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二章 大权入手

又过了六天,王紫一直没有醒,少数人是知道王紫的情况的,但是大多数魔界的官员却是越等越心急,而且心里不免生出各种猜想,按说王紫现在已经是准魔王的,但是所有的适宜都已经准备好了,却迟迟不见王紫登基。

许多官员也旁敲侧击明里暗里的问过列爻,但是列爻从没有给过谁一句准话,现在官员们聚在一起,讨论的最多就是他们的王上了,有句话叫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说的就是他们啊。

列爻是魔祭司,理应是他们的风向标的,可是王紫刚来的时候他们愣是没相信,现在想后悔都迟了,事情闹大发了,连魔冢内数万魔魂都站出来力挺王紫,如果他们谁还敢有意见,那岂不是明摆着想谋反吗?

王紫的情况说来早就稳定了,就是一直没有醒,这天,几人看着王紫身上的红色光晕褪去,都在第一时间围了过来,这是混沌石的修补已经结束了,也就代表着王紫可能快醒了,等了整整十二天,几人已经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心情了。

“小公主,你舍得醒来了?”

王紫的意识渐渐回笼,眼皮动了动,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听到一地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是什么语气,总之有些叹息,王紫却是一顿,继而立马睁开了眼睛,眼睛的焦距渐渐聚拢,看清了眼前的人,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那人却还在自己眼前。

“九幽?你回来了。”王紫伸手抓住了九幽的衣服,紧紧的,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王紫张了张口,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只说了这么一句。

“嗯,这次一定不走了,再走的话,带着你一起走。”九幽一根一根的松开了王紫的手指,放在自己手里,似乎知道王紫没有说的话是什么,轻声说着,承诺着永远不离开。

“小丫头,你都看不到别人吗?”

饕餮有些不爽的说道,他的担心不比九幽少,可是王紫这一睁眼眼睛就黏在了九幽身上,九幽这个人强势的很,只一看便知,没想到王紫和九幽早就相识,而且现在亲眼看到,才发现王紫对九幽有着很明显的区别于对别人的依赖,也许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吧。

九幽是血族的王,是西方魔幻世界的人,这个身份着实让他惊讶了,西方和东方素无往来,现在已经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世界了,九幽竟然还能跨过那飘渺的隔离带过来……这只是个例吧,不然东西方两个世界若再度恢复往来,那就真的是另外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了……

“……我睡了很久吗?”

被饕餮的话一说,王紫眼神转过站在床前的几人,几人面上都有着担心,但是还有些她不太明白的情绪,不知道是不是身体还没有大好,忽然感觉身上有些冷……

王紫撑着身体坐起来,她还记得在魔冢的事情,斩天剑的威力真的有些让她措手不及,到现在甚至还能感觉到当时斩天剑刺入心脏的疼,那一瞬、她真的以为自己死了。

她不知道那一瞬间想了什么,或许想的最多时不想死,不能死,她答应过很多人,不会死的……

其实问出这话的时候王紫也觉得自己问的有些多余了,她一定睡了很久,要不然几人面上也不会是这样放心又有些生气的表情了,王紫忽然觉得很心虚,就算割破点手指几人都会紧张,这次这么大的事情,几人不生气才怪……

“你睡了十二天。”

饕餮也有些叹气的说道,看着王紫低着头,一副虚心认错加接受一切批评的样子,心里早就准备的责备竟然也有些说不出口。

“小紫,你可知道你已经死过一次了?”

卫子谦坐在床边,给王紫检查过身体,确认王紫确实已经大好了,才放开手,只是俊颜上不见温润的笑意,眉间墨绿色的线条让他看起来有些严肃。

而被卫子谦这么一说,刚刚怒气散了一些的几人立马就重新燃烧起来,差点被王紫可怜的样子个迷惑了,也差点忘了看到王紫浑身浴血了无生气的样子躺在九幽怀里时,他们的心几乎也死了一次。

“……”

王紫顿时感受到来自好几个人隐忍的怒气,这些人一向都是能怎么顺就怎么顺着王紫,忽然这么‘一致对外’的看着她,王紫虽然觉得卫子谦说的有些严重,但是也没敢说什么,似乎现在她才是应该乖乖顺从的那个人。

“你的确死了一回,要是没有混沌石,你就死了。”

卫子谦看着王紫,就知道她没有听懂他的还,卫子谦心里很沉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很生气,生气到不知道该怎么说一句话,他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让自己不至于一开口就是训斥,就算自己心疼的要死,也说不出训斥王紫的话。

