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八章 邪彤的恶搞

王紫听到邪彤来这里也是吃了一惊,这次去地狱最担心的就是碰到邪彤,若是再闯地狱,邪彤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要是再帮她一回,她自己岂能再次全身而退?

如今还没想到怎么去幽冥地狱,邪彤就先来了,不会这么巧合吧,邪彤该不会已经知道她的来意?

正在王紫和岿敕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这么关键的时候邪彤忽然出现,却见视线中已经出现一个身形修长的女子,王紫是一眼就看出那是邪彤的,虽然穿着一身男子的长衫,但是那若有似无的魅惑却是男子绝对不会有的,邪彤自庭院外进来,步履虽慢,但眨眼之间已经到了门口。

“呵呵,界主别来无恙阿,地狱邪君前来拜访,不知有没有打扰到您呐?”人还没有进来,带笑的声音已经传来,邪彤踏进门,拱了拱手,言语间倒是恭敬,如此客气岿敕自然不能绷着脸相见。

“本尊甚好,倒是邪君今天怎么有空来地府瞧瞧?本尊这里正好有客人,若是邪君不急,移步前厅再谈如何?”

岿敕笑道,眼神不着痕迹的打量了邪彤,多年前曾经见过一面,只是并未深交,应该说地府跟地狱之间一直都没有深交,十八层地狱,那是一个外人怎么想都想不透的地方,本来就是一个处以极刑的地方,却不知为何会发展出那么严格的体系,现如今地狱拥有的规模和力量,是谁都无法说清楚的。

“这个不必麻烦了,不瞒界主,今天我来就是为了您这几个客人,我也只是奉命前来,事不宜迟,便在此处说了好……冥王自上次一别,甚是思念王紫,今日听说王紫来了鬼界,定叫我请了王紫前去,若是界主跟王紫的事情已经谈妥,我是不是可以将人带走了?”

邪彤一笑,眼神看了看王紫,在她话刚出口的时候,岿敕心里就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果然,随着邪彤把话说完,岿敕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着实一惊,冥王?!王紫竟是和冥王相识的?难道上次入地狱全身而退的原因就是冥王?那个比地狱还要神秘的人,在地狱出现后几百年间,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将地狱纳入掌中,彻底把地狱跟鬼界割裂开来。

但是冥王分明已经拥有了越来越完整的力量,越来越可怕的地狱,但是地狱好像仍旧跟最初存在的意义一样,规规矩矩的待在鬼界,从来不参与六界纷争和外界争夺,这让鬼界忐忑了许久,但是忐忑的时间太长了,那种忐忑的情绪竟被时间慢慢彻底消磨了,而对于冥王,他们只限于好奇,但是冥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恐怕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的能力又有多强,也没人给出过准确的依据。

这样一个从来不与外人往来的冥王,竟然点名邀请王紫去地狱!这样的邀请,六界之内只此一人!岿敕心中怎能不惊?王紫现在已经是妖界的界主,这样的往来还能单纯吗?幽冥地狱从来不与哪个界面纠缠不清,别说纠缠不清,就是随便一点关系都没有过,现在这公然请王紫前去又是什么意思?

邪彤说这话,别说是岿敕,王紫自己也被说的云里雾里阿,他什么时候跟冥王见过面?邪彤是知道她要去幽冥地狱所以‘假传圣旨’来帮她吗?可是这样把冥王的名号搬出来她自己真的不会有事吗?只是王紫还没想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感受到好几双怀疑的视线,就连九幽拉着她的手也用了些力气。

王紫看去,却见九幽的眼神沉沉的,看似没什么变化,但是好像在幽幽的说着什么,漫不经心的等她去猜,王紫往其他几人的方向扫了一圈,都是高深莫测的样子,只有饕餮美心皱着,眯着眼看她,好像在指控着什么。

王紫眼眸动了动,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可是、她根本不认识冥王阿!

王紫重又看向九幽,眼神中似乎在传达着她真的不认识冥王的信息,你们也应该猜到,这应该只是邪彤想要帮她的说辞而已!一直以来王紫身边或多或少都跟着人,她干什么基本上都是透明的,她见过什么人他们就见过什么人,至于这个冥王,她听都没听过几次,别说是见过了阿!这样的指控纯属无中生有阿!她是无辜的阿!

