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章 斩天剑!

“你一定要去找碧晶草吗?”那人听王紫还是要去,看了看别人,忽然问王紫,不知为何,那语气中竟是有些凝重。

“对。”王紫点头。

“碧晶草就在我们身后的这座尸山之上,但是……这座尸山除了这些尸骨,谁都无法靠近。”

那人指着身后的尸山,语气沉重的说道,这倒是让王紫诧异非常,别说这是实现根本不知道的,列爻也似乎不了解,但是这魔冢竟然还有这样一处别隔绝出来的地方,所有人、包括这里所有的魔魂吗?那里有什么特别之处,竟然会又这样的效果?

“你是所……所有人?灵魂也不行?”王紫看了看那做尸山,肉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也看不出危险。

“应该说,只要有灵魂,就靠近不了。”那人摇了摇头,纠正道。

“那里面有什么?”王紫问道,为什么偏偏跟碧晶草在一起?能让魔冢内所有的魔魂都靠近不了的地方,一定不是一般的强,只是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没有在列爻口中听过?

“一把剑。”那人顿了顿,却是说道。

“一把剑?”王紫更加诧异,一把剑竟然能让造成这样的效果?所有人都无法接近?那会是什么样的剑?就算是先天是大神兵、后天是大神兵之中的剑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啊?可她从未听过这世上还有比轩辕剑、斩天剑之流还要厉害的剑啊!

“对,的确是一把剑,你应该也知道,后天是大神兵中的斩天剑!”那人说道,其余几人见此人把实情说出来,都似乎有些反对,但是终究什么都没说。

“斩天剑?”

王紫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先天十大神兵和后天是大神兵中只有轩辕剑和斩天剑两件神兵神兵是剑,轩辕剑现在在李战手中,她见识过轩辕剑的厉害,的确觉得这世上再无能比得上轩辕剑的剑,但是斩天剑在世间消失已久,虽然位列后天是大神兵之中,但是它的威力应该并不会比轩辕剑高出很多,但是据这三十几个魔魂的意思,这斩天剑倒像是能够完胜轩辕剑的!

“确实是斩天剑,你可知道斩天剑是和人锻造?”那人肯定的点了点头,有些神秘的问王紫。

“知道,是一位得道高僧的收官之作。”王紫不假思索的回道,这些莲生曾经给她讲过。

“的确是一位得道高僧的作品,但全部的事实并非如此。”

那人却摇了摇头,那态度更显得神秘,让王紫忽生一种怪异的感觉,就算再靠谱的历史,在真正的历史上,也可能并非如此,就如这斩天剑,不知还有什么别的故事……

“这斩天剑炼制初期是想要一柄无锋之剑,佛门戒杀戮,但为了护佑佛门,那位得到高僧想要炼制一柄普天之下独一无二的佛剑,藏锋于内,非不得已不开杀戮,而炼制的所有过程中,那位高僧都辅以至高佛法,温养斩天剑的佛性,而这把剑经过将近两百年的炼制,还未出世就已经异象频频,而在出世之时,六界之内佛光笼罩,好不胜景!”

“也正因为如此,这把剑还没有正式见到天下人就被列入了后天十大神兵之中!后世的人因此争夺不休,也给魔门清静之地增添了不少困扰,但是斩天剑却一直在佛门好好的待着,争夺了几百年,有人说斩天剑还在佛门,有人说已经被人夺走,犹如众多神兵一样,蒙上了神秘的色彩,成为举世皆奇的宝剑!”

“然而无论世人如何猜测斩天剑,这斩天剑却与我魔界结下了不解之缘,而且我魔界也因此一直有愧于佛门,也正是因为斩天剑,我魔界有祖训,不得在佛门的地盘上开战,这是我魔界从未破过的规矩,如若你日后坐了王位,也不能坏了这个规矩。”

那人说道,关于斩天剑竟然真是有别人不知道的故事的,那人还未完全讲出,就中途如此嘱咐王紫,这是每一代魔王必须清楚的事情,包括她。

“嗯。”

王紫点点头,就算让她去打她也不会的,佛门从来不愿意参与六界纷争,是所有主流种族中最为清修的一派,再说了慧远方丈也是佛门之人,在她的印象中,佛门之人都是大慈大悲之人,实不应沾染血腥,而斩天剑锻造的初衷,完全符合佛门的特性。

