现在所谓的真灵根之类,不能多种灵根一起修行,一来是无从开发,二来是这样的功法早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消失了吧,毕竟从上古之前渺小的修行圈子一直到现在完整的六个界面为体系的修行,没有必要的体系是没有办法将修行进行下去的。

而她的实十系灵根,若是没有天极图和赤灵内庞大的藏书为北京,恐怕想要有所成果也是难比登天吧,这么说来,她当真是幸运的很了。

“你……为什么会在幽冥地狱?”

王紫想了想又问,只是问完之后就有些后悔了,她想说的其实是为什么冥王作为一个修仙的人类会出现在幽冥地狱,而且还成了幽冥地狱的主人,但是这好像是很*的问题了,她竟疏忽了。

冥王动了动,没有马上回答,躺平了身体,闭上眼睛似乎有睡觉的打算,实在是冥王懒洋洋的样子,好像除了睡觉他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当初闯进鬼界,被六道阎君逼入地狱,就没有再出去。”

就在王紫以为冥王不会回答的时候,却听冥王淡淡的声音传来,然后就不再说话了,王紫则是看着冥王闭着眼睛安静的面容,那得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被六道阎君逼入地狱?现在看来安静如斯的冥王,难道曾经也是嗜血如命的人?难道在没有被岁月妆点的过去,冥王也是拥有壮志雄心的之人?

王紫暗暗摇了摇头,觉得不像,就算在很久很久以前,冥王应该也不会是嗜血的人,以他这么爱干净的个性,恐怕看到血都厌恶,别说嗜血了,而雄心勃勃嘛,应该也不会,不然在做了地狱之主的时候,为什么不端了鬼界?然后找六道阎君算账?

不过当初逼冥王进入幽冥地狱的六道阎君早就死了吧,至于是不是死在冥王手里嘛……算了,似乎也不重要了。

看着冥王似乎真有睡觉的打算,王紫也不打算继续问东问西了,四处看了看,既然也出不去,索性修炼吧,王紫脱了鞋盘膝坐在床尾,这床其实大的很,冥王睡冥王的,王紫修炼王紫的,毫不妨碍。

王紫修炼的是巫元力,灵力暂时稳定了,而上次在魔界晋级后,巫典翻开了新的修炼篇章,但王紫还没有时间仔细看,倒是趁着这个时间来研究了。

“异灵为虚,战甲为实,巫典之召唤,源于七道。”

当王紫仔细看巫典的新内容时,刚刚翻开便不懂了,异灵为虚懂,异灵的出现犹如鬼魅,并没有灵魂的波动和能量,是完全虚构的,战甲却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战甲的来源是古往今来的战巫将自己的战甲连同自己战斗的意志一同封印在内的,能将事实存在的战甲封印在这世上的某个角落,王紫一直都觉得很神奇。

战巫的战斗形式,或者说整个巫术的战斗形式都是有别于道术的,道术可以近战,可以能量对攻,可以论剑术,可以拼法器,但是在巫术中,巫是不能近战的,所有的战斗都通过气血、预思、摄魂来完成,而巫术最常见的形态是巫咒,也就是摄魂的一种。

以强大的巫元力为基础,将摄魂凝成实质,具化为巫咒,施于对手时,会通过影响一个人的运势而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轨迹,强大的巫术还会通过改变天道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巫咒强大虽强大,但是施咒的巫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一次通常来说,巫咒的使用是很谨慎的。

这应该是所有的巫都清楚的,也因此,巫族似乎并没有扩张的野心,否则那是要以巫的生命为代价的,巫的存在最初并非为了战,而是为了和平和祈福的,从巫的能力演变就可以看出来,先有气血,固本而已,再有预思,祈天命而佑族人,最后才有摄魂,巫咒现而战火起。

也正是因为巫咒的出现并且能够改变和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大,才让巫变的可怕起来,修道的人修的就是参悟天道,但是巫一出现就直奔着天道而去,并且能以咒术改变天道,是以才让修道之人恐慌不已吧,说到巫和道的分歧,没有真实的依据和见证的人,似乎怎么说都没有定论。

但是让王紫奇怪的是,巫虽然消失了很久,但是关于巫咒却是自古都存在的,比如龙骑军团身上的巫咒,还有莲生身上的巫咒,这说明巫咒并没有跟巫一样消失,而是还可以继承巫的思想存在。

