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章 竟是守护者?

王紫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因为卫子楚的样子简直让她绝望,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语气看着卫子楚这样生命渐渐消逝,她宁愿尝试所有的办法,即便、即便还是无法改变现状……

可是在王紫的星魂力沾上卫子楚的身体时,却瞬间粘上了卫子楚的身体,好像是卫子楚在主动吸收一样!王紫猛的抬头,怔愣的看着卫子楚,却见已经到了卫子楚胸膛的死气忽然停滞了!

王紫简直不敢相信现在的情况,不过根本无暇多想,调动全身的星魂力涌向卫子楚的身体,王紫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团死气,生怕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在看到那团死气退向了卫子楚的脖子时,王紫心中大喜过望,方才绝望的情绪转变的太快,那种巨大的落差冲击着王紫,只颤抖着嘴角说不出话来!

“子楚在吸收你的星魂力!”卫子谦也不敢置信的说到,声音带着惊喜,不难看出他也经过了一瞬间剧烈的转折,但是看到卫子楚情况好转,已经顾不得想其它。

众人都是惊喜的样子,不管是处于对卫子楚的感情,还是处于对王紫的担心,现在卫子楚的变化都让几人稍稍松了口气。

“那他的灵力……”

列爻松了口气的同时疑惑的呢喃,但及时停住了话口,现在显然不是探讨这些的时候,不过列爻心中的惊讶却是不言而喻的,一瞬间见王紫使出了这么多种能量,包括灵力、巫元力、星魂力,巫术是已经消失在六界内的学派,武道又是隐世的道派,神出鬼没,已经不参与六界大事,王紫竟然同时修炼了这么多能量!

更别说王紫身上还有着魔界最为强大的血脉!这么多能量同时容纳在一个身体里,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迹!他们的王上竟然拥有如此多让人瞠目结舌的能力!怪不得……魔王之眼固然能够让人跌破眼镜!

至于那长生果和净化之水,那可是上古天地初开之时的灵物!长生树伴生净化之水,这世上能够与它相提并论的就只有精灵古树,二树同时消失在世间,本以为早已与上古一同埋没在历史的长河里,却不想今天竟然还能见到!

不管王紫从哪里拿出这长生果和净化之水,那一定又是一个逆天的容器,但这已经足够让他震撼了,本以为王上的成长还需要很长时间,可没想到王上早已在他想不到的高度了!

那么王上宣布尽快进入魔冢也不是意气用事,并非急功近利想要尽快堵住悠悠之口,是王紫或许真的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把握!也是啊,魔界的的王已经空缺了几千年,若是王紫再不回归,魔界推举新王,建立新一代的世袭王位必不可少!

现在还只是亲王在搞,若是魔界上下一心,齐齐响应,就算是他也阻止不了,只能等魔王之眼真正能够俯视魔界的时候,再图良策,现在王紫话已经说出去了,所有人都在等着王紫进魔冢,这将会决定魔界王室的血统,魔界上上下下无不在紧张和期待的关注着!

如果说几个时辰前列爻还犹豫难定,担忧不已,现在却是心中大定!他甚至觉得可以同时就筹备王紫的登基大典了!

‘哗啦啦……’一阵水花乱渐的声音,却见王紫忽然跳进了浴桶中,卫子楚的身体吸收星魂力的速度太快,王紫不得不用更方便一点的方式来,双手抵上卫子楚的背,星魂力快速的输出。

而让王紫越来越放心的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卫子楚身上的死气已经尽数褪去!而卫子楚的身体竟开始主动吸收王紫的星魂力了,王紫的手像是被黏在卫子楚背上一样,星魂力的输出再二人之间形成一道莹白色的光圈,渐渐笼罩了二人!

