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章 善终

“……不知,所以才危险。”几人都沉默,半晌五行圣人说道。

“几位前辈没想过出去把此事跟长天派还有世外域几个世家出清楚吗?”

莲生疑惑的问出口,毕竟仙界支柱是关乎整个仙界的事情,更可以说是六界大事,仙界作为六界穹顶,跟其它界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仙界动荡,对于六界也是一场浩劫。

“这件事情说不清楚……首先如你们所说,仙界已经过去三十年,我自凡间界来,于世外域来说是个外人,天下人愿意给我一个圣人的称号,在世外域的掌权者眼中却不过尔尔,宇文华本就不信任我,如今回去,我去跟谁说?又有多少人会相信?”

“这件事情前后正巧跟王胤天的事情重合,王胤天是你的父亲,不管发生再离奇的事情,你要为了父亲洗脱罪名,让一家人团聚,可是世外域谁还能像你一样如此我们说了便信?想要动仙界支柱,这绝非一般的敌人,六界的秩序已经形成多少年了,数不清了,现在甚至所有人都认为六界是宇宙间本来就有的秩序,还有多少人知道六界支柱的存在?”

“三百年前和三十年前的事情都没有证据,即便我是人证,假仙界支柱的看守人每一代只有一人,而且传承的方式无人知晓,若是假仙界支柱现在还存在也好,我可以召唤假仙界支柱以示身份,可是假仙界支柱已经被毁,这意味着我这个看守人的身份也没用了。”

“我现在忽然回去告诉世外域当权者,仙界将有浩劫,暗中有神秘势力盯着仙界支柱已经有几百年,现在任然是个不定时炸弹,谁会相信我?”

“况且,我们几人虽没有沦为恶灵,但肉身早已毁灭,现在空留一具魂魄,修为虽有些看头,却也没有修到脱离六道轮回的境界,若是离了这恶魔地狱,该去之处却是鬼界,如若不然,鬼界将我们除名,我们将再没有轮回重生之可能。”

五行圣人娓娓道来,语气多了些无奈,就算曾有过让仙界沸腾的辉煌,那也如昙花一现,人走茶凉,没有真正的权力和地盘掌握在手中,五行圣人在世外域可以说没有话语权,就这样贸然去说,时隔三十件,几乎一点证据都没有,世外域不仅不会相信,很有可能送五行圣人去鬼界。

或许夺舍或者重塑肉身帮助几人继续活下去,可是几人的灵魂早已离开身体多年,灵魂的强度太大,找不到合适的身体就只能像宇文晔一样,终年病榻缠身,做不了身体的主,而重塑肉身,黑子的灵魂尚且需要魔冢的碧晶草,这几人重塑身体也不是随便就能做到的。

再者,这些人身前身后都是洒脱的高人,让自己苟活于世间,不能酣畅淋漓的享用自己的生命,却要为了一具肉身整日烦恼,他们怎么肯?想来这几人多少年来就待在这恶魔地狱的世外桃源,虽有方才说的许多道理,但这也应该是不可或缺的一点吧。

“五行老道尚且做不了的事情,我们又能好到哪里去?真正离开了仙界,才知道以往的一切只不过是虚名罢了,六道轮回存在有它必然的意义,人死灯灭,若是都贪恋生前重重,不肯轮回,六界就没有它本来的意义了,在所有人的认识中,我们已经死了,不管当初有过怎样的辉煌,都会随着时间渐渐被掩盖,被后起之秀所替代,这就是人生常态。”

铁羽仙也道,无奈之余却也看得出洒脱之感,无奈的是他不能为仙界支柱这等大事再出力气,洒脱的是这么多年早已看淡,个人名利得失已不复重要。

王紫听着,不禁生出一丝悲凉,一闪即逝,即便这他们拥有过再高的声誉,一人逍遥不如大权在握,天下无我……

别人或许可以自由自在的活,她却不行,说到底,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多数人追求长生大道,追求永生不死,她追求的却是一家人团聚,和相爱的人不离不弃,可这路上的荆棘太多,她却不能绕着走,只能披荆斩棘!