似乎也看懂的王紫的意思,刚才一双双怀疑的视线都淡了许多,可能是他们太敏感了,也是阿,王紫从来没有跟冥王有过什么交集,不应该认识才对阿,再说了,虽然他们家王紫优秀的他们忍不住藏起来,但是冥王那个在地狱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审美真的会正常吗?

也都怪邪彤,说什么冥王自上次一别之后甚是想念王紫,让他们条件反射的怀疑了。

“只是叙叙旧而已,界主不会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吧?我奉命前来,若是只身回去,恐怕今天也性命不保阿。”

邪彤笑了笑,不甚出彩的眉宇间露出几分魅惑,身为耀眼,谈笑生死也竟如此风雅态度,邪彤刚进来,座都每座就直接说明了来意,完全不给岿敕缓冲的余地,现在岿敕只是暂时未答,邪彤竟然再次提醒。

一来今天是奉冥王的命来的,二来要是不把王紫请去,邪彤自己将会有性命之忧,若是岿敕不同意,这就是相当于置邪彤于死地了,这样半幽默半威胁的说法,岿敕心中恼怒被这样威胁,恼怒出现了自己掌控不了的因素,但是为了顾全大局,他也不能在此处表现出些许愤怒的痕迹。

“邪君说的哪里的话,本尊只是在惊讶今日新任的妖界界主竟然与冥王是旧识,一时忘了邪君所说何事,地府与鬼界唇齿相依,邪君也算是我地府的自己人,本尊怎会忍心看着邪君受罚?”

岿敕反应过来时却是一笑,从容的说道,只是经他这么一说,竟然轻飘飘的把地府和地狱说成了自己人,虽然鬼界、地府、地狱在地理位置上的确有着密切的关系,地府和地狱也确实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但若是从实际的情况考虑的话,两者却未必是‘唇亡齿寒’的关系。

最起码三千万年前的战争就是如此,鬼界在那场战争中元气大伤,可是幽冥地狱愣是纹丝未动,虽然岿敕这般说,邪君却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出言反驳,事实上在邪君的想法中,岿敕怎么说都是他的事情,文字游戏在她看来不具备任何意义,既然是地狱的人,邪君就不可能是循规蹈矩之人,再者,这话跟冥王说都不一定好使,别说跟她说了。

不过……岿敕口中的妖界界主倒是让邪君始料未及,眉头微挑,露出些许差异,眼神直接扫向王紫的手,却见王紫手中确实戴着妖皇才有资格戴的金玉扳指。

邪彤眼神在旁边几人身上扫过,看到了饕餮,邪彤收回视线的时候心中已经了然,只是始终勾笑的嘴角此时多了几分戏谑。

“原来如此,王紫竟已经是妖皇了阿!恭喜恭喜,几位应该知道,我常年待在地狱之中,消息闭塞,这等大事没有提前知晓也不足为奇。”

邪彤面上露出更加惊讶的表情,拱手向王紫道喜,只是后面补充的话人旁人吐槽不以,你也许的确是常年待在幽冥地狱的,但是要说消息闭塞他们确实绝对不会信的!别人还不知道饕餮是真正拿下妖皇之位的人,可邪彤分明是已经知道的!只是她没有想到也没有得到消息说、饕餮把妖皇的扳指送给了王紫而已!

“这一点确实是我不知道,也考虑不周,让界主多虑了,冥王请的只是王紫,跟妖皇没有关系,这一点界主可以放宽心。”

邪彤再次面对岿敕,面上有些了悟的表情,似乎知道了岿敕的担心的是什么,很郑重的说道,就差没有点名了说、人冥王找王紫为的是风花雪月的事,跟什么妖界啊地狱啊都没有关系,不用如此紧张,你实在是想太多了!

