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一章 舍利出现,九幽归来

王紫艰难的把那颗染了血的石头嵌进了斩天剑,斩天剑上本来兴奋的嚎叫的众多怨魂忽然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怪叫的声音变的畏惧起来,但是这丝毫没有组织王紫的动作。

而那鸽子蛋大小的石头在嵌进斩天剑黑色的一面剑身上的时候,忽然间一阵恐怖的哀嚎,斩天剑上黑气冲天而起,形成一个个怪异的形状,继而很快的散去,而此时,斩天剑上的魔气忽然变的强大而纯粹!

王紫口中艰难的开合,声音低低的传出,连就站在身边的天心都听不清楚王紫在说什么,只是焦急万分的看着王紫,因为现在王紫浑身浴血,随着不停的说话,口中还在不停的冒着血。

斩天剑忽然从王紫身上飞出,连带着离开了青璃的本体。

“甜心!”

天心扑过去抱着王紫,王紫的身体的全部力量都倒在了天心身上,天心小小的身体维持不住王紫身体的重量,着急的眼中含泪,却不敢哭,小手放在王紫的心口,那心口的洞似乎都比他的手大!

“甜心你不要有事,你有事了天心怎么办啊,我们快点出去……对我们快点出去!”

天心害怕的几乎魂不守舍,巫元力快速的输出,修复王紫的伤口,可为什么根本阻止不了王紫的伤口!天心的死死的盯着王紫,希望王紫睁开眼睛,可是就是没有,天心害怕极了,第一次见到王紫这样毫无生气的样子,就好像、就好像快速流逝的生命,连他们之间的契约联系都弱了很多。

而此时,却见刚才飞出去的斩天剑忽然停在了空中,剑身之上黑色和金色同时暴涨!那是魔印和佛印,而斩天剑的气息也没有了之前以为的嗜杀和暴虐,现在有的只是纯粹而浓郁的魔气!而那佛印,释放出强烈的慈悲气息,让人不敢直视,魔印和佛印竟然同时出现了,谁都没有排斥谁!

“那是、佛舍利吗?当年丢失的佛舍利?”

最初与王紫讲解斩天剑的那个魔魂不敢置信的说道,本以为早就死了的心现在剧烈的跳动着,本来还在深深的后悔着让王紫去征服斩天剑,以为是他害死了王紫,却没想到事情还没有结束,斩天剑杂乱的魔气竟然完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纯正浓郁的魔气,带着让人畏惧的战意,好像让斩天剑忽然从一个杀气肆虐的恶灵变成了一个高高在上的战神,而斩天剑健身上镶嵌了一枚金色的佛舍利,正是当年四千多佛门高僧牺牲性命凝炼的佛舍利,当时还没能放入斩天剑内,就被斩天剑震开了,再没有出现过,如今、如今却不知怎么出现在了王紫的手中!

而此时,金色的佛印和黑色的魔印在空中交织着,忽然冲上了天际!在魔冢内的人也许看不到,但是在外界确实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

王紫进入魔冢已经有三天了,这时间并不长,起码在魔界有过的纪录中并不长,但是万魔山脚下的人却并不轻松,穷奇一行就不用说了,肯定要等在这里的,列爻也不曾离开,四大亲卫更是寸步不离。

这么多关键的人物没有离开,其余的官员纵使想要离开也不能走,只能陪着一起等,三天的时间本来应该过的很快,但是也不知道哪里传来的紧张气氛,让这三天过的并不是那么轻松。

尤其是今天,在众官员惊异的眼神中,穷奇、青龙、卫子谦、慕千厷、饕餮五人同时冲上了祭台,身上忽然散发出的危险和压迫让诺大的祭祀广场都瞬间紧张起来,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气息是那几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散发出来的!

那他们之前还以为这些人还是些摆设而已,是不是真该给自己给自己掌嘴?能让所有人都心声胆怯,这是一个摆设能具备的气息吗?

只是现在众人好奇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些人忽然变得这么紧张,而且看那饕餮,现在几乎一手把魔祭司提了起来!众官员的心也被高高的提了起来,是因为他不知道魔祭司列爻的能力才敢这么胆大包天,还是知道了还敢这么做,要是知道了还敢这么做,那饕餮是不是也太不把魔界放在眼里了?

