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章 解开心结,契约饕餮

王紫抱着天心往自己的寝宫走,卫子楚没事让她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再来几次这样的事情,她真的会受不了的,那种害怕和担心,这不是她前世有过的情绪,她已经习惯了有这些人陪着,如果哪天他们小时了,她该怎么去面对?

王紫摸了摸锁骨的地方,那里封印着九幽的力量,九幽离开几个月而已,她却觉得好久好久不见了,尤其是现在,王紫心中甚至强烈的思念着九幽,想让他马上出现在她面前,她甚至不想过问血族如何如何,她只想自私的把九幽带在身边,别再分开了,她承认,拥有的温暖越多,她越脆弱,越害怕,害怕到不像她自己了……

这不是她的错,都是他们的错,是他们把让自己习惯的……

王紫紧了紧天心,小小的身体,暖暖的,软软的,也许是那种负面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的出现,也许是王紫认定了天心心智尚幼,并不知道大人的思绪,王紫头埋在天心小小的肩膀上,周身忽然弥漫了一层淡淡的脆弱。

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能不能都没事?能不能都别走?能不能都迁就她,她在哪,他们在哪……

王紫不敢在他们面前露出脆弱,或许也是因为不习惯,她习惯了自己去解决所有的事情,习惯了面对所有的害怕,她只会告诉自己,过去就没事了,不会永远处在这样糟糕的环境中的。

是不想让他们担心吗?或许不止如此,她何德何能让如此多的人生死相随?她的缺点那么多,不擅长说好听的话,不会与他们嬉笑,不会开玩笑,不会像所有的女子一样、女为悦己者容,更不会全心全意的把整个心献上……

即便自己再努力的去做,她也不可能与他们平稳安乐的生活,这样的日子距她太遥远了,远到她都不知道要走多久,更不知道她能不能走到最后,更加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一个不落的陪她走下去,能不能等到这个世界为她妥协的那一天……

她把所有的自信都用在了面对他们的时候,自信了太久,那些零星的自卑和脆弱藏在了哪里?他们都是为她而来,如果她都脆弱了,谁替她坚强,不是贪狼吗?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吗?不是贪狼出六界覆吗?为什么她不觉得,如果可以一步登天,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痛苦的过程……

卫子楚的事情牵扯出王紫的负面情绪,竟一发不可收拾,到底她只想做个普通人而已,找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寻一处河堤落几座矮房,屋内慈母笑靥如花,严父挥毫作画,窗外三两杨柳疏,满园片片桃花盛,进出三人,年年岁岁不知岁月几何……

可是如今呢,如何还能进出三人?她舍不下,断不了,爱情究竟是什么东西,一旦沾上了,为何如此难以放下,昔日有卫子谦,今日有卫子楚,若是他们真的死去,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作出什么事情,那一刻她竟想抛下所有的人,抛却所有的事,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用不着敌人,她自己就可以杀了自己……

王紫为这样的情绪心惊,她无措,她害怕,不是说再也不会任她害怕吗?九幽你快回来,快点回来吧……

不知走到了哪里,王紫坐在一处水榭,四周的水清澈见底,却在昏暗的魔界少了它该有的灵气,多了几分妖异和沉寂,王紫抱着天心,久久不动。

天心更不敢动,眼中的琉璃七色忽闪着,弥漫着担忧害怕的情绪,却努力压制住了,甜心的样子让他好害怕,好担心,好……心疼,不是没有甜心解决不了的事情吗?为什么甜心的情绪如此低落,低落到好像要抛弃自己一样,天心好慌乱,甜心可以发脾气可是大吵大闹,可以找人打架,但是不要伤害自己!

是因为那个卫子楚吗?可是他已经没事了啊,那是为什么?都怪他,如果他足够强大,就可以带着甜心永远离开这里,去战巫应该去的地方,不要在这里跟这些坏人在一起了,他们都会伤害甜心……

天心的小手抚摸在王紫背后,费力的一下下抚摸着,不要难过了甜心,虽然还不能带你走,但是我可以帮你打坏人的……

“哇哇……”

天心忽然叫了一声,但是很快就被某人把嘴堵上了,天心眼睛瞪的圆圆的,恨恨的看着忽然出现的人,甜心现在不想看到你,你快点走开!快点放开!