“仙界和魔界从来没有互相看顺眼过,可是从来没有真正打到你死我活的程度,六界是大秩序,唇亡则齿寒,可惜我等身前活了千岁有余,死后又在这恶魔地狱过了不知多少岁月,才看清楚了这一点,世人多眼拙,只看得到当下的利益,现在六界安逸,怎会相信这等离奇之事?恐怕只会觉得荒诞吧。”

萸啰婆隐隐叹息着说道。

“王上,你为何离开仙界?”这时,关赡忽然问道。

“我本想在长天派暗中查父亲的事情,却不小心遇到了可能与破坏仙界支柱有关的一些人,追查的过程中出了一些意外,未免过早暴露身份,不得已先行离开,不过前去魔界继承王位本来也在我的计划之中。”

王紫说道,并未提及梼杌的事情,三个创世主之间的纠葛是另外的事情了,没必要提起。

“什么,你遇到了那些人?是什么人?可有交过手?”

铁羽仙惊讶的问道,虽然他们后来理清了这些阴谋,却着实不知道这神秘的势力在何处出现过,又是怎样悄声无息的布置的,没想到王紫却已经遇到过了!

“你竟然查到了线索?三十年了,他们果然一直存在吗?或者现在又开始了活动?莫非他们已经有了真正的仙界支柱位置的线索?”萸啰婆也诧异的说道。

“你在仙界遇到的?是谁?”五行圣人则是问道,对方几百年来都能隐藏的分毫不现,现在却被王紫抓到了线索,不太可能是他们的人,倒是有可能这线索就是世外域自己人!

“是意外中发现的,史家史二娘,还有史家的一个小辈,史二娘我已经控制起来,那个小辈、却是被一群黑衣人带走了。”几人问的太快,王紫等三人都问完了,才回道。

“竟然是史二娘?”五行圣人皱眉,当初史二娘为了抢王胤天做过不少轰轰烈烈的大事,在长天派几乎无人不知,就算他没有可以了解过也能数出几件,史二娘竟然参与了这件事情,而且还有小辈?

“黑衣人?可是那真正的幕后之人?”铁羽仙则是问道。

“应该是,那些黑衣人身上的能量很奇怪,不属于任何一个修道体系,却也不是残缺不全的邪门歪道,只是几个末端的小喽啰而已,却已经拥有很高的修为,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能量阴毒,压灵力一筹。”王紫说道。

“不属于任何一个修道体系?能量阴毒?那果真是暗中之人露面了?他们已经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步了?”铁羽仙更加惊讶。

五行圣人几人互看几眼,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的事态的严重性,潜伏在世外域这么久,竟然现在有了动作,那是不是代表着他们下一步大动作也不远了?

“史二娘就是当初将我父亲引上狮占峰的人,她体内有另一股阴毒的能量,却能隐藏在体内不被发现,她的能量来自于吸取男子的阳气,但我想这只是速成之法,而且害人害己,一旦开始了就停不下来,但我想这能量并非要如此练,那天见到那几个黑衣人,能量很稳定,而且很强大,这么扎实的功力,绝非一蹴而就。”

“史语儿应该是史二娘传授的功法,却不知如何跳过史二娘跟幕后的人有了联系,以至于后来那些人竟然不惜暴露去接应史语儿,长天派几个副掌门也知道了这种能量的存在,但我不清楚他们会联想到什么程度。”

王紫继续说道,毕竟木易水的事情是当众揭发的,虽然跑了史语儿,但是世外域中有一股神秘势力的存在已经明了,就算那几个副掌门没有亲眼所见,夏温竹是见过的,他也一定会想办法斡旋,最起码让长天派有点危机意识。

“竟然已经进展到了这个程度……”五行圣人呢喃了一句,事情发展的节奏远比自己想想的快了,而且也鲜明了,似乎那神秘的势力忽然不再玩神秘了,开始渐渐露出真面目了?

“我认为王上做的不错,王上已经给他们牵出了引子,让长天派的人自己去思考,反而是王上,已经跟那神秘势力正面对抗过,对方知道王上在针对他们,定不会善罢甘休,王上留在世外域才是危险,这时候离开正好,等王上羽翼丰满之时再回仙界不迟。”关赡想了想说道。

“你们可还记得、宇文晔?”王紫忽然问道。

“当然,按照仙界时间算,我离开仙界有三十年,宇文晔是宇文家上一任家主,三百年前因为调查魔界的事情而死……”

五行圣人点头,自然而然的说起,可是忽然面露沉思,显然是想到了,当年宇文晔死的奇怪,而且是因为调查魔界渗透仙界一事而死,现在的他完全知道,魔界渗透仙界一事根本就是荒谬,那宇文晔也定然不是被魔界之人杀死了,而是被那神秘势力杀死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在三百年前,宇文晔就已经见过那些人了!