“斩天剑刚刚问世之时,抢夺的人到处数不胜数,各个位面各个界面的人都有,但是斩天剑旨在藏锋,而并非真正无锋,要是让心术不正之人拿走了,斩天剑定也会给人类带来灾难,因此佛门死守着斩天剑,并未让他人得逞,而斩天剑也在问世后的两百年间一直好好的待在佛门,直到两百年后的一天……”

那人说道,关键时刻却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当初的情景是他亲眼所见一般,现在说起来都感概不已,但是那凝重的表情似乎能看出,他所说的事情并非好事。

“直到两百年后的一天,斩天剑忽然从佛门消失!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这让佛门的人着实紧张不已,几乎立刻通知了六界的掌管者,希望找出盗剑之人,但是拿到斩天剑的人竟然一直没有出现,没有用斩天剑杀敌,也没有出现在任何地方!如此又过了两百年,那是六界已经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佛门也渐渐将寻找的人撤了回来。”

“但是佛门却忧心忡忡,并不因为斩天剑没有出现就放心下来,而六界之内的众生也并不知道斩天剑此时已经丢了,只有少数的掌权者知道,却也没有真的当回事,直到两百年后斩天剑再度有了消息,却让佛门惊吓不已!”

那人说这,王紫的好奇心也被高高的吊了起来,斩天剑并没有真正让人见过它的威力,就因为剑成之时连月的异象就让斩天剑顺利的进入了后天是大神兵的排行榜上,然而斩天剑真正的威力,却没有人知道。

“跟魔界又关系吗?”王紫忍不住问道,要不然他刚才为什么说是魔界亏欠佛门的?

“对,不只是有关系,而且关系还大了……当初盗剑之人正是魔界的一位炼器师,此人名叫成邝,本来是魔界炼器师中屈指可数的一位高人,只是此人对炼器太过执着,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本来是令人敬仰的一位炼器师,找他铸件的人也是络绎不绝,最让人称颂的是,此人铸件从来不收费用,只要拿到他要求的材料,就可以找他炼剑,而且不论品阶,只要来人提出来,他就可以炼制出来!”

“此人也实在是魔界一大熟人尊敬之人,但是就在斩天剑问世之时,他拒绝了天下人的求剑,不再铸剑,所有人都为此可惜不已,以为成邝不再铸剑,有的人还不信,偏偏去找,可是两百年间都不见成邝再开铸鼎,众人终于肯相信成邝不再铸剑。”

“而且那段时间,成邝的情绪也变得很奇怪,此人本来就没有什么朋友,太过追求铸造上的成功,成邝似乎也没有朋友,但是认识他的人却偶尔见过他,说是成邝整日浑浑噩噩,念念叨叨,虽然他本来就疯疯颠颠,但是那时候的他跟真的疯了没什么两样,而且口中翻来覆去就是几句话:‘怎么才能够炼出天下无敌的剑’‘怎样才能炼制出流芳千古的剑’‘为什么斩天剑可以’……”

“众人不禁因此猜测,莫非是斩天剑的问世刺激到了成邝,他本来就被人的成为疯子,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炼制出一件能跟先天十大神兵和后天几大神兵起名的剑,这几乎是他活着全部的信仰和寄托,就连他帮人炼剑而从不收取费用也是因为这个愿意,他收集着所有人的要求,希望能打造出一把让世人都叹为观止的、神兵!”

“可是他追求了大半辈子的东西竟然都一直没能实现,总是炼制出再多的魔剑,品阶为超魔器的剑更是数不胜数,这样在世人眼中已经是非常卓越的能力在成邝眼中却不算什么,没有一把让天地变色的剑是他这死都不能接受的事情,也许这个执念太过深重了,深重到让这个一代铸尊剑走偏锋、做下了让整个魔界付出了巨大代价的疯狂举动。”

“也是在两百年后,就在斩天剑丢失前期,成邝在把自己关了几十年后忽然走了出来,而且据说并不像之前那样疯疯颠颠,反而很正常,正常到反常!整个人身上都充斥着一往无前的斗志,成邝没有朋友,但是承过他铸剑之情的一些人却是无法对他不管不顾,都对他加以关注,那次成邝出关之后,众人都有所放心,最起码这样一代铸尊不应该如此堕落下去,只要生命还在就有可能达到他的目的。”

“不久之后,斩天剑被盗,正是被成邝所盗,而成邝再次出现在魔界之后,并无异样,反而一改往常让人近而远之的疯狂,竟主动发出铸剑邀请,邀请魔界高阶修士前去铸剑,仍然是索要稀有的金属,这让魔界许多爱剑之人都趋之若鹜!”