来人却不管甜心现在咆哮的心理,只眼神复杂的看着王紫,眉头紧紧的皱着,却是几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呜呜……”

天心本来很担心的,但是见甜心没有反对,就乖乖的了,甜心似乎也不是讨厌那些人……

王紫的情绪恨低落,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人忽然出现在水榭中,双臂一揽,把王紫和天心一起抱在怀里,要不是怕影响王紫的情绪,那人估计会把天心也顺手扔出去。

来人却是去而复返的饕餮。

饕餮觉得自己的情绪再遇到王紫的时候失去了早已定格的稳定,已在让自己失控,他自认不是什么好脾气,对别人根本不需要顾忌,能不看就不看,看不顺眼就顺手让他消失,可王紫是什么人?那可是他看上的女人,人说女人是男人的肋骨,直到遇到王紫,饕餮方才觉得肋骨也是致命的……

早就知道这丫头倔了,可为什么不长点记性,看到今天王紫对他的不放心,心里真是气急了,相信他一次又怎样?他饕餮不与世争夺,这世上的纷争也奈何不了她,他宁愿为了王紫再回到这早就厌倦的俗世,这还不足以证明他是可以相信的吗?

一怒之下冲出来,可是刚出来就后悔了,他怎么能真的离开?小丫头小,他也还小吗?自己寻了处地方冷静了一会儿,小丫头对卫子楚的在乎真是让他嫉妒,他都不在乎那么多盯着小丫头的人,不在乎小丫头这小小的心脏里装了那么多人了,小丫头还在嫌弃他什么?

别人都可以接受,唯独他饕餮不行?是他出现的方式不对还是哪里让小丫头警惕了,老想着拒绝他,之前他就当没有察觉到了,可是刚才呢,小丫头分明是想赶走他,这么幼稚的做法,小丫头你果真太小了吗?

只想了一会儿,脑子冷静下来,越来越清晰的知道小丫头心里在想着什么,着急的返回来,却在路上碰到了独自返回去的王紫,正想着去找她,却看到小丫头情绪似乎不对,跟了一会儿,越看越气,也越看越……心疼,小丫头又钻了哪个牛角尖,躲起来折磨自己?

那样单薄的身影,看的他揪心不已,他印象中的小丫头什么时候都是自信的,满身光芒的,可现在却是满身脆弱,好像被世界抛弃的孩子,明明可以又很多肩膀靠着,却偏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

就小丫头现在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离开?他怎么可以离开?

“你这个丫头,把我赶走,我还没委屈,你委屈什么?”

许久,饕餮开口,哪里还有什么生气的情绪?就现在小丫头的样子,就算他有再多的气也消失了,他倒是想跟小丫头在这里一直坐着,他有的是时间,可是小丫头呢,也让她一直这样低落下去吗?

王紫动了动,却很快又没动静了,这个肩膀出现的太及时了,及时到她以为这个人就是九幽了,不管是谁,她只想靠靠,就像以往很多次一样,很快就过去了……

“跟你商量件事吧,你都喜欢了那么多人,加我一个得了,我也不差,包你满意,如果实在不满意,你还可以申请退货啊,再不然,你也不能组织我喜欢你啊,我把我所有的喜欢都给你了,吃亏的是我吧,我乐意吃这个亏,你为我操心这个干什么……”

饕餮却笑了笑开口,说的很随意,好像真的在跟王紫商量一样,可是申请退货的话,他会不会同意却要另说了,虽然知道王紫现在可能不喜欢这个话题,可是他不是那种拖沓的人,要得到的攥在手里才能放心,王紫越是想逃避,他越是要追着说,不然什么你追我躲的游戏玩的久了,他还能真正追上去吗?

王紫被饕餮的话渐渐唤回了思绪,却不想答,她以为饕餮已经走了,毕竟饕餮的高傲怎会容许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可是他却去而复返了,为什么又是喜欢?为什么说的这么清楚?她哪里有那么多心,再分出一部分给他?

“发那什么誓言,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一天发一万遍都可以,可是你该不会忘了,就算是天道,也奈何不了我吧?”

饕餮抱着王紫,虽然中间的天心实在有些碍事,却抱的很坚定,就如他的态度一样,就算是死缠烂打,他也要把人追到手,刚才真是被气糊涂了,小丫头的心事那么明显,他竟然就直接冲出来了,小丫头也不想想,离境的灵兽哪里还有这些束缚?