众人都是惊讶,没想到卫子楚在主动吸收星魂力,这已经不是疗伤了,卫子楚分明是在掠夺这一看起来与他根本没有关系的能量!而众人也只能一刻不停的关注着,无法帮助什么,即便这里这么多人,也只有王紫一个人修炼了武道。

而又过了半晌,卫子楚几乎体无完肤的身体也开始渐渐恢复平整,而且膨胀的身体也渐渐变回了他原来的样子,卫子楚面上痛苦的神色也渐渐变的平淡,紧皱的眉头松开,盘膝坐在水中,一副入定的样子,王紫看着面前一切都变的快稳定下来的卫子楚,终于在心中真正松了一口气。

时间渐渐过去,王紫的星魂力快速的涌向卫子楚的身体,但是卫子楚的身体只是不停的吸收,卫子楚并没有醒来的意思,王紫面上渐渐出现汗水,她的星魂力并不深厚,不能支持太长时间,但是现在她却不敢松开,害怕一有中断会对卫子楚的恢复造成不好的影响,只好咬牙坚持,拼命的聚集身体内各个角落散步的星魂力,但即便如此,二人之间莹白色的光圈还是淡了许多。

众人有心劝王紫停下,卫子楚现在已经开始自行恢复,也就是说已无大碍,但是经过刚才一番惊吓,他们深知就算劝了王紫也不会听的,只好皱着眉等着,还好王紫的身体并非只有星魂力一种能量,要不然这么拼命的做法定会伤害了她自己。

又坚持了一段时间,王紫体内的星魂力已经干涸,无法再帮助卫子楚,王紫带着些担心停了下来,身体向后倒去的,靠在木桶上轻轻的喘息,眼神却不放松的盯着卫子楚。

而在离开了王紫的能量后,卫子楚还在一动不动的盘膝作者,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本来的样子,背对着王紫,露出一截光裸的背,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意识,但是众人能做的就只有等……

“小紫……”

卫子谦唤了一声,想让王紫出来,王紫却挥了挥手示意不用,就这样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如果卫子楚短时间醒不过来,她也能继续帮忙。

时间众人等待的煎熬中慢慢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却见卫子楚有了变化!

众人几乎同时注意到了卫子楚身上散发出的能量,但不是灵力,而是星魂力!而且那样强烈的星魂力波动,比王紫刚才使出的甚至还要强出十几倍!变化发生的很快,几乎眨眼的功夫,卫子楚周身的空气似乎都凝成了实质,弥漫着外放的星魂力!

众人惊讶,卫子楚这不可能是反馈王紫给他的能量,因为这明显不是同处一人的能量,而且强度又这么大,这叫人如何相信?卫子楚如何一瞬间拥有了如此强大的星魂力?

然而更加惊讶的事情还在后头,却见卫子楚光裸的背上忽然射出一道白光!众人惊讶的看去,却见一道弧形的莹光出现在卫子楚的肩胛骨上方,像是凭空出现了一把雕梁画栋的画笔,带着果敢的力道在卫子楚背上雕刻,而那道莹光也不止如此,还在渐渐的扩大,一撇一捺,一横一竖,偶尔会有复杂难懂的图案,不一会儿卫子楚背上已经出现了一大片精密的图案!

王紫的眼神随着那道光的起落移动,毫无规律,王紫看了看已经占据了卫子楚小半个背的图案,却没看出什么端倪,不像是阵图,这样精致的图案,更像是某种图腾,带着只有信奉他的人才知道的意义。

那图案还没有勾勒结束,而卫子楚神色安静,像是并不知道自己身体上发生了这样的变化,知道图案的末端停在了卫子楚的腰间,整个图案完全呈现出它的原貌,王紫紧紧的盯着这图案,却还是看不出来这图案的来历。

唯一能看出样子的就只有卫子楚两个肩胛骨中间刻着的一个古体字迹,是一个‘卫’字!

众人也都盯向了卫子楚背上的图案,只是过了一会儿,那莹白色的图案忽然消失了!卫子楚的背上一片光滑,好像不曾出现过一样。

众人本来都在想着那图案,不过注意力很快就被慢慢睁开眼睛的卫子楚吸引过去了,众人看着卫子楚恢复清明的眼睛,俊脸生机勃勃,而且气色还好的很!更重要的是,卫子楚眼神扫过一众就站在不远处的人,在卫子楚出事后众人都陆续赶了过来。

而卫子楚眼中划过迷惘,似乎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正在被这么多人围观?而且众人都是一副‘还好你没事’的表情?就连从来没跟他和气过的慕千厷也是关切的看着他?

卫子楚动了动身体,咦?好像身体奇异的好,就跟忽然拥有了无敌的力量一般,轻松舒服的不可思议!卫子楚抬起双手放在自己面前,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不会是他想力量想疯了吧?不应该啊,他向来很看的开的,不至于产生这种幻觉啊!

