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章 四大亲卫

大殿之内众官员顿时神色各异,对于王紫忽然说出来的这么一句话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这是王怒,虽然王紫处理的不动声色,若是换在任何一个已经继位的魔王身上,他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现在,王紫要跳过亲王的挑战直接进入魔冢,在他们看来太过狂妄了,根本不把亲王放在眼里,但是人王紫也说了,这是要让他们服,他们还能说什么,难道要说当面说‘你真是不自量力’吗?

列爻也是一阵语塞,她想劝王紫,可是王紫像是直到他想说什么一样,直接用一句‘这是命令’挡回了他所有的话,这是王上对他的第一个命令,别的官员怀疑也就罢了,如果他都不服从王紫的命令,还让王紫如何继续下去?

“是,王上刚回魔界,且先修养一两日,臣即刻去准备打开魔冢的祭祀适宜,尽快为完善安排。”

列爻缓缓呼出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忧虑,在众人的观望中回道。

“我且问你们,待我从魔冢归来,这王位坐得坐不得?”

王紫眼神放在众官员身上,在他们怀疑得视线众开口,众人一听,都是一愣,看来这新王是主意已定,而且一定要做到似的,新王回归连三个时辰都不到,竟然已经决定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从她处理关亲王的事情来看,新王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现在该轮到他们表态了,魔冢的考验就是为魔王顺利加冕,堵住魔界悠悠众口,王紫已经决定了去魔界,如果他们不给一个明确的态度,王紫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若是魔王从魔冢归来,定然应该颁布诏书,将新王加冕的适宜昭告魔界所有子民,挑选吉日,隆重登基!不日亲政,我等定将鞍前马后,尽心辅佐,若有怠慢之心,听凭王上降罚,不敢有半句怨言!”

东乾上前一步,严肃了神色,率先表态,众人也看出来了,魔祭祀列爻和大领主东乾一力支持新王,二人看起来如此关心新王都没有出言劝阻,其他人还能找到什么托辞?

“魔冢是历代魔王往生之处,并且封印了魔界无数英雄战魂,是魔界最为神圣之处,王上若能从魔冢走出,定是得到无数英魂认可,到时候便是天命所归,真命天子!我等若不听从王上之命,唯王上马首是瞻,我等还有何颜面自称魔界子民?”

一人上前,首次在沉默的众人众出声,王紫看去,那人位列东乾之后,应该是某位亲王。

“臣芒越言思。”那人在顿了一会儿后,再次出声,报上了自己的辖地和姓名。

“你可是言巍之后?”

王紫看着言思,言思垂手而立,冷静沉稳,王紫忽然问到,朝堂中的姓氏一般都没有半路杀出来的,东乾绝对是例外,而这言思姓言,莫不是言巍之后?忽又想到方才被请出去的关亲王,多半也是关赡之后,关亲王鲁莽,而这言巍倒是聪明。

“言巍是臣的兄长。”言思似乎微微差异,没想到王紫回忽然提起言巍。

“嗯……既然你们没人反对,此事已定,不日之后,我从魔冢出来,若有人再有不满之处……可不是如今日这般,说说就能解决的了。”

在言思禁不住抬头看时,王紫却淡淡的移开视线,对着众人说道,已经无心再与这些人浪费时间,就算他们想着慢慢来,她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

“言亲王说的极是,臣赞同,臣预祝王上凯旋归来!”

“我等预祝王紫凯旋归来!”

这一次,先后有人表态,不管王紫出不出得来,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才是,而且言思说得的确对,若是王紫从魔冢出来,他们就完全没有理由再去反对什么了!

到时、到时就如魔祭祀列爻所说,他们将会准备最隆重得登基仪式,正式迎接新王,也是魔界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王!