“宇文晔之死,竟也有蹊跷,三百年的事情并非完全没有线索,只是一切都太隐蔽了,做的太精细了,完全将大众的视线引到了魔界身上,让我们完全看不出破绽。”萸啰婆皱着眉头道。

“为何问起宇文晔?”五行圣人看向王紫,宇文晔三百年前早已死去,王紫怎么会想到这号人物?

“他并没有死,应该说没有入轮回,两次夺舍隐藏了起来,一人你应该也知道,是长天派的先生宇文杨杰,另一人是现在的小辈,宇文晔去寻找龙血草被我碰上,这才有此发现。”王紫道。

“宇文晔竟然没死……那宇文晔一定知道不少事情,宇文晔宁愿两次夺舍躲躲藏藏的活着,一定是存了查明真相的心思,看来世外域还有通透的人,也许事情并没有我们几个想的那么悲观。”

五行圣人沉默一会儿,似乎在消化宇文晔还活着这件事情,很意外,但这似乎是件好事。

“确实,三百年,宇文晔不可能什么都没准备,宇文晔是当年宇文家的家主,若是在合适的时机说出当年的事情,就算不能完全让人相信,也能造成一定的影响。”

铁羽仙笑了笑,宇文晔还活着的事情就好像这阴霾的事态中一缕薄弱的微光,微小却足够引路,确实值得开怀。

“几位,跟我家主人说了这么多,却不知有何用意?”

短暂的沉默,似乎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时间没人再说话,而其他人也都安静的听完了这些,却是穷奇笑着开口,刚才他们说的这些,放在外面没一件不是掀起巨变的大事,王紫的身份被这几人彻底知道了,就差创世主这一层了。

他不担心这几人会对王紫不利,毕竟在这片空间内,他们还逃不出去,虽然这些人似乎也不会,但是他必须站在足够理智的方位为王紫想,再说了,除了王紫,别人也不配让他用感情来衡量。

“呵呵……看众位都是通透之人,想必我们几个想的,也逃不出几位的眼睛吧。”

萸啰婆笑了笑,扫过一直坐在王紫身边的一众人,有些人是他们也看不透的,王紫不论用哪个身份说,实力都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轻松在世外域几进几出,临走的时候还给长天派扔下一枚炸弹,这等筹谋,却是连他们也要自愧不如的,深居在这恶魔地狱岁月长了,似乎真该服老了啊……

“几位将仙界支柱的事情告知我家主人,一并理清了当年一团乱麻的事情,这正是我家主人一直以来想知道的事情,而几位的用意,应该是想借我家主人之手揪出幕后之人,保住或者促使仙界保住仙界支柱。”

“几位应该早已猜到我家主人便是王胤天之女,而且猜到我家主人还活着,应该也清楚,我家主人不仅是魔王之眼的主人,而且是应贪狼之星而生,我家主人身份复杂,甚至比之那神秘的势力更神秘,几位认为我家主人便是能与这神秘势力相抗衡之人?”

穷奇嘴边带着一丝薄凉的笑,不知是习惯性的,还是此时真有此情绪,话虽说的够客气的,但是有些隐晦的东西聪明人也一听就懂,就比如应贪狼之星而生,再洒脱的人也不可能真的对‘贪狼’二字完全不在乎。

修仙之人对天命太过执着,贪狼之命更是所有修仙之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要不然三十年前也不会那么对待刚出生的王紫,如果五行圣人这几人有意从王紫贪狼之命入手,可笑的想‘以恶制恶’,把王紫作为平息这场浩劫的工具,等真的平息之后,贪狼依旧是贪狼,摧毁了一个神秘势力,他们该忌惮的人就轮到王紫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穷奇眼角也泛起一丝冷意和残忍,六界的秩序不能崩坏,可这个宇宙并非只有六界,五行六界之外还有新天地,待他们同王紫把创世主的事了了,接到王胤天和夏筱莲,一同破出这六界,就算六界支柱全部崩塌,他们也不会回头看一眼!

