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五章 黑豹塑形,解咒龙骑

尤其是在看到所有人都来齐的时候,慕千厷这话让王紫莫名的紧张起来,今天在释魔殿霸气外露的宣布这都是她的男人,可是当她一个人面对八个人戏谑的表情,总会有种不好的感觉。

“咳,我今晚不睡。”

王紫不自在的假咳一声,搬出来对南阙一样的说辞,什么暖床啊,睡觉啊,王紫就算反应迟钝,也深深的觉得,在八人都在的时候,还是少提为妙。

“长夜漫漫,不睡多可惜?小紫紫,不要拒绝的这么干脆嘛,千厷会伤心的……”

慕千厷却不是南阙的反应,就这么放过王紫也不是他的风格,虽然知道八人都在想跟王紫单独相处那是不可能了,但是能看到王紫窘迫的样子,慕千厷就是觉得可爱的紧,说着慕千厷提起了王紫,愣是自己闪身坐在了椅子上,把王紫安顿在自己腿伤。

此时几人已经各自找了地方坐下,要是平时,王紫被慕千厷这样抱着也就算了,可现在,被其他人这么看着,她实在无法自在,王紫想站起来,偏慕千厷似乎知道王紫的意图,也不管王紫的别扭,把人更加严实的按进自己怀里,笑着靠在王紫肩膀上,嘴上说着伤心,面上却比谁都笑的开心。

小紫紫啊,这可都是你的男人,你不习惯怎么行?

“……今天还有事情,不休息了,我也不累。”

王紫无奈,却是不动了,不然慕千厷准会更加得寸进尺,慕千厷美人在怀,虽然觉得王紫窘迫的样子很可爱,但是提到正事,慕千厷便不开玩笑了,只抱着王紫,等着她说话。

“这是碧晶草,子谦,是不是可以给黑子塑形了?”

王紫翻手取出了一个十五公分长的盒子,里面好好的躺着两株碧晶草,当初她顾着收服斩天剑,还是后来一个魔魂给他摘的碧晶草,事情要一件一件了,黑子塑形的事情,当然也不能拖。

“嗯,其它的灵药我早已准备好,现在最后一味药碧晶草也齐了,可以马上开始。”卫子谦走上前来,打开盒子确定了一下,这才说道。

“需要多久?你一个人可以吗?”

王紫不禁问到,要是有青璃的配合的话,一定会万无一失,但卫子谦也说了,黑子现在的灵魂强度太大,稍有不慎塑形都会失败,这次塑形失败的话,也许黑子以后很难再拥有真正的身体了,这不得不让王紫谨慎。

“可以,事不宜迟,小紫定时要去幽冥地狱一遭的,什么时候出来尚不能确定,再者璃王鼎也也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能够修复,这么一来又要耽搁好久,若是到时候连碧晶草都承受不住黑子的魂魄,那就更糟了。”

卫子谦说道,不管是炼丹还是塑形,都会有风险的,何况是给现在的黑子塑形,就算是璃王鼎配合,也会有风险,他知道王紫会担心,但是没有办法,尽快开始才是上策。

“好,那就立刻开始!”王紫说道,她相信卫子谦。

……

黑子本来在听父亲讲心法,自从幻影晋级到离境的时候,黑子对幻影更多了几分崇拜,幻影一直在指导黑子的修炼,也正事因为如此黑子才能以魂魄的形式一日千里的进步却没有走了岔路。

然而刚才王紫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黑子当然是高兴的,在看到好多人一起过来的时候,黑子有些奇怪,不过在看到九幽的时候,黑子似乎很高兴,他记得很清楚,九幽就是救他离开幽冥地狱的人,只是他醒来之后九幽就离开了。

“谢谢你上次救我,你能回来真好!”

黑子抬起蓝色眼眸看向九幽,眼中有好奇也有真心的感谢,至于他为什么会说后面的那句话,当然是因为王紫,九幽能够那么轻松的进出三层地狱,足以说明他的强大,而且又是王紫那么在乎的人,他很替王紫高兴,在黑子的眼里,小七高兴他就高兴!

