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六章 再闯鬼界,岿敕何人?

龙骑军团集体解除巫咒,算是了了王紫心上的一件大事,毕竟这件事情惦记很久了,王紫亲自给九十九个龙骑士兵选了适合的巫术典籍,再加以指导,并且龙骑军团的轮海和经脉也重新开启了,修为还停滞在元婴期上下,王紫在赤灵内找了很多功法交给龙骑士兵,相比起对巫术的陌生,对以灵力为媒介的法术龙骑士兵显然更加熟悉一点,并不需要王紫花费很多时间。

但即便如此,从头到尾把龙骑军团的事情安顿上正轨的时候也已经是三天后了,倒是比王紫预想的时间长了一些。

离开魔界的时候王紫只告诉了列爻和四大亲卫,次醒来去匆匆,但是将魔界交给他们,王紫很放心。

再次进入鬼界,仍然在黑水外的荒芜地界,四处游荡着魂魄,比上次来时热闹了很多,看来距离黑水应该不会很远,九重黑水是鬼界的保护层,就算他们可以划开界面直接到达鬼界,也不可能直接就进入地府管辖的黑水内围。

周围游荡的魂魄感受到空间内部出现的异样,纷纷看过来,半晌后空中出现一个一人高的黑洞,然后就看到几个身姿卓越的人类落在地上,那些人身上传来的生人的味道,几秒钟之后,本来没有目的游荡的魂魄纷纷四散远去,远远的离开了王紫他们。

这些人以人类的身躯能在阴气环绕的鬼界这么轻松自如,还是直接划开界面来的,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的修为恐怕都是地元期以上的了,这里的魂魄多为普通魂魄或者是没有突破渡劫期就死亡的魂魄,虽然没有具体的概念到底什么修为的人能够劈开界面,但是他们现在只要明白,这几个人惹不得就行了。

他们的目的是要等着投胎,而不是肉身已经死了魂魄还要再死一次,这一次王紫几人出现的方式和地点都明朗了很多,不同于第一次,遇到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鬼修拦路。

这一次王紫几人并没有等引魂的鬼士带路,循着神识中最热闹的地方找去,没有用了多久就已经找到了黑水附近,看着‘魂山魂海’的沸腾场景,王紫犯了难,上一次虽然闹的有些大,但是有七星神蒿在,得到黄泉老人的帮助,算是顺利过了鬼界的,但是七星神蒿的人情已了,这一次定是不能再用了。

而且上一次王紫还杀了地府的修罗道阎君,若是这次直接遇到地府的人,恐怕不会给她好脸色,而这个时候,王紫几个人类待在一群魂魄中间,显然扎眼的很,引的无数魂魄好奇的张望,很快,最前方驻守白玉桥的鬼士也发现了这里的异样,已对鬼士拨开拥挤的魂魄快速前来,手中拿着法器,待看清楚是几个人类之后,立刻警体起来。

“尔等何人?竟敢擅闯鬼界?你们该不会不知道,鬼界是只有轮回的魂魄才能来的地方吗?”

一个鬼士上前说道,面对王紫几人,面色紧绷,有些不好的预感,这几个人类的气息他根本感受不到,不可能是泛泛之辈,今天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啊,怎么轮到他当值的时候正巧出现了这么几个人闯入的人类,是善茬儿就怪了!由谁没事儿往鬼界跑啊!

来的这队鬼士一共六人,而在当先的鬼士问话的时候,后面的一个鬼士已经飞快的折了回去,这显然不是小事儿,距离王紫上次搅乱黑水闯进鬼界也才差不多一年而已,上次的事情让鬼界着实混乱了一阵子,王紫是走了个轻松,可是鬼界被外人闯入,还什么信息都没有留下。

唯一一个知道点真相的黄泉老人还待在黄泉的小岛之上,不曾出岛,黄泉老人的资历比现在的鬼界界主还要老好多倍,就算是界主前去询问,黄泉老人不想说界主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而鬼界乱成这样,也不能没有个像样的惩治措施不成?要不然让外人知道了还不得以为鬼界好欺负了?