战巫是巫中的另类,是唯一自身拥有战力的巫,也就是可以近战的巫,是所有巫中唯一可以拿剑戟杀人的巫,也正是因为如此战巫的图腾才是剑戟吧,战巫是巫中被神眷顾的,他们拥有实战的能力,却也拥有所有巫都会都气血、预思、摄魂。

王紫自修炼巫典以来,最令她好奇的一直都是战巫的召唤,召唤的东西从何而来?来的毫无征兆,比如说异灵,比如说战甲,可是在这一篇的巫典中似乎解释了,‘巫典之召唤,源于七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不待王紫弄明白所谓‘七道’是什么意思,巫典就继续翻动了,大部分内容都是用图表示,巫典一直都是这样,王紫已经习惯了去理解图中的意思,这一节还是召唤,王紫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组合着图中之人的手印,还有那些批注的心法。

巫典在跟着王紫能够接受的程度渐渐翻动,直到把这一节所有的图片都过完了,王紫虽然记住了那些心法何手印,但是杂乱不堪,理解不了其中的意思也无法施展巫术。

待巫典自行合上之后,王紫这才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重新过那些心法,一句一句的念,一句一句的理解。

“……七道之魂,还汝以业……道外呈渡,离浮屠而归尘土,命汝听令,从吾召唤。”

王紫隐约猜到了一些头绪,但是觉得这一认识太过陌生,并没有在心中很快形成答案,又是一翻仔细斟酌,静心沉思,可越想那认识越清晰,却业愈发令王紫困惑。

七道……七道……真如她所想的那样吗?

心法暂时已经通了,手印更是熟记于心,王紫决定试一试,若是成功了,那便真的是……

王紫试着在手中掐诀,动作还有些生疏,并没有配合心法,等熟练了手印才正式开始,等王紫一连串的手印结束之后,王紫口中的心法业默念完毕,睁开眼睛看去,心中有些忐忑和怀疑,但是真的看见空中忽然出现一个狰狞的兽形的时候,王紫当真惊讶了!

王紫震惊的看着那不知道是什么形态的兽,似乎很久没有出现过一样,在肆意的活动着四肢,是灵魂状态的兽,但是它实际的等级也许已经是离境级别了!

离境级别的兽不已经可以挣脱六道轮回的束缚,自由自在了吗,为什么还会被埋没在那么遥远的地方,如今却是被她召唤了出来!

那个兽目露凶残,似乎浑身都充斥着强烈的战意,只等着王紫一声令下就可以动手,但是似乎没有一个离境的兽该有的思维,那眼神中并没有睿智的光泽。

“你召唤了七道的内的魂魄?”

正在王紫被自己的召唤震惊的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却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自己身边说道,王紫心中的心法一乱,空中那个魂魄形态的兽顿时如来时一样,消失的无声无息。

“你知道七道?”

王紫先是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收了刚才的巫术,结束了修炼的状态,这才问冥王,她修炼的时候往往都是一气呵成的,刚才召唤战魂的时候也没有考虑她所在的地方,竟就在冥王的殿内召唤了,此时冥王还躺在床上,墨绿色的眼睛看着王紫,似乎有深思,但没有惊讶。

“六道之外,容无归之魂,便是七道,但是六道之人,鲜少有人知道七道的存在,因为那是一个六道之人触及不到的地方。”

冥王淡淡的解释,六道之外还有七道,这世上只有巫能沟通七道,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巫,能沟通七道的巫定然也是巫中凤毛菱角之人,却不想王紫就是其一,而且她似乎还不知道七道的存在,也就是说这是她第一次召唤,第一次召唤就能召唤出离境级别的魂兽,王紫的能力可想而知。

王紫听罢,果真如此!真有七道!六道之外还有七道,这是她从修炼以来第一次听说!她毫不怀疑这一知识的稀缺性,她看过的书也绝对不少了,最起码赤灵内几乎就囊括了所有顶级的书籍,但是关于七道却一点记载都没有!

战巫之召唤,源于七道,也就是战巫的召唤本质的来源是七道,刚才那个离境级别的兽就是来自于七道!但是为什么那个兽没有思想?像是一个在七道内随处游离的牵线木偶,在王紫召唤的时候才爆发出它的战力?