“嗯。”

九幽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能给出这样的反应已经是很例外了,九幽其实跟王紫很像,若是观察的久了就会发现,九幽和王紫之间的像是基于两人长久以来的了解,并且那种像有时候简直让人嫉妒,就比如寡言少语这一方面。

虽然王紫现在已经好多了,但是面对外人的时候,仍然惜字如金,王紫也许是不会表达,但是九幽却是真的冷,冷到了骨髓里,要不是这世上还有王紫存在,也许九幽的温柔和宠溺也不会被挖掘出来。

九幽在试图接受王紫身边其他的男人,这是他很久以前就答应王紫的,即便那时王紫还懵懵懂懂,可是他却是认真的,如果是让王紫开心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小七,你没事了吗?”

黑子并不介意九幽不甚热络的回答,反而觉得他似乎就该是这样的,黑子舔了舔王紫的左手腕,那天真是吓坏他了,虽然父亲告诉他一定会没事的,但他还是担心了好久,直到王紫醒来的那天才算放心。

“没事了……黑子,今天让子谦帮你塑形好吗?”王紫摸了摸黑子的头,询问黑子,终于等到这天,这条命是她欠黑子的,如果不让黑子恢复如初,她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塑形?现在就可以吗?”

黑子诧异的问道,似乎比王紫想象中的开心很多,不像是以前黑子总表现出的不在意,让王紫看了心中一紧,以为黑子以前都是为了安慰她,其实他也想要真正的身体吧……其实黑子的确很高兴,但却不是王紫想的那样,他的确一直认为魂魄的形式也挺好,也可以修炼,也可以变的强大,也可以跟王紫在一起。

但是自从王紫这次受伤之后黑子心里就变得很焦虑,魂魄还是有很多限制的,不能时刻陪在王紫身边,王紫受伤他也只能等着消息,他不想这样了,这么久一来,第一次强烈的想拥有身体,只是王紫在魔界还有很多的事情,他只心里想,却没对任何人说,现在乍一听到王紫说自己可以拥有身体了,他怎么能不高兴!

“对,现在就可以。”王紫摸了摸黑子的头,肯定的说道。

……

王紫要去魔冢找碧晶草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包括幻影,唯独没有告诉黑子,因此黑子一直不知道王紫为了给他塑形已经准备了好久了,要是让黑子知道了王紫这次受伤也有找碧晶草的关系,黑子肯定要不开心了。

给黑子塑形的地方就选在宿羽的炼丹室,随着王紫不断晋级,宫殿内的房间打开了很多,光炼丹室就有好几个房间,分成了不同的用处,卫子谦早就在这里选好的炼丹室,给黑子塑形分成三个步骤,第一步熔药,第二步塑形,第三步融合黑子的灵魂和身体。

听来简单,可是每一步里包含的过程却绝对简单不了,而且越往后越复杂,中间不得出现丝毫分心和差错,而别人也帮不上忙,这样一来,卫子谦肯定是要闭关的。

卫子谦很早以前就吞噬过太阳真火,并非跟人类一样的炼化融合,而是直接吞噬,吞噬的异火纯度更高,也给卫子谦炼丹提供了更好的保障。

此时,炼丹室只有王紫、卫子谦、黑子,卫子谦在检查炼丹所需要的东西,黑子就乖乖的站在王紫身边,一点都不担心,也许是因为知道的少,也许是因为相信卫子谦。

“放心吧,不会有事。”半晌,卫子谦走在王紫身边,点了点王紫的眉心,知道王紫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担心的。

“嗯。”王紫点点头。

“不能陪你去幽冥地狱了,你多加小心。”卫子谦又道,这次闭关恐怕没有半个月结束不了。

“我会没事的,我带着九幽他们一起去,不会逞强的,你放心吧……”

王紫抬头,魔冢的事情让卫子谦心里一直有气,气她不照顾好自己,虽然卫子谦表现的跟往常一样,虽然王紫神经粗,但是对待别人的情绪,有时候却敏感的很,而且她也知道自己让卫子谦担心了,她愿意认错,也愿意改正,反正要做到卫子谦希望的才行。

“呵呵……好,我去不成幽冥地狱了,你出来之后应该黑子的塑形也应该结束了,到时候我就去问千厷,你有没有乖乖听话,有没有保护好自己。”