捏了捏拳,体内澎湃能量似乎也在跟着他的动作波动,而且完全跟他的身体契合,只是还是有哪里怪怪的,卫子楚催动轮海中的灵力,手中却忽然出现一股强大的能量,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强大是强大,但是、但是为什么不是灵力?而且他再一次催动能量,感受着身体内能量的快速运转,这一次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这根本就不是灵力的运转路径!不是从经脉中来,应该说不只是从经脉中来,好像是从身体的各个角落而来,而且轮海是能量最为集中的地方!

不对,他的灵力呢?

也不对,灵力没有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似乎比他原本的灵力强大了不知多少倍的能量是什么?

也不对也不对,不管这能量是什么,总之要比原来的自己强太多,那他是不是应该先为自己变强而高兴呢?!

“想什么呢,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卫子谦瞧了瞧卫子楚的头,这一世卫子楚事他的弟弟,但是卫子楚的神经实在粗的可以,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好像根本不知道刚才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卫子楚本来叫了卫子楚两声,可是卫子楚表情变化的太精彩,现在竟然呵呵傻笑起来,卫子谦不得不动手把他的神志敲回来,现在都没事了,其他人都是一副无语加鄙视的样子。

“哥啊,我现在感觉太好了!太好太好太好了!你看!”

卫子楚傻笑着抬头,眼神亮晶晶的看着卫子谦,一手猛力一握,只见卫子楚手中出现一团莹白色的能量,带着极大的危险,若是卫子楚这一拳打出去,卫子谦都能想到它所造成的夸张的破坏力,果然,刚才从卫子楚身上外方的能量,的确是出自他自己的身体。

众人也明了,不知道经由刚才一役在卫子楚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但却是因祸得福,不过看着卫子楚现在喜出望外的样子,众人恨不得一人给他一拳,因为这厮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刚才让王紫怎么担心的,要不是王紫这家伙也活不过来!

“那你的灵力呢?”卫子谦稍微惊讶了一瞬,思索着问卫子楚。

“灵力好像没有了,完全是现在这种能量,而且,而且……”卫子楚也疑惑的说,不过忽然皱着眉说不出话来,双手紧紧的抓住木桶边缘,似乎要捏碎那木桶。

“而且什么……子楚你哪里不舒服?还没有好吗?”

卫子谦离得最近,很快就发现卫子楚的不对劲,有些着急的问,眉心皱起,那道墨绿色的细线也凝重起来,难道还没有稳定吗?或者还没有结束?他们白高兴了?

卫子谦一阵担忧,卫子楚忽然这样反复真是让人揪心不已,众人也发现了卫子楚又不对劲了,都站直身体看过来,可只是短短一会儿,卫子楚忽然站了起来!

带起的水珠溅得到处都是,卫子谦身上也沾了不少水,可看向卫子楚的时候,却见卫子楚脸上一片惊喜莫名的表情,激动说道:

“我得到卫家的传承了!”

众人冷不丁听到卫子楚说了这么一句话,虽然不知道卫家是什么来头,但他们现在清楚的很,卫子楚完全没事了,而且好的很!不过现在众人真的真的真的很想一人一拳再一人一脚打的卫子楚爬不起来,有这么忽悠人的吗?

而且,而且他的神经粗到什么程度才能达到完全没感受到他身后的王紫,还有他现在*的身体,而且面对一屋子的人,就这么‘芙蓉出水’了!

“嗯。”

卫子楚点点头,心里虽然也在笑话着卫子楚的话,但是更多的注意力却是放在卫子楚身上,翻手拿出一件衣服递给卫子楚,他穿不穿衣服其实没什么,着一屋子的都是男人,除了他身后的王紫。

“哥你为我高兴吗?不感到惊讶吗?为什么这个反应?战爷呢,还有死妖精,你们应该为我欢呼的!”

卫子楚一愣,才发现自己身上没穿衣服,而且实在浴桶里,可是他没记得自己在洗澡啊?他是不是中途忘了什么事情?不过相比起得到卫家传承的惊讶,这些好像都可以忽略不顾。

“卫家的传承为什么是武道?王紫殿下真有先见之明,她说过我很有天赋的,要不是之前做了那么多准备,我也不可能这么快被传承。”

卫子楚似乎急于跟卫子谦、李战、慕千厷分享这一突然的事情,不管后来在其他三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卫子谦、慕千厷、李战三人真正的身份也非卫家之人,但毕竟他们四个最初是抱着传承卫家的目的去修真界的,这么长时间以来,终于达成了这件事情,他们不应该共性吗?

