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章 鏖战斩天剑

而王紫这时也才看到斩天剑的真面目,那斩天剑乍一看给人的感觉却是充满着诱惑的,妖异的!而又隐约有种严肃的感觉,虽然表象之下藏着巨大的危险,但是王紫头一你感觉一把剑如此漂亮!

斩天剑不像轩辕剑一样厚重而霸气,剑身并不宽大,反而很窄,像是一个雌雄莫辨的美人儿,而美人儿连脸上蒙了一层神秘的黑纱,让人无从窥探。

斩天剑一面浑身如墨,魔气环绕,一面金光如佛,慈悲安详,然而现在占据主导地位的是魔。

王紫一直好奇着一把无锋之剑是什么样子的,既然没有锋芒又如何绝杀千里?可是在看到斩天剑的那一刻,王紫懂了,最初斩天剑是佛剑,藏锋于内,不以杀戮示人,像是一个慈悲的僧人。

而第二次铸件之后的斩天剑形态不变,它的剑魂却是锋芒大绽,满身都是杀气,此时无锋却更是锋芒摄人!

也许斩天剑本来就是杀戮的一面的吧,佛也有戒,要是每个修佛之人都是六根清静的得道高僧,那还又何必要设定那么多条清规戒律,而这所有的戒律中卫列首位的就是杀戒!

佛也会杀,只是先忍,而后才杀,要不然成邝为什么非要找斩天剑重铸?而不是自己再炼一把矿世奇剑?那位铸剑高僧其实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吧,也许经过他的手初次问世的斩天剑并非真正的斩天剑,而被成邝经手的斩天剑才初具备了‘斩天’的奥义。

而真正的斩天剑,也许第三次铸件成功后的才是,若是有那个四千多佛门高僧凝炼的舍利子在,这把斩天剑才是完整的吧?真正的一面佛,一面魔,该杀时杀,该慈悲时慈悲,而这就要看拿着斩天剑的人是谁了……

一人一剑分开只有几秒钟,这一次斩天剑再度飞速射来,这一次被王紫强行唤醒,斩天剑似乎很狂暴,杀气很重!热浪袭来,却带着彻骨的寒意,王紫召唤出了红莲业火,而幽冥地煞火忽然从斩天剑上小时,天地异火之间存在等级压制,此时幽冥地煞火刚好被红莲业火压制住了!

“小紫这火焰真舒服,不要收起来。”青璃忽然说道,紧张之中竟然带着些许享受的感觉。

“嗯。”

王紫快速应了一声,她还要留着红莲业火对付幽冥地煞火,当然不会收起来,不过似乎青璃很喜欢异火,这应该跟他从被铸造之初就被放逐在洪荒位面有关系吧,冷殤铸造了璃王鼎,青璃却是天地异火煅造成人的,因此青璃并不惧火,反而对火焰感到很亲切。

斩天剑来势汹汹,王紫几乎无从躲闪,却也无法硬扛,只有青璃可以帮她缓冲一会儿,但把斩天剑交给青璃也并非长久之计,她要的是收服斩天剑,而不是一直这样躲下去。

斩天剑的速度太快,杀气太猛,王紫基本上无法接触斩天剑,她跟很多人对战过,她也知道在战斗中该如何把我敌人的弱点,但是她没有跟一把剑打过,这么半晌也找不出斩天剑的弱点,反而像是无懈可击一般!

这样一把未化形的剑,而且也没有修士操控,却能达到这样的战力,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斩天剑现在只知道杀戮,剑身内的魔气和煞气几乎认准了一切有着灵魂波动的生物,现在王紫又直接送上门来挑衅,斩天剑岂能善罢甘休?

“铮……”

又是一声巨响,斩天剑结结实实的砍在了青璃的防御上,王紫由此被震出了老远的地方,狠狠的砸在地上,虽然有着青璃的保护王紫不会被斩天剑直接伤到,但是斩天剑和青璃的对抗对她的影响也不小,就比如现在,王紫必须让自己在两者相撞的时候快速的反应过来,然后保护自己。

青璃为了保护王紫必须待在王紫体内,否则斩天剑的速度太快,等危险来的时候青璃才出现,那根本来不及,再者,青璃的法术都是倾向于防御的,不与斩天剑这种杀气腾腾的剑一样,青璃知道王紫想要这把斩天剑,也就只乖乖的防御,没有劝王紫住手。

