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四章 暂不大婚,安顿魔界

卫子楚却是有些愣愣的,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脑海中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刚才应该没有听错吧?王紫殿下应该也没有说错吧?而王紫殿下刚才第一次跟外人介绍的她的男人,而她的男人中、有他!

卫子楚鼻子忽然痒痒的,眼睛也酸酸的,卫子楚低头,掩饰住自己面上的异样,不过他真的……有点想哭……从雪山上第一次见到王紫开始,他就应改变了吧,变的向往另一个世界,向往王紫生活的世界,他第一次见到那样美的女子,比山上的白雪都要无暇,她强的时候好像无所不能,她懵懂的时候又好像一个天真的稚儿。

你以为她高山仰止的时候,她却比你想象中单纯简单百倍,只是时间稍微长一点,相处稍微多一点,就会发现她根本就是个需要照顾和保护的孩子,她会一层层的卸下身上的防御,露出那脆弱的身板,但是又会在危险来临的瞬间,不顾危险的当在你面前。

他想就这样一直一直陪王紫殿下走下去,用最大的努力走下去,他想做好一个骑士的角色,奈何王紫总是那么强,在他以为自己可以的时候,却在某个时刻忽然发现还差的很远,他为此沮丧过、质疑过,却从未放弃过!

他最讨厌慕千厷那个死妖精,好吧,他其实是嫉妒,虽然他自认自己也风流倜傥、也玉树临风,但是慕千厷那个死妖精太不要脸了,就是因为那张厚脸皮总能在王紫殿下面前赚到好多福利,每次看到都让他气的牙痒痒,他们四个是不是从小就总是喜欢同样的东西,却没想到,就连喜欢的女人、也是同一个。

卫子谦是他哥,在他眼里他哥是所有女子孩子的梦中情人,温柔体贴,才貌双全,根本没有缺点,在遇到王紫之前,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太仙了,仙到快跟人间绝缘了,好在遇到王紫之后卫子谦整个人都变了,他很为此高兴,但是不久之后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迟钝的发现,他跟他哥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

他为此纠结了好几个晚上,一直到来了修真界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然后,然后凌霄郡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知是他,还有慕千厷那个死妖精,还有李战,他们竟然都喜欢王紫,应该说,都爱……

然后就是心照不宣的守护,似乎决定权并不在他们手里,而是在王紫手里,在华夏的时候,他完全想不到修真界以及后来的仙界会过的那么惊心动魄,修真界几十年的分离,或许是时间太长,长到他已近不愿意去想谁有资格配得上王紫殿下了,只要能在一起,不管什么身份都好……

仙界再见之后,他哥、慕千厷死妖精、战爷三人都跟王紫有了明显的发展,他看在眼里,着急在心里,却觉得很无力,在自己的实力还没有达到能让王紫殿下放心依靠的时候,他不敢去想别的,即便是一直以凡人之躯努力着,一直等着,他也要走到能让王紫殿下依靠的那天,。

本以为这会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却没想到今天得到这样的惊喜,有种被心仪已久的女子忽然告白的感觉,那是受宠若惊,甚至以为是他做梦了!

慕千厷似乎料到王紫会这么说,只是亲耳听到的时候,那种被称作幸福的感觉还是不由自主的蔓延开来,慕千厷妖冶的凤眸中划过一抹单纯的色泽,那是纯粹的开心,他想,也许三千万千前那场大战,就是为了今天他和王紫相遇做的准备吧。

如果没有那场大战,怎么会有现在的一系列事情?这么说来,他是不是该感谢寒巳和冷殇?

如今小紫紫已经收回了魔界,妖界也掌握在小紫紫手里,已经见过了梼杌,恐怕遇到寒巳和冷殇、也不远了吧?

饕餮该是最吃惊的吧,自从他出现开始,王紫就一直在抗拒他,就在几秒钟之前,王紫看着那个金玉扳指的时候,他还在担心着王紫是不是会把他排除在外,可是在听到跟自己料想的答案完全相反的回答时,饕餮几乎有些回不过神来,因为太惊喜了,惊喜到他有些不敢相信!