……

待一种官员散去,城外得人潮也再军队得疏散下渐渐离去,诺大得释魔颠内,只剩下王座上得王紫,穷奇一行人,列爻,北皇,东乾,西决,南阙。

王紫在这里,穷奇几人定然不会走,列爻和四大亲卫都是跟魔王之眼的主人、也就是王紫有着直接的关系,当然不能走。

南阙和东乾非朝堂之人,方才一直站在一边听着,现在朝堂终于散去,二人定然要走不得。

“东乾见过王上。”

王紫刚刚看向那两人,一人就跪下说道,面部半垂,一身冷然,随时跪下,背脊却是绷的笔直,声音清脆好听,只可惜也是难掩冷意。

“南阙见过王上。”

南阙亦跟着跪下,只是相比起西决几乎消失的存在感,南阙的存在感似乎太过强烈,一身粉色的羽衣,柔软的帖服在南阙极致诱惑的男性身体之上,勾勒出清晰的肌理线条,肤若白雪,身如无骨,纤腰楚楚,那粉衣似乎只靠着腰间一根带子简单的系着。

王紫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出来的太着急,直接扯了件衣服披着就跑来了,里面应该再没衣服了,胸膛要露不露,蝴蝶骨翩然欲飞,长腿似遮非遮,这样跪下来,衣衫的下摆分开,直接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虽是垂着头,却也能看到那含笑的唇,翩飞如翼的睫毛,王紫眉心微跳,北皇、西决、东乾都挺正常的啊,为什么南阙是这个样子?王紫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列爻,却见列爻眼神也闪了闪,南阙的走向的确跟他最初培养的有点偏,但是能力绝对没有偏!

列爻很想解释一下,却无从开口,现在解释是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王紫记得这个南阙,再仙界落霞山山谷曾见过一次,那时他穿绛红色的纱衣,还没有这一次见到的夸张,男子穿粉丝、而且生的比女子还要美几百倍,男子的形容词放在他身上真心不妥……

慕千厷已经是不能形容的妖孽了,只是慕千厷的妖孽只限于对王紫,在别人的眼中,危险远多过美,而这人却像是修炼到家的妖精,带着十足的诱惑,七分诱惑三分入骨,绝对能成功的吸引所有人的视线,不论男女……

“你们起来。”

王紫收回视线,对二人说道,同时起身走下王座,此时众人都已散去,如此高不胜寒的地方,跟穷奇几人的距离让她感到微微不适。

“还请王上开启属下的生死印。”二人却是没有听话起来,东乾没有抬头,一板一眼的说道,也不等王紫同意,直接运转魔气,两指并拢,引导着魔气从发顶推至眉心,很快,却见东乾的眉心出现一抹黑色的祥云图案,西决这才抬头。

这时,却见东乾也跪下来,做了相同的动作,南阙亦然。

王紫脚步不停的走下来,给北皇解过一次生死印,知道该怎么做,便也不犹豫,魔气渗出指尖,结印,两指按在了那西决眉心的祥云图案上,却见王紫的手刚刚离开,西决眉心的祥云忽然晕染开,像被水晕染开的墨迹,很快消失不见!

几乎立刻,西决牙关紧咬,身体抖动了一瞬,面上却没有丝毫波动,王紫知道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但是西决的反应却比当初北皇平静了太多。

待对三人的仪式都结束了,列爻手中的法杖光芒一闪,发张顶端浮现三多墨色的祥云图案,而后都消失不见,这代表着魔王四大亲卫彻底交到了王紫手中!

“你们可以起来了。”王紫再次说道。

三人这才站起,东乾笑意不变,西决面无表情,眼神半垂,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抬眸看过王紫,南阙倒是明目张胆的看着王紫,并没有君臣避险之感,甚至更加过分,带着探索的眼神,似乎并不担心如此触怒了他家王上。

“前些日子的暗杀是你做的?”

王紫眼神放在西诀身上,有些意外此人的表现,而西诀看起来只是少年模样,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头短发,身着劲装,一张稍显稚嫩的俊脸,个头比她稍高一些,分明是难得一见的天使面孔,眼角眉梢却满是冷意,伴着脸,面无表情。

“是属下。”西诀回道,依旧没有抬眼,声音却是顿了顿,似乎没想到王紫直接就猜到了是他,而且是如此肯定的语气。

“魔界的事情依旧由你们大理,我暂时不参与。”王紫说道,别说她已经知道了西诀主暗杀,就算不知道,她对杀手的气息太清楚了,即便西诀已经隐藏的很高明了。

“列爻可还有事?”王紫转向列爻问问道。

“王上,魔冢内设有强大的禁制,您不能带任何人进去,那里只接受王室的血脉,若是出现了别人,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魔冢的范围很大,休憩的魔冢的亡灵自魔界初始便已然有之,每一代魔王进去的时间并不一致,也许五天,也许十天,这是根据魔王的能力所定,但也有可能永远无法出来,魔冢是有思维的……”

列爻说道,昏黄的眼珠有些担忧的看着王紫,还是强调了一次进入魔界的规矩,王紫有着许多强大的追随者,但是魔冢内绝对不允许他们出现的,也就是说,王紫必须孤军奋战!否则出动魔冢的后果将是毁灭性的,无法阻挡的!