然后就是鬼界一系列的整顿措施,下到鬼士,上到黑白双煞六道阎君,从里到外都重新筛选了一遍,修罗道阎君已经被王紫杀了,鬼界界主怎么能不震怒?六道阎君乃是六道轮回的执掌司,地位之重可想而知,但是这么轻易的就被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类杀了!岂能不引起鬼界界主的重视?

就因为鬼界一系列大肆的整顿,轮回都停滞了一段时间,导致了鬼界现在等待轮回的魂魄暴增了一倍,这让全天候无休息的地府鬼士苦不堪言。

就因为上次人类闯入,黑水畔的鬼士一直都没敢放松下来,而在一切刚刚步入正规不久的时候,竟然再次见到了人类!这几个鬼士面上在这里严肃的问,心里却已经在骂娘了。

不过这次却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试图跟这几个人类打了,马上让人通知了地府的黑白双煞和阎君,界主今日似乎也在地府,几个鬼士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就对了,万万不能再让人类过了黑水踏进地府!

“哼,脚长在爷身上,去哪里还要征得别人同意不成?”饕餮哼了一声,被这里数不清的魂魄顶着瞧本就不爽,听到那鬼士这样质问,饕餮眉头一皱,有些恼火。

“你等闯入鬼界,竟还敢口出狂言!就算脚长在你们身上,也要考虑这鬼界是不是你们能来的!”

那那是面色更加紧绷,眉头也跟着皱紧,饕餮以出口,这分明就是找茬的,他的预感果然是对的,手放在身侧,冲身后的几人打了个手势,虽然做的隐晦,但是也逃不过王紫几人的眼睛,却见那又是两人转身回去,很快,前面传来喧哗,白玉桥上涌出一批黑衣鬼士,快速通过白玉桥驻守在黑水河畔,这是加了两杯的守卫!

而另有一批鬼士正在疏散排队的魂魄,这些魂魄不知排了多久的队才等到快过一重白玉桥,可是现在忽然要散去,他们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吵闹着抵抗,但是鬼士毕竟是有些手段的,众魂魄虽然喊叫着反抗,但是行动上也只能被迫后退,将白玉桥下首的路渐渐都让出来。

鬼界这次的反应明显快了很多,直接遣散了等待轮回的魂魄,以免混乱时不好控制,上次就有很多魂魄趁乱过了白玉桥,跟着王紫一行通过九重黑水,没有经过应有的程序。

“鬼界、现在的界主是谁?”

饕餮看着眼前这还算有条不紊的布置,不过这些鬼士似乎有些草木皆兵了,倒显得鬼界底气不足,怕了外人似的,鬼界何时变得这么缩手缩脚的了?其实也是因为饕餮并不知道之前王紫就闯过一次黑水,当然对鬼界有些误会也是理所应当,谁让王紫实在太过逆天,她闹过的地方,从不会是小打小闹。

“应该是岿敕。”

几人都不说话,那几个鬼士是被噎住了,这些人闯就闯吧,竟然还这么随意的问鬼界的界主!既然敢来,不应该打听好鬼界的信息再来吗?到了门口了才问主人是谁,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

最后还是莲生翻了个白眼说道,虽然这些人的确有资格直呼鬼界界主的名字,但是在人家的地盘这么狂真的好吗?还好岿敕现在不在这里,否则这不是挑衅呢吗?!

“岿敕做了鬼界界主也有些年了,他曾经是妖道阎君。”

看几人不感兴趣加面无表情的样子,莲生再度翻白眼,心里吐槽都是一群老古董啊!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你们真的知道吗?人家岿敕也算是辛辛苦苦上位好多年了,你们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这真的很自豪吗魂淡?要不是他莲生在,你们难道还把人岿敕提到面前逼人自我介绍顺便把祖宗十八代统统报上来吗?!

面前的几个鬼士还在因为莲生的话和几人的反应而惊讶不已,现在黑水畔和白玉桥上已经布置妥当,几个鬼士放心了一些,虽然轻松了,但是几人表现出来的样子就跟来视察似的,一个比一个神秘,刚才太紧张没仔细看,现在仔细一看,竟然觉得这些人跟自家界主站在他面前的感觉也相差无几了!