卫子谦面上一笑,如沐春风,眼中是化不开的温柔,王紫表达的着实有些可爱,直接带着所有人去,大有打群架的意思,大有把地狱搅个底儿朝天也要达到目的一样,不过卫子谦不打算操这份心了,九幽他们一定会安排好的,他专心给黑子塑形就好了。

卫子谦吻了吻王紫的眉心,又低头在王紫的唇上印了一个吻,含笑的眼睛看着王紫,并没有深入,却有着缱绻的深情,停了两秒钟才离开,能让王紫认识到保护自己这一点,之前硬着心肠跟她生气也算值了,不过看到王紫这么在意的记着他的情绪,卫子谦却是非常高兴。

“唔。”王紫点点头,她一定会做到的,不用人监督……

“小七还要去幽冥地狱吗?为什么?”

黑子蓝色的眼眸泛着浅浅的疑惑,看到卫子谦和王紫亲吻不知道闪过什么情绪,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快就因为卫子谦刚才的话吸引过去了,他是去过地狱的,知道地狱的危险,要是别的地方他也就不过问了,但是幽冥地狱、他却不放心。

“嗯,因为青璃的的本体碎了,必须要去极炎地狱修复,这次不会有事的,会有很多人陪我去,等你再次睁开眼,就能看到我了。”

王紫摸了摸黑子的头,知道黑子又担心了,墨眸看着黑子蓝色的眼睛,似乎在传达她的认真。

“嗯……”黑子点头,舌头卷上王紫的左手腕,小七说没事,我就相信没事,但是以后这么危险的地方,他也一定要陪着去,所以这次塑形,一定会成功的!

王紫从宫殿出来,却只有九幽一个人在外面等着,王紫微微诧异,来的时候还是一起来的。

“九幽。”

王紫唤了一声,九幽抬头看过来,一身剪裁合体的西服,挺拔的站着,短发盖过耳朵,露出优雅的脖颈,安静的九幽永远如画中人一般,带着神秘的古堡贵族的气质,也许是心态不一样了,王紫清楚自己对九幽的感情,再面对九幽的时候,也不自觉的带着探索和欣赏的心情,以前没有这么主动的了解过九幽,现在却有着弥补的心情,九幽是如何了解她的,她也想了解他……

“小公主……是不是忽然发现我很帅?”

九幽眼中亮了一瞬,很快发现王紫的眼神,并不像以往一样平静,带着欣赏看着他,九幽一笑,倾国倾城,九幽容貌本就是雌雄莫辨,只是因为他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长相,人说世上真正的美人都是雌雄莫辨的,王紫信。

“不是忽然发现。”王紫却摇头,她很早就知道九幽很帅,只是现在才觉得,九幽的帅让她心动……

“那就是……忽然发现这么帅的我,小公主这么爱。”

九幽还是笑,只是眼睛紧紧的盯着王紫,他欣喜于王紫的变化,这种主动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的感觉,他等了很久了……

“也不是忽然发现……九幽,我爱你,很早的时候就爱了,可能是在洛水港分开的时候,可能还更早,可能……跟你一样早,可是我发现的是不是很晚,让你等了那么久……”

王紫抿了抿唇,面上泛红,可是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迫切,想要告诉九幽她的心情,想要让九幽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九幽一个人在努力了,可能是前世对于自己身世潜意识的畏惧,她不想接近任何人,不想跟任何有瓜葛,游走在那个终究不属于她的世界,她从未主动找过九幽,即便他们已经那么熟悉。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她害怕再温暖的相处都只是海市蜃楼,所以她宁愿带着伤远离也不想主动接近,可是九幽好像没有给她机会,不管她躲到哪里,不管她做了什么抗拒的事情,九幽都会一如既往的贴上来。

九幽、分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却偏偏在她身边时像个永远都惹不毛的忠犬,王紫一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长情的陪伴,迁就她所有的一切,可现在才知道,爱真的没有为什么……

她明明是离不开九幽的,就算强迫自己离开,九幽的影子也会经常浮现在脑海,某些时候甚至会疯狂的想,想到心都疼了,想到想要立刻马上见到他,看到他笑,看到他开心的问是不是想他了……

前世没有通知九幽独自前去古墓是她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因为那代表着她彻底跟九幽待在了两个世界,即便九幽再神通广大,也找不到她了吧,那一次她真的把九幽推出她的生活了……那时候她甚至不敢想,不敢想再也见不到九幽,不然她害怕她坚持不下去……