“这个我知道,我会一个人进去,你放心。”王紫点头,这些北皇也跟他强调过很多次。

“……臣、没事了。”

列爻顿住,知道再说什么也无用,王紫已经将进入魔界的决定当着所有官员的面说了,他已经无法改变了,只能说服自己相信王紫,相信魔王之眼,定会过了这一关!

“进入魔界的事情还是尽快安排。”王紫转身往出走,却忽然停住又说了一句。

“是。”列爻点头,连最后一点可以拖延的机会都被王紫掐死了。

“呵呵,小丫头,你真让我意外。”

饕餮迎上来,欣赏的看完了刚才的一幕幕,不得不说,王紫的表现真是太棒了,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只是走下来的时候,又便回了那个有些寡言,有些神秘的样子,至于清冷,似乎跟穷气这些人待在一起的时候还没见着过,饕餮心里微酸,这小丫头防范心思太重,让她这么自然的对他,估计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饕餮,这个是什么?”

王紫跟几人一起离开大典,王紫转头看了饕餮一会儿,饕餮面上的笑变的完美了太多,心想王紫终于有时间研究他了吗?却忽然听到王紫问这个,手配合着抬起来,露出大拇指上那个金玉扳指。

“扳指。”饕餮挑眉一笑,明知王紫指的不是这个,还是自然的突出两个字。

“穷奇?”王紫收回眼神,看向穷奇,眼露询问,却是不跟饕餮纠结了,她相信只要是她主动问起的,穷奇不会不说。

“你这小丫头,真没耐心,我又没说不告诉你……”

饕餮皱眉,却没怒气,只叹息这小丫头真是倔性子,一手抓住王紫的手,大大的手掌包裹着王紫,把王紫的注意力唤回来。

王紫也皱眉,动了动手,想挣脱饕餮的钳制,但饕餮看似轻巧的抓着,王紫却是挣不开,比起不适应的王紫,饕餮却是小的很开心,而且无视王紫的小动作自顾自的说道:

“这金玉扳指,是我从妖皇那里抢来的。”

“什么?”

王紫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诧异的看着饕餮,这戒指她想过可能来头不小,要不然穷奇也不会劝他收下了,却不想是从妖皇那里抢来的!她才不可能傻到以为这是妖皇身上的随便一件法器而已,那根本不值得饕餮去抢一次!

自岩城见了饕餮一面后,饕餮就失踪了,再见的时候便是快三个月后,跟饕餮分别不久后便传来妖界大乱的消息,而再不久前契约龙族的时候,族长告诉他妖界已经稳定,只是妖皇却换了。

新任妖皇正在稳定妖界的秩序,勒令所有超神之上的灵兽回妖界报道,包括仙界龙族一脉,当然最后龙族肯定没去,那是的他们已经是王紫的契约兽了。

“这代表了什么?”

王紫已经隐约猜到了答案,这扳指肯定跟妖界的权利有关,只是还想亲口问饕餮,这是再干什么?虽然她需要力量,但是饕餮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她算怎么回事……

“代表了我跟你非凡的关系,这玩意儿虽然不太好看,但六界之内也只此一件。”饕餮笑着,挑眉说道。

“能拿下来吗?”

王紫眼神放在了那金玉扳指上,似乎不用再问了,这扳指已经不只是扳指了,她隐约觉得,不是饕餮送扳指给她,而是送一还赠一,赠的是饕餮自己。

“不能。”

饕餮想都没想的说道,语气不太好,这小丫头怎么还想着拿下来?送个礼物而已,有这么难吗?别说他饕餮送出去的东西绝没收回来的道理,更何况这扳指送的人可是他看上的女人,第一次这么做,强塞也得塞给她!