这些人该不会真有什么大来头吧?那到底是不是来闹事儿的?几人心里顿时就不确定了。

“岿敕在哪里?”

正在几个鬼士愣神的时候,却听一个好听的女声问道,偏低的声线让人听着舒服莫名,几个鬼士顿时看向这里唯一的一个女子、王紫,他们该怎么回答?还好脑子里转了一圈,刚才竟然鬼使神差的说出来,几个鬼士心中一凛,更加不敢轻视了。

“几位若是找界主有事,可以先报上姓名,我等代为通报,我等只是看守一重黑水的鬼士,哪里知道界主的行踪?”

为首的那鬼士说道,语气客气了些,正是因为他现在的心理变化。

“何人来访鬼界?”

王紫这里还没有回应,却听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而后便是几人飞身掠过白玉桥,轻盈的落在王紫几人对面,而开始的那几个鬼士在见到来人的时候,明显都松了一口气,退后了几步,这几人来了,就用不着他们紧张兮兮的应付了。

“是你?!”

而在那人刚刚落下不久,也就是彼此才看清面目的时候,那人又是一声惊讶的口吻,大睁着眼睛看着王紫,似乎有些不敢置信,愣了一秒钟后,眼神才在王紫身边的其他人身上掠过,面色像是忧虑又像是疑惑。

“怎么,殇阎君认得此人?”

而就在那人这惊讶的声音出口后,他旁边的一人挑眉问道,负手看着王紫,面色白净,眼含精光,此人确实仙道漠阎君,而方才说话之人正是人道殇阎君,也正是上次王紫来时遇到过的,六道阎君自上次的事情之后换了四个,殇阎君却是没有换。

“认得。”

殇阎君点头,却没有当场解释,虽然不能隐瞒,但是现在说也不是好时机,只是殇阎君还是难掩惊讶的看着王紫,他身边的这些人里面九幽、青龙、穷奇上次也是一起来过的,他们分明一起进入了幽冥地狱,而且是他亲眼看着进去的!

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而且还是完好无损的!幽冥地狱那样的地方,向来都是有去无回的,就连地府也无权干涉幽冥地狱对魂魄的裁决,已经多少年没有看到过有魂魄从地狱出来了,已经记不清了,别说是活生生的人了!

上次的事情虽然闹的很大,让鬼界面子上挂不住,但是好在没有真的造成大乱和无法挽回的损失,才让界主不至于追杀闹事的人,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都知道闹事的人已经下了幽冥地狱,也就是说,在他们的想法中,那些人早就死了!

可是现在他看到的是什么?分明人家都好好的活着!这让殇阎君忽然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是不是王紫这些人根本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去过幽冥地狱?

但他分明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也不能如此安慰自己,只是王紫他们能够完好无损的进出幽冥地狱,这并不是一件小事,他恐怕得先将此事告知界主,直觉的,王紫这次来也不会是小事……

“那殇阎君不介绍介绍吗?若是几位是客人,我们定不能怠慢,若不是……也好送几位离开才是,许是走错了地方呢?黑水中怨魂饿鬼数不胜数,别暴动才了拖累几位才是,毕竟殇阎君跟几位相识,不好看着几位也成了这黑水中的冤魂啊。”

那漠阎君说道,白净的脸上带笑,却不知为何有些阴森的模样,王紫看了看漠阎君,倒是没在意他的话,饕餮却是嗤笑一声,而殇阎君皱了皱眉,虽然漠阎君说的没错,但是王紫这些人并不是一般人,这么说恐怕不会威慑到几人,反而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你们这一次来鬼界有何贵干?”

殇阎君却是没有听漠阎君的,压下了心中的惊讶,平稳的问王紫。

“岿敕可在地府?”

王紫问道,这一次没有七星神蒿,再闯一次九重黑水的话恐怕不会顺利了,而且鬼界也用了更多的兵力把手九重白玉桥,别说是顺利了,恐怕他们能不能过去都是问题了。

“界主不是谁都能见的。”

殇阎君微微皱眉,记得上一次见到王紫也是这样,总是执着于自己的问题,而她说出的问题也总是让他下意识的想回答,只是这一次殇阎君忍住了。

漠阎君眼睛微眯,从刚才殇阎君那句‘你们这一次来鬼界有何贵干’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什么叫‘这一次’?难道他们还来过一次不成?