王紫又动了动,这次幅度大了一些,似乎想挣脱出来,饕餮却紧紧的抱着。

“别动,乖。”

王紫瞬间就不动了,因为饕餮这跟哄小孩似的三个字僵硬了,甚至刚才低落的情绪都因此冲淡了许多。

“小丫头,你在害怕什么,为什么不愿意说?害怕卫子楚死吗?如果卫子楚真的死了,你想干什么?陪他去死吗?然后呢,然后穷奇去陪你,青龙去陪你,卫子谦去陪你,慕千厷去陪你,这个天心也去陪你……我也去陪你吗?”

饕餮说道,每一句话都让她心中一颤,为什么要说的这么直接?她不想听到这个死字,不可以不说吗?

“逃避有什么用,以前我并不觉得死是什么可怕的事情,每个生命的离开都可以用另一种方式继续存在,不过是没有了前尘往事而已,可自从见到你这丫头,我忽然觉得死的确是件可怕的事情,那代表着我会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永远没有你的记忆,也许在你的记忆中,也会慢慢把我排挤出来。”

“你以为卫子楚不怕死吗?他一定怕极了,他怎么会舍得跟你分开?就算是死了,也会用尽办法再回到你身边,卫子楚是这样,穷奇是这样,青龙是这样,卫子谦是这样,慕千厷是这样,我必然也是这样,也许还有我不知道的人,也是这样。”

“小丫头,给自己点信心,也给我们点信心,如果不是这样,我们还怎么去面对那么多未知的危险?”

饕餮微微叹气,以为这些事情王紫都懂,可是他似乎太高看王紫了,到底是个小丫头,她肩膀上的胆子太重,险些让他忘了小丫头还是该天真烂漫的年纪……

“小丫头,有些身份是你不得不接受的,有些人却不是别人硬塞给你的,穷奇跟我同为凶手,哪有人能真正让他改变心性?上古四大神兽都是无拘无束之人,纵使如今都是大仇在身,你觉得他们非选你不可吗?”

饕餮话音一转,却是说道,有些无情的戳到了王紫的伤口,王紫的确不知道,为什么她如此幸运,王紫紧了紧抓着饕餮衣服的手,期待却更害怕的等着饕餮接下来的话。

“这一切,只不过因为你是王紫而已,是独一无二的,是能让他们交出从未动过的心,献上无人能懂的命的人,就因为是你,仅此而已。”

饕餮顺了顺王紫的背脊,王紫果然是在纠结这个,到底是真的爱了,才如此患得患失。

王紫一怔,就因为是她?她与穷奇青龙他们有着契约关系,她手里握着他们的性命,还有青龙的逆鳞,她拿着他们的心、他们的命,可她还在害怕什么?她竟在怀疑他们能不能陪她走到最后,她竟然在怀疑……

“三个创世主的事情我并且完全知晓,却也知道一二,这是你必须面对的,你以为青龙他们愿意让你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让你去对抗创世主吗?这些事情他们也可以做,只是时间问题,成败问题罢了,他们有的是时间,也并非输不起的人,他们让你来做,正是因为想跟你长厢厮守而已。”

“如果你不强大起来,你死了他们也会死,不知是身体的死,更是心死,对他们来说,你认为跟创世主决战比你更重要吗?如果只是带着你躲起来,离开这纷杂的世界,你以为他们不愿意吗?可是总有讨厌的人盯着你们,包括创世主,包括还有些什么捣乱的势力,你们要一直躲躲藏藏吗?”

“带着你的父亲母亲,躲到哪个洪荒位面,如果被发现的话马上迁移,然后继续躲吗?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生活,我想你现在就可以跟他们说,我也可以给你答案,我们走吧,别管仙界,别管魔界,什么都别管了。”

饕餮觉得自己说的有点残忍,可是不这样说小丫头怎么能明白?刮骨疗伤还需快,若是慢吞吞的,最后疼的还是小丫头。

王紫却心中一阵阵的疼,饕餮每一句话都说的她心疼,躲躲藏藏那是她想要的生活吗?当然不是,穷奇他们抛却了所有把性命都给她了,为什么还不足以抚平她心里的焦虑,相比起他们无声无息却厚重的爱,她做的远远不够,远远不够……

“正因为在乎你,有些事情才必须让你去做,我们都活了太久,可以前都白活了,你这丫头要是早点出现,我也不用了等的这么辛苦了……以后,我们的幸福可都压在你身上了,你敢有什么三长两短,抛下我们而去,让我们继续孤孤单单的‘享受’漫长的岁月,我们一定毁了这个世界,然后去找你殉情。”