这里最应该惊讶的莫过于饕餮了,估计他用光他无比强大的识海也想不到王紫竟然有着这么多背景和身份,但究竟是见够了大风大浪的人,面上并没有丝毫起伏,只是一转不转的看着王紫,似乎在琢磨,也似乎在纯粹的欣赏,他与王紫认识的时间太过短暂,似乎想抓紧时间把王紫所有的一切都镌刻在脑海里一般。

小丫头是魔王之眼的主人,魔界可以对任何事情都不在乎,然而只有魔王之眼是魔界几百几千几亿年来一直没变过的执着,那是一种近乎疯狂的执着,以至于就算魔界经历的魔王无数,却一直未曾放弃寻找魔王之眼。

更为此衍生出一支越来越精湛的军队,专门为等待和寻找魔王之眼而准备,而这支军队的代表人物便是四大亲卫,十八影卫,就像关赡所说的,魔王之眼不只是一双眼睛,更是整个魔界的眼睛,这双眼睛丢失了太久,魔界失明了太久,如今终于出现,却就在小丫头身上。

虽然不乏阻碍,但小丫头称王魔界是迟早的事情,妖界也定是要送给小丫头的,上古四大神兽外加一个腾蛇,宿雨的文臣武将得力助手也几乎都收在了小丫头帐下,还有战巫甚至整个巫术的传承也落在小丫头身上。

饕餮剑眉微拢,小丫头还小,这些责任太重了,就那一尺宽的小肩膀能扛多少事?

他也算来的是时候,正巧赶在了小丫头需要他的时候,他不信姻缘不信命,却愿意相信这是他跟小丫头之间的必然的联系,还好今天来到这地方,随着几人听了这许多,才让他知道小丫头原来还有这么多身份,不然以小丫头的倔强防范的性子,等她自愿说起的时候谁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只是在听到穷奇提起贪狼之事,饕餮剑眉彻底紧紧的皱起,形成一条慑人的沟壑,饕餮本就凶煞,若是心情不错的时候,那张巧夺天工的俊脸还是十二分的赏心悦目的,但是一旦他心中怒起,似乎一瞬间凶煞遍布全身,让人看着惊心。

贪狼,虽然意外小丫头就是应贪狼之命而生,但饕餮几乎在听到这二字的时候就能想到小丫头因此吃过的苦,饕餮六转在这世上的时间最为漫长,许多事情都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了,甚至有些事情别人说出开头他就能想到结尾,时间能让一切变得透明和平淡,这座所有人中,饕餮是最深有体会之人。

贪狼,总与‘祸’字紧紧相连,贪狼之祸,是修仙之人中最为忌惮的命理,这种忌惮并非空穴来风,史上的确出现过几次贪狼犯命之人,而这些人的出现,无一不是让整个仙界血流成河,六界动荡不安的因素,仙界吃过几次贪狼之祸的大亏,甚至视贪狼星犯命之人为仙界的剧毒,非要除之才能后快。

小丫头初生之时贪狼星定然异动,仙界不可能没有异象,那些整天神神叨叨的天命者定然也不会放过小丫头,小丫头分明在仙界的三十年前出生,现在仙龄却只有不到一年,年纪也才不满二十,可想而知小丫头经历了多少颠沛流离!

饕餮的眼神一转,自来了这里后第一次把视线从王紫身上挪开,放在了那几个老头儿身上,贪狼算什么,仙界血流成河六界大乱算什么?仙界还不是照样好好的存在至今?六界不还是六界?

贪狼之祸只是被仙界的人硬生生创造出的共同点,怎会适用于所有的人?贪狼只是命理,又不是真的存在那么一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若是不得已,谁会去挥剑血洗六界?