“小丫头……这话,也不能收回去了哦。”

饕餮笑着,面上是有些开怀的狂肆,他不认为王紫会因为一个妖界而对他说出这样的承诺,这里的其他几个男人或许有因此接受他的存在的,但是王紫绝对不会这样做,若不是她也对他有情,是不会勉强自己的,王紫就这一点上最冷静,冷静的有些让人无无奈,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绝对不会装。

饕餮觉得幸福来的太快,要不是因为现在还在释魔殿,下方还是小丫头的臣子,他一定会抱着小丫头亲个够的,虽然小丫头多半还会抗拒,可是作为她的男人该有的福利,他会让她习惯的……

“不收回来了。”

王紫看了看饕餮,肯定的说道,说出去的话她自然知道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对饕餮……她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明明是陌路人的,但是那双带着掠夺和霸道的眼神看向她的时候,好像总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一句‘小丫头’包含着太多纵容。

她第一次见到这么自来熟的人,一出现就以强势的保护姿态站在她身边,不问她过去种种,不问她将来如何,好像不管她打算怎么做,他都会用同样的姿态保护下去。

她的男人,她的夫君,意味着永远要在一起的,意味着生同寰死同穴,她知道这其中的意义,饕餮,既然执意要这样保护她,那就继续保护吧,她确实需要他,并且她应该也是喜欢他的吧,如果这是一段由饕餮牵起的姻缘,她躲过,她烦恼过,可是最终决定主动接过来。

接受一个人不难,她不想跟自己较劲了……

饕餮笑了,笑的很开怀,饕餮本也是风声俊朗的美男子,只是见到他的第一眼总是被那身狂肆和霸道所震慑,反而忽略了他的面貌,这会儿周身的气场因为这忽然而来的好心情冲淡了很多,倒是让人看的赏心悦目起来。

“既然是王的男人,那臣该如何称呼?自古魔界并没有女王的先例,也并没有这样的封号,敢问王上,时许需要臣另择良辰,为王上和几位……公子举行主持婚礼,册立封号?”

就在一众大臣都目瞪口呆的时候,却听列爻忽然又问,众人一致看向列爻,不得不说,列爻的接受能力实在太强悍,而且这种事情都能想出来,怪不得能讨王上欢心了,看王上对这几个……公子在意的紧,列爻现在说安排大婚,这不是连带着几位公子的情也一起讨了,真是后悔啊后悔,他们怎么光顾着震惊了,没想到这一层啊!

“是啊王上,王上刚刚登基,何不择日操办大婚,我魔界双喜临门,理应普天同庆、万民同乐啊!”

一个大臣似乎不敢落后,上前说道,而且脸上那高兴的笑,刚才还是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现在却像是自己要结婚似的,当真是‘普天同庆、万民同乐’啊,这不,他自己先乐不可支乐。

“臣附议……”

“臣附议……”

有了列爻的开头和那个大臣的附和,渐渐更多人都回过神来,然后都狗腿的表示同意,而且都是兴奋莫名的样子。

别的大臣都上前附议,四大亲卫却是没有动,北皇面色冷静,但是心里怎么可能平静,甚至……是挫败的,这就是距离吧,王紫和那几个男人站在高高在上的王座旁,即便他给自己再多的心里安慰,那个地方也不是他能站上去的。

看到王紫回魔界,看到王紫登基,这是他一直都想看到的事情,因为看到了他心中永远的王终于坐在了她应该拥有的位置上,他欣慰,他豪情万丈,因为他愿意看到王紫指点江山,而他去征战沙场,可是事实却好像不是这样的……

魔界似乎才是禁锢他的地方,很多时候他不能逾矩,不能将王紫看作一个他要追求的女人,现在却还要看着王紫当着所有官员的面宣布自己已经有了这八位身份非凡的心仪男子,或者还要让他附和让他们早日完婚,这怎么可能……

就算他能够接受王紫又其他男人,又怎么能接收这些男人中没有他自己?

真是……棘手啊,放弃不是他的风格,只是好像越来越难了……

南阙、西诀、东乾三人也很平静,至于是不是表里如一的平静,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对于要不要为王紫和这几个公子举行大婚,那要看王紫的意思,并不是这些大臣们附议了就能左右了什么的。

大婚?

这个词出现在九幽八人的脑海中时,似乎几人都愣了一下,他们似乎……没有想过这一点……

几人同时看向王紫,虽然几人没有说话,面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是王紫却是能感觉到几人如出一辙的渴望……渴望一场婚礼吗?