王紫面对危险不知多少次了,但是这一次是最让他害怕的时候,契约联系忽然中断,王紫身体僵硬的躺在九幽怀里的时候,他的心真的已经麻木了,如果没有混沌石,王紫这一次岂不是命丧黄泉?这样的后果谁承受得了?如果王紫一定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拼,即便是又混沌石,他也不会同意了,即便这样会放弃很多很多,会对不起很多人,他也不同意。

卫子谦看似很淡然的说出一个个‘死’字,但是每说一次就会让自己再次回忆起当时那种疼。

“我……这是最后一次了,真的!”

王紫一愣,抬头看着卫子谦,温润的眼里却是蒙了一层霾,虽然风平浪静,但是却把她熟悉的卫子谦隐藏起来了,这一次王紫听懂了,再看看别人,都是类似的表情,竟然不是她的错觉,她真的死了……

只是混沌石给了他再活一次的机会,王紫有些着急的看着卫子谦,别这样看着她,在清楚了这样的事实后,王紫几乎能想到这十二天来他们是怎么度过的,以前不管她做什么,他们的底线都是她安然无恙,可是这次不仅遍体鳞伤,还赔上了性命,要是没有混沌石、要是没有混沌石,她真的死了吗?

再也见不到他们,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父亲和母亲,而她信誓旦旦说过要做的事情,一件也没有做成,说好了跟他们一起走到最后,承诺给的最坚定,她确实最先放弃的人……

“真的是最后一次了,真的……真的……”

王紫抿了抿唇,忽然找不到别的话,只能一遍一遍的重复,这一次,她似乎真的让他们生气了……

“小紫,如果你学不会找我们一起面对危险,我们还如何继续待在你身边?让你保护,看着你在生死边缘挣扎,你这不是坚强,是在折磨我们。”

卫子谦看着王紫说道,心中不忍,即便他下定决心想要让王紫认识到自己到底哪里错了,可是在看到王紫这样无措的时候,还是无法平静,要不是魔冢内见到的一幕幕一直提醒着他,他也许真的会立马转变态度去安慰王紫,可事实上,卫子谦的话却是说的更重了。

“我知道错了,子谦,九幽,穷奇,千厷,子楚,青龙,饕餮,李战……我以后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都听你们的好吗?”

王紫一一看过几人,以前认为软弱的话,这样说出的时候似乎也不那么难,而且,真的说出来的时候,王紫似乎也在心里告诉自己,真的不会了,卫子谦说她这样做是在折磨他们吗?那她还怎么可能继续这样?什么时候她也变得这样一意孤行了?

好像越是在乎,越害怕对方受伤,也越希望自己一个人去承担危险,她自以为的对他们好,其实是折磨吗?也是,要是让她看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倒在自己面前,告诉她他的生命走到尽头,那她会是怎样的绝望?即便是假设,也让她如此慌张……

“都听我……们的吗?”

饕餮早就有些不忍了,在听到王紫这么说的时候,首先出声,小丫头才刚醒来,让她知道错了慢慢再纠正她不迟,小丫头倔着,这是他很早就得出的结论,不能一下子指望她做到他们想看到的,吓唬吓唬就行了,要是过了,心疼的也还是他们。

再说了,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个承诺,饕餮觉得已经值了,只是这承诺要是只对他一个人就好了……

“嗯,对!”

王紫没有察觉到饕餮的用意,只是在几人都不语的时候逮到一个说话的,她只是想让几人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小丫头,这话我可记下了,你想收回去也不行了哦。”

饕餮退回椅子上坐下,面上一笑,那严肃的脸色这才消失,王紫点了点头,她说出去的话向来是做得到的,怎么会收回来?不过饕餮的喜怒很明显,不像其他几人难猜,王紫稍微松了一口气,却还是紧张的看着其他几人。

“哪里不舒服再告诉我。”

卫子谦心里叹了口气,点了点王紫的眉心,有安抚的意思,不过他或许应该自己静一静,王紫已经醒来,他可暂时放心了。

“子谦……”

王紫动了动身体,却被穷气按住了,王紫抿着唇,看着卫子谦离开,白衣渐渐走出了她的视线,卫子谦的关系和紧张一点都不少,但是却总有哪里不对,就像现在,平时的卫子谦绝对不会就这样一个人离开,放任她担心。

