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九章 南辕北辙,囧

王紫感觉自己睡了一觉,像是深度昏迷一样,一点知觉都没有,只知道这一觉睡的很沉很沉,以至于她醒来的时候险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差点忘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当王紫忽然想起来自己是昏迷在冥王殿前的时候,快过思维,立刻睁开了眼睛!

而入目的是雕梁画栋的屋顶,距离有些远,而她似乎躺在一个很开阔的大殿里,王紫动了动,转眸看向别处,却一眼看到坐在她床前的男子,男子侧坐着,手中捧着一本书似乎正看的入神,王紫支起身体,眼睛还在盯着那人,就算她之前没见过冥王,就算现在见面的方式也不太对,但是王紫还是能肯定,这个坐在床边的男子就是冥王。

一面黑色的锦缎薄被从王紫身上滑落,那流畅的黑色跟冥王身上的衣服如出一辙,流转着暗光,虽是黑色,却给人一种干净的不容触碰的感觉,而王紫的眼神还在被子上愣了一下,就忽然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正松松垮垮的穿着白色的里衣,而她的外衣竟然不翼而飞了?

王紫脑子迟滞了一秒,而冥王还坐在原处一动不动,王紫在低头,在怪异的感觉下整理了身上的衣服,又从空间拿出一套衣服穿上,期间没有看冥王,总觉得本应该严肃的见面变成了现在这样,而那个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冥王现在就安静的坐在她床上,不对,好像是她躺在冥王的床上……

反正就是怪异,从这次刚踏进幽冥地狱的时候那种怪异的感觉就一直挥之不去,等王紫穿好了衣服,下床之时才发现自己的鞋子也不在,王紫侧头看了看冥王,欲言又止,其实她很想问,她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邪彤又去哪里了?还有她到底是怎么昏迷的?

“你醒了。”

正在王紫心中纠结的时候,却听冥王淡淡的说了一句,也侧头看向王紫,那神衹一般的面容上没有丝毫情绪,只是那双墨绿色的眼睛轻轻转了转,似乎是在打量穿好衣服的王紫。

“嗯。”

王紫点头,觉得这个开场白也怪异的很,好像他们很熟悉很亲密似的,不过冥王的反应似乎实在有些满,从她醒来到现在,已经过了有些时间了吧,可是除了点头王紫也想不到应该说些别的什么。

冥王重又低头,翻动着手上的书,似乎看的很认真,王紫扫了一眼,已经看了大半,看样子冥王很有马上就把它看完的意思,王紫拿出鞋子穿上,还是决定不追究昏迷时候的事情了,似乎办正事要紧。

王紫走下床,超远处的椅子走去,她总不能跟冥王坐在床上商量事情,可这宫殿分明只有冥王一个人住,单一个卧室就这么大,比她在魔王的寝宫还要大一倍,王紫走到放置椅子的地方坐下时,顿时感觉她跟冥王的距离拉开了,而且一直以来围绕在身边的似有若无的怪异的感觉也消散了一些。

王紫不动声色的等着冥王,眼睛的余光看着冥王不停的翻动书页,直到将那本书合了起来,似乎是看完了,而后冥王抬起头,隔着一段距离看向王紫,墨绿色的瞳孔中似乎有些若有所思。

“冥王,你……”

王紫察觉到冥王的注视,也转眸看去,心想冥王迟迟不开口说明叫她来所谓何事,那就由她来问好了,总不能一直这样沉默下去吧,可是王紫刚刚开口就被冥王淡淡的打断了。

“坐这。”

冥王忽然说了一句,眉心似乎皱了皱,看着跟自己离开了很大一段距离的王紫,在这个随便说句话都会有回音的宫殿,如果只是为了谈事情,她站在殿外都没有问题,他把人安置在自己床上,她竟然自己走下去了,本来还不错的心情顿时有些不悦,就好像自己精心安排的事情被人糟蹋了,从来没有过的不悦。

王紫一愣,看着冥王拍了拍那张床,自己漫不经心的躺了上去,还让她也坐过去?她没有理解错吧?可是冥王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就漫不经心的锁定着她,好像专门等着她动作。

这冥王脑子里到底是怎样想的?王紫头一次觉得自己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够,她过去吧,那是床啊!而且是冥王的床,她需要跟冥王解释一下那床只是给他睡觉用的,不是让她坐的吗?可是冥王的样子分明就是不会停任何解释的样子,可她不过去吧,冥王那视线好像大有永远就这么锁定她的意思,虽然距离有点远了,但是这妨碍彼此之间的对话了吗?坐在哪里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好吧,也许真的没那么重要,所以王紫只愣了一会儿,就再次站起来走向那张大床,而看到王紫动了,冥王面上的表情似乎轻松了些,低着头把玩自己手上的戒指,直到王紫坐过来都么有再给出什么反应。

“冥王,你叫我来可有什么事情?”

