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章 我要他们服

第三章我要他们服

魔界,六界中最受人诟病的界面,提起魔界,所有人的印象都是、那是一个充满杀戮的地方,那是一个血腥的界面,魔界之人体内的好战因子甚至是妖界的几百倍,而且是个不畏惧死亡的界面,他们总会在当权者心血来潮啊的时候,对六界中的其他界面、卫面发起战争,每一次都是血腥的洗礼,不死不休。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界面,即便充斥着暴戾而不安定的因素,却仍然存在至今,它有着可怕的恢复能力和再生能力,像一只胃口巨大无比的猛兽,无论受到多大的压制和摧残,每一次跌倒每一次爬起,猩红的双眼似乎都瞄准了食物链的顶端,宁愿众矢之的,宁愿尸山血海,这似乎是魔的本性。

魔道作为天道中最为张扬的一派,张扬一切本性,不抑制杀戮,不摒弃*,与修仙之道背道而驰,修仙之人最忌心魔,忌惮坠入魔道,不仙不魔只有死路一条,然而魔道是考究的,是精细的,更是外行之人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的。

魔界嗜杀而不滥杀,但凡追究一场魔界参与的战斗,必然能找出情理之中的动机;魔界宣扬*而不迷失*,愈是放纵,愈是自省;魔界征战的铁蹄踏过无数卫面,然魔界之内从无大战,从古到今没有一场例外,内定何患外敌?

没有人愿意转换角度去想魔界存在必然的意义,眼中被表象占满,哪有空隙去看内里?

如今的魔界,王位空缺几千年,王室的继承在王胤天身上中断,魔界多个亲王多次联名提议册封新王,都被魔祭司列爻尊者压下,列爻尊者是由魔陨石选中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而这一人,仅仅指的是魔王之眼的主人,就连历代魔王都不能剥夺列爻尊者的权力,列爻尊者的存在就是为了魔王之眼,历代魔祭司只有一个称号列爻,先人死后人继,传承不断。

似乎安分了太久,魔界一直在等待着动荡的契机,一只猛兽被关了太久,它需要鲜血来慰藉自己快要生锈的利爪和牙齿,想要到太阳底下转转,想要换个空气,然而这在没有魔王的如今是不可能实现的,近些年破天荒的躁动起来,像是终于耐不住性子的兽,低吼着想要冲破牢笼。

魔陨石出现异动,魔王之眼的主人几次出现又几次消失,列爻尊者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寻找魔王之眼上,无暇去安抚和这只躁动的兽,却不想在回神的时候,还真让它折腾出了乱子。

亲王之间频繁的联系,王室之外党派兴起,试图影响列爻尊者的决定,坚持册立新王,他们需要一个能战善战的王!

最近魔界暗中发生了很多大事,几个激进的主战和主册立新王的人先后被人暗杀,这些人中有官员,有家族长老,有门派高人,有佣兵,有散魔,官员中更有一位亲王!

列爻尊者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似乎忽然雷厉风行起来,似乎在借此昭告天下,魔王已有人选,谁也不得干涉!

而王紫就是魔王之眼的主人这一点,列爻尊者并未公开透露,仅限于与魔王之眼有关的一小部分人知道而已,并非列爻尊者故意隐瞒,而是因为,魔王之眼的主人,也就是王紫,在王紫面前,就算列爻尊者也是臣子,一切有关王紫的事情,他都无权再行安排,他能做的就是守护王室,迎王归来。

今天,魔界有大事发生,几千年来不乏沉寂的魔界王室忽然沸腾起来,人影攒动,人潮自王城之外百里自王城脚下,无数魔界之人聚集于此,军队夹道护卫,一条庄重的红毯一直铺到释魔殿门口,

殿外,列爻尊者为首,身后是一众官员,却见列爻尊者干枯的手指紧握着法杖,浑浊的双眼几乎一眨不眨的盯着空中,等待着魔王出现的信号。

一成不变的灰黑色天空,仿佛黎明前昏暗的色泽,只是这片昏暗是永恒的,而这里也不会出现黎明。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是魔王回归的日子,是上任魔王流落在外的孩子,并未在魔界成长,却忽然回来继承王位,更加让人不解的是,列爻尊者亲自来接,并且很有可能列爻尊者为了这个新王已经策划了太多事情,就比如前几日骇人听闻的一连串暗杀。

