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章 进入魔冢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是两天的时间过去,列爻已经在准备祭祀魔冢的适宜,应该很快就可以前去魔冢了,王紫回到自己的寝宫,相比起离开之时,现在已经是另一番心境。让青璃给天心重新炼制了衣服,防止他再忽然长大,还准备了好多大一些的衣服。

“甜心甜心……”

“甜心甜心,我是天心,天心是甜心的天心,甜心是天心的甜心……”

“甜心是天心最爱的甜心,天心是甜心最爱的天心!”

王紫跟青璃在一旁坐着,虽然委婉的阻止过几次,但是天心根本没想停下来,可能是刚刚开启了语言系统,现在兴奋的劲头还没过,一路上都在‘天心、甜心’念叨不停,还好的穷奇那些人已经离开了,不然不知道会不会‘虐待婴幼儿’。

青璃倒是觉得很好笑,觉得天心对语言的好奇很可爱,也在一边跟着笑,还间或夸一夸天心进步很快,现在都能说上绕口令了,似乎为了表示对青璃的喜欢,天心很给面子的停下了口中的‘天心甜心’,想了想叫出一声‘青璃’。

“甜心,为什么要穿这个?”

半晌,王紫在给天心穿衣服的时候中断了天心的绕口令,天心配合的让王紫穿上,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红彤彤的肚兜,现在身体已经很灵活了,而且也能用人类形态使用巫元力了,虽然并不反对穿什么,但是天心很奇怪,别人就不是穿这样的衣服。

“因为你还小。”

王紫很自然的回道,但这理由要是给别人听到,难免有些牵强,但是天心却似乎了悟的点点头,还是因为自己小,所以赶紧长大吧!其实天心根本想不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无意中戳中的王紫的萌神经,现在很萌天心穿肚兜的样子,要是长大了,就不能这样穿了。

而且青璃给天心也炼制了几套别的衣服的,许是也觉得天心现在这样比较好看,也没解释。

“小紫,你该不会想剪了天心的头发?”青璃见王紫抓着天心的头发看,于是问到。

“没关系,还会长。”天心似乎也猜到王紫想干什么,冲着王紫一笑,想了想说道。

“太长了。”王紫道,这头发几乎是三个天心的长度,很累赘,天心会不会难受?

“呵呵,巫灵的头发代表着他的巫元力,天心的头发长是因为他的巫元力很强大,你剪了它也很快会长出来的。”青璃笑了笑说道。

“唔。”王紫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就不能剪了。

“嘻嘻,不难受。”天心笑了笑,圆圆的眼睛眯着,肉嘟嘟的娃娃脸看起来很是可爱,似乎知道王紫在想什么,抓着头发送进王紫的手里,似乎想让王紫想剪就剪,反正也会长出来的。

“不剪了。”王紫放下天心的头发,既然天心都不觉得难受,她就不操心了。

……

又是一天之后,王紫走出来的时候,列爻和四个亲卫早早的迎在王紫的寝宫门口,今天是个大日子,祭祀已经准备妥当,就是今天,王紫要前去魔冢,一路上列爻和四个亲卫都未发一言,进入魔冢凶险难测,最重要的是王紫只能一个人进去,但凡允许别人进去,他们也会稍微安心一点……

“王上,祭祀的事宜臣都已经准备好,您直接进入魔冢就好,魔冢之内都是历代魔王和勇士的魔魂,王上切记不可有不敬之心,不能有退却之心,方能尽早通过魔冢的考验。”

视线内已经出现万魔山下浩浩荡荡的人群,有军队驻守,所有官员已经全数到齐,就等王紫和魔祭祀到了,开坛祭祀,请魔王进入万魔山,在此之前,列爻最后一次嘱咐,他只能送王紫到这里了,接下来的路就靠王紫自己了。

“嗯。”王紫点头,相比起旁人的担心,她倒是很平静,如果非要说心情,她也许是有点期待的吧,魔冢是每个魔王必经的路,她愿意接受,愿意早一点把魔界收入手中。

“恭迎王上!”