而岿敕此刻的感觉绝对不好,他好像的确忘了在一开始就介绍了,但是邪彤来的时候也没有时间让他介绍啊,明明邪彤为的只是别的事情,却让他在这里想了那么多,完全不在一个思维上。

不过,岿敕眼神掠过邪彤和王紫的神色,看不出什么异样,邪彤说的话真的能相信吗?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不管能不能相信,他都必须放人了……

“呵呵,邪君说的甚是,只是冥王请的只有妖皇吗?那这些人……”

岿敕似乎不在意的笑了笑,既然是为了私事,九幽和其他人也要跟着去吗?不管岿敕现在出于什么考虑,要想让他觉得安心似乎就必须把除王紫意外的其他人留下一样。

王紫微微皱眉,对于岿敕这样多疑有些不耐。

“确实,冥王只请了王紫。”

邪彤看了看就守在王紫身边的九幽,这个人……就是上次陪王紫进幽冥地狱的男人吧?只是似乎离开了很久啊,而且上次让他那么轻易的从三层地狱带走了黑豹,还带着王紫直接跳出了地狱的壁垒离开,要是让这人跟冥王见面了,那还了得?

王紫这回带的人可真多,该不会把她的男人都带来了吧?还多了一个妖皇,把金玉扳指都戴王紫手上了,她离开也没多久啊,这事情变的可真是快啊。

虽然冥王只是把王紫带进来,没说什么能不能携带家属,但是她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还能是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邪彤吗?

在邪彤说了这话之后,最快给出反应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紫的那几个男人,可邪彤在几双颇具压迫的眼神下却是神态自若,毫无所动,反正他们的目的是进幽冥地狱,她要把王紫带进去,如果是为了达到目的,现在王紫跟着邪彤走就行,如果不放心别的,之后几人想做什么也随他们的便了。

“既然如此,本尊这里定然没有问题,妖皇放心前去便是,至于这几位公子,既然是妖皇带来的,我地府也一定奉为上宾,妖皇意下如何?”

这时岿敕才笑着松了口,这与他最初的打算相近,不同的只是王紫是被邪彤请进地狱的,而这次进地狱,可能就顺利多了,而岿敕这时候也才想起来询问王紫。

“有劳岿敕界主了……”

王紫听着邪彤和岿敕之间你来我往的对话,已经决定了她的去向,问她也只是走个程序而已,王紫看了看邪彤,邪彤也没给她什么提示,王紫只是先如此应下,若是地狱之中还有变故,九幽几人再闯进去也不迟,现在却是不能再说了,岿敕是不会同意的,邪彤也没有立场帮她争取了,如果再说,刚刚有了定论的事情又完不了了。

……

九幽几人留在地府,只有王紫跟着邪彤进了地狱,还是上次的入口,自上次进来到现在好像也没有多久,起码从入口到极寒地狱的种种,王紫还记忆犹新,再次听到地狱内哀嚎的灵魂,看到数不清的灵魂不重样的痛苦,还有手执各种刑具的地狱屠手,也许是这一次有邪彤在身边,王紫并没有第一次那种四面楚歌的感觉。

“参见邪狱使。”

王紫跟着邪彤穿过冰寒刺骨的极寒地狱,记得通往第二层地狱的传送点就在这里,守在传送点点几个地狱屠手先是跟邪彤打了招呼,这才看向王紫,无不露出惊讶和好奇,竟然有一个圣人进了地狱,能不让人好奇吗?

邪彤挥了挥手,算是回应了那几个地狱屠手,带着王紫进入传送阵,看见了王紫脸上的讶异,一手搭上王紫的肩膀,身体的重量也靠上去,笑的很无所谓。

“怎么这个表情?久别重逢,咱俩不应该互诉衷肠,表达一下对彼此强烈的思念之情吗?”邪彤似乎一瞬间变成了本来的样子,满不正经,以逗弄王紫为乐,笑的好不开心。

“你怎么变成狱使了?”

王紫却无暇注意邪彤现在调笑的表情,而是还在想着刚才地狱屠手对邪彤的称呼,是狱使而不是邪君,地狱七君与狱使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没怎么啊,邪君做久了,换个身份也是一样的,这有什么可稀奇的?不要避重就轻,别以为转移话题我就能放过你了,快说几句好听的,有没有想我啊?”