饕餮不愿意听到这些无聊的事情,但是跟王紫有关就不一样了,贪狼之祸他不知没有经历过,不过尔尔,他可以冷眼看着六界混乱,然后再平息,就当是陈旧的六界换换血而已,但是这贪狼若是王紫,他却不能不在意了。

饕餮经历的岁月太漫长,漫长到他险些沉睡,让第五代饕餮去继续吧,却意外被巫术封印,封印便封印吧,正合他意,至于解封?有人来解便解,无人来解就算了。

可是真当有人不小心打开了苍府的结界,撞开了他的结界,碰到了同为上古凶兽的穷奇,却发现穷奇已经是第七代了,果然,生命太漫长本来就是剧毒,让拥有无尽生命的他们走的越久,毒性越明显,直到毒入骨髓,选择沉睡。

本以为是一次平淡无奇的醒来,然后继续漫长的生命,所有的一切,世间百态都好像一本翻了无数次的书,完全退了它表面的色彩,就连书中的标点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无聊之极。

可是在水中看到那个险些溺水的小丫头,一个修士却溺水而死,这算不算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反正饕餮觉得好笑,以至于饕餮吻上那双柔软的唇瓣时嘴角都是笑着的。

然而在吻上小丫头的时候,饕餮诧异自己扑通扑通充满活力的心跳,诧异重新染上色彩的世界,诧异那种古井般毫无波动的心像是淋了春雨,见了阳光的,饕餮当时是激动的,激动到想现在立刻马上知道小丫头的一切,好让他知道他遇上了一个怎样神奇的小丫头。

即便后来受了一掌,饕餮也浑不在意,饕餮暗想,他阅遍了世间百态,却唯独没碰过爱情,没尝过男女之情,饕餮记不清为什么自己没有动过情了,或许是因为凶兽不需要这样的感情,或许是他自己也厌恶,或许这世上的女子都入不了他的眼,也或许他爱杀戮多过那种飘渺的感情。

后来在妖界时刻意去看过那些风格各异的女子,修为在掌神境和破天镜的都有,美貌更是万中无一,有无数女子在他面前卖弄风情,他看了只是烦,他甚至连那些女子的容貌都记不住,后来他知道了原因,情之于他,不是没有,只是遇到的女子都不叫王紫。

“她、的确是最适合之人。”

忽然被十几双眼睛一起盯上,而且各个都暗藏锋芒,虽然答案是‘否’才最安全,但是在这些视线中哪里还容得下他们口不对心?五行圣人顿了顿,并未否认,虽然大多数的考虑是综合所有因素而的出的,但是贪狼之星的命理也是考虑在内的。

这的确自私了,因为随着跟那神秘势力的碰撞,王紫的身份定然会渐渐透明,双方胜负的结果还未可知,若是王紫赢了,事后仙界会对王紫采取怎样的态度也是个未知数,这对王紫来说,的确不是个公平的买卖。

“几位认为,凭你们说的,小主人会去做吗?”

青龙问道,隐隐觉得好笑,小主人可不是救世主,一个‘适合’就定了小主人要走的路,这几人分明都已经是活过一次也死过一次的人了,为何还如此天真?

“哎……几位好生聪明,也好生厉害,只听完了事情便想到了所有细枝末节,既如此,我们也什么可隐瞒的了,将事情告知你们,我们确实希望由王紫来挑起大梁,但是具体要如何做还是要由王紫决定,我们怎能干涉?再说了,恐怕几位也不把我们几个老头子放在眼里。”

铁羽仙摇了摇头,笑的无奈,他们的确猜到了不少,却唯独没猜到一个无依无靠的婴儿会成长到现在这般让人惊艳的程度,还有身边这一众绝对惹不起的追随者。

“我二人将魔王之眼的事情透露出去已经是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万万不敢再试图左右王上的决定!”

王紫看了一眼关赡和言巍,二人却立马跪了下来,关赡歉疚的说道,虽然这个秘密仅限于他们七人知道,但也违背了他们不将魔王之眼透露给他人的宗旨,他们已经不配再做魔陨石的守护者和王上的部下了……

“……你们先起来。”王紫道,不存在原谅不原谅,这些人本就不是她培养的,背叛的不是她,是他们的信仰,现在她只是在想之后的事情,二人太敏感了。

“是……”

“是……”

关赡和言巍二人顿了顿,才应了一声后起身。

“你们打算怎么做?五行圣人最好还是回五行空间一趟,我答应了念雪,带你回去。”王紫默了默问道,别人的事情可以再做别的安排,来找五行圣人却是她答应那个美女程序的。

“小姑娘,你从世外域出来,可知道花溪谷近些年有何消息传出吗?”铁羽仙没有直说,却是想了想问道。

“有,就在仙界三个月后,花溪谷广招世外域和仙界圣贤前往花溪谷议事。”王紫不做犹豫的说了。

“……哈哈,这般,这般老道便是放心了啊。”铁羽仙一顿,忽然笑道,似乎多了些释怀,摇着头有些感慨的长叹。

王紫看其他几人,发现几人也都是这般表情,王紫表示理解,现在看来,一切都好像串在了一起,花溪谷盛会选在了这个时候,多少也跟仙界支柱的事情有了关联,更别说上次一花溪谷盛会是在三百年前,花溪谷作为仙界一直以来神秘的存在,定然嗅觉比一般的家族势力敏锐。