王紫从几人脸上一一掠过,她也渴望那样一个仪式,名正言顺的跟他们在一起,可是……

王紫摇了摇头,那些本以为一定会让王紫满意大臣们面色一僵,摇头是什么意思?九幽几人面上没有什么,但也许又一瞬间失望吧……

“暂不……不要这么仓促,等我找到父亲和母亲,再举行这场婚礼,好吗?”

王紫说了‘暂不’而不是‘不’,这两个字是对下面的大臣们说的,后面的话却是对着九幽几人说的,并且最后用了征求的口吻,她想等所有事情都平息之后,让父亲和母亲见证他们的婚礼,他们一家人、都要在。

“呵呵,还是我的主人考虑周到,大婚之日,岳父岳母怎能缺席?”

穷奇一笑,被刚才连番的高兴给弄糊涂了,险些忘了这些,王紫处处为他们考虑,却是他们没有为王紫想了,他们应该都清楚,夏筱莲和王胤天在王紫心里的分量,一天不找到他们,王紫心里就永远不会真的轻松。

一众大臣收回自己险些掉在地上的下巴,还以为王紫之前说的是开玩笑的,不然怎么一边说着那八位公子是她的男人,一边又不同意大婚,原来是因为这个啊,不过上一任魔王还在吗?要是活着的话,这么多年都消失去哪里了?这好像又是个问题啊,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众人挥走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纷纷表示王上说的对,说得好,说的他们心服口服五体投地。

……

用了一整天的时间,魔王登基的仪式才算彻底结束,散朝回到勤宫后,王紫还特意叫来了四大亲卫,吩咐了一些别的事情。

“北皇,挑选合适的人选,一起盯着所有军队训练的进程,你应该知道,我所谓的战争,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但是要快,你明白吗?”

王紫看着北皇说道,她现在万分感谢自己拥有了一双所谓的魔王之眼,拥有这四个绝对不会背叛的亲卫,否则她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接手魔界,应该说,列爻和四大亲卫已经帮她做成了百分之八十,她需要做的就只有一小部分而已。

魔界的军队虽然收回来了,但是能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军心向王紫,还不知道。

“东乾,朝堂的事情你应该比我清楚,收回兵权大臣们会是什么反应,要看紧了,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让魔界内部出了乱子。”

王紫又道,虽然近年在释魔殿内一众官员并没有表现出来,而且兵权也是他们自己交上来的,但是骤然没了兵权,这些人会不会又不平之心,又会不会因此做出难以挽回的事情来,这也是未知数。

“西诀,安插一部分人暗中盯梢,配合东乾的。”

“南阙,盯紧了朝堂外的动静,我继承王位应该很快其它界面就会知道,注意打探的人,尽量弄清楚他们的身份,但是吩咐你手下的人,一定要倍加小心。”

“其它的还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自行商量决定,我相信你们,或者可以找列爻商讨。”

王紫把能想到的都说了,魔王登基是大事,其它界面不可能不知道,她今天还在释魔殿上透露了穷奇、饕餮、青龙的名字,相信这也会很快引起有心之人的猜测,来打听的人会越来越多,她要是跟这些人……比速度了。

“王上,你还有何另外的打算?”

北皇问道,王紫这么快布置好了所有事情,一句‘相信你们’虽然听了很受用,但是王紫这明显是有别的事情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亲自监督这些事情的进展。

“四十天后要回仙界,在这之前去鬼界还有些事情,花溪谷恐有大事,你们四人留在魔界,一面将我交代的事情安顿好,一面策应我。”

王紫说道,已经说的很详细了,至于具体为了什么事情倒是不必说了,否则前因后果又是一翻解释,她将自己的行踪透露出来已经是对四大亲卫的看重了,既然她决定用四大亲卫,就是决定相信他们的衷心,否则也不会把刚刚上手没几天的魔界放心交在他们四人手中。

四人一听,也明白了王紫的意思,她能说到这个成都已经是对他们极大的信任了,虽然跟他们跟他们的王上相认不久就要分开,但是能为王紫整顿好魔界,让王紫没有后顾之忧才才是他们应该做的。

“王上放心,北皇随时待命。”

“东乾随时待命。”

“南阙随时待命。”

“西诀随时待命。”

四人同时应道,王紫顿了顿,若不是现在情况紧急,她也愿意看着魔界在她手上一步步走上正轨。

“我接手魔界恰逢世道将乱之时,不得不做出这些安排,若是顺利度过此劫,我一定还魔界一片太平盛世,浩瀚疆土。”

王紫心中想着,嘴上却也说了出来,是啊,虽然她不是个有野心的人,但是魔界是父亲何她共同的地盘,这里是他们共同的子民,乱世之时她借魔界上下之力,若是战事平息,她也理应还魔界一个太平盛世,既然魔界将魔王之眼奉作奇迹,就算她不知道奇在何处,也应当为此寻找。

“有王上这句话,魔界上下已经是幸!”