“七道本就没有秩序,修行总有危险,得道高人有之,身死魂灭之人更多,魂灭便是入七道,再无脱离之日,但是巫的召唤能给七道内的灵魂增加业报,业报累积到一定程度便可助它脱离七道再回六道,因此巫的召唤能激发它们潜在的全部战力,与它们而言已无所谓生死,于敌对的人而言,却是不死不休。”

似乎知道自己的解释并没有解开王紫的疑惑,冥王看着王紫惊讶的眼神,又补充道,王紫若是拥有了召唤七道灵魂的能力,那的确是一支天将之兵。

“我……”

王紫张了张嘴,却是没有说什么,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异灵的召唤是虚的,但是那已经让她倍感神奇了,战甲的召唤是实的,也就是说战甲其实也是封印在七道之内的?刚才的魂兽就是最好的佐证,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可以沟通七道了?!

巫的能力,果然逆天……七道既然是生命体所不能到达的地方,那时另一个完全与六道脱节的地方,竟然存在着这样一个地方,那七道之内又游离着多少魂魄?那到底是怎样一个地方?这世上到底还有多少是她不知道了,了解的越多,越觉得宇宙之大,像是一个永远都看不到尽头的黑洞,在王紫以为自己已经将六道轮回和六界的现状知道的差不多的时候,忽然告诉她还有七道这样的存在,修炼,当真是没有尽头的……

“该知道的时候便会知道。”

冥王却又说了一句,墨绿色的瞳孔锁定着王紫,似乎不想让她执着于这样的发现,他是知道七道的存在的,可七道不照样跟他没有关系吗?多数人完全没有听说过七道二字,不也该怎么活还怎么活吗?

“你还小。”

在王紫若有所思的眼神中,冥王却忽然来了一句,让王紫一愣,刚才还在思考着冥王的话,他这算是在宽慰她了吧?该知道的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也无伤大雅,坦然接受才是。

况且现在知道七道的存在对她还是件天大的好事,不必为了许多未知的事情给自己增添烦恼,好像的确是她钻牛角尖了,最近境界晋升的太快,虽然现在的神识远远高于修为该有的神识,但是心境似乎有些滞后了,跟冥王一翻谈话竟是让自己轻松不少。

但是冥王总结陈词一般的三个字‘你还小’却是让王紫有些囧了,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被当作哄小孩一样哄着,感觉真的不那么妙。

其实冥王也是忽然想到的,王紫还很小,即便她拥有很多人帮助下灌输的知识,可仍然是改变不了的年纪,改变不了的阅历,现在就接受这么多未知的东西确实有些勉强了,事实上冥王不想看到王紫这样拼命的修炼,但又不能阻止,毕竟一颗想要变强的心是无法阻止的。

“过了多久了?”王紫转移话题问道。

“不久。”冥王简洁的答道,又闭上了眼睛。

不久?不久是多久?王紫觉得自己问错人了,她应该事先准备沙漏在这里测量时间的,冥王的生活里应该没有时间概念吧……王紫心里想着去看看青璃,也不知道璃王鼎修复到什么程度了,但是看了看冥王,为什么又是这一副不容打扰的模样?

“一起睡吧。”

冥王忽然睁开了眼睛,墨绿色瞳孔有瞬间的发亮,王紫还没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听错了,就见冥王忽然坐了起来,伸手一拽就把她拽了过去,强制性的按倒在床上。

王紫嘴角微微抽搐,这一次没有误会,她敢肯定冥王说的睡觉只是纯睡觉,但是你想睡就睡,让她陪着算怎么回事啊?她哪有他那么闲?可冥王就按着王紫的肩膀不松手,墨绿色的瞳孔也盯着王紫,好像在等王紫的同意,反正在他松手后,王紫也必须乖乖的躺在这里。

“我想去看看青璃。”

王紫理解了冥王的意思,别说她不想睡,就是想睡也不可能在这睡啊,青璃还不知道修复的怎么样,她能放心吗?

“等你醒来他就好了。”

冥王说道,眼神还盯着王紫,有些许询问的意思,好像在说还有没有别的问题了,没有的话是不是可以睡觉了?

“唔。”

王紫僵硬的点了点头,对于冥王这种强制性的措施似乎找不到理由反抗,冥王这才满意,放开王紫躺了下去,呼吸轻而绵长,闭上眼睛时如同立刻就睡着了一样,王紫都要怀疑,是不是冥王在幽冥地狱的所有时间都用来睡觉了?而且对这个不费脑力体力的活动乐此不疲?

王紫闭着眼却根本睡不着,似乎不久前才莫名其妙的昏迷,睡了应该有有不短的时间,王紫在脑海中试探着唤了一声青龙,自进入幽冥地狱跟青龙说了她的行踪后就再也没有联系,奇怪的是青龙他们也没有联系她,他们不是比她都紧张吗?可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没有主动问她?