不过为什么其他三人好像兴趣缺缺?看他干什么,虽然能量变了,但是外表没有变吧?而且大家都是男人,看什么看啊,还有其他人,你们看什么看啊!难道都是变态?!

卫子楚打了个寒颤,倒不是因为冷的,而是被众人的眼神看的,嘟囔着拽过卫子楚手里的衣服,本来没什么,被这些人看的怪怪的,卫子楚一甩衣服披在身上,可刚披上衣服,就听到身后一阵出水的声音。

卫子楚只是下意识的一看,却着实吓了一大跳!

“啊……”

卫子楚惊叫一声,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为什么王紫殿下也在这里?那刚才他肆无忌惮的背对着王紫殿下,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看光了?!

不对,还没看光,还有前面,可是……

“啊……”

卫子楚又是一阵哀嚎,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衣服沾了水,加上卫子楚现在颇有些披头散发的感觉,看样子就跟受了惊吓的‘良家妇男’一样,刚才还只是后面走光了,这下好了,他自己翻过来了……

“王……王紫殿下,你……你怎么在这?”

卫子楚都快哭了,为什么王紫殿下会跟他在一个浴桶里?虽然、虽然他想过跟王紫殿下浓情蜜意的场景,可是现实直接就鸳鸯戏水了?现实好强大,比理想丰满太多!可是为什么他不记得过程了啊!

“没什么,你先出来说话吧。”王紫起身,已经冷静下来,相比起现在卫子楚夸张的样子,王紫淡定了太多,卫子楚顿时就不好了,到底怎么回事嘛……

……

不久后,还在刚才那个房间,只是乱七八糟的房间已经被人收拾好了,众人各自落座,卫子楚顶着各种视线,不自在的坐在椅子上,觉得自己好像被所有人恨上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人应该不至于是在嫉妒他跟王紫殿下鸳鸯戏水?

咳咳,虽然这鸳鸯戏水一事实在不靠谱,难道是他传承的事后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情?但是让这些人集体看他不顺眼也太不对劲了吧……难道、难道他丧尽天良的强迫王紫殿下跟他鸳鸯戏水了?那他还做了别的什么事情吗?不对啊不对,王紫殿下明明是衣冠整齐的……

“咳咳那个……各位,我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几位可以告诉我啊,我一定积极认错……”

卫子楚受不了的开口,现在连他哥卫子谦都不站在他这一边,要是态度不积极一点,他不是找揍呢嘛?卫子楚主要看了看王紫,心说王紫殿下你可别也不理我啊,被看光的是我,好像吃亏的也是我啊……

“卫家的传承是武道?子楚的灵力被星魂力取代了……”众人都没理卫子楚,还是王紫先说话了,只是这话却是对着卫子谦问的。

“是啊是啊,我也没想到,但卫家的传承的确是武道,我现在脑海里有很多关于武道的东西,王紫殿下你太厉害!武道的入门完全跟王紫殿下平日说的一模一样!”见王紫终于说话了,卫子楚急急的开口说道。

“来魔界之前,我们已经找到了卫家的宗祠,齐集了所有令牌,由子楚看管,子楚这一次传承可能跟令牌有关系。”卫子谦却想了想说道。

“令牌啊……对!我摆弄令牌来着,好像还不小心让令牌认主了!然后我……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被卫子谦一提醒,卫子楚也忽然想起来之前的一段事情,但是真的跟被挖走一段记忆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卫子楚挠了挠头,如果能想起来的话,估计也能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么怪怪的看着他了。

“子楚继承了卫家的传承,可是他背后的图腾是什么?”王紫还是觉得不对劲,那图腾看起来并不简单的样子,卫子楚才是卫家的传人,可只是如此吗?

“这个图腾在我们掌握的线索中并没有出现过……”卫子谦说道,关于卫家的东西,他们的目标就是传承,还没有接触过传承以外的东西,就连那个图腾,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卫子楚听了却是疑惑,图腾?他背上还有图腾?果然被王紫殿下看光了吗……不过重点好像不是这个,什么图腾,什么鬼啊?