饕餮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放开王紫,抬起她的头,却见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黑曜石半的墨眸笼罩了一层水雾,好看的紧,可是,他现在却不愿意看到……

饕餮轻轻的擦拭掉王紫眼角的泪,等着她想通了,别再折磨自己,也别让人心疼了。

“不哭了?”半晌,饕餮轻轻一笑,觉得自己跟安慰闹别扭的小孩子一样,小丫头真是太过分,非要天真无邪的提醒他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了……

王紫摇摇头,当然不哭了,刚才也不是她想哭的,那眼泪不知道为什么要自己留下来,也许刚才那个人不是她!王紫直起身体,垂下眼帘,面色微红,她要拒绝饕餮的,这样躲在他怀里哭算怎么回事?但都是饕餮先出现的,不关她的事……

“现在不需要我了?就这么无情的抛弃我啊。”饕餮专门挑让王紫囧的事情说,控诉王紫的不公,但是带笑的表情却不是那么回事。

“算了,省的你再找借口赶我走,我就吃点亏,让你用完就扔好了,不过下次还用的话记得再用我。”见王紫没说话,饕餮有道,说的好像自己多委屈似的。

王紫无言,主要饕餮的话总是让她无言以对。

“你为什么喜欢我?”王紫忽然问道,抱紧了怀里的天心,天心睁着圆溜溜的七色眼睛努力的听着,饕餮跟甜心到底再说什么?

“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要是知道为什么喜欢你,也许就不会喜欢了……”

饕餮一挑眉,以为自己听错了,王紫竟然会问这个,他以为王紫巴不得远远离开他呢,别说自己提起来了,饕餮的屈手撑着围栏,手拄着头,觉得这是个好现象,最起码王紫不回避了,真是个意外的收获,不过这问题……饕餮想了想,还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王紫一顿,她似乎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九幽,为什么喜欢穷奇,为什么喜欢青龙……喜欢是个很玄妙的东西,爱是很深刻的喜欢,要是知道为什么喜欢就不会喜欢,也就不会爱了,也就不会如此患得患失了……

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问饕餮,也许想最后给他一个离开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逃避的机会,可是、可是似乎饕餮并不给她这个机会……

“等等,我忽然想起来了!”

正当王紫这样想的时候,饕餮忽然打了个响指说道,紧跟着身体也凑近了过来,面上的笑带着些掠夺和霸道的味道,似乎在哪里见过……

“什么?”撇去心里奇怪的感觉,王紫问到,等着饕餮说出未完之话。

“似乎是因为吻了你一次而已,要不你再试试吻我一次,或许我能想到为什么喜欢呢……”饕餮一笑,似乎也就在等王紫这么一句话,嘴角高高的牵起,眼神从王紫的眼睛上转移到了王紫的唇上。

“不必了,我其实不想知道。”

王紫一顿,身体往后靠了靠,移开了实现,怪不得觉得饕餮的眼神似曾相识,初见时,她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双眼睛。

“可我想知道……”

饕餮却笑到,欺身靠近,直吻向王紫的唇,手也抓住王紫的胳膊,王紫自己身边拽,饕餮身上掠夺的意味太过明显,根本不在意王紫的拒绝,似乎也不怕王紫因此生气,王紫想拒绝他,情况再坏也坏不到哪去了,不过话说,就一个吻而已,可是让他想了好久的!

王紫被饕餮这么一拽,猝不及防的扑在了饕餮身上,唇上一热,紧接着便钻进了饕餮的舌,属于饕餮的味道,陌生的、蛮横的冲进她的口腔,连带着冲击着她所有的感官吻,王紫咬上了饕餮的舌,就连她都尝到了蔓延在口中的血腥味,饕餮却只直直的看着她,霸道的严重似乎在说‘只要你喜欢,怎么咬都可以,但想让我离开,除非我想’!

是可忍孰不可忍,孰可人天心不可忍!你你你大坏蛋,怎么可以咬甜心!快放开她!甜心挥舞着小短腿,往后踢饕餮,可是人类形态的腿就那么点连挠痒痒头不够的力气,更别说撼动饕餮了!

呜呜呜,大坏蛋,我都没有唱过甜心的嘴,你滚开你滚开啊!天心心中化身咆哮体,可是他那点把戏,还没使出来就被饕餮掐灭了,为什么你们都欺负我!等我长大,等我长大后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让你们一个月见不到甜心,不行,一年!也不行,十年!