众官员在王紫出现在山下的时候皆下跪相迎,今天是王紫进魔冢的日子,就算王紫现在还未登基,他们也必须这么做,毕竟王紫有勇气和资格进入万魔山魔冢,更何况现在在万魔山下,即便有人心中有异,万魔山下也不容有人放肆。

王紫大步从人群中间走过,身后跟着列爻和四大亲卫,魔冢位于万魔山内,万魔山就在王城北端,魔界的人认为万魔山护佑这王城,魔冢不仅是无数人故去灵魂的安葬之处,更是整个魔界的灵魂,它考验着一代又一代魔王,坚定不移的守着这片土地。

王紫看了看等在另一边的穷奇一行人,祭祀的环节没有他们的位置,万魔山脚下是一个特殊的祭坛,王紫跟随列爻走上祭坛,就连四大亲卫都停了下来,所有人匍匐在祭坛下,并未起身,诺大祭坛上,只有王紫和列爻两人。

列爻的面色变得很是肃穆,示意王紫等着,他则上前开始仪式,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的法杖发出淡淡的光晕。

“……列位至高无上的魔魂,臣列爻代新王前来通告,我魔界早该迎王登基,魔界等了多了多少年的王,她终于回来了,今日叨扰,望征得列位同意,让新王入魔冢……”

列爻口中说了常常一大段祭词,手中的法杖猛的一举,发出了一道刺眼的光芒,直逼焚烧着烈火的大鼎而去,而后列爻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祭台上一块长条的石柱,却见那石柱上面渐渐浮现一连串符文,列爻松了口气,转身面对王紫。

“王上,这里是血祭……”列爻说道。

王紫点点头,右手手指出现一抹灵力,对着左手手掌划过,手掌上顿时滋滋的涌出鲜血,王紫看了看手掌,走上前去将手掌印在那石柱之上,祭祀的过程北皇已经事先跟她说过,她知道这是最后一道程序了。

就在王紫的手掌离开的时候,鲜血渗透进石柱,石柱上的符文快速的变化着,而后不久,却见万魔山山顶被一团浓烈的魔气笼罩,王紫也抬头看去,这是魔冢开启了……

“恭送王上!”列爻躬身下跪,这一刻这么快就到了。

“恭送王上!”众官员更加低的匍匐下拜,拜的不只是王紫,还有魔冢。

祭坛的另一端有通向万魔山的路,王紫迈步走过去,转头看着远远等在另一边的穷奇几人,嘴唇动了动,无声的说了一句‘等我回来’,魔冢不让外人出现,那就不出现,她一定会出来,因为还有这么多人等着……

穷奇几人没有再上前说话,这是属于魔界所有人庄重而严肃的时刻,也是王紫的时间,他们冷静的等在外面,就是给王紫最大的安心,目送着王紫深入万魔山,身影消失在浓密的树林中,众人的眼神迟迟没有收回。

列爻的眼神再次看相了那翻着血红色的石柱上,等这个符文消散的时候,就是王紫从魔冢出来之时,而这段时间,他们都不会放松……

……

王紫独自走上万魔山,山上弥漫着凝重的空气,这座山很大,却没有一个灵兽敢在这里栖息,山上常年保持着寂静,似乎在为魔冢提供一个安静的休憩氛围,除了依旧浓郁的树林,这里再无生气。

王紫沿着山路一路往上,直到走到山顶的时候,山顶竟是像一座火山口一样,只是口上弥漫着浓重的魔气,让人看不清下面到底多深,又有些什么东西,神识根本透不过那些魔气。

这便是魔冢的入口?只是一个入口而已,就好像没有尽头的黑洞一样……王紫在洞口站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入目都是郁郁葱葱的植被,已经看不到山下的情景,收回视线时,王紫向前走去,迈进了魔冢的入口。

紧接着便是不停的下坠,像是进了一个未知的通道,王紫将神识散布在周围,时刻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但是一直都没有观察到什么,连大概的下落时间也无法确定!王紫索性不去浪费灵力了,任由自己自由落体。

王紫在心里计算着时间,大概过去半个时辰的时候,王紫终于踩到了地面,而且同时,视线也开阔起来,离开了那浓重的魔气,王紫举目望去,乍看之下,几乎第一时间就明白了、所谓的魔冢,果真是魔界最为庄严的地方。

目之所急到处都是堆积成山的骨骸,根本看不到一块完整的地面,王紫动了动脚,脚下时凹凸不平的骸骨,不知堆了多高,王紫只能踩在这些骸骨堆上,放眼望去,骸骨堆中立者大大小小稀稀疏疏的无字碑,而每个无字碑旁边都立者一把或银光闪闪、或锈迹斑斑的剑!