璃王鼎和斩天剑并非一个属性的法器,青璃不能征服斩天剑,但是一定能保证王紫不被斩天剑所伤。

又是半晌之后,王紫忽然祭出了九转阵盘,魔气无法对斩天剑产生有效的控制效果,青璃已经跟斩天剑相撞过好几次,斩天剑似乎也发现他要杀的人有了一个很强大的防御保护,这么长时间没有拿下,它变得似乎更加狂躁了,剑身上魔气暴涨。

不知道是不是王紫的错觉,王紫竟能够看到那魔气中五花八门的灵魂形态,但是有一个共同点,那些魂魄都是张牙舞爪,呼嚎着从斩天剑内探出头来,像是一个个等着饱食一顿的厉鬼!而此时,斩天剑金色的一面也暗淡了许多,罩了一层魔气,让斩天剑看起来更加妖异而杀气腾腾!

王紫将巫元力覆盖在全身的气血之中,将速度运行到最快,在跟斩天剑周旋,同时手中快速的操控阵盘,布阵需要的灵力很大,而在魔冢之内哪来的灵力?王紫必须用自己体内仅剩的灵力布阵,而且既然要用阵法,就要尽可能的一次成功!就算不能一次成功也要暂时压制住斩天剑,她总能想到办法去做的。

阵法的对象是一把剑,而对剑来说,想要捆住他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封印阵了!王紫一边跟斩天剑周旋,一边布阵,青璃给了她很大的帮助,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如此一心二用。

在成功的将斩天剑和逼出几十米之后,王紫催动九转阵盘开始布阵,先前九转阵盘就已经像铺好了许多陷阱,只等王紫开启阵法!而此时,之间天空之中紫色的狂蟒大盛,昏暗的,魔冢之内充斥着紫色的光阵,遍布在各个角落的同心圆,让越来越多的魔魂苏醒了过来,纷纷驻足看向王紫。

而此时,蓄势待发的斩天剑忽然发现自己被困在了阵法之中,无形中像是又无数道能量束缚着它,像极了当年被逼封印的时候!斩天剑有两次封印的历史,一次是从佛门盗出出来的时候被成邝封印,一次是第三次铸剑之时被铸剑高僧封印。

如果说斩天剑问世以来有过什么败笔的话,如果它自己有思想的话,应该会回答那两次被迫封印吧,即便它的力量再强大也没有冲出来,而它应该想不到还会被第三人封印吧,它已经拥有了远胜于当初力量,就算是成邝和铸剑高僧再活过来,都不一定能封印得了它了,可是、可是它也许还不知道这世上还存在着阵法封印这一说吧!

而且,这次封印它的,除了王紫的封印阵法,辅助完成的是九转阵盘!九转盘龙阵盘也是后天十大神兵之一,而且是后天十大神兵中最为神奇的一个,再后来被人排名之时放在了后天十大神兵之首!

九转盘龙阵盘、璃王鼎、斩天剑,众人眼中竟然看到了后天十大神兵中的其三!而其中两件的主人现在是王紫、魔王之眼的主人!

当魔冢的魔魂渐渐苏醒的时候,看到这样的情景无疑是怒气升腾的,也是担忧不已的,怒的是斩天剑竟然再次作怪,魔冢又要发生一次巨变了,担忧的是他们看出了王紫的身份,竟然是魔王之眼的主人!在知道这两点后,谁还能轻轻松松的看着王紫战斗?

本来是要帮忙的,虽然他们遇上斩天剑大部分可能也是被斩天剑吞没了灵魂,但是他们不得不这么做,否则王紫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斩天剑疯够了会自己停下来的,但是他们担心王紫等不到那个时候。

然而他们刚刚出现这样的担心,就看到王紫身上浮现的金色的大鼎虚影,能挡住斩天剑的进犯,兵器谱中似乎也只有后天十大神兵中的璃王鼎了!璃王鼎保护了王紫,但是王紫并没有因此扭转了战局,几乎还是在被斩天剑追着打,速度快到众人眼中只又两个身影你来我往追杀,根本看不到具体的情况,也不知道被璃王鼎保护着的王紫现在是什么情况。