半晌,还是王紫忍不住先问,这次问是问晚了,但是等回答却等了许久,王紫不禁看向冥王,却见冥王邪倚在床上,右手转动着左手中指上墨绿色的戒指,那戒指中央镶嵌着一块墨绿色的晶石,不知是什么材料的,但仔细看的话却见那晶石很是漂亮,那上面流动的光泽像极了冥王那双墨绿色的眼睛。

王紫莫名的觉得很是闷,拿不准对方的意思,不管作为客人还是作为邪彤的朋友,她还必须客客气气的等着,就在王紫想再问一次的时候,却见冥王递过来一本书,修长的指节夹着书本,很是优雅,就是冥王刚才翻看完的那本书。

“给我的?”王紫问道,眼睛看向冥王,想从他面上看出些什么,难道叫她来这里就是为了送她一本书?

“这是你的。”

这一次冥王却很快回应了,墨绿色的眼睛也终于看向王紫,只是那眼中似乎有了别的情绪,研究的看着王紫,不是在看表面,倒像是在思索些什么表面上看不出来的东西。

“我的?”王紫半信半疑的接过了那本书,如果是她的书怎么会出现在冥王手里?

“你衣服里掉出来的。”

冥王竟然补充了一句,低沉的声音淡淡的说着,让人听着很是享受,这样完美的外形配上这样完美的嗓音,似乎这样才不会愧对他身为冥王的身份。

而刚刚结果书的王紫却僵硬了,一个是因为冥王好心补充的话,从她衣服里掉出来的,为什么说的这么漫不经心还稀松平常?那是她的衣服,也就是说她莫名其妙不见的衣服确实是被冥王脱的?是她的人生观扭曲了吗?给一个没见过面的陌生人,还是异性脱衣服这真的是正常的吗?

而这个还不够她吃惊的,在看到手中那书上面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风月宝鉴’的时候,王紫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两本书不是都在穷奇手里吗?怎么会跑到她身上?不对……王紫的眼神很快定格在右侧批注的小字上‘终极-女王册’!

不是之前那两本!王紫脑子里飞速转动,想到来的时候邪彤试图给她风月宝鉴的其它几本书,被她制止了,可是现在这书分明是邪彤的!也就是说趁着她昏迷的时候,邪彤竟然把书塞到了她身上!这样不遗余力的荼毒她陷害她她应该给邪彤道声感谢吗?

不用翻开看王紫都直到这里面是些什么东西,入门和初级看了几眼就够她面红耳赤的了,这终极又怎么会是纯洁的男女故事汇?关键是,关键是冥王刚才都看完了!而且还看的那么认真,那么津津有味!可你现在可不可以收回你那若有所思的眼神啊?

“这书不是我的。”

王紫干干的解释了一句,把书收进了空间,可是手里的书刚没了,王紫就更加僵硬了,刚解释了这书不是她的就收进了自己的口袋,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王紫立马又拿了出来,可这次不光是她,她都能感觉到一直看着她的那双眼睛更有味道了。

王紫现在真的很想把这本书撕成碎片甩给的邪彤,她有表达过她需要这个东西吗?为什么邪彤就死磕着这个不放了!王紫对邪彤从来都是纵容的,不管邪彤怎么拿她开玩笑,她都可以一笑置之,反正朋友之间无需计较这些,有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反而让她觉得很亲切,可是因为这风月宝鉴,她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这次竟然又在冥王面前出丑!

王紫忽然有种想海扁一顿邪彤的冲动……

‘阿嚏……阿嚏……阿嚏……’

而正在极寒地狱的邪彤却是忽然连打了三个响亮的喷嚏,邪彤揉了揉鼻子,又动了动昏昏欲睡的身体,着凉了?别开玩笑了,这极寒地狱她待了快几千万年了,现在才着凉是不是也太晚了?