“王上,臣应该知道那图腾。”这时,列爻忽然说道。

“你说。”王紫意外,看向列爻。

“这位公子应该不只是姓卫,他的姓氏应该是取自于‘卫戟部落’。”列爻沉吟着说道,看向卫子楚,似乎想确认自己猜想的对不对。

“的确,卫姓应该不是我本来的姓氏。”

卫子楚虽然不明白列爻怎么会知道,但却是肯定的说道,长老说过,他们本来的家族四分五裂,连自己本来的姓氏都不清楚,连他们也是抱着渺茫的希望出来寻找的,但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卫戟部落是?”卫子谦问道,脑海中似乎并没有这个印象。

“卫戟部落应该是几万年前在仙界消失的最后一脉武道,武道最初也不完全是隐世修行的,也有入世的部落,只是渐渐都从六界隐退了,包括这之中最为昌盛的一脉——卫戟部落,而且卫戟部落当初在世外域也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后来却不知为什么也忽然消失了,就跟没有出现一样,祭司大人,我说的可对?”这话却是莲生说的。

“没错,卫戟部落是仙界武道一脉,应该算是武道之中传承最完整的部落,但是武道太辛苦,与仙道不一样,即便拥有了强大的能量,想要突破也是非常辛苦的,似乎也正是因为如此,入世修行并不适合武道,后来卫戟部落退出仙界应该也与这个有关系,武道入世的前提是不破坏武道的传承,一旦传承因此受到影响,不论拥有再强大的势力和地位,部落也要遵从规矩重新出世。”

列爻说道,卫子谦几人一听,莲生和列爻都是如此说,好像他的确是这个部落的一样,卫戟部落?

“你是如何得知的?”卫子楚好奇的问道。

“武道的传承是按照部落为依据的,每个部落的人身上都会有部落的印记,你悲伤的‘卫’字应该就是卫戟部落的印记。”列爻说道。

“不应该啊,卫戟部落既然是集体出世,为什么我的长辈告诉我卫家四分五裂,而且我也的确没有跟部落在一起。”卫子楚却更加疑惑。

“因为卫戟部落当初出世,应该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原因,卫戟部落的离开应该跟仙界支柱有关系。”列爻摇摇头,却是说道,让众人都为之疑惑,没想到从恶魔地狱来到魔界之后,短短时间内再次听到了仙界支柱二字,不免巧合。

“这跟仙界支柱有什么关系?”卫子楚听的更加云里雾里,越来越离谱了好像。

“确实有关系,自太古那一次仙界支柱的巨变之后,仙界支柱应该不能算是本来的仙界支柱了,而是被鸿、泽二兄弟用阵法加固过的仙界支柱,据说阵中以灵力为中心,辅以巫元力、星魂力以及佛陀灵力,共同支起的阵法,而且为了防止仙界支柱动荡,鸿泽而兄弟设下传承,让携带灵力、星魂力、巫元力、佛陀灵力的人共同担任仙界支柱的守护者。”

“虽不知卫戟部落的消失跟仙界支柱有没有关系,但卫子楚却一定跟仙界支柱有关系,而且关系大了去了……”

莲生代为解释,面上惊讶的表情似乎带着几分了然。

“什么关系……”王紫追问,虽然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卫子楚就是仙界支柱的守护者之一。”莲生在众人等待确认的视线中缓缓说道,而且语气肯定的很,列爻诧异的看了看莲生,他都只是怀疑,莲生却这么肯定!

“我是守护者?莲生你没搞错把?”

卫子楚不敢置信的问道,不久前刚刚知道仙界支柱这玩意儿,也刚知道了仙界支柱还有守护者,但他就是那守护者的其中之一,这也太扯了吧!他活了这么多年才知道是不是也有点迟了!

“我怎么可能搞错,你背后的图腾就是守护者的图腾,你可是货真价实的守护者,你的上一任应该早就死了。”莲生瞥了一眼卫子楚,他怎么可能开这种玩笑?而且似乎知道卫子楚在想什么,还体贴的解释了。

“可是我对仙界支柱一无所知,守什么守啊……”卫子楚纳闷儿,谁愿意守谁守,他没这个兴趣。

“等你熟练运用了身体内的能量,你会知道的,你传承了卫戟部落的意志和强大的力量,还有仙界支柱的守护者身份,就算你不愿意承认,你现在也跟仙界支柱绑在一起了。”

莲生说道,残忍的打破了卫子楚的幻想,却见莲生忽然站起来,就在原地解起自己的衣服。

“喂喂喂你干什么啊?”卫子楚怪异的看着莲生,他在众人面前*是不得已,莲生在干嘛?有暴露癖吗?