可是九幽却找来了,真的找到了修真界,没有问她为什么走,没有问她为什么不告诉他,就像以往无数次一样,陪着她走,沉默而坚定,而真的再见到九幽的时候,她才知道,她真的离不开他,这就是爱吧,发现的那么晚的爱……

王紫说完,九幽却是怔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眼中渐渐泛出耀眼的光彩,像是装了无数盛开的烟火,一点点落下无数光点,嘴角高高的掀起,这样明艳的笑,是王紫第二次见,第一次、是在岩城。

“小公主,你这句话,我等了很久,很久……”

九幽倾身拥抱王紫,仅仅的将王紫嵌进自己怀里,他的小公主说爱了,说爱他了……这真的是他这辈子听过最动听的话!他本以为要等很久很久的……

“九幽,别离开我了……”

王紫缓缓的伸手,环上九幽的背,也渐渐收紧,头埋在九幽的胸膛,声音有些闷闷的,自私是什么,她不想去想,她只知道她真的不想再跟九幽分开了,只知道想九幽的时候心很疼很疼,她知道九幽纵容她,她笃定九幽会答应……

“好,不离开。”

九幽带着温热的薄唇贴在王紫的脖颈上,心里的热度持续沸腾着,他享受王紫这样的依赖,这样好不保留的依赖,不需要他去猜,王紫愿意把自己所有的心事敞开在他面前,这是他幻想过多少次的事情?别说不离开,就算王紫让他抛下血族,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九幽吻着王紫,在王紫脖颈上留下一连串痕迹,一直吻上王紫的唇,温柔中带着急切,九幽手仅仅的箍着王紫的腰,舌尖深入王紫的唇,半眯的眼睛看着王紫面上的粉红,感受着王紫生涩的回应,九幽眸中的颜色渐渐转深,吻也更加急切起来。

“唔……”王紫抓着九幽的胳膊,溢出一丝轻吟,身体有些莫名的发热,王紫主动去嬉戏九幽的唇舌,却很快就发现是在自讨苦吃,她已经快不能呼吸了……

九幽的身体有些紧绷,离得这么近,王紫似乎都能感觉到九幽身上渐渐升腾的温度,九幽紧了紧怀抱,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一点距离,如胶似漆,这样勒着有些难受,王紫轻轻动了动,却换来九幽的一声闷哼。

九幽惩罚似的咬了咬王紫的唇,恋恋不舍的放开王紫,头抵着王紫,鼻尖相对,九幽垂眸,掩饰着眸中汹涌的*,王紫有些急促的呼吸半晌,面上更红了,想退开一些看九幽,却被九幽制止了,王紫也垂眸,她当然知道九幽动情了,但令她意外的是……她自己好像、也动情了……

第一次跟九幽的情事是因为巫术,第二次跟青龙是因为龙涎,第三次跟慕千厷虽然是单纯的情事,但是她心里的感觉只是不拒绝而已,或者她把情事看成她必须做的事情,像这样产生这么直接的*……真的是第一次……

王紫为自己的反应震惊,那种从心到身体的渴望,让王紫有些慌,但是冷静了半晌后,王紫却渐渐释然了,这才是正常的吧,因为有情才有*……她似乎有些理解为什么九幽的*为什么总是这么容易挑起了,因为用情太深而已……

“好饿……”

王紫还在为自己想通一件事而释怀,耳边却传来九幽意味不明的两个字,九幽似乎冷静下来了,声音还带着些许沙哑,舌尖轻扫着王紫的脖颈,那层白皙的皮肤下,藏着的是王紫的大动脉,九幽因为不想耽误王紫的事情忍下了自己*,却不知道王紫也对他动情了,要是他知道自己错过了这么绝佳的机会,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王紫被九幽的话说的一愣,脖颈上湿濡的触感让王紫有些怪异,却任由九幽抱着没有动。

“九幽,你需要吸血吗?”