“一切都变的很正常,很欣欣向荣,然而所有人都没料到,这正常背后隐藏着的……疯狂,那是更加可怕的疯狂!两百年,整整两百年,对于修士来说也许并不是很长,然而对于一把剑来说,已经够一把绝世好剑炼制成功了,就比如斩天剑,当初两百年出炉,然而却在斩天剑丢失两百年后,六界之内再度异样骤起!而且那一次的异象来的更加凶猛,更加恐怖!”

“六界之内深红色的火云持续几个月不散,并且夹杂着浓烈的魔气,让人望而生畏,六界内的领导者紧张不已,都以为这是魔界搞得鬼,以为魔界又在酝酿什么危害六界的大事,还准备了如此可怕的法器,这分明是一件旷古绝今的魔器!”

“然而六界这一次却是完全冤枉了魔界,魔界根本没有做什么事情,魔界虽好战,但是从不没有原因的征战,更何况,魔界向往力量的征服,而不是用这种背后突袭的办法!”

“魔界王室和朝堂当时也对这件事情很重视,派人寻找异象的起源之处,而且派人将魔界所有的高阶炼器师列了出来,一一比对,一个月后,目标终于锁定在了成邝身上!从斩天剑出现到斩天剑丢失,从成邝反常到恢复正常,所有的所有放在一起分析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有那么多的疑点!”

“几乎没有核查,当时的魔王派出了大量的人找到了成邝的住所,地点是在一处深山,成邝炼剑经常换地方,然而那深山所在的地方竟是一座有着幽冥地煞火火源的火山,当魔王亲自带着人出现在火山上的时候,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巧的是我当时也在人群之中,随魔王前去,那真的是我见过最残忍的铸剑方法。”

“火山口是熊熊燃烧的幽冥地煞火,带着浓重的煞气,而火山口周围却是一汪巨大的血池!那猩红的血池还有漂浮的人体至今想起来都让我震惊不已,最残忍的是,那血池之中并非都是尸体,大多数都还是活人!而且都是魔界的高阶修士!”

“直到看到,我们都无法理解成邝为什么这么做,然而成邝却是大笑着告诉了我们实情,那血池中的人都是两百年间找他铸剑的人,他以邀请高阶修士铸剑为由,将人引来这里,然而来了这儿的人却是没有一个活着出去的!就连那血池,也是成邝早就准备好的,用了上古禁制,一旦掉进去就永远无法出来。”

“最可恶的是,成邝并不会杀了他们,而只是困着,血池中放油吸血甲虫,吸血甲虫会无孔不入的在那些修士身上制造伤口,然而那些修士除了努力维持着自己的性命外,想尽办法都无法逃出来。”

“两百年间,血池中整整封印了三千个高阶修士!那些修士明白成邝的用以,就是想留着他们的性命,好提取他们的修为和学,可以说是被当成了一个活活的制血机器,然而随着在血池内封印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们的修为也在渐渐的减退,有的人受不了的自杀在血池之内,死后灵魂却也逃不出血池,统统被正在锻造的剑吸收了进去!”

“而这所有残忍的手段位的就是、斩天剑!”

那魔魂说着,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当初见到是的震撼太大,本以为这么多年在魔冢内也淡忘了,然而再次提起的时候却仍然无法释怀,这是魔界的罪孽,不只是对自己人,也是对佛门的罪孽。

王紫更是惊讶,为了斩天剑?意思是说成邝重塑了斩天剑?而且用这么邪恶的方法?斩天剑本是为天下和平而造,为护佑佛门安宁而造,现在沾染了如此重的罪孽,还是斩天剑吗?