既然立碑,为什么都是无字碑?而那些剑呢?是那碑的主人生前所用之剑吗?死后亦陪主人常眠在这里?对了,列爻似乎也说过,若是能在魔冢中找到一把心仪的剑并且让它认主,那把剑就可以带着旧主人的所有力量归顺新主人。

任何一个魔王都会在这魔冢中有所收获,能征服这样一把剑,的确是考验中的意外收获,她听的时候没当回事,如今见了才知列爻讲的内容欠缺太多,这根本就不只是魔冢,还是剑冢!

虽然是跟随主人的逝去而长眠在这里,但是每一把剑都应该有着它的剑魂,都有着前主人留下的意志,英雄已然迟暮,这样的剑也要埋没在这里,日久天长,不知在这里安葬了多久,这些曾都是魔界响当当的人物,都是震慑天下的剑,却同葬于一处,王紫看着,难免有些沧桑,它们是活在历史中的剑……

王紫手轻轻碰触着一柄锈迹斑斑的剑,已经看不出它原来的样子,但是剑身上传来的彻骨的冰凉、铮铮的剑气,即便被深深的隐藏起来,仍然带着让人敬重的威力。

这样一个看不到边际的墓冢,踩在不知多少人堆积起来的骸骨之上,本该是阴气森森的地方,这里却一股庄严的味道,出去必有的魔气,即便踩着这些骸骨,王紫仍不敢有所不敬之心,英雄不问出生,亦不问去路,纵使征战一辈子,功劳高到与魔王同冢而面,在这墓冢之中,亦是天地同眠。

即便有碑,即便有心爱的剑作陪,碑亦是无字碑,竟无一人刻字,即便是魔王,亦不曾有特殊待遇。

王紫心中竟有种肃然起敬之感,行走在堆积如山的骸骨堆上,眼神掠过那些狰狞的头颅和散落的骨节,竟无厌恶之感,她似乎能同时看到无数人英勇的征战,挥洒热血,舍身成仁,似乎能听到耳边金戈碰撞、浩浩汤汤的的声音,眼前似乎也过那些沉睡的剑,一次又一次斩向敌人的身体,那画面生动,那声音如雷,好像自己就置身在一场热血沸腾的战斗中!

这就是这里所有的魔魂留下的意志,永无畏惧的战斗,为了魔界的领土战斗!

那些画面太真实,真实到当王紫停下来的时候,差点以为面前出现的人、也是假的了。

王紫看向对面的人,应该说是魂魄,相当凝实的魂魄,就好像几个真正的人一样,它们穿着衣服,也在打量王紫,只是那视线却跟机械似的,毫无人性化的波动,它们身上传来沧桑悠远的气息,就快要跟墓冢的空气融为一体了,而他们出现的悄声无息,怪不得王紫根本没有发现。

“为什么看不出他的魔力强度?”一人忽然出声,来人一共六人,说话的那人声音平稳,毫无起伏,从他的话根本听不出他对这件事情的好奇。

“反倒是天灵期的修为,魔王何时连仙道的修士都能来当了?”另一人也说道,对于他们观察到的结果,本该是不满的,但是几人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王紫不禁怀疑,也许是‘死去’太久,已经忘了人该有的表情。

“既然是通过墓冢的测试而进来的,定然有她的本事,我们尽管动手吧。”

一人说道,这话的意思似乎是让几人公事公办,无需好奇别的,话音刚落,却见那人伸手一握,一道黑影闪过,王紫看的清楚,正是她碰过的一把剑,那把锈迹斑斑的剑,但是到了那人手中,就好像杯洗去了满身斑驳,一柄金光烁烁、寒气森森的剑横在那人手中,像是渐渐苏醒的灵魂,经过短暂的缓冲,剑气越来越浓郁,浓郁到让王紫诧异,随之寄出长剑备战。

赤灵中拿出来的剑,更是上品超神器,已经是灵剑中的至宝,然而面对那人手中的剑,她的剑却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少了一副强大的、征战无数的灵魂!