众官员心中本来是想上千询问发生什么事,并且制止饕餮这么做的,但是在看到列爻一动不动,脚尖都离开了地面,却丝毫没有生气的痕迹,就连四大亲卫也站在身后没有动。

众官员忽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倒不是怕了饕餮,而是怕列爻另有想法,而他们多此一举,却见饕餮不知问了列爻什么,列爻似乎摇了摇头,接连几次之后,饕餮面上一怒,将人推开了,列爻似乎根本没有打算反抗,落在地上后身形不稳的退后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体。

紧接着,却见穷奇做的更加过分,右手忽然兽化,变成了一只狰狞的兽爪,聚集了能量猛的打向了祭台,‘轰’的一声巨响之后,那浮现着带血纹路的石柱只晃了晃,并没有别的变化,穷奇那一个几乎能夷平一座山的能量就只给那祭台造成晃了几晃的影响!

“你们住手!”

几个官员忍无可忍,他们可以看在列爻的面子上不做什么,但是穷奇和饕餮两人接连攻击祭台,这是魔界最神圣的地方,他们怎么还能继续再忍?几人一齐飞身接近祭台,在空中祭出法器来战穷穷和饕餮!

穷奇和饕餮现在都是又急又怒,哪有心情跟这些人浪费时间?偏偏这些人还送上门来,穷奇和饕餮一点都没留手,只用了不到十招而已,就让攻上来的十几人哀嚎着倒在了祭台下!

那些号称魔界内如何如何修为高深的官运这样狼狈的倒在了所有人面亲啊,其余人也第一次见识了穷奇和饕餮的实力,而众人惊讶虽惊讶,但是穷奇和饕餮这样做已经触及到他们的底线,又是三十几人飞身攻上!

“都给我住手!这里是什么地方,容的下你们如此放肆?”

列爻忽然大喝一声,声音浑厚而威严,彰显着一介魔祭司的权威和影响力,然而众人停倒是停下来,却都不服气的看着魔祭司,是这些人先动手的,王紫尚且没有登基,这些人就算跟王紫关系匪浅,现在也没有权利在祭台如此嚣张,这不是在打魔界的脸吗?这不是在公然挑衅吗?

为什么魔祭司要这么忍让?甚至是完全妥协的,完全站在了他们那一边,他们的魔祭司是不是被人调包了?自从王紫回到魔界之后,魔祭司的所有行为都变的反常不已!

“去维持秩序,在王上出现之前,都不要再出乱子。”

见暂时震慑住了众人,列爻跟身后的四大亲卫说道,褶皱的脸上带着严肃的神色,四大亲卫领命,有东乾在,这样的工作好做了许多。

“魔冢的入口怎么打开?”

卫子谦停在列爻面前,平时温润的脸上现在面无表情,眉间一抹墨绿色的线条似乎在缓缓的动着,让人见之胆寒,卫子谦一向是最冷静的人,就算心神不宁也很少表现在脸上,但是现在显然是他最为反常的时候。

这里毕竟还是王紫将来的地盘,这些人也许都会是王紫将来的属下,但是在穷奇和饕餮出手的时候,二人根本没有多考虑,卫子谦也没有阻止,因为现在,他们对王紫的担心压过了一切!

跟王紫的契约联系越来越弱,几乎感应不到王紫,而且在契约通道说了那么多话,叫了王紫不知道多少次也没有得到回应,魔冢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他们已经不想管了,现在他们就像立马见到王紫,立马确定王紫是没事的!

“魔冢的入口除非是冢内的魔魂打开,否则是不可能从外面开启的!”

列爻平稳的声音说道,面上虽然还保持着最起码的冷静,心里却是高高的悬了起来,石柱上的红色越来越浓郁,这石柱跟王紫的命数有着直接的联系,这说明王紫的生命在快速的流逝,才三天而已,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从第三天的时候开始的,石柱上的红色忽然快速的蔓延,而现在的王紫、恐怕危险!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这根本不合理,魔冢的魔魂一定会善待王紫的,就算要给她考验也不可能不顾及王紫的性命啊!

“那就再跟魔冢里面的那群装神弄鬼的魔魂说一声,告诉他们马上打开魔冢的入口,否则别怪我夷平万魔山!”