“那妖皇可以见吗?”

王紫面上没有其他表情,但却双手抬起来,一手转了转左手大拇指上的金玉扳指,魔王的身份她还不打算这么快让人知道,但是妖皇……既然饕餮把这个权利给了她,适当的用用是可以的吧?没准儿饕餮很乐意她这样做呢,况且这金玉扳指就在她手上带着,稍微留心一点就能发现,按照饕餮的话来说是因为‘妖皇本来就低调不得,况且还是我送的’。

可不是吗,饕餮本来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此时听到王紫这么一说,而且在用妖皇的身份,饕餮顿时乐不可支了,那张狂傲的脸上自进入鬼界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别提这时候多开心了,别说现在就是用一用妖皇的身份,就是王紫现在就调用妖界的军队他也不会说一个不字,反而还会去跑腿儿呢!

妖界本来就是要送给王紫的,就跟别的几人一模一样的想法,他们努力让自己强大,让自己手握重兵,威振天下,就是为了给王紫铺路的,自然希望王紫能用多少用多少,要是不用,反而他们才会不高兴。

殇阎君和漠阎君下意识的看向王紫手上的动作,却一眼就瞥到了她大拇指上的金玉扳指!别人可能不知道,他们怎么能不认识?这分明就是妖皇的戒指!

二人心中震惊,漠阎君震惊的是,最近六界内似乎本来就不太平,有些位置的因素在蠢蠢欲动,妖界多少年来好好的,却忽然经过两个多月的战争,动作神速的换了妖皇,宣布改朝换代,而魔界更加奇怪,空缺了几千年的魔王之位忽然有人登基了!

这比妖界发生的事情更加离奇啊!魔界的魔王登基向来是非常谨慎的,程序很多,也是非常隆重的,那一次登基不是宣告六界,就怕有人不知道似的,可是这一次却是一点风声都没有!一切都进展的神速!要不是登基之时有消息从魔界穿回来,就连他们现在也蒙在鼓里!

至于妖界和魔界这是在搞什么鬼,这两个界面发生的事情有没有共同点,六界内潜藏的不安因素是什么,他们还没有调查出什么眉目的时候,却忽然见到了妖皇?!而且还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个人类?!人类也可以担当妖皇吗?!

而殇阎君的震惊肯定不比漠阎君少,不到一年前,就是王紫带着几人闯了鬼界和地狱的,他们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开地狱已经是奇迹了,现在竟然告诉他王紫已经是妖界的妖皇了?已经是一个界面的界主了?这分明是可以跟他们的岿敕界主平起平坐的身份啊!

关键是王紫到底是如何做到从一年前的洞虚期修为几级跳蹦上现在的天灵期的!还动作神速的收复了妖界!那现在王紫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不过殇阎君心中忽然松了一些,在知道了王紫以妖皇的身份来之后反而松了口气,这就说明王紫不打算再像上一次一样硬闯了,也是,没有了黄泉老人的七星神蒿,王紫想过黑水、难了。

“当然,既然是客,几位请。”

殇阎君心思电转,但是这一翻思维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也就是顿了顿而已,再开口时口吻已经客气了许多,这是对待一个界主应该有的态度,王紫是来找鬼界界主的,现在他和漠阎君也没有资格再说下去了。

王紫收回手,跟着殇阎君和漠阎君指着的方向踏上白玉桥,黑水中满是嚎叫着的怨魂,还是这些怨气早已近不了王紫的身了,更别提另外几人了。

似乎是一场虚惊,殇阎君留下一些手下恢复黑水畔的秩序,兵力并没有马上撤去,但是轮回却是继续了,鬼界的轮回一刻都耽误不得。

王紫几人跟着殇阎君和漠阎君一重一重的通过九曲黑水上的白玉桥,每下一层,黑水中的怨气都会重好几倍,很多魂魄从第三重开始,已经受不了怨气的侵蚀,甚至主动跳进了黑水。

彻底走出九重黑水时,刚下白玉桥就看到了飘渺的云雾,另一翻清新的空气,绝对不同于鬼节的阴气和黑水畔浓重的怨气,面前一汪乳白色的泉水,大的望不到边,水中央横亘着一条精美的拱桥,拱桥这一侧下首还等着许多魂魄,拱桥的弯度很大,坡度很陡,台阶与地面都快成直角了,让人看着有些生寒。