众人想不通为何如此严肃的对待一个可能并不怎么样的新王,魔界之人天生具有一股傲气,只敬畏强者,就算是世袭的魔王,也要经过六位公选的亲王挑战,并且入魔冢接受考验,只有敢这么做并且成功过关的魔王才能被魔界上下心甘情愿的朝拜。

如此还未加冕就隆重亮相的魔王实属罕见,因此除了尊者和少数几个知晓实情的人,释魔殿前众官员各怀心思,真心欢迎王紫的人怕是没有。

这时,列爻尊者浑浊的双眼大睁,紧紧的盯着空中的一点,只见空中忽然出现一个漩涡,紧接着便是十几人同时出现在空中!

众人无不仰头看去,人群之中爆发出一阵唏嘘喧哗之声,看清了那些人之后,都在猜测着谁才是新王,而列爻尊者忽然上前几步,激动的看着一行人中唯一的一个女子、王紫!

“微臣列爻携众臣子恭迎王上回归魔界!”

列爻尊者忽然仰头喊道,生意直传出王城百里之外,无人不听的清清楚楚,而后众人惊讶的看到列爻尊者屈膝下跪,恭敬的匍匐,众人太过惊讶,以至于听到列爻尊者所说的话之后有半晌的呆愣,列爻尊者有权不跪拜任何人,而且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历任魔祭司都不曾对魔王行跪拜之礼,可想而知列爻尊者现在的行为对所有人的视觉冲击有多大!

“恭迎王上!”

“恭迎王上!”

“恭迎王上!”

只听得几声清亮的喊声,态度恭敬,继列爻之后的三名男子跪下相迎,众官员看去,却见是北乾、南阙、西诀三人,三人是魔王亲卫,与别人不一样,自是这所有人中绝对效忠之人,南阙西诀尚且不说,并未加官进爵,而东乾却是魔界大领主,两人之下万人之上,有了这个身份才让众人惊讶不已。

“恭迎王上!”

愣了几秒之后,一众官员下跪高呼,城外人浪起伏,数十万人集体参拜,只是这里面有多少人是真心实意,不用想也猜得出来,魔界向来是王位世袭,就算有所不满,王紫的确是王胤天之女,这是经过魔祭司列爻确认的,列爻和东乾又是这里权位最高的两人,人家两人尚且行此大礼,谁还敢站着不动?

一瞬间集体的高呼响彻王都,王紫站在高空之中,眼眸扫过下方无数人影,无论真心与否,都在高呼恭迎,这是她第一次踏进魔界,但是这里的空气却如此亲切,这些都将曾是父亲的子民,从今往后也会是她的子民。

“王上,请。”北皇眼中有着笑意,终于迎王归来,在他的思想中,这里才应该是王紫的家,而他终于把王紫接回来了!

王紫看了看北皇,迈步自空中走下,如履平地,知道落在那红地毯上,面前是恢宏的释魔殿,忠臣下拜,北皇紧随王紫其后,穷奇一行适当的停在了几步之外。

王紫的眼神放在了最前方一身黑色斗篷的老者,保持着跪拜的姿势,没有抬头,花白的发丝铺了一地,而那宽大的帽子也将老者遮挡的严严实实,只能看见一只干枯瘦弱的手,紧握这一个古朴的法杖,这、就是魔祭司?

“请起。”

王紫上前两步,手掌虚浮,一股柔和的力气托起列爻,父亲在的时候,此人就是当时的魔祭司,在她完全不知道的时候,魔界就存在着一个这样的祭司,历代为了魔王之眼而活,她只是拥有了一个颇具传奇和信仰的能力,就算所有人都告诉她,她受之无愧,这是理所应当,她也做不到心安理得。

“王上,魔界……等你很久了……”

列爻顺着王紫的力道起身,露出了茅檐下尽显老态的脸,苍白的发丝一直落在地面上,浑浊的双眼却是紧紧的盯着王紫的眼睛,虽然这有些不敬,但是他真的等了这双眼睛太久、太久了……

“……我回来了。”王紫顿了顿,四个字脱口而出,并未在意列爻的盯视。

列爻浑浊的眼睛动了动,似乎那褶皱的面皮也动了动,此刻的心情,即便他为此做了两个月的心理准备,依然无法平静,面对这个年轻而潜力无限的王,列爻竟语塞难掩。

“都平身吧。”

王紫看向身后那一众官员,声音冷清的说道。

“谢王上。”

一众官员站起,这才可以光明正大的观察王紫,方才一行人出现在空中,他们猜测过那些男子中任何一个,却唯独没猜到是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众人眼中划过惊讶的神色,魔王是女子,虽然没有女子不能继任魔王一说,但这在魔界的历史上着实不曾有过……

“王上请入殿内!”