而后又是不久,王紫忽然加快了速度,收起了璃王鼎,身形鬼魅般的在空中消失然后出现,每次消失和出现的时间和位置都不一定,众人本来还为王紫收回了璃王鼎捏了一把冷汗,但是王紫这样的速度却让众人又松了一口气,斩天剑再厉害也是一把剑,没有人类的思维,只知道杀戮,再王紫消失和出现之间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结果可想而知,一次都没有捕捉到王紫。

斩天剑的气势变得更加可怕,忽然放弃了再追杀王紫,而是直奔占全外的众多魔魂,虽然王紫才是强行把它唤醒的人,但是这些灵魂对它来说也很可口,应该说是大餐,因为魔冢的魔魂可都是魔界响当当的人物,即便是灵魂形态不知道多少年,现在的修为也仍然可观。

观战中的终魔魂见斩天剑调转了方向,先是一惊,随即很快的反应过来,换来法器迎战,可是众魔魂和斩天剑还没有交上手,之间天空之中一阵紫光亮起!魔冢内顿时弥漫着浓郁的无形灵力,还加载着魔魂最为讨厌的光系灵力!

而几乎是同时,那势不可挡的冲过来的斩天剑忽然像是被困在了牢笼中,从剑柄至剑尖都好像被勒上了许多绳索,牢牢的固定在空中,即便斩天剑再狂躁,那魔气再厉害,幽冥地煞火再无敌,也照样没有助斩天剑逃出牢笼!

众人本来还在因为忽然出现的许多灵力不适,但是在看清了是王紫在布阵的时候,众人却变成了震惊!王紫竟然在布阵!而且是用九转阵盘!更重要的是、王紫的阵法真的控制住了斩天剑!

斩天剑的能量他们是知道的,应该说魔冢之中没有灵魂不知道斩天的威力,以往斩天剑暴动的时候,几乎魔冢都会是一次巨大的动荡,而这一次,他们竟然看到王紫成功的控制住了斩天剑!

别人看上去王紫好像轻轻松松的用阵法控制了斩天剑,但是却不知道王紫现在每秒钟的灵力输出都是庞大的,而王紫的轮海就算再强大也经不起王紫这么消耗,斩天剑还在不停的反抗,根本没有达到她的封印效果,若是换做稍微弱一点的剑,现在最起码也应该被完全封印了!

王紫是海中传来阵阵眩晕,这个封印阵是六阶阵法,要比青龙几人的本体的封印阵还要高出很多,而且斩天剑现在的魔气和负面的气息太过浓郁,王紫必须用五行灵力加上光系灵力才有可能克制斩天剑,这无形中给王紫造成了更大的压力,进展的很缓慢,却根本不能停,一旦停止了,再想控制斩天剑也许根本就不可能了!

青璃为王紫撑着防御,心中也担忧不已,斩天剑现在势头太劲,王紫面对的也太仓促,没有找穷奇他们商量商量怎么找出斩天剑的弱点,然后再有效的控制斩天剑,现在王紫几乎没有优势,光靠着这个封印阵也很危险,若是不成功,斩天剑仍然杀气不减,而王紫的实力却会因此被削去一大半!

王紫的面上的汗水像是淋雨一般淌下,一刻不敢放松的操控着九转阵盘,当初铸剑高僧都没有抑制住斩天剑剑身内的负面气息,她现在能做到吗?如果能一边抑制斩天剑的魔印,一边唤醒被排挤的佛印,效果一定会好很多,但是她根本不了解佛门的法术也心法,这一点也根本行不通。

王紫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轮海中的灵力在快速的接近耗空,斩天剑此时安分了一些,但还是没有完全封印住,若是她现在停止了,用不了多久斩天剑仍然可以破封而出!

青璃暗暗着急,却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打扰王紫,只期盼着王紫快点停下来,不管这斩天剑好了,现在他们还可以离开,知道了斩天剑在这里,准备充分了再来也不迟啊!不管王紫心里在想什么,他想的只是让王紫安然无恙,他当初求着王紫收留他的时候可是说过的,一定要保护王紫,一定要让王紫性命无忧的!