只因既然来到此处的人或者魂魄,都知道桥下方静静淌着的泉水虽然美轮美奂,看着好像能直接饮用似的,但这水却是万劫不复的黄泉!黄泉之上无浮物,一旦掉下去,再也没有起来的可能!

而那精美的拱桥,却是传说中的轮回之桥、奈何桥,奈何桥的另一端隐在云雾中,好似只有一半的桥身,像是轮回的另一端,无从猜测,一切都是未知的,是结束也是开始。

桥的右侧,两百多米的地方,有一座植被茂盛的笑到,郁郁葱葱的遮盖着整片岛屿,好似除了植被就再无其它,但是很多人都知道,那小岛上有黄泉老人,一般不会踏出那片小岛。

而岛外停泊着一条很简单的渡船,虽然毫无特色的,但是它能停泊在黄泉之上就已经是个奇迹了!恐怕,这世上也只有这一条船能停在黄泉之上了,这自然就是黄泉老人的渡船。

王紫往那边看了看,思索着既然来了鬼界,要不要跟黄泉老人打声招呼?

“走吧,黄泉老人不会在乎这些,日后专门找他聊天也好,现在先找岿敕要紧,不便耽搁。”青龙轻轻的将王紫的脸转回来,猜到王紫在想什么。

“唔。”

王紫点头,想了想也是,现在匆匆一见黄泉老人,也说不了几句话,就不必让黄泉老人再撑船出来一趟了,青龙与黄泉老人算是旧识,她与黄泉老人见过一次,但是很喜欢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黄泉老人应该还记得她吧……

在黄泉畔停留了片刻,漠阎君虽然心中满腹疑问,但是显然没人能给他立刻解答了,只是动作不停的带着王紫来到前往地府的传送阵。

再次出现在地府门前,庄严的感觉直逼而来,殿外悬挂着一副楹联:上联“任凭尔无法无天,到此孽镜悬时,还有胆否”下联“须知我能宽能恕,且把屠刀放下,回转头来”。

那楹联字字珠玑,是用剑生生刻上去的,落笔刚劲,一气呵成,字中蕴含的威压直面而来,犹如一头深知人*的兽,张牙舞爪的扑面而来,若是定力差一些的人,定然在看到这楹联时便忍不住跪在地上了!

殇阎君和漠阎君带着王紫几人向右拐去,并未一直进入殿群深处,那里似乎是地府办公的地方,跟着二人走了半晌,才算是到了地府的待客厅。

“几位还请稍后,我这就前去请界主。”请王紫几人坐下,殇阎君这才对着几人说道,王紫来的突然,身份暴露的也突然,这个时候界主应该还不知道。

“嗯。”王紫点头。殇阎君告辞前去,只留下漠阎君在这里招待王紫几人,但是身份摆在那里,也攀谈不来,只说了几句可有可无的话,漠阎君便闭口不言了。

“岿敕这是怎么了?莫非不在鬼界?还是瞧不起我们妖皇?”

饕餮翘着二郎腿等着,但是着实等了好半晌了,自殇阎君离开也有半个时辰了,这么久还不来,几人心里都有些冷,这岿敕是什么意思?

“莫非地府太大,岿敕还要徒步走不过来成?如果是的话,这腿脚儿是不是太慢了些?”青龙也笑道,只是笑的并不友好罢了。

“真是对不住,几位且再等等,界主临时有事也说不准。”

漠阎君面上带着笑说道,但是心里却已经在默默的擦汗了,跟这些人共处一个房间的时候,更觉得虽然是鬼界的地盘,但是这房间内都是这些人的气场,漠阎君心中好奇的百爪挠心,这些人的身份肯定不简单,最起码不是只有一个妖皇这么简单,不然不会给他这样的感觉,要知道堂堂鬼界阎君,也不是吃闲饭的!