却见一个男子上前几步,躬身邀请,众人在后面人形分开,让开了通往释魔殿的路,这释魔殿正是理朝之地。

王紫看去,却见说话之人面容朗朗,淡笑浅浅,身形欣长,却是着一身锦缎白衣,腰间一丝不苟的系着一根镶玉腰带,墨发落在身后,一身儒雅气质,隐约还有几分书卷味道,这样清新的男子,在魔界却是罕见。

王紫点了点头,眼神移开,举步入内,方才之人,除东乾无他人了。

北皇自然跟上,路过东乾时牵了牵嘴角,严肃面上顿时多了几分邪气和的戏谑,很明显的上下扫了一眼东乾,今天这身行头,连他也是第一次见啊……

东乾笑容不变,负手跟在王紫身后入殿,似乎并未看懂北皇的意思,或许是看懂了,也不在意。

“几位留步,释魔殿是魔界议政要处,几位还是在别处等候为好,侍从会安排几位前去问月轩。”

身后传来似乎可以压低的声音,但是现在这般严肃的场合下,任何声音都逃不出众人的耳朵,何况这话是对穷奇一行人说的。

本来还算可以的氛围顿时变得紧张!寂静的环境中落针可闻,王紫的脚步忽地一顿,跟在身后的列爻、四大亲卫也顿住身形,列爻抓着法杖的手一紧,缓缓回身,看向说话之人。

那说话之人却若无其事的跟列爻笑了笑了,期间还在招呼侍从前来领人,可是谁都知道现在动不得,那些被命令的侍从头上顿时掉下大滴冷汗,列爻尊者分明不高兴,可关亲王所说也有理,一时间磨蹭着脚步往过挪动,真希望现在马上从这个地方消失,之前还在庆幸今天在释魔殿前当值,可以最早见到新王,现在却是害怕自己没命活过今天了!

众人顿时都消音了,不少人心里佩服关亲王真是胆子勾搭,在这种场合说出这样的话,虽然对这个小姑娘感观并不怎么样,但到底是被列爻尊者请回来的王,跪拜大礼都施过了,没敢当面找王紫的不是,却对她身边的人下手!

“你是何人?”

列爻和东乾都要出声,却听得一声稍显漫不经心的话响起,却是穷奇说了,一脚踏进殿门,在那关亲王‘希望你有自知之明’的眼神下,不紧不慢的踏进了另一只脚,眼神倾斜,看向关亲王,二人身高虽没差多少,但穷奇的眼神分明像是灵魂上的俯视,带着理所当然的轻蔑。

“我乃辽釜亲王!”

那关亲王声音稍有起伏,话说出口后面上一阵恼怒,眼含杀气,一闪而逝,也是在他话刚出口后才发现自己竟然下意识的回答了穷奇的话,而且一来一去两句话而已,两人高下立现,穷奇漫不经心,关亲王却是怒气上头,失了冷静!

关亲王不禁仔细看了看穷奇,能这样轻易的挑起一个人的情绪,绝非泛泛之辈!本想给新王一个下马威,却是自己先失了阵地,莫非他还小瞧了这个半路杀出的新王?

“不认识。”穷奇淡淡的收回视线,像是多看一眼都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嘴唇轻启,吐出险些让那关亲王吐血的话。

“哼,想来魔界的事情,也非外人想知道就知道的。”

那关亲王轻哼一声,这次压抑了自己的怒气,穷奇每一句话虽说的平淡,但都好像带着十足的火药味,魔界的官职除了魔祭司,大领主,便是亲王,之后便是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亲王拥有着极大的权力,就算外人不知道辽釜位于何处,但也不该对一个亲王如此怠慢,关亲王已经料准了穷奇的嚣张,连带着对王紫的感官更加差劲起来。

“虽然不认识,但我倒是挺意外的,何时魔界的亲王是什么人都能担任的了?印象中魔界的亲王都是杜克、森诺之流,不成想你这样的人也可以与他二人同享一个官职。”

青龙面上忽然露出一抹淡笑,看了看那关亲王,却是轻飘飘的说出一连串,而话音刚落,却见关亲王眼睛忽然大睁,面上一阵红一阵白,就连默默看戏的众官员也是诧异不已!