天心忽然也凭空出现,一个三岁左右大的小孩,系着一件红色肚兜,圆圆的眼睛占据了小小的脸上很大一部分,看起来很是可爱,只是那可爱的小脸现在仅仅的皱着眉头,出现几分大人似的忧虑,七种琉璃般的颜色跳跃在圆圆的眼睛中,不时的变换着颜色似乎也显示了主任现在焦虑的心情。

天心看着王紫,粉嘟嘟的小嘴唇紧紧的咬着,甜心想要这把剑,可是甜心现在快坚持不住了……

“青璃,你可保护好甜心哦,要是你做不到,等我长大之后一定会揍你的!”天心也知道现在不能跟王紫说什么,只担忧的看了看王紫之后,跟青璃说道。

“你要去干什么?斩天剑你现在还应付不了,别给小紫添乱了,小心你去一趟就长不大了!”

青璃一惊,金色的大鼎虚影闪了闪,也有些急切,天心可别这个时候添乱子,王紫怎么做好歹他还能照应,可是天心要是做了什么,唯一能够帮忙的王紫恐怕也分身无术,要是天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算王紫收服了斩天剑,肯定也不会有一点儿开心的!

“天心可是死不了的!”天心不否认自己要干什么的动机,却是有些的骄傲的说道,让青璃更加焦急加无奈,忽然觉得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太自大了什么的真是让人不放心。

“小紫会不开心的,你不要惹小紫生气!”

青璃见大道理劝不通天心,只能拿王紫说事,可是效果仍然不好,天心身后长长的头发无风自动,衬托着拿天使般的小孩子也变得神秘而悠远了起来,天心身边围绕着令人陌生的气息,那是巫元力、也有七色天心的能量。

“等我回来之后跟甜心认错,甜心最爱天心了,一定会原谅我的!”天心稍稍停顿了一下,却是扔下一句话就飞身窜起,小小的身体竟然如闪电一般窜进了阵法之中,直奔斩天剑而去!

青璃忽然心生一股怒气,天心竟然没有听话!等他出来之后、他一定会教训他的,让他担心还让小紫担心就是不对!

“天心……”

王紫不敢相信的唤了一声,虽然她的神识都集中在了阵法之上,虽然天心的速度很快,但是进入阵法后的波动还是立刻传到了王紫的识海中,随即王紫一瞥之下,那小小的身影,长长的墨发,还有那件红色的肚兜,她干确定是天心!

王紫的神识有短暂的波动,但却是极快的稳住了,虽然现在对天心的举动很生气,也很担心的,但是她隐约知道天心要干什么,要是她现在松懈了,不但之前做的努力都白费了,天心也会更加危险!

王紫极快的在天心前去的路上开了一个口子,天心心中一喜,这是甜心在配合他!是不是甜心也觉得自己想的办法很好?是不是也觉得他很聪明?可这头脑简单的小天心根本想不到,王紫根本不觉得他聪明,而且很生气,要不是不想害了他,才不会这么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天心的速度很快,从那个薄弱的口子钻了进入,王紫立刻修复了阵法,没有给斩天剑嗅出出口的时间,斩天剑现在还在不停的反抗,天心却忽然冲了进来,似乎想找天心发泄被封印的狂躁,斩天剑努力在封印的范围内使劲儿的冲撞,想要刺杀天心。

天心躲了几次,肉嘟嘟的脸上写满了认真,但却没有畏惧之意,圆圆的严重充斥着红色,上上下下的扫描着斩天剑,不知在那双红色眼睛中,斩天剑有何特别,但是看天心的样子,却像是在研究着什么。

七色天心作为巫灵中的至尊,速度一定也是登峰造极的,在速度上,如果让天心单独实战,几乎无人能及!这一点是天心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包括斩天剑、包括现在的王紫、包括穷奇,恐怕单论速度的话也不是天心的对手。

巫灵最强大的是巫元力,强大的巫元力支撑了他们强大的气血、预思、摄魂的能力,相对于这些巫应该具备的能力,巫灵的单独战力却可以说是很渣,巫灵除了辅助主人外,就算是单独作战也只是运用无数,除了速度外没有额外的战力,更别提近身战。

因此天心现在跟斩天剑周旋纯粹好似用速度,要是没了这诡异的速度和身法,斩天剑应该立马就能把天心砍成几段。

半晌,似乎观察够了,天心小手结印,口念咒语,身上的巫元力涌出,斩天剑没有思想,不知道天心在干什么,而且天心的能量也不时它熟悉的,现在至顾着挣脱封印,一遍一遍的蓄力冲向天心,忽然,天心的身形消失了!