在铁羽仙几人之前的认识中,似乎仙界全无防范而对方全副武装,如今才想到,再缜密的阴谋都会有疏漏,而且已经有人察觉到,或许也开始做防御和反击了,几人面上出现释怀的表情,就是这个原因吧。

五行圣人是假仙界支柱的守护者,但他必然被灌输了仙界支柱对于六界的重要性,为此忧心是理所当然的,铁羽仙几人是三十年前仙界的圣贤,但同样为六界心忧却是几人的胸怀了,

“仙界发生如此大事,你若是真不愿插手……我们绝对不勉强,只是我们是已死之人,恶魔地狱便是我们的坟场,仙界、我们回不去了。”

半晌,五行圣人轻声开口,似乎又变回了刚来时见到的淡然和超脱,说话间忽然端坐起来,双手掐诀,指尖涌出一团无色的能量,这是五行能量,五行圣人所拥有的灵根正是罕见的五行灵根,而后快速的变幻了几个手决,忽然双掌交叠推向王紫!

而几乎与五行圣人的动作同步,其他六人做出了相同的动作,包括关赡和言巍!

这变故发生的突然,王紫看到了几人的动作,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这能量毫无危险,然而没有防备的结果却是,这些能量正是冲着她来的!而且七股能量一沾到她的身体,瞬间就黏在了一起!而且王紫轮海内的各种能量同时运转起来,疯狂的旋转着,吸收着写着外来的能量!

穷奇几人却是猜到了五行圣人几人要做什么,并未阻挡,而王紫此刻也明白了,这些人是要把他们的修为传给她!这就是他们的打算吗?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好了吗?所以才如此直白的跟她探讨刚才的那么多事情?

这几人生前都是天玄期的修为了,只剩下魂魄之后,修为虽没涨,但是识海却是涨了不少,现在他们要将修为和毕生所学全部传给王紫,本来还担心王紫的身体承受不了,并没敢一拥而上,然而在刚开始传送他们就惊讶了!

因为现在根本不是他们送了,而是王紫在取!他们打通了这个渠道,而王紫的身体在迫切的继续他们的能量!他们能感觉到自己轮海的渐渐干涸和识海的缩小,就连灵魂都开始漂浮起来,没有了那厚实的感觉,渐渐成为一个普通灵魂该有的样子。

而且,王紫的吸收根本没有选择,几乎对他们的能量来者不拒!五行圣人是五系能量,铁羽仙是雷系,萸啰婆是风系,莲子山人是冰系,珠山老祖是罕见的光系,关赡和言巍二人自然是暗系!王紫尽然都能吸收,这说明什么、说明王紫根本就拥有十系灵根!

王紫能感觉到自己轮海中渐渐壮大的能量,还有识海中涌入的东西,都是七人毕生所学,来不及整理,王紫只将那些搁置在识海中。

直到七人的能量越来越弱,灵魂都变成了发绿的颜色,王紫双手掐诀,猛的打断了七人的传输,七人的灵魂在原地晃动半晌,似乎累极,一瞬间气势变的极弱。

“呵呵,这样挺好,我们几个老头子活够了,死后能给你成功路上添砖加瓦也算是功德一件了……对了,他日若是返回仙界,把这个交给念雪,你也不算负了她的嘱托。”

五行圣人笑了笑,不见一丝遗憾和不愿,反而像是终于等来了想要的结果一般,将一个卡片递给王紫,交代了随后的事情。

“我这辈子没留收什么徒弟,学了一辈子东西也没传下去,小姑娘你把我传给你的东西挑拣挑拣练练,应该也有可用之处,能的你一人传承,定胜其它百人,哈哈,老道没什么遗憾了!”铁羽仙笑道。