要说杜克、森诺是何人?凡是魔界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三千万年前那场席卷六界的大战,混战最后,甚至连敌人都分不清是谁,只知道不停的战,而在魔界几乎倾整个界面之力投入的最后一场战斗中,险些被修真界和妖界合力灭之,最后还是杜克、森诺两位亲王力挽狂澜,保存了魔界的实力。

杜克和森诺二人在那场战斗中被六界皆知,甚至有闻杜森丧胆魄的说法,杜克和森诺也一直是魔界战神级的人物,无人能够超越!

被青龙拿去跟这样两位战功显赫的亲王做比较,关亲王面上过不去,他的确没什么战功,世袭而来的官爵,可他能辩驳吗?就说生不逢时不遇大战难显才华?这样的话谁听了会信?也许反而会觉得他底气不足。

“哼。”

却听得一声几不可查的哼声,众人只觉虚影一闪,顿时警觉的看去,虽然理智上觉得不太可能的,但是一看之下还是大吃一惊!却见此时王紫身边端端正正的站着一人,那人穿一身绣金长袍,气势凌厉,眉间微皱,似乎在因刚才的事情不耐,此时或许是因为站在了王紫身边,气势收敛了许多。

“你……”

关亲王面上暴怒!人是他拦下的,却被这样视若无睹的过去了!更重要的是,方才他根本没有几乎的阻拦,与别人一样,直到饕餮已经出现在王紫身边,他方才发现!怒气上涌之时也不免心惊不已,似乎、似乎他真的小看了这些人!

“哎哎哎,和气一点嘛,我看你眼光无神,印堂发黑,这几日是不是心神不宁修炼也无法专心啊?这是大凶之召啊,建议你还是回家静养,莫要太过操劳了,否则长此以往,轻则修为受限,重则小命不保,少一事多活几年,老兄啊,你还是看开点吧,好不容易混到亲王的位置,该享受就享受嘛,别这么较真儿啊……”

眼看着关亲王瞬间有变身关二爷的架势,莲生好像根本不在意现在是什么场合,打着哈哈站出来说道,笑的颇为友好,衣服关切的样子看着关亲王,心里觉得自己真是个大善人,竟然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这么好!

好歹这什么关亲王也是王紫将来的臣子不是?别让这老头气出个毛病来,到时候亲亲主人害得费心思选新的亲王,其实他很想说,老兄你别跟这些人较真儿,否则输的肯定是你啊!别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不是?

他可是为了亲亲主人着想啊,才勉为其难的出来缓和气氛,劝劝这个险些被气昏的关亲王,只是效果貌似不太好啊?为什么他觉得眼前的亲王脸越来越红了,而且还有翻白眼的趋势?别别别别啊!你要晕回家去晕啊,在这释魔殿晕倒了,你这亲王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苍天可鉴,他真是设身处地的为这个关亲王着想啊!

“那个……你姓什么来着?”莲生关切上前一步,想说点什么,却忽然忘了眼前之人的名讳。

“哦不用说我想起来了!是辽嘛,辽亲王啊,你这个……”

关亲王气急,怎么会遇到如此神经质的人?说他印堂发黑眼光无神?这不是说他命不久矣吗?让他回家静养?还好好享受?是让他卸任离开朝堂吗?别说他身体好的很(虽然最近真的有些心神不宁,但那完全是因为被新王回归的事情和魔界一批人被暗杀的事情闹的……),而且也没犯过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就算有,王紫现在也没资格处置!

这莲生跟王紫是一伙的,莫非他是在传达王紫的态度和意思?新王上任三把火?可王紫分明还没有加冕!就算是魔祭司请回来的王,也没有特权跳过祖上留下来的规矩!她仍然要战胜六位领主、仍然要进魔冢!

到时候王紫若能从魔冢走出来,他定三叩九拜,五体投地!