东乾抬眸看着王紫,忽然间觉得这样一个小小的身体里,装了一个让他难以想象的强大灵魂,世道将乱……这样的话从谁口中说出来都好像在开玩笑,但是从王紫口中说出来,就好像真的会乱一般。

在王紫回魔界之前,她又为此准备了多少?世道要乱,六大界面有多少人知道?出了那个深处乱之漩涡的人,而王紫,很显然就是这漩涡中的其余一人!

王紫又想了想,忽然低声唤了句司马先生。

司马戍出现时,四大亲卫都有些诧异,王紫手上的人好像这才都齐了,高阶灵兽有的是,整个魔界也已经是王紫的了,而现在,王紫竟然还契约了鬼修!

“这是司马戍,这是我的四大亲卫,你们日后可以慢慢认识……司马先生,你也留在魔界,配合南阙,我给你留一批鬼奴,必要的时候用。”

王紫先是跟几人介绍,然后才说明了叫司马戍的原因,司马戍现在已经突破鬼祖,他的修为在魔界活动已经没有问题了,而且有些时候或许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正好能填补南阙情报网上的一些漏洞。

王紫拿出一面魂幡,并非鬼面魂幡,而是后来又找卫子谦专门炼制的,她将鬼面魂幡内的大批鬼奴养在了这魂幡中,让司马戍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主人放心,我会做好。”

司马戍伸手接过王紫递给他的魂幡,这是他突破以来,第一次接受任务,还是这么重要的任务,他定然要严肃对待,司马戍在修为渐渐提升之后,外貌也改变了许多,年轻了,现在是中年男子的模样,一副书卷气,但是也不乏凌厉,魂魄凝实,与正常人无异,已经脱离了轻飘飘的魂魄形态,端着一本厚厚的书,却有些高深莫测起来。

四人看了看那魂幡,王紫的能力,他们还是低估了啊……

“王上考虑的真是面面俱到,臣好生感动啊……”

本来挺严肃的一件事,但是被南阙一开口,就变了味道,南阙还是摇曳着那身粉色的衣裳,胸膛要露不露,长腿若隐若现,整个人散发着及其强烈的存在感,不论看多少回,眼睛每次撞上那妖里妖气的脸,还有那让人血脉喷张的身体,都有种被针扎了的感觉……

王紫到现在还没弄清楚,南阙那件粉色衣裳下,是不是一丝不挂?如果是的话,倒还好,如果不是的话,那短短的一截腰线到大腿,该不会像旗妩月一样穿着一条短裤吧?那样的话……是不是很奇怪……

“王上,这么盯着我……我会害羞的啊……”

正在王紫不知道怎么思绪跑偏的时候,忽然听到南阙笑意盈盈的一句话,王紫一怔,很快回神,她在想要不要命令南阙换件衣服?这样晃在她眼前,她已经不知道走神过多少次了,可是换衣服什么的,是不是她管不着啊……

王紫面上微僵,南阙却是越笑越开心,身体跟着一晃一晃的,胸前那本拉就不结实的衣服又往下掉了掉,不过腰间那带子看似挺松散,却从来没有真正散开过。

司马戍这才看向了王紫所说的南阙,这就是主人让他配合的人?虽然他的能力一定是经过王紫肯定的,修为也一定算是魔界的高手了,但是在看到南阙那‘花枝招展’‘衣冠不整’‘袒胸露乳’的样子时,司马戍面上抖了抖,握着史册的手也紧了紧,嘴上什么都没说,心里却是暗咒了一声‘伤风败俗’!

这分明是一个男子,却将自己打扮成女子模样,长衫不像长衫,罗裙不像罗裙,还穿如此艳丽的粉色,笑的跟个狐狸精似的,衣服穿的乱七八糟不像个样子,司马戍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世风日下啊……只希望他不要怠慢主人交给他的事情,他也得好好看着这个男子!