那是谁想她了?谁会这么强烈的想她啊?邪彤表示很有兴趣,脑海中立马浮现王紫那张面无表情却精致无双的脸,邪彤嘴角勾笑,忽然笑的很魅惑,会是王紫在想她吗?跟冥王在一起还有时间想她?

“你不做事吗?堂堂弑君总跟在我一个狱使身边算怎么回事?”邪彤忽然说道,靠着墙,没有回头却知道身后一直杵着一人,面上的笑也收敛了些,变得魅惑却疏远。

“现在没事。”

邪彤身后站着的男子说道,却见那男子身形高大,面色冷硬,在听到邪彤的话时,回答的虽然利落,眼中却是闪过一瞬黯然,仍旧站着没有动。

“弑君好生潇洒,可惜我事情就多了,弑君随意,我去忙别的。”

邪彤说谎不打草稿,明明自个儿站在这都快睡着了,还好意思说自己事情多,这借口太烂也太直接,可能是自己都说习惯了,说完就施施然往别出去了,留下弑君一个人站在原地,一直看着邪彤消失在传送阵才收回视线……

“那给我吧。”

而另一边,正在王紫对于手里的书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的时候,却听冥王又来了这么一句,王紫还在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就感觉刚刚在手里跟烫手山芋似的风月宝鉴就被抽走了,而王紫的眼睛就跟着那本书,直到看着那本书被冥王揣进自己的怀里,王紫才收回了视线,嘴角抽了抽。

“冥王,上次闯入地狱是为我的契约兽,若有冒犯之处还请你见谅,这次我来却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可不可以借极炎地狱的火一用,我的本命法器受到了重创,非极炎地狱的火不可救……”

半晌,方才的尴尬稍微退去一些,王紫再次开了口,这一次直接说起了自己的来意,既然冥王不肯说找她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她便先说了,不然他们俩要一直相顾无言下去吗?

冥王是知道她闯过一次地狱的,毕竟她还拿走了极炎地狱的火,是后来才还回来的,直觉的,王紫觉得冥王并不会追究上次的事情,要是追究的话早追究了,也不会等到现在,而且面对冥王,她相信冥王定时喜欢直接一些的交谈,而不是拐弯抹角的,这才直说了,至于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如果需要,就算她不说冥王也会提的。

只是她想不到以冥王的身份,还会需要什么,金钱、权利、地位、名声,好像那一点都跟冥王格格不入,要是他真的在乎这些的话,地狱也不会是现在这番模样了。

“可以。”

还是淡淡的声音,却不能不让王紫惊讶,她没有听错吧,要么不说话,要么在她提出要求之后这么干脆的答应,好像根本就没有经过思考一样,她还想着如果冥王拒绝的话她该怎么再提,怎么说动他,可是冥王竟然立马就答应了!

“那可以现在就去吗?”王紫试探着问道,冥王这么爽快,当然能越快越好。

而在王紫问了之后,却见冥王立马就动了,支起身体,优雅的站了起来,左手伸向王紫,王紫还在看着冥王左手上的戒指,就在自己面前,这一愣神的空隙,却见冥王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你……”王紫眉心皱了皱,冥王却是没有看见,手上微微使力,把王紫拽了起来。

“带你去。”冥王也皱了皱眉,还是昏迷的时候好一点,可以任他摆布。

“我可以自己走。”

听了冥王这解释似的一句话,王紫说道,不需要他这样牵着走,可是自己刚刚这么说完,冥王的动了动胳膊,直接拽着她走了,根本不理会王紫的挣扎,王紫紧锁着眉头,可是刚刚走了两步,就感觉一阵热浪袭来,浑身都传来灼烧的感觉。王紫诧异的抬头看去,却见面前一片赤红色的火海,耳边又传来纷乱的惨叫声,这声音很熟悉,场次进入地狱时已经听够了。

而王紫现在已经身在极炎地狱了!明明前一秒钟还是在那个装潢考究而且大的吓人的宫殿的!王紫看向冥王,却见冥王放开了她的手,长身立在空中,对于下方极炎地狱的场景似乎丝毫没有看在眼里,而看到有人忽然出现在空中,极炎地狱的地狱徒手先是漫不经心的瞧了一眼,然后忽然就跪下了。

一个个五大三粗的地狱徒手,面目也是凶神恶煞,可现在却几乎是吓的匍匐在地上,此起彼伏的山呼冥王,而冥王只摆了摆手,一句话没有,反而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似乎并不喜欢听到这样的声音。

王紫这才明白了冥王刚才所说的‘带你去’是什么意思,一脚就踩进了另一片空间,毫无传送的痕迹,也没有感觉到冥王身上任何能亮波动,这是什么能力?!而她还在误会冥王突兀的举动,只能说两人、毫无默契……

“你的法器。”

冥王看向王紫,墨绿色的眼中有催促的意思,不知为何,这次王紫却是看出来了,他似乎很不耐烦,也许是因为不喜欢这个地方,不过王紫却盯着冥王的眼睛愣了愣,这双墨绿色的瞳孔,为什么感觉在哪里见过?