“王上,我二人已经不配再为王上效劳,王上此次回魔界,定会受到少数领主的排斥和刁难,这是我二人的领主令,魔界仍然有我二人的军队,就算是我二人三十年未归,别人也动不了,王上可调遣这些军队为自己所用,我二人的辖地若是已有了新的领主,这两块领主令也可强制收回辖地。”

关赡上前,递过来两块令牌,这是他们在魔界所有的权力了,王紫不太清楚魔界的规制,但是北皇是了然的,刚才见到关赡言巍二人也打算散尽修为以求解脱,本有些担心,但见到这两块令牌时面上出现放心的神色,他等的就是这两块令牌。

王紫接过了令牌,而关赡和言巍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已经没脸回去面见尊者,也无法让自己抱着与以前一样的热忱为王上鞍前马后,这样的结果、再好不过。

“我们这么些年培养的这世外桃源也不错,最起码死后还有个安乐窝,不至于到处飘荡。”萸啰婆说道,看着周围美不胜收的景色,现在却已经感受不到了。

王紫站起身,五行圣人几人早已有了今天的打算,她不想发表意见,她受了七人的修为,七人却也事先算计过她,虽然给了她足够的选择,但是也对她的思维造成了很大的暗示。

穷奇几人自然站在王紫身边,此间事了,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他日仙界再有纷争,小姑娘一切珍重。”铁羽仙见既然似乎要走,嘱咐了一句,虽然似乎多余,但确实是由心所发。

“轮回也不是易事,你们亦珍重。”王紫却说了一声。

几人一愣,轮回?他们是万万不可能让自己轮回恶灵的,王紫走后他们便魂飞魄散在这世外桃源,哪里还有轮回?

王紫却不多说,正要祭出九转阵盘之时,却被穷奇阻止。

“让饕餮做。”穷奇说了一声,即便在这个时候也不放松防范,五行圣人一定认识九转阵盘,既然打算让七人去轮回,知道的越少便越好。

饕餮牵了牵嘴角,却什么都没说,虽然不知道王紫有什么办法撕开界面,但是也能猜到王紫的用意,只是被穷奇先说了,还这么理所当然的指派他,饕餮忽然飞入空中,一个巨兽的身影一闪而逝,空气中一阵荡漾,凭空出现一个一人高的口子,呼呼的灌着风,看不清洞口那边是什么。

五行圣人几人却是明白了,王紫这是要送他们去轮回!

“……到底还是我们承了你的情,珍重。”五行圣人看着那洞口愣了,半晌对着王紫说道,他们将修为给王紫是自愿,王紫送他们去轮回却是意外了,本来都做好了魂飞魄散的准备,却还有轮回的机会,可不是他们赚了吗?

……

到底是五行圣人几人先走的,直接去了鬼界,轮回确实不是件容易的是,王紫也见识过鬼界轮回的秩序,那七人修为所剩无几,希望能顺利轮回,这趟恶魔地狱之行收获不小,最大的收获是解开了一直以来的疑团,也好让她安排以后的事情。

“我们也走吧,回魔界。”王紫说道,摸了摸肩膀上的天心,天心乖巧的蹭了蹭,她要回父亲的地方了。

“王上请。”

北皇取出巨剑,在空中狠狠一劈,收剑落下,淡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王紫那句话说的是‘回魔界’,这个‘回’字用的好,让他不由得想笑。

王紫意外的看了看北皇,北皇竟然也拥有这么大的能量,果真是隐藏了太多啊,又看了看身边的人们,穷奇,青龙,慕千厷,李战,卫子谦,卫子楚,黑子,腾蛇,饕餮。

魔界,是父亲曾经的地方,也会是她的权力开始的地方,她要做的事太大,要走的路太远,好在、好在身边有他们陪着,她才有力气走下去。

王紫抚上锁骨的地方,轻轻摩挲了一下,指尖下是一个淌血的十字架,九幽,你何时归来……

------题外话------

咳咳,今天瞄了一眼昨天写的,好多错字,还有恶魔地狱我明明说了七个人的名字,却写成了六个人,真是醉了,熬夜码字果然容易混乱,适应了这几天我得马上调整一下,拒绝熬夜!

另外啊,今天暮然回首,怎么发现给小紫紫定了那么多男人了!天哪这不是我的初衷啊!泥萌逗给窝听好了,以后有了帅哥都hold住点,别让我收收收,窝会心软哒哒哒哒哒哒!

上一章
下一章