饕餮暴怒,能看到那张俊颜上额头的青筋暴起,眉间形成深深的沟壑,让他看起来很是恐怖,要是被小孩子看到了,现在只不停吓的痛哭不止了。

“……好。”

列爻没有看饕餮,帽沿下浑浊的眼中不知道闪过了什么思绪,忽然点头同意,握着法杖走上前去,除了魔王历练之外而要求魔冢打开入口是不合规矩的,也是没有这样的历史的。

但是列爻现在不得不试试,不是因为惧怕饕餮的威胁,而是石柱上还在蔓延的红色让他同样不安,就算坏了规矩被惩罚,他也要先试,因为他不想让王紫死在魔冢之中,那个孩子太小,假以时日,她一定可以轻松从魔冢出来的,果然他应该阻止的吗……

列爻举起了法杖,口中念念有词,打算再次请求魔冢打开入口,然而就在此时,众人脚下忽然一震!紧接着是一阵剧烈的晃动,然后才慢慢稳定了下来。

怎么回事?发什么什么事?众人东张西望的看着,怎么会忽然出现这么大的动静,却又这么快就消失了!然而在眼神看到万魔山上的情形时,都惊讶的大张了嘴巴!

却见万魔山上忽然笼罩着一大团浓郁的魔气,像是盘踞在山上怪兽,然而令众人惊奇的还不止是这个,却见那团魔气之中忽然冲出一黑一金两道交织的能量,像是两个首位交缠的巨龙,速度极快的冲上了天际!

而后就像是绽放的烟花,一瞬间晕染了整个天空!魔界昏暗的空中顿时被金色和黑色填满,而且变得越来越浓郁!

这是异象!发生了什么事?准确的说、魔冢内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惊讶的看完了这一系列的变化,这么严重的异象,到底是被什么事情引起的?是宝物出事吗?可是魔冢自从存在开始,从来没有这样的现象,魔冢内都是安息的魔魂,怎么可能有生灵?除了碧晶草,但是碧晶草并不足以引起异象啊!

那会是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在王紫进入魔冢的时候?

而且,此时的众人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到,那金色的能量分明是带着慈悲气息,让他们莫名的不适,能让他们产生这样的感觉的,就只有佛印了!

一个是魔,一个是佛,怎么会同时出现并且引起异象?真是让然好奇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然而这一盛大的异象可不止是在魔界发生了,还有其它五个界面,仙界、妖界、修真界、鬼界、凡间界,或许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异象意味着什么,但是也有为数不多的那么些个人,却是知道的。

斩天剑经过三次铸件,虽然消失的离奇,但是也不乏有人知道一些原委,金色肯定是佛印,黑色肯定是魔印,能够同时出现,这一定是当年的斩天剑了,应该说,是真正的斩天剑问世了!

与王紫猜测的一样,没有佛舍利的斩天剑一直都是不完整的,像是一个人三魂七魄丢了某个魂魄似的,直到佛舍利的回归,斩天剑才是真正的斩天剑。

如今的斩天剑比第一次出炉时的威力更甚几倍!第一次铸件成功后的斩天剑尚且引起异象,别说最终定型的斩天剑了,声势显然要比当初浩大许多!

……

“斩天剑问世了……”

空灵的声音想起,修长的手指拨弄着琴弦,却漫不经心的松开了口,悠扬的琴音也渐渐消失,那人站起身来,徐步走出房间,曳地的冰蓝色长衫在光洁的地面上拂过,下摆上绣着静谧的海潮图案,仿若看到了真正席卷而来的浪花。

那人负手而立,妄想忽然变暗的天空,冰蓝色的瞳孔内静谧而悠远,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倒映在那双眼睛中,此人正是自从王紫离开修真界就再也没有见过的乐九。

“呼……额什么?”

却见门口的摇椅上躺着一人,花白的头发盖在脸上,让人看不清那面目,本来翘着腿轻轻的打着呼噜,应该在熟睡,但是听到乐九说话后,身体一晃,二郎腿也掉了下来,晃了晃脑袋,把花白的头发甩到了身后,又擦了擦口水,这才不甚清醒的问到,这鹤发童颜之人正是爵爷。

“我说死老头,就知道睡觉,也不看看天都黑了,不滚回你自己窝去?”

一个邪佞的女声想起,带着完全的妖娆,却见一个女子缓缓的走了过来,身着艳丽的裙装,颜色虽然杂了一些,却丝毫不影响美感,反而像是某种色彩艳丽的毒舌,美丽却危险,那张涂满了黑色的嘴唇有些鄙视的说道,浓重的黑色眼睛下眸中的神色也似不善,但是这样的形象吓唬得了别人,可吓唬不了爵爷,这女子自然就是妙绮。

妙绮一脚踢了过去,但是却被爵爷避开了。

“你这老太婆,嘴里没有一句靠谱的话,天黑了你怎么不会去啊,这是乐九的地儿吧,我走你也得走啊!”