“不修补你的法器了吗?”冥王又道,眉心也皱了起来。

“唔。”

王紫应声,暂时打断了自己心里的联想,从轮海中唤出青璃,却见两片碎裂的迷你璃王鼎被红莲业火包裹着出现,静静的躺在王紫手上。

“青璃,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然后再陪我打坏人,再来保护我。”

王紫把璃王鼎捧到面前,轻声说道,收回了红莲业火,而似乎听到了王紫的话,璃王鼎的两个碎片在王紫手中动了动,而后忽然飞了出去!极炎地狱四顾望不到边,璃王鼎的两个碎片在空中忽然变大,金色的璃王鼎在火光的映衬下更加耀眼,只可惜现在璃王鼎是碎了的。

璃王鼎的两个碎片忽然在空中渐渐靠拢,聚拢成一个三三足而立的大鼎,只是鼎身上蜿蜒着一圈明显的裂痕而已,而璃王鼎似乎这时能感觉到极炎地狱的火势强弱,直朝着火焰温度最高的后方飞去,王紫是来过极炎地狱的,越往后走火焰的温度越高,就算是比上次修为精进了许多的她也不敢说这次能挑战得了后方的区域,而璃王鼎却是直奔着那里而去。

而且在看到璃王鼎被火舌淹没却似乎怡然自得时,王紫心中放心,青璃的灵魂仍然清醒,这说明极炎地狱的火确实对他有帮助,也说明她来对了。

可王紫刚刚送了口气,就看到被璃王鼎周身除了火焰之外,忽然聚拢了一层黑气!王紫定睛看去,那是、怨气?!青璃这算是在修补法器,极炎地狱相当于那个巨大的熔炉,可是炼丹炼气的火和熔炉都是相当单纯的环境,可这里却是地狱!

极炎地狱不知关押着多少灵魂,又不知积聚了多少怨气和死气,而且这里不停的折磨每时每刻都在散发着强烈的怨气,若是这些怨气在璃王鼎修补的时候渗透进去,那青璃会因此受到什么影响?炼器这方面王紫懂得不多,但也知道,这样下去的后果一定不会好!

她怎么忽略了这一点?王紫心中顿时有些着急,在契约通道中唤青璃,可是青璃好像沉静在修炼中,并没有给她回应,若是强行召唤回青璃呢?

而这时,却见一个墨绿色的能量忽然奔着璃王鼎而去,在到了璃王鼎附近时忽然四散开来围着璃王鼎形成一个透明的结界,周围冲天的火舌仍然能够透过那道结界涌进璃王鼎内部,而那层黑气却是被阻挡在了外面,人品那黑气如何在结界上四处攀爬也挤不进去,还有这样的结界?

王紫觉得自己今天当着时长了见识了,怨气无孔不入,如果是对然,只能用意志抵抗,她从不知道外力也是可以的,更别说是炼器的时候了,青璃现在只顾着修补璃王鼎的裂缝,那里能顾得上那些趁虚而入的怨气,冥王却也看出了璃王鼎的困境,主动出手帮忙了。

“谢谢。”王紫只能这么说,忽然很好奇冥王的修为是什么程度的,竟然如此高深莫测。

冥王的眼神动了动,看向王紫,并不喜欢听到这个陌生的词,他做什么是都是他的意愿,没有理由,也不想要这样的感谢,只是这样的解释冥王肯定是不会说的,再度抓着王紫的手,拽着王紫向前走了两步,如同来时一样,画面一转已经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宫殿。

“需要很多天。”

冥王放开王紫的手,这回算是先解释了,他是肯定不会在那看着的,也不会让王紫一直待在极炎地狱,他不喜欢的地方,也不喜欢王紫待着,冥王对王紫应该是好奇的,能让他好奇的事情必定会追根问底的,而探究的越多就越好奇,这种求不得真相却越陷越深的感觉,连冥王自己都是矛盾的。