“成邝一生铸剑无数,却没有真的打造出一把能让天地肯定的剑,这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所有人都清楚,然而却没想到,这跟次会让成邝彻底的变成疯子,斩天剑的出现更是刺激了成邝,让他不惜用尽办法悄声无息的从佛门盗出斩天剑,带回魔界重新煅造。”

“而且……而且是用了那么邪恶的办法,用三千个魔界高阶修士的献血浇筑斩天剑,再用世上煞气最重的幽冥地煞火火源烧制,更是用三千个高阶修士的魔器温养斩天剑,试图抹去斩天剑剑身上本来的佛印,正是这样邪恶的方法,才让斩天剑煅造后期异象频频,而且从异象上来看,重新断在出的斩天剑已经不是最初以和平为宗旨的藏锋之剑,而是一把嗜血如命的魔剑!”

“魔王想要组织斩天剑的现世,然而成邝却在魔王面前疯狂的笑了,紧接着成邝就在我们几十万魔军的眼前催动了炼制斩天剑的最后一道程序,将血池内的禁制全部开启!而那将死未死的三千魔界高阶修士竟然全部在血池之内炸成了碎沫!就连三千灵魂都在斩天剑疯狂的成长中被吞去!”

“那三千修士被困在血池中两百年,日夜经受折磨,早已怨气冲天,杀气四溢,他们坚持着没有死就是像等斩天剑炼制完毕之后脱离这血池,然而没想到即便坚持了两百年,到最后仍然落得个灵魂都被封印的下场!真正的永世不得超生!”

“重新出世的斩天剑吞了这三千个高阶修士的灵魂,还有两百年间一系列复杂的炼制,它身上携带的魔器和煞气已经是所有人都无法掌控得了了!而已经为自己的作品疯狂的成邝成了斩天剑再次出示后第一个死在它剑下人,我们亲眼所见,斩天剑穿过了成邝的胸膛,似乎有无数灵魂钻出来啃噬着成邝的灵魂,而成邝的身体也被斩天剑上的幽冥地煞火烧成了飞灰!”

那人将接下来的实情说完,王紫也终于明白这斩天剑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历史,也就是说,被成邝炼制的斩天剑彻底成了一把杀气冲天的魔剑,吞没灵魂,还有本身携带着幽冥地煞火,这样一把剑,不用那人再说王紫也清楚,没有人能征服这样一把杀气和怨气都如此重的剑。

两百年的炼制,足以将一把剑打造的完美无瑕,也足以将一把完美无瑕的变成一把直指苍穹、杀伐之气非人能及的魔剑!

“那斩天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紫不得不问,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实情,是谁抑制了斩天剑?没有让斩天剑冲入六界为祸人间?但是斩天剑的邪恶一定没有完全被削去,要不然也不会埋没在这魔冢之中,这么多年没有传出消息。

“是佛门,我们在找到斩天剑的时候就立刻通知了佛门,最初炼制斩天剑的高僧和佛门几千僧人前来魔界,正巧赶在了我们已经与斩天剑打开的时候,没错,我们就是在跟斩天剑打,斩天剑想冲出魔界,可魔王甚至任何一个见到斩天剑邪恶的人怎么能允许斩天剑这样冲出去?”

“魔王带去几十万魔界军队,而在佛门的人赶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有几万人折损在了斩天剑下!而且斩天剑在吸收了几万人的灵魂之后,比刚出世的时候更加灵活,更加邪恶!虽然剑身上并未见剑刃,然而却根本没有法器能挡住斩天剑的锋芒!”

“斩天剑吸收的灵魂和鲜血越多,嗜杀的本性会愈发强烈,这是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若是真的让它这样下去,恐怕真的无法阻止了!”

“魔王也在焦急之时,正当佛门之人前来,当时情况紧急非常,当初炼制斩天剑的高僧短暂的思考了片刻后,让魔王重新将斩天剑逼入幽冥地煞火的火山口,说要第三次铸剑!”

“当时情况已经无法阻止了,那位高僧既然有办法,不管不管用,魔王都必须一试!前来帮忙的四千多名高僧在铸剑高僧的指导下齐齐诵念佛经,企图压制斩天剑内的怨气和杀气,还有所有负面的气息,企图唤醒最开始斩天剑的属性。”

“我们折损了二十几万的人才成功的把斩天剑逼入幽冥地煞火的火山口,铸剑高僧重新将斩天剑封印在了熔炉之中,但是斩天剑当时的力量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压制的了,就算暂时被封印了,剑身还是疯狂的搞破坏,甚至有几次冲开了封印!”