爵爷闪在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慎在意的说道,在看到昏暗的天空和其中交织的金色时,顿时也明白了乐九刚才说的话,斩天剑竟然问世了!

“轩辕剑和斩天剑,都有主了。”

一个平板的声音说道,一人上身而立,站在乐九身边,穿着白色长衫,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嘴唇也没有动,而那声音却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山谷传来,让人找不到声音传来的方向,此人正是顺尧。

“哦呵呵,我说尧尧啊,你该不会是羡慕嫉妒恨了?轩辕剑是你徒弟的,斩天剑成了小面瘫的,要你这个仙剑心里不平衡了?”

妙绮顿时笑道,笑起来的时候艳丽的脸上更多了许多迷惑的味道,只是此时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似乎很希望顺尧是这样的想法,毕竟能让顺尧感兴趣的事情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顺尧却不答,似乎没有听到一样,就连妙绮叫他‘尧尧’也没有给出多余的反应,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平时经常上演,只是妙绮变着法的取消顺尧,顺尧从来没有上当过。

“面瘫这种病真是让人着急,这都多少年了,我用心良苦的在你的药里、饭菜里放了那么多治面瘫的药,你怎么就不能乖乖吃一次呢?明明是可以治好的啊,世界如此美好,你却是个面瘫,不觉得人生都不完整了吗?我妙绮医毒倾天下,也奈何不了你不配合啊!”

妙绮无趣的耸耸肩,有些取笑也有些苦恼,在顺尧身上屡次吃亏,是谁谁都闷啊。

“不过也不知道小面瘫怎么样了,又那么多人缠着,面瘫应该好点了吧?”很快,妙绮又忽然说道。

“斩天剑也出现了,王紫那边的事情应该会顺利一些了吧,那四个臭小子,有了媳妇儿忘了师傅,也不知道回来了。”爵爷坐在回廊上,抖着腿说道。

“媳妇儿还没追到怎么回来?再说了,他们知道你这死老头躲在什么鬼地方?”妙绮几乎立马给爵爷的话堵了回去。

“我躲的鬼地方也是你的。”爵爷耸了耸肩道。

“哼……我就说了吧,这斩天剑八成也得小面瘫收,心中能佛亦能魔,才能控制得了斩天剑,没想到这么快,而且看样子小面瘫应该也拿到佛舍利了。”妙绮瞥了一眼爵爷,作出一个‘不想跟你这种人说话’的表情,上千几步停在乐九身边。

“九哥你该不会在算小面瘫什么时候回来?”

妙绮探头看着乐九,却见修长的手指不断变换着,似乎在掐算着什么,妙绮语气疑惑的问到,更有些惊讶。

“嗯。”

乐九却轻声答道,即便只是一个简单的单音节字眼,却让然能让人听出悠扬空灵的感觉,直直的沁入心底。

“……”

妙绮无言,虽然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说点什么取笑一下乐九,但是她的确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只能感叹小面瘫不知道哪里让九哥这么惦记了,此时异象已过,天开云散,碧空如洗,阳光洒了下来,妙绮涂满了黑色的唇笑了笑,其实不用算也用不了多久了……

……

而在某个隐世修行的佛门,异象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呵呵,那丫头竟然竟然真的找到了斩天剑,缘分啊……”

一人说道,手中捻着白须,花白的眉毛常常的垂下,身着一身白色的僧袍,看到这样让人熟悉的一幕,此人却没有大多数人那样的好奇紧张,而是在微微思索一会儿后很快就欣然接受了,这是件好事情。

“这就是慧远所说之人?”却见身边还有一人,那人先是惊讶,后更惊讶!

“佛舍利已经镶入斩天剑,斩天剑也已经认主,定是那丫头没错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啊……”

那人说道,若是王紫在这里,定是要惊讶的,只因此人分明就是当日华夏万清寺的方丈慧远!之间慧远方丈的眼神似乎变得有些悠远,那孩子离开似乎并不久吧,已经能收服斩天剑了,当初佛舍利被王紫找到本来是缘分,他未将其中的故事说出去,而当初的因有了现在的果,虽是好事,但是慧远方丈不难想象,王紫为此付出了多少辛苦。

“世间当真有如此善恶分明之人?”另一人不禁怀疑。

“当真有……”慧远方丈转了转佛珠,也有些感慨,事情进展的这么快,是不是再与那丫头见面之日也不远了?