邪彤很不在意的说道,面上是不愿多谈的表情,而且也不想让王紫多说。

“没有……发生了很多事情,没时间想。”

王紫盯着邪彤看了两秒,随了她的意,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但是她也能猜到,上次因为给王紫放行,邪彤受到的处罚应该就是被降级成为了狱使。

“切,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没想到王紫一说,邪彤立马不给面子的反驳,怀疑的看着王紫,忙是可能真忙了,但是忙到没时间想想她这个老朋友,她是真么都不信的,不然哪里来的时间发展后宫的?

“重色轻友啊重色轻友,想我堂堂邪彤也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之人,就败在性别上了,你说我要是个男人,你是不是就有空想我了?”

邪彤摇着头啧啧的叹道,颇有些苦恼,王紫听了却是怪异的看着邪彤,虽然的确风流了些,但是要变成一个男人……王紫心里打了个寒颤,掐断了自己的想象。

“还是女人好一点。”王紫中肯的说道。

“噗嗤……”

邪彤忍不住喷笑,她就是开个玩笑而已,王紫用得着这么认真的给出建议吗?看着王紫板着脸说出这么搞笑的话,还不知道她刚才在脑子里想到了什么呢,邪彤趴在王紫身上笑的前仰后合,真是个宝气啊……

“你怎么不问我这次来地狱干什么?”王紫早就习惯了邪彤这样‘莫名其妙’的不停的笑,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笑点太低?不过王紫还是记着正事的,自顾自的问邪彤。

“啊?你这次就是奔着地狱来的啊?”邪彤的笑意还没有退去,但是已经直起身体了,听到王紫这么一问,倒是有些奇怪了。

“你不知道?”王紫更奇怪,邪彤竟然不知道?那她来请她干嘛?

“对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想去哪里要去哪里?”邪彤翻了个白眼,王紫是不是把她想的太神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来?”王紫又问。

“你都带着一帮人来鬼界了,相当于一只脚踏进了地狱,都来了我门口,我能不知道吗?”邪彤很理所当然的回道。

“……”王紫无言,她好像的确想多了。

“那你叫我来地狱干什么?”王紫忽然想到,邪彤既然不是为了帮她,那为什么还要叫她来地狱?这也太巧了点吧,该不会是因为她都来了地狱门口,邪彤请她进来玩玩?这也太扯了吧?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奉命请你,就算我本事再大,想要私自带个人进来也是不可能的啊,我说话的时候你都在想些什么啊?”邪彤支起身体,抱着双臂看王紫,很是怀疑王紫是不是把她的话都当成耳旁风了,现在她俩根本就不在一个思维上啊。

“奉命?奉冥王的命?”邪彤不说还好,说了王紫更加晕乎了,冥王还真请她了?

“当然。”

邪彤耸了耸肩,在这地狱,能命令她的也只有冥王了,她虽然降为狱使,但是邪君之位也至今空缺,冥王根本就无心惩她,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再说了,地狱七君共同处理地狱的事务已达千万年之久,就算地狱之内人情淡泊,千万年也够捂暖一点了,就算现在她是狱使,那六个人也不会命令她做什么事情。

“冥王为什么请我?我并不认识他。”王紫几乎立刻奇怪的说道,这太不合常理了。

“那得问你自己,冥王是我的老大,挥挥手就能决定我的生死,我可没那个胆量去问为什么他会请你来地狱。”

邪彤挑眉,也奇怪的很,但是比王紫淡定多了,毕竟冥王行事要是这么轻易被人猜到,那就不是冥王了,邪彤仍旧是开玩笑的说,一点都不担心王紫的安危,要是冥王想对王紫不利,上次在地狱的时候就能动手,也不会有后来的许多事情,她很肯定,王紫绝对不会有事。

“……”

王紫皱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不容她多想,传送的场景一变,脚下猜到了坚硬的地板,王紫低头看去,却见地面上铺的却是不知什么材质的暗黑色玉石,纤尘不染,流转着幽光,犹如一双双深沉的眼睛。

而王紫和邪彤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座花园,园内却只有一种植物,王紫凝视着那些鲜红如血的花瓣,整整齐齐的被分割成一块一块,花径上只是细细常常的一根枝条,深入同样如血一般的土壤中,这些花是曼珠沙华!