在他还没有弄清楚为什么会对王紫产生这种好奇的时候,某种意义上,冥王是护着王紫的,最起码在他弄清楚之前,王紫是他要护的人,当然也不吝啬动用自己的力量,而这种护犊子的想法会越来越深刻,深刻到让冥王潜意识的认为王紫就应该是他的人,要跟他有一样的喜好,有一样的厌恶。

所以在产生分歧的时候,冥王还是会不自觉的不悦,但是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面对王紫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一无所知的神色,就什么都说不出来的,绝对不可能像对自己的手下一样,随自己怎么高兴怎么来,而这样区别对待的心情会让冥王再次不解,然后这种情绪会不断的反复,甚至是困惑着他。

王紫懂了冥王的意思,青璃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修复,所以才带着她回来,但是她不可以去别的地方等吗?比如说出去等,比如去找邪彤也行,再不行就算待在极炎地狱也比跟冥王待在一起好啊,她完全搞不清楚冥王心里是什么想法,压抑的很。

而且又是在这个卧室,王紫在原地顿了顿,看向了离的近一些的椅子,但是冥王会不会再叫她去床上坐?或许这是冥王的怪癖?可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好要在房间里放椅子,应景吗?

王紫刚一犹豫,就听到走在前面的冥王丢过来三个字:“脱衣服。”

王紫猛的抬头,却见冥王正脱着衣服,解下了腰间墨绿色的腰带,动作流畅的脱下了外衣,里面穿着一身同样为玄色的丝绸里衣,那里衣架在冥王健美的身体上,虽然是里衣,却有种独特的美感,而冥王直接将脱下的衣服一扔,也不知道扔去了哪里。

“你怎么不脱?”

冥王回过头来,皱眉看着王紫,似乎在为王紫没有立刻听话而不悦,王紫却是头大,虽然她的表达能力不太好,但是从来不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啊?为什么跟冥王在一起的时候,她感觉自己一句都听不懂冥王在说什么?

脱衣服?为什么要脱?王紫搜集了自己所有的记忆,还真从那贫乏的记忆中找到些蛛丝马迹,前世在杀手联盟,身体交易算是很常见的,只是她从来没有在意过而已,她想要的用很多方法可以得到,不需要用身体。

可是为什么现在脑海中突然跳出‘身体交易’四个大字?她只是送青璃前来极炎地狱修复鼎身而已,冥王答应的那么爽快,她也没问条件,难道条件就是陪睡?

联想到自己刚醒来的时候就是没穿外衣躺在冥王床上的,还有冥王似乎兴趣很浓的翻看了那本风月宝鉴,现在又让她脱衣服,难道真是她想的那样?

王紫紧紧的皱着眉头,看向冥王的眼神顿时冷了起来,要是知道会是这样的代价,她宁愿带着人再闯一次地狱,也不要这个人情!

冥王眯了眯眼睛,墨绿色的瞳孔中不知道闪过了什么情绪,很明显的感觉到王紫忽然而来的敌意,他可以帮她,可以护她,但要不得事后她对他这样的态度,让他莫名的怒,这样不受控制的情绪来的太快,冥王眯着眼靠近王紫。

“要我帮你脱吗?”

冥王声音依旧淡淡的,但是气势上却若有似无的增强了,让王紫下意识的警惕,随着冥王的靠近,王紫谨慎的后退,心里想着最好不要动手,否则现在还在幽冥地狱,动起手来恐怕会两败具伤。

“我不脱。”

王紫拒绝,听到王紫这么干脆的拒绝,冥王似乎真的生气了,身形一闪欺近王紫,他的速度太快了!王紫根本来不及反应,要知道冥王能够凭空踏进另一个空间,那他的速度一定也是登峰造极的,最起码王紫的速度和观察力在他面前还有些不够看,就算王紫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警惕性达到了最大,也只再冥王接近的事后堪堪退出一步而已!