“我们帮不上忙,只能看着那些高僧们忙活,因为斩天剑的反抗,第三次铸剑迟迟没有开始,二十天后斩天剑还是无法安稳,似乎所有人都小看了第二次铸剑后的斩天剑所携带的疯狂的杀气,而坚持的时间长了,斩天剑能够吸收幽冥地煞火的能量,还可以吸收魔界的无所不在的魔气,可是那些高僧们不行。”

“魔界本就不是适合修佛之人久待的地方,时间消耗的时间越久,高僧们的能量越来越弱,可斩天剑却丝毫没有安稳,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最后……最后在没有办法之下,铸剑高僧用了跟成邝的方法有异曲同工的办法,就在当时火山口的血池,用四千佛门高僧的鲜血、再铸斩天剑!”

那魔魂说着,语气中有沉重也有敬佩,斩天剑被魔化是成邝所为,也是发生再魔界的实情,然而为了抑制斩天剑,为了不让斩天剑为祸六界,佛门四千高僧竟然如此决绝的用自己的姓名补救!

还有哪个种族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吗?或许就是这种真正将死亡看成超脱的佛门,面对死亡仍然淡然接受的佛门,才能担当压制斩天剑的人吧,否则不过是再多四千怨魂而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眼前的魔魂如此敬佩吧?

“斩天剑经过三次铸造,第一次是佛剑,第二次是魔剑,第三次是为了补救前两次冲突造成的恶果,这并不符合铸剑的规律,斩天剑出现在魔冢,那它最终是什么形式?”

王紫问到,墨眸转动,看向远方那尸骨堆砌的山,安静的躺着,而就在那写尸骨堆中,藏着一把隐瞒了世人的旷世奇剑!忽然间,王紫有些好奇这斩天剑了,也是啊,在知道了这样曲折的三次铸剑过程后,有谁能不好奇?

“聪明!”

在王紫说出这一番话后,那魔魂忍不住大声赞道,眼神也溢出赞叹之意,王紫竟然知道斩天剑之所以变得狂暴而杀虐,并非全部因为成邝邪恶的炼制方法,更多的原因来自于第二次属性和第一次属性的冲突,才让斩天剑如此狂躁!而第三次的铸造,就是要缓和这种冲突,或者消除最初的佛印,或者消除魔气,超度的剑下的亡魂,然而不论是哪一种,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和精力,显然当时复杂的情况提供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斩天剑的属性,在最后都没有形成单一的存在,铸剑高僧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抹去哪一种属性,因为那太不现实,在那么短的时间哪根本做不到,牺牲了四千高僧的性命,再加上铸剑高僧最后也用自己的精血祭剑,本来是可以压制过于重的魔气和怨气的,然而在最后一刻,四千高僧葬身在幽冥地煞火中凝结的舍利子却被斩天剑震出,以至于就连最后的平衡都没有达到!”

“也就是说,即便作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最后一刻也没有成功的让斩天剑回到正规,但是唯一欣慰的是,第三次铸剑之后斩天剑的力量被压制了很多,这也足以让我们将它拖进魔冢。”

那魔魂说到,话落之后似乎隐隐叹了一口气,为了斩天剑,死去人太多了,包括……

“包括当时的魔王吗?”王紫问道,没有魔王,恐怕这魔冢也不是这么好进来的。

“嗯……魔冢的魔魂不能接近斩天剑,但是斩天剑也逃不出魔冢,斩天剑的能量不稳定,佛印和魔气相互争夺,那四千高僧的舍利子一日找不到,斩天剑就不会改变现在的状况,魔冢才是能够困住它的地方,你若执意去找碧晶草,定然也会成为它的剑下亡魂。”

那魔魂点头,他不得不承认,王紫很聪明,很多事情几乎不用他说就想通了,只是他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要是王紫还想去找碧晶草,就是寻思了,至于他为什么说这些,或许……是因为王紫是魔王之眼的主任,他不想看到魔王之眼的主人还未正式登基就死在这里吧……

王紫默然,斩天剑的出示竟是如此的如有传奇色彩,先后经过三次铸造,吞下了无数灵魂,应该也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一把剑、同时具备了佛、魔两种看似安全对立的属性,那么多人为了斩天剑而死,包括一个魔王!