莲生却是鄙视的看了一眼卫子楚,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唰’的脱下了衣服,但只退到腰间,众人也有些奇怪莲生在干什么,但是也了解莲生在正事上面不会捣乱,便就等着,却真看到了意外的东西。

却见莲生悲伤很快浮现了占据了大半个背的图腾,乍一看竟与卫子楚身上出现过一模一样!列爻也直起身子看去,却在仔细看了几眼之后了然。

“怎么样,仿真度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

莲生重新穿上衣服,也不继续给几人参观了,穿好衣服重新坐在座位上,众人一听莲生这话,也明白了,莲生是假仙界支柱的守护者,就连图腾也是如此一致。

“假的仙界支柱,还有假的守护者,几乎是复制了真的,就连假仙界支柱的守护者也是有传承的,只是到了我应该就中断了,因为假仙界支柱已经不存在了,你现在传承了守护者的能力,不可能是假的,就只能是真的喽。”

莲生说道,众人不得不嗟叹称奇,为了一个仙界支柱,的确准备了太多,相比起卫子楚难以接受的样子,莲生说起来轻松随意也太多。

“假的仙界支柱已经毁了?”列爻却是问道,有些惊讶,这他竟然不知道!

“没错,就在三十年前,仙界支柱已经毁了。”莲生说道,其实他这个假仙界支柱的守护者做的实在迷糊,等假仙界支柱都已经毁了他竟然都没有发现。

列爻确实不知道,王上和这些男子竟然先得到了,消息,那假仙界支柱是被何人所毁?又是怎么毁掉的?这应该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有人对假仙界支柱下手就肯定惦记着真的仙界支柱!

不可能假仙界支柱好好的藏着忽然被发现,更不可能有人无聊到去毁假仙界支柱,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为什么仙界并没有传出消息?!

“莲生,子楚跟仙界支柱绑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王紫问道,接受这件事实并不难,而且现在也终于理解莲生为何身上一直带着有些神秘的力量,应该也跟假仙界支柱的传承有关系。

“这意味着仙界支柱属于星魂力的部分只有卫子楚的能量才可以匹配,现在看来仙界支柱出事是早晚的事情了,卫子楚回归守护者的身份也是必然的了,除非卫子楚并不介意仙界支柱毁了。”

“不过除了守护仙界支柱,也是有好处的,武道的修行部落中,只会有一个下届支柱的守护者,而武道的部落有规矩,一旦是这个人发出的召唤令,不管武道的部落散布在哪里,都会冒头的,当然这个能力得你自己去琢磨。”

莲生说道,最终还是莲生解决了这个问题,而且比列爻心中猜测的清晰了很多。

“这也……”

太扯了吧……卫子楚无言,却还是有些郁闷,得到能量是好事,但是让他卖命去当守护者……他想守护的只有王紫殿下好吗,为什么要守护那什么劳什子仙界支柱啊!

而且现在看来,别说是被赶鸭子上架了不得不去了,王紫殿下已经跟仙界支柱结了各种仇,应该说是跟相对仙界支柱使坏的任结了各种仇,就算是为了王紫殿下,这个守护者似乎也得乖乖的去当了。

不过,怎么才能召唤武道所有的部落?这是不是代表着他拥有了一支足够神秘的隐世势力?这的确是一件大好事啊!王紫殿下有的是用人的时候!

卫子楚翻来覆去的看自己的手,感受着身体内的能量,可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召唤的办法。

“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子楚先熟悉星魂力,消化传承。”

王紫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似乎很快就消化了以上的信息,在这么敏感的时期卫子楚竟然传承了仙界支柱的守护者,现在应该有很多人在关注仙界支柱了,卫子楚现在岂不是很危险?卫子楚要守护仙界支柱,但是他自己呢?谁来守护?能够召唤武道所有的部落,这真的可靠吗?