放眼望去,一眼望不到边的空间,远处坐落着许多奢华的宫殿,整个空间内都以红色和黑色为基调,然而除了颜色,还有绝对让人难以忽略的一点、静!

那种好像被抽干了空气一样的静,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是被时光封印起来的,安静的没有时间流失,没有空间变换,王紫站在原地,似乎都能听到自己规律的心跳声。

“走了。”

邪彤轻轻拍了拍王紫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好像突然动起来的画面,但也只有王紫和邪彤动了,穿梭在本应生机勃勃道的花园之中,却好像走过一个主题为‘红与黑’的画展,周围的一切都好像是静止的。

王紫看了看地面,那黑玉地板上倒映着她的影子,清晰可辨,鼻端嗅到些许暗香,说不出是什么味道,有些陌生,却也有些熟悉……熟悉?王紫疑惑的想着,怎么会有熟悉的感觉?王紫侧首,看着路边静静簇拥的曼珠沙华,妖娆的花瓣,每一个细细的花瓣都像是极致的舞蹈,涌动着诱惑和危险,着味道,是曼珠沙华的味道?

“要去见冥王?”

王紫收回观察的视线,问邪彤,怪不得刚才传送的时间过去那么久,看来是直接传送到了冥王的地方,但上十八层地狱之内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着实让人讶异,光看这里考究的布局,似乎也能才想到冥王定也不是个随意的人。

“嗯。”

邪彤点头,脚步不停的戴着王紫走,收敛了身上的气息,脚步踩在光可鉴人的黑玉地板上,却是没有发出声音的,足可见邪彤对这里的重视。

王紫见邪彤这样,也不再说话,都已经到了冥王的地盘,显然想回去也不可能了,但是这个事实着实来的有些晚了,都到了门口才告诉她要见的是冥王,不知为何,王紫宁愿面对极炎地狱可怕的火,也不愿意看到见这个冥王,以往的很多教训都告诉她,神秘人还是保持神秘的好……

“呵,你在想什么?”

半晌,邪彤轻笑一声,侧头看了看王紫,却见王紫微微皱着眉心,似乎也有些不愿意的样子,邪彤忽觉得很好笑,她严肃是习惯了,踏进这个地方的时候就不自觉的严肃,难不成影响到王紫了?

而且看到王紫现在的样子,通常她真实的情绪要比表现出来的放大很多倍,难道王紫现在极不情愿去见冥王?不过说来也好奇的很啊,冥王最王紫的兴趣是从哪里来的?可是这好奇也只能闷在心里了,她怎么好奇王紫的别的男人,怎么调侃他们,那都无关紧要,唯独冥王,她好奇不起阿……

“没想什么。”王紫直接回道。

“不愿意说就算了,我是冥王的手下,我紧张就算了,你紧张个什么劲儿阿,我都说了,你是冥王请来的,那就是客人,放轻松一点。”

邪彤耸耸肩,算是宽慰王紫了。

“没紧张。”王紫道,斜了一眼邪彤,她哪只眼睛看到她紧张了?

“切,怎么还是这么闷?开个玩笑不行阿,跟你这么闷的人待在一起,我再多的玩笑都有用完的一天,你的笑点被藏在哪里了阿?……得得得,这个不说,其实你也算进步点了,不然饕餮也不可能乖乖上你的贼船阿。”

邪彤拉着王紫拐过去,嘴上还在不停的说着,这花园被这么多花圃和小路分割开来,就跟迷宫似的,邪彤却轻车熟路,带着王紫左拐右拐的,好像都不用看路的。

王紫都想翻白眼了,邪彤总是能让她很无语,饕餮上她的贼船跟她有没有进步有什么关系?不是……什么叫她的贼船阿?差点被邪彤带沟里。

“说点轻松的吧,我上次给你的风月宝刹看完了没有?”

邪彤面上笑的开心,不看王紫都知道她现在一定是无语望天的表情,只可惜不能钻她心里瞧瞧,不然她的心理活动一定很精彩。

“是风月宝鉴。”王紫嘴角抽搐,风月宝刹是什么玩意儿?