然而世人只知道斩天剑是后天十大神兵中的其一,又有多少人知道这背后的事情?那件事情后,佛门和魔界都没有宣扬此事,以至于如此大的一件事竟然悄悄的随着斩天剑埋进了魔冢,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

“真的……会成为它的剑下亡魂吗?”王紫轻声说道,眼神看着那座尸山,像是在自问,又像是在问说话的那个魔魂。

“真的。”

那魔魂眼睛忽然正大,心中咚咚直跳,口中肯定的说道,配合的点点头,然而眼神却盯着王紫的眼睛,似乎想看出些什么,然而却没有收获,那双眼中弥漫着无边无际的黑,沉的让他琢磨不透,而这双眼睛,是魔王之眼……

“你们会阻止我去吗?”王紫收回眼神,看着那些魔魂,面无表情的问,在王紫上一句话说出的时候,或许王紫就已经决定要去了吧,王紫应该很清楚前去的危险,她很冷静,冷静的知道自己也许根本不是斩天剑的对手,但是她想去,没有理由的想。

如果非要说一种理由,想要征服这样一把旷世奇剑排在第一,王紫多数时候是谨慎的,谨慎的让穷奇、青龙几人也自叹不如,但是少数时候却是疯狂的,疯狂的让人害怕,一旦让王紫决定冒险的事情,似乎谁来阻止都没有用。

她想要这把剑,她最擅长使用的法器是剑,她用过的剑也不知换了多少,都是高级法器,她并不吝啬,也不觉得可惜,无论是赤灵内的兵器库,还是本就会铸剑的卫子谦,现在还加上了青璃,王紫又足够的资源,想用多少用多少,就算她每天换一把耍着玩卫子谦和青璃也会欣然同意。

然而,她却没有遇到一把真正让自己满意的剑……

斩天剑,一面魔,一面佛,她想要啊……

相比起王紫想要的因素,碧晶草虽也是必然要取的,却成了王紫敢去挑战斩天剑的次要原因。

“你是魔王之眼的主人,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无权阻止,只能听命。”

那魔魂眼睛忽然大亮,却控制着声音平稳的说道,他分明一直都在强调斩天剑的危险,也在告诫王紫去找斩天剑就是死路一条,但此事却说出这样一番话……其余人担忧着犹豫着,却紧闭着嘴没有说话。

“既然如此,你们等着给我打开从魔冢出去的路吧。”

王紫说道,话落飞身从过那三十几个魔魂头顶飞过,直飞过了那条无形的分界线,直奔埋着斩天剑的尸山!

那三十几人同时一惊,虽然在怀疑王紫是不是想去找斩天剑,却没想到王紫的决定如此决绝,没有再多问一句,直接就去了!而且竟然留下了这样的话,不是为她收尸,而是准备迎接她凯旋而归!他们该说王紫自信呢还是自大?

现在他们应该高兴魔王之眼的主人去征服斩天剑,还是该担忧去征服斩天剑的人是魔王之眼的主人?若是王紫成功了,斩天剑定然会成为王紫莫大的助力,他们也必将拜服,这就是魔王之眼的伟大之处,的确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而王紫也定然会是魔界的奇迹!

若是王紫失败了,他们引为信仰的魔王之眼就如此消失了,那他们还能再以魔王之眼作为信仰吗?还要一直这样下去吗,好不容易出现一个,然后再去寻找,又是没有岁月尽头的去寻找吗?

那王紫的胜算又是多少?他们不敢让自己想这个问题,因为除了魔王之眼的身份,他们想不出王紫还有什么胜算……

王紫不管身后的那些魔魂怎么想,自己却是打定了主意去找斩天剑的,就算没有胜算,她也要让自己赢!魔冢已经进来了,既然让她知道了有斩天剑这样的剑,怎么有不会一会的道理?

她还不敢死,是的,不敢死,等她的人太多,她不是为了自己活着,她无比清醒的知道,她必须活着出去!而且是带着斩天剑出去!