饕餮和王紫僵持着,直等着王紫不再继续咬,饕餮才长驱直入,肆意的品尝着这个吻,眼中满是笑意,与他想的不错,小丫头果然心软,如果追这小丫头没点耐心死皮赖脸,还真追不到……

“虽然这个吻很美妙,但是我还是没想到为什么喜欢你啊……要不然以后经常试试吧,我一定努力想起来的,你好不容易问我问题,我用尽办法也得回答你才是啊。”

半晌,饕餮放开了王紫,意犹未尽的砸了砸嘴,王紫确实轻轻喘息着,心中无比怨念事情的发展方向,虽然感谢饕餮开解她,但是在他的目的里,这个才是重点吧!

末了听到饕餮这么一句话,王紫顿时觉得跟这样的人探讨人生真的太不靠谱了,王紫擦了擦嘴,忽然觉得自己没出息极了……

饕餮却是眼神一暗,小丫头这是什么反应,他以为美妙如斯的吻,小丫头这是嫌脏吗?在王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饕餮猛的又吻上来,有些粗鲁的吻的,带着掠夺的意味,让王紫皱眉看着她,深受去推饕餮,饕餮情绪的变换真是让她觉得莫名其妙!

“小丫头,喜欢我那么难吗?也许你已经喜欢我了,就是你这脑袋不太灵光,还没意识到,先别拒绝我,要不等你意识到自己错的时候,你还得哄我,那多浪费时间啊,我就这么跟着你,你也不亏啊……”

饕餮再次放开王紫,看着王紫被吻的红红的嘴唇,心里很是满足,伸手抓住王紫的手,似乎想阻止王紫再去擦嘴的动作,他真想求着这小丫头,别气他行吗?

王紫轻喘着,额头抵在饕餮的额头上,也许饕餮说的的对,她的反应太迟钝,她不敢接受饕餮,她怕纵容了自己,九幽不曾提起,穷奇也不曾说过,青龙更不曾问过,其他人也不曾抱怨过什么,没有阻止她喜欢谁,可是她担心、让他们委屈……

“得,还是白说……”

饕餮一看王紫沉默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得劝说又白费了,忽然放开王紫,手指一划,指尖冒出一股热血,饕餮快速得结印,点上了王紫和他自己得眉心!

饕餮得动作太快,王紫根本来不及阻止,而且法术已经生效,现在也停不了了!王紫皱眉看着饕餮,这是本命契约,一旦开始句停不下来了!为什么一定要逼她?

而且他难道不知道,所有得契约在碰上王紫得时候都会变样吗?即便是本命契约,在兽王诀得影响下,也会变成血契而已。

这次得契约是饕餮发起得,但最终也是饕餮被契约而已,不过饕餮并未在意就是了,主动权在王紫手上更好,反正他就是赖上王紫了,这回就算王紫想赶都赶不走了!

饕餮已经是离境级别得灵兽了,而且实力不加隐藏,已经多少年得离境修为,跟刚晋入离境得灵兽也会有天壤之别,现在再一次晋级,竟让人不知道他得修为究竟是在什么程度了!

但是饕餮汹涌的灵力涌进王紫的身体时,王紫的晋级几乎势如破竹!在恶魔地狱接受了五行圣人那七人的修为,修为就已经有些突破的势头,现在更是无法阻止了!

饕餮把甜心接过来,单手抱在怀里,不适应的很,抱王紫都是第一次,别说抱这种小孩子,更加过分的是,这个小孩子根本就是冒充的!

王紫盘膝而坐,运起灵力冲击境界,上次在屠魔劫过后王紫的修为就已经是天元期二层,现在的境界几乎立刻跳上了天元期三层,似乎还在稳步的提升,饕餮就在一旁看着,这样看着王紫晋级,竟也有种喜悦的感觉,毕竟这是在看着王紫的成长,看着王紫强大。

晋级的感觉他机会已经忘记了,对于晋级的狂热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不过看到王紫这样的晋级,饕餮竟有种难以言说的激动,好像王紫就是他,他就是王紫一样,因为契约而拴在一起,总有一天会因为爱而分不开的,他真期待那一天快点到来……

王紫引导着灵力一次次的冲击上丹田,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识海也在发生着变化,她的识海已经那么大了,本来还在为它的继续成长而担忧,以为再突破的时候会很困难,却没想到似乎并未受到什么阻碍,晋级的时候识海仍然伴随扩大!