“……”

王紫只看着饕餮,觉得越来越疑惑,她似乎什么都没做,怎么会招惹到饕餮?而且似乎甩不掉的样子,问题是、问题是,现在一旦有了思绪,忽然就联想到了一连串线索,饕餮似乎是看上她了?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要不然他也不会跟梼杌说‘我的女人’这样的话,也不会跟着她跑了这么多地方,也不会把这个金玉扳指送给她?可是、可是就为了一个扳指,一个权利,她要接受这样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甚至见过也没几面的人吗?

她已经不是以前什么都不懂的王紫,知道喜欢一个人要用心,知道喜欢是两个人的事情,穷奇几人陪她走过那么久的路,她好不容易才认清自己的心,就算给不了他们一生一世一双人,也不要放任饕餮这样的做法……

王紫不太信任自己,爱情的出现到底是因为什么?她还不清楚,但是她很担心,担心看不住自己的心,她想有九幽穷奇这些人就够了,不要再多了,这已经是前世的自己未曾想过的满足了,他们织成的温暖,足够她终生享用不尽……

“你在想什么,不如说不来我帮你一起想想。”

饕餮很满意享受着王紫的视线,不管这视线是因为什么而来,而且趁着王紫失神,手掌一滑,放下来牵着王紫,这种感觉好极了,像是抓住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他向往的世界。

“这扳指能不能隐藏起来。”

王紫退而求其次说道,垂下眼帘,不知道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什么,只是心想,别靠我太近,若是习惯了,你就走不了了……

“不能,有我在,张扬一些怕什么?”

饕餮摇摇头,好笑的看了看王紫,这丫头神游天外这么久,就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吗?这戒指代表着妖皇的地位,识货的人是不少,但是这妖皇抢来就是要给王紫做的,虽然他更想给王紫皇后的位置,不过瞧瞧这小丫头都早早找了些什么人,就算王紫同意,这些男人也不会同意啊。

再说了,妖皇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身份,他可没有藏头露尾的习惯,而且,小丫头也不需要继续低调了,魔界都快要到手了,该是时候让天下皆知了……

“唔。”王紫无言,手中一动,溜出了饕餮的手,若无其事的继续走。

“哈哈哈哈……”饕餮忽然大笑,很开怀的样子,穷奇也笑了笑,王紫的样子实在可爱,显然几人分明把王紫和饕餮互动都看在眼里。

王紫奇怪的看了看穷奇,忽然快步走到前面,从卫子谦肩膀上把天心抱回来,天心幽怨的视线她实在不能继续忽略了。

儿穷奇倒是被王紫的眼神看的一愣,头一次有点不明白王紫的意思,手指摸了摸下巴,是关于饕餮的事情?算了,有时间单独再问吧。

……

北皇带着王紫一行人熟悉了王城之内主要的几处地方,在分配住处的时候,虽然每个人都表示不跟王紫在一起睡不着、休息不好、失眠,总之态度出奇的一直,根本不需要睡觉休息的几人竟同时出现了凡人才有的毛病。

尽管几人言之凿凿,说的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但是王紫还是一咬牙,装作没看见,命令北皇去安排,各自分开,她则去了魔王的寝宫,表示要熟悉环境和了解魔王日常应该做的事情,再加上前去魔冢在即,王紫要静心准备。

别的几人都可以当作没听到,却唯独最后一点,即便时间紧迫,他们也没理由拦着王紫,虽然这个有可能也是借口,王紫今天明显的心不在焉,不知道心里又再执拗什么,也不肯说,不过几人还是纵容了,先让她自己去想吧。

魔王的寝宫,直到该是深夜的时候,王紫还在外室翻看书架上摆放的书,大多都是魔界政事和史册,并没有多少关于修炼的功法,时间在一点点过去,这里却并没有昼夜更迭该有的现象,一直都是这样昏暗的环境。

北皇说这里每天都有人打扫,纤尘不染,并没有放置很久的感觉,多数东西都是原先的,只有少数王紫用的东西被提前更换了,只因上一个住在这里的人、是王胤天,只是距离王胤天离开魔界,已经过去了三千多年……

王紫撑着下巴坐在椅子上,放下了手中捧着的书,这些史册上有不少标记,是父亲留下的吗?她已经回到了魔界,在走父亲走过的路,沿着这条路,她能找到父亲吗?