“哦对是风月宝鉴,很久没看了名字都记错了,不像你,没时间想我到那时有时间温习我送你的书也不错,我记得给了你两册吧,应该还有的,我先找找……”

邪彤满不在意,同样斜眼看了一眼王紫,好像在说‘反正就是那书,你知我知就行了,何必那么较真?’,说完真的在戒指里找了。

“我不要了。”

王紫皱眉,伸手扣住邪彤的胳膊,阻止她继续找,王紫的嘴角微微抽搐,眼神也有些无奈,反正在邪彤眼里,她恐怕已经是不知道看过多少次那风月宝鉴的人了,说不定还从理论到实践贯彻的彻彻底底的,王紫是不打算解释了,但是也不打算再要这要命的东西了,之前那两本风月宝鉴的入门和初级还在穷奇手里呢,她可是为此忐忑了好久,这种害人不浅的书,还是不要的好。

“那不行,我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吗?既然说了要彻底改变你这个闷葫芦,就算这闷葫芦是铁铸的,我也不能因难而退阿……还是,你觉得你已经不需要了?那可不行,学无止境知道吗,再说……”

邪彤说不下去了,因为王紫的眼神实在变得有点可怕,似乎是真的抗拒了,邪彤无趣的耸了耸肩,示意王紫可以放开了,她马上闭嘴。

“我这是为了你好……”

邪彤懒洋洋的说道,放下了手,继续带着王紫走。

“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通报一声。”

半晌,终于走出那迷宫似的花园,来到一个巍峨的宫殿面前,邪彤正了正脸色,示意王紫在长长的阶梯下面等着。

王紫点头,看来这就是冥王所在的地方了,他们走了这么久,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这宫殿虽华丽却一点生气都没有,像极了一幅水墨画,黑色的是砖石和黑玉,红色是点缀的朱砂。

趁着邪彤去通报的时间,王紫又看了看周围,觉得这片空间着实怪异的很,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倒像是一个精美的生命空间,只是相比起赤灵,这里显然是另一个风格,静的沉闷,暗的危险。

王紫走上台阶,眼神定格在台阶中央被镶嵌进去的曼珠沙华,凑近闻了闻,似乎更加熟悉了?可是她以前似乎没有见到过真正的曼珠沙华阿,怎么会觉得熟悉?

还有,冥王很喜欢这花吗?看起来这片空间内除了不知道藏在哪里的人,活物就只有这些曼珠沙华了,王紫伸手碰了碰那妖娆的花瓣,却见那花瓣在王紫的手接触到的时候,忽然聚拢着缠了上来,细细的,很脆弱的触感,但是王紫却是微微诧异,忽然收回了手,而那株曼珠沙华抖了抖,似乎开的更加鲜艳了。

王紫看着自己手上的细小伤口快速的愈合,却没想到这曼珠沙华是嗜血的!曼珠沙华也是很稀有的灵药了,在某些丹药中可以入药,作用大多是致幻和催眠的,本身并没有什么剧毒,但它的习性中似乎并没有嗜血这一项阿。

王紫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没什么异常,可能是这样小的习性并没有被记载吧,就算有毒,王紫的身体也是百毒不侵的。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邪彤已经返回来了。

“你进去吧。”

邪彤直接说了一句,王紫却是没动,看样子邪彤是让她一个人进去?可是这么大的宫殿真的不需要人带着进去吗?这宫殿也不像是有其他人在的,难道她进去之后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而且冥王找她到底什么事情,不用透露一样吗?不然见到冥王,她要跟他大眼瞪小眼吗?

“呵呵,你进去就知道该怎么走了,冥王找你什么事情我是不知道,但你不也有事吗?直接跟冥王说就得了,冥王可是地狱得头儿,比我好用多了。”

邪彤轻笑,似乎猜到王紫在想什么,好笑的说道,王紫只好作罢,抬步走那长长的台阶。

“回见,也不知道……”

邪彤转身冲着王紫说,自己也正要走,却眼看着王紫走着走着软软的倒了下去,就趴在了台阶上。

“王紫?”