“你……”关亲王怒火攻心,同僚此时都在观望,他先是被自己联想到的气的失了冷静,又被面前这个虽然笑眯眯却在他眼中一片‘伪善’的莲生险些气晕。

“你那是什么记性,人分明是釜亲王。”就在关亲王颤抖的指着莲生,魔气忽隐忽现的时候,卫子楚在一旁闲闲的提醒。

“哦我记性的确不太好,原来是釜亲王啊,可我还是觉得辽亲王比较好听……”莲生虚心的改成错误,可还是嘟囔的补充了一句。

“你们……”关亲王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指着莲生,又转向卫子楚,抖的跟筛糠子似的,若不是现在场合不对,他真的会下杀手的!

“是辽釜。”慕千厷理了理长发,轻飘飘的说道,好像在提醒莲生和卫子楚都错了。

“你、还是复姓?实在不好意思,我孤陋寡闻,没听过这个姓氏,让你见笑了啊……”莲生有些窘迫的看着关亲王,怪不得这半晌关亲王情绪不对呢,原来是他说错了人家的姓氏啊,也对也对,这对一个初见之人实在是太不利秒了。

“你……”

你才是复姓,你们全家都是复姓!关亲王白眼一翻,险些晕倒,他虽不是好脾气,但也不是低俗之人,但是现在却忽然很想破口大骂,然后把那个笑的很‘富有诚意’的脸踩在脚下,然后再狠狠的捻一捻!

还好他忍住了,没有真的骂出口,不过就算骂了,估计随后受气的也是他自己,因为莲生这厮很可能会说,我没姓氏,我们全家就我一个,要问我祖上姓什么,我真没调查过……

“这位是统领辽釜区域的关亲王,名讳关宇。”

众人都在的隐忍着笑意,肩膀一抖一抖的,是在忍的很辛苦,虽然能感受到关亲王的怒气,但是、但是这画面真的太搞笑了啊!还是东乾站出来解释,谈吐间面带笑意,却是让人恰到好处的觉得是舒服,举止儒雅,身为魔王亲卫,又是位高权重的大领主,竟不见灵凌然气势,反是一身淡雅得宜的书卷气。

“咳咳,原来是关亲王,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这两个朋友也跟我一样,记性不太好,你千万别放在心里啊……我刚才要说什么来着?对对对,我这有些宁心安神的良药,你拿回去服下,可缓解你的症状,切勿动怒,其他什么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千万别放在心上啊。”

莲生既尴尬又歉意的说道,他们都记错了,东乾总不会介绍错吧,忽然拿出两瓶灵药,这还是当初跟卫子谦死缠烂打讨来的,莲生留恋的看了两眼,肉疼的递给了关亲王,魔界这方面的灵药比较少,要不是看在亲亲主人的面子上,他才不会如此大度!

可关亲王的反应却完全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却见关亲王脸色忽然一片煞白!好像一瞬间从红莲关二爷变成了白脸曹孟德,这是太感动了吗?可是这表达方式实在有些反常啊,反常到……砸了他的药?

“喂喂喂我这可是为你好啊,你干嘛砸了我的药?这要很贵重的!”莲生不解加质控的看着关亲王,玄武亲自炼制的药,只此一家绝不外传!你说珍贵不珍贵!

两个先后破碎的丹药瓶,两声清脆的破裂声,将众人隐隐的笑声都压了回去,众人看着魔气不加抑制的关亲王,一人终于不再观望,暗暗提醒了一声,却见关亲王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仍旧一身杀气的看着莲生。

关亲王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了,忘了现在是什么环境,忘了身边是什么人,他只想撕碎眼前的人,他的怒气似乎才可以平息,灵药?在关亲王眼里那分明是毒药,让他卸任回家就算了,难道还等不及要在这释魔殿内杀人灭口了?

他关宇是什么人?别人要想杀他,那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小七,那个人想杀莲生。”黑子说道,陈述的声音像是在报告事态的进展,而黑子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王紫身边了。

“咕噜咕噜……”白痴!天心懒洋洋的趴在王紫肩膀上的,听了黑豹的话后圆圆的眼睛向下一撇,鄙视看了一眼黑豹,这用你说吗?

黑豹蓝色的眼睛看过去,有些疑惑,天心似乎对他的一直不太友好,黑豹觉得很奇怪,他没招惹这个小物种啊?

“咕噜咕噜的……”

天心喉咙动了动,眼中七色的光芒一闪,忽然只剩下了蓝色,尾巴在身后傲娇的动了动,让你看我,我也有蓝色!别装无辜,上次在净化之术这只傻大个欺负王紫他还记得呢!