“你们出来吧。”

王紫心中轻叹一声,父亲应该直到她回来了吧,为什么还不出现?她要等到什么时候?合上手中的书,王紫说了一声,寂静的房间只有王紫一人的声音回响。

“王上好生淡然,属下可是藏了快两个时辰了,王上再不叫属下,属下可要忍不住自己出现了……”

一阵香风飘过,并不刺鼻,反而让人闻着沉醉,带着某些混合的花香,王紫一时也分辨不出是什么味道,视线中一抹极具视觉冲击的粉色,衣摆飘动,长腿若隐若现,墨发落在身后,与粉色构成鲜明而诱惑的对比。

艳若桃李的脸,恍若暗夜中的妖姬,肆无忌惮的张扬,与他的外表极为搭调的声音,带着独特的节奏感,像在歌唱,唱一曲潋滟芳华的曲调,手中不知何时变出了一把玉骨扇,合在手中,添了几分风流。

王紫的眼神放在了南阙的腰间,目测那根带子更加松散了,是不是一整天都没时间照顾自己都形象?她要不要提醒一下他,别一不留神,这衣服一掉,他春光乍现不要紧,要紧的是不要在她面前……

“都出来吧。”

王紫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又说了一句,并未深究南阙口中还带着些埋怨的口气是怎么回事,早就发现几人的存在,只是注意力都在这些书上面,懒得去叫而已。

王紫话音刚落,屋顶上落下一人,白衣整洁,体态欣长,负手而立,墨发一半用玉冠竖起,一半整齐的梳理在身后,面上淡笑,眸中清朗,不疾不徐的走上前来,此人正是东乾。

另一人也从屋顶落下,身形健硕,理了理衣服才走上前来,却是北皇,却见北皇如今身穿一袭黑衣,领口和袖口都是用白色镶边,黑白对比的感觉,犹如北皇给人的感觉,多数时候严谨的一丝不苟,偶尔邪气毕露,王紫记得,初见的时候北皇就是这样一身装扮。

“属下担心王上还有吩咐,特意等在此处。”东乾似乎在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不过这解释有点睁着眼说瞎话的感觉,如果是出于这个原因,在哪里等不好,非要躲在房顶上?

“属下也是此意。”北皇嘴角隐隐笑了笑,附和道。

“属下是看王上在外太忙,王上的夫君们看的太紧,王上似乎没空召见属下,属下只好找了机会藏在这里了……”

南阙却是一笑,眼眸微眯,桃花眼含笑,似醉非醉,似乎在开玩笑,又似乎在说实话,全然没有压力,没有北皇和东乾有的顾忌,这话竟也敢这么说……

“咳咳……什么?”

王紫被南阙的话说的一呛,似乎被南阙口中的‘夫君们’惊到了,最初微张,眼睛微微放大,墨眸中带着始料未及的惊讶。

“王上没事吧?属下说错了吗?莫非不是‘夫君们’?”南阙关心的问了问,桃花眼动了动,笑容放大,似乎是因为看到王紫如此神态,跟之前的印象有所不同。

“……西诀,你也出来吧。”

王紫摇了摇头,脑海中一瞬间反应过来,虽然没有那个仪式,但穷奇几人、的确是她的夫君了吧,不跟南阙解释,反倒出声叫西诀,这个一直没出现的人。

……

“你们早就猜到了?”王紫不由问道,那穷奇应该很早以前就知道她体内有魔气了。

“以前也是猜测,我们跟六界隔绝已经很长时间了,就算有所猜测也不好直接告诉你,现在既然你父亲的线索越来越多,自然是时候告诉你了。”穷奇道。

“那连续遇到两次魔界的人……”王紫突然想到南阙和修皇,在仙界先后遇到这两人,是巧合吗?她不会狂妄到什么事情都跟自己联系在一起,但也不会放过威胁自己的蛛丝马迹。

“如果魔界的王室知道小主人体内有这么强大的魔气,出动人前来探究也不是不可能。”

青龙道,其实他已经说的含蓄了,王紫体内的魔气已经大大超出了一个人能够承受的力量,这是她与生俱来的能力,他也曾在九转阵盘的窥天镜中多次看到,正是因为这魔气,王紫才多次从死亡线上挣扎着活过来,那么这魔气或许对王紫来说、是福非祸!