“我要做这个奇迹……”

一声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消散在空气中,而那种一往无前,不胜不归的气势却是紧紧的跟在王紫身后,没错,她要做这个奇迹母亲说过的,人类是这个世界上的奇迹,斩天剑是厉害,但也是人铸造出来的,人类才是奇迹……

王紫的速度不减,反而越来越快,墨眸不知道何时变成了诡异的红色,那红色充斥着王紫的整个瞳孔,让那张精致无暇的绝色脸庞看起来妖异非常,却也危险非常!

两手同时召唤出魔气,随着王紫的飞行,四周的空气也因为王紫手中的魔气而快速的让路,王紫并有打算用剑,在斩天剑面前,还有什么剑能够拿得出来吗?没看到那座尸山周围几百里都不曾出现一把魔剑吗?

王紫的确不知道斩天剑如何杀人于无形,却知道自己出口就必须用最强的力量,狮子搏兔亦需全力,何况对王紫来说,现在或许是兔在搏狮子!

“青璃助我。”

王紫在神识中说道,现在还能对王紫形成有效防御的,应该也只有青璃了吧。

“好,小紫放心!”

青璃立刻回道,也不问王紫要面对的是谁,他说过要帮王紫打坏人的,也说过要保护王紫的,这些就算王紫部吩咐他也会做。

王紫的神识中传来一阵阵威慑力,似乎在警告着的王紫离的远一点,又似乎在勾引着王紫尽快靠近,那种忽而正义的排斥和邪恶的勾引王紫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这应该就是斩天剑的能量吧,佛印在下意识的保护她,而魔印却在想方设法的勾引她。

王紫无视神识中交错的波动,丝毫不做停顿,在快要靠近尸山的时候双手画圆,猛的推出!却见一股强大的魔气直奔那尸山而去!

“轰……”

现实巨大的爆炸声,王紫一个能量竟然轻轻松松的夷平了那座尸山,炸的到处都是的碎骨和尘埃,几乎完全遮挡住了视线,王紫浑身警惕,却是无法看清山下的情况,但是很快,地面上厚厚的尸骨开始动了起来,整个魔冢都晃动起来,远远看着魔魂都紧张的等着结果。

而这一动静更是让许多魔魂都忽然出现在了空气中,似乎沉睡了许久许久,而对于睁开眼就看到这样的情况,一个个面无表情的脸上短暂的迷惘后立刻出现了震惊的表情!

地面的震动愈来愈厉害,从那一团灰色的雾中传来一阵阵浓烈的魔气,森森的杀气!反而佛印并没有在此时发挥什么作用,王紫大概能想得通,斩天剑内的能量本来就不平衡,魔印远远高于佛印,一旦斩天剑恢复自由,佛印几乎压制不了魔印。

而此时,魔冢内无数沉睡的剑都颤抖起来,在尸骨中铮铮的响动着,似乎也在畏惧着斩天剑,王紫严阵以待,等着斩天剑出现!

忽然,在王紫六识还没有感觉到的时候,王紫手中默契已经结成了一团巨大的能量挡在身前,王紫周身同时出现一个金色的巨鼎虚影,而后是“铮”的一声巨响!

是金属碰撞的声音,那声音还在魔冢之内一圈圈的回荡!王紫用尽力气抵挡,可身体还是在空中极速后退!前方迎面扑来一阵灼烧的温度,带着阴森的煞气,王紫耳边似乎能听到咆哮的恶灵在垂涎着她的灵魂!

太快了!王紫心中只有着一个认识,斩天剑出现的速度太快了!她甚至根本没有看到它就已经交手了!幸好王紫除了神识还有巫元力,六识也不是王紫所有的感官,否则这初一遭遇,王紫已经危险了!

王紫用面前抵挡住了斩天剑,却还是被斩天剑的强大的力量推着飞出好久,有青璃的帮忙,王紫并没有受伤,然而对于这一次交手,王紫却是彻底知道,斩天剑的力量、果真可以让她死!

王紫猛的加大了魔气输出,用力一推,分开了她跟斩天剑。

“小紫,它很强,你要小心!”

青璃快速的说到,声音也带了严肃,这么强的对手,他也是第一次遇见,说来璃王鼎和斩天剑都是被收录在后天是大神兵中的法器,这算是两件神兵的第一次相遇。

而因为清楚了斩天剑的力量,青璃很不放心王紫一个人面对,一个金色的大鼎虚影一直笼罩着王紫,似乎想时刻保护着王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