存储着五星圣人的修为似乎在这一刻才真正开始运转,融入她的身体,王紫加没来得及引导这些修为,现在既然动了,变就趁着这个时候吧!

融汇别人的修为,而且还是六个已经天字级别的修士,王紫的收获定然不浅,静脉在以明显的速度扩张着,而且属于六人的感悟也快速的涌进她的识海,好像就是她的一样,几乎是拿走了一个修士的一切!

要不是五行圣人几人自愿如此,王紫也不会有此收获,识海还在扩大,海面上的云层越积越厚,好像时刻都能降下雨水一般,海上碧蓝的色泽越来越浓郁,这绝对是意外之喜!

五行圣人等七人都是各种各样的灵根,而五行圣人又是五行灵根,王紫论海内的各种能量也在极快的吸收着,而王紫此刻的修为已经跳上了天元期四层!

王紫的晋级稍稍稳定了一些,而王紫所有契约兽的晋级才刚刚开始!这一次的晋级定然也是一次不小的收获,啸月晋入十七阶掌神境,狂鸟晋入七阶掌神境,两条应龙晋入二十一阶掌神境,金翅大鹏晋入十四掌神境,雪风晋入三十一阶掌神境,蓝溪九魂羊晋入三十四阶掌神境,幻影晋入四十九阶破天境,机械兽晋入二十八阶破天境,千血鸟晋入三十一阶掌神境,百变彩魔碟晋入十六阶掌神境,黑水蛟晋入十阶破天境!

龙骑军团又一次进化,惊雷兽也跟着晋级,黄金妖藤进化,所有龙族几乎平均晋级两阶,晋级三阶的人也大有人在!中部森林和缥缈峰上的几千灵兽亦以是几乎同时连跳两到三阶晋级!

而这一次有一人却是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晋级!就连冥想中的王紫都又一瞬间的分神,却是司马戍!司马戍自从来仙界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除了不敢让司马戍在仙界出现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司马戍自凡间界跟着王紫开始,誓要陪王紫创出一番天地,纵使粉身碎骨,可是自从去了修真界,却了鬼界,去了那么多地方,让他一个有幸在凡间活了几千年的孤魂野鬼知道了宇宙之大无奇不有,他哪里还敢信誓旦旦的说要为王紫粉身碎骨鞠躬尽瘁?

王紫不缺为她而死的人,缺的是能帮助她的人,司马戍连最起码的保护自己都做不到,难不成还让王紫这个主人一直保护他不成?就算不能为王紫披襟斩棘,也绝不能拖王紫的后退才是!

自进入仙界后司马戍就进入了鬼面魂幡中修炼,一直到刚才,才突破了鬼祖后期,真正成为了鬼修之中的高阶修士!而一个鬼祖的战力,几乎能跟一个地玄期的修士相提并论!这样快的进步,在司马戍身上已经是奇迹了!要知道司马戍并非鬼修之中天赋极好的,而且修炼那么晚,贻误了最佳修炼的时间。

而这一次,司马戍才算真正拥有了能有王紫效力的能力,离开了鬼面魂幡!

在契约兽的灵力反馈回来的时候,王紫已经晋入了天元期五层!并且还没有停下!

王紫紧守着灵台清明,既然有望突破天灵期,那就试试吧!就快要晋入魔冢,魔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连列爻都说不清楚,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等着她的人,她都必须尽最大可能去试!

饕餮也诧异的看着,王紫这样连环晋级实在有些不合常理,但是在王紫身上,好像任何怪异的事情都能因为‘她是王紫’而解释了,饕餮感受到自己的晋级,新的力量啊……忽然也有些好奇了,而且力量,是王紫赠予他的,

王紫消化五行圣人等七人的修为加上自身的晋级,还有突破天灵期的准备,花费了不少时间,但过了许久之后,王紫还是晋入了天灵期!

王紫心下微松,借着契约兽反馈的灵力巩固修为,而此时,除了饕餮、穷奇、青龙、卫子谦、卫子楚、慕千厷、腾蛇几人看不出晋级的等级外,啸月晋入十九阶掌神境,狂鸟晋入八阶掌神境,两条应龙晋入二十三阶掌神境,金翅大鹏晋入十六掌神境。

雪风晋入三十二阶掌神境,蓝溪九魂羊晋入三十六阶掌神境,机械兽晋入二十九阶破天境,千血鸟晋入三十二阶掌神境,百变彩魔碟晋入十七阶掌神境,黑水蛟晋入十二阶破天境!