“这么说岿敕还真是日理万机,地府竟然没有能为界主分忧之人?亦或是地府的所有事情岿敕都要亲力亲为?不过我倒是好奇这是突然遇到什么事情了,竟然比妖界界主前来拜访都重要?”

穷奇笑的邪肆,但是让漠阎君听了更加哑口无言,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关键是他也想知道啊!殇阎君到底在磨蹭什么,或者界主已经知道了妖皇来访,为何还迟迟不来,葫芦里又是买的什么药?他们一直不来,可苦了他,面对着这几个身份神秘的男子冷嘲热讽。

“怎会?几位稍安勿躁,界主定是有要紧的事情,否则不会来迟,正因为妖皇在这里,界主才要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啊,否则出了什么乱子打搅了界主与几位见面,岂不是更加不妥?‘

漠阎君心中冷汗直流,但到底是老油条了,处理起这些事情来面上也没有真的露出一样,反应还算快的出声安抚,只是也只换来几人意味不明的笑而已,这也够了,他现在只等着界主快快来,好让他轻松一些。

“本尊不知妖皇来访,稍有怠慢,还请见谅啊。”

又过了将近半个时辰,王紫虽然没有出声,但是却也不耐烦了,岿敕分明是故意的,她用妖皇的身份出现只是想方便取道幽冥地狱而已,但是岿敕给她这样的下马威,却是生生扫了妖皇的面子!涉及道妖皇的身份,岿敕此举就不单纯了!

而就在王紫也不打算等下去的时候,那岿敕却是姗姗来迟,一身紫色绣金长衫,身形挺拔,步履如风,一双毒舌一般的双眼,眼窝深邃,藏着令人遍体生寒的幽光,被此人的眼睛扫到,就好像被一条致命的毒舌盯上一样!身上散发出若有似无的威压,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强大,却有不着痕迹的引人靠近。

别人见到岿敕还没什么反应,王紫却是身体一直,眼睛眯起,就连放在桌子上的手都下意识的握紧,几人都在观察着岿敕,并没有发现王紫的异样,但是坐在王紫身边和对面的九幽、穷奇却是发现了。

九幽只扫了一眼岿敕,伸手越过桌子握上王紫的手,轻轻的,掰开了王紫紧握的手掌。

王紫看了看九幽,却见九幽冲她笑了笑,没有别的表情,似乎也并没有把那个岿敕放在心上,王紫压下心中的惊讶,放松了下来,她的反应有些大,但是,在鬼界再次遇到了本以为再也不会有交集的Enmity,本来就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情好吗?

没错,这刚刚踏进屋内的男子跟Enmity长的一模一样,就连那双让王紫的印象极其深刻的眼睛也有一样,像是一条剧毒之蛇,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盯上你,然后再司机将毒素注入你的身体,一击必杀!

怎么会这样?他是Enmity吗?是仇子吗?那岿敕呢?三人同系一人吗?

可是会是这样吗?岿敕是鬼界界主,仇子是齐恒大陆的杀手组织罗刹门的阁主,Enmity是凡间界杀手联盟的盟主,这三个看似毫无必要关系的身份,会是同一个人吗?三人的气势的确不同,Enmity有着一个凡人该有的样子,仇子又是有着该有的修为,岿敕更加不同,作为界主定然有迫人的威压,可是他给她的感觉、却是那么像!

是同一个人吗?是同一个人吗……

“岿敕界主有事在身,本皇自然体谅,只是时间过去许久,本皇便直说来意,不能与岿敕界主久叙了。”

王紫心中不停的想着岿敕是不是仇子和Enmity的问题,但是面上不动神色的站起来,岿敕前来相见,她也不能坐着跟人见面,王紫也拱了拱手,冲着岿敕说道,眼睛轻飘飘的掠过岿敕的眼睛,并没有停留,岿敕也笑的毫无虚假,看到王紫是丝毫异样都没有显露出来,如果他是Enmity,不可能不记得她和九幽的……

“不急不急……日前听说妖界易主时本尊还在好奇,是谁能够这么快拿下妖界,不成想今日一见,竟是位绝世美人!且其它界面都还在好奇之时,竟是我鬼界先迎来了妖皇拜访,实在是令我这地府蓬荜生辉啊,本尊此番迟到已是不周,岂能再怠慢几位?定时要隆重款待的!”