王紫明知道是自己错了,却还是隐隐有些委屈……

“不看看你用一条命换来的斩天剑吗?”穷气说道,卫子谦就让他去安静吧,要不是怕王紫担心,他们也需都需要点时间治愈一下自己过度受惊的心脏。

“我……契约了斩天剑。”

王紫抬头,好像几人严肃的脸都因为穷穷岔开话题而缓和了一些,王紫现在竟然有些不想看到斩天剑,并没有那种征服了一把旷世奇剑的高兴。

顺着穷奇执着的方向,王紫看到了那把乖乖躺在桌子上的长剑,露出黑色的一面剑身,剑身上镶嵌着一枚不知何时变成了金色的佛舍利,此时斩天剑收敛了所有气息,剑刃足有指宽,就这样看上去,这把外形好看之极的剑却像是一把华而不实的无锋之剑,很难想象当他的气息真正散发出来的时候,会有怎样强悍的杀伤力。

她似乎一开始就知道了斩天剑的弱点,就是那颗佛舍利,可是她根本没有往佛舍利上面想,所有关于斩天剑的事情都是刚刚听说,她怎么会想到那颗佛舍利就一直带在自己身上?

想到慧远方丈见到佛舍利时的表情,似乎有一瞬间的惊讶和高深莫测闪过,王紫当时并没有在意,可现在看来,慧远方丈当时或许就是知道这件佛舍利和斩天剑的事情的,可是……六界内知道斩天剑的人也不过寥寥而已,那慧远方丈的身份、难道也不是表面上的那样?

王紫有些不解,既然如此,慧远方丈为什么会出现在华夏?人间界是灵气最稀薄的界面,也是对修士的修为压制最大的界面?就算是隐世修行,人间界也不是个好地方啊?

“在想什么什么呢?拼死拼活契约了斩天剑,现在看都不想看了吗?”

穷奇一笑,虽然是在开玩笑,却还是带着气的,穷奇自己皱了皱眉,不打算说话了,不然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总是说出不那么好听的话。

“……我想下去。”

王紫顿了顿,从床上下来,九幽无法为王紫说话,他知道王紫心里难受,但是不让她难受她根本记不住,他说不出责备王紫的话,只能一言不发的听着。

王紫走到桌前,看着静静躺着的斩天剑,跟斩天剑鏖战的情景似乎还在昨天,自己感觉睡了一觉的样子,却不想在那几个人的心里,早已翻来覆去的疼了十二天。

“我想知道,怎么救青璃……”

王紫闷闷的声音想起,却见王紫手中金光一闪,忽然出现两块断开的金色小鼎,那小鼎上缠绕着忽明忽暗的金色,王紫抑制不住的心疼和自责,真的,她错了,她要这样做,才能弥补自己这次的错,让他们相信她,别再生气了,让青璃赶紧好起来……

“怎么会这样?”

青龙有些惊讶的看着王紫手里那两片小鼎,这分明是璃王鼎,还是被迫陷入沉睡的璃王鼎,本体被毁,能量散而不聚,青璃的灵魂也不得不陷入沉睡,要不然这两片碎片根本承受不了青璃的灵魂。

怪不得之前没有看到青璃,王紫还会受那么重的伤,原来是青璃也被重创了,斩天剑的威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很多。

“璃王鼎的能量很复杂,恐怕现在让冷殤过来他也修复不好。”

青龙又看了看王紫,不用想也知道王紫一定再为此内疚,可是璃王鼎真的……很难办,卫子谦应该也束手无策。

“那谁可以?不就是拼凑他的本体吗?”王紫不相信的问道,能量有多复杂?她本以为可以很快让青璃好起来的,为什么告诉她这样的消息?

“谁都不可以……小紫紫你先别着急,璃王鼎是被冷殤炼制的,但是璃王鼎已经不是一件纯粹的法器了,那还是青璃的身体,由青璃的思想控制,并非熔炉可以修复的。”

慕千厷走过来,刚说了一句话就看到王紫面上更加着急的深色,慕千厷安抚的顺了顺王紫的背,也不跟她兜圈子,直接说道,王紫听出慕千厷话里还有回旋的余地,果然冷静了很多。

“青璃是在洪荒位面的异火煅造下化形的,对他来说火应该才是能救命的东西,你试试先用红莲业火滋养璃王鼎的碎片,看看会不会好一些,但是青璃经受过所有的异火,红莲业火应该并足以让他完全恢复。”

慕千厷说完,王紫立刻召唤出红莲业火,被红莲业火包围的璃王鼎碎片动了动,似乎舒服的感觉,然后安静的躺在了火种,鼎身上缠绕的金色也稳定了许多。

“果真如此!哪里有这样的洪荒位面?我们去找!”紫几乎立刻说道,并且有要是慕千厷说出来,王紫就立马付诸行动的意思!