冥王一只手抓住王紫,另一只手直接伸向王紫的衣服,王紫一惊,伸手挡去,这么一来一去之间两人竟然打起来了,只是最普通的过招,没有灵力之类的能量辅助,但是那动作和招式还是看的人眼花缭乱。

可惜打了这半晌,王紫都能感觉到冥王明显是在让她,一只手始终抓着她,跟着她一直后退,挡下她的动作就跟在忍者怒气对待一个闹别扭的小孩似的,打着打着王紫自己都怒了,不想跟被他一直玩弄于鼓掌之中,再出手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匕首,直冲着冥王抓着她的手刺去,想逼冥王松手。

而冥王反应更快,直接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匕首,手腕一震,转眼间那匕首竟然已经到了冥王手中。‘砰’的一声,王紫撞上了一个长桌,不疼,却被禁锢在了冥王和桌子之间,冥王反手将匕首插进了木质的桌子上,抓住王紫另一只乱动的手,腿也向前伸曲,牢牢的压住王紫。

“你闹够了没有。”

冥王不再是那淡淡的声音,似乎夹杂了些许怒气,他已经忍让了这么久,为什么王紫非要得寸进尺,可是每当自己控制不住怒气的时候,又无法真正动手,冥王是在气王紫,也是在气自己,气王紫不听话,也气自己掌控不了自己的情绪。

“是你闹够了没有,你可以开别的条件!”

王紫的声音也很严厉,虽然被制,但是眼神还是不示弱的看着冥王。

“什么条件?”

冥王皱着眉看着王紫,墨绿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王紫漆黑的墨眸,忽然间刚才的怒气不知道怎么就散去了一些,只是面上的表情没有变而已,这双眼睛可真好看,王紫的身体他见过几次,也研究过几次,却唯独没有仔细研究过这双眼睛,因为每次见到王紫都是她昏迷的时候,不过他记得这双眼睛有的时候可以变成暗红色,红色妖艳而危险,像极了他园子里的曼珠沙华,不过那曼珠沙华终究是死物,没有这双眼睛来的动人。

王紫迎上冥王的眼睛,虽然面前的男子可能比她强出很多倍,但是王紫却没有后退的心,再说她现在也很愤怒,只是两人的距离太近,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似乎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只是王紫并没有在意这些,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冥王的眼睛上,刚才在极炎地狱被打断的思绪忽然又连接上来。

这双眼睛为什么感觉曾经见过?

‘嘀嗒嘀嗒……’

在两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变得寂静的周围忽然想起几声细微的水滴之声,王紫和冥王同时看去,却见王紫身后的桌子上打翻了一个砚台,应该是王紫刚才撞到桌子上的时候撞翻的,墨汁沿着桌沿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只是在桌沿上也晕染开了一圈,沾到了王紫的衣服上。

王紫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被沾到了一些墨汁而已,然而回过头的时候,却看到冥王脸上忽然满布寒霜,就算刚才王紫用匕首刺他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的表情!现在那双墨绿色的眼睛盯着那漆黑的墨汁,眼中似乎也在酝酿着风暴,墨绿色的瞳孔几乎要变成跟那墨水一样的黑色了。

王紫诧异的感受着冥王忽然冷峻的气势,只是打翻了一个砚台而已,至于这样吗?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不过王紫并不知道,冥王想杀的不是人,而是那墨汁,可是墨汁一个死物再怎么杀不还是死的,所以冥王才更加不顺心。

‘撕拉’

王紫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碎成了无数条,惨兮兮的四散掉在地上,然后就被冥王强制性的钳制着腰,画面一转离开了刚才的地方。

‘噗通……’

很连贯的动作,几乎间隔没有两秒钟而已,王紫已经掉在了一池温热的水中。

“你在干什么?!”

王紫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因为冥王毫无征兆的各种举动,王紫几乎有些低吼着说出来,王紫抹了把脸上的水珠,这次不是里衣都没有,只剩下一件粉白色的肚兜和一条丝绸短裤,王紫向四处看了一眼,踩着池底朝岸边游去。

“洗干净再上去。”

冥王却阻止了王紫,眼神并没有停留在王紫裸露的大片皮肤上,而是潦着水擦拭着王紫胳膊上和手上沾染的墨汁,直到擦的干干净净,又看了看王紫身上的其他地方,那眼神好像就只是在找有没有漏网之鱼,虽然面色一直不好,但却很耐心。

“好了,别再把自己弄脏了,不然穿上衣服还得脱。”

冥王放开王紫,似乎在是一王紫可以上岸了,自己却仔细的脱下身上沾了水的里衣,在刚刚露出后背的时候,怔愣中的王紫就飞速的回头并且冲向岸边了,脑海中机械的重复着冥王刚才那句话‘别再把自己弄脏了,别再把自己弄脏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