王紫眼神掠过在场的所有人,四大亲卫已经掌握在她手中,是自己人,列爻的衷心应该也无需怀疑,饕餮、应该也不会对这件事情感兴趣……

“此时事关重大,臣发誓不说出半字,如有违背,定叫臣粉身碎骨,魂魄坠入幽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列爻忽然起誓,几乎在王紫看他的时候就猜到王紫的顾虑,王紫为了卫子楚那么着急,定不会让此事宣扬出去,考虑周到也在情理之中,王紫说不出口,列爻却已经先做了。

王紫心中感谢列爻的体谅,却是心领了,她现在是王,就应该有王的样子,她想,她要是能做到让魔界在六界之中声名大振,就是她对列爻最实际的感谢。

“你想让我也发这样的誓言?”

饕餮眯了眯眼眼睛,看着王紫,面上的不悦表现的很明显,他会对什么仙界支柱感兴趣吗?卫子楚是不是仙界支柱的守护者又跟他有什么关系?要不是因为王紫,他人的卫子楚是谁吗?

王紫抿唇,不语,她确实想做到万无一失,面对饕餮的怒意,她知道原因,却不愿意解释。

饕餮眉头一皱,却见王紫并不解释,心中真是气急,一拍椅子消失在了原地,一点痕迹都没有,只剩下一地的木屑碎末。

“哇哇哇……”

正在沉默的时候,一阵婴儿式的细微声音传出,吸引了王紫的视线,王紫起身,看得出穷奇早就不耐烦了,抱着天心就差没有直接虐待了,这会儿卫子楚的事情已经解决,天心也受够了穷奇这个坏家伙了,扑腾着就要离开。

“给我吧。”

王紫接过天心,虽然她也不适应,但是好歹比穷奇耐心多了,穷奇皱眉看了看天心,心中对这个不省心的巫灵更加不放心了,明明可以变回本体的,非要用这副样子‘勾引’王紫,不过他也不可能跟王紫争执,把天心递给了王紫。

“我先回去,子楚你先消化体内的星魂力,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尽快找我。”

王紫调整了一下姿势,抱好了天心,走到卫子楚面前说道,看了看卫子楚现在已经完全恢复气色的脸,刚才却是狠狠的吓了她一跳,到现在都有种做了噩梦的感觉。

卫子楚竟然是仙界支柱的守护者,这一点更加确定了她跟仙界支柱之间隐隐约约的联系,虽然都不是直接联系,但是所有的事情都多多少少围绕着仙界支柱发生,再回仙界必然要奔着仙界支柱而去了。

卫子楚竟然也用了别的身份,现在慕千厷、卫子谦、卫子楚、李战都明了了各自的身份,而这其中也就只剩下白虎的本体还没有找到了,应该不会在发生今天这种让她措手不及的事情了吧……

白虎,白虎又在哪里……

“喔……”

卫子楚愣愣的应到,总觉得王紫殿下的眼神有点沉重,是有点让他意外的、担心?是在担心他这个仙界支柱的身份吗?可是又不太像,虽然王紫殿下一向都很维护他,但是今天好像格外不一样,就好像他是个的易碎的玻璃似的,王紫殿下的维护都带着对别人的强势和对他的小心翼翼。

他这的比喻是不是有点烂?不过好像的确是这样啊,要不然也不会默许列爻发毒誓,把饕餮气走而不管不顾了,虽然他表示万分的开心,毕竟这是王紫殿下关心他啊!尤其是这样跟别人区分开的关心,他受用的很啊!

可是、可是他怎么能让王紫殿下这么小心翼翼呢?王紫殿下可是他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女王,就算每天对他颐指气使他也不会有半点一件啊……

卫子楚眼看着王紫离开,都没功夫好奇那个穿着红肚兜,头发还那么长的小婴儿是哪里冒出来的了……

“别胡思乱想了,既然拥有了新的力量,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吧。”这样就不用让小紫那么担心了……

卫子谦走之前跟卫子楚说了一句,不打算多说什么,让卫子楚去自责,他理解这样的痛苦,当初他在王紫面前‘死去’,王紫那失控的样子至今记忆犹新,别说今天又见了一次。

卫子楚又是一愣,怎么连他哥也不太对劲,自己想了半晌之后却是没得出结论,不过他倒是能理解卫子谦最后的一句话,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吧,是啊,他要赶紧强大起来保护王紫殿下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