“洪荒位面是不少,但是能够找到集齐了所有异火的洪荒位面并不容易,就算真的找到了,璃王鼎还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但是有一个地方,却不用费力气去找。”慕千厷摇了摇头,自己否定了去找洪荒位面的想法,还有一个地方准可以,但是这个地方,去那里着实有些棘手。

“哪里?”王紫立刻追问,要是真有这样的地方,那还等什么?只是看慕千厷的样子,这个地方好找是好找,但也并不容易去。

“极炎地狱。”

慕千厷说道,是啊,极炎地狱中的火囊括了所有的异火,是冥王亲自集齐的,只是冥王一向神秘,连带着整个幽冥地狱也是六界内特殊的存在,拥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却是从来不曾真正露面过,就算是史上所有的大战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幽冥地狱的名字。

他们也未曾见过冥王,更别提有交情了,王紫倒是跟幽冥地狱的邪君有些关系,但是上次因为黑子的事情他们已经闯过一次地狱了,现在要是再去,别说会不会连累邪君了,幽冥地狱还会像上次一样放任他们大摇大摆的在地狱走一圈,然后不了了之吗?

“……那也要去!”

王紫顿了顿,竟然是极炎地狱!又是幽冥地狱,她们闯过一次幽冥地狱,幽冥地狱的确是最便捷的地方,可是青璃恢复需要多长时间?她还要再闯一次幽冥地狱吗?邪彤还在地狱,上次的事情邪彤虽然没提,但是不可能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这一次还会给她带去麻烦吗?

可是不管怎么做,极炎地狱是一定要去的……

……

王紫醒来后,只休息了一天就通知了列爻马上登基的事情,来魔界已经二十多天,昏迷就昏迷了十二天,她还有四十多天的时间,她必须在四十天结束之前去仙界,花溪谷的名额没有拿到,但是也必须去一趟,去了仙界才能想办法……

而在这之前,她必须先去极炎地狱,青璃的事情拖不得,要来回一趟幽冥地狱,也不知道会不会顺利,她现在的时间、真的很紧张。

这天,魔界出现前所未有的盛大景观,比之王紫出现在魔界的那一天还要夸张许多,魔王登基啊,虽然王紫现在才决定登基,而且日子完全是王紫选的,魔祭司和所有人只是执行而已,但是魔王要登基的事情早就传遍了魔界。

关于那天王紫从魔冢出来时的盛况也被传的天下皆知,要知道当时万魔山脚下见证的人可不下万人,再者魔冢内的数万魔魂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大张旗鼓的为王紫造势,他们不能真的离开魔冢,但是却愿意为王紫在最短的时间树立威信。

十几天来,魔界各个区域的人都在分享着这件大事,不知道有多少人从各个方向前来王都,要来瞻仰他们的新王,王都内外遍布军队,要在这关键的时候维持秩序,维护王都的安全,王紫马上就要登基,官员们比的王紫紧张了不知道多少倍。

列爻在王紫的示意下简化了登基的流程,六七项流程只剩下两项必不可少的,一项是祭司魔冢,虽然王紫得到了魔冢前所未有的肯定,但魔冢是魔界所有人的信仰,王紫还必须得祭司,另外一项是接受百官和万民的朝拜。

就这样所有的登基流程结束的时候也已经持续了六个时辰,每一个环节都是相当郑重而谨慎的,王紫再着急也不可能计较这些时间,虽然是仪式,但是这代表着她正式接手整个魔界,统领一个界面,而重而道远,不容她懈怠。

释魔殿,王紫身在王位,一身华丽的玄色锦衣,是四大亲卫专门为王紫准备的朝服,虽然王城之内一切以王紫为中心,就算是衣服,也不会有规矩约束王紫,但是今天毕竟不是平凡的日子,还是面面俱到一些好。

还是王紫高高在上,大臣匍匐在地上,只是这里除了少数几个人,其它人的心境都不一样了吧,或胆寒、或紧张,总之并不轻松,但是这些情绪却万万不敢表现在脸上。

“我从魔冢出来了,你们可服?”