王紫忽然问道,九幽的一句好饿让她忽然想起来,九幽是血族,她没有真正了解过血族,倒是狼人了解不少,因为她杀过很多狼人,不过血族是被诅咒的,他们生命的媒介就是鲜血,感受到九幽这样舔舐她的动脉,王紫问的轻松,却有种欢迎九幽来吸的感觉。

“不需要,比起鲜血,小公主的身体更可口。”

九幽笑了笑,觉得王紫的反应实在有些迟钝,现在才想起来他是血族,如果他需要吸血的话,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不得饿死了?虽然小公主的鲜血闻起来可口之极,但是他也不愿意破坏这层美丽的皮肤。

“真的不需要吗?”虽然被调戏了,但是王紫还是不由得问了一次。

“真的不需要,这一次就忍了,小公主要记得,以后喂给我。”

九幽放开王紫,改成牵着王紫的手,舔了舔嘴角,俊逸的面上忽然多了几分邪魅,似乎很期待‘喂食’的那天,王紫显然理解了九幽的意思,面上微僵,掩饰性的拉着回身超前走去。

“呵呵……”九幽低低的笑了,任由王紫牵着走,看到王紫红透的耳廓,心情持续变好。

……

王紫来到后山的武场,面前站着的是整整齐齐的龙骑军团,龙骑军团进化过无数次,现在他们的实力就算跟北皇禁军比,应该也是远远胜出的,况且他们还有着整体已经掌神境的惊雷兽。

“我早就说过,要解除你们身上的巫咒,你们还是龙骑军团,但会是崭新的龙骑军团!而且,跟我的契约关系也不会终止。”

王紫看着面前九十九名龙骑士兵铁塔一般的身躯,在她开始修习巫术的时候就有了解开龙骑军团巫咒的打算,但是实力一直没有达到,直到前些天突破刺金战巫,才意味着她可以碰龙骑军团身上的巫咒了。

虽然能够解除他们身上的巫咒,让他们重新回归五行,不用再以身体为代价进化,这个巫咒进化起来虽然强悍,但是弱点也很明显,一旦毁了他们的身体,龙骑士兵就彻底毁了,她曾与龙骑军团并肩作战过,她欣赏龙骑军团体内的军魂,这样一支神赐的军团,不应该只限于齐恒大陆,而应该是让六界都震撼的军团!

“主人,大战在即,是否等大战结束后解除巫咒?”

西武上千一步,声音沉稳的说道,不是反对,上次王紫已经说清楚了,不会放弃他们,只是想让他们换一种方式活,他们也打算听王紫的,但是现在王紫正是要用人之际,没有了这个巫咒傍身,他们的战力会削弱很多,要是重新修炼法术,虽然他们有灵力基础,但是荒废已久,再次修炼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不,我又别的安排,你们尽管放心。”

王紫摇头,否认了西武的提议,她当然知道西武的考虑,虽然现在时间的确有些紧张,但是她也为此想了很久了。

“西武遵命!”西武看了看王紫,既然王紫都这么说了,他怎么会再反对?他早就说过,要相信王紫的。

王紫看了看其他龙骑士兵,上前几步走到西武面前,又回想了一遍解除巫咒的咒术,才开始掐诀,王紫眉心刺金的剑戟忽然出现,心阙中沉睡的天心似乎感觉到王紫身上巫元力的波动,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帮助王紫,而在天心的帮助下,王紫施术的过程顺利了很多。

半晌,王紫手中的能量忽然指向西武,而西武忽然被一层黑色能量笼罩,那能量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进西武的身体,西武本来还没多大反应,但是随着那能量快速的融进他的身体,却见西武忽然双拳紧握,浑身绷紧,就连面上都青筋暴起,看起来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要知道平时就算被刀剑生生砍了西武面上也不会有什么变化,要说疼痛,这九十九名龙骑军团该是最麻木的,但是能让西武疼成这样,显然解咒的过程真的很痛苦。

王紫微微皱眉,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痛苦,但是应该不会错的,王紫眼神紧盯着西武的变化,想最快的捕捉到他身体能量的改变。

“甜心,不会有错的,这个巫咒已经跟他的身体融合了太久,现在要剥离,过程自然痛苦了些,但是被巫咒影响了这么久,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天心忽然出现在王紫的肩膀上,便会了本体,但是也可以口吐人言了,王紫把天心抱进了怀里,天心的本体现在也长大许多,不像之前那么巴掌大了,虽然知道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但还是觉得天心黄晃晃悠悠的会掉下去。

天心似乎知道王紫在担心什么,直接就解释了,王紫听了,本来还在疑惑天心说的好处是什么,却忽然发现西武开始变了!