不过,司马戍脑子里忽然一个激灵!王紫该不会就是不放心这南阙的作风,才让他留下来看着的吧,所谓的配合,也是一箭双雕的举动吧?原来如此啊,主人真是太聪明了!他竟然这么晚才领悟!司马戍顿时眼神崇拜的看着王紫,主人你放心吧,这两件任务他都会完成的漂漂亮亮,绝不辜负你对我的厚望!

自以为真相了的司马戍豪情万丈,可是王紫却被那崇拜的眼神看的略不自在。

“王上打算什么时候动身?”东乾问道。

“就在这两天,此事不必张扬。”王紫说道,最好能走的悄声无息,别让有心人得知了她的去处。

东乾了然的点头,那么他们的动作也要快了,王紫既然要将魔界当作大本营,他们就要把魔界守好了!

北皇看了看王紫,这次分开也许再见之日就是魔界大军出征之时了,虽然很想跟着王紫走,但是他清楚魔界对王紫的意义,这四十天王紫也不会轻松,他按照王紫吩咐的做了才是最好的做法。

“你们先下去吧……不管做什么,都先保护好你们自己。”

王紫说道,已经没什么可吩咐的了,但是顿了顿却补充了一句,四大亲卫是她最倚重的人,她不希望他们太过拼命,反而忘了自己。

四人正要离开的步伐都是一滞,这突如其来的关心……虽然简单,却出奇的、让四人惊讶和惊喜……四大亲卫都是从四人堆里爬出来的,能够最终成为四大亲卫的人都是不知道死过多少回的,列爻会告诉他们为了王上,他们的性命根本不算什么,可是王紫刚才却在说,不管做什么,都先保护好自己……

保护,在他们接受过的所有教育中,保护二子只针对王紫一人,就算是有人要杀他们,他们遵循的也之时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已,再者,想杀他们,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能力才行,他们的命得留着,因为列爻说过,他们的命是王紫的……

王紫觉得自己说了一句该说的话而已,却不知为何被四人这样看着,那眼睛里的神色有点复杂,又那么快闪过,她并没有看清楚。

“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过我……王上,那天我说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魔界夜凉,王上需不需要人暖床?南阙的身体暖着……”

南阙面上妖娆的笑忽然收敛了一些,似乎露出些严肃,前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王紫真的以为他感动了,可是在后面的话说出来后,王紫嘴角抽了抽,她今天已经宣布自己又八个男人了,还需要别人暖床吗?如果让南阙留下来暖床,她还有活路吗……

“不需要……”王紫有些一字一顿的说道,好让南阙听清楚。

“好可惜,王上不再考虑考虑吗?”南阙垂了垂眸,长长的睫毛如羽扇,在眼脸上投下一片剪影,看着竟有些惆怅的意味。

“不考虑了,我今晚……不睡觉。”

王紫嘴角又抽了抽,南阙的演技的是……一流了,不过她并不介意南阙这样的玩笑,这样的南阙看起来鲜活、自在。

“那南阙就告退了,不过王上可得记得,以后需要的时候一定先想到南阙啊,排队也有个先来后到,要是让人后来居上了,南阙可不依……”

南阙噗嗤一声笑了,刚才那一副惆怅的样子顿时消失不见,忽然笑着说完了这一连串话,就晃着那两条若隐若现的长腿出门去了,王紫只当是南阙又开了个玩笑,并未在意。

北皇却是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若论先来后到,他似乎是先来的那个……不过北皇到底没说出来,南阙说了王紫可以以为是玩笑,他说了就不一样了,北皇跟王紫告辞后也离开了。

西诀出了门就消失了,好像没人看见他从哪里离开,但就是消失的那么快。

东乾是跟北皇一起离开的,有些事情他们两个还需一起商量商量才行。

至于司马戍,在谨慎的收好了那面魂幡之后,才告辞了王紫离开,并且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追上了南阙,毕竟跟那样一个伤风败俗的人合作一定是个不小的挑战。

“小紫紫,你可需要暖床的人?魔界夜凉,我身体暖着……”

四大亲卫和司马戍几人刚刚离开,一身红衣的慕千厷就闪了进来,不知道刚才躲在哪里,听了多久了,可是别的不听,偏偏这个记得这么清楚……王紫看着慕千厷那张妖冶的脸上戏谑的表情,就觉得自己深深的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