“青龙说的有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直到苏施城那次十系灵根全部觉醒,主人的魔气才真正现出原形,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主人才渐渐掌控它,紧接着刚入仙界不久就遇到了南阙,再后来五行空间内主人用魔气抽离简玉的灵魂,之后在长天派再遇魔界之人,这应该不是巧合……”穷奇低着头,摩挲着王紫的手,口中却是井井有条的分析着。

“但是、我猜,就算魔界之人是冲着小主人来的,他们也还没有锁定小主人的身份,不然南阙不会与小主人失之交臂,整个魔界能叫南阙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四大魔王亲卫之一的南阙,就连他都发现不了小主人体内的魔气,足可见只要不是小主人刻意使出,别人就不会发现。”青龙亦道,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放心王紫混迹在高阶修士聚集的世外域。

“四大魔王亲卫?有些谁?”王紫却是问道。

“东乾,南阙,西诀,北皇。”青龙道。

“北皇……修皇……”王紫不禁念道,修皇能混进长天派,他在魔界的地位肯定也不低,那他是不是也是四大魔王亲卫之一、北皇?

“小主人你说什么?”青龙问道,只因王紫呢喃着说,他并未听清。

“没什么,演阵院那个魔界之人名叫修皇。”王紫道。

“呵呵,魔界近年来真是越发不加掩饰了,修皇、这十有*就是北皇其人,魔界竟先后派出两个魔王亲卫!依我看,魔界暗中安排的远不止如此,他们既然敢将人直接安插进世外域,说不定已经做好了跟世外域甚至仙界大战再起的准备,魔界休养生息、蓄势待发已经够长时间了,魔界可不是安分的种族,怎么会一直潜伏下去?”穷奇低低的一笑,颇感兴趣的说道。

“只是不知道此间与小主人有何关系?又是否牵连到小主人的父亲?”青龙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王紫。

“我的主人,你大可按兵不动,若是南阙和北皇冲着你而来,你不动他们就不会动,若是他们另有所图,待他们按耐不住先行行动,你正好看看他们所图为何,长天派对主人的父亲至今下有掌门追杀令,若是魔界跟长天派一战爆发,也正好借魔界之刀重伤长天派!”

穷奇把玩着王紫的手指,跟王紫建议道,他心里清楚,王紫在知道长天派对王胤天的仇恨后,绝不会一直乖乖的潜伏下去,若是能找机会先出一口恶气,王紫绝不会犹豫,而魔界的出现、正是时候。

“等等,机械兽出来!”

王紫想了想,突然唤出了还在契约空间的机械兽,机械兽曾是跟在五行圣人身边的,而五行圣人在长天派时就曾几次与她的父亲有过交集,并且,若是那日戎沛白所说属实,曾在三百年前那场王胤天大开杀戒的夜里,最后是五行圣人控制了王胤天!

“主人。”机械兽巨大的身体出现在室内,一身银色的金属外壳颇有几分超科技的科幻感觉。

“机械兽,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五行圣人的?”王紫问道。

“八百年前,在我晋级破天镜之时险些丧命,是五行圣人救了我,至于成为现在的机械兽,是在三百年前。”机械兽那眼睛的地方镶嵌的紫色晶石划过一抹流光,像是聚焦视线一般,看向了王紫。

“八百年前……”王紫敛眸,墨色的瞳孔中有一瞬间的紧缩,那机械兽在长天派之内的时间岂不是完全跟她父亲存在的区间吻合了?

“你可知道王胤天其人?”穷奇代王紫问道。

“知道,王胤天曾是长天派的弟子,五行圣人曾很多次为这个人伤过脑筋,三百年前我曾助五行圣人炼阵囚困王胤天,因此印象深刻。”机械兽当然不知道穷奇为何这么问,但金属质地的声音却毫不隐瞒的响起。

“那你可有王胤天的影像记忆?”青龙也问道,若是三百年前这只藏银虎已经是机械兽了,那他当时就已经具备了能将所见所闻储存在自身携带的记忆盒子中,可以依靠灵力提取出来。

“有。”

在三人共同的期待中,机械兽肯定的说道,不用有人在吩咐,他已经开始操作了,金属质地的手指按在了胸口处,平整的胸口凹陷下去一块,竟是一个隐藏的极好的按键,随之机械兽两只大手在空中划过,出现一幕能量光幕,那光幕中闪烁着断断续续的片段,似乎在调试,几秒钟之后那场景才连贯的开始播放。