王紫无法看透这些人的修为,更无法知道这些人的战力,但王紫猜测,即便应对这些人中的二三,也一定会很吃力,别说是六个,而且她还不知道这墓冢内有多少个未知的考验,但她预感,这绝对不是第一个。

她必须有一个过度的时间,她的魔气对她来说还是有些牵强,是可以使用了,但是绝对不能支撑她走完整个墓冢的历练,这些灵魂应该都是被召唤出来的,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摸清她的能力。

几人看了看王紫手中的剑,是灵剑而非魔剑,几人却并未多言,相继招来剑飞身来攻!

那几人的速度很快,而且并没有留手,更没有几个打一个的觉悟和谦让,王紫只能也全力以对,一招横扫,身形快速的变换,想要脱离开六人的围攻,面对六个人王紫还是太勉强了,况且这六个人的修为都是高深莫测!

王紫自己掌握的魔功虽然不多,但是对于魔功的运用却不陌生,因此在最初跟几人打起来的时候才没有手忙脚乱,灵力对魔力,最初的优势和劣势也不明显,王紫还能勉强周旋在六人之间。

六人一开始上来便是近战,而不是用魔力对抗,这其实对王紫也是一件好事,墓冢中没有灵力,消耗太大的法术之后不能及时补充灵力,这对王紫来说很危险,近战可以让王紫跟好的观察清楚这些人的战力,再图突破之法。

一颗都不停歇的战斗,那六人好像不会累一样,攻击无孔不入,王紫的反应再快也不可能面面具到,好在有星魂力强化身体,还有青璃的保护,王紫并未受伤,但是时间久了,似乎那六人也发现了这一点,忽然抽身后腿,定定的看着王紫身上忽闪着的金色,王紫刚刚得以喘息,见几人这样的眼神,虽未言语,却是明白了。

墓冢之内不准外人出现,可青璃算是法器,不是人,而这些人奈何不了她,却也不能阻止青璃。

“青璃,若非危急之时,不用助我。”王紫对青璃说了一声。

“小紫小心。”青璃至顿了片刻,嘱咐一声后撤去了对王紫的保护。

那些人似乎这才看到了满意的效果,再次飞身攻上,这一次王紫却没有之前那么好运了,频频受伤,六人配合的天衣无缝,王紫很难再有所突破,况且六人步步紧逼,而且逐渐分散开来,三人负责近战缠住王紫,另外三人负责用魔力攻击王紫。

对付近战的几人已经是吃力了,更何况现在加上了三个法术攻击的人,星魂力没有办法在最快的时间内保护到自己,王紫渐渐处在劣势,现在才刚进入墓冢就如此吃力,那之后岂不是步步艰辛?

王紫咬咬牙,真正的魔界高手是这样的,几乎没有弱点,就算有也完全掩盖在了过高的修为之上,只力量一层就把她压的死死的,别说是让她找到弱点去攻击了!

王紫调节着身体的能量,盲目的打太浪费体力,盘算着尽快取胜的办法,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再往后走就难了……

近战无法取胜,法术也拼不过,那就只能……出其不意了!

王紫跟几人周旋半晌,忽然抽身飞出,而在众人再次围上来的时候,却见王紫身上忽然覆盖了一层金色的战甲,那战甲之上雕刻着花纹,像是流转异彩的能量,而王紫空手自空中一抓,一柄金色剑出现在王紫手中,而这一次,王紫身上忽然像是被覆盖了一层神秘而强大的能量,浑身充斥着战意,凛然的气势竟让攻过来的六人齐齐一顿!

六人看了看王紫的身上的战甲,似乎很是奇怪,六人相互看了一眼,似乎在无声的交流,因为那王紫身上散发的战意,竟有种让人不战而畏惧的气势!这是王紫自己的气势还是那战甲带来的气势?若是那战甲,经丝毫不逊色于六人!