斩天剑似乎也有瞬间的停顿,因为它要面对的人再一次消失了,这好像是在嘲笑它没有眼睛和思维一样,肆意的在它面前玩着它看不懂的游戏,斩天剑周身的魔气再度暴涨!幽冥地煞火也在汹涌的炙烤着封印阵,火苗不停的向上窜,似乎还想灼烧高高在上的九转阵盘!

然而斩天剑汹涌的动作忽然一滞!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定格在空中,妖异的剑身竖立着,就像是遇到了什么让它奇怪的事情一样,可这样的现象也只持续了一会儿而已,很快斩天剑就更加暴动起来!

“轰轰!”

幽冥地煞火冲天而起!直直的攀上了九转阵盘,还在顺着九转阵盘的表面蔓延,似乎想蚕食九转阵盘,然而九转阵盘也是天地之宝,在天火之下仍然无恙,更别说逊色了天火不知道几个级别的幽冥地煞火了。

可怜幽冥地煞火本来是极为霸气的火焰,也是煞气相当重的火焰,可是今天遇到的都是惹不起的,要么是拥有红莲业火的王紫,要么是异火养大的青璃,要么是后天是大神兵中几乎无死角的九转阵盘!竟然每遇一次顺利达到目的的,尤其是现在九转阵盘一动不动,似乎根本不把幽冥地煞火放在眼里,这样像是蚂蚁撼树的举动也实在好笑。

不只是幽冥地煞火的狂暴,斩天剑发出了一阵阵强烈的剑鸣之声,像是在怒,也像是在蓄力,总之反抗的行为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明显。

围观着这一系列变化的众多魔魂刚开始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沉寂已久的心在随着这些变化高高低低的起伏着,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了,他们从一开始的震惊和担忧,到后来的不可置信和期待,再到现在的紧张和激动,似乎心里的天平在一点点的倾向王紫,似乎也在潜意识里相信王紫能做到最后,能征服斩天剑!

斩天剑自问世以来,从来没有真正的踏进世人的眼中,要是王紫能将斩天剑收入囊中,不仅还魔冢一个清静,而且他们也相信,王紫一定能让斩天剑从此在六界之中声名大振,而斩天剑也能助王紫一路凯歌!

魔冢的魔魂最讨厌灵力,不只是因为他们已经是亡魂,灵力会让他们感到不适,也因为魔界和修真界以及仙界不可调和的矛盾,让他们无不厌恶敌人的空气,然而此刻,众魔魂第一次迫切的希望魔冢内满是灵力,因为他们看得出王紫的吃力,而王紫现在所做的事情,他们根本帮不上忙。

直到天心出现,本来好奇着那个突然出现的小孩是谁,因为这样一个天真的孩子看起来跟魔冢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但是他们的理智还在,天心虽然看上去只是个无害的小孩,但是能忽然出现,并且能够在魔冢内如此自由的呼吸,定然不是表面上的无害。

关于巫术,就算是这里的魔魂,也没多少人了解,就算有所了解,也想不到眼前的小孩就是巫灵中绝无仅有的气色天心!拥有至高的巫元力,能够脱离主人单独施咒,而在后来看到天心冲进了阵法之中,又看到天心诡异的速度,再加上天心忽然涌动的巫元力还有忽然消失的身影!

是七色天心?!

有些人心中不敢置信的自问,却不想自己真的猜对了,再看到斩天剑紧接着发生的变化,一定是气色天心了!

“他冲进了斩天剑!”

一个魔魂简直不敢相信,而再看这人时,正是先前给王紫讲解斩天剑来由的魔魂,也是他有意无意的引导了王紫来找斩天剑,本来是想赌一把,而赌输的可能性本来以为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但是现在,他却越来越觉得赢面才是百分之九十九!

魔界需要变化,魔冢也需要变化,斩天剑总要离开魔界的,要是此人是王紫,他们愿意赌一把,而且他们似乎押对宝了……

“那个气色天心看起来还很小,他能抑制住斩天剑内的魔印吗?”一个魔魂忍不住问到,也对天心这样悄声无息的冲进了斩天剑表示相当的震惊!

“也许可以……”那魔魂回倒,是在回答问话的魔魂,也是在回答自己……

斩天剑的剑鸣之声越来越刺耳,甚至深深的影响着王紫的神识,但是王紫只咬牙坚持着,轮海传来一阵阵剧痛,静脉也疼痛不已,王紫的灵力已经用尽,现在支撑阵法的能量几乎是在提取王紫身体内的能量,说的严重一点,几乎是在消耗王紫的生命了,一般人绝对不敢这么做,也只有王紫,现在在孤注一掷了!