“呜呜……甜心……”

天心正在对黑豹张牙舞爪,却忽然感觉自己的尾巴被王紫抓住了,天心顿时就歇菜了,眼中蓝光一闪,变回了波光粼粼的七色,眨着眼看王紫,讨好的舔了舔王紫的耳朵,他什么都没做,真的,他顶多心里鄙视一下那只傻大个,不会打他的!

王紫安置好天心,闪身来到莲生身边,看着杀气四溢的关亲王,虽然这个如此,关亲王潜意识里还在控制着自己,没有真的动手。

“请关亲王去休息,不必参加接下来的事情。”

王紫淡淡的说道,这些人不服,她看得出来,但现在她不想处理,也不是时候处理,王紫话既说的出,就不怕没人去做,果然,在王紫话落,东乾笑着上前,似乎安抚的拍了拍关亲王的肩膀,而关亲王却只忽然杀气褪尽,等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的东乾。

“扶关亲王下去休息。”

东乾面上不变的笑,恰到好处,即便是对那些手足无措的侍从,而那些侍从一看眼下的情形,立马快步上前,行了一礼后才二人同时扶上关亲王离开,而关亲王面上带着扭曲的表情看着东乾,手脚不太和谐的离开了大殿,知道拐向右侧的走廊隐去身形!

“王上,还有何吩咐?”东乾面向王紫问道,淡笑的眼睛看着王紫,面上波澜不惊,谁知道心中是不是真的这样?

“下次有人挡着你们,直接杀了吧,挡你们就是在挡我……进来吧。”

王紫冲东乾轻轻摇头,转身面对还站在门口的几人,亲自来迎穷奇几人进来,这世上,有她去得的地方,就有他们去得的地方。

方才东乾不动声色的封住了关亲王的魔气,又对他施了定身术,已经让满堂皆惊,东乾在魔界真正执掌大领主一职时间并不长,满打满算也才三十年而已,然而这个儒雅的男子却从未让人捉摸透过,别人以为他刚上任,资历不足阅历不够时,他却能总揽大权,将一切处理的仅仅有条让人叹为观止。

别人忌惮他能力神秘,背景复杂的时候,他却谦逊有余,从未表现出过人的能力,这种忽而神秘忽而浅显的样子让人三十年来都摸不清,没见过东乾出手过,今天算是第一次,可一出手竟轻飘飘的制住了几乎在暴走状态的亲王!要知道亲王的官职在魔界不仅代表着位高权重,还代表着绝对强的个人能力,否则统领一方谁人能服?

他们不是没见过魔王亲卫,应该说见过很多,为何独独这一人魔王的亲卫一个比一个神秘?只有东乾一人活跃在朝堂之中,北皇统领魔王禁军,南阙和西诀二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众人至今不清楚!

说实话,今天要不是王紫归来魔界,就连他们平时想见一面这四大亲卫都不可能,今天确实见全了!

东乾出手的惊讶还没过去,就听到王紫说了这么一番话!直接杀了?那刚才还放关亲王离开?瞧着王紫好像说一件平淡的事情,却有有着不容置喙的决定,她真的敢这么做吗?

那些人又是谁?看上去倒是风格迥异,却是无一例外的风华绝代,他们有那么能力谁挡杀谁吗?不过这些男子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看着几人和谐的氛围和互动,众人在方才的震惊至于不禁又有些炯炯有神,难道魔王是女王就算了,还带回了一个后宫?

“真的可以这样吗?这样真的好吗?这样会不会太血腥?”莲生星星眼凑上来,崇拜的看着他家亲亲主人,可是嘴上说着血腥,你那一副我就爱血腥的模样是怎样啊魂淡!

“呵呵,那就下次吧,今天是小紫紫头一次回魔界,不要见血的好。”

慕千厷暮然一笑,红衣妖冶,似乎在印证现在众人心中炯炯有神的猜测,双手包裹住王紫的手,就那么毫无压力的趴在王紫肩膀上,视线中晃荡着一簇尾巴,慕千厷腾出一只手,抓起天心仍在了黑子背上。

“咕噜咕噜!”魂淡!天心炸毛的跳起来,他才不要站在那只傻大个身上!直接飞上了卫子谦的肩膀,话说还是卫子谦好相处一点。

“小丫头,你真会挑时候,早知道你会说这个,我刚才就不着急着闪开了。”饕餮看了看王紫,笑的有些意外,却很开怀,对于王紫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在让他惊喜。

“咳咳……”

“咳咳咳咳……”

不知谁先回过神来,也不知是谁先咳嗽的,然后是此起彼伏的咳嗽声,打破了方才有些凝固的氛围,一种官员神色各异,却不打算做第二个关亲王,不过看到门口那旁若无人秀恩爱的人,还是各种别扭,不要这么嚣张好吗?这里还是释魔殿,注意一下场合,收敛一下好吗?严肃一点好吗?