能逊色吗?魔魂的历史不可谓不悠久,但是武术也是自洪荒而来,召唤战甲更是召唤出历史上经由无数人精神灌溉和培养的战甲!它们身上所携带的战意又怎能逊色于这些魔魂?

这一回是王紫不给六人反应的时间了,晋入刺金战巫之后,王紫的速度已经可以更快,而召唤的战甲也变成了刺金战甲!战巫的速度来源于异灵,可以悄声无息的隐藏然后出其不意的出现!

就算对方是魂魄,也无法准确的捕捉异灵的身影,而在六人快要接近的时候,王紫作势一冲,却忽然消失在了原地!六人虽然不明显是什么情况,但马上各自堤防王紫可能出现的地方,并且互相形成保护,似乎想让王紫无从下手。

然而空中忽然出现一阵灵力波动,几人眼神一凛,眼睛还没到,攻击已经到了,然而在那攻击落下的时候,却根本没有着力点!只炸开了一堆碎骨,王紫根本没有出现在那个地方!

而后又是几次,每次都是这样的情况,那六人面上虽然还是没有什么深色,但是王紫这样在他们眼中应该是藏头露尾的吧,而且想用这种声东击西的办法扰乱六人的视线,但是即便王紫的策略六人都心知肚明,却也找不到王紫的破绽!

只能下意识的跟着王紫虚晃的动作转动,间或发出攻击,但是每次攻击都无一例外的落空了。

又是一次,六人基本上形成了分工合作,并没有全部随着王紫的动作而动,这样起码在王紫的计谋中,还有至少四人保持着清醒,不至于让王紫钻了空子。

然而这一次,本以为是还没有结束的迷惑举动,却在一人的攻击落下之后,紧接着六人身体一晃,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强烈的在他们脑海中震动,他们的识海已经是相当强大了,更何况以灵魂的形势存在了这么多年,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人能真正影响到他们的灵魂?

可是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一瞬间丧失意识?几人严重这才出现少许波动,可是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分神,却已经让王紫占了先机!

而再一转眼的功夫,却见六人脖子上同时架着一柄金色的剑,面前都是身着刺金战甲的王紫!

“你的魔力呢?”对于这样的结果,六人似乎并不意外,或者说这样还不足以让他们意外,只是有一点疑惑而已。

“这一关我过了吗?”

王紫问到,一人问,确实六人说的,王紫问的不是‘你们输了吗?’而是‘这一关我过了吗?’,足以说明王紫对六人的尊重,或者说是对墓冢中所有魔魂的尊重,她没有以魔力来战是因为魔力并不是她十分擅长的能量。

而且魔力的能量太大,如果就如列爻所说,只要魔王之眼的能量出现,就算是墓冢内的魔魂,也会网开一面,王紫却不愿意这样,别说这样的话无法遇到真正厉害的魔魂,如果早早通过,她也不能离开,因为她来墓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碧晶草,可是进来这么长时间,她还没有见到那传说中的碧晶草……

“过了。”一人说道,直接给了王紫答案。

“嗯……我的魔力觉醒的时间太晚,并不是我最擅长的。”

王紫听罢,却是撤去了‘佛心变’的法术,法术一消失,六个王紫齐齐消失,当然架在六个魔魂身上的剑也消失了,六人顺着后来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王紫凭空出现,由端坐的姿势站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王紫,刚才的六人不过都是幻化的而已!

王紫手中还拿着一架鬼面魂幡,要不是这魂幡,王紫也不可能做到同时影响到六人的神识,魂幡的能力在用的越久才会发现的越多,别说至今王紫还不知道这架魂幡的等阶,就是现在出现的好多能力也让王紫惊讶不已。

王紫明明可以早早收起魂幡的,但是并不想瞒这六人,不过这魂幡和巫元力都是用在出其不意之上,若是真的用魂幡对付墓冢内的魔魂,她应该会被墓冢内所有沉睡的魔魂群起而攻之,留在这墓冢之内吧,别说是离开这里继承王位了。

“不论你擅长与否,这里都应该是用魔力较量的地方,你带着外人的气息来,却想要魔界的王位?”