她停不得,天心现在在斩天剑中,天心一定也看出来斩天剑的魔印中掺杂了太多邪恶的东西,吸取了太多怨念和杀气极重的亡魂,天心可以用摄魂的能力压制这些灵魂,让斩天剑听话起来,而在天心没有成功之前,王紫绝对不能停,否则天心将会被困在斩天剑中!

“小紫……”

青璃心里干着急,恨不得现在维持阵法的人是他,他能够给王紫提供防御,却不能替王紫做这些,看着王紫口中的鲜血争先恐后的涌出来,青璃却什么都做不了,注意力在斩天剑和王紫之间快速的切换着,就知道天心是在给王紫添乱,要是天心没去,他完全可以带着王紫离开!

幽冥地煞火蔓延的到处都是,顺着地面上的尸骨燃烧,以王紫几人所在的地方为中心,魔冢内堆砌的看不到地面的尸骨在快速的化为飞灰,露出了本来漆黑的地面。

“甜心!”

一个兴奋的叫声,穿着红肚兜的天心忽然从斩天剑内冲了出来,魔发在身后飘飞着,而此时斩天剑竟然稳住了!剑鸣之声忽然小时,幽冥地煞火也一瞬间被召唤一样收了回去,天地间只留下了一个紫色的阵法,还有乖乖漂浮在阵法中心的斩天剑,是被封印了!

天心兴奋的扑向王紫,面上有些苍白,但是被那大大的笑容掩盖住了,似乎想让王紫放心一点,但是看着王紫直直的从空中落下,嘴边沾染着鲜血,整个人的气息虚弱了很多,像是大战一场一样,情况比他严重了不知多少倍!

天心脸色更加白了,看着青璃把王紫抱在了怀里,紧张的喂药,给王紫调节过度支出的灵力,天心飞身落在青璃身边,圆圆的眼睛焦急的询问青璃的时候,只收到一个让他等着秋后算账的眼神。

天心一顿,看着王紫急的扁了嘴巴,是他连累了甜心吗?是他考虑不周吗?甜心一定是怕他危险所以一直撑到了现在,那甜心岂不是伤的很严重?

“甜心什么时候能醒来?”天心自责不以,也理亏不已,喏喏的问青璃,现在斩天剑被封印了,可是王紫却倒下了,收服斩天剑的事情还能继续吗?

“小紫就醒着。”

青璃语气不太好的说到,手放在王紫背后,均匀的输送着灵力,斩天剑的事情还没有彻底结束,就算重伤了,王紫怎么可能让自己昏迷,现在是在自己调节呢。

“甜心对不起……”

天心说的好不可怜,但是这次绝对不是装的,他第一次没有听甜心的话去做事情就给甜心带来这么大麻烦,他是不是太淘气了?他保证再也不这样的了,以后做什么事都一定先问甜心,一定一定!

众魔魂也暂时松了一口气,这是很大的一个成效,虽然还没有彻底结束,但是已经到了分水岭,再加一把劲就可以收服斩天剑了,被封印的斩天剑能量很弱,王紫再对他做什么,比如抹去魔印中杂乱的气息,也不会是那么难的事情了。

现在众魔魂的注意力却是都转移到了王紫身上,有些担心,似乎王紫因此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不知他们能不能帮的上忙,然而就在所有魔魂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紫色的阵法中漂浮着的斩天剑却渐渐发生着变化。

之间本来魔气笼罩的剑身渐渐变成了金色,剑身周围也围绕着慈悲的气息,像是忽然转变了角色,魔印褪去,佛印出现,金色的光芒笼罩下,斩天剑忽然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慈悲的俯瞰着众人,就连四周的魔气都黯淡了下来,似乎也在畏惧和惭愧着,急急的隐藏了自己。

当众魔魂注意到的时候,那金色的光已经重叠在了紫色的光阵上,众魔魂看去的时候,也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

这几乎是所有魔魂心中想着的事情,斩天剑怎么会忽然转变了属性,从魔印变回了佛印?这不太应该啊,虽然斩天剑被封印了,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压制了杂乱的魔印而释放出佛印啊?那岂不是王紫什么都还没做就达到了目的?