却听西武发出一声抑制不住的低吼,方才周身的黑色能量已经尽数吸收,而西武身上忽然爆发出两股能量,一股是灵力,另一股确实巫元力!

王紫真的诧异了,灵力不足为奇,龙骑军团本来就有平均在元婴期的修为,现在巫咒破除,轮海和静脉重新运转也在预料之中,然而巫元力却是让王紫意外了!虽然她的确是要让龙骑军团修习巫术的,但是西武已经拥有了巫元力,这说明他的心阙也打通了,这绝对是意外之喜!

“嘿嘿,这个巫咒叫做锁心咒,经魂魄封印在身体里,身体的所有能量都所在心脏处,他们已经进化了不下万次,也就是说锁心咒已经运行过不下万次,光靠巫咒本身的能量是万万不可能持续这么久的,那就只能在他们身体里自行运转,炼化灵力,再转变成巫元力供巫咒使用,时间长了巫元力会在他们体内找到一条固定的路径,就是气血,而心阙也是由此不知不觉的开发出来的。”

“所有的巫咒都是可以成长的,也是双面的,甜心,这是不是很神奇?哼哼,巫咒才不是外人认为的那么邪恶可怕。”

天心兴致勃勃的在王紫怀里解释,很享受这样被王紫抱着的感觉,说着说着,忽然想到蓝溪以前跟他说的话,不让他泄露自己的气息,说是不然会有人杀了他的,天心很不屑,还好让他遇到的是甜心!

而此时西武也已经平静下来,似乎所有的变化都停止了,也就意味着他体内的巫咒完全解开了!

王紫忽然搭上西武的脉搏,经脉和气血中的确同时存在着灵力和巫元力!西武也正在为自己体内新的感觉而怔愣,忽然被王紫的动作惊到,愣愣的看着王紫的手,那种美好的触感,他真的可以感觉到了……

“你自己感觉怎么样?”虽然已经大概知道了西武的状况,王紫还是又问西武。

“……很好,我似乎拥有了另一种能量,这就是巫元力吗?”

西武回神,眼看着王紫的手离开自己手腕,面上没有情绪的说道,但是刚才也隐约听到甜心说的,西武一手使出灵力,一手使出巫元力,事实上也很惊喜,巫元力虽然被世人诟病,但是他并没有这个认识,反而现在很高兴,因为他可以因此拥有更强的力量,不至于因为没有了巫咒而不能为王紫战场杀敌。

“嗯,我本来就打算让你们修习巫术的,现在倒是好了。”

王紫也道,西武的心阙已经自行开启了,锁心咒跟着龙骑军团不知道多少年了,解除之后能有这样的好处,刚好王紫又是有大量巫术典籍的,对王紫来说,的确是件好事,为她省去了不少麻烦。

西武看了看王紫,却忽然垂眸,他真的再次感受到这个世界了,本以为对他来说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在感受到周围的灵力汹涌的挤进他的身体,经脉的舒张,气血的缓慢运行,皮肤上划过的清风,包括王紫搭上他的脉搏时,指尖上的温度一直顺着经脉传输到心里,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动着,他忽然觉得、好渴望,渴望这样全新的生命!

王紫走到青山面前,看到西武的变化,其它龙骑士兵似乎也跃跃欲试,只是习惯了让自己保持冷静,王紫为青山解除了巫咒,而结果也是跟西武一样,同样的灵力和巫元力并存,再陆续单独解除了明圣几人的巫咒,结果并无意外。

有了几次经验,再加上天心的帮助,速度快了很多,半刻时辰后,九十九名龙骑军团全部解除了巫咒,而可喜的是,九十九人全部开启了心阙,虽然还只是最基本的巫等级,但已经是很意外的结果了。

龙骑士兵再一次拥有了生命,回归五行之中,比想象中的激动和感动了很多倍,再次拥有生命才觉得,其实从一开始被巫咒加身起,他们就是渴望生命的吧,因为知道永远不可能解除巫咒重回五行,才让自己表现的那漠然,时间久了,连他们自己都已经深信不疑了……

而最欣慰的莫过于,他们还是王紫的契约伙伴,而他们将来也会有更出色的表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