岿敕却是拂了拂手,笑着说道,接着做了个请的手势,请王紫坐下,他自己则往前记不,坐在了首位之上。

“岿敕界主有心了,但是本皇今日确实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岿敕界主若是肯通融,便是解了本皇燃眉之急了。”

王紫坐下,听出岿敕口中有拖延之意,若是换成别人,这样的场面交给穷奇和青龙应付足以,但是现在面对的偏偏是岿敕,是与Enmity和仇子几乎一模一样的岿敕!她不得不让自己端起妖皇该有的架子与之谈判。

几人这时也发现了王紫的异样,王紫很少这样谨慎的面对一个人,不管是面子上还是气势上,可是王紫现在表现出来的分明是对岿敕的极为在意,像是早就知道此人并且有所防范异样,但是不应该啊,岿敕担任鬼界界主已久,从来没有跟王紫碰面过啊!

而且上次来的时候岿敕分明不在鬼界,也没有见到啊,那是怎么回事?但再不清楚状况的时候,几人都在静静的听着,看岿敕会不会为难王紫,毕竟从岿敕迟到这么久不来,到刚才显然的推脱之意,似乎并没有想立刻解决王紫的事情的意思。

九幽面上毫无波澜,却是最清楚王紫为何如此的人,并没有再看岿敕,似乎并没有看到他人异样,而岿敕也只专心跟王紫交流,还没有注意过几人,只进门之时粗略的扫过一眼而已。

穷奇看了看岿敕,忽然明白为什么王紫如此了,他也见过此人!应该说见过跟岿敕一模一样之人!就是再齐恒大陆的时候,他曾跟王紫见过一个叫仇子的人,当时王紫的情绪也不稳定,后来还交过手,但是他很清楚,那个仇子并没有这么强大的气息啊?

是压制的吗?也不像啊,就算是受到界面之间的等级限制,也不应该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啊!岿敕和仇子应该不是一个人才对,可是长的如此想象又太过巧合……

殇阎君跟再岿敕身后进门,进来之后就跟漠阎君坐在一处,此时心里更加泛琢磨,刚才他去请界主的时候,本来告知界主来人是妖皇时,界主虽然惊讶,但是已经有了动身前来之意,可在他告知这个妖皇就是一年前闯进鬼界和地狱的女子时,已经站起来的界主却忽然缓慢的坐了下去,那双毒舌一般的暗藏锋芒的眼睛内不知道闪过了什么情绪,忽然端着茶幽幽的品了起来。

界主平时也没有多么爱喝茶啊,刚才就一句话不说,只是在茶凉的时候吩咐他重新煮茶,他心不在焉,心想着把一个堂堂妖界界主晾在那也不是个事儿啊,可是界主只慢吞吞的品茶,偶尔还翻翻已经批阅过的折子,他心中汗如雨下,几度想开口提醒一下界主,可终究没有。

界主自然是知道分寸的,由不得他多嘴,否则他可是知道的,界主面上看着平静,要是一个不顺心,他会死的比谁都惨,在鬼界,最不缺的就是死刑。

终于在界主似乎喝够茶的时候,幽幽的站起来,起身前往待客厅,只是见面之后一个鬼界界主,一个妖界界主,两人竟是打起了太极,谁也没有率先讨到便宜,殇阎君心中诧异之极,这王紫有何特别?光说闯过一次鬼界和幽冥地狱也不足以界主如此对待啊,界主心中又想了什么……理不清啊理不清……

“哎……本尊想跟妖皇套套近乎,奈何妖皇不给本尊机会啊,既然妖皇如此说了,那本尊便听听妖皇所谓何事?”

岿敕先是笑了笑,这才虚虚的叹了口气问道,却也没有直接承诺一定为王紫办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