而王紫也豁的睁开了眼睛,墨眸中流转着深深的漩涡,王紫盘膝坐着,看到那金色之后,只顿了片刻就忽然再次结印,这一次涌出的是庞大的魔气,那魔气形成一条暗色的巨龙咆哮着冲向阵法!

天心虽然是王紫的巫灵,但是对于忽然出现了这么庞大的魔气,还是感受到森森的寒意和危险,心想甜心的魔气果然是所有能量中最强大的,可是甜心为什么忽然这么做,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为什么忽然做这么大的动作,这不是在折磨自己吗?

青璃也很意外,眼神忽然转向斩天剑,是斩天剑出现了什么意外吗?可是好像并没有啊?为什么王紫忽然又加了这么强大的魔气去巩固阵法?王紫的身体现在就全靠那点星魂力和魔气支撑了,刚才那一招,几乎把魔气也用去八成,王紫到底在干什么?

可是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了,却见九转阵盘在空中忽然一震,同心圆转了几遭之后竟然撤去了阵法!这绝对不是王紫操控的,那就是斩天剑了?斩天剑竟然自己破了封印阵?这可能吗?斩天剑不是没有思维的吗,它是如何做到的?

王紫眉头也是狠狠皱起,用尽了全身的魔气,再次在身前结了一个巨大的能量,然而事情发生的太快!快的让所有人都的没有料到,王紫的阵法是针对斩天剑的魔印的,本来已经封印了斩天剑,但是在刚才短暂的空隙时,斩天剑竟然转变了属性,显然是魔印自动隐藏了,相当于让出了佛印!

而佛印想要破除王紫的封印阵却是轻而易举,因为那根本就不是针对佛印的!王紫察觉之时,来不及多想,只希望最后一个补救的魔气能够困住斩天剑。

然而事实却再次让王紫失望了,斩天剑破封而出,而且刚才还弥漫的佛印瞬间被魔印取代,斩天剑再次带上了浓重的魔气和更加浓烈的杀气重了过来,王紫险些将它封印,斩天剑不可阻挡的飞射而来,破风之声让人听着便胆寒不已,别说是直面斩天剑杀气的王紫了!

“甜心!”

甜心圆圆的眼睛大睁,怎么会这样?那把剑怎么又来了?天心来不及多想,小小的身形飞到王紫身前,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那么紧迫的时间根本来不及他多想什么。

可是天心的身影却忽然被一直大手扔了出去,天心落在空中的身体焦急的看去,却见一尊金色的大鼎虚影笼罩着王紫,天心稍稍放心,青璃似乎的确比他适合保护甜心。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甜心却放心不起来了!

“铮!”

震的人耳朵几乎失聪的声响,心脏也在因为这刺激的声音狠狠的紧缩,却见那斩天剑以极快的速度冲过了王紫凝结的能量,速度不减的与璃王鼎撞上,并且直直的穿过了璃王鼎,在看那剑尖,却是没入了王紫的心口!

“甜心!”

“青璃!”

天心失声尖叫,几乎一瞬间害怕到死去,为什么会这样?青璃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没有挡住斩天剑?青璃怎么样了?甜心怎么样了?

天心害怕极了,眼泪不听话的涌出来,疯了一样飞向王紫。

“王上!”

众魔魂也不禁喊道,不管王紫有没有征服斩天剑,王紫在他们严重已经是合格的魔王了,而且时至高无上、史无前例的魔王!现在看到这样的结局,空气都又一瞬间的凝滞,他们忽然在想,是不是不该赌这一场,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他们似乎输不起、输不起这样一个年轻的王……

“青……璃……”

而在所有人视线的中心,王紫口中艰难的唤道,斩天剑刺入了心脏,鲜血几乎是喷涌出来,王紫却抚摸着越来越淡的金色大鼎,面露担忧。

忽然,丸子手腕翻转,出现一枚黑色的石头,鸽子蛋大小。

“慧远方丈,这是何物?”王紫的神思回到很久以前,还在华夏的时候,曾在万清寺的藏经阁捡到此物。

“哦?我想想……你收着吧,要是有用的人拿去,那就是了不得的东西,要是无用的人拿去,也就是一块石头而已。”

慧远方丈似乎想起来了,有点诧异,但很快变成了无所谓的样子,将那鸽子蛋大小的石头又放在王紫手中,王紫不疑有他,慧远方丈让收着那便收着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