一人说道,平淡的话像是在直述,手一挥,那剑已经被重新放回原位,仍旧跟那无字碑待在一起,剑身也变成了不起眼的样子,融入了无数剑中。

“因为我从小在外人的世界长大,只会用外人的力量对付外人,我知道外人的弱点和优势,现在我回来了,我才刚开始用魔力,用自己的力量,因为想让自己的力量尽快强大起来,才进入墓冢。”

王紫看了看说话的人,这样的话的确直接点到重点,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快速的回答。

“力量如何分自己人和外人?掌握在自己人手中才最重要吧。”王紫紧接着说到,那她拥有了那么多能量,还如何划分自己人外人?

“你可以继续走了,但你好自为之,这里的空气是为所有魔魂提供的,这里没有人喜欢那些杂乱的气息。”

一人看着王紫说到,对王紫的回答不置可否,但这话似乎是让王紫之后谨慎用之,他们才是刚开始,并非所有人都能给王紫机会,而这话也确实提醒了王紫,墓冢、并不欢迎魔力之外的能量。

“等等,我问一件事情,你们可知道碧晶草生长在哪里?”王紫见六人要消失,急急的上前阻拦。

“你找碧晶草?”

六人却真的停下来了,而且王紫没有看错的话,六人脸上都出现一阵诧异的神色,刚才王紫相继是处那么多能量,再加上天极图中逆天的招式六人都不曾动过一下眉毛,现在确实一副惊讶的样子?这碧晶草难道除了生长在墓冢之中,还有什么值得推敲的吗?

“对,我找碧晶草。”王紫心中虽然一瞬间转过许多思绪,嘴上却还是肯定的确认,点了点头。

“想活命,就完成任务离开。”

几人面上的神色很快恢复的麻木,一人机械似的说道,但是能说出这样的话,还是有着些许人情味的,而在那人留下一句话后,六人就忽然消失了,跟没有出现过一样,四周又恢复成了王紫最初见的那样,无边无际的骸骨,跟无字碑紧紧相依的无数蒙尘宝剑。

王紫迈着步子向前走去,已经不想将要面对的人会是谁了,应该也会像刚才的六人一样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吧,只是王紫举目远望,看那那里一处尸骨堆成的山,真真是全部由骸骨堆砌而成,王紫最初并未在意,因为这样的尸山在墓冢内有很多。

而现在再看,却见那山远远比别的山要高,而且那无字碑在接近那座山的时候就消失了也没有剑立在周围,整个形成了很大一片空白,徒留下无数森森的白骨。

王紫若有所思的看向那座山,脚步一转,忽然直奔那做山而去,不为别的,只因在她问方才那六人碧晶草在何处的时候,那六人的眼神无一例外的掠过了那里……

越项越觉得碧晶草一定就在那座尸山之上,纵使直到有危险,但是墓冢内哪里没有危险?她一定要找到碧晶草的,一定要!如此想着,王紫飞身而起,直奔那座山,不打算浪费时间了。

而且在路上都没遇到再次出来阻拦的人,王紫本以为能够顺利到达那座山,却没想到就快要踏进那座山的领域时,凭空出现了拦路的人。

又是魔魂,是比刚才那六人的灵魂还要强大的魔魂,而且人数上也更加可观,目测有三十几人,第二关,竟然派了这么多人。

“你想去后面?”

那些魔魂并没有一出现就攻击,而是由最前方的一人发问,他们几乎就站在那分界线的这一边,说来那座尸山也奇怪,像是带着无形的气场,让所有的魔魂都退居在外,就连剑也不敢靠近。

“嗯,我要去找碧晶草。”王紫并未感到意外,点头说道,眼睛看着说的魔魂,想要从他面上看出些什么,例如这碧晶草到底是不是在他们身后的尸山上。

“只是去找碧晶草?”

那人却是问到,疑问的语气,比方才六人脸上的表情生动了许多,只是为何有如此疑问?难道这尸山上还有什么让人觊觎的东西吗?那人怀疑的眼神又是为了什么,不过王紫倒是肯定了,这碧晶草的确是在他们身后的山上。

“嗯。”王紫再次点头,她就是冲着碧晶草来的。

“我们的任务是检查你是否合格做一个魔王,至于别的,等你能从我们中间过去再说吧。”最前方的那人说道,从头至尾看了看王紫,似乎王紫身上有什么让他讶异的东西。

王紫沉默,还是要打的,可是灵力和无语了还可以用吗?