……

“一面魔,一面佛……这是斩天剑吗……”

而同样目睹了这一过程的莲生却惊讶的呢喃,可是他的声音太小,再加上现在不论是什么异象,根本没有改变王紫现在危险的状况,穷奇一行人的注意力根本没有被那异象吸引。

“魔冢打开了!”列爻惊讶的说道,虽然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但还是抑制不住的吃惊,根本不需要他再施法,魔冢竟然被刚才那两股能量冲开了!

听得列爻这么说,穷奇几人顿时飞身掠上万魔山山顶,直直的冲进了那团魔气之中。

“甜心,甜心!呜呜呜甜心你快点醒来,天心好害怕,好害怕看到你这样……”

魔冢内天心不停的给王紫止血,但是这半晌以来的效果并不好,天心手足无措抱着王紫,可小小的两只手只够抱着王紫的头,而且王紫的身体越来越冰冷,越来越僵硬,天心害怕的哭了起来,完全感受不到王紫的生命,天心哭的撕心裂肺。

“甜心你没事的,你一定没事的!”

天心抱着王紫的头,身体尽量紧紧的靠着王紫,似乎想传达给王紫他的体温,可是很长时间过去后王紫还是浑身冰冷,天心绝望的哭着,却死死的、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王紫没事的,他是王紫的巫灵,生命共享,他还好好的,王紫就一定也是没事的!

魔冢内的墨魂渐渐的靠近王紫,听到天心绝望的哭声才从斩天剑的惊讶中回过神来,想要帮助王紫,他们现在的心也紧紧的揪着,王紫已经是魔界的王,一定不能有事,也一定不会的!

然而几个带头的魔魂还没有靠近,就看到王紫身前忽然闪过一个黑影,再一眨眼,众人惊讶的看到一个身披斗篷的男子单膝跪在地上,曳地的斗篷在身后长长的铺着,犹如王座下华丽的地毯,天心的哭声戛然而止,似乎也因为这忽然出现的人惊讶不已。

“小公主……为什么、不叫我……”

来人颤抖着手触碰到王紫的冰冷的身体,声音几乎哽咽。

“你……”是谁……

天心看着来人,却见他忽然解开了王紫衣领上的口子,本想问问这人是谁,认识甜心吗?他又要做什么?可是在看到那人脸上隐忍的沉痛表情时,天心愣愣的说不出话来,这人是认识甜心的吧?他能救甜心吗?

天心很急切的想问问他有没有办法救甜心,可是在看到他接下来的动作后,自动闭嘴了,却见那人在手指按在了王紫的锁骨上,那里有一个淌血的十字架,却见那十字架上忽然涌出的浓烈的血红色,瞬间覆盖了王紫的整个身体!

而不知道那人又做了什么,半晌之后,却见那血红色退回了十字架中,好像没有出现过一样,然而王紫心口那个可怕的洞却是消失了!

“甜心好了吗?”

天心忍不住问,可是那人并没有回答,天心紧紧的盯着王紫,最起码那最可怕的伤消失了,而后,却见王紫心口忽然出现一团红晕,那红晕一亮一暗,犹如心跳一般,规律非常,而那人轻轻的将王紫揽进怀里,那小心翼翼的动作不难看出对王紫的珍视。

“九幽?”

穷奇诧异的唤了一声,却很快闪身来到王紫身边,其余人也闪身过来,确实刚刚进入魔冢的众人,穷奇本是紧张的跑过来,却没想到见到了九幽,九幽、回来了。

“她怎么样?”

穷奇来不及问九幽什么时候来的,只紧张的看着王紫,见王紫浑身浴血,心口处散发着红色的光晕,刚才真的把他吓坏了,契约联系一度中断,他真的害怕了……

“她在恢复。”

九幽没有看穷奇,眼神只盯着王紫,为什么不叫他?为什么不用他的力量?小公主,你让我教多少次,才肯放心的依靠我?刚才感受到王紫重创,通过留在王紫身体里的力量确定王紫的所在地,扔下刚刚大战之后的血族直接跑过来,却让他看到了几乎没有生命气息的王紫,见到这样的王紫,他还敢再离开吗……

“什么意思?小丫头到底怎么了?”