可是王紫刚刚在神识中唤了一声,就感觉颈侧一麻,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在昏迷之前王紫想的是,冥王很喜欢这样突然出手点昏别人吗?之前两次她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是冥王,为什么仍然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冥王却是一点做坏事的自觉都没有,感受到王紫平稳的呼吸,才算如意,冥王侧着身体看了王紫好半晌,虽然这样看过很多次,但是仍然觉得王紫身上有什么让他很感兴趣的东西,怎么看都看不够。

冥王抓起王紫的左手,摸了摸手腕上那个纹身一样的火焰印记,赤灵融进了她的身体啊?忽然很想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本来是不感兴趣的,但是能让王紫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却有些好奇一直陪着她走的赤灵了。

宿雨倒真有些本事,能让赤灵找到王紫,他那帮人也基本上都活得好好的,青龙、玄武、朱雀、白虎相继出现,现在也就剩白虎的真身没有出现了,谋划了这么多,宿雨真的舍得死吗?

算了,这到底还是王紫的东西,日后再看吧……

冥王放下了王紫的左手,却又拿着王紫的右手若有所思,妖皇的戒指,饕餮为什么要怎么做?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不遗余力的帮助王紫?冥王仔细的琢磨着王紫的脸,这张脸早已熟记于心,但是每次想起都觉得好奇,而且每次想到的时候都有种想要立刻见到本人的感觉。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冥王凑近了些,挨着王紫躺下,总觉得还不够,又近了些,直到把王紫抱在怀里,紧了紧怀抱,墨绿色的瞳孔垂下,看着近在咫尺的王紫,这才满足。

只不过,醒来她似乎就要走了……

……

王紫果真睡了一觉,醒来时就感觉到自己被一个宽厚的怀抱围着,而且自己还环着那人的腰,鼻端是似有若无的暗香,不用想都知道这是冥王!而她又被冥王点昏了!

王紫挣扎着做起来,颇有些无奈的看向冥王,却见冥王也睁开了眼睛,淡淡的看着王紫,似乎一点都不觉得他们刚才的姿势有什么不对劲,反倒有些可惜,这么快时间就到了。

“我要去看青璃。”王紫看着冥王说道,醒来后就好了,这可是他说的,不会反悔吧。

“嗯。”

冥王淡淡的应了一声,支起身体,只手在空中轻巧的画了一个方,却见空中忽然出现一个微微波动的能量门。

“邪彤带你出去。”

冥王又道,自己斜倚在床上没有动的意思,似乎是让王紫自己离开。

“唔。”

王紫点头,又是这么爽快,冥王的思维……在她觉得有些懂的时候却忽然又变的难懂了,王紫穿了鞋打算离开,本想道声感谢的,但是想到之前冥王似乎并不喜欢这个词,为了不再刺激他,还是什么都别说了。

“送你一个消息,白虎在位面牢笼。”

王紫一只脚刚刚踏进那个能量门,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但是那话的内容却让王紫瞬间回头看去,急切的想证明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消息可不可靠,但是再回头时,那能量门却已经消失了,连带着冥王的身影也消失在另一头。

热浪袭来,王紫已然身处极炎地狱了,可是王紫却仍旧保持着向后看的姿势,惊讶于刚才听到的话,白虎在位面牢笼,是真的吗?冥王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说他应该也是知道青龙、玄武、朱雀已经在她这里了,白虎的灵魂就是李战,这一直是让王紫放心不下的事情,生怕白虎的真身会出什么意外,那样的话李战的灵魂也没有回到身体的希望了!

可是现在竟然让她得到了白虎的消息?位面牢笼?那个妖界流放重罪的大妖之地?

“回神了!冥王魅力这么大吗?只这么几天就让你念念不忘了?”

肩膀上被不可以的拍了一下,王紫不用看都知道是邪彤,转回身就看到邪彤戏谑的脸,为什么冥王对她的事情知道的这么多?而她见到的冥王也不像传说中那么神秘和高高在上……

“之前在仙界和世外域,是不是冥王派你看着我的?”

王紫忽然盯着邪彤问道,邪彤被王紫这么一问也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那戏谑的笑,不用说话王紫也从她的表情里猜到了,还真是……

“说什么看着啊?我有看着你吗?那是在保护你,看着你混的风生水起,当然我也功成身退了。”邪彤邪笑着说道。

王紫皱了皱眉,冥王那么早就了解过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也不容王紫去想别的了,却见极炎地狱后方一阵强烈的金光发出,王紫定睛看去,却是璃王鼎,青璃的修复成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