“那就打吧……”王紫沉吟片刻,平静的说道,而那些人竟然也给了王紫考虑的时间。

那三十几人同时召来长剑,并没有直接攻击,好像在等着王紫亮剑一般。

“我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剑。”王紫似乎了解几人的做法,但是她既然决定不用灵力和巫元力,就不能再用灵剑和召唤剑,而她也并没有魔剑,她有的只是单纯的魔气而已。

王紫动了动手,身侧的手上渐渐染上了丝丝浮浮的黑雾,很快凝成了一团很大的能量,几乎立刻,以王紫为中心的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森森的危险意味,还有让人莫名的想退避三舍的能量!

而此时,连周遭的空气也动荡起来,以王紫为中心,那些常年弥漫在这里的魔气也在快速的向四周逃窜,周围的空气变的更加稀薄而危险,不远处三十几人,面上淡淡的神色从王紫手中的能量出现只后,渐渐变得震惊而不可置信,好像见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眼睛几乎粘在了王紫的手上,更有甚者竟然去揉眼睛,完全没有了一个魔魂本来的淡然和寂静。

王紫动了动眉毛,对于她的魔力产生的影响还是有些意外,就算知道这魔力不凡,但也不用如此惊讶吧……

“你是……你是魔王之眼的汉族人呢?!”方才说话的人再次代表众人出声,而在那人问了之后,所有人都惊讶加期待的看着王紫,都在等着王紫的答案。

“对。”王紫点头道,事实上对于魔王之眼到底是什么东西她自己并没有概念,但是言、关二将这样说,四大亲卫这样说,列爻也这样说,也许她真的是魔王之眼的主人。

“可以……可以让我看看吗?”

听到王紫如此回答,所有人竟然都几不可察的抖动了一下,不知是因为事情太多出乎他们的预料,还是因为知道了事实而太过惊讶,但是王紫却是隐隐知道,这魔王之眼远比想想中的影响深远,就连这些在墓冢中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魔魂都如此激动。

“可以。”

王紫点头,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严重划过一抹诡异的红色,而在王紫的眼睛发生变化之后,手中的魔气像是在响应着王紫的眼睛,猛的跳了跳,似乎很是兴奋。

王紫举起手中的能量看了看,随着手的移动,空气中分布的魔气都在快速的发生着变化,似乎在为王紫手中的能量让路,其实王紫也怀疑过,因为就算是在前世,她的眼睛已经时这样了,而且每当情绪过分激动或者情况危及的时候,她的眼睛都会变色,而着后来才知道时魔气的黑气曾救过她很多次。

只是前世的身体真的太弱,每使用一次魔气她几乎都要休息几个月,这双眼睛和这些魔气,是从她出声就一直陪着她的,应该说是她最忠实的伙伴……

而现在,她似乎也终于知道了,这双眼睛就是魔王之眼,而着能量就是魔气。

“魔王之眼……魔王之眼!我们见到了!”

却见方才说的人几乎是颤抖着嘴角说道,那激动的样子跟一开始淡然自若的大将风范天差地别。

“怪不得我看不到你的魔力强度,你是魔王之眼的主人,我怎么可能看的到?”一人看着王紫,喃喃着说道。

“魔王之眼真的出现了!我魔界是不是真的到了跨时代的时候?”另一人也激动的说道,众人确定了王紫的身份,竟激动的互相说道。

王紫收回了魔气,任凭那些人去激动,只等着他们快点平复下来。

“还打吗?”在那几人激动的情绪快过去的时候,王紫不忘及时问道,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可她不一样,每在这里多待一点时间,外面的人都会多担心一点。

“不不不,不打了了,你是魔王之眼的主人,我们不能跟你打。”听到王紫的话,一人快速受到,当然不能打,不只是他们,这里所有的魔魂都不会,虽然没有向外界的人一样对王紫三叩九拜,但是这已经是相当敬重的行为了。

“我现在可以去找碧晶草了吗?”王紫诧异,竟然被列爻聊准了,但诧异归诧异,若是能尽早进那座山,也是好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