饕餮皱着眉问道,虽然九幽出现的突然,但是现在跟王紫比起来,什么事情都不值一提!前些天才说了有些危险不得不让王紫自己去面对,现在自己都后悔了!去他妈的自己面对,如果要让小丫头每次都面对这样的危险,他宁愿小丫头什么都不会,跟着他离开这鬼地方得了!

“现在要看小紫自己恢复的情况,先出去,我再给小紫用点灵药。”

卫子谦上前查看,心中一沉,面色有些冷,却强制让自己冷静,王紫是伤成了什么样子,才让混沌石也来不及修补?应该是九幽先帮助王紫处理了身上的伤和经脉的破损,才让混沌石开始起作用。

……

地点转移到了魔王的寝宫,现在已经是六天过去了,王紫躺在床上一动未动,从那天从魔冢出来之后王紫就一直昏迷着,好在有混沌石一直修复着王紫的身体,王紫的所有情况都在趋于好转,跟众人的契约也凝实起来,众人也从刚开始心急如焚的担心渐渐平静下来。

只是一个个的都等在王紫的房间,没有人愿意离开,不时的看看王紫,每次都期待看到王紫醒来,可是每次都是失望。

王紫这里看起来风平浪静,最起码在王紫醒来之前暂时会风平浪静,但是魔界却不平静了!而这不平静已经持续了六天了!

而这不平静还要从王紫离开魔冢那天说起,要说史上进入魔冢历练的魔王有无数,但是被抱着出来的绝对只有王紫一个,昏迷不醒的出来的也只有王紫一个,而看起来这么失败的历练,却让人惊讶的无以言说!

只因那天魔冢开启之后,数万魔魂自魔冢内走了出来,几乎是护送着王紫一行出来的,当时等在万魔山下的所有人几乎都傻了!魔冢存在了多少年了,即便知道里面有着不死的魔魂,却没有停过魔魂走出来过的!

而那天确实出现了,而且还是数不清的魔魂,那些魔魂之中,曾经为王的人也不在少数,王紫昏迷不醒,然而那数万魔魂却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王紫现在立刻马上就是魔界的王,是魔界永远的王!要是有人不服,魔冢内所有魔魂当助王紫铲除异己,开疆扩土!

众人哪敢不服?在脑子稍微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人已经跪下来一遍一遍的山呼誓死效忠我王了!

而再一转眼,那数万魔魂已经退回了魔冢,万魔山一切回归平静,众人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的时候,他们的王上也不见了,连带着簇拥着王紫出现的那些男子们也不见了。

祭台上就只剩下列爻和四大亲卫。

而在王紫的魔王地位已经不可撼动的确立之后,所有官员都急着来表衷心,他们的王上似乎受伤了,那就送各种灵药,各种补药,各种天才地宝,一定要让王上看到他们的衷心!

然后全体官员出动,操练军队,整治朝纲,满朝上下一片朝气蓬勃的沸腾景象,可是连续六天过去了,他们心心念念的王上还一直没有出现,这让众人心不不禁低谷,该不会王上还记着他们之前的不友好,现在冷落他们,说不准还在准备着什么整治他们的招吧!

而这些人显然不知道王紫伤的多种,以至于六天都没有清醒过来。

王紫昏迷的时候,穷奇也问了些关于九幽的事情,这么久不见,虽然不知道血族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定不会是小事,不然九幽也不会舍得离开这么久,那天出现一定是感应到了王紫的危险。

这里只有饕餮是不知道九幽的存在的,其他人多少认识,但是九幽跟这些人都不是很熟,相对而言,却是九幽和穷奇还有青龙熟悉一些。

“还走吗?”穷奇问道,这都这么久了,虽然王紫不说,但是不用猜都知道,王紫一定很想九幽。

“不。”九幽道,寸步不离王紫的床榻,他不敢走了。

“其实也好在你自己来了,再过些天恐怕她会忍不住找你的。”穷奇一笑,语气却有些酸,王紫虽然隐忍,但是有的时候却任性的让他无奈,就比如对待斩天剑,王紫竟然不说一声的自己去面对。

九幽看了看穷气,没有说话,如果教不会王紫有了危险先想到他,他是再也不会离开半步的……又看了看屋子里其它人,只有饕餮没见过,还有那个孩童样子的天心,能量倒是很奇特。

九幽抓起王紫的手嗅了嗅,小公主,你果然没让我省心,找了这么多情敌,是不是怕我兴师问罪,所以不敢睁开眼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