“他们怎么了?”莲生还在不解的问。

“可能是偶感风寒。”卫子谦温声说道,并没有什么情绪。

“集体偶感风寒啊?都是魔界排的上号的人物,身体怎么这么弱?”莲生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自言自语的样子有些失望,只是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所有的咳嗽声都奇迹般的停止了!

王紫伸出手,坚定的推开打算黏着不走的慕千厷,转身走进大殿,迎着一众官员探究的视线走向了王座,那个像是幽冥火焰浇筑的王紫,燃烧着漆黑的危险色泽,却带着无比的诱惑,高高在上,矗立在大殿后方,王紫踩着台阶,一步一步坚定的踏着。

走到那王座面前,能够感受到身后几十束紧张的视线,不用看也是那些欲言又止的官员,想说她没有加冕,不能坐上这王座吗?想说她还没有资格吗?

王紫只停顿了一瞬,长腿一迈,转身落座,清冷孤傲的身形似乎立刻跟那个神秘尊贵的王座融为一体,那火焰型的靠背似乎真的燃烧起来,带着威慑人心的温度,极快的蔓延到所有人的心里!

“参见王上!”

“参见王上!”

先是列爻的高呼,然后是众人齐声高呼,可是在喊完之后,众人才心下一惊,如梦初醒,刚才似乎对待一个真正的君王的态度,那是他们自己吗?为什么感觉那王座就是为王紫量身定做一样!那一瞬间心悦诚服的感觉是错觉吗?是错觉吧!

王紫的手掌放在王座的扶手上,手心传来冰冷的温度,一直传到脑海中,一瞬间似乎所有的感官都在放大,清晰的看到每一个人的表情,视线中的红毯一直延伸到王城之外,人影攒动久久不散。

这是她第一次来魔界,人心不服可想而知,然而王紫却并不觉得这是阻碍,特别是现在,高高在上,竟有种天下无我,唯舞独尊的豪情!

父亲,当年也是坐在这里,跟她看着一样的风景,也是一样的感受吗?

“尊者,六位领主选出来没有?”

王紫眸光一转,却忽然问列爻,众人疑惑的看着王紫,王紫应该知道自己现在问的是什么吧?他们还在想着王紫是不是太嚣张了,是不是以为坐上王座就是王者了?是不是不知道魔界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可是就在这么想的时候,他们眼里‘得意忘形’的王紫忽然主动问起了!

“六位领主已经选出,还望王上直呼臣名讳便是,在王面前,实不敢当尊者二字。”列爻显示回答了王紫的问题,才补充道。

“为何要先与六位领主打?然后才入魔界?”

王紫不跟列爻纠结于称呼的事情,名讳就名讳吧,在列爻的脑海中,传承的东西根深蒂固,他清楚眼前的女子就是魔王之眼的主人,还要有这一点在,王紫做出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干涉。

“回王上,历代魔王都是世袭而来,六大领主和魔冢都是对魔王的考验,考验并非要魔王死,魔冢的危险非一般人能想象,挑战六大领主的意义在于让继承人认清自己,若是过不了六大领主,进魔冢也是死路一条的。”列爻解释道。

“依你所说,魔冢才是最终考验。”王紫道,众人一时不解王紫何意。

“没错。”列爻点头。

“既然如此,你尽快安排我进魔冢的事宜,免去六大亲王考验一役。”王紫说道,声音依旧冷静,却是让众人险些以为自己听错!

“为何?王上这……”列爻一惊,他还不清楚王上的能力在哪里,魔王之眼还不曾真正成长起来,他可以帮王紫挡住亲王们的压力,绝不希望王紫这样冒险!

“没什么,我就是要让他们服。”王紫眼神扫了一眼一种官员,紧接着又道:“这是命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