邪彤一惊,闪身过来,声音也不自觉的加大了一些,扶起王紫来唤了两声,手指搭在王紫脉搏上探了探,半晌,松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昏迷的王紫,一切都正常,就是晕了……

邪彤觉得这很好笑,只是现在笑不出来罢了,不想见冥王也就算了,你晕了算怎么回事阿?不过这事情也的确有些巧了,王紫一定是碰了那曼珠沙华了,也怪她忘了提醒了,不过谁知道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王紫会碰那些花阿。

这些花她看了有不知道多少年了,早就习惯了,却忘了王紫恐怕是第一次见,而且这些花都是用鲜血培养的,有点嗜血,跟一般的曼珠沙华不一样,而且带有强烈的催眠毒素,这些花可都是按照冥王的分赴弄的,能正常吗?王紫也不想想,现在却被她给碰上了吧……

“得……又是我的活儿。”

邪彤嘟囔了一声,把王紫的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一手拖住王紫把人架起来,人都昏迷了,可是昏迷了也得见阿,不然冥王见不到人,万一气儿不顺那她开刀怎么办?

“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整我的阿……”

邪彤看着王紫的毫无知觉的脸,就跟睡着了一模一样,有些愤愤的嘟囔,忽然停下了脚步,一手仍然扶着王紫,一手却是手腕一翻,出现一本书,却见那封皮上龙飞凤舞的写着‘风月宝鉴’四大大字,而有右边还批注着一条小一些的字眼,却是‘终极-女王册’。

“怎么找不到其它两本了?算了就先给你这一本吧,应该还有中级和高级两本的,回头找到再给你吧……你这么整我我还对你这么好,你说说你,能感受到我的良苦用心吗……”

邪彤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王紫身上摸了摸,没有口袋什么的,邪彤直接塞进了王紫怀里,又整理好王紫的衣服,这才架着王紫继续走。

“把她放那。”

可当邪彤刚走了一半的时候,耳中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邪彤立马停下了,可是哪阿?这里除了台阶还是台阶,冥王该不会让她把王紫就扔这儿?

“是。”

邪彤心里虽然觉得万分的奇怪,但是嘴上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回道,愈发不懂冥王的意思了,把人请来却又这么对待,邪彤忽然间有些不确定冥王的态度了,王紫的安危应该不用担心,只是恐怕没有那么的美好吧……

邪彤轻轻的把王紫放在地上,给她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心里祈祷王紫一切顺利,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亏的王紫现在已经昏迷了,要是知道邪彤所谓的‘舒服的姿势’是什么样子的,王紫这么好脾气的人不知道会不会第一次跟朋友动手……

就这么在地上躺了许久,直到王紫也快融进这画一样的宫殿时,一缕微风飘过,冥王方才出现。

却见冥王长身立在王紫上面的两层台阶上,一身玄色的锦缎衣裳,面料上绣着并不明显的暗纹,简单却讲究,腰间缠着一条墨绿色的腰带,将那完美的身材分割的恰到好处,墨发静静的披在身后,神衹一般的容貌,却也如画一般,面无表情。

低垂着眼帘,在看到王紫现在的姿势时,墨绿色的瞳孔中不知道闪过了什么情绪,却见王紫横跨着几个台阶躺着,双手放在头顶,腰也有些扭曲,一条腿屈着,一条腿平房着,侧着脸,露出半边精致的脸和修长白皙的颈项。

王紫早在来的时候就换了一身劲装,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别说现在的姿势摆的还这么……*,话说九幽穷奇他们也恐怕没见过这样的王紫,而王紫竟还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被邪彤恶搞了。

却见冥王抬起手,习惯性的转了转手上的墨绿色戒指,几秒钟后才似乎终于下定决定一样,动作流畅的抄起王紫,往宫殿内走,而王紫也终于结束了刚才身不由己的动作,变成了头朝下被冥王夹在腋下,活像是在夹带一件货物。

王紫要是直到自己被这么连番对待,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不过似乎冥王也觉得这样的姿势不太好,忽然一提,把王紫甩进怀里,让王紫半趴在他肩膀上,单手抱着王紫,跟抱小孩的似的,闪身进了宫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