在众官员噤若寒蝉的时候,却听王座之上的王紫说道,眼神淡淡的看着下面匍匐跪拜的众人,光听声音根本听不出她的情绪,但是众人心里却是一抖,这些天没有一天不是祈祷着王紫忘掉那天不愉快的事情,让他们以后做什么都好,可是忽然听到王紫这么问,顿时觉得祈祷什么的,果然不灵验。

“服,我等心服口服!”众人心中抖归抖,嘴上却是一点不含糊,齐声说道,能不服吗?没见他们现在都服的五体投地了吗?

“你们都起来。”王紫听了,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反而让众人起身了。

“谢王上!”众人起身,动作利落的站起来,低眉垂首,不敢像之前那样放肆的盯着王紫看。

“北皇,我让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王紫的声音自上边传来,众人竖着耳朵听着,不禁去想王紫交给北皇什么事情了,但是在这个时候说的事情,应该不是小事,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众人太敏感了,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回王上,关赡、言巍两位前领主留下的军队属下已经找到,并且随时待命,按照王上的吩咐,属下正在重新整理的王都的军队,不出三日便可全部结束。”

北皇上前一步回到,严肃的脸上带着自信和骄傲的神采,这一天他等了很久了,能够看着王紫坐上王位,受天下人朝拜,他心里的激动远比表现出来的多。

众人听了却是心中一惊!他们听到了什么?关赡和言巍?王紫刚来的时候就听她说起过,但是他们只当是王紫随意一说,并没有多做联想,也因为你这看起来根本没有关系啊!可是北皇已经收编了关赡和言巍的军队是什么意思?

关赡和言巍的军队是为魔界最隐蔽的两支军队,除非魔界发生大事,否则就算是关赡和言巍也没有权利随便调度,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两支军队藏在哪里,现在又有多大的实力?可是无论他们怎么好奇,也从来没有得到一丝一毫消息。

三十年前关赡和言巍二人死去之后,众人一度觉得这两支军队也可能会随着二人的死去而埋没,时间长了倒是没有再放在心上,但是他们今天竟然再次听到了这两支军队,不仅是听到了消息,还是北皇已经收编的消息?这代表着,王紫不仅得到了魔冢内数万魔魂的力挺,而且已经在魔界拥有了两支可怕的军队!

重新整理王都的军队?王紫这是要让那两只神秘的军队再度出山,并且连带王都的所有军队,都要重新整理?

北皇本来就是手握实权的将军,统领着王都郊外八十万禁军,据说关赡和言巍的两支军队加起来至少三百万,而且各个都是以一挡百的精兵,现在光北皇手里的军队就有将近四百万,已经是现在魔界内无人能及了!

再看了看北皇手中的凉快令牌,是真的!

“回王上,关领主与言领主已经将二人领地内的兵权交给臣,还请王上定夺。”

这是,却见东乾也上前一步,手中呈上两块虎符,是现在芒越、辽釜两地的军队虎符,众人又是一惊,魔界十二位亲王里面,关、言二人是威望最高的人,因为关赡和言巍的关系,现在的两位亲王继承了亲王之位的时候仍然有着雄厚的军事基础,虽然没有资格继承那两支神秘的军队,但是领地内的军队却是一定有的。

现在竟然就这么交了出来,不相当于他们二人已经是没有实权的亲王了吗?二人手上的军队至少也有八十万,东乾作为唯一一个大领主,手上的军队也不少,那王紫现在拥有的兵权岂不是……让人望尘莫及?

“由北皇一起统领,过些天我会看看,我希望看到魔界的军队该有的士气,随时准备上战场的士气!”

王紫似乎并不意外,众人听了却迟迟不能平静,一直忐忑着王紫会不会给他们什么下马威,可是王紫一直没有动作,就在他们以为王紫或许真的没有动作的时候,王紫却已经悄悄的布置妥当了一切,这么大的军权掌握在北皇手里,东乾又是朝堂上无人能够撼动的大领主。

据说魔界百分之八十的经济掌握在南阙手里,虽然不知道西诀是干什么的,但是越神秘越可怕不是吗?军政经济都分别掌握在北皇、东乾、南阙手中,而三人又是王紫的亲卫,这跟王紫亲自掌握了大权又有什么分别?

王紫现在是在通知他们吧,告诉他们她已经大权在握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心,可以彻底死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