王紫不禁坐直了身体,墨眸变的深邃无垠,紧紧的盯着那光幕中出现的景象,不仅是画面,就连声音都完全记录了下来!画面应该是以机械兽的角度记录的,因此并不全面,有几次突兀的间断,但并不影响整体的连贯。

而此时画面中上演的,正是三百年前那场空前浩大的长天派血战之夜!王紫一眼就认出了那所在的地方,正是狮占峰演武场!偌大的狮占峰被长天派十几万弟子围的水泄不通,还有不少世外域家族前来增援的人手,暗夜中喊杀声震天,只能看出那些人群情激奋,气氛紧张,不断的向演武台涌去,演武台处血雾弥漫,像是一个绞肉机,不管上去多少人都无济于事!

王紫的墨眸急切的在那团血雾中寻找,她想找到她父亲的踪影,可是毕竟不是身临其境,画面也不由她操作,无论她多么想看到,都实现不了,倒是一声声‘誓杀王胤天’‘铲除魔界奸细’‘除掉长天派败类’之类的喊声,让王紫的气息渐渐阴暗下来,如此多的人围剿她父亲一人,如若他父亲不大开杀戒,还要等着他们去杀吗?

一群道貌岸然的人,王紫从来没有这样厌恶过一群人,厌恶到甚至是恶心,此刻王紫的想法却是、她若能身临其境助父亲一臂之力,定将这些人杀个片甲不留!在看到这样让王紫理智尽失的场面时,王紫只觉的轮海中沉寂的黑雾正在向身体的各处疯狂的蔓延!什么名声,什么罪孽,现在有人若跟王紫说这些,王紫只会觉的荒诞的可笑!

穷奇和青龙互看一眼,都有些担心王紫,对当年的事情他们都不清楚,而王紫,不知道她的耐性会有多少……

机械兽眼窝处划过紫色的流光,也感受到了王紫的变化,而且她对王胤天似乎给予了特别多的关注,机械兽闭了闭眼睛,在记忆盒子中寻找了关于王胤天的信息,一手幻化出一个玉简,将那些信息极快的刻在了玉简之上。

“父亲……”终于看到王胤天的身影时,王紫不禁呢喃出口,这个从来没有当面唤出口的称呼。

此时的画面中,却见十几万长天派弟子摆开了架势围攻王胤天,可持续了几个时辰都没有进展的战斗让那些弟子开始畏惧,以王胤天为中心,四周铺设了厚厚的一层尸体,鲜血几乎浸染了整个狮占峰!

而王胤天的身影包裹在一片浓密的黑雾中,只能看到他身上森寒的杀气,却看不到他的容貌,王胤天缓缓而动,四周的众多长天派弟子也跟着警惕的移动,却是不敢继续攻上去了,面对修罗一般的王胤天,越是停顿的久了,越是胆寒!

再后来便是闻讯赶来七个长天派副掌门,因为副掌门的加入,长天派这一方的士气大振,又是一轮激烈的战斗,后来的画面一直是断断续续的。

“五行圣人命我炼阵,王胤天的当时的能力太过强大,一直这样打下去长天派的损失只会越来越大。”机械兽在一旁解释道。

“当时五行圣人的阵师等级是什么级别?”一直没有出声的王紫突然问道,让担心了半晌的穷奇和青龙拿不准王紫这是何意,黑豹靠近王紫,柔软的肚皮捂着王紫的双脚,想安抚王紫,却不知道该做什么。

“阵尊。”机械兽说道。

“已经是阵尊?那他为何布的却是、困魔大阵?”王紫抬眸,看向了机械兽那双泛着冷光的紫色晶石眼睛。

“五行圣人没有说过,但我猜测,五行圣人是想给王胤天时间逃跑。”机械兽没有变化的声音响起,虽然他的行为永远跟机械脱不开干系了,但他的思维却保留了一只五阶破天镜藏银虎该有的思维,因此当然也有主观的看法。

“……”

王紫墨眸暗了暗,视线再度回到画面中,现在困魔大阵已经完成了,而画面中长天派的弟子竟齐齐停手在周围掠阵,只留下除五行圣人之外的六个副掌门、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的另一个男子在跟王胤天缠斗,只见后来的那男子修为明显高于所有的副掌门,在跟王胤天的打斗中也呈现势不可挡的势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