龙骑军团继续进化,惊雷兽伴随龙骑军团着晋级,黄金妖藤再次进化,所有龙族再晋级平均一阶,连续的晋级让那个他们来不及缓冲,并没有达到第一次那样强烈的效果,中部森林和缥缈峰上的几千灵兽也是再晋级平均一阶!

而更有一件大事!王紫这次晋入地灵期一层竟直接助幻影晋入了离境!幻影作为一个非纯血脉灵兽竟然晋入了离境级别,这让赤灵内的所有灵兽都士气大振!好像跟着王紫这样的修为他们也会达到一样!

王紫的灵力已经稳固,饕餮本以为王紫会停下来,却见晋级阵纹消失后,王紫脚下又出现一个晋级阵纹!而且是他不甚熟悉的黑色图腾!很快就想到了,这就是那巫术!

而天心此时也不动了,趴在饕餮身上凝神助王紫晋级,巫灵几乎是每个巫修行的一半,更别提巫灵中的至尊、七色天心了!几乎能在一瞬间感受到王紫的巫元力波动,然后最快速度的辅助王紫!

王紫眉宇间出现一个金色的交叉剑戟印记,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剑戟的颜色慢慢变得斑斓起来,金色剑身和戟身上出现细小的花纹,细密的几乎用肉眼根本看不到,而这却是标志着王紫的巫术再一次大幅度的晋级了!

从有了来魔界的打算,王紫就一直在侧重修炼巫术,翻阅苍明远前辈留下的书,巫术的范围太广阔,太深奥,要是没有天心,有些东西要是她自己一个人来理解,还真学不了,而这一次的巫术晋级似乎也没有辜负她学那么久,甚至是极大的回馈,王紫直接从金甲战巫晋入了刺金战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巫典已经翻开了新的篇章,王紫却是不能再继续修炼了,好在巫典与天极图还是不一样,无需死磕下来才能清醒,另抽时间学也无妨。

王紫睁开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首先在神识中为幻影道了喜,虽然刚才在修炼,但是幻影这么明显的晋级她还是感受的到的,真心为他高兴,又是一次整体力量的大提升,对于这样的效果,王紫很满意。

“恭喜小丫头……啧啧,怪不得龙族忽然消失了,我还以为是青龙捣的鬼,却没想到是小丫头你啊,看来小丫头也是挺在乎我的,早早收了这帮龙,要不然放他们回妖界跟我打,我们相见之期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啊……”

迎接王紫的是一张笑的很开心的脸,饕餮扶起王紫来,能不开心吗,终于跟小丫头绑在一起,他这颗心算是才放进肚子里,不过王紫的契约团队倒是让他诧异了,原来她已经拥有了这么强的队伍。

王紫起身,对饕餮的自我感觉良好不予回应,就一个龙族而已,真的能影响他收了妖界的步伐吗?竟然这样也能把她扯上……

王紫转头看了看快走过来的众人,在水榭外的回廊上,正是穷奇那些人,他们已经知道王紫契约了饕餮,对了,刚才巫术也晋级了。

“天心呢?”

王紫忽然转头问饕餮,之前分明是饕餮抱着天心啊!王紫急急的去找,不用饕餮指,也发现了坐在水榭角落里的天心,不过看到天心的样子,先是一愣,然后有些失笑,而饕餮干脆笑的很直接。

却见天心委屈的坐在角落里,可能是因为刚才王紫巫术的晋级,天心整个人也大了一号,就好像一个满月的婴儿忽然长成了三岁的小孩,头发更加长了,在小小的身体后堆了起来,而那件红色肚兜现在紧紧的贴着天心的肚子,肚兜旁边勒的天心的肚兜都发红了。

而天心现在正可怜兮兮的看着王紫,七色眼眸波光闪闪,委屈极了。

“呜呜甜心,小了……”

却见天心嘴角一撇,手指着身上的红肚兜,呜咽的声音后是不太清晰的字眼,但天心似乎的确会说‘甜心’以外的话了!

------题外话------

妞儿们,‘四大亲卫’那一章后来有三千字的重复,但我已经在当天就改过来了,有的妞儿可能还没看到,刷新一下试试,或者换个设备点开看看,这些天我学校太忙,发文又捉急的厉害,没时间写题外,妞